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登顶林州滑翔基地 观看国际滑翔比赛

登顶林州滑翔基地 观看国际滑翔比赛

作者:矸子山   来源:8264社区    374人关注 06-05 10:09
清晨从 林州 市出发,准备到林虑山顶观看国际滑翔比赛,这是 安阳 航空节重要组成部分,慕名已久,去年推着车子上到山顶,狂烈的 西北 风吹得人直发抖,整个山顶基地只有十几个游客傻乎乎地乱转悠,你问问我我问问你今天还比赛吗?岂知人家工作人员和运动员一看有这么大的风根本就不准备上来。今年不死心又来了,预报说晴天估计可以比赛。今年不打算骑车上去了,换个花样,趴在网上看了一堆攻略,选定从田家沟上山到滑翔基地,再到太行部落,从潘家沟下山到情人岛返回田家沟。这也算是一条经典路线。全程十五公里,用时六至七小时。属中等强度,但这是因人而异。话说骑到郭家村向西直溜溜大上坡到红旗渠一干渠边,坡太陡,一路推上去。想当年从上边溜坡,不知死活地飙到54迈,车子都发飘了,现在想想都后怕,遇着个小石头也会顶的你翻了车,非死即伤。现在推着走一路观景,这一大片树顶着白穗煞是好看,弄不清是什么树。
在此处看西边高耸的山梁如巨大的屏风遮了西方半边天。鲁班豁右移两千米那个微微凸起的小包就是基地起飞场。看着这陡直的绝壁要爬上去心里有点发虚,毕竟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陡的山峰。只是认为别人能上去,咱为什么不可以。关键是它不是正规景区,没有必要的安全保障,这种野路出点事自己倒霉不算,还得麻烦别人。
贴两张卫星地图,第一张图右边是林石线和一干渠,左边是 林州 大峡谷。中间是山梁。尹家庄是山顶自然村,右边的白斑是滑翔基地。第二张图是 林州 驴友林中漫步勾勒的路线图。光看图也不一定行,路途地形复杂,有些山友一不小心就走错了路,走错路是很麻烦的事。
从坡顶沿一干渠向北2.5公里到田家沟。田家沟是个自然村,属 石楼 村管辖。途中看到 林州 又添了新景点,大门楼整得非常雄伟,工程还在进行。 林州 旅游搞得越来越红火了。来时从 林州 高速路入口处起向市内方向路两边正在拆房扩路,扩好的路两边栽种了景观树和绿油油的草坪十分敞亮,真是要下血本了。
路上还看到许多杏树,密密的黄杏还挂在枝头,马路上不时有卖杏和杂货的小摊。原本计划八点赶到田家沟村口,目的是因为登山的路不熟,想跟着路熟的老驴一块儿走。看帖时发现走这条线的大都是八点至九点到此下车开始徒步,今天是星期六又是滑翔节期间,肯定有不少驴友汇集于此。路上因为推车上坡,到田家沟村口已经八点二十。除了路边一个卖东西的老太没有其他人。老太看到来了人立马拉生意,甜杏十块钱四斤。我家领导吃不得酸水果,一吃就倒牙。但还是不经意说了一句真甜?老太说真甜并随手拿了一个掰开让尝尝。这下子不尝就不太好了。一尝还真不酸,便动了心。对老太说额们黄瓜和西红柿带得很多,待上山吃完后回头买几斤。又向老太请教上山的路怎么走自行车放哪好。老太说自行车放旁边不锁都没事我一天都在这,说上山一直朝上走不要往右拐就行了。不锁车是不行的,下山后我们怀着感恩的心买了两斤杏和一包干红萝卜丝,回到市里领导尝了几个都是酸的,全给了我,我也不大喜欢酸的,嘴上没事到了胃里不舒服。我只好盛赞老太能慧眼识甜杏。
