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巅峰之恋] 之 宁金康沙峰的天空

【巅峰之恋】 之 宁金康沙峰的天空

作者:竹隐清风   来源:8264社区    11008人关注 06-08 17:20

【巅峰之恋】之

宁金康沙峰的天空

——记一次雪山之行的酣畅洗礼

目 录

一、引子

二、前言

三、从拉萨出发进山

四、在大本营的一天

五、徒步到前进营地

六、第一次休息调整

七、向“麻辣烫”大雪坡进发

八、在前进营地休息调整的一天

九、攀登到C1营地

十、在C1营地,感受 震撼人的日出

十一、攀登到C2营地

十二、漫长、难熬、等待的几日

十三、惊险麻辣烫,幸免小雪崩

十四、结尾

十五、永远没有结束

十六、后记

一、引子

HAO,是一个让人放不下的女孩。她总是轻轻的说:西行,太危险了。可是生命的骨子里注定要一次次的远行,一直没有勇气答应她停下来。因为,西行,还会是继续走在远方的未知的路上。。。。。。

图1:偷偷拍下的虔诚的HAO


深蓝色的羊卓雍措,

伴着美丽的宁金康沙。

高贵的夜叉神,

住在高高的宁金康沙峰上。

羊卓雍措的水,

静静的,

沐浴了夜叉神婀娜多姿的倩影,

却也是眼泪,

滋润了孤旅者的心。

高贵的夜叉神令人仰止,

在她的身后是宁金康沙的天空。

想触摸她的天空,

望上去,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那是、

那一年,

那一日,

翻过一座座雪山,

爬上一个个雪坡,

宁金康沙的天空,

依然飘起了相见或不想见的雪?!

图2:美丽的宁金康沙峰及羊卓雍措湖

二、前言

走过之后,你也许明白:巅峰之路不是一蹴而就的!

很久以来,每一次从宁金康沙峰脚下路过,站在气势宏大的卡诺拉冰川面前。望着她身后高高的、巨大的雪山,可以看到蓝蓝的天空和飘着的一朵朵的白云,却看不到、也不知道那宁金康沙峰的主峰究竟藏在那里。那时候,心中的一个念头就是:宁金康沙峰,什么时候可以亲近你?什么时候可以触摸你的天空?这一次机会终于来了,这一回,我来到了宁金康沙峰。

吸取珠穆朗玛峰北坳徒步活动发生严重高反的教训,为这一次攀登宁金抗沙峰,我不能大意了。我提前3天到拉萨作身体适应。一下飞机,拉萨的天依然是那样的兰,阳光依然是那样的灿烂,映入眼帘的树木,挂满秋韵。欢畅的心情像奔着的雅鲁藏布江河的水,催赶着我盼望着立刻能见到久违的山友。

到拉萨的第一天晚上,还是出现了身体不适,头照例开始疼了,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我按计划不进行剧烈活动,仅仅在布达拉宫附近进行步行,同时,拍些拉萨夜色的照片来排解头痛,以使自己尽快提前进入适应期。为了防止感冒,又适当的服用了一些抗感冒的药物。

在刚到拉萨的几天里,食欲不是很好,每天不得不强迫自己按时进食补充体能。今年5月份北坳徒步活动时,我由于感冒引起大量的出汗,整个身体被击溃了。那滋味,一直后怕。到拉萨的3天以后,身体状况有了明显好转。可以感觉头不太疼了,走路极易发汗的症状也消失了。直到去了宁金康沙峰后才知道:自己的高反的身体适应期竟然可以长达10天之久。进入高原10天以后,我的高反症状才会完全真正的消失。

图3:拉萨河畔之秋(与雅鲁藏布江汇合处)

三、从拉萨出发进山

10月3日在圣山公司次旦那里了解到:这次宁金康沙峰攀登共A、B两个组。我是在12个人的B组,曾在珠峰海拔8400米的高度,把自己的氧气让给客户,而名声在外的向导大普布顿珠是我们这一组的队长。

图4:2013年攀登宁金康沙峰的B组队员及向导合影

10月5日大家往车上上完行李装备,在西藏登山学校完成简单的出发仪式后,我们就乘车前往宁金康沙峰的大本营。

出了拉萨,一路上是艳阳天,司机大哥在车上播放的歌曲充满异域情调,很柔的旋律却不失高昂。听着歌曲、欣赏窗外的美景,心情非常好!我一边听,一边把歌曲录了下来。

路过拉萨河与雅鲁藏布江的交汇处,映入眼帘的是蓝天白云、碧水清风,天高云淡,不时有野鸟从水面掠过。然而,高原的天气变化就是太快。别了雅鲁藏布江,汽车沿着逶迤的公里盘转,翻过分水岭大山,在走近羊卓雍措湖的时候,天空却已经被厚厚的云层压着了,天气已经变得阴沉沉的。到了羊湖的观景台,已经看不到宁金康沙峰的身影。

从浪卡子县出来,拐进宁金康沙峰进山的路开始,车子颠簸在河滩的鹅卵石上,小雪大雪就开始陪伴我们一路同行。快到大本营的时候,已是大雪纷纷。

实际上拉萨与浪卡子县不算远,而天气差异却是如此之大,这大概就是雪域高原的特色吧。

回首望一望来时的上山路,从宁金康沙峰流下来的一条溪水,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划出一条曲线,沿着山谷流向远处的一片雪雾中。宁金康沙峰的大本营以一个大雪纷纷的景象迎接了我们的到来。

到了大本营,天气寒冷,温度骤降。我们来不及考虑其他问题,各自拿了行李,急匆匆的钻进自己的帐篷。此时,鹅毛大的雪已经把营地的帐蓬压得沉沉的了。宁金康沙峰的怪天气,似乎要给我们这些刚刚到来攀登的队伍一个迎头的严峻考验!

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我的心开始沉重起来。透过飘着雪花的空中,遥望远处山崖边上的康布尼姑寺,只见那经幡在飘着雪花的空中快速的翻滚着!整个大本营及周围的山峦一片静悄悄的。

在大雪飘摇的大本营,珠峰北坳队友:我、老余、拉拉还有老赵相互鼓励着。

当夜是痛苦难傲的一夜。雪在帐篷外下了一整夜,落下的雪粒打击在帐篷上面沙沙作响,非常吵人。帐篷被落下的雪压得低低的,我不间断的拍打帐篷以打掉积雪。习惯了深夜入睡的我,早早的呆在帐篷里实在无聊,而一阵阵的头疼、胃部难受又开始向我袭来,更令人难以入眠!在寂静的帐篷里,看着挂在帐篷顶上的摇晃的手电光发呆:我不知道未来我还可以走多远?

是夜,睡眠不足3小时,熬到清晨起来,帐篷外已经是厚厚的积雪。在海拔4800米的宁金康沙峰大本营并不比其他营地轻松多少。最令人沮丧的是这寒冷的雨雪飘个不停。这不仅看不到周围美丽的雪山,也增加了我们适应环境的难度。

图5:宁峰大雪中的大本营

四、大本营的康布尼姑寺

10月6日徒步到康布尼姑寺作适应性训练。

早上起来,雪没有昨晚上的大了。打开帐篷的小窗口,可以看到外面的营地是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先前起来的队友指着营地右边山上的斜坡上说:“看,野山羊!”原来,不远处的悬崖边上的碎石坡上,有10多只岩羊立在上面的雪地里。在这寒冷的冰雪世界里,这些生灵一点不畏寒冷,它们的生命力是多么的顽强。

按计划,早餐后我们开始进行徒步适应训练。训练的目的地是要走到营地上方不远处的康布尼姑寺。

在通往寺庙的路上,天空的雪花一直陪伴着我们,在不停的飘着。缓缓的上行坡面路,我走起来却感觉非常吃力。飘下来的雪落在我的冲锋衣上。可能是天气不好,路上,队员们都没有太多的话。在静静的空气中,只能感觉那迎面吹来的风和飘到身上的雪。就这样,我们跟随着前来礼佛的群众走进了寺庙。

在康布尼姑寺,碰巧遇到远道而来的顿珠活佛在为寺庙做法事。通过向导的联系,我们有幸参见了活佛。在佛像前,我很诚心的顶摸礼拜,祈祷攀登宁金抗沙峰能平安顺利归来!顿珠活佛为我作了吉祥的祝福!我虔诚的接受了哈达!

