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方强摄影:戏雪穿越四花顶子千米山峰

方强摄影:戏雪穿越四花顶子千米山峰

作者:方强   来源:8264社区    5257人关注 03-19 08:51
从没雪的市内出发,到铺满白雪的千米山峰戏雪登山。2月21日,是农历大年初六,抚顺迦南户外群一行40人乘坐大巴车,来到距市内50多公里远的四花顶子山脚下,准备在春节假日的最后一天,登这个千米山峰。
此次出行是由我选登山活动地点,由我带路上下山。通知在节前就发出去了,报名20几个人后,便不爱上人了。初四我和群主分头招人,新上来了10几人,早报名掉的几个人也又重新报上了,原已订好包一个27坐的考斯特车,这下报名的人超预计许多,群主只好重新联系包了一个大巴。21日早7点,包车从始发站点发车,群主沿途设了11个上人站点。天气预报21号白天最高气温是零上,但早上最低温是零下18度,而且还有风,走在路上还是正经冻脸冻耳朵的。我提前几分钟到上车地点的,有的提前10多分钟到的,还真冻的够呛呢。8点46分,大巴车停在了目的地山下的公路边。我告诉司机,到三块石景区大门外,等着我们下山。大家下车整理着装带好雪套啥的,我则离开车7、8米远,拍了几张大家下车的像,一则用照片记录一下我们下车的时间,二则凝固下车辆和我们人员的大致状况,三是下车地点近处远处的自然状况等信息。这些都是我们活动内容的一部分,我每次出来都是要把这类信息用照片完整记录下来的。大家收拾完毕我们开始沿着一条乡村大车道朝东北方向的山中走去。两边的田地中有些没运回去的玉米秸秆,还簇堆在田间。我和群主说女的慢走会,在后面方便一下,男的去前面方便,毕竟早上始发站上车的,已经出来两个多小时了,该解决一下内急问题。男的速度快,完事后我把群旗拿出来,让大家排成纵向队列行走,我拍了几张像,又等女的上来如此做一遍。上午这阵没风,旗也没飘起来,显得没劲。这条沟里哩哩啦啦有几户人家,9点多钟光线正是好时候,我侧逆光拍了一张我们走过一户人家院外时,铺着白雪的山坡,农家的篱笆院,及明媚阳光下天平状高挑的两盏大红灯笼,画面看着还是非常有农家新年那种景象的。

就这样做完这样做那样,走了一公里多路了,我才想起来轨迹还没打开呢。到了山脚下,看了一下表,这段大车道走了40多分钟,还可以,就当登山前的热身了。趁人都齐,大家站的地方还是个相对开阔平坦的小台地,我和群主说,在登山前给大家照个合影像,让不一上下山,再把人全凑合齐就不容易了。开始登山,这是一个两面大沟堂子夹着的一道东西走向的山梁,我把起步点定在脚下山梁的初始点。这段路稍陡些,上去百米左右有个小砬子,境况一目了然。今天的整体线路是没有难度,就是路程稍远点。部分群员喜欢有点小刺激性的路段,这也是我这样安排的目的。但有的老群员不同意从这里上去,提议要顺着山脊的方向,在坡下平坦的地方再向前走一段,说那样不容易走差路,也好走些。其实如道路合适的话,上山走山脊是不二的选择,我坚持我的观点,让大家从脚下向上登山。

切入点是一道有40多度角的斜岗梁子,坡上长着不少乔灌木,地面分布着一些几十到上百公分大小高低不平的石头,这里还是阳坡和背坡的分界点,临近阳坡的地方已融化的雪变成了冰碴,走起来很滑;背坡则依旧被雪覆盖着,阳光还没照到,有些发阴,充斥着凉意。这段陡坡大家拽着树木,抓着石头,拨开荆棘,手脚并用,快的25分钟左右,就捣腾上来了,不嫌累的还充满兴致地爬上那小砬子上照像。慢些的半个来小时,也都大喘着气跟上来。较难走的一段路走完了,时间才10点,我们在这稍歇了几分钟,热的减掉一下衣服,我下车时就把冲锋衣脱掉装包了,知道上坡肯定会热。

从这里向上的山脊或几米宽、或干脆就是坡状,没有任何危险。地面也基本分不出阳坡背坡,都被雪覆盖着,林中显得特别通透明亮。岗梁上有几大块雪地被什么翻腾起来了,白白的雪和土黄色的菠萝树叶子杂乱地搅合在一起。我们行走一路这山上雪都是完整的,说明一冬天没人走过,再说也没人会没事跑这山里翻腾雪地玩。我和大家说这都是野猪整的,翻拱雪下的地面,寻找秋天时落下的橡子果实,这是野猪秋冬最主要的食物来源。这一带山中是可以经常发现野猪活动的痕迹的,深的雪坡上尤其容易看出大肚子野猪的行走轨迹,我后来就在前面看到了一条有20公分宽,10公分左右深度的雪沟,那就是怀孕的大母野猪趟出来的。野猪也是属于濒危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但偷猎,偷捕的现象我们还是经常看见的,牵狗围捕的我们管不了,但遇见下的钢丝绳野猪套,我们是必定要拆除扔的远远地的。

