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业界资讯 资讯 2006年五一单飞队库布齐沙漠事件的事实陈述

2006年五一单飞队库布齐沙漠事件的事实陈述

作者:admin    05-08 00:00

  前言:

  首先沉痛悼念队友小倩,并就此次事件对其亲属所造成的伤害表示深深的歉意。

  本文旨在从当事人的角度客观真实的陈述此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如有转载,请标明转载并说明出处,请勿对标题、内容做任何修改、删节及部分引用。

  以下为此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4月30日晚11时许,一行12人,自北京南站乘坐2141次列车,车票是硬卧。

  5月1日下午14时左右,车至乌拉特前旗。吃饭,16时许包乘一辆中巴车,至七星湖,买门票。湖边扎营,做饭,睡觉。

  5月2日,上午6:30拔营(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38。4公里),8时许于附近牧民的村庄,雇到一头驼水的骆驼。骆驼驮了所有人的水,约120升。天气晴,有风,上午温度并不很高。全队速度较快。单飞携带GPS在前面带路,骆驼跟着单飞走。小倩走在队伍前列。中午13点之后,风减小,气温渐渐升高,全队速度有所下降。中午14时左右,全队已经徒步约13公里(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25。1公里)。牵骆驼的牧民要求返回,卸下水,分在大家的背包里,随后牧民及骆驼返回。此时气温较高,大家原地休息,4小时之后,大约18时许,气温降低,全队重新出发,速度较慢,又徒步约2公里(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23。2公里),大约晚19:30,扎营休息。21:00,小倩与大家一起吃晚饭,睡觉前与同帐的女孩聊天唱歌,晚间睡眠也很好,未发现任何异常。夜间有风沙。

  5月2日全队徒步共计15公里,顺利完成了原计划,而且全队精神状态都较好。

  5月3日,由于天气阴,天亮较晚6:30起床,小倩与深蓝、野骆驼、单飞一起吃早饭,早餐主要为咖啡,麦片,卤鸡蛋,烧饼,榨菜。

  收拾东西,拔营,出发时间大约7:30。全队由小刚在前面带路,继续按照原定计划和路线前进。天气较为凉爽,经过一日两夜的消耗,大家的背包有所减轻,因此速度较快。

  由于男队员们背负了较多的公共物资,单飞,野骆驼,小树,小龙等人落在队伍偏后的位置,小刚,linger,小妖,小雪走在队伍前列。小倩,灵芝,深蓝,小廖走在队伍中间。所有队员都在视线范围之内,相隔不远。

  上午的天气时阴时晴,全队基本每行进1-1。5公里休息20分钟左右,中午12点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大家渐渐显露出疲态,下午13点左右进行休息调整,简单补充水和食物(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15。8公里),全队计划再走1。3公里后午休,直至气温降低。

  下午14时左右,小刚,linger,小雪,小妖到达预定休息点(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14。5公里。距最近的穿沙公路约10公里,平均每人还有3-4升水,食品充足。行程进度与原计划基本相符)。此时灵芝,小倩,深蓝正在接近休息点,灵芝距离休息点约30米,小倩紧随其后,linger在休息点处发现小倩步伐混乱,立刻喊灵芝帮助小倩卸包,同时linger下坡接包。小倩说了一句:“我的包不重”。灵芝还是卸下了小倩的包递给linger,在卸包后,小倩快步跑向休息点,到休息点坐下后向左侧歪倒。灵芝快步跟上,与小刚一起,将小倩扶起,小倩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了几句话。

  将小倩扶起后,她双眼半睁,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身体发烫,脉搏急促。当时大家的第一反应是中暑,我们迅速搭起凉棚,防止她直接暴露在阳光中,一边给她扇风,掐人中虎口,按摩太阳穴,一边用湿纸巾、湿毛巾和花露水擦拭其身体,面部,颈部,手心,脚心为她降温。我们试图用少量(约可乐瓶盖的一半容量)淡盐水喂小倩,小倩无法下咽,我们被迫停止喂水。此时打电话向110,112,以及别的队伍求助。

