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264每日一图是由8264主办,旨在传播户外运动精神,展现户外运动文化。户外运动在中国蓬勃发展,每年都有数以千万计的驴友参与到其中,这也是未来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8264每日一图作为国内户外运动图片栏目的先驱者,在中国驴友的目光和脚步中前行,我们期望在若干年之后,这里的每一幅作品都能成为户外运动发展的记录,不朽的记忆。

鳌太穿越时,因为路途遥远艰难,行进的队伍往往要凌晨5点起来,6点出发,此时月亮还悬挂在天空,处在黎明前的黑暗状态之中,静谧的世界里,是匆匆的赶路人。
145人访问 42人评论
照片拍摄于2008年10月13日, 17:37:26徒步穿越稻城转经的线路--《卡斯地狱谷》。当地老乡说的地名,这一片的树林、灌木品种繁多,金秋的季节,五颜六色,仿沸置身于一个庞大的花园之中。
519人访问 56人评论
照片拍摄于2006年3月18日, 12:36:34 我第一次登哈巴雪山,因天气原因没能登顶,只好改变线路到黑海方向逛逛,这张照片就是这样逛来的!
339人访问 60人评论
玩户外,如果有家人的支持与参与,那可是一件非常高兴和愉快的事情。2003年8月,孩子的假期,带着老婆.孩子一起,驾驶四驱越野车,到一个叫做“情人谷”的地方去露营。越野车沿着两山之间的峡谷,一路颠颠簸簸,走在这不是路的路上。途中经历了种种艰辛,在精疲力竭的时候达到营地。
原来,户外也可以像这样来玩。
158人访问 74人评论
滑翔伞在中国或许已经开展很久了,但对我们还是个新新运动,借此机会了解户外运动的多元化与乐趣;10年8月,随逍遥户外一游十三陵,在大蟒山巧遇一群高矮胖瘦的滑翔伞爱好者,在瞭望塔不远处,可以看到他们铺伞、检查、上线、预备、起伞、冲刺、起跳、滑翔整个过程。。。
146人访问 53人评论
2010年8月17日,本人与好友自由结伴攀登哈巴雪山,早晨7:16左右,天气晴有多云,当时位于约海拔4500米大岩壁路段,由于同伴和向导已经远去,独自休息时欣赏日出和云海。为记录这美好时刻,将相机垫在手套放在地上使用自拍,结果把自己的头跑到画面以外了,后来又尝试过几次都不理想只能继续赶路。登顶返回大本营后,反倒感觉这张更有感染力。
293人访问 65人评论
五月的灵山,荒凉的如那山涧中斑驳的残雪,黑黑白白锈迹斑斑。一群凌云壮志的毛头小子,在一条从没有行走过的山路中穿行,沿着古人留下的羊肠小路,我们一路前行,将大山留在身后,将荆棘踩在脚下.....
126人访问 48人评论
2007年2月25日,我们翻越了碧罗雪山。此时,太阳即将落山,霞光把雪山染成一片金黄,我们好像走在金色的沙滩上。啊!雪山也能有这样的色彩,美丽无比,如痴如醉……
257人访问 79人评论
2005年21月1日,我们在晴朗明亮的天空下进行哈巴雪山登顶的最后冲刺。干燥的大雪坡上,被大风吹出的一个大雪槽,张开了血盆的“大口”,仿佛要把我们吞下………
288人访问 86人评论
2009年10月14号,携同3个驴友徒步墨脱,11点左右翻过多雄拉山口后,面对着世界排名第一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震撼与自我的渺小,仿佛一切的周遭都已化成了泡沫,消失在浩瀚无际的空气中。“墨脱,我来了!”一句简短的话语,包含着一个户外爱好者对自我挑战的决心……
117人访问 77人评论
10年5.1带几个重庆的朋友攀登雪隆包,但由于天气和积雪的原因没上到顶,在5好下撤到大本营对面的时候,拍了这张照片(雪山,蓝天,白云)。面对巍巍雪山,充满神圣的敬仰!那是心中的神圣!
