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2018-3-11 燕太纵横 第二段 大安岭段

2018-3-11 燕太纵横 第二段 大安岭段

作者:只玩不问!   来源:8264社区    3945人关注 03-13 17:12
8264第一次发活动。就报名一个美女老驴。
活动27人。一起没有走过的4人。线路分为两队:
集体照: 视频:我的剪辑视频_20180311驴行之巅 燕太纵横大安岭段—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 ... j.8428770.3416059.1
一队 大安岭-大黑林-刺峰顶-百草畔-碾子沟-大陀崖 强驴队 与计划线路一致。 16 公里爬升1900多 含探路。14人
一队人员:刀。勇士。带你去转山。野仙。水土徐徐。枫叶。丹丹。来自北方。既然。美美。曹学贵。东东。老刘。王小青。
一队活动个人照片: 二队:大安岭-富合-蒲洼-花儿台 实际线路大安岭山脊--小羊鼻子-大箩清沟-冰凌壶-富合-蒲洼-钻键台-花儿台。以上地名问自当地老乡。23公里。爬升1300.含探路。有断。13人。
二队人员:火龙果。丽丽。梧桐。爱楼欲休。风险管理。只玩不问。明月。京西山民。雪豹。莫妮卡。aabb00uu.张好运。
二队活动个人照片:
线路:一队线路。个人游记。
二队线路:实际与计划出入较大。
大安岭段山脊比计划延长2公里。走至小羊鼻子。大萝清沟。此段线路比较险。
下至沟底,梧桐和爱楼欲休人去了冰凌壶。火龙果和莉莉去了富合其他一部分去了蒲洼找了个农家院午餐。其他人直接去了钻键台。
钻键台前行3公里进入峡谷。看到一个溶洞。上沟到达预定位置一个废弃小山村。GPS漂移,偏离计划线路轨迹。到花儿台段,多走一个山头,绕到景区最南端,进入。逛完景区北段出。此处看到几个山洞和一个隐藏在山里的石屋四合院。独院。
二队线路高山草甸,山林荒村,断崖,大壶,远看有路,走近断崖,又总能找到来回绕的路,或者是可以下的断崖。富合,蒲洼,花儿台,号称京西小西藏。名不虚传。
时间:
一队时间看一队的游记。
9点上山
11:28进百草畔
11:34顶峰合影
11:58大信号塔
13:28三角架
13:43界碑
14:00五指峰
14:30下撤
15:16大坨上山口
15:31大坨顶
16:16堂上
二队时间。
9点下车开爬。
9:30大安岭
10点30.小羊鼻子
11点-12点大萝清沟
13点蒲洼
14点不知名称峡谷
17点10到达花儿台景区。
17:30上车回城。
18:00、堂上村集合拍集体照。
谨慎参照我发的时间爬山。
周日大安岭视频:我的剪辑视频_20180311驴行之巅 燕太纵横大安岭段—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 ... j.8428770.3416059.1
鑫仔周六视频:[size=18.6667px]https://m.youku.com/video/id_XMzQ1NzMwMDA2MA==.html?source=&ishttps=1
总线路计划贴:驴行之巅-燕太纵横http://bbs.8264.com/thread-5467790-1-1.html
周完成燕太纵横60公里。基本都是探路路段。希望有喜欢周边常规线路能折腾有想法的京津冀驴友和队伍一起加入完成。成熟线路缺人走。
活动群:219336613.线路群: 130317954 微信:tianfuchuan6026
爱楼欲休的游记
活动游记出自:爱楼欲休2018年3月11日,继续参加只玩不问领队组织的”驴行之巅-燕太纵横”穿越活动第二段—探路大安岭,全队27人,计划AB两条路线:A线从大安岭108国道向右进山,经白草畔,上百花山,堂上村出山.B线从大安岭108国道向左进山,绕富和村,回经花台出山.
