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业界资讯 业界 2017山难记录与分析

2017山难记录与分析

来源: 雪线之上 作者: 雪线之上 添加时间:2018-1-12 10:19
山难,不能只是引发一声叹息,更要从中有所警醒。

每一年,雪线之上都会重复一个沉重的话题:山难记录与分析。

我们将过去一年发生在山友身边的山难进行梳理,意欲揭开悲剧的源头,探寻容易忽略的细节,寻求山难发生的规律。引以为戒,警醒方有意义;覆辙勿蹈,户外安全方能更进一步。
 
根据目前资料可以看出,2017年,中国户外山难呈现出如下特点:

2017年独行山友山难频发;
相较于2016年,只有滑坠事故有所减少;
迷路引发的山难连续发生;
容易被忽视的中暑接连导致山友死亡;
失温事故再次上演;
山洪事故增多,遇难山友人数上升;
坠崖山难激增,成为2017年山友殒命的最大杀手。

相较上一年,2017年户外山难中,只有滑坠事故有所减少。

滑坠
滑坠事故连年发生。2016年发生两起滑坠事故导致2名山友罹难,2017年,滑坠事故有所减少,但也导致1名山友死亡。

滑坠事故是指:行走在陡峭的路面,如果滑倒,就有可能加速向低处滑去。如果不及时停止,就很有可能掉下悬崖,或者高速撞上大石块而导致致命伤害。

山友反季节独登,滑坠命丧启孜峰——12月3日,安徽山友黄家新在西藏启孜峰登山时失踪。消息一出,各方救援力量立即开展了紧急搜寻。3天过后黄家新的遗体被直升机发现。这一天,也恰巧是他24岁生日。

图片来源:top-news.top

12月2日17:00,黄家新独自上山,12月3日之后突然失联,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朋友很快报警。12月6日上午,搜救直升机在海拔5900米处发现了黄家新的遗体。
 
启孜峰山体由碎石和冰雪组成,海拔5500米以上常年由冰雪覆盖。南坡比较平缓,易于攀登,从海拔5900米到顶峰的这部分路段为冰雪覆盖的狭长山脊,是攀登中最为危险的地段,容易产生滑坠。(来源:中国农业大学登山队启孜峰攀登档案)

雪线推测,黄家新此次遇难是因为发生了滑坠。

与滑坠事故相比,2017年迷路引发的山难并未减少。

迷路
2016年,一起迷路事故引发1名山友遇难。2017年,该类事故亦未能避免。洛克线的1起迷路事故,导致1名女山友罹难,引发关注。

当山友无法确认自己的位置时,或者判断不了目的地方位与到达的正确途径,就处于迷路状态。在户外,迷路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迷路之后因处置不当而导致的滑坠、失温、受伤等事故。

山友独行洛克线迷路,失联9天获救后去世——4月19日,31岁的山东青岛山友荆茜茜抵达木里县,计划独自一人徒步穿越洛克线。

此次穿越之前,荆茜茜与一名朋友相约,4月24日在亚丁碰头,但她失约了。手机一直打不通,朋友立即联系了荆茜茜的家人,家人随后向亚丁景区报警。4月29日上午,救援人员找到受伤且气息微弱的荆茜茜,将她救援下山。

图片来源:news.ifeng.com

根据相关新闻报道,尽管荆茜茜体能很好,有相关的野外徒步经验,也做了相关筹备,但在徒步过程中,她还是偏离了主线:
 
发现荆茜茜的遇险处距离山下白水河,大约有2个小时的路程,白水河到水洛金矿也不到10公里……此处已经偏离了洛克线的方向,说明她可能迷了路。(华西都市报《女驴友独自徒步闯“洛克线”失联9天 警民百余人搜救》)

此外,荆茜茜还遭遇了受伤:

黄利军上前查看,发现荆茜茜还有微弱的呼吸和脉搏,嘴唇还在微微颤动。经初步查看,她的腿部有骨折,面容惨白消瘦,状态非常差。(华西都市报《女驴友独自徒步闯“洛克线”失联9天 警民百余人搜救》)