416人访问 59人评论
周末经常腐败的爬爬小山,久了总想挑战把高度看看自己体能如何,重装两日上小五台2882米高度还是第一次,过程虽然有些艰难但终于知道自己还能走得更远爬的更高。历尽艰辛,爬上了小五台最高峰东台,一路上不少队员都有放弃继续爬升的念头,但是最终队友们相互支持下还是登上山顶,果真登高才能望远,美景就是不同!前景是美女双双刚登顶便急不可待卸下东西,被眼前的美景震撼而眺望远方,拿起相机便一轮狂拍,后队还有两位队友即将上顶!群山,蓝天,白云,夕阳最后的余晖……辛苦的收获这便是全部!
141人访问 91人评论
这是在著名的安娜普尔娜徒步路线上的道拉吉里峰日出一幕,在山峰对面,打着各国旗帜的登山者聚集一堂,兴奋的遥望着道拉吉里峰。
249人访问 52人评论
贡嘎西南坡穿越,至子梅垭口大雾,不见雪山真容,情绪低落。垭口扎营,一夜难眠。次日竟天朗气清。神山真的给了我们神迹。在那个特定的时空里,教人多少有些无法自持的感激和虔诚。此时此地  只要有晨曦为我们加冕 之前的一切 又算得了什么 ——那漫长的夜 辗转而沉默的时刻
180人访问 46人评论
6月和黃老邪等人扎營斯農冰川,第二天一早,旭日東昇,群山于雲霧中若隱若現,氣勢磅薄,甚為壯觀,驢友“千山飛鳥”為之震撼而入無我之境,我迅速按下快門記錄這一刻。
165人访问 76人评论
拍摄地西藏,09年我带队徒步朝圣古道,在过一个5000米垭口时拍摄到几名队员的艰难前进中的身影……艰难之后其实是更艰难,但是也更多精彩在等待。
141人访问 44人评论
玉珠峰前往C2营地途中,艰难正在等待着我们!
427人访问 84人评论
2008年10月,徒步穿越柴达木盆地腹地。这是行走的第三天,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雅丹地貌。黄色的风蚀岩层鬼斧神工,像大漠之神金碧辉煌的宫殿。而我们的跋涉,则像是一场唐突的觐见。生命禁区里亘古至今的宁静被打破,仿佛是为了惩罚我们这些不速之客,转瞬之间,碧蓝如洗的万里晴空下刮起了一股沙尘暴。漫天黄尘,遮天蔽日,让我们在猝不及防间,领教了自然的威严。
131人访问 65人评论
此片出自武功山高山草甸,美景就是美景,住在这里别说豪华别墅,就算给你总统套房也不想离开,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住”!神仙也住不到这样的美妙之处!
171人访问 82人评论
2002年10月徒步穿越稻城亚丁---中甸尼汝,翻越松多垭口后,回头望去,斑斓的色彩将峡谷遮住,只露出了俄绒措一泓湛蓝的湖水,两面是高耸的雪山,非常美丽震撼。
154人访问 67人评论
2145:中国登山者首次挑战攀登瑞士艾格峰,全体队员前期在艾格峰附近的阿尔卑斯山域进行登山训练,图为队员正在攀登ROSEHORN山峰途中,虽然山峰海拔只有3300多米,但是垂直上升2000多米,包括岩石、冰雪、冰裂缝混合地形。
219人访问 66人评论
2006年10月5日,我们在雪宝顶海拔5000多米的C1营地,等待天晴,最后冲顶。二天下来,天气一直没有晴的迹象。天快黑时,我们三人挤一个帐篷的南京驴友出去外边方便,只见他匆忙跑回帐篷来拿相机……..我出去一看,一声惊叫!哇……这样的景色,我快要晕倒了,大脑的血立刻往上涌,全身都在抖动,我提醒自己拍好,拍好。在场的所有人,没有言语,只有一声声地尖叫,尖叫……
280人访问 76人评论
2009年6月21日,与好玩就行,千山飞鸟一行到一个神奇的地方去拍照。来到这里,让你仿佛走进一个魔幻的仙境里,时而花开满山;时而云雾漫漫;时而溪水轻声;时而冰崩轰隆,让你时空混乱,这就是—--梅里雪山第二大的冰川:斯农冰川。
144人访问 99人评论
贡嘎盘盘山垭口我走的比较快,一回头看见队伍出现在天边,这景象瞬间留在脑海,相机宾得k20d。
134人访问 101人评论
此图拍摄于2007年10月26日,当时作为特派随队记者,我跟随当时的刃脊登山队全程跟踪报道队员Jon Otto(曾山)和刘勇攀登位于四川省阿坝州毕棚沟沟底海拔5600米未登峰——玉兔峰。这张图片是最后一天我和几名刃脊的协作队员从海拔4500米的玉兔峰C1营地下撤的情景,当时是上午9点多,云雾在毕棚沟里升腾,这些攀登队员们在大山面前显得如此的渺小,我们不是来征服大山的,而是来亲近她的。
114人访问 85人评论
图片拍于亚丁。随行驴友们的圣山纪念。看着这样的情景,有令人必须去户外的冲动!