上行出村是土路,很快就进入原始次生林,今天天气很好,直烈的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投射到地上。一段路后出现岔道,继续向前仍是有车辙的路,往右是小路痕迹较浅,小路里面的灌木枝头有铁马户外的红布条。在此有点犹豫不决,是听老太的还是按户外的。正犯难时,一辆小车停在身后不远的路上,下来一个小青年手拎一提溜矿泉水走来,我们喜出望外地请教,人家居然说不清楚,他只是往里面不远处送东西的。心里纠结了一番后,毅然决然顺户外的指示走了。
小路不断上行越走越没个正经样,坡度越来越大,好在在关键的地方都会出现户外陈旧的红布条。即使这样额还是不放心,谁知这些布条就一定是指向滑翔基地的。如果走错了必须原路返回重新择路,想搞什么横切绝对办不到,在这密匝匝的原始次生林中不是可以随意开辟道路的,再说时间也不允许。林中虽然多有阴凉,但并不凉快有点潮湿闷热,一团蚊子老在你脸根前嗡嗡随行,时不时落到眼镜上几个,赶也赶不走,十分讨厌,再加上担心走错路,顿生烦躁,领导时不时提议吃几个西红柿吧吃根黄瓜吧都被我断然拒绝。
再往上终于走出森林,回首眺望脚下绿野茫茫,郁郁葱葱,柔和的山包此起彼伏,看起来是那么养眼。也看到上手远处的一块儿巨岩,攻略中提到叫将军石,也算路途中一个标志。这时才彻底放了心,路没走错。这时蚊子们可能有了高原反应跑得无影无踪。
路上的碎石片出现好看的斑点。记得以前在万仙 山南 坪就看到一大块儿名为日月星的石板被景区奉为宝物。在 林州 大峡谷的猪叫石景区那块会叫的大石头上也有一块儿白斑像很大的猪眼睛,有点隐形,老板还煞有介事地倒上点水清晰地显示出来说说它的神奇。
来到情侣树下,地方比较宽敞,在此休息加油。上方十几米处的石板房和右上山坡上的小屋都是路上的标志物。这时山上传来呼喊声,很快山下也有了回应。感情我们身前身后都有人,一高兴我们也跟着呼叫,在这样的境界中憋不住就想敞开心扉乱喊乱叫。额还来了几声驴叫,引得山下一阵笑声。其实大家都是驴,一群傻驴。
重新启程,过石板房后道路分叉,走左是将军石,走右像是小屋,但小屋还很高,走左不一定不到小屋,走右不一定是到小屋。正在作难时,上方又传来呼喊声,看到有两个人站在高高的岩石边,我们轮着棍子大喊该走那边,不知是我们声音小还是他们听不懂就是不答问题。自力更生吧,左右看看,发现右边草丛中有不显眼的布条,上写着跟着谁谁走不会错的。继续爬高,与小屋齐平时道路继续上行,但岔口平切到小屋,不是一座而是两座,攻略说是山神庙。但脚下距小庙还有三十米。有位山友的帖子中说他就是在此走错的。应该在庙处向上不应该绕过庙向北。其实他的表述不够准确,应该是在距小庙三十米处继续向上,不走小庙方向。还有一贴写到一大队人马在此走错,这两座小庙也太吸引目光了。他们过庙后顺路向北平切,还说虽然走错了路,但看到绝美的风光云云。结果费劲八叉走到了潘家沟,从潘家沟上到基地。当我们从潘家沟下去时,追上了前面两个老头,一拉古是本地人,就是上山时走在我们前面的两个。至于后边那几个男女,在山顶那么长时间也没看到他们的身影。半路额还大声向下喊向上爬不要走小庙。看来不起多大作用。
从这块巨石上走过,窄窄的小路上有上边岩石草丛中渗出来的片片水窝。领导提示有水别滑下去。
向上再向上,终于到达绝壁的根部。这一溜平坦的地方成了羊群栖息的地方,满地羊粪蛋,一股羊粪味。绝壁上还挂着一大块儿溶岩。仰头看上方高高的绝壁还向前乞着头。这也不是什么休息的好地方,还是快快离开为佳。
离开羊圈,向北继续上攀。路上出现这样一棵植株,不认识,没见过,叶边长着刺,敢问这是什么花草?
标志物蛤蟆石。上攀路极陡,上到一个小平台稍息,左右看山壁逐渐陡直。

