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2017年穿越十万大山——南西隘及叫怀隘

2017年穿越十万大山——南西隘及叫怀隘

作者:阿勇@   来源:8264社区    3766人关注 08-19 22:21

我一直对山隘没有什么概念,机械理解就是两个高峰之间的连接点。为何防港驴友热衷于穿越十万大山山隘?一直不大理解。自从跟随防港资深驴友阿毛及百度查阅说笑驴行记录之后,陆续知道其中一些缘由。古时及近代,上思通往防港之间交通极不发达,作为十万大山深处的上思,缺乏海盐等生活必需品,而防港盛产海盐等,从防港至上思,最便捷的道路就是穿越防港与上思之间的隘口,一些商贩专门从防港进货生活用品打包后徒步穿越各个隘口运至上思,然后又从上思贩运山货至防港交易,赚取差价。于是就产生各种通商隘口,据官方统计有14个隘口(官隘)。如今交通发达,隘口早已失去往日的价值并废弃,但昔日的古迹仍依稀存在,这便成为驴友探险的兴趣所在(以上知识来源于阿毛及说笑驴记)。

一周前,民协群群主说笑发出穿越西南隘及叫怀隘公告,因为刚好是五一期间,便报名随行。27号早上在防城区法院门口集合,说笑,风雪,小师妹,小桥,木木,飞鱼,好运哥及我一行共8人。两辆车,向十万大山隘脚进发。关于说笑的游记帖子看了不少,但与其出驴,是第一次,他是防港穿越十万大山资深老驴,我认为只管放心跟他前行就得,其它不用考虑太多。车经过十万山林场道路进入四方岭,这是一条既熟悉又陌生的道路,当年外交部长唐家璇到十万大山华侨林场视察的时候,我曾经和同事半夜三更提早到这里搞警卫(到现在都不大明白,领导人早上九点多钟才到,为毛四五点钟就要我们进入现场?有毛必要?),后来公司做到四方岭这段路硬化的时候和同事开车到这里一次,那时还是机耕路,雨天车辆极其难行,我当时对四方岭的山印象深刻,这也是此次参与穿越南西隘及叫怀隘的原因之一。

(四方岭一带风光)

(隘脚下的拱门村,整理行装准备上山)

到隘脚拱门村下车,大家整理行装,穿过村边的坡地,小河,沿着山腰向隘口方向进发。上山之路明显,可天气太热,体力消耗大,途中好运哥身体不适,说笑等扶他回拱门返回防城。我们在山腰等,约一个小时后,我们继续向山腰进发。我一直走前面,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锻炼的缘故,体能充沛,所以并不感觉怎么吃力,说笑是穿越十万大山的资深老驴,体能自然不是问题,但由于身体胖,怕热,背包重,像一头笨重的小象一样步履蹒跚的前行,驴友木木背着一个小包,握着一根登山杖,走得异常艰难,从美丽的脸庞似乎看出内心就要崩溃的样子......而小师妹行装很专业,说话风趣幽默,走路轻快,有点摸不透是什么来头。小桥高瘦,据说经常跑步,但第一次出驴,经验不足,包里装太多不必要的东西,也走得够呛。倒是飞鱼,高个子体能又好,健步如飞。

(途中休息的木木与小师妹)

(休息中的小桥)

(沿山腰向隘口上行)
一路沿着山腰上行,到达隘口,隘口有标志性的一堆石头,经过的人都捡块石头堆在那里,我的理解是告知山神经过打扰,祈求保佑平安之意(不懂是否),经过的人多了,便成了一堆石头,两边山峰为草皮植被,坐在山峰,凉风习习,拱门四方岭一带尽收眼底,感觉很舒爽,小桥,木木,小师妹他们尽情摆姿势拍照,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一路走上来的艰辛。

(隘口的石堆,旁为风雪和说笑)

(南西隘上的小桥与小师妹)

(在隘口上尽情拍照)

(隘口左边的山)

(拱门方向风光)

(隘口前合影)

(隘口前合影,身后为念书沟方向)

风雪说,这一带被火烧过,要不走更难走。在隘口照相休息后,便往念书沟方向下山,念书沟方向明显,两旁为高山,中间为小河,旁有小道,因为不经常有人走,有数段小道已经被草木遮蔽,实在无法通过时我们就走溪谷,走竹林,确实都走不通的时候,只能一个人前面拿开山刀沿着可能是以前的旧路的地方开辟路出来,后面的人再跟上,更多的时候是我走在前面,他们跟后。我曾经问说笑,开路太艰难,为何不一直走溪谷?他回答,如果一直走溪谷,会偏离计划扎营方向,而且会越来越难走。大家走得都很累,但想着要在天黑之前到达营地,也不敢多休息。

(群主说笑)

(穿越溪谷,往念书沟方向下行,前为飞鱼)

(往念书沟方向进发)

(前面开路,后面跟上)

傍晚6点多钟,大家走得已经极度疲乏,有气无力的样子,但群主说前面就是露营地念书沟了,大家一听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个个走得飞快,小师妹说,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但一会儿竟然走得不见踪影。到了念书沟扎营地,这是一个小河转弯地,有沙滩石头,岸边的坡上有已经废弃的人工厂棚,有竹床。短暂休息后,我们在附近搭设帐篷,在沙滩石头上起灶做饭。

(木木内心崩溃的样子)

(念书沟营地)

(晚餐经典菜-猪嘴角,传说群主的最爱,驴行必不可缺少)