162人访问 87人评论
2009年7月参加川藏队攀登雀儿山,冲顶的早晨,阳光忽然展现它的光华,映照在岩石上呈现出温暖的色泽,几分钟之后,大雾弥漫,这瞬间的美丽便刹那收回。
263人访问 64人评论
拍摄于江西三清山,看着图片中这一刻的瞬间,牵动了多少埋藏在心底的驴行激情!
224人访问 124人评论
照片拍摄于2008年7月第一个周末,我们这些喜欢爬石头的孩子一起去了内蒙赤 峰翁牛特旗朝格温都苏木境内的勃隆克沙漠抱石,正巧赶上下雨,晚上放晴的沙漠照耀在夕阳下,沙漠,草原,怪石,湖泊,爬石头的人们,构成了一道美丽风景。抱石运动是攀岩运动中的一种,是指人在无绳索保护的状态下在几米高的岩壁横向移动,攀爬者利用岩壁上的支点完全依靠自身力量完成腾挪、窜越、引体向上等动作,用到的装备只有攀岩鞋、镁粉袋,还有抱石垫。 
159人访问 53人评论
2009年6月21日,组队到梅里雪山的斯农冰川。一个从未有旅游者涉足的真正净土。我们整夜听着隆隆震响的梅里雪山冰川度过一夜,体验和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神奇与博大,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
142人访问 84人评论
我們從中甸卡斯村開始,徒步穿越地獄谷前往亞丁。徒步第二天我們扎營在神山仙乃日腳下。
152人访问 53人评论
7月第一个周末的河北小五台东台顶,小五台山位于河北省涿 鹿县与蔚县交界处,号称华北的屋脊,最高峰东台海拔2882米。每年7月都是小 五台最热闹的时节,此时的小五台高山草甸上山花遍野,金莲花以及无名小花相 互斗艳,全国各地的驴友们都会到此进行穿越和徒步,同时也为了一睹美丽的金 莲花。
173人访问 130人评论
从秦岭山脉海拔3475米到3767米之间,重装徒步穿越六到七天,鳌太穿越平均海拔3500米,沿途没有水源,路途艰险,风光壮丽,是我行走过的线路中最具挑战、最残酷、最艰苦、最无奈、最美丽、最让人难忘的、最经典的徒步线路之一。
358人访问 48人评论
2007年5月珠峰5800米过渡营地附近位置,从这往上还需要经历前进 营地、C1至C3共4个营地后,才可以登达顶峰,每年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从这里一步步走向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顶峰。图片作者当时为户外资料网特派珠峰登山队新闻官,在珠峰工作近两个月。
136人访问 74人评论
中国登山者首次挑战攀登瑞士艾格峰,全体队员前期在艾格峰附近的阿尔卑斯山域进行登山训练,图为队员正在攀登ROSEHORN山峰途中,虽然山峰海拔只有3300多米,但是垂直上升2000多米,包括岩石、冰雪、冰裂缝混合地形。
207人访问 41人评论
2010年端午节徒步江西武功山,第三天天气晴朗,云海如期而至。从金顶下山,一直漫步于山间小路上,云海就在脚下。因为我走的比较快,所以可以在转身时逆光拍下这张照片。在山间的云海中穿行,实在是一种享受。转身,另一个世界。。。
132人访问 44人评论
在这里,自战国时期就燃起了烽火,秦朝一统,之后江山分合,历代更迭,都没有停止过战事的书写。从赵武灵王的初建雁门,胡服骑射,到唐朝的胡汉相争;从杨家将的精忠报国,到慈禧的落荒而逃;从辛亥革命的军阀割据到国共联合的抗日凯歌,自古以来,诉不尽的群雄逐鹿,绵延战事。2010年5月8日,初春,与一群驴子们来到山西忻州代县的雁门关寻找春迹。人与自然的结合,历史破败与零星新绿的结合,突然引发一丝伤感...
