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作者:emyml   来源:8264社区    12748人关注 02-10 08:47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关于户外徒步

从户外徒步体验到参与户外徒步,再到喜欢户外徒步、热爱户外徒步,我从来也一直都没有,把徒步与旅游和游玩直接关联到一起,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甚至直观的感觉也就是这样,但我还是不这样认为,始终认为这是一种运动,与旅游和游玩有着质的区别。

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我始终是这样认为的,窃以为,户外徒步与旅游和游玩这种质的区别,首先要在我们自己的心里得以体现,作为旁观者,是不容易区别和分辨的,单靠穿什么衣服,背不背包,有没有装备,拿没拿手杖,已不足以区分这广义的户外(尤其现在倡导和大力发展旅游的大氛围下);而所喜欢和热爱的户外徒步的运动归属,当是一种相对狭义的定意和理解,它与广义的户外是相互融合的,相互之间的界限是很模糊的,可能用专业的术语很好说,但理解上又并不一定很好说;所以,这时我们心里就必须要有个明晰的理解和区别,如果思想是行动的指挥,那这质的区别,就要先从心里做一个界定,什么的心理决定什么样的行动,徒步的心理,那就倾向于运动的表现,旅游和游玩的心理,那就倾向玩和消费。

当我从心里对户外徒步做以界定的时候,我便不认为自己是在单纯的旅游和游玩,或也在山水之间,或也赏心悦目,或也有宁静与喧嚣之别,但这些享受,与物质没有多少关系,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说点别人(非徒步)不懂或是可笑或是傻B的话,哪怕累的象条狗一样,哪怕死的心都有,但就是这么心甘情愿,就是一转眼会认为值了得享受。当然,我也认为这种“享受”,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有,都可以得到,却是非“贱”,非驴,不足以拥有。

户外徒步的这种享受,或许看起来和听起来都很平淡,甚至荒诞,平淡的比白开还白开,荒诞的犹如胡言乱语,但从一滴滴汗水和无数次深呼吸中提炼出来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与其说享受,莫不如说,是自我心灵的一次洗礼和提升,什么挑战什么超越,都不去说了。有道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便是这样吧,说的再多,不如你来体验,听的再多,不如走一趟,喜欢便喜欢,从此是人眼中的癫狂,不喜欢便不喜欢,从此还是众人的陌路。

我很享受户外徒步,享受这种运动所带来的乐趣,不管是大家一起,还是独自一人,都不影响运动的魅力,也不影响我的心情,众乐与独乐都是一种心情。不过我可能有点偏激,将徒步倾向于一种苦修,累的比拉汗水,反而觉得开心,心的繁杂反而越少,反而更有助于自我的“对话”,更有利于自我的调节,甚至更有诗歌写作的灵感,犹如,卸去沉重在山涧,带得轻灵向人间。户外徒步并不是什么灵丹炒药,但却是有助于健康心理和生活的“保健品”,有与没有,你便不一样。

关于驴和驴友

我认为“驴”是对户外徒步人的一种尊称,更是赢得和值得尊重的一个敬称,但这要看谁来称,不是自己说是就是,也不是旁人说是就是,要有“驴友”的认可才行;“驴”者,道也,“驴友”者,“同道”也,只有得到了同道的认可,大概才可以算是一个入门级的“驴”,至于往后“驴”品是不是合格,哪就要看自己了,有道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驴”者也是如此吧。

(补充:对于“驴友”,如果别人这么称呼我,哪是将是我莫大的荣幸和快乐。“驴友”,非朋友非好友,却又介乎朋友和好友之间,它不同于战友,却又有着“战友”的情怀,它不同于网络的虚无,却又具有网络的简单与利索;不管生活中的你我是否陌生,当作为一名“驴友”的相逢,会有自然的亲切,会有莫名的熟悉,会有热情的拥抱,会有彼此的默契,也会有下次的期待。“驴友”者,同道也,朋友也,团队也,一家也。)

虽然这么说,我一直也不能肯定自己够不够“驴”的资格,因为光凭喜欢和热情是不够的,还要有实践,很多的实践,实打实的线路,实打实的走。很遗憾,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走过什么名山大线,说的很多,走的很少,理论很丰富,实践很可怜,爬过最高的山也不过三千来米吧,蹚过的水也不过刚到大腿而已,按九级线路来说,我也只不过才走到五级,宿营也没有超过四天;也走过大半年的一天线,最远不过三十多公里,最近不过十几公里,基本都没有什么难度,危险系数小的可以忽略,谈不上经验,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体能锻炼而已。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自己,感觉最多的可能就是狂热和冲动,如果算是够“驴”的资格,我想也是最初级最低端最没技术的那种小憨“驴”吧。

说起顶级的户外徒步线路,不管是狼塔,还是鳌太,还是羌塘,对于这些顶级线路我都有种望而生畏的感觉,心里连想的胆量都不够,更别说直面的勇气,我想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实践和积累,才能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些顶级线路中,也许,并没有什么机会一睹“芳容”。