但在送往医院的途中,荆茜茜还是去世了。在野外坚持生存了9天获救之后,她还是没能挺过最后一关。

以上滑坠、迷路引发的山难引起广泛讨论。但较少被关注的中暑山难,也在2017年接连发生。

中暑
在户外事故中,中暑相对容易被忽略。但在2017年7月,两起中暑事故接连发生,致使2名山友丧命鼓山。

中暑是非常严重的过热反应。在中暑状态下,人体完全无法维持正常的热反应,核心温度可能上升到40摄氏度以上,并危及生命。而登山者面临的环境恰好就是中暑的高发区域。

鼓山独自下撤,“致远”中暑死亡——7月1日,邯郸山友“致远”在鼓山失联,直到7月4日15时,救援队员在鼓山分水岭下山路上的一个拐弯处的山沟里发现了“致远”的遗体。

现场搜救图。图片来源:wemedia.ifeng.com

救援队员随后从一些山友处了解到,当天上午“致远”还和他们在一起,后来“致远”说天气太热,想早点儿赶回去,筹备晚上的一个聚会,就先独自下山了。在一条常走的下山路上,山友“致远”倒地身亡。

唯一遗憾的是,当时“致远”下山时没有与人同行,而且那天特别热,等身体不适,发生意外后没有被人发现并得到及时救治。(来源:搜狐)

在距离“致远”山友出事仅隔一周时间,又有噩耗从鼓山传来。
 
鼓山再出中暑事故——7月8日下午3点左右,一位山友在下山途中行至鼓山脚下附近村庄时发生中暑症状。之后,同行山友为其进行了物理降温等急救措施并拨打了120,但还是没能挽留住他的性命,没坚持到急救车的到来。

与中暑相对应的失温,则造成2017年更为惨烈的悲剧。

失温
失温山难几乎年年发生,2012年11月,鳌太导航架附近发生3人失温死亡的悲剧,2017年五一期间,一场暴风雪,鳌太再次发生3人失温死亡的事故。

失温是指人体无法产生足够的热量,生物体温下降到正常新陈代谢和生理机能所需温度以下的症状。严重时,人脑会产生幻觉,知觉神经麻痹,最终死去。失温通常由大风,下雨,暴雪等恶劣环境引发。

五一鳌太遭遇暴风雪,3名山友失温死亡——今年五一期间,全国多支户外团队穿越鳌太,然而一场暴风雪,造成数十人失联,最终造成一队山友其中3人失温死亡的悲剧。鳌太,再一次因为山难被推上风口浪尖。

这支队伍来自云南,共8人。根据微信公号“奇记”作者湘君发布的《特别调查|鳌太生死结》介绍,在筹备期他们除了分享各种地图轨迹、攻略信息,他们在群里亦曾反复提醒结伴同行,需各自承担好自己的安全。4月底,8人踏上鳌太之旅。
 
原本8人行进顺利,却在顺利抵达西塬营地的第三天,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变天:

抵达西塬,前方就是全程最艰险的九重石海。一路好天气,却在这时开始变了脸。整夜大风,后半夜下起小雨。(来源:湘君《特别调查|鳌太生死结》)

因为认为这是鳌太常见气候,5月2日,他们决定继续前行,但接下来,天气更为恶劣。

狂风裹挟着冰雹、雨水,劈里啪啦砸了下来,大雾弥漫间,他们第一次见识到鳌太天气的可怖。然而此时,临近山顶,已难再退下山了。(来源:湘君《特别调查|鳌太生死结》)

随后,队伍中的老木第一个出现了身体不适的反应:突然呕吐,口唇青紫。

出现状况后,他们于下午1点在东塬附近一片风小的树林早早扎营。当夜大雪在次日天亮后转小。第二天,在“走还是留”的问题上,他们曾有过短暂的分歧:

先是决定兵分两路,一部分人先走。但最终,谁也不想落单,也无法判断第二天天气好坏,在那天9点半,12人(还包括路上遇到的其他4人)决定一起上路。(来源:湘君《特别调查|鳌太生死结》)