继续上攀,手脚并用,爬着爬着,路迹越来越浅,直至没了路,领导一不小心手中的棍脱手滑了下去。他在上边喊没路了怎么办?额心里一紧,好端端的怎会没路尼。只好说不行就下来;她心有不甘,说爬上去不容易再看看。结果树棵子太茂盛真的没路了,再上几米就是立壁。只好抓着荆条慢慢退了下来。还说丢了棍太可惜,又直又轻又光又结实,这一路可立了大功。我说不行用我的吧。不。又下撤几米,发现她的棍斜斜地躺在三四米外的草窝子中。额便脱下背包准备过去捡起来,但被领导阻止,说过去太不容易了。额执意过去,避开扎人的尖刺,找好立脚的草窝,慢慢接近。还有一米多,隔着荆棘我用自己的棍伸过去轻挑,但那棍一动就向下滑一下,真滑下去就没得找了,只好再费劲钻过去伸手拿过来。领导感动地说真谢谢你了,额说应该的,应该向你学习,刚才在上边找路很不容易,你辛苦了。这就叫要想佛事兴须得僧赞僧。再往下撤便发现岔口,原来这个岔口向南折弯草很茂盛又不太醒目,当时错过了。踏上正路后逐渐山坡更加陡了,分析看应该是走在一栈上。
路越走越险,不是路不好走,而是路不到一米宽,左手下就是立陡的绝壁,看得我心里直发紧,一直喊慢点看好脚下棍子不要点地左边草窝子是虚空的身子往右倒手扶着墙---。路上出现蔬菜一样的大叶子,不知这又是什么东西。后来我说不知道路是这个样子,知道了就不领你过来了。领导居然说自己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乖乖,这心是白操了。这当时一不小心滑下去,喊什么天救援队也都歇菜了。去年 内黄县一个登山队爬林虑山北段的苍龙山,走着走着发现少了一个人,问谁都不知道,这可惊动了 河南 一大堆救援队和当地人,找了两三天也没个影儿。这个 内黄 队人比较多,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发现人丢了,究竟是自行离队了还是在哪一段失的踪一概不知。最后专业人员在他们所走过的悬崖路上吊绳子下去逐个寻找才找到,但人早死了。我敢保证这个登山队从此就歇了。
来到第二个羊圈,不过这个羊圈狭小多了。在此折头向北,攀爬一段陡梯,陡梯顶端有两个拱圈门,门内既不是房也不是路,不知在此费劲盖这么个东西干嘛用的。在门前折头再次向南。
前方的路又变得狭窄,估计这是走在二栈上。
后来,道路右转向上,虽然坡比较陡,但已经放心了,即使不小心滑倒也不至于掉到山下。不要说不会滑倒,在此真的就摔了一跤,这是第二次了。
看攻略已经知道此处离山顶不远了,路上大菜叶长出了花。看花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大黄。以前在天脊山的路上遇到过,是瓦全在帖子中告诉咱的。大黄也是一种中草药,但不知用的是花还是根亦或是叶子。
继续上行,途中出现岔路,额果断走左,因为在林中漫步的帖子中提到在山顶向南一千米可以到达鲁班豁的上方,居高临下观看鲁班豁很有气势,咱没来过,何不乘此机会看一看。上到山顶, 林州 大峡谷一览无遗,对面高耸的山峰上也有个豁口,俗称小鲁班豁。向南走了几十米,野草茂密,掩路匿踪,这要走一千米还不知爷爷奶奶尼。再说今天主题是观滑翔,在其他方面耗时间不合适,果断回返。

