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业界资讯 业界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能带来什么?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能带来什么?

来源: 懒熊体育 作者: 懒熊体育 添加时间:2017-1-11 14:58
美国人都爱运动鞋,而且愿意为了一双心仪的鞋子花不少钱。但是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知道,他们付出的“巨款”里面有一大部分都归功于美国政府征收的进口税。以一双120美元的运动鞋为例,制造商为了将这双鞋从海外工厂运送到美国市场,大约需要付出20美元的关税。

自从大萧条之后,美国国内的贸易团体推崇的贸易保护主义和不遗余力的政治游说,都让关税保持在了比较高的水平。尽管其他产品的进口关税都在减少。虽然,这些政策的目的在于保护国内的制造商,却仍然没有阻止美国市场被来自海外的运动鞋占领,而且其中很多都是“中国制造”。

运动鞋行业可以当做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出的贸易保护主义理念的研究范例。特朗普虽然称自己是“自由贸易者(freetrader)”,要对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虽然他说这个比例可以更低一点)。对于那些在海外设立工厂进行生产,然后将产品回销到美国国内的品牌(比如耐克),可能征收35%的税。特朗普这项提议的目的是为了复兴美国制造业,让美国品牌们相信,在国内进行生产是更实惠的。

但是运动鞋行业,包括像耐克这样的品牌,一直都是类似政策失效的典型案例。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AmericanApparel&FootwearAssociation)的统计,尽管美国进口运动鞋、高跟鞋、儿童鞋的关税都非常高,但是在美国国内生产的运动鞋比例已经在过去多年不断地削减,目前,美国的鞋子有98.4%都是进口的。


目前,美国的鞋子有98.4%都是进口的。

“如果你想要通过税收来保证国内就业,保证工人们的就业竞争力,那么现实就实力打脸了。”美国鞋类行业协会FootwearRetailersandDistributorsofAmerica(这个组织致力于推动较少贸易壁垒)的总裁兼CEOMattPriest说。“如果关税就是灵丹妙药,那么我们在国内的制鞋业早就提供几百万份工作了,因为我们关税都这么高了。”

不管鞋迷们自身的政治立场是哪样,特朗普倡议的这些政策带来的结果可能不是他们喜闻乐见的:虽然可能增加美国的就业,增加的税收也可能会让运动鞋比现在价格更高。

关税是怎样影响美国人脚上的鞋的?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字,现在美国对于鞋类征收的贸易加权平均关税比例为10.8%,这比其他行业产品的平均税率1.5%高了太多。

鞋类的税率变化范围相当大,从零关税到67.5%。美国商务部的发言人表示美国主要进口的鞋类税率在6%到20%之间。其中,Priest表示,对于运动鞋征收的税率在20%。

在美国,进口运动鞋的税率可能比奢侈品鞋类的税率还要高。

大规模生产的运动鞋的税率居然比奢侈品鞋类的税率还要高。Priest说一双产自意大利的皮质平底鞋的税率可能为8.5%,但是很多孩子穿的塑料材质的鞋子税率却高达48%。这背后的原因和美国长久以来保护国内工业的历史有关。

美国在1930年颁布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作为大萧条期间拯救美国工业的措施之一,提高了将近900种商品的进口关税。过去几十年,这些商品的税率很多都降低了,但是鞋类却不是其中之一,尤其是塑料材质和橡胶底的鞋子。

“在1960年代肯尼迪回合谈判中,保护性关税在某些重要案例中被保留下来,为了保护在美国境内生产的橡胶底和塑料运动鞋,”橡胶和塑料鞋类制造商协会(RubberandPlasticFootwearManufacturersAssociation)的律师MarcFleischacker表示。

这些关税的作用体现在了商品制造价格和出售价格的差异中。差异是这样产生的:比如说,一个运动鞋品牌想要在中国制造运动鞋,然后进口到美国售卖。按照美国运动鞋20%的税率,一双成本为25美元的运动鞋就会多出5美元的成本。对于制造商来说,现在这双鞋的成本就是30美元了。为了赚钱,制造商会以成本价两倍的价格将鞋子卖给零售商,也就是60美元。零售商也是为了赚钱,就又将价格翻倍,以120美元价格出售给消费者。