5月3日下午,他们来到跑马梁,暴露在了这场暴风雪的中心。
 
下午2点,雷公庙最后一次清点人数后,12人继续往前的开阔大梁上,他们就赶上了地狱般的暴风雪。不仅是风大雾大,落在身上的雨夹雪,迅速被大风吹成冰棱。从帽子、背包直到裤子鞋子,都覆满冰挂,不仅加剧寒冷,更要命的是增加负重,大大透支体力。(来源:湘君《特别调查|鳌太生死结》)

云南团队出现第一例失踪——木文胜不见踪影了。随后,空山、平安接连失踪。

经过搜救,5月7日,三人遗体被全部找到。

几乎在木文胜回家的同时,杨利平的遗体终于被找到,在距离贾辉遗体约一公里处,雷公庙至跑马梁上坡位置的右侧50米石坳间,杨利平卧倒在地,身旁是尚未支起的帐篷。她的背包中已没有食物。据救援人员推测,“她试图下撤,在风力较小的地方支起帐篷取暖,但失温导致她四肢的力量渐失,在搭帐篷的过程中,已经支撑不住。”。(来源:华商网《绝命穿越:生死秦岭198小时——五一鳌太事件调查》)

这次失温事故引发了广泛关注。2017年由山洪引发伤亡更加惨重。

山洪
2017年7月,两起山洪相继暴发,共造成7人遇难。相较2016年,山洪引起的事故和遇难人数都有所上升。

山洪是指山区溪沟中发生的暴涨洪水。山洪具有突发性,水量集中流速大、冲刷破坏力强,往往让人来不及做出反应。
 
清远观音山山洪3名山友遇难——7月2日,清远市佛冈县高岗镇突发强降雨,造成山洪暴发,观音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外围区域(高岗龙潭下)有群众和登山爱好者被山洪围困,经过救援,81人获救,另有3人死亡。

据了解,当时这3名游客在河段上游游玩,突如其来的山洪,将他们从10几楼高的瀑布上冲下来。(来源:腾讯大粤网《清远观音山突发山洪致3死 最后一名遇难者被找到》)

观音山山洪余波未平,另一起山洪事故接踵而来。

桂林龙潭江峡谷山洪4人死亡——7月29日,广西桂林兴安县华江乡同仁村委大竹坪村突发山洪,导致龙潭江峡谷30名登山者被困4人被冲走后遇难死亡。

在2017年所有的山难事故中,造成山友遇难最多的是坠崖。2017年坠崖山难高频率发生,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悲剧。

坠崖
2016年,坠崖山难造成2位山友死亡;但在2017年,这个数字激增至8人。坠崖已成为2017年户外最致命的杀手。

坠崖是指从高处坠落到山崖底部,造成人身伤亡。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坠崖山难中,那些不起眼的低海拔“小山”,频频发生坠崖事故。
 
山友相约徒步梵净山,一人脱单并坠崖——6月3日,12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山友相约徒步梵净山原始森林。途中,来自湖南的山友谢信权因体力不支,一人扎营山中,随后在核心区金刀峡失联。

图片来源:sohu.com

6月4日,已经抵达梵净山金顶的队友原路返回,寻找一天,未能发现失去联系的队友谢信权,于当晚报警请求救援。

6月6日下午14时许,救援人员在峡谷内一块巨石旁边发现了谢信权,但是已经死去多时。
 
身上的衣衫褴褛,头部有伤口,全身湿透;他应是在跌落几十米高的悬崖后,无法回到崖顶,只能沿着峡谷底部向下游行走,在没有路的谷底溪流中行走了一两公里,最终因饥寒交迫,倒在了溪谷中。(来源:贵州都市报《失联驴友命殒梵净山 疑为坠崖后无路可走体力耗尽》)

山难不仅威胁着山友,还有救援人员。
 
为救失联山友,救援队长不幸坠崖身亡——12月5日,秦岭救援队队长黄忠文在搜救一名独自进山的失踪山友时,踩上暗冰坠崖身亡。从2013年起,黄忠文公益救援被困群众200余人。