康布尼姑寺位于一处悬崖边上的凸处。它不仅仅是西藏海拔最高的尼姑寺(海拔4800米),而且,寺里的女活佛是藏区少有的女主持。在这样大雪寒冷的天气里,在寺庙里来回走动的尼姑们却不畏寒冷。她们可以一边手臂披着袈裟,另一边手臂可以袒露在外,接受风雪的洗礼,令人佩服。

在康布尼姑寺后面右侧面的山崖上,是宁金康沙峰巨大的山体立着的一面高高的陡峭的悬崖,悬崖上面躺着的是宁金康沙峰的一条大冰川。透过蒸腾的雾气向冰川上眺望,你可以看见:从悬崖高处冰川的断裂面落下来的是两条白花花的瀑布,瀑布落差很大。分两级落下,目测有100多米高。瀑布的下面是一个高山海子,静静地陪伴着宁金康沙峰。据当地人说:“平日里这里的景色非常美丽,夏天里非常凉爽。常有不少人的修行者探访。”

我们随着向导,走上十几级不算高的台阶,在上到一个观景台上就可以看到整个海子的全部景观。可惜的是,这时的天空依然下着大雪,雪舞雾岚,寒气逼人,隐去了这一个美丽海子的真容,使我们无法深入探寻。因此,当我们走近瀑布和海子时,迎面只有吹来冷冽的风和雪。这除了让人倍感寒冷以外,没有其他感觉。

面对海子上方的险峻的悬崖峭壁,向导指着那一处冰川的断裂面告诉我们:过几天,我们要爬上去的C1营地,实际上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非常近,就在面前这个悬崖峭壁上面这条冰川的上方。但是,没有路可以从这面悬崖峭壁翻上冰川去,所以,我们必须从另外的方向绕上去。

是夜,我们依旧在寒风和冰雪吹动的帐篷中熬过一夜。

图6:雪雾中的尼姑寺的经幡

图7:康布尼姑寺的主持

五、徒步到前进营地

10月7日。今天云开雾散,雪后放晴,阳光灿烂,天气非常好。早晨很早起来,在云雾散开的时候,美丽的阳光露出云层,周围的雪山、冰川依次出现了日照金山的景观。我偷偷地从帐篷里出来,拍下冰川上美丽的倩影。

很好的天气,我们的心情为之振奋。

早餐后,灿烂的阳光就一直照着我们。我们协助向导整理装备,撤了部分帐篷,开始向前进营地进发。

从营地出发不久,我们的队伍向右边方向走上一个不高的碎石坡,转过左边的一道山崖,可以看见一条清澈的溪流从前面的山谷间流出来,一个不大的布满鹅卵石的溪流滩涂出现在我们面前。

溪流的水流很急,冲蚀着水中的石头哗哗的响,流水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溪流滩涂上的鹅卵石很多、很滑,走起来有点困难。因为天气寒冷,我们不便脱掉鞋子过河,只好挑选着不滑的石头过。这确实让我们麻烦了好一阵子。为此,在过溪流滩时,有的队员被滑落到水中,水打湿了他们的鞋子。

普布队长很有经验,看到大家有些犯难。他就快步的走到溪水中间,稳稳的站在几个鹅卵石上,在困难的必经的结合点上,依次的搀扶着路过的队员,使每一个人顺利的通过了。

在过溪流滩时,我也费了不少的劲,依靠普布队长递给我的一根手杖,支撑着、跌宕地、好不容易才过了溪流滩。

过了溪流滩,沿着溪流边上布满鹅卵石的路继续往上行,随着海拔的上升,沿途的植被越来越少,已经看不到低矮的荆棘了,而路上的集雪却开始多了起来。徒步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走出了两边山峦耸立的山谷,随着海拔的上升,前方的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走到可以看见宁金康沙峰的主峰的路段,沿途的地上已经是一片白雪茫茫。

在我们行走的路上,先后看到几群,数量较大的正在溪流边上喝水的藏原羚羊(岩羊)。它们一发现我们,立刻从溪流边向山岩上奔跑远遁。我们的出现,惊扰了这些野生动物。有趣的是,急促奔跑了一阵子的羊群,并不会消失。它们会在远远的地方停下来,以奇怪的姿势回望着我们。有的岩羊不时还会低下头,慢慢的吃一下草。野生岩羊的出现,顿时让寂静的宁金康沙峰升起了一丝生机。

走的不算累,我们仅仅在途中休息了一次,下午2:00左右抵达海拔5190米的前进营地。

前进营地就坐落在宁金康沙峰的主峰脚下,旁边是一个美丽的高山堰塞湖——大海子。宁金康沙峰的主峰海拔7206米,在她的周围拥簇有包括姜桑拉姆峰在内的10多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山。现在,宁金康沙峰她那巨大的身躯就耸立在我们营地的西面。她的东面的大岩壁是一个落差千米以上的险峻的震撼人的悬崖峭壁。我们将要攀登的线路是避开这个悬崖峭壁,沿主峰的东南面山脊向上,翻越上一个个雪坡才能登上顶峰。

到达营地后,我们按照队长分配的帐篷和要求,很快的卸下行李装备,并在各自的帐篷里安顿好了行囊。

站在前进营地,仰视宁金康沙峰东面高耸的悬崖峭壁。你可以看到她的身躯,高高的直上云端,非常震撼人。仔细看:陡峭的悬崖绝壁的岩石面上挂满了冰川、冰凌。一道道,笔直的,由冰雪滑坠刻下的划痕留在悬崖峭绝壁上清晰可见。顺着冰川岩石的壁面从上向下延伸,就到了由悬冰川、冰裂缝、岩石组成的乱冰区。过了乱冰区,是一个不算大的终碛垄,再往下就是那一个美丽的海子。在暖暖的阳光下,海子静静的躺在那里。在微风吹拂下,海子清澈的水面泛着一条条波漪。靠近我们营地这边,是一条从海子里流出的溪流。溪流水流清澈丰满,匆匆地从我们的营地前面流过。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营地。

在营地,圣山公司为我们准备了一个能坐下10多人的大帐篷进行日常的休息、活动。我们在帐篷里享受了香热的奶茶,有的队友搬了椅子坐在阳光下,每一个人的心情似乎都好了起来。

就在到了营地不久,下午休息的时候,原来眺望过的那一面主峰下面的悬崖峭壁,就在我们的眼前发生了一次骇人的雪崩。雪崩发生时,声音轰隆隆的,振聋发聩。

当时听到沉闷的轰鸣声音,正在营地的总指挥桑珠指着雪崩的方向大声说:“快看,雪崩啦!”

听到喊声,我们立即从大帐篷里出来,把目光投向传来声音的雪崩的方向。只见营地右边的海子那边顶上的悬崖,大面积的雪顺着冰川飞快的向下砸向乱冰区。雪崩落下的雪,在乱冰区激起很高很高的雪花、雪尘、雪雾。就像发生了一次大的爆破一样。那激起的雪尘、雪雾瞬时间由少变多,串到足有百米以上的高度才逐渐减弱。弥漫的雾雪,蒸腾了很久才渐渐地消散开来。你可以想象那雪崩爆发时的威力之大。到高原已经无数次了,我这还是第一次目睹雪崩的发生。

据向导介绍:宁金康沙峰的雪崩、流雪非常频繁,在藏区是很有名的。想不到的是,在后来的攀登中,我们亲生经历了一次雪崩。

由于前进营地是坐落在山峰的东面,因此,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在前进营地无法看到主峰的美丽日落。但是,这一晚,天空晴朗恬静,一道弯弯的月亮挂在西面的山脊上。月亮下山后,我们抓住机会对着布满星星的夜空,拍下了以主峰为背景的星空照片。

在太阳落下前、及太阳刚刚升起来的时候,海子平静如一面镜子,把美丽的宁金康沙峰的倩影影像在自己的怀里。。。

图8:宁峰海拔5000米的野生藏原羚羊(400mm长头拍摄)