继续走着,看见一棵根部有两人合围的分叉的大柞树,一个比脸盆粗的大杈已被锯掉,另一个大杈也已被砍锯一半深度了。继续前走3分钟,山坡上出现了一条几十公分宽的、雪已被压很坚实的弯曲小路,再前走两分钟,是个较平缓的垭口处,小路也连接上了一条一米多宽的山路,比小路压踏的更结实,一些地面也已经裸露出来,这是偷砍木头的人,牵马捞木头下山踩踏出来的路。

秋冬季节是盗伐的猖獗期,这种现象已经持续有10年了,每当看见这种情景,自己心情都感到特别忧郁,我们的环境真是被破坏的很严重了。这一带的山林都是属于辽宁最大的水库---大伙房水库的水源涵养林,是严禁砍伐的,由于附近村里有数家地板加工厂,需要这些木头做原料,致使滥砍盗伐持续存在。2017年4-5月份,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来辽宁时,曾有知情者向督察组反映此事,来信编号为第3315号,但丝毫没起作用,2017年从秋至冬盗伐森林现象依旧。儿时的故乡的小河,那么纯净,那么清澈,那么潺潺的从我们心头流过,如今,那种景象除了梦中在哪还能看见!山村一条一条的小河,过了雨季就变为干石头沟。山中的树木让不都被砍伐的差不多了,让不大点的树都被掏走了,离开树木的涵养,水如何能存得住,失去源头的故乡的小河,她如何再会唱着我们难忘的歌!

10点35分,走在前面的一群人站在路上等我们呢,我过去说休息一会吧,再等等后面的人,并让他们往一起聚聚,顺便给大家拍了下合影。陆续又上来10几个人,我又让这些人往一起靠靠,再拍照了一次小团队合影。前面的路上有几截拴上铁链子的大木头段,从树皮上可看出是山榆木,属于东北珍贵树种,看样是盗伐后等待马匹往山下拽的。

稍息我们继续前行,这是一段连续的上坡路,一行人用了近50分钟先上来了,山顶有一小块平点的地方,这也就是四花顶子山的峰顶了,四周有杂树挡着,远望有些瞅不出去。先上来的是16个人,其中14个是男的。我还得给大家照个像啊,完毕寻思歇会等等后面的人,可这些能走的就是不爱停下脚步,那就顺着岗梁继续走。

脚下的雪入冬以来没人趟过,能有尺把深,大家走起来直呼过瘾。

又走了10几分钟,看到了一棵根部有几个大分杈的老柞树,以前曾经在这吃过饭。看时间也11点半多了,后面多数还都没上来呢,这里又是阳坡,杂树少,坡上有3、4米大小的地方积雪融化,已经露出了枯叶,看着很温暖。我说这个地方挺背风,咱们在这吃饭吧,大家说可以。有的骑坐到了大树杈桠上,有的站到了那块露出枯树叶的地方,有的坐在倒伏的枯树干上,也有的把脚下的雪踩巴踩巴,铺上泡沫垫就地坐下。

我们吃饭中,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地在跟上来,12点过5分,最后几个也上来了。早吃完饭的呆时间长就不耐烦了,不动也感到冷,群主让收队的等后上来的几人吃饭,大队人马则向前走。

脚下还是坡状的挺宽的山脊,一路上雪都到腿肚深,杂灌木也挺多,根本分辨不出哪有路。我就和另位老驴友分别在前面给踏雪钻棵子趟道,老驴友叫旅游帅哥,今年64岁,比我大一岁,是一个老群主,其以能走在本地户外群中十分有名。

12点20分,饭后又走出10几分钟了,脚下是一块挺平坦的台地状的山头,散布着几墩稀疏的灌木丛和一些大小不一的乔木,地上铺满松软的白白的雪,太阳下泛着亮光。天气预报今天最高气温是零上1度,西南风3-4级,这阵可能就是零上的时刻吧,一点风也没有,阳光照耀下感觉很温暖。天气太好了,我也来了兴致,脱光了上身,光膀子给大家拍照,也给大家做模特让他们随意拍我。毕竟此季节还是数九天气,谁也不会想到雪地上我敢光膀子疯,大家看见这情景先是很吃惊,而后便都乐不可支,纷纷拿手机,相机给我拍录。我这是一方面逗大家活跃活跃气氛,添点笑料,一方面也是等等后面的人,反正时间也还宽松。

