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石家庄西山7、8号废弃国防工事探密

石家庄西山7、8号战备工事探密

作者:北海龙吟   来源:8264社区    3545人关注 06-05 10:22
河北省省会石家庄是华北重镇,河北省第一大城市,华北地区第四大城市。石家庄地处山西台地与华北大平原结合部,它西枕太行,东襟大海,它北距首都北京283公里。距山西省会太原221公里,东距山东省会济南298公里,南距河南省会郑州420公里,素有"控燕京南门、扼冀晋咽喉、连齐鲁中原大地之说",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石家庄有火车拉来的城市之称,就在100多年前,它还只是河北获鹿县(现石家庄鹿泉区)管辖的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1902年,由法国和比利时人修建的京汉铁路从这里经过,设立一个站点,以相距不远的振头镇命名,称为振头站;1907年正太铁路(正定到太原)通车,为了避免在滹沱河上建桥,正太铁路在石家庄和京汉铁路连接,石家庄成为两条铁路的交汇点,并逐渐成为河北 中南部的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1941年,石德铁路修通,从此,石太铁路,石德铁路,京广铁路横跨东西、纵贯南北,石家庄成了华北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中国铁路主要枢纽之一。
其实,早在铁路修通前,石家庄作为太行八径之第五径——井陉的东出口,就有十分重要的军事意义和京畿重地、三晋通衢之说法,并因此成为几千年来的兵家必争之地。远的不说,八国联军入中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这里都发生过十分惨烈的战斗。而2000多年前汉淮阴候韩信的背水之战,更是世界军事史上的经典之战。
鉴于石家庄的重要地位,在那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时期,上个世记60年代,石家庄的西山上修建了大量国防工事,以随时准备应对侵略者强加给我们的战争。几十年歌舞升平后,这些国防工程不但早已废弃,还鲜为人知,只有当地老乡偶尔进入。
兴趣使然,我曾进过几个这样的战备洞。这些洞没有名字,依我去的先后顺序,我分别称它们为1~6号洞战备工事。今年3月,我又进了两个战备洞,依习惯,我称它们为7号、8号洞。
7号工事是老李周末爬山时听一过路石佛老乡说到的。老李邀我一起去找找那个“洞”。所以我们的“寻洞”之旅要从石佛村开始。
石佛村,是河北省井陉县一小山村,因附近有石佛寺得名。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石佛寺竟然那么简陋,不象是庙,象是仓库或小工厂。我们的目的即不是拜佛也不是转庙。我们只想问问路,可庙里正在做“法事”,我们不便打扰。那就自己找吧,好在眼前的山不高。

寻洞,首先得知道洞口的大概位置。我们对此却一无所知。站在山脚下向山上观察,虽说是早春,树还没发芽,茂密的植被还是遮档了我们的视线。这类的战备洞洞口都做了封闭,走到跟前往往都看不出来,更何况从远处观察,不过我们还是认为洞口很可能在庙后的这条沟里,在山的半坡上,
有了大方向,路却找不到,我们只能沿荒芜的山坡向上爬。山脚下有一排排的“鱼鳞坑”,我有些不明白。下边是厚土,种树为什么不把挖坑?这种高出地面的“鱼鳞坑”除了看着美观,还有什么好处?

沟中本无路,我们只能找灌木稀疏处向上楞走,开始的沟不不算陡,虽说沟里的灌木多是酸枣和火榈圪针,但我们还能找灌木稀的地方向上走走。很快,沟越来越陡,灌木越来越密,我们变的寸步难行了,我和老李都挑自己认为好走的地方走,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渐渐的老李绕到了沟的左侧,我拐向了沟的右侧。

沟里实在没法走了,我向右侧的陡坡攀去,可攀上陡坡后发现,山坡上的灌木远看着稀,走到 跟前才发现其实是同样密,而这儿的山坡坡度更大,陡峭的坡度,墙一样的灌木,还是带刺的灌木,每向上走一步都非常难。难上加难。万般无奈下,我又向沟里侧切过去,毕竟侧切比直接攀升要省力。
当我快要切回沟里时,我发现脚 的山坡变的异样了,那坡即不是土坡也不是石坡,脚下全是小碎碴,光溜溜的几乎不长寸草。弃渣,肯定是掏山洞时的弃渣,洞口应该就在上边。我一边向老李报告好消息,一边顺着弃渣坡向上攀去。