图9:宁金康沙峰海拔5190米的前进营地

六、第一次休息调整

10月8日到达前进营地后的第一天,我们按计划在营地进行身体的适应性调整、休息。

天尚未完全亮起来,我就从帐篷里钻出来。此时,太阳尚未照到营地。而海拔7206米的宁金康沙主峰正在开始变得发红,这是日出金山前的征兆。我快速的扛起三脚架,背起相机往营地后面的坡顶高处跑。找到一处突出的位置去拍摄美丽的日照金山的景象。其实,营地后面的坡顶并不是拍摄宁金康沙峰日出金山的最佳位置。在营地西面的海子边上才是最好的位置。但是,你必须要早一点起来,在日出前赶到海子边,趁着海子水面尚未泛起水波,可以以海子为前景,拍摄有宁金康沙主峰为倒影的日出金山的照片。在那里,你还可以看到动人心魄的景象。

图10:日照金山的宁金康沙峰及她的美丽海子

在闲余的时间里,我仔细的转了转大本营,把大本营周围的景观看了个够。

在漫长等待、适应的时间里,意想不到的是,队友@老黄竟然把手磨咖啡豆和机器带到了前进营地。他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整套手磨咖啡机器,还有品质很好的咖啡豆,同时,在5200米的前进营地玩起了手磨咖啡。玩手磨咖啡,总算给大家找到了一种消磨打发时间的方式。玩手磨咖啡大家都很投入,轮流试了试。我是第一次能在海拔5200米喝上手磨咖啡,这实在太奢侈了。桑珠看见我们这样的情景也会意的笑了。

图11:驻扎在海子边的宁峰的前进营地

今天,还出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大家都很响应。老窖、小 dao还有JING子,从高处的溪流边拣回来了几块形状独特的小石头。他们把石头带回营地供大家欣赏。在帐篷里,小石头着时让大家揣摩、评价了一番。宁峰脚下的小石头的形状、纹路很特别,可以观赏,又有一定的纪念意义。有的石头还含有金属矿,在光线下熠熠发光。在寂寞的前进营地,拣石头也成了我们“抗高反”的活动方式。后来,许多队员都加入了“拣石”的行列。

在营地里与圣山公司领队旺青进行交流的时候了解道,宁金康沙峰的攀登难点大概有三个区域、地段。

第一个是:我们从前进营地就能眺望到的之字形的“麻辣烫”碎石坡。这个坡面很大,海拔高度在300-400米左右,坡度在30-45度之间,布满了破碎的页岩石、风化石。碰到大雪的时候,雪下到碎石坡上面,覆盖了岩石,整个坡面就变成了大雪坡。在上面行走困难,极易滑坠。并且,整个碎石坡为了避开陡坡,需要以“之”字形的路线环绕上行,因此,有十多个拐要绕,行走非常枯燥、耗费体能。

第二个是:从C1营地-C2营地之间的三角岩壁边上的大雪(冰)坡,是一条沿着两个山脊向上攀登的线路。其中,第二个雪坡边上的路线就在陡峭的三角形的岩壁边上,山脊狭窄而漫长,每次只能一个人通过。通过此路段需要穿上冰爪,挂上路绳。同时,也要注意避免高空风的袭击,防止滑坠。

第三个是:从C2营地-主峰冲顶前的大雪坡。雪坡同样很漫长,由于此处已经是宁金康沙峰的最高处,周围没有更高的山峦遮挡,常常会遇到很强的高空风。在快要登顶的最后一节雪坡,是一处坡度较陡的雪墙,需要使用攀冰技术。登顶的整个线路需要穿上冰爪、挂上路绳,以避免高空风吹打而发生滑坠。

旺青还特别提到,宁峰的雪、风是影响登顶的关键。他有一次攀登到C2营地的时候,雪下得非常大。继续向上攀登的时候,大雪覆盖到膝盖以上,每一次前进一步都要先用双手撇开雪,让脚出来才能走下一步。在这种情况下,前进非常艰难、速度缓慢,几乎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攀登上去。最后,过了关门时间,就必须往回下撤了。

在后来攀登的情况是: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这种大风、大雪的滋味。实际上,在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的训练中,我们已经爬过了第一、第二个难点,就剩下最后的难点:C2-主峰的大雪坡没有完成。

图12:宁金康沙峰东北山脊攀登手绘线路图

七、向“麻辣烫”大雪坡进发

后来才知道,休息够了,魔鬼化的适应训练从今天开始。在自己的经历里也未曾有过:喜马拉雅式的攀登是如此的"炼狱"般的枯燥和残酷、漫长!那爬不完的雪坡,那望不到边的雪山正在等着我们。而且,这种拉练方式需要反复进行。

按计划,早上10半从前进营地出发,开始向C1营地进发做适应性训练!在到达接近海拔5800米的C1营地后,当天还要及时下撤赶回前进营地,这样反复的训练过程强度会一次比一次强。以此达到每个人身体适应的效果。

第二次训练要重复走前一次走过的路,并到达海拔5800米的C1营地宿夜一晚。接着,第二天要攀登到海拔6400米的C2营地,然后再一次下撤。

第三次攀登时要继续重复走第一次、第二次走过的路,并且在C1、C2营地连续宿营两夜才正式冲顶。整个攀登期间要重复3次这样的训练。非常艰苦、强烈而漫长!极其考验每一个人的耐性和意志。

10月9日开始第一次攀登。顾不了太多的问题,没有任何犹豫,前进才是最现实的。我们在强烈的朝阳的陪伴下出发了。

这一天,走到之字形的“麻辣烫”碎石坡上,覆盖的雪不算厚,但破碎的石块很滑,走起来还是比较吃力的。在行走之中,我们都穿了厚厚的羽绒衣。行进中,我的内衣很快湿透了,但是在高海拔上却不能脱掉外衣,只能由排汗内衣自行脱水干掉。可是,任由内衣干了又再湿!如此反复,很不是滋味。我们调侃的说到这一状况是“冰火两重天”时,队友老赵自嘲的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来形容这种感觉:“就当这几天是坐牢就好了!”哈哈哈!反正就当是坐牢了。听了这一句话,非常管用。它就像一粒镇静剂,一下子让我释放了不少的精神压力。

第一天的攀登,我们用了不长的时间,走完23个拐的“之字”形状的雪坡“麻辣烫”。就在非常困难疲惫的时候,在爬到一个较平缓的雪坡上面,终于看见了插有竹竿做的路标。这是圣山公司开路队留下的路标。走过圣山公司插有两个路标的缓坡,再翻上一个不大的雪坡后,就到达接近C1营地下面的一块较平坦的雪平面。

雪平面很大、很宽,足足有3-4个篮球场大。在它的东南方向的前面已经没有遮挡,处于这个位置上可以看到对面很远很远的美丽雪山。我到达这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此时,蓝天下太阳高高的挂在头顶上,不远的白云慢慢的漂浮着,仿佛就在我们的脚下流动。迎面吹来的风很凉爽,眺望远处的雪山真是心旷神怡。

我走的较慢,等到我上来的时候,走在前面的队员已经坐在雪地上休息了。队长告诉大家:“休息了,在这里露餐(中午餐),补充水分,每个人调整一下。”

在这块平坦的雪地上,我们休息了一段时间,全队人员留下了一张很美的“全家福”。在那里,我们顶着中午艳丽的阳光,吃完露餐就开始慢慢往回下撤。

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我回到了前进营地。

图13:长焦距镜头拍摄的A组队员攀登在麻辣烫(碎石坡)上

图14:通过望远镜看到的A组队员攀登在麻辣烫(碎石坡)上

八、在前进营地休息调整的一天

10月10日攀登一座山峰有时最怕的不是攀登的困难,而是攀登前的苦苦等待。为了更好的让身体适应、也为了等待好的天气。今天从早到晚,我们12个队员枯燥的呆在一个大帐篷里面发呆、等待。在等待中,时间过得太漫长了,并且,有的队员,包括我在内,不断的反复的在帐篷内外走进走出、走出走进的消磨时间。有时猛然间会从帐篷里钻出来,会迎面遇见一个队友或向导,彼此之间会愣愣的、傻傻的看着对方一下,然后,猛然醒悟起来会一笑分开。这样的日子和情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就是枯燥的大本营的生活。

队友小 dao很少讲话,偶尔走过他的身边,总是看见他手里拿了一本小本子在写他的日记。在这样的高海拔,他还是那样的执着,不错过一点时间,记着山上的点点滴滴。

天渐渐的黑下来的时候,晚饭也吃完了,伴着高山反应,更是寂寞、烦躁、最难熬的时段。在不太宽敞的帐篷里,不太明亮的灯光照到人的眼睛很恍惚。这时候,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和感觉。仿佛空气中弥漫起了一种沉闷的气氛。除了大家不时会说些笑话解趣外,好像每个人都在蔽气:坚持到最后!是啊,谁能坚持到最后?这不是由每一个人的思想意识决定的,可是,未来撑的结果会怎样?每一个人似乎并不知道。只有自己的身体和宁金康沙峰的天气知道。偶尔,我的目光会碰着对面的JING子的眼光,可看到她藏在风雪帽后面的眼睛。在这样的大山里,我们已很难,她还坚持、她很坚强!