220人访问 48人评论
拍摄于江西三清山。登高望远,驴行乐趣,便是一种身心的收获。图片对比鲜明。
184人访问 64人评论
摄于四姑娘二峰营地,2009.10.02到达这里时还是晴空万里,3号起来已是冰封万里。
114人访问 58人评论
地震后攀登第一座山峰(雪肩峰),在冲顶早山的日照金山!
153人访问 66人评论
武功山之上,行走之中,享受快乐。看着这些,户外的一切都觉得值得了。还看啥,赶紧户外呗!
124人访问 76人评论
09.1月,田海子冬训,在让人无尽懊恼的大石头之间不断攀升,阳光翻过山峰照射过来的时候,苏拉正好站在一块大石上注视着后面跟上的学员。
205人访问 45人评论
图片摄于2009年12月,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百丈飞云湖上露营,两个人,两个帐篷,两份寂寞!
116人访问 60人评论
太阳越来越低了,终于就要融合进地平线。魔鬼城中风声呼啸,如血的残阳中,几个还在守侯的人影如剪纸般凝固在镜头里。
145人访问 47人评论
2010年5月,我们骑行川藏南线。两列整齐的车队在川藏线上擦肩而过,我们相互致意,相互祝福对方一路平安......
366人访问 64人评论
博格达峰是有代表性的技术型山峰,它海拔虽然不高,但以奇为著,以险为绝;既可以在神山周边徒步穿越的,也可以挑战极限尝试登顶,深受登山爱好者和户外驴友的青睐。此照片拍摄于2009年10月国庆期间,2号早晨经过了头天重装爬升传说中的绝望坡后扎营,2日早晨天气异常的好,当早晨第一缕阳光划过东边山脊时,前面的队员陆续出发到冰湖营地,为造成出发前拍的前面的队友。翻过这个坡就是2号的营地,冰湖附近了,当抬头看到前面4名队友已经仿佛和博格达融为一体,快速拍了几幅。
241人访问 55人评论
我们住在湖边藏民帐篷中,5点多天微亮,便立即赶往湖边,队友们在湖边拍照,我躲在后面完成了张照片。
153人访问 43人评论
0行至海拔4730的Chhukhung。10月1日清晨,坐在院子的矮墙上,看着阳光慢慢地照在远处的雪山之巅,然后慢慢地穿越雪山之巅,暖暖地照在帐篷,周围安静极了,仿佛能听到阳光行走的脚步。
541人访问 73人评论
6月19日(端午节)徒步穿越秦岭第二高峰鳌山(海拔3475米)时,第二天扎营地,由于地面极为不平整,所以营地的帐篷扎得很分散,黄昏时云雾从南面升起,到垭口时被北面的狂风一吹,云雾卷起,在垭口凝聚,充分展示了大秦岭的美丽多彩——坐看云起时。
408人访问 41人评论
朝拜五台山,是许多佛教信徒的梦想,他们称朝拜黛螺顶为小朝台,上五个台顶朝拜五方文殊为大朝台,佛教信徒们的大朝台路线通常由台怀镇为起点,经佛母洞和五个台顶再回到台怀镇,全程约100公里,最虔诚的佛教信徒们往往以徒步甚至一步一叩的方式来完成大朝台。2010年2月27日,再次踏上山西五台山的神圣朝台之旅,当晚挂单东台,第二天清晨8点出发,大雾弥漫,空气中还夹杂着日出的淡淡红光。走在前面的是街语,后面是灭磁与小妖MM。天公作美,此行两日顺利完成。
173人访问 72人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