黄忠文。图片来源:news.sina.com.cn

秦岭救援队队员杨勇回忆说,当时他们搜救了四五个小时,依旧没有找到失踪老人,于是兵分两路扩大搜救范围。在走到一个陡峭山梁时,黄忠文还提醒队友有暗冰,要大家小心,可随后他就不小心踩到了暗冰。(来源:西部网——陕西救援网《热心公益十多年救百人 秦岭救援队队长为救人遇难》)

在黄忠文队长牺牲1个小时后,其它救援人员也找到了那名独自进山的老人的遗体,那名老人也因坠崖身亡。

12月下旬,玉龙雪山一起坠崖山难引发广大山友关注。

山友“小驴”在玉龙雪山坠崖遇难——12月20日,来自山东青岛的山友“小驴”独自攀登玉龙雪山时被困,报警请求救援。直到12月27日,救援人员最终在断崖下面发现了坠崖的山友“小驴”的遗体。

山友“小驴”此次选择的路线为玉湖村—荞麦地—蚂蝗坝—箭竹林—流沙坡,并在爬上流沙坡后受困。

流沙坡上有很多分支路,大部分山友爬上去之后都是原路返回。“小驴”爬上流沙坡之后,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翻过流沙坡,想从背面开辟一条新路。但是,他在下到流沙坡背面之后不久,就受困了。(来源:网易新闻《登玉龙雪山失联驴友遗体已找到 系开辟新路时坠崖》)

山友“小驴”报警之后,继续往坡下走,不小心坠崖失联。

“对一个普通驴友来说,那条路基本上就是死路,以前没有人敢尝试过。”任玉波感慨道。“我们的救援人员轻装从流沙坡下到箭竹林,尚且需要3个小时,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来源:网易新闻《登玉龙雪山失联驴友遗体已找到 系开辟新路时坠崖》)

相隔两天,又一起坠崖事故在淄博市上演。

山友独登岳阳山坠崖——12月22日,淄博市民许先生独自前往岳阳山,并于当天下午失联。家人几日搜寻未果,随后求助救援队。26日,救援队在岳阳山仙人台的悬崖下方发现了许先生,但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救援人员判断,许先生是在行至仙人台时,因为随身装备较重,山中风大,重心不稳而栽下山崖的。(来源:淄博晚报《“驴友”登山坠崖身亡 提醒:避免独自出行》)

2017年其他坠崖事故还有:
山友瀑布游玩,坠崖身亡——7月30日,辉县市应急救援队接到焦作一名山友的求救电话,与其同行的一名男子在黄水乡中水沟第一道瀑布游玩时 ,不慎从十几米高的悬崖坠落,尚有意识。一个小时后,当搜救人员赶到,该男子已无生命体征。

因脚底打滑,山友南太行坠崖——10月2日,一行山友相约南太行徒步,行至河南辉县与山西陵川县马圪当乡长山底村二虎窑附近,一名张姓女山友脚底打滑并被树枝绊倒后坠崖,最终由于受伤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山友组队探险未开发山岭,一人坠崖——11月5日,21名江苏山友相约来到绩溪县的未开发山岭“草鞋靶”进行登山,一名山友在登顶下撤途中失足坠崖,不幸身亡。

坠崖之殇,不断上演。2017年,频频发生在低海拔“小山”的坠崖事故,值得我们警醒。

除了以上山难外,2017年户外,还有以下事故发生。

疑似高山病
2017年国庆期间,2名山友在徒步乌孙古道时死亡,疑似高山病发作,但是没有更多资料可以查实。

失联
山友“六月天”龙眼穿越失联——7月28日,湖北黄石山友六月天他因没有联系上向导,独自一人从日隆镇开始反穿龙眼线,原计划5—6天完成穿越,但到了与亲属约定的日期,六月天没有消息,随后家人报备失联。