这次登山,印象最深的,也是很奇怪而有趣的事情是,在漫长无聊的、等待的时间隧道里,“吃饭”成为最盼望做的一件事情。

一到吃饭时间,我们这些上了年龄的人会象孩子一样,很快的拿好碗筷,排好队,到摆满饭菜的桌子前,把自己的碗盛上满满的饭,再添加上足够的菜,接着就大口的享受。因为,这是山上唯一的鲜热食品。而且,只有在前进营地才有得吃。上了其他营地就只有吃方便食品了。

在远离了繁华的城市生活的大山里,吃热饭热茶竟然成为一件非常奢侈的、抢手的事情。事后想起来,真有点好笑。其实,吃热饭热菜是高海拔雪山中抗髙原反应的最好的生活方式之一。也是消磨时间的最好方法。

我佩服的是我们的女队员(茵茵),即便自己不喜欢吃面食,因为有别的队员赞成了,自己也默默地拿起碗筷,学着忍耐。实际上,人人都在变得“成熟”。在雪山面前,学会忍耐、懂得忍让是与山打交道的所应该具有的品格。

不断的适应高原反应带来的身体不适,是能够继续向更高的海拔攀登的前提条件。在高海拔上、在漫长的等待中,每人的身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适应了,留下来;不能适应,只能放弃。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攀登高山的困难的挑战,不在于其他问题。而在于自己对于高原反应的适应程度的判断过程。这种判断没有可以依据的标准,每个人要靠自己的体验去作出判断。同时,这种判断过程可能很快就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可能会直到完成攀登都不会有结果。因此,等待这种结果的漫长的适应过程是最挑战人的,也是攀登中最令人心里产生压力和恐惧的原因。

我们就是在这样没有标准的适应、等待中坚持着。。。。。。

适应的一天就要在太阳落下后迎来又一次黑夜。在夕阳快要落下西边的山脊的时候,老黄和桑珠站在营地后面的山坡上谈话。此时,两个人在夕阳照射下只能看见两个影子,同时,在他们身后的山的影子也被夕阳拉得长长的斜斜的印在山坡上。周围一切非常的静谧,那情形就像一个童话的故事的画面,一下子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不知道这种景象预示了什么?

图15:队员在前进营地用餐

图16:前进营地,向导在帐篷里开会

九、攀登到C1营地

10月11日第二次攀登训练的一天。今天开始由前进营地向C1营地前进,并要在C1营地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再上到C2营地,再于当天下撤到前进营地。

今天,拉拉行走的步子明显比上一次慢了下来。上之字形“麻辣烫”雪坡时,拉拉像是很吃力,其实却坚韧!缓缓稳定而向上的步子让我记忆深刻。拉拉是我在珠峰北坳徒步时的队友,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很乐于助人,在北坳时我和她没太多交流,但在成都有事麻烦她时,却非常热情帮忙解决了。她是一个侠气的女人。每次进西藏的队友都要路过成都,队友到成都来多有麻烦到她,老赵亲切的称呼她是成都站的“站长”!

Jing子的身材苗条,在雪坡上走,有一种飘的感觉。她在雪坡上的步子更像“探戈”似的。这可以从后来的照片上看得见。

长期在国外生活的老汤走在我后面,但是,下山的时候,他在雪坡上走得飞快,他说自己在国外滑过雪,有下雪坡的经验。看着我举起相机,他会对着镜头作出一个“V”的手势,童趣十足,充满了自信!

今天,普布队长是从我们的后面赶上来的。他没有走之字形的路线,而是,走一条坡度更陡的直上路线的捷径。他走起来,步子很快,虽然在雪坡上有些打滑,但却像在平地一样,不时还跳过小雪堆,跳起的脚像舞蹈一样充满动感!

抬头向前看去,我看见老赵和老余还是一直走在队伍的前面。先锋旺多,我打心里钦佩的藏族向导,在雪坡上用脚“一铲、一铲”的踩出路径,沉稳的领着我们的队伍前进。

时差的原因,我们出发时太阳不算高,阳光在我们行进中还是以一个很低的角度很斜的洒在我们的身上,并将我们每一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的留在雪地上。留在雪地上的影子,并不是黑色的,而是蓝色的,与头顶上蔚蓝的天空一样清透。此时,天高云淡,风不大。这是绝好的攀登日子。

我们攀登过前两天攀登过的雪坡,走过前两天走过的路。中午过后不久的时候,到达了上一次休息的第一个平坦的雪地。在那里,我们用完露餐后,没有停留太久就继续向上爬雪坡,向C1营地前进。

不知道又爬了多久,在攀登上一个裸露了不少的大石块的雪坡后,我们总算看到了C1营地的帐篷。C1营地共有8顶帐篷,全部挤着扎在背风的一个狭窄的缓坡上。爬到了C1营地,找到自己的帐篷,我顾不的许多,迫不及待的钻到帐篷里倒下了。

实际上,在苦苦的训练过程中,走的快的走上去了,走的慢的会慢慢地落在后面。身体不适应的自然提前退出攀登活动,这是无情的自然存在的法则。在这项"游戏"中,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只有依靠你自己去完成。这令我想起了那一句名言:“海拔8000米以上没有道德!”更不要寄托别人的帮助。是的,在这种特定的极限环境里,每一个人首先要靠自己解救自己,没有办法考虑、依靠别人。但是,现实中令我最激动的事也出现了。

那是一个女孩,一个坚强的女人!在艰难的攀登中,那一次队员茵茵走得很艰难,走得慢,越来越离开我们的队伍很远,直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以外。从后来的照片上看,茵茵和她的向导在“麻辣烫”的路段就已经离开我们的队伍很远很远了,就像一对离开群体的孤雁,在大雪坡上非常孤独的继续行走。

我们到达C1营地已经很久了,却没有看到茵茵和她的向导的身影。我们都以为她放弃了、下撤了。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她没有放弃!依然最后一个人艰难的上到海拔5800米的C1营地。当她和她的向导的身影出现在C1营地下面的雪坡上的时候,全体队员不约而同的、激动的、自发的为她鼓掌!我想:这掌声不仅仅是给茵茵的坚强的,更是给我们这支队伍的。是我们的人性在冥冥中唤醒了我们还是一个同类,还是一个整体!不为强,不为弱,我们在灵魂上是同等的!

后来才知道,那一天,茵茵她刚好身体不方便,即使距离我们很远了,却依然坚持没有放弃。

队友KK是一个真正的摄影者,他对摄影的痴迷是狂热的。他在冰冷的、漆黑的夜里,一个人架着三脚架拍星空、拍延时摄影的精神,令我感动!我非常理解他,因为我们有同样的感受。他用40分之1秒拍到的宁峰的云海,像凝固的音乐,震撼了我。我很希望下一次能再和他一起去登山。那样,我就不会再一个人扛着三脚架,孤独的面对大山了。

在C1营地,我和KK各在一方,摆开架势,架好家伙,等待宁金康沙峰那快要到来的日落。

随着地平光的出现,在斜阳的照射下,宁峰周围的山峦变幻出千姿百态的色彩。此时,在一片宁静的世界里,斜阳打出的山峰的影子落在山后面的雪坡上,那影子是越来越长。快要落到地平线下的太阳,把它顶上的一块块云层,照射得红艳艳的。

太阳已经落下主峰后面的时候,我们处在的世界一下子寒冷起来。此时,从高处云端上反射的太阳余晖变成紫红色,我们周边的雪地却被染成了紫蓝色。在广袤的旷野下,KK依然站在那雪地里,像一个坚定信念的守护者。