5点45起床,6点20出门,简单吃了点儿早餐,6点40到达五路桥集合地点,10分钟后,乘车出发.坐在最后一排,左侧野仙,前边果仙,右侧刀,听着各路大神讲着山里的各种有意思的故事……不知觉中,8点50分,车已快到进山地点,正在相互提醒如何避开防火队员,顺利进山的当口,车戛然而止,天助我也,空荡无人,迅速下车,东东、既然、转山、徐工、老曹等13人同北方右侧上山,奔A线而去。余下山民、雪豹、果仙、梧桐等11人随不问左侧上山,走B线。我,在下车的那一刹那,左转选择了B线。
9点,经过一座气象雷达观测站,减装,照合影。今日的天气,不太友好,灰蒙蒙,还有霾,远处只能看到一个山的轮廓,心情不太爽,自我安慰道,具有中国国画的朦胧美。沿路上山,40分钟后,下了一处陡坡,左侧一条山谷,按照计划轨迹,此处左下而行,可能是前方的山更美,亦或是刚上山还没尽兴就要下沟,果仙的倡议下,遂改变路线,继续沿山梁前行。10点钟翻过一小垭口,沿山腰行走20分钟后,左爬百米大坡,切回至山脊,在山脊的黄草丛中一只“蝉壳”跃入我的视线之中,为之一振,不禁在想,在海拔1180米的山梁之上,它从何处而来,几年的黑暗磨炼,破壳之后,纵然只有几个月的短暂时光,每天都要对着大山尽情的歌唱,展现生命之光,以报造化之缘。一只蝉在恶劣的环境里,都能不负光阴,人又怎能虚度年华。在能动的时候,多走走,多看看,少留一些遗憾。约10点45分,行至一三岔路口,简短休息,准备从此处左行沿山脊下山,前方不远处有个小高点,雪豹、山民、日月趁间隙,拉个小抽屉,果仙、我也尾随而上,登至山顶,海拔1267米(下山后遇一老伯,得知此山当地人称羊鼻山,疑形似羊鼻而得名)。15分钟后,回至路口,开始下撤,此后的一段路,崎岖蜿蜒,可用“刺激”形容,1.6公里的路上,小崖不断,足有六七处之多,雪豹、“跳跳”莫妮卡(平衡感超强,跃上跳下,如履平地)一路在先,途中,山民进沟试行。12点10分,下最后一个陡坡,看到山下公路,接下来的的5分钟是我的“黑暗时刻”,不知怎么回事,先是被一个没在草中的小树桩绊了一个大趴,水杯都甩了出来,没走两步,又踩空跌一个屁蹲,顺着就朝下滑,幸好树多,才没有滚的太远。扶着树,起来后,动了一动,没有受伤,小确幸。拍拍土,苦笑一声,继续下山。12点45分行至公路上,不问、山民、梧桐正同一老乡聊天,旁边一个景区(“冰凉壶”音似),登的那个小高点应是当地人称作大羊鼻山的高点。不问说:其他人已朝富和村方向走去,可能在村子里逗留一会儿,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可到景区里走一走。为了彻底清扫一下刚才一趴一蹲的郁闷,遂决定去里面溜达一下。梧桐一起,行不远处,路边一石头上书写“清凉山泉一线天”,转弯,道路变得狭窄,两侧绝壁峭立,仰望天空,成一线,故名一线天,约百米,拾阶而上,旁边是溪流,天寒之故,冰未化。冰河成波浪形,别是一景,继续前行,左侧有一冰瀑,虽不甚高大,不失精彩。过此处不久,闻听水流声,抬头,长满青苔的石头上,一眼泉汩汩而流,叮咚之声悦耳,品之甘冽。复转向上,有一人工景观喷泉石两块儿,行至水泥路的尽头,有一石横卧,轻跃,沿野路而上,13点一刻,往前道路仍然明显,估计离出谷口已不远,此地距离进口处将近1.8公里,由于时间原因,迅速往回走。