山友独自穿越羌塘无人区,至今失联——10月23日,山友刘银川(外号“大神”)从西藏双湖县进入无人区,准备徒步穿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无人区。从其发布的朋友圈消息来看,他计划用60天时间完成此次穿越。但直到现在,山友刘银川依然失联。

两名登山者攀登宁金抗沙,其中一人失联——11月16日,西藏自治区体育局证实,两名登山者江苏籍朱某和吉林籍李某相约进藏,于11月8日开始攀登宁金抗沙峰。之后,李某独自前往登顶,朱某在营地等待,但李某失联,至今没有消息。

2017山难启示
2017年,各类山难接连发生,因中暑、失温、山洪、坠崖等引发的山难更是明显增加。而从这些山难中抽丝剥茧,总结规律,成为雪线的重要课题,希望我们的微薄之力能对山友有所帮助。

避免独行——2017年独行山难频发。在已确定的24名遇难山友中,有6人皆是独行遇难,占据高达25%的比例。

户外是一个严肃专业的活动,结伴出行利于风险分担,若遇突发情况,更不至于孤立无援。

预防滑坠——滑坠事故连年发生。2016年,两起滑坠山难分别发生在年保玉则和四姑娘三峰;2017年,1名山友在启孜峰滑坠殒命。

不少滑坠事故是由于单独行动,没有相对保护而造成的。12月初,启孜峰发生的滑坠事故即是如此。在高海拔攀登中,除了配备冰镐冰爪装备,结组行军以及采用修筑路绳的方式也是预防滑坠的有效方法。

正确应对迷路——迷路事故引发的山难不断。2016年,1起迷路死亡事故发生在敦煌雅丹景区,2017年,山友荆茜茜在洛克线迷路后死亡。

在户外一旦迷路,受困时间延长,将是一场关乎生死的考验。此时,自救十分重要,比如在天黑之前扎营,或者寻求安全的庇护所做好自我保护;合理分配食物、做好保暖与保存体力等。

夏季户外,谨防中暑——相对其他山难,中暑不易引发山友重视。但2017年7月,两起接连发生的中暑山难,为夏日户外敲响警钟。

预防中暑,登山者应当避免高温出行,清爽着装,保持补水并补充电解质;当中暑已然发生,脱离热源、物理降温、补充水和电解质是关键。

恶劣天气,谨防失温——2012年,鳌太导航架附近发生3名山友失温遇难的惨烈事故;2013年,1人在鳌太金字塔附近失温遇难;2014年,1人在鳌太药王洞附近失温遇难……失温致死事故年年发生,但在2017年五一期间,鳌太再次发生3人失温遇难的悲剧。

而鳌太更成为失温事故的高发地。

雨季峡谷,小心山洪——在过去的两年,户外山洪事故连年增多。2016年,一起山洪暴发夺去了5名山友的生命;2017年,清远观音山山洪和桂林龙潭江峡谷山洪分别造成3人和4人死亡。山洪势猛,伤亡惨重,必须引起警醒。

山友在雨季前往峡谷溪流时,要尤为注意天气变化,更要掌握自救技巧:水流变浑是山洪的信号,要迅速到附近的山坡、高地、屋顶、楼房高层、大树上等高的地方暂避;要设法尽快发出求救信号和信息,报告自己的方位和险情,积极寻求救援。

避免坠崖,警惕“小山”——2016年,坠崖造成2名山友罹难;2017年,坠崖事故在全国各地激增,死亡山友的数字增长到8人,占据总死亡人数的33%。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坠崖山难,往往不是发生在看似危险的高海拔雪山。岳阳山坠崖、黄水乡中水沟坠崖、绩溪县“草鞋靶”坠崖……以上案例提醒山友,要警惕家门口的“小山”,每一次登山都不能放松危险意识。
 
写在最后
2017年户外山难,值得我们反思。

每一场山难都是一座警戒碑,每一次事故都给我们留下沉重的教训。希望山友从过去一年的山难中汲取教训,从2017年山难报告分析中有所警戒。

愿2018年,每一次出发都能安全回家。
注:评论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网友评论

还没有评论,沙发等你来抢
8264活动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