  14:30左右,小倩突然停止呻吟,主动呼吸随之停止,嘴唇变白,脉搏微弱,且时有时无。掐人中与眼眶均无反应,替她取出隐型眼镜,滴眼药水,眼睛无反应,瞳孔开始扩张,小便失禁。我们一部分人电话询问了几位医生之后,开始用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对小倩进行抢救,另外一部分人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各种渠道报警及求救,并告诉了警方和其他队伍我们的GPS方位。

  15:00以后,天气逐渐转阴,有风,气温不是很高,小倩的情况没有丝毫好转。仍然没有主动呼吸和心跳。所有人在医生的电话指导下轮流给小倩做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此时发现额头出现紫斑,牙龈出血。

  16:00左右,小倩瞳孔放大,脉搏十分微弱。单飞接到当地政府,公安,卫生部门的电话,得知他们正在组织救援队伍。有的队员开始低声哭泣,但大家很快稳定了下来,都坚信小倩还有希望,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一直继续。16:40左右,小刚联系了小倩的家人。

  18:00之后,小倩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大家做了简单的分工,灵芝和小刚轮流对小倩进行人工呼吸,linger,小廖,深蓝,轮流对小倩进行胸部按压,小龙和小树准备在天黑之后,拿着头灯登上附近较高的沙丘向远处打灯光,以便救援的队伍能够找到我们。单飞负责跟救援队联系,并轮换做人工呼吸和打灯光。野骆驼,小雪,小妖用登山杖和帐篷布制作担架,以便医疗队进来后,如果能够让小倩的病情好转并稳定,就可以立刻将她抬出沙漠进行进一步治疗。

  19:00之后,风变大,气温变低。我们把小倩挪到防潮垫上,并盖上了三条睡袋,然后我们利用帐篷布,登山杖和我们自己身体搭起了挡风的棚子(由于担心帐篷里空气不流通,所以没有搭帐篷)。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依然在继续。此时我们已经得知,外面的救援队伍已经组织起来了,准备进沙漠了。库布齐沙漠的资深领队可乐瓶子告诉单飞,他已经和一名医生驾驶沙地摩托从七星湖出发向我们靠拢了。大家都非常振奋,轮流补充了一些食品和水,同时继续进行抢救。

  20:00之后,天完全黑了下来。在高处的队员打开头灯,以便救援队伍的发现。小倩的情况依然如故,脉搏非常微弱。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此时已经进行了5个多小时,队员们都非常疲劳,但精神状态较好,十分团结,大家所有的力量都放在继续抢救小倩和迎接救援队伍上。单飞接到当地救援总指挥的电话,说已经不惜一切力量组织队伍进来营救。

  21:00左右,可乐瓶子用手台告诉单飞,他在我们西北方向不到3公里处,让我们打灯光信号的队员面向西北。单飞打开头灯向西北方向跑,21:30左右,看到了可乐瓶子沙地摩托车的灯光。21:45左右,可乐瓶子,医生,和驾驶员到达了我们营地。医生是在七星湖旅游的一位中医,知道这边有病人,立即就和可乐瓶子一起赶来了,身上并没有急救药品。中医诊脉之后,认为脉搏十分微弱,瞳孔无光照反应,当前的办法只有继续给病人做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等待医疗队的到来。22:00左右,中医告诉大家脉搏似乎变强,大家非常振奋,继续轮流做抢救工作。可乐瓶子与司机打算去离此地最近的穿沙公路取急救药品,来回大约20公里,需要约3个半小时,而中医留下观察情况。当地救援总指挥的消息是有一支带有GPS,药品和医生的驼队已经向我们靠近了。另外还有数支救援队伍在陆续出发。

  22:30左右,七星湖方向加入了一部车载电台,加强了单飞和可乐瓶子还有其他队伍手台之间的通连。气温渐低,我们扎了个帐篷,让抢救小倩的队员轮流休息。由于政府方面救援队用的是300M频段的对讲,无法与手台通连,因此只能靠手机联系。小倩的父亲,每隔30分钟左右,给单飞打一个电话,了解女儿的情况。在抢救过程中,每隔20分钟左右,请医生把脉判断小倩的情况。中医判断尚有微弱脉搏。

  23:00左右,可乐瓶子通知单飞,他们的车翻了,司机受伤,而且电瓶没电了,沙地摩托无法启动。他们离公路还有5公里。天气越来越冷,风越来越大,大家也越来越疲惫,但每个人坚信小倩依然有救,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尽到百分之一百的努力。高点的队员在晃动着头灯,等待驼队的到来。外面传来的消息都是一直在增加人手,资源,大家并没有绝望。