在海拔5800米的C1营地的上方。队友泰山正站在一制高点眺望远方。那是一处裸露、突兀起的岩石位置,吹来的风并不小,在夕阳的照射下,风吹起他的帽子,呼啦啦的响!非常有动感。整个人在逆光下像一个奏响英雄乐器的雕像。我看见也跑了上去,站在高处裸露起岩石的位置对着周围又是一阵狂拍,想不到JING子在这个时候用手机留下了我在岩石顶端的影像。回来我看到照片,自己也被感动了。

图17:B组队员迎着朝阳攀登前进

图18:B组队员攀登到C1营地

十、在C1营地,感受震撼人的日出

宁金康沙峰的日出与每一座大山一样。是那样的美!那样的震撼!在宁金康沙峰的C1营地,极好的天气,使我们有幸看到了日出。

宁金康沙峰的C1营地,位于海拔5850米上。营地的西面是海拔7206米的主峰,东面是雪坡向下连着一条深深的山谷。山谷前面向着东方,东方方向除了有一座海拔6000米的山峰外,已经没有更高的山峰遮挡。因此,在C1营地非常适合观赏日出。

10月12日清晨,我们的运气很好,天气非常的好!云层不厚,晴空万里。清晨,我准时起来,爬出帐篷后,架好相机,静静的等待日出的到来。

太阳快要出来的时候,脚下周围的大山还是沉寂的,黑乎乎的一片。远处的宁金康沙峰的主峰却已经在黑暗中开始渐渐地变红了。那红色是先由一小点、变成一小块、面积再慢慢变大的;而颜色是由淡淡的红逐渐变成深红、橘红的。这就是雪山特有的,令人期待的日照金山的景象。这是因为,此时远处地平线上的太阳的光线已经照在位于高处的宁金康沙峰的主峰的缘故。只是我所处的位置海拔低还看不见升起的太阳。

与此同时,位于宁金康沙峰主峰侧面的姜桑拉姆峰等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也在晨曦中依次出现日照金山的景观。随着金山的出现,天空逐渐变得发亮。在高高的群山之间,只有少许的云飘走在他们身旁,那露出云层的山体,如海中仙岛,似海市蜃楼,如梦如幻。众多的山峦,它们又像是听到了初升太阳的号令似的,一下子同时从黑暗中浮现出来。那面对着阳光的悬崖峭壁的一面,可以看见悬崖上的雪粒、冰川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此情此景,如寓言里的童话世界一般。我激动得不停地按下相机的快门。

到早晨6:50分左右,我的双脚已经在雪地里埋了很久了,脚冻得发疼。我不得不顿足抬脚进行活动。这时候,太阳才缓缓的,从我的对面的一个最高的山尖上跳了出来。太阳出来的一瞬间,光芒四射,漆黑的天空一下子全亮了。由于天空中没有太多的云彩遮挡,清晨的太阳光线暖暖的把我的脸膛打得火红火红的,也打着雪地一片金黄。周围原来被黑暗淹没了的山峦也在阳光中显现出轮廓来。仿佛整个世界正在苏醒!我再一次被大自然的魅力所震撼了!我早已忘记了冻僵了的手脚,拼命的拍照,生怕遗漏瞬息的美景。慢慢的,时间在溜走,直到雪山由红变黄,再由黄变成雪白的时候,我们才停止拍照。

图19:C1营地拍摄的日出

图20:C1营地拍摄的宁金康沙峰的日照金山全景

图21:拍摄高海拔日出产生的奇异炫光


图22:海拔7206米的宁金康沙峰主峰

十一、攀登到C2营地

10月12日继续训练适应的一天。今天的任务是要进行从C1营地攀登到C2营地营地,并且,于当天及时下撤到前进营地的训练。虽然,今天的路程很长,体能消耗也大,但是,我自己却感觉越来越好。也许,我的身体已经完全的适应高反了。

从C1营地出来,先要下一个大的雪坡,接着开始就要爬令人寒颤的两个大雪坡,其中一个就是宁金康沙峰著名的三角形岩壁旁的雪坡。从C1营地眺望三角形岩壁边上的路线,实际上是一条山脊路线,坡度在50-60度,非常狭窄。站在它巨大的身影面前,你会感觉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

从C1营地出发,开始穿戴好安全带,备好冰爪。因为是训练后要返回的,除了简单的食物、饮用水以外,所有的多余的物品都暂时存放在C1营地。

下雪坡很快,我甚至感觉不到压力就下到底部。下完雪坡,在两个雪坡之间的凹处(鞍部),雪地里散落着一些碎石块。我们坐在一块大的碎石上,向导翁嘎帮助我换上冰爪,检查了我的安全装备,准备上三角形岩壁边上山脊路。我看了一下海拔测量表,此处海拔为5930米。

此时,向导翁嘎拿出一支香烟拼命的吸着,并说:“马上要上大雪坡了,雪坡陡、时间长不好再吸了。”

我看着他吸烟的样子,很馋,很想像他一样也吸一支,可是,怕呼吸道感染,在上山前,我已经戒了。

在休息的间隙,翁嘎指着三角形岩壁说:“这个坡很大,有点陡,等一下上去时不要急,你跟着我慢慢的走。小心脚下,一定要套好路绳,没事的。”

将要上的山脊路是宁金康沙峰著名的三角形岩壁旁的冰雪混合线路,线路狭窄、坡度大、易滑坠,也是攀登宁金康沙峰的一个难点。

因为坡度陡、线路狭窄,从这里上冰雪混合线路,就开始需要穿冰爪、挂路绳了。已经挂好在雪地上的条纹色彩的路绳,躺在雪地上非常显眼,它却是我们的安全保障,是我们的生命线。

我拖着穿着冰爪的沉重的脚,慢慢的随着向导走上山脊路。看到路绳,我的内心有了一些安全感,这路绳是我的希望,我一点不能马虎。我捡起雪地上的路绳,仔细的把我安全带上的快挂挂到路绳上,开始上雪坡。

在山脊路线上,每走了一段距离就有一个保护点要过。过完保护点,再挂上路绳,再走。我熟练的重复着每一个动作,稳妥的前进着。就这样不断的继续的走,重复着动作,继续的走在雪坡上。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问题,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疲劳。

想不到的是在整个斜面的雪坡上,因为雪很深很厚,我们几乎没有遇到亮冰区。我们并没有使用上升器就完成了攀登的线路。

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雪坡上的雪变得厚了,越往上走雪越厚越深,直到埋到膝盖处。在一些路段,我几乎手脚并用,才能完成攀登。好在天气很好,风不算大,阳光灿烂。我们在过岩壁侧面的路线时,没有遇到强烈的高空风,除了攀登费力以外,直到上到三角形岩壁的山脊线路上,好像也感觉不到冰雪线路的险峻。其实,攀登的困难和劳累已经让我忘记了险峻。实际上,从三角形岩壁边的山脊上往下看,非常险峻,人就像被挂在斜坡上似的。你还可以看到下面的海子已经很小了,而前进营地的帐篷就像微雕物的一样,变成了一个个小点。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完成了这看上去似乎不可能完成的攀登任务。我只记得,在漫长的雪坡上,不停的走、不断的攀爬。到后来,我甚至超过了走在我的前面的队友,我没有走不动,我终于上去了。

我大概在中午1点半左右攀爬到了雪脊线路的顶部。先锋向导旺多早就到了上面了。他见到我上来,向我伸出胜利的“V”的手势,并关心的叫我赶快坐下休息。向导翁嘎也在我的后面上来了,他一路上热情的在帮我拍照,帮助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好的向导。

山脊的顶部并不十分险峻,它是一处相对平缓的小平台。到这里,海拔显示6460米。再继续往前下一个小一点的雪坡就是C2营地。在海拔6400米的C2营地的附近,是一块不大的雪平地。在这里,云层已经在我们的脚下漂移,很多原来高高的山也变得矮小了,似乎所有的山峦、云彩都在我们下面,只有宁金康沙峰的主峰还威严的高高的耸立在高处。向东南面望去,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羊卓雍措的飘出的长长的蓝色丝带,那是蓝色的湖水。到达这里,仿佛又到了一个雪白的梦幻的天地。阳光非常强烈,照着我们很刺眼,向导吩咐我们千万不要摘下眼镜,避免发生雪盲。

面对奇异魔幻的冰雪世界,我很兴奋,顾不上休息,仅仅补充水分及少量食品以后。我抓紧时间,拿出旗帜在海拔6400米的高度拍了不少的照片。

当我拿出一面五星红旗进行拍照时,由于此时的风很大,我一个人无法展开旗帜。见此状况,旺多走过来帮着我展开旗帜。我得以留下了这次攀登宁峰最高位置的照片。

等我们休息一段时间后,我们按照计划开始依次沿着原路下撤了。上山容易下山难。下撤的时候,人体完全暴露在空间里,面对着险峻的下坡线路,看着落差极大的雪坡,确实让人脚软乏力。

小心翼翼的、谨慎的过保护点,一步一步的,下午4点左右,我总算是安全回到了前进营地。然而,过几天,我们还要再一次的走一遍这样的线路。

回到营地,我们有的队员不解的问桑珠,为什么要这样浪费体力、时间的上下重复训练,从C1营地不可以直接上C2营地,接着第二天再冲顶不就好了。

桑珠说:“为了适应,为了确保安全登顶。只有通过反复训练,让自己的身体适应了高海拔的环境,才有可能在身体不出问题的情况下完成登顶。你们来的目的是为了安全登顶,不是来拼命,是要登顶后活着回去!”