我没有勇气,不代表别人,别的“驴”,“驴友”没有勇气,户外运动本身就具有探险的性质,而探险又包含着冒险的成份,作为一名“驴”者,如果他骨子里没有这种冒险和探险的精神(非工作性质),也不能说他不会成为一名合格的“驴”者,但肯定不会是一名出色和优秀的“驴”,缺乏冒险和探险的精神,大多只会墨守成规,安于现状,吃老本,不会主动去开拓新的线路,也少有敢于挑战和突破“瓶颈”的主动思维。

我不知道徒步算不算是极限运动的一种,所以我平时都自称作类极限运动,既然有极限之说,即便不做顶级线路的选择,也无时不有极限的挑战,那顶级线路不过是将极限更加的严苛和挑剔,又有什么不能选择呢。但顶级线路毕竟是顶级线路,即便是每个“驴”者、“驴友”都拥有的终极梦想,它们还是注定只是少数勇敢者的游戏。不管选择顶级线路的“驴”是何种的心态和目的,无论能力还是勇气,我想,大概都还是要很有的,就算想死,也没有几个人会选择这种方式,至于名利,又有什么呢,谁没有个欲望,难道名利场还非要放在官场和商场才符合现行潮流吗,就算是,“驴”就不走寻常路,也无可厚非;当然,外在的装备也是必不可缺的,不然,就少不了有一些盲目自信了。不过,总的来说,对于这样的“驴”和“驴友”,我心里向来都是以尊敬对之,无论生死,都是自己的选择,这或也是一个“驴”子的宿命,为什么允许“山就在那里”,就不能允许“线路就在那里”,难到仅仅是因为会死人么,我想大部分对“户外事件”发声责难的人并不需要承担什么。

说到这里,我想还有一个“驴”的隐性含义,哪就是“自由”,是有点带有任性、我行我素、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不是无法无天的自由。遵守法律,不代表老实的哪都不能去,习惯和崇尚自由的“驴”,怎么会甘于只停留在被定义了的空间,那可能就没有“驴”、“驴友”一说了,只有旅游了;谁见过,有几个热衷于户外运动“驴”、“驴友”天天背着背包在旅游区闲转悠,大概是没有,绝对不敢说,总之是非常非常的少,那商业带队转悠的就别算了。

真有点不好意思,很多被指责的“驴”、“驴友”,我还都有一点欣赏,哪怕是“牺牲”的,我欣赏他(她)们在户外运动中留下的身影,这里面或许有惋惜,但更多的是一种勇气、执着和勇敢的见证。如果说哪些指责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也不确切,当有真“驴”者、真“驴友”、好事者、围观者、灌水拍砖者、“赵括”者等等,总之,杂乱的很;虽然大都是事后,有马后炮之嫌,但也还是有分析、总结的作用,可以作前车之鉴,所以说指责声里也或有可取之处。但怎么说,与你毛钱关系,凭什么指手画脚,唾沫星子乱飞,有用的中听的还可以,没用的废话就是对“驴友”的污辱。

关于户外救援

这是个比较敏感的话题,还是少说几句吧。

先说救援队,我们这是个十五线的小城市,对于户外没什么大的救援组织,只有山友救援队和蓝天救援队两个规模较小的救援队,这里只说山友救援队吧,我们这里的户外运动没有什么发展规模,只有很少很少的一些余业爱好者,例如有次我自己在山里徒步,碰到牧民,问我徒步是干什么的,旅游吗,给不给钱,对他说徒步运动也不懂,普及率大概就是这种现状。这种情况下,救援队并不是应需求成立,而是响应新疆山友救援队而“自发”成立的一个分支,成立几年来,有没有救援事件发生,它都因为存在而存在着。

(补充:首先,所有人都要明白,“救援队”不是花瓶,是用来救命的,而凡是救命之所在,也必会伴随危及生命的风险;其次,如果因为救援成本和伤亡的顾虑,我想大可不必成立或参加,那岂不是什么损失和顾虑都没有,且不论是救援队本身还是其成员,也应该都是“自愿”性质的,没有任何的逼迫,那其自愿的同时就应该考虑到救援过程中的种种可能,而不是将这种可能变成一种负面效应并转嫁到被救援的“驴友”身上,且演变成一种非理智的指责。当然,这里并不是否定救援成本和伤亡的存在,主要是对一些户外运动救援事件后种种非议的困惑,至于投入成本和伤亡概率,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的,简单地以为,救援组织如果属于社会公益性质,那其成本投入当有社会渠道汇集,不能将救援作为转嫁成本的资本,应该与被救援者及家属充分协商的基础上解决,而不是粗暴强势的强加,如果这样,那是不是所有的救援都可效仿。)