  5月4日

  0:00左右车载电台告诉我们,驼队应该离我们很近了,我们把帐篷,衣服等物品在高处点燃,希望能把求救信号传的更远。由于人工呼吸极其消耗体力并越来越困难,小刚和灵芝已经十分疲惫,单飞,野骆驼和小龙代替他们两个对小倩进行人工呼吸,让二人先在帐篷里躺一会儿。中医告诉我们,小倩脉搏越来越微弱。

  1:00左右,小树在远处打灯光,两人在给小倩继续人工呼吸和按压胸部,其余的人都用身体和帐篷布搭起一道屏障,给小倩挡风。救援指挥那边也在不断的联系我们,给我们鼓劲加油,并询问我们其他队员的状况,告诉我们救援队伍的动态。

  2:00左右外面传来的消息,已经准备调动直升机,驼队也离我们越来越近。大家不断的互相鼓励,一直协助救援总指挥工作的罂粟也时刻向我们通报着外面的情况,让我们千万不要气馁。

  3:00左右,单飞,小龙,野骆驼,灵芝和小刚继续轮流给小倩进行人工呼吸,女队员们给小倩按压胸部,小倩的前胸已经出现塌陷的情况,而且人工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中间曾有部分队员误判为有直升机接近,此时我们点燃了一些易燃物品,发出求救信号)

  外面的消息传来,鄂尔多斯没有直升机,只有从北京军区调,天亮之前来的希望很小。大家都没有说话,仍然继续进行抢救。

  4:30左右,单飞在做人工呼吸时,发现人工呼吸难以继续,小倩的额头已变冷。10分钟之后,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进行人工呼吸,中医告诉我们,小倩的脉搏已经摸不到了。4:45,我们停止了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有些队员开始哭泣。

  从5月3日14:30至5月4日凌晨4:45左右,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从未间断,共持续14小时余。

  4:55,天色渐亮,一支救援驼队到了,救援队的医生给小倩打了强心针。医生随后确认小倩已死亡。队员们抱头痛哭。医生告诉我们,他们驼队营救途中有警员受伤骨折,耽误了一些时间。单飞将小倩死亡消息通知了小倩的父母。

  5:30大家开始整理小倩的遗体,擦净她的面部,整理衣着。为了防止小倩的遗体在运送过程中受到损伤,我们用两条睡袋将其包裹,然后放入我们制作的简易担架,将担架固定在骆驼的一侧,另外一侧利用若干个背包平衡小倩遗体的重量。然后整理了营地,很多东西我们没有心情和能力带走,就地掩埋。

  7:20左右,我们跟着驼队向最近的穿沙公路徒步进发。

  10:00左右,全队随救援驼队携小倩遗体到达穿沙公路。此时,当地的政府,公安,卫生部门很快赶到。我们将小倩的遗体抬入准备好的冰棺。让女队员先上警车,所有男队员跟着灵车,一起到了独贵特拉卫生院。小倩的遗体停放后,我们接受了卫生院的检查,无人需要住院和输液治疗,当地公安部门把我们送到独贵特拉派出所招待所休息。随后,公安部门陆续向队员就事件经过进行讯问调查,并形成书面材料。

  13:20左右,小倩的哥哥通知单飞,他们一家三口已经在包头下飞机,正乘坐出租车前往独贵特拉,单飞立刻反映给了当地的公安政府。

  14:00左右,罂粟,喜鹊,外科医生,蛋清等八人与我们会合,前来协助善后工作。后罂粟,喜鹊留下,全程协助善后工作。

  14:30左右,当地主持这次救援与后事工作的傅区长及其他领导给我们大家开了一个简短的见面会,就当地政府的救援情况进行了简要说明。

  15:00左右,公安部门通知我们,他们将对小倩进行尸表检验,单飞,小妖和深蓝见证了尸表检验的全部过程,所有记录都真实准确。由于人工呼吸和胸部按压的时间长达14小时,并经过三个小时的驼运过程,小倩的面部和前胸都有一定的形变,我们要求在小倩父母见遗体前,需提前对遗体进行清理和化妆,政府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此时,罂粟跟当地警官已经出发前往黄河渡口接小倩亲属。