这些话,似乎让我们在慢慢的理解为什么去登山,怎样去登山。

图23:队员攀登在山脊上

图24:与桑珠在前进营地

十二、漫长、艰熬的日子

10月13日继续休息调整的一天。今早从睡袋中醒来,昨夜的小雪已经停了,但帐篷内人体的水份与空气中的水份会在帐篷内壁形成薄薄的一层冻霜,只要轻轻的触动一下帐篷,一粒粒的霜雪就会落下来!坐在依然暖暖的睡袋里,很懒!发一下呆:这样的环境已经经历很多天了,这样难的日子还要经历多少天呢?透过帐篷半掩着的小窗口,望着远方上面掩藏在云海中的宁金康沙峰的主峰,我纳闷:变化万千的宁金康沙还要变多久?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登顶?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下山?我现在在山上的时候,想着山下;在山下的时候又想到山上。我是一个多么矛盾的个体!既然,自己都如此的复杂矛盾,我又为什么要求大山不多变呢?

上午,圣山公司的登顶修路队的6名队员出发了。他们是最令人致敬的高山开路先锋:阿旺、其美扎西、边巴扎西等等!他们此次的任务是在我们登顶前,把从C2营地通向顶峰的路修好。听向导讲昨天山上的雪很大,一路上雪很厚,这次修路一定非常困难。许多的地方需要爬开雪坡上面覆盖的软雪层,找到下面坚硬的冰雪面打上冰锥,才能做好坚固的保护点。

听到这里,我以非常钦佩的眼光目送着他们的队伍离开营地,直到他们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在心里暗暗的感激他们!并为他们祈祷、祝福!因为,我们的路是有他们的艰辛开拓而建成的!他们永远会出现在山上最困难的时刻。

今天下午,在空闲的休息期间,A组的队员里,一对来自江苏的恋人在宁金康沙峰的脚下,美丽的海子边上,穿着雪白的婚纱举行了圣洁的结婚仪式。他们在这样高的海拔上,身体抵抗着高反,克服了种种困难,为着一个圣洁的、忠诚的诺言,去完成一种使命。我们大家都为他们感动,在心里为他们祝福!

图25:A组队员中的一对恋人在前进营地的海子边上拍婚纱照

10月14日继续休息调整的一天。今天天气很好,暖暖的阳光照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我们的情绪一下子好了起来。竟然有心情想到雪山下的海子边上晒晒太阳。早餐后,拉拉和JING子,已经每人各自裹着一张大风巾坐在太阳底下晒着暖暖的阳光了。老余也叼着一个大烟斗惬意的吸了起来,我打趣的称它是“麦克阿瑟的烟斗”!

图26:队友老余在前进营地惬意的吸着烟斗

不能错过暖暖的阳光,我搬了一张小凳子到海子边的出水口形成的小溪流旁坐下,享受着这一分时光。

看见桑珠从帐篷里出来,我、老余、老汤又与他聊了起来。我们非常关心登顶的关门时间。

我问:“登顶的关门时间定了吗?”

桑珠说:“2点是登顶的关门时间,2点以前未登顶的都必须下撤。”

老汤:“2点以后一定要下撤?晚一点都不行?”

桑珠毫不犹豫地说:“必须下撤!如果是8000米以上的山,关门时间还要早,必须在12点以前下撤。”

看着我们的疑惑,桑珠又说:“在高原上,过了中午以后天气基本都会发生大的改变。特别是在高海拔的山上,天气变化更快。在过了中午以后,经过一个上午的阳光照射,强光改变了空气的气压、温度和湿度,最终使山上的气侯发生很大的改变。变化后的天气,气压的改变容易产生高空的强气流,形成强劲的高空风;温度的改变容易带来新的降雪、以及发生雪崩。这些对于攀登都是极其不利的。因此,从登山安全的角度出发,登山界对不同的山都设置了不一样的登顶关门时间。”

听了介绍,我暗暗地希望自己的体能一定要争气,一定要赶在关门时间前到达指定地点。

就要快要再次出发冲顶了,由于圣山公司刚刚完成了卓奥友峰的组织攀登,向导力量强大。这一次,桑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安排了自己的冲顶向导。大普布顿珠、大平措、一批旺多、翁(贡)嘎、多吉格桑、鲁达等等,都分配到我们队伍中。这些藏族向导。他们每一个人都经历了多次的珠穆朗玛峰的攀登。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那些故事曾令我感动得流泪。

在前两次攀登中对我特别关照的向导翁嘎成了我的登顶向导。我们非常愉快的交流,我期待着与他一起在主峰上相聚。

10月15日昨夜里开始下起了大雪,不停的雪飘了一整天,走出帐篷,营地是白茫茫的一片。眺望山上,山上刮风不小,可以看见那山脊上被强风吹起的雪花在快速的飞舞。见此情景,我的心情沉重得很。遥望C1的路线,淹没在雪雾里,想起还呆在C1营地的A组队员,他们的艰苦性是难以想像的。

中午的时候,营地依然飘着大雪,而且风更大。天阴沉沉的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原来盘旋在营地上空的鸦雀也逃遁远去。我们都在营地静静的等待着,忍耐着,坚持着。。。。。。

在高海拔的山上已经熬了10多天了。这一次,我没有珠峰北坳的感冒、没有了雀儿山的拉肚子,没有了半脊峰的连续几夜的失眠。晚上睡觉的质量也比以往好了许多。但是却又有了新的问题。我的痔疮开始疼了起来,每次方便以后,我都要躲到远处的雪地里搞清洁,非常狼狈。本来不怎么严重的问题,可能是在高海拔的山上,环境差异大,又发作了。我真后悔没有在上山前把它解决好。没有办法,就要登顶了,只有尽量忍吧。

晚餐后,我把登顶的必需物品又进行了一次调整、压缩。相机设备、红牛饮料、压缩饼干等物品减了又减,每一样东西都难以割舍。最后,还是下决心尽量留下一些东西,一切为明天的出发做好准备。

图27:祈祷的烛光

图28:无风的时候,海子平静如一面镜子,映衬了恬静的宁金康沙峰及其倒影

十三、惊险麻辣烫,遭遇雪崩(大流雪)

10月16日根据天气预报,未来会出现一个好的天气周期。为此,等待了3天以后,桑珠决定今天让我们出发。

由于各种原因,出发前,我们队伍中,有的队友已经提前下撤了。

下午2时左右,天气似乎有些开始好转,我们集合出发了。从营地旁边的海子流出的一条溪水,在飘着细细的雪中,匆匆地流淌着,横搭在溪流上的石块已经被厚厚的雪覆盖了。我们的队伍从它上面走过时,在它上面留下了清晰地脚印。过了溪流,走过一个缓坡,就开始爬我们曾走过两次的之字形的碎石坡—-“麻辣烫”。

前一天就开始飘起来的大雪,给麻辣烫集下了厚厚的一层雪。大雪掩埋了原有的线路,整个碎石坡变成了一个大雪坡。走在上面,脚吃雪很深,落在碎石上还不时的打滑,走起来非常的吃力。这一次,已经没有了前几次冰雪上行走自如的感觉。才走上一段,厚厚的雪就已经覆盖了我的整个小腿部位。继续向上,上面的雪一定会更大。