说笑问谁会游泳?会的话去一个和他放网,我说我会,于是和他到前面的水潭放网。走过前面一片树林,就是一个大水潭。说笑下去放网,我脱衣服要下去帮忙的时候他说不用我下水,在上面看就行。原来他让我跟他来的原因是有个照应以防万一。

(下网捕鱼)

当时下了两张网,明天早上就可以收网了,风雪他们在做饭,风雪也是个资深的老驴,光滑滑的头,戴着一副眼镜,之前看过他出现在群主的游记里,驴行经验丰富,体能很好,爬南西隘的时候就没感觉他累过的样子,路上帮我们照了不少相片。汤熬好了,是猪嘴角汤,大家先喝汤,我竟然连喝了两大碗!晚饭在灯光中进行,走了一天,体力消耗大,大家觉得又累又渴,虽然饭菜有点简单,但吃得津津有味。饭后,大家简单洗漱后早早休息.......

早上约六点被说笑叫起床,去收网,他们几个人就烧火做饭。到潭边,还是说笑下水收网,他不断惊呼好多鱼!果然,收好后提起来,密密麻麻的鱼,鲶鱼居多。提回来后大家兴奋得解网,拍照,一部分人动手做饭。

(清晨收网)

(网获的江鱼)

(解网)

(下网的全部收获)

(群主是这么喝汤的)

吃饭后大家便向前行,经过我们放网的水潭,经过竹林,竟然有很多竹笋在路边,不远看到有山民搭设的棚子,有山民在居住,有狗,旁边的坡地种有菜,估计是为了割松脂油,我们向他们打招呼,问往汪好路,约走一个小时后到达汪好。到汪好,已经是中午,我们在通村路边阴凉处休息吃干粮。

(向汪好行进途中,图中右二为风雪)

(汪好田园风光)

(汪好村落)

休息片刻后穿越村子向叫怀隘方向进发。有小道通行,小道旁边是密林,途中休息的时候,在溪水沟里摸坑螺,这种螺依附在石头面上,最为干净环保。因为有路,走得还算轻松,但说笑可能因为天气及负重(锅碗瓢渔网都他背负)的缘故,走得很吃力,他自我解嘲的说你们是不是觉得说笑不过如此啊?其实没人说他体能不行啦。此路线树荫蔽日,流水潺潺,古树参天,在此行走,也算一种享受,风雪说,有机会带上个把月的干粮,穿太极袍到这里隐居,那是何等惬意。终于发现,喜欢驴行的人都对大自然特别的喜爱!

(休息中的木木)

(在林中小道行进)

(在溪谷中行进)

(是累趴了还是喝山泉水?

(真的喝山泉?)

摸螺

(途中的收获-坑螺)

傍晚,到计划中的休息处,这是废弃的坡地,还算平坦,旁边是小溪和大树,我们安营扎寨,搭灶生火,分工合作准备晚餐。

(原始森林中的营地)

(原始森林中的营地)

(生火做晚餐)

(小师妹给我们做晚餐)

(丰盛的晚餐)

(经典菜-酸笋炒螺)

晚餐做好,大家围在一起吃,有酒有肉有鱼,大家吃得特别香,而说笑一边喝酒一边和我们说起他驴行的幸酸历史,为了探索山隘的情况,被别的驴友拒绝,冷落,嘲笑,独驴的狼狈…以及和各个群驴友的恩怨,为了让他多讲故事,平时我很少喝酒也陪他喝了不少。其实像他这种对十万大山山隘如此执着痴迷的确很少见,我们后辈的参与可能更多的是为了挑战自然,感受自然,亲近自然,放松心情,而他们似乎对山隘的历史有特殊的情感在里面,我认为,和他们小时候生活的环境有关,小时候就生活在这边地周围,从小就接触与山隘有关的人和事…...

晚饭过后,大家收拾物品,早早入睡,计划明早登叫怀隘,现在只依稀记得小桥和木木小师妹时不时的顶嘴,真是活宝。晚上就在十万大山原始森林中的帐篷度过,我睡得很安稳,一来可能是走路太累,二来可能是喝了点小酒,而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远离城市的喧嚣,暂时忘记了一切烦恼,在超高的负离子中安然入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才感觉帐篷湿润,原来在下小雨,大家起床生火做饭,简单吃过后,收拾行装,向叫怀隘方向进发。途中道路有点潮湿,到达叫怀隘的时间比我想象中的要短。在隘口,中间有块已经裂开的石头,上面写有上思界,此处即为上思与防城交界,为何称之为叫怀隘?说笑解析为叫怀即是壮族中叫牛的发音,以前壮族人在这隘口放牛喊牛,所以称呼为叫怀隘,原来如此!隘口两旁的高山云雾缭绕,中间凉风习习,感觉很舒服,我们在这里尽情的照相。说笑有点担忧的说,准备开辟公路从这里经过,不知道这块刻有字的石头是否能保留,这个石头有纪念意义…但愿施工队施工的施工能把这石头保存下来,哪怕是把它挪到旁边也好啊…..

(叫怀隘上的飞鱼)

(叫怀隘合影)

下山我们走得很快,约一个多小时便达到拱门抛车地。在拱门,遇到村民,说笑仍不忘嘱咐村民,路修建的时候,记得跟施工队伍说,不要破坏那界石,其保护古迹之心令人感动。

约一个小时后,小桥送完小师妹他们后回来接送我们,至此,穿越西南隘和叫怀隘结束,两天半重装徒步三十多公里,沿途美丽的风景及人至今令人无比怀念。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8264

免费送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