我有点困惑,其它地方的户外救援队,可能也不一定都是应需要而针对性地建立,那有没有救援都以存在而存在,且大都不是什么商业组织,而是以公益为目的的,那为什么救援时又会产生很多收费的说法,尤其对哪些没有发出救援求请的“驴友”,感觉这些费用收的就有点强加了(补充:请不要将非徒步运动及旅游性质的救援生搬硬套),似乎就不应该有户外运动,更不该有“驴”和“驴友”;只是如果没有这些“驴友”,这救援队又从那里衍生出来的呢;我只能猜测,很多提到收费的救援队,并非源于“驴友”,而是源自某些商业组织或是政府部门,那要收费便是堂而皇之的事了。至于收费,不管是生者还是死者,这本是私下的问题,协商解决的问题,往往被好事者拿到“桌面”上无限的放大,有甚者,“驴友”生死未知或尚未入土,便急死忙活地开始算起救援帐来,让人看的很是心寒,更有落井下石之嫌,不知道这么做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还往往为此产生一连串丑化“驴友”的效应,使中国的户外运动和“驴友”的生存空间和处境愈发艰难。

这里虽然说的是只针对真正户外运动中发生的救援,不包括旅游或游玩冠以伪标题的救援,但实事上,很多救援事件和被炒作的救援事件,恰恰都是被冠以伪标题的户外救援事件,与真正的户外运动和
“驴友”大相径庭。

“救援”本是一件很善意、很暖意和值得感恩的事情,但拿到户外运动中来说,似乎就有点变味,孰不知,所谓的救援费用,对于很多“驴”来说都是一笔沉重的经济负担,如此费用跟“因病致穷”是不是一个道理呢,哪救援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有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难道对于“驴”而言,这都是扯蛋,钱才是救援的根本,没钱就等死吧,哪死了又何必还要算帐呢,是不是只要是“驴”,死了也要扒层皮,可惜这皮做不了驴胶,不然扒的可能更狠。

另外,户外徒步的不一定都是“穷鬼”,但是“穷鬼”也可以徒步,因为没有说“穷鬼”不能徒步的,如果是因为“穷鬼”而又被救援是一件很可耻的话,可耻的不是“穷鬼”,而是有这种想法的人,救援不应该有歧视,这算是一种歧视性的想法吗,我也不能太肯定,唯一能肯定的就是,我也是个“穷鬼”。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威信fa502s 回复

    看黄播加威信 fa502s

    发表于:03-18 18:40

    • emyml: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 王百夫 回复


    户外的救援是针对有报备的团队或个人的行为,单凭一个电话很难判断内容的真伪,求证查实后的自发组织救援的能力及效果不言自明。2016年接到北京房山地区发出求救电话,经过6天的扫描、地毯式搜救没有发现被搜救者,却发现7具年久的(人体)遗骸,以警示户外爱好者。
    户外活动爱好者如果把活动成功的希望寄托在救援上最好终止活动!单凭【海事电话】(卫星电话)(终端电话)很难保证安全的可靠性,2017年杭州17人的队伍穿越鳌太,由于遇到天气突变发出求救!搜救人员历时9天的搜救没有发现目标,第17天求救者17人成功抵达了安全地带,人人身体的强健抵御住寒冷失温的厄运。鳌太这个不足百公里的路段是强者48小时就可以穿越,弱者教训倍增的魔鬼区域。所以说:“打铁还需自身硬”

    发表于:03-18 14:39

  • 酒精考验 回复

    有道理,感谢分享

    发表于:03-16 14:04

    • emyml: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 桂穿越 回复

    想法非常棒,就是文章太長,花不少時間吧

    发表于:03-16 09:39

    • emyml: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 以诚相待007 回复

    支持观点,支持楼主,反思做法,提高认识!

    发表于:03-16 08:07

    • emyml: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 zhangpengyy 回复

    现在户外专业保险已经比较成熟了,也不贵,提倡购买,里面能提供10万元以上的救援费用支出,这样是对自己也是对救援方一个可靠的经济保障,反正我每次户外徒步都会根据线路难度购买相应的保险。

    发表于:03-15 22:27

  • 8264飞飞鱼 回复

    欣赏支持楼主的分享!

    发表于:03-13 20:56

    • emyml: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 黑夜里独舞者 回复

    有反思就好,讨论就好,不怕左了或者右了。

    发表于:03-13 15:50

  • 骠骑1965 回复

    欣赏支持楼主的观点!

    发表于:02-25 10:55

    • emyml: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 太行问道 回复

    驴友徒步是光明正大的一项运动 它崇尚自由 含有探险冒险的成分 身体虐的同时 脑袋会很空灵 其中的妙处难以言说
    陶渊明说的好 此中有真意 欲辩已忘言
    救援本是公益 被救援也不丢人可耻 就是倒在驴道上 某种情况下对驴友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发表于:02-24 10:12

    • emyml: 关于户外徒步,驴和驴友,与之相关的救援的一点想法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