爬上距离营地100多米的坡上,迎面刮来的大风一阵阵的肆虐着我们。那吹来的风很大,呼呼的响!卷起地上的雪粒扑打到我的脸上像针刺一样的痛。大雪、大风施虐着淫威,就像要把我们的队伍赶下山似的。

原有的路被雪覆盖了,脚下的路要趟出来,而雪下面的碎石是砾石和破碎的页岩石,非常破碎易滑,必须落脚稳定才不至于滑坠。

在大风大雪中,我们的队伍,整体向上行走的速度明显比上一次攀登时慢了许多,每一个人都步履艰难。再看一看队伍前面的领队旺多,一个多次攀登过珠穆朗玛峰的高手,此时也一步一步的放慢了脚步。旺多他不愧是攀登的老手,他毫不畏惧吹啸的高空风,坚强的在前面开路。你可以看见,旺多每向前下一步脚,都会使劲的用脚尖向下戳一戳脚,以便在雪地里扎稳脚后再动另一只脚。见此情景,我绷紧了神经,小心的按照他的动作紧跟在后面行走。

我们出发快一小时的时候,我们队伍的前锋刚刚走上最陡的雪坡末端,我在队伍的中间偏后的位置。这一位置正好在较陡的雪坡处。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惊骇的雪崩发生了。惊魄的雪崩发生的时候事情来的非常的突然,我们几个正处在危险的路段。Jing子、小 dao、拉拉在我上方5-6米处。泰山、我的向导在我的下方10多米处。我们刚好进入雪坡的横切面的中间位置,因此,我和拉拉、jing子受雪的冲击力最大。当时我看见上方约20米处的雪开始整个大面积的颤动,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到上面的向导大平措大声呼喊:“雪崩!别动,卧倒。”接着,眼看着头顶上方整片大面积的雪,整体的在快速的向下移动。于是,我的第一反应是立刻侧身成直线对雪下滑的方向处顺势躺下。为减少冲击面的冲击力量,同时,我用雪杖插入脚下的雪地里,双手紧紧握住雪杖,以此增强顶抗来自上方蹦坠的雪的冲击力。此时,滑下来的雪以强大的冲击力冲向我。第一波雪几乎把我冲倒。我似乎没有一点支配自己的余地。我的身体可以感觉到冲击到身上的雪的第一波的冲击力非常大。紧接着,崩滑下来的雪重重的打在我的头上,埋没了我的双肩和身体。雪几乎可以把我冲离原来的位置。我的双脚被压着深深的陷入雪中,手上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雪仗的支撑来顶住冲击。

那一刻,我完全没有任何思想意识,只是感觉到从上面下来的雪越来越多,身体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我可以感觉到手握着的雪仗已经被压得弯弯的。就在我的手及雪杖快支撑不住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想我完蛋了!但幸运的是,此时,下滑的雪竟然止住了!雪崩竟然停止了!因为我是侧躺着的,所以,我的上半身及头部几乎淹没在雪中。我隐隐约约的看见:在我的上方,jing子好像与拉拉紧靠一起,好像是在合力顶抗雪的冲击,下滑的雪已经埋住了jing子的双脚。在她们上面的拉拉似乎已被冲倒、小 dao被雪推离原来的线路向下滑了2-3米。。。。。。

我们位置的下方是一个很高的悬崖及一个海子。老余、老赵、KK、老窖与旺多在我的上方10多米左右,他们同样受到了冲击。但是,大家还好,没有一人被推下雪坡。大家在雪崩中躲过一劫!这大概是宁金康沙峰的仁慈和宽容,也许是康布宁寺的活佛为我们做的祈祷的结果!还是我们虔诚的心感动了上天,我们应该感谢天地!我们还活着,我们都好。

在雪坡上,我静静地,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在原地不敢动弹。直到感觉雪坡上的雪不再滑动,身体上的压力停止了,周围的情况稳定以后才回过神来。我慢慢地从雪地里站起来。在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看见队长大普布从我的后面快速爬上来(他是jing子的登顶向导),冲到jing子身旁,帮助jing子撇开双脚的雪,好把深埋在雪地里的她从雪中抽出来;小 dao也已经站起来,自己踉跄的挪着回到原来的线路上;而向导大平措与其他队员正合力的把倒在雪坡上的拉拉拽起来。。。。。。

我胆战心惊的半站着,环视周围的景象:雪坡上已经非常狼籍,平缓的雪坡上满是滚下来的雪块,有的雪块很大,有的地方被雪冲刷后露出了一块块发亮的岩石。那石头在光线下闪着狰狞的寒光。如果雪再大些,或者坡再陡些,那结果是不可想象的。

回头看看,在离我下方后面30多米处的雪坡上,出现了新的一条凹槽,原来我们刚刚走过时曾覆盖了厚厚的雪,现在,从上到下已经被雪崩的雪冲刷得非常“干净”,已经变成了一条岩石裸露的黑色的通道。这个黑色的通道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坡上非常显眼。通道从我们的上方一直延伸到下面的悬崖,穿越了整个碎石坡,足足有几百米长。看上去气势憾人、非常恐怖。可见,那里是雪崩发生时冲击力最大的地方。如果当时有人位于那个通道上,一定会被推倒冲到悬崖下面的。幸运的是,发生雪崩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走过了那个通道,没有人在那个位置上。

此时,我的向导翁嘎已经赶到我的身边,看到我的狼狈情况,急忙帮我拍打掉我的头上、身上的雪。

同时急切的问我:“怎样?”

我摇摇头:“没事。”

此时,我顾不上太多,迅速地从冲锋衣里掏出相机进行现场拍照。可惜的是,发生雪崩的时候,我头上的摄像机刚刚关掉了,没有能用视频记录下雪崩的那一瞬间的真实的憾人的场景。

伴着呼啸的风,我拿着相机的手被冻得不听使唤。费了很大劲才打开相机的快门进行拍照。

环顾四周,布满乌云的天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此时,刮着的风好像比先前更大了,吹到脸上寒凛凛的,令人透不过气来,卷起的雪继续飘荡在我们周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几乎无法完成拍照。望着复杂的环境,再继续向上不知道类似的雪崩是否还会发生。在我迷茫犹豫之际,我看到前面的老余已经开始下撤了。我决定和老余一起下撤。

风声太大,完全听不到说话声。我用手比划着向翁嘎说明了我要下撤的意思。

翁嘎听明白后,想了一下,望着我再一次的问到:“确定下撤吗?下了就不能再上了。”

我点了点头,伸手做出OK的意思:“下撤。”

在确认了我的意见后,向导翁嘎从肩膀上取下携带的对讲机,大声的向前进营地的指挥部进行呼叫、报告。营地很快作了确认,同意派出人员上来接应我们下撤。

翁嘎作为登顶向导,因为还要继续随队伍向上攀登,所以,不能与我们一起下撤。前进营地安排了其他向导上来接应我们。翁嘎把我的一些用品交给上来的接应的向导,于是,我和老余下撤了。

图29:同一位置,快要发生雪崩前的一张照片

图30:雪崩发生后,大家合力把队友拉拉从雪堆里拽起来(此照片由翁嘎提供)

图31:雪崩发生后,队友小 dao已经被流雪冲离了原来的攀登线路

图32:雪崩发生后,我后面的队友

图33:雪崩发生后,流雪在雪坡上冲出的雪槽

图34:雪崩发生后,我从雪堆里爬出来,靠在雪坡上,赶快留下照片

后来才知道:就在我们下撤6个小时后,天空云消雾散,大风停了、大雪停了。几天的坏天气结束了,宁金康沙峰迎来了又一个周期的好天气。留下来的队员们登顶顶峰是指日可待的事情。遗憾的是,我们却只能和顶峰失之交臂。

下撤到前进营地后,我们稍作休息,整理好行囊,接着要趁着天黑之前,继续下撤到大本营。在与圣山公司的领队桑珠、旺青作别前进营地的时候,我说不出我的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与他们握手时,我好像很不自在,甚至不敢直视桑珠望着我的眼光。

在向导其美扎西的陪同下,我和老余悻悻地离开前进营地继续下撤了。走在返回大本营的一路上,我们彼此都没有说太多的话,除了旁边的溪流水声,周围的山峦非常安静。路上的积雪已经不多,也看不到来时遇见的那些野羊群。我再一次回首望着渐渐地、远远离去的宁峰,宁峰的主峰依然还藏在浓浓的云雾中!宁峰呀!我们刚刚还与她亲近,刚刚还在你的怀里与风雪搏斗,刚刚还曾经历了雪崩的惊险,而现在却要离开你了。

向导其美扎西是一个多次攀登过珠穆朗玛峰的年轻人,而且是圣山的开路先锋。走了一段路,其美扎西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就不断的找话题来讲,不断的安慰我,还把他的茶水递给我喝。在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壶时,我的眼泪几乎要落下来了。他看着我的样子,同情的说:“不要太难过,山还在那里嘛,还可以再来的。”

是啊,山还在那,可是有那么容易吗?