出门,沿水泥路一路小跑去追前队,过蒲洼村5队,13点50分,左转,在一碾盘处,山民、雪豹在等待,得知,大队已上山,果仙和莉莉去富合村游玩,于是,吃了口东西、补充了点儿水,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沿轨迹继续赶路,水泥小道,盘旋而上,路很好,两边的山上满是树木,季节的原因,虽然只是干树,想一想花开时的满山锦簇,都觉的很高兴,仍然没有看到前队,不过,手台已经能够联系到,已经不远。转了两个弯,14点40分,在一块长满荒草的谷口,终于看到了前队的人,不久,汇合,沿谷持续前行,两公里后出谷,遇一废弃的村庄,不知名字,房屋大都破损,有一地窖,石板盖口。过村庄,花台景区里的观光亭,已清晰可见。两条路可上,选了一条爬升更多的路上山,走羊道,越荆棘,16点30分登上观光亭,稍等片刻,后队四人也跟了上来。接下来,山脊步道,甚是好走,时间不甚晚,可能小风的缘由,天空有了些许的蓝,走走停停,看看风景,1个小时后,所有人顺利下山,出花台景区,上108,北京旅游咨询的“小布拉达宫”旁候车。经手台得知A线所有队员也已全部安全下山。
17点40分,发车回城。林云山栈道口,徐工、丹丹上车,在国道上又接上六位队友,堂上村,下车与在此等待的A线前队六位,补拍合影,至此,大安岭探路活动完美结束。
B线,大安岭-羊鼻山-蒲洼5队-花台。历时8小时38分钟,穿越21.82公里,累计上升1368米,累计下降1298米。(六只脚数据)。
云雾迷蒙霾成海,草黄松青断崖挨。
远山看高近观矮,峰峦叠嶂水墨彩。
谷深天寒冰覆盖,泉暖叮咚映青苔。
金鸡报晓光明来,风光无限美花台。
大安岭—大黑林—百草畔—大坨—堂上村环穿记
出自:带你去转山
这一天是2018年3月11日。这一天报名参加了只玩不问组织的燕太纵横第二段的探路活动。“燕太纵横”是这个队自己的一个术语,也就是用我们的双脚,把太行山北缘和整个燕山山脉的千米山峰,以及这些山峰之间的沟梁都走丈量一遍。
清晨六点出门,已经不似冬天六点钟那样繁星点点。我踏着晨曦的薄暮,匆匆赶往集合地,然后和大家一起乘车前往108国道旁的大安岭,这里是今天山地徒步的起点。9:00我们到达大安岭山脚。找到一个隐蔽的停车点,大家迅速下车,迅疾钻进荆棘林中。你看到这话,是不是感觉我们这些人像是做贼的?你猜对了,真的有点那个意思。实际上,我们这些人上山的过程,就是和另外一类身份的人斗智斗勇,游击周旋的过程。这是因为我们这个国家不知从哪一年起,有了3月5日来生理期的现象。每当到这个时节,很多事情都出现异常。我们这一路车行而来,满眼的是戴红袖标的村民,占满各个进山口,他们眼睛奕奕放光,不断扫描着我们这样的人,一旦被他们发现,这一天的计划就肯定泡汤了。所以领队在设计活动计划时,经过反复推演,拿出几个方案,最后确定在超过看山点100米,距离旅游咨询点80米的这个点停车。停车前,只玩不问作动员:大家现在把东西准备好,下车别出声,快速钻进林子。于是,在车门打开以后,绝对没有超过20秒钟,我们27个人就都隐没在高高的枯草和树木之中了。我下车伊始,感觉喉咙有异物,特需要猛烈咳嗦一下,清理一下呼吸道。但我知道,一旦咳嗦,就很可能让我们的暴露,于是我使劲的忍耐、忍耐,一直到上山好远的地方,估计即使声音传出,被人听到,但不可能再有人追上我们的地方,我才停下,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咋样,你看我们这些人,山地游击素质咋样?不夸张的说,遇到上个世纪抗日战争那样的事,我们绝对能成为远近闻名的王牌游击队。