大约行近千米后看到滑翔基地,人车还不少。在路上时正常情况下就可以看到朵朵伞花在空中翱翔,但今天没看到,额开玩笑说人家可能是等着咱上来后才开伞尼。话刚落果然真的有具伞飘了起来。但没几秒就又落了下去。
穿过停车场登上起飞场,这里人很多,形形色色。大多数是运动员和赛事工作人员司机保安记者摄影家等等。伞包铺了一片,运动员都或坐或闲站着。也不乱,没有吵吵声没有广播没有音乐,只有一架无人机嗡嗡嗡地在空中乱转。从只言片语中得知现在不开赛的原因是没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林虑山的大绝壁是面朝东的,只有东南风或东风向西刮遇到绝壁气流上升才能将伞吹起来。看看飘扬的红旗刮得却是 西北 风。
此时已经中午十二时,登山历时三小时四十分钟,包括中间走错路耽搁的时间。场地北边的土梁上坐着一溜看热闹的,我们也准备过去。先到卖水处看看,今麦郎卖两元,只涨了一元,不算贵。土梁东边还有一株大个的大黄被栅栏保护着,我想问问大黄是草本还是木本尼。如果是草本,第二年还会原地重新长出一棵吗?
坐在土隔梁上闲等了半天也没个什么动静,快一点了,有些运动员开始叠伞,后来又开上来两辆卡车,叠好伞的陆续装车。完了,今天彻底完了。命不好,诸事不顺,非常失望,上来两次了都看不成。原本看看能不能让坐一坐飞飞天,不计钱多钱少不管是死是活过把瘾再说,这可好,以后是否能来还不一定。
我们也只好悻悻后撤,身后的山坡上密集的大黄花正在怒放。原本准备从山上直接走向太行部落,走了一段平路走不通,只有上山头走起伏的山梁。我们这时实在不愿意再往上爬了。领导听我说可以走平路,立马赞同回头,从起飞场下去沿小公路下行。平路虽然好走但绕来绕去多走不少路。走过两个古旧的村庄,残留一些破房老树。赛事的各种车辆陆续从我们身边驶过。当看见蚁尖寨时,离太行部落亦不远了。
当看到太行部落的房舍时,脚下就是潘家沟的沟口,这是今天下山的路线。太行部落坐落在沟北岸,下山的路口在沟口公路挡板的南头处,是个很不起眼的小道,不注意还看不到。沟里的蜥头石是个重要标志。
潘家沟由于向里侵入比较深,几乎快要与 山西 边延伸过来的沟相接。应该是林虑山这道山梁最薄的地方,宽度不到一百米。高度比滑翔基地要低些。
从道路状况看,一条道没岔路,清晰可见,很少险径。石板道台阶路较多。相对比较安全。从痕迹看经常有人上下山。我们刚进沟时有三个小妮从后面赶来,胸前挂着赛事工作牌,步履轻盈,很快就不见了。领导说她们有车不坐为什么步行下山。我说你问我我问谁,吃馍沾尿个人所好。下山并不快,腿累,怕滑倒,虽说不是很险,但有些路段还是在悬崖边,只是一旦掉下去不用费劲去找。
道路在下降,山壁在升高。道路一直在沟的北侧盘桓向下。最后又钻入原始次生林,蚊子们又热情地迎接我们。攻略说下山到情人岛,其实不是,是平板桥警务室,大门锁着侧门开着,一条狗被铁链拴着卧在笼边,看到人过也不叫唤,看来是见过大世面了。出门是公路,路对面的森林中是情人岛的房舍设施。沿公路下行约四百米到达平板桥牌坊,留影结束整个行程,不算山上的平路,下山历时两个半小时。现在平板桥建有游客服务中心,是游1电动大巴的终点。这里离田家沟自行车处1.5公里,投币一元,一站地到田家沟。今天虽然没有看成比赛,但也把林虑山攀登了一段,也算有所收获。完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五仁月饼 回复

    看个比赛也是跋山涉水呀

    发表于:06-05 10:42

  • zhb001 回复

    这个厉害了啊

    发表于:06-05 10:09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