搜索
难度评价
(困难)
攀登日期

2012-07-07 至 2012-07-09 共 48小时

费用协作

青海登山协会向导,后勤保障,每人5000元。保障有力,周到,安全。

我的建议

高山露营由组织者负责,冰镐,冰爪,绳组,专业登山鞋由组织者提供;雪镜,手套,1KG羽绒睡袋,保温水壶,保暖防水登山服自己装备。没有登雪山经验的一定要在专业人员的带领下。

攀登综述

7日早越野车从西宁出发,门源午饭,下午2:00海拔3100米下车,轻装徒步3小时至4300米大本营,重装保障等由马匹驮运,宿营,晚餐,睡4300营地。
8日早餐后出发,穿越碎石冰碛到达冰坡,穿冰爪结绳组队上升至4700米,中途4500~4600米碎冰裂缝很多,经常卡住冰爪,许多次都是爬着过去,很是艰难,中午吃了些高能量食物,到下午4点大部分人员体力透支,三名教练与队员商量后决定下撤,晚9点回到大本营,后勤已准备好羊汤迎接大家,吃完晚饭一觉睡到天亮,大家都累极了,下撤是最明智的决定。
9日下山很是轻松,中午门源午饭,下午欣赏门源油菜花,晚到西宁,此次未能登顶,原定4天的登山活动3天结束。

图片
2015-3-6 11:17 岗什卡峰
更多岗什卡峰的点评 全部点评(共32条)>
lostomorrow 2014-11-24
(难)

冬季天气干燥 能见度较好,不过气温低,雪厚,线路不明确,浪费不少体力和时间 第一天:13号早上下火车西宁购买气罐、新宁路汽车站购买去青石嘴车票,车程大概3小时,路上堵车1小时,下午4点到青石嘴,一人包车费用太高,徒步搭车当天晚上到岗什卡岔路口5公里左右扎营 第二天:14号8点拔营出发,12点到达七彩瀑布,下午4点到达大本营(滑雪基地修房子处) 第三天:15号5点半起床,简餐,6点轻装出发,12点到达大雪坡脚下,下午2点45登顶,风大,拍照后下撤,晚上7点回到营地 第四天:16号徒步下撤经青石嘴中饭晚上到西宁乘当天火车回西安显示全文

xh3551971 2014-11-17
(难)

当天天气不错,应该是前一段时间下过雪,山上有少量的积雪,七彩瀑布已经结冰,感觉很漂亮的哦,我们早上7点从西宁出发,自己开车,一路上经过大通,到达察汗河,过黑泉水库,进入祁连大阪山,10点到达门源县城,在县城吃早饭,买了点简单的吃的,继续上路,11点半到达岗什卡雪山下的七彩瀑布,做了简单的准备,开始爬山,经过1个多小时的跋涉到达3800的平台,大家休整了一下,12点半开始向4300进发。显示全文

死猫一只 2015-03-18
(难)

从宁夏开车出发,第一天到青石嘴,第二天从七彩瀑布出发,下午到达4900营地,7月中旬很久没下过雪,所有的冰裂缝裸露,冰裂缝过完后,上顶峰的路线纯亮冰,带了把BD ,T型镐,PETZL 绑爪,木有带绳子是因为野路子不会打冰洞(后来才学会),雪化完以后,坡度80 左右,倒攀下来。穿的羽绒服太厚,大太阳,藤不出手脱衣服~!。跟烤乳猪一样,晒死, 9点到岗峰起攀点,10点45 左右登顶(几年前的事情了,差个几分几秒的请谅解),背了堂堂哥的佳能大单反,还带了手机,拍了拍顶峰风景,手机自拍了两张,云雾也往山谷里开始蔓延,没啥干的了,就只好下撤~!显示全文

沉三水斩晖 2015-09-17
(困难)

8.19西宁出发,汽车中午到门源县,午饭后搭车。岗什卡大路边牌子被推倒,但是很明显的一个景区大门在建设。通过大门,徒步了一段,东西太重,搭车徒步间断进行,最后好心的回民还专程送我到七彩瀑布以上。自己走河谷和碎石槽,回到传统路线。当天在大本营木屋住宿。风大易冷,估计就是在大本营保暖不好导致第二天拉肚子。傍晚走了一段碎石路去探路,看到冰川离得很近,路线清楚就返回。 8.20早上四点多起来,五点多出发。碎石路后段拉肚子了,到冰舌末端发现手机不见,差点因为这个小细节放弃。还好返回洗手处找到了。之后是冰川裂缝区通过,下过雪,个别裂缝被覆盖,小心翼翼通过。 翻过一个约25-30°左右小坡,即到达4800起攀点。4800-5200坡度应该在25-60°,硬雪亮冰,我走的是山岩的左侧,全段没有休息点,只能依靠冰爪冰镐挂在雪坡喘气。用的是凯乐石和GVIEW行走镐各一把,不得不说kailas冰镐鹤嘴足够锋利,左手入冰一直很稳固。全神贯注,集中精力,不容出错,相当耗费体力。 相比于顶峰良好视野下的祁连山冷龙岭美景,陡峭雪坡和打雷砸雪更让人印象深刻。顶峰逗留四十五分钟,拍照…其实十一点左右西北方向云层聚集已经预示天气变化。5200-4800刚开始走岩石脊线附近交界,经过上山的恐惧,岩石总是比雪坡让人有安全感。然而就在一个岩石弧的雪凹里差点滑倒,在那0.3s的时间内(那一瞬间如同定格住了一般),脑子里闪过的是虽然无法做出滑坠制动,但两个手上两个冰镐可以简单制动插入雪里,脚掌也要踩进雪里制造雪的阻力(这段为软雪,不是倒攀,脚一直插入雪里半膝),之后我就真的稳稳地脚插在雪里,没有滑坠。有惊无险之后,不再走岩石雪坡接壤处了,蛇型倒攀下来。 接近底部时开始下雪,到4800已经开始砸雪了,是的,砸,脸上略疼。但更危险在于云层压得很低,担心冰裂缝区的视野,及风雪掩盖上山脚印,只得尽力往下赶。脚印本来不明显,加上下雪和阴天,有时找不到自己脚印,只得重新开路。但也因为寒冷一些,冰川稳定。云层和雷声就在近旁,每一次打雷就弯腰停歇。 顺利回到冰舌末端放背包处,彼时是砸雪粒了。不想在如此恶劣环境多停留,继续往木屋赶。一次轰鸣的雷声在头顶响过,我该作何想法呢?千愁万绪都不顶用,我离大本营已经很近了。回到大本营,劳累的长距攀登和专注的精神集中,让我的咳嗽再次发作。当天决定不下山,在大本营休息;既然多呆一天,那就顺便爬爬对面那座山,我可是研究了好几条路线:有雪的冷龙岭4786峰未登峰。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