今天的探路路线,是从大安岭上山,然后沿西南——东北走向经过大洼梁(1600)——大黑林(1980) ——百草畔(2000)——大坨(约1100)。这条线,对我基本是生疏的,我只走过一次百草畔到大黑林。那是2012年,我参加走山大哥的从公间铺到公间铺的环穿活动。在某一年骑行108国道转109过道路过这里时,看到百花山方向山峰巍峨,林木茂密,曾经计划来这里爬山,但几年过去了,一直没来成。所以这次不问发这里的活动,对我的吸引力真的挺大的。
经过一段很陡峭的荆棘丛生地带,爬升大该300米的样子,我们登上一个山坨,山坨比较平坦,平坦的台地上铺满高山草甸,不梳不密的树木,很有节奏的布满山坡,根据植被的状态,这里的高度,应该有海拔一千四五百米的样子。开阔舒缓的地形,厚厚的高山草甸,这种景色似曾相识。我忽然想起,公间铺上百花山,就是这样的地形,甚至有的积满落叶的小垭口,走起来还似曾相识,让人恍惚,感觉曾经来过这里。我突然想明白,原来这里和公间铺的那道梁是对称的。百花山这道山梁,从落坡岭挑起山棱,蜿蜒隆起,起起伏伏百余里逶迤至百草畔,达到最高点,海拔2000余米,在百草畔这里形成正“丫”字形走向,左侧一道山梁向西南延伸,形成大黑林、大洼岭诸峰;右边一道大梁向北延伸,形成铁角岭等高山。我们今天正好行走左侧丫杈,地形和景色,植物和土壤等地理因素,自然和北侧丫杈相似了。
开阔的山脊上有一条羊肠小路,小路上铺满了落叶,人走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声响来自十几个人的脚下,会合成一个声音,煞是动听。特别是走过几段松树林。笔直的的松树静静的挺立,树下是层层松针,踩在上面像厚厚的地毯一样舒服。这一天是典型的早春天气,温度适度,春风习习,万物复苏。向阳处的枯树叶下,已有嫩绿的草芽顶出,桃树枝头的已是花蕾串串。树梢头,岩石上成双成对的各类鸟儿在唧唧喳喳的鸣叫,林间的松鼠在互相追逐,这些春天的信息亘古不变。我们这些人行走在满满的春潮之中,的确让人心旷神怡。
今天27人的队伍分为A、B两队。领队只玩不问带领多数美女和少数男士共13人去走蒲洼等古村落;其余14人走大黑林、百草畔这条山脊。14人中还有潜在分队趋势,因为水土徐徐因为身子不爽,说翻过大黑林就向宝水村下撤,去访古村落。实际上,这14人的队伍,最后走成了三队,此是后话。
再上到一个高度就是大洼岭了。大洼岭海拔1600余米,只是相对于附近的地形形成一个凸起,并不是显得很高的山。此时14个人的队伍已经拉开了距离。东东、刀、美美、大刘、枫叶、勇士、既然、丹丹等人走在前面。来自北方、水土徐徐、野仙和王小青等人拉开了有一公里的距离。强驴来自北方,往次都和东东组合,甩开长腿能拉下大家几个山头的。但今天被不问领队临时封为分队的领导,只好落在最后当收队了。因为拉开的距离较大了,所以前队停下等后队,时间不长,除水土徐徐外,13个人全部汇合。后队稍加休息后大家再次开路,直奔大黑林奔去。来自北方大概实在不想做收队了,队伍一动很快就没了踪影。也是哈,千里马就应该风驰电掣,放在牧羊犬的位置那肯定是不适宜的。
在往大黑林主峰攀爬过程中,队伍再次拉开距离。于是我便沉到最后做收队。说说收队只是和王小青和野仙一起走。野仙是一位温和的成熟男人,发现王小青落在后面,很担忧的说:“那个小女孩在后面呢,林子这么大,她自己别走丢了哈。”我告诉他,没事儿,我在注意着呢。我心想,挺有意思哈,从取名字叫“野仙”看,是个内心狂野的人,但心思却很细。其实后边这几位,速度应该都不是很慢,但和东东、来自北方和美美这些可以在山上追兔子的强人相比,那肯定要落在后面了。