  将近16:00,小倩的亲属到达独贵特拉,在当地政府,卫生,公安部门和救援队成员罂粟,喜鹊的陪同下看望了小倩的遗体。在此之前,由法医进行了一定的遗容整理。

  18:30左右,所有队员的笔录全部做完,将所有材料汇总后,结合尸表检验报告,当地公安部门判定,小倩属于正常死亡。小倩的父母兄长同意次日对小倩的遗体进行火化。

  20:30左右,喜鹊和罂粟告诉我们,小倩亲属的情绪已经相对稳定,征得当地公安部门同意后,我们集体去看望了小倩的父母和兄长。

  5月5日

  8:00左右独贵特拉派出所开出了死亡证明。

  8:30所有队员到达卫生院,将冰棺抬出,装上灵车。9点左右,与小倩的亲属一起赶往乌拉特前旗殡仪馆。

  10:00小倩的亲属挑选了寿衣和骨灰盒。几名队员办理了殡仪馆的相关手续,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开始给小倩整理遗容。剩下的队员与连夜从北京赶来的小倩的同事一起,定制花圈,挽联和布置灵堂。

  12:45左右,追悼会开始

  13:30左右,追悼会结束,大家向遗体告别,向亲属致哀,小倩的遗体进行火化。队员,小倩的同事和亲属焚烧了纸钱,花圈和小倩的遗物。

  14:30左右,小倩的遗体火化完毕,小倩的骨灰被装入骨灰盒。由同事陪同小倩的亲属,前往包头乘坐返京班机。

  15:00,所有队员启程返京,晚上收到短信,小倩的亲属已经抵京。

  5月6日上午9时许,剩余11名队员与罂粟,喜鹊抵京。

  附录:

  活动内容:徒步穿越库布齐沙漠

  活动路线:七星湖至夜鸣沙,直线距离约三十八公里,计划三天

  活动方式:雇骆驼+徒步+扎营

  组织方式:由单飞在水木清华山野穿越论坛发起,自愿参加,所有费用AA制。

  人员确定过程:

  自单飞于4月4日在水木清华发贴之后,报名顺序为:小倩,linger,小龙,小刚,灵芝,野骆驼。由于小倩经验较少,第一次被拒绝。考虑到水木清华山野穿越论坛的女士穿越经验难以考察,在水木清华停招女士,在www。lvye。info论坛发贴招有意同去的女士。有三人报名。此时共有九人:单飞,linger,小龙,小刚,灵芝,野骆驼,深蓝,小雪,小廖。

  后来小龙的朋友,具有较多穿越经验的小妖由于原定旅游计划更改,而加入我们队伍,此时共有10人。

  钵子由于工作原因不能确定被列为替补。

  小倩由于体能状况不清楚被列为替补。

  以上12人都参加了数次出发前关于行程,装备,食品的网络会议。小倩在主观上表现出了较强的愿望,每天都坚持跑步,而且运动量较大。在2006年4月23日,穿越库布齐的准备活动--云蒙山拉练当中,一日轻装穿越二十多公里,小倩表现出了较好的体能状况和很好的精神面貌。得到了大家的肯定,被转为正式队员。

  后来钵子由于工作原因,退出了此次活动,为增强全队的负重能力,招入了水木清华山野穿越论坛最后报名的小树,作为第十二名队员。

  致谢:

  在此,我们感谢当地各级政府,公安,卫生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救援,以及北京110,全国假日办,内蒙三夫俱乐部,绿野网站和水木清华等机构的全力救助。

  感谢可乐瓶子,中医给予的无私援助。

  感谢喜鹊,罂粟,外科医生,蛋清等驴友的无私帮助。

  同时感谢所有为我们提供过帮助和关注此次事件的单位及个人。

  声明:

  以上所有内容由单飞队11名成员,单飞,小刚,灵芝,小树,野骆驼,小龙,小妖,小廖,小雪,深蓝,linger共同整理并确认,我们保证上述内容属实,并对所述内容真实性负责。(摘自水木清华)

网友评论

!login_to_reply! 登录 | 注册 |

还没有评论,沙发等你来抢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微信

扫一扫

8264 木习

muyu8264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