“你会注意到,按照20%税率产生的5美元的关税,在后来的过程中被提高了两次,”Priest说。消费者通常不会意识到这一层面,但是关税的确被包括进了最后产品的零售价格中去。

除了关税,工作机会也流失到了海外

这些关税并没有阻止鞋类制造业漂洋过海去往亚洲。“在低成本国家进行产品生产有巨大的劳动力价格和其他生产价格优势,这种优势是没有办法通过关税抹平的。”Fleischacker说。

尽管,从2009年开始,美国国内的制造业提升了50%,美国大部分的鞋类产品还是生产在海外。

当然,如果关税可以高到在国内生产比在国外生产成本还低的时候,这种现状可能改变。PeterNavarro,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也是特朗普的顾问,表示针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能够抵消中国通过种种“伎俩”削减的制造成本,如松懈的用工规定和环境,对知识产权的忽视等等。

目前,特朗普的团队还没有制定一个明确版本的贸易政策。例如,这些针对中国产品征收的45%的关税是会叠加在现有的产品关税上,还是去掉原来的税率,直接征税45%。Quartz的记者试图联系过特朗普的过渡团队,但是没有得到答复。

即使关税提高了,鞋类制造业本身的劳动密集和低技术含量特质,也不会给美国带来太多的工作机会。造鞋业的回岸可能意味着鞋类品牌会加大在自动化生产上的投入,以此来降低成本,并且保持在全球的竞争力。空调设备供应商Carrier公司在接受了特朗普的新政,不把太多业务放到墨西哥后,就增加了自动化生产的投入。

“如果我们想要在美国生产鞋子,那么就要增加工厂里的机器人,减少人工。”NPD集团的体育产业分析师MattPowell表示。

假设特朗普的贸易新政得以施行,那么消费者要为运动鞋花的钱就多了去了。Powell说,美国的运动鞋行业可能就会像巴西一样。在巴西,一双耐克运动鞋的价格比在美国贵好多。一双耐克AirMax2017,在巴西要卖到240美元,在美国只要190美元。

“从过往来讲,巴西曾经通过提高关税来保护国内的鞋类制造业,”他解释,“结果是巴西的消费者要花相当于美国消费者两倍的钱去买同一双运动鞋。”

巴西的邻居阿根廷,也在2009年施行了针对电脑和电子类进口产品的、和特朗普提议类似的35%的关税,为了保护本地的制造商。现在阿根廷正在停止这种做法,因为现在阿根廷国内的电视和手机产品价格已经高得离谱了。

NewBalance是目前唯一一家还在美国国内生产运动鞋的商家。

如果美国公司真的把制造业带回国内,商品的价格也会因为制造成本的增加而上涨,尤其是人工成本的增加。NewBalance是目前唯一一家还在美国国内生产运动鞋的商家了,他们有25%的鞋是在国内生产的。而他们本土生产的运动鞋在美国的价格是165-399美元之间。

小幅度的价格上涨并不会影响到美国的鞋类销售。MattPowell表示,在2012年,当时的石油化工产品价格偏高,运动鞋的成本也提高了10%-20%。而鞋类产品的销量所受的影响非常微小。但是,如果价格涨到了巴西那样的水平,他相信,人们就会谨慎考虑自己要买的东西了。

世界上最大的运动鞋公司耐克几乎将所有的产品生产放在海外。因此,他们也毫不意外地推动降低贸易壁垒,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PartnershipAgreement)。TPP将会形成美国和11个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区,这些国家大多是拉美和亚洲国家。

Priest和FDRA也支持TPP。但是,美国似乎可以和这项协议说再见了,因为特朗普表示会立即让美国从这项协议中抽身。

美国国内左右两派都同意,用高价来换取制造业的工作机会,从而支持美国中产阶级的发展,可以说还是值得的。在其他行业,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但是在制鞋业这样劳动力密集型的行业,自动化生产已经能够取代一定人工,工作机会是不会回来的。不论特朗普在贸易边界上树立什么样的屏障。

但是,这可能不是一件坏事儿。“中国和一些其他国家将制鞋业视为一种夕阳产业,”Priest说,“他们认为这行业并不能升级产业链。他们想要生产汽车、科技和飞机。他们不愿意继续生产T恤和鞋子了。”美国或许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重新拾起制鞋业这个摊子。
注:评论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网友评论

还没有评论,沙发等你来抢
8264活动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