后面几个人边聊天边攀爬,很快到了大黑林景区木栈道上。当时我站在脚下的一个高地向远处看,发现前队已经在1.5公里以外的大黑林主峰附近,几个人影一晃便不见了。我自言自语道:“这些禽兽,真够快的。”于是我只好继续和后队一起行走。这时水土徐徐也赶上来了,并且还多爬了一个大黑林西侧的山头,那应该是大黑林的卫峰了。大黑林海拔1980米,是北京第二高峰百草畔南侧的第一高山。地处北京房山区堂上村与河北省涞水县九龙镇北边桥之间。以前交通不发达,房山霞云岭和蒲洼地区的村民进入北边桥和门头沟的黄塔地区都是经过大黑林和百草畔之间的垭口。大黑林这道山峰很有特色,因为周遭的地势较低,所以身高1980米的它,无论你从哪个角度与它对视,都异常挺拔,异常俏丽,犹如古时候的剑客迎风而立,精神夺人。因为植被茂盛,树大林深,常年都是黝黑如黛。我猜大黑林也是因此得名吧。大黑林远处看,山体似箭直插云霄,但登上山顶,你会发现山顶很开阔,东西两座山峰,东侧的要稍高些,应该是主峰了。两峰之间,是一块几个足球场大的平地,平地蒿草如烟,景色异常。早几年为发展旅游业,这里北山下的北边桥村辟为旅游景区,山顶铺起了纵横栈道,开辟了观景台,当然与此配套的,一定还会编出一下故事。但无奈,因为这里山高路远,客源肯定是寥寥无几的,从那些破败的景区设施就可以看出景区并不景气。
穿过大黑林景区,后队四个人又分成两队,我和野仙在前,水土徐徐和王小青在后。我通过野仙的手台请徐徐关照王小青,实际是想王小青能和徐徐一起下撤。得到徐徐答复后,便和野仙一起下山追赶大队。下到百草畔和大黑林之间的垭口时,看到前队在距我较远的山头上往百草畔上升。野仙说要停下来吃东西,我自己继续追赶前队。在这里就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本来前队在我前面很远的距离,但当他们翻过那个山头时,我却坐在草地上等他们。大家看到我时,觉得很奇怪,纷纷问我怎么超到他们前边的?我告诉大家我是从那个山头的半山腰斜穿上来,赶在了他们的前面。其实这可以作为一条规律:在两个垭口夹一山峰的地形,在两个垭口之间应该有一条近似直线的路连接。而那条路应该在荆棘少,没有断崖的地方。除非是处女地,从来没有人去过,否则肯定有这样一条路。
就在我和大队汇合的时候,出现了新的情况:徐徐通过手台呼叫前队,说他准备下撤,去往宝水村。但王小青不下撤,在追赶前队,此时距我们大概一公里的距离。与此同时,美女丹丹觉得恶心,总想坐着。我问她还能不能走,是不是要下撤,丹丹说可以下撤。于是手台呼叫徐徐,请他等一下丹丹。然后我丹丹送到能通到徐徐未知的路口,然后接上王小青再次返回。当我和王小青回到我此前等大家的位置时,大队已经接近百草畔主峰了,在后面的野仙也快到半山腰了,而来自北方、东东和美美已经穿过五指峰往大坨去了。这前后距离来开大概3、5公里了。
此后,我和王小青前后登顶百草畔,然后寻路往堂上村下撤,半路赶上野仙,然后一起下撤。下午17:00我们三个人下到108国道。与此同时A队大部分人陆续从大坨下撤到堂上村口;徐徐和丹丹在宝水村盘桓一番也来到108国道旁;17:30不问带领古村落游的B队乘车沿108国道返回;17:50,各小队在堂上村口集合。一天的活动圆满结束。
这一天,填补了我从大安岭经大黑林、百草畔到堂上环穿的空白。很欢乐。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