我穿衣服时有的人相互扬雪疯闹起来,群主小宇也参合了进去,5、6个人分成两帮,都手伸进雪地里,捧起松散的积雪,使劲地扬洒向对方。一方被密集飞过来的雪花笼罩住了,无法反击,一方则前仰后翻地笑开了怀。观战的有人手也痒痒了,他们深捧起了雪,不约而同地都扬向了小宇,瞬间群主全身便被雪幕给覆盖,整的人仰马翻,一副狼败相。

疯闹完了我给这些人拍了合影像,时间已到了12点半,此处玩耍了有10分钟,后面的人也赶上来了,我们继续走。前面的许多地方灌木丛多,夹杂着荆棘,雪也到了近膝盖的深度,都挺不好走,自然还得我和旅游帅哥开路。

13点零7分,到了我预计下山的地方,瞅着干净的积雪表面,依稀能看出来有一道10几厘米宽,几厘米深,弯曲槽状的沟,向山坡下方向延伸,看样也应是一个大母野猪曾打此路过,留下的轨迹。我和大家说现在开始下山了,就从这地方往下走,大概得3个半小时那么样吧。有人惊讶下山还得那么长时间啊,我说是啊,下了山坡,还得走挺长的沟堂子呢。

下山是个大背坡,午后1点多钟,刚能见到透过林中斜射下来的斑驳的阳光,脚下积雪也更深。大家又是打雪仗玩,又是坐雪坡向下出溜,行动快的半个小时就到坡下的沟里了。

沟堂子里横七竖八的倒木,缠绕的藤子,雪坑掩盖着的石头,深一脚,浅一脚,磕磕绊绊更不好走。只能一会走沟堂子,一会走沟堂子边的斜坡,见缝插针似的看哪可能好通过些就朝哪走。打头的群友腿被什么给套住了,看看原来是个钢丝绳套,这是村民下的套野猪的,冬日我们在山里走经常碰到,只要看见,我是一概给它拆除远远扔掉。2004年,距此不足百公里的地方,就有4个常偷猎的村民套住了一只不知从哪过来的野生虎,套住的虎死前还咬伤了一个偷猎的村民,因村民疗伤此事暴露,虽然省市新闻部门发了许多稿件督促查处,但猎虎案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我们这面是不可能有野虎的,当时分析此虎可能是从朝鲜俄罗斯“偷渡”过来的。后来有关方面在那个地方建了个老虎雕塑,以唤起人们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

我们越往下走,沟堂子也逐渐宽些,亮些了。有的地段沟里的冰水上溢结成冰面,在我们必经的地方,踩上去挺滑,好歹这里还有些灌木棵子可抓着,当然戴冰爪的此时是最安全的了。有的地段一小段河都是冰水交融在一起的冰面,呈鸭蛋青色,走在河边上,看那铺在沟里的冰水,温润如玉般好看,这也是一个户外的美景啊。

河流肯定是沿沟堂子流淌的,而这河流也都是弯弯曲曲向下流的,随着坡度的不断降低,弯曲的河床一会展现在我们走过的脚下,一会又出现在冲刷下切的沟里。当我们路过又一段与山路相交的冰面时,我示意同行的群友摆出一队滑冰的姿态,然后拍了下照片,但画面有些呆板,因为这群人都是男的。他们朝下走,我在原地等待,群主们下来了,我又重新拍了一下,这回瞅着还挺有动感性。

然后我便随着这群人一起下行,越向下走沟堂子越宽,河流和道路已完全脱离开,河流变宽了,我们走着的也已是大车道了。此时是15点半过些,沟外太阳还挺高挺亮呢,有风从西面顺河谷向山里吹,我让大家聚拢一下,给这10几人照了一次合影。然后示意大家走成纵向队列,群主打旗走在前面,群旗在午后山谷风的吹拂下,抖动展开,一行户外人像一支队伍充满朝气的在山野中行进,看着非常有气势,我抓紧拍了几张像。

16点10分,我们走完下山路程,来到三块石森林公园景区大门附近,早上乘做的大巴已在此等候。群主数一下,还有10人没有回来,用手台联系了几次,说快到了,16点35分太阳已经落山,趁着人还没到齐,我在附近一个小桥上拍了几张有落日余辉的照片。16点53分,落后的10个人在收队的带领下,也全部走到大巴车前,我们用8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走了14公里路程,圆满完成了春节后的首次登山活动。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方强 回复

    谢谢!

    发表于:03-20 07:06

  • say哈喽 回复

    摄影师辛苦了

    发表于:03-19 10:34

  • 华星老闫 回复

    感谢你,感谢你不辞辛苦劳作,谢谢你的无私付出。

    发表于:03-19 08:47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