弃渣坡坡度极大,陡的人根本无法立足。我左腾右挪的不断调整着位置,借力于一棵棵小树勉强上行着。攀升了差不多百十米向,山坡上的杂草开始变多,弃渣坡走到了头,一条小路,两个似曾相识的洞口出现在我面前。我回过头对着只闻其声不见其的的老李大声喊道:“找到洞口了。”
老李好一阵才露了头,前边说过,老李走的是沟的左侧,这片弃渣在沟在右侧,要想穿过沟底的荆棘切到这边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回看我上来的弃渣坡

似曾相识的洞口,但和我去过的其它工事又有点小区别。我去过其它工事,每个工事都有两到三个出口,每个出口都是T字形结构的双洞口,只不过其中一个洞口被填埋了,只有一个洞口是敞开的,这个工事两个洞口全都暴露着。这还不是主要的,这个洞当初也可能只露着一个洞口,另一个是堵死的,只是后来被人挖开了。 这个工事最大的与众不同是,两个洞口间竖有一根一寸多粗的铁管。这根铁管是干什么用的?类侯的铁管在我去过的其它战备工事中好象从没见过。通风管?未免太细了。水管?两头什么也没接着。穿线管?有可能吧。这是最大的可能。

两个出口间的铁管

老李说,老乡 对他说,那个洞挺深 ,洞的一侧在他们这边,另一个出口直通岭底,走进洞,当时我就认为不可能 ,石佛到岭底有好几公里,一般的战备工事不可能有那么长,石家庄周边没听说有那条长的坑道。走进工事,我的第一感觉印证了我的观点,这个洞有些简陋,其它工事进洞几米都有一堵带射孔的档墙,战时封锁洞口,防止敌人攻入的档墙,人只能侧身过去。这个洞没有,就是一个直通通的洞口。单从这点上看,这个洞就不够高大上,不是白富帅,更不是白马王子,它很不可能并比我去过的其它工事规模大。

拐过T字弯是一道三防门,所谓三防门,是过去建造的人防工事必有的一种防御措施,门由厚达20厘米的水泥浇筑而成,内部有钢筋、丝网,可以抵御一定能量的爆炸物冲击,门上镶有密封胶条,关紧门可以有效的防止外边的有害气体进入工事,因这样的门具有一定的防爆炸、防化学毒气,防原子辐射物的效果,故称为三防门。我去过的其它工事,进洞口都有两到三层三防门,个别洞甚至装有4层三防门,这个工事却只有一层三防门,至此,我对这个洞已不抱过高期望了,这个洞确实比较简陋。
进洞的三防门,门扇已经被盗铁的老乡砸碎

过三防门就进入工事内部了,这种工事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在石质的山体内掏成的坑道,巷道 一般高约两米,净宽一米,巷道两边不规则的分布有数个或数十个洞室,这些洞室大小不同,但高宽都在3米左右,大小只区别在长度上,只是长短深 浅有所不同,据分析,这些洞室在战时或是士兵宿舍,或是指挥所,还有各种仓库。

一个较小的洞室

一个较深的洞室

又一个较长的洞室

不知什么人在洞里用过火

一个洞室尽头的炮眼

又一个炮眼,断面不规则,应该是用钢钎手工凿成的

这个工事规模不大,象这样的洞室一共只有7、8个,如果全部住人的话,一个洞室不超过10个人,考虑到 还有弹药仓库、食品仓库等 ,我认为这个工事的最大容量不超过50人,应是一个加强排级的防御工事。

正应了狡兔三窟之说,我参观过的工事,一般都成Y字形或T字形布局,在山的不同方向有三个不出口,7号工事也是这样,进洞不多远,我们面前就出现了岔洞,向右拐,走不多远是一个出口,这个出口也是只有一道 三防门。

三防门里侧的收水井

从坑道口向坑道 里观察,不知为什么 ,这个三防门转着圈有十几个穿孔,这种现象也没有见过

不知什么人在洞口的水泥墙上留的涂鸦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kukumalu9527 回复

    厉害!

    发表于:06-12 10:04

  • 不锈钢 回复

    全被你暴露了,留点吧,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发表于:06-07 08:16

    • 北海龙吟: 沿口有字:金柱百花沟,由此可知这个洞口在金柱方向,也就是说,这个工事控制着岭底-苗峪-吴家窑和北寨-石 ...
  • 不锈钢 回复

    洞里的军事秘密都泄露了

    发表于:06-07 08:14

    • 北海龙吟: 从坑道口向坑道 里观察,不知为什么 ,这个三防门转着圈有十几个穿孔,这种现象也没有见过
  • 咖啡不加糖00 回复

    这是干嘛用的啊

    发表于:06-04 17:21

    • 北海龙吟: 寻洞,首先得知道洞口的大概位置。我们却一无所知。站在山脚下向山上观察,虽说是早春,树还没发芽,茂密 ...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