我们有天一样大的志向;海一样宽的畅想!但是,我们始终是如此的弱小!无论你思想上是如何的遐想,却要永远记住:山、大自然永远是那样的强大!在她面前,我们必须放弃幻想。我们没有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我们永远是她的学生!

这一次,宁峰呀,即使她似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然而,很遗憾的是我的一段时间的苦苦的努力和准备又浪费了,我必须从头开始,想到这里,我不仅热泪盈眶。。。。。。

图35:下撤过程中与向导其美扎西在一起,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沮丧。他却安慰我:“别伤心,山还在那!”后来的几年以后,他带我登顶珠穆朗玛峰。

十四、结尾

回到拉萨,因为要赶早上6点的飞机,老余很早就离开酒店了。老余起来时我就醒了。老余走后,空荡荡的房间里留下了我自己,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在我的心里萌生。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可以完全逃避山上的艰苦生活,回到那安逸的城市里享受现代文明。可是,我却没有一点返家的意念,其实,我知道那是宁金康沙峰,是一次未完成的攀登还在牵挂着我的心!

很快传来消息,队员们登顶了,他们终于触摸到了宁金康沙的天空。他们登顶的微信是18日中午传到我的手机上的。看到发来的微信,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这眼泪为他们、也为我自己。在分享他们成功登顶的喜悦的同时,我自怜自己的10多天的艰苦努力没有得到收获。因为自己没有坚持,因为自己的放弃,失去了一次很好的登顶机会。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失败者”,我甚至恨不得能将自己龟缩到黑暗的角落里藏起来。

后来,我们B组队友当中有4位队员经历艰辛完成了登顶。听登顶的队友说:那一天,雪崩后他们继续向上爬到C1营地,在C1营地风雪交加,条件异常艰苦。晚上呼啸的风吹得人心寒栗。大风一直吹着不停,持续的大风吹坏了一个帐篷,吹走了两个帐篷。剩下的队员加上向导共10多人,全部拥挤在叁个帐篷里。有的队员已经做好了放弃继续攀登的准备。

在强烈的风里,几个藏族向导勇敢的坐在帐篷外面的雪地上不停的诵读佛经、祈祷!谁也想象不到,是向导的祈祷、还是队员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天。奇怪的是,晚上9点多的时候,雪、风一下子停止了。云开雾散,天空顿时一片晴朗。月亮、星星,一点点的、闪烁的挂满夜空。新一轮的好天气的周期来到了。15日这一天晚上,是一个临界点,是新旧交替的一晚。面对转变的好天气,登顶已经没有什么悬念,完成登顶只是时间问题。

我特别感动的是女队友拉拉在登顶后的朋友圈发的一句话:“我被自己感动了!”是的,是她的坚强、坚韧!完成了那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的努力不仅仅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所有人!

实际上,队员们登顶的晚上我整夜未眠。从机场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在温馨的家里,本该倒头就睡的。可是奇怪了,到了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也许是醉氧,我像着了魔似的一整夜都在想着山上的事情。想想山上的队友,算一算日子,他们今天应该向顶峰冲击了,这时候可能正在准备出发。凌晨2时以后,我索性从床上起来,打开电脑,看那山上的照片。

整晚,我能感觉到队员们已经从C2营地出发,正走在向顶峰冲击的雪坡上,我甚至能感觉到、听到他们深沉的呼吸声。他们一定能登顶!我想象到队员们登顶后的情景。那是我一直的梦想!可是,我却在他们依然战斗的时候离开了。我虽然回到了温暖的家,却没有收回自己驿动的心!这样复杂的心情伴随着自己,让我想了许多许多事情直到东方的天边发亮。

从一方面看:如果仅仅是为了实现一座山峰的登顶,我这次提前下撤的决策是错误的;如果把登山作为一种体验,那么,我的决策应该是正确的。因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更值得守护!我们永远不能凭借运气和感觉去拿自己的生命做筹码。

我这是在为自己的胆怯或懦弱寻找一个理由,还是真正的作一个客观的考评呢?我至今也找不到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记得2013年春天,在珠峰大本营,黄怒波说过:“登顶是为了活着回来。学会放弃,人生才是真正的变得成熟。”对于一种没有办法把握的、预计的未来情况,放弃总要比继续盲从是好的。

但从另一方面看:在人生的游戏中,自然法则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在与自然的抗争中,适者生存。胜利是永远属于勇而智者的。勇敢似乎总与命运的幸运联系在一起的。成功与失败就是一瞬间。因此,从人性的勇敢与胆怯的角度看,我似乎又是一个“懦夫”。

后来,对这次在宁金康沙峰攀登过程中做出提前下撤的决策,我的队友,我的朋友在朋友圈里也提了自己的看法:

Liz:“攀登是一种体验,重要的是过程,登顶是次要的,人安全是首要的,山总还在那。”

Hee:“如果是我会继续走下去,因为,每一次都会遇到不同的风险。风险是永远存在的,不能因为风险而放弃。”

Yuj:“放弃也是一种责任和勇气。经历过最重要,来日方长。”

Yul:“懂得回避风险,哪怕失去机会也是正确的。风险遇多了,就会成为真正的风险。”

Riy:“挑战风险就是一种快乐!应继续上!”

。。。。。。

其实,关于这一次攀登有许多经验是可以总结的。

如果晚一天攀登,也许不会遇上雪崩,也许登顶的人数会更多。

如果我再坚持一下,也许不会下撤。

如果与大家相互鼓励一下,也许情况会不一样。

如果。。。。。。如果。。。。。。

但是,除了天气、时间节点的原因以外。就一个人来说,攀登一座雪山,仅仅依靠自己的体能是不够的,要善于与人合作、交流,才能应付突发的各种情况。

在高海拔上,从各方面了解情况,从队友那里获得鼓励支持,才能做出客观评价,这一点非常重要。发生雪崩时,情况突然,没有与向导或队友充分交流,充分了解情况就做出判断,是有点欠缺的。其次,就是团队作用没有充分发挥。我们的队伍从第一次攀登开始,队伍就拉开得很长。队员之间,因为体能差别不同,行走速度不一样,相互之间拉开的距离大,无法做到充分的交流。这一点可以与另一组A组相比较看出。A组平均年龄高于我们B组,体能低于B组(行走到目标的总体速度比我们慢),A组却能实现大部分人员的成功登顶。除了时间节点上选择合适外。重要的是B组的团队精神取胜!

我曾从高倍望远镜里看到:B组领队总会在走得较快的时候停下来等候,等一等落后的队员。他们都是整体上、整体下的。他们相互之间交流多,鼓励多。其中还有两位在宁峰脚下举行了结婚仪式的恋人,在雪坡上相互搀扶行走。。。这些都值得我思考的。

我遗憾是因为这次雪崩而未能完成一次登顶。我自豪又是因为有了这次雪崩的经历而变得成熟。因为经历了雪崩使我思考了许多,我似乎对于未来的攀登比从前更有信心起来。

关于这次“雪崩”,有的说是:“流雪”或“小雪崩。”因为,毕竟没有形成大的滑雪、滑坠。

关于这次攀登的不同的看法还有许多许多。。。。。。

我特别感激旺青、感激我的向导翁嘎!感谢总队长桑珠的指导和他的登山经历的分享!

登山是为了什么?我起初并不关心的问题,不想深究的问题,这一次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享受过程,追求结果哪一个重要?这些都是充满矛盾的问题。其实,登山很简单:登山就是上瘾、就是喜欢、就是痴迷!登顶没有勋章、没有奖金,只有无限的快乐!

离宁金康沙峰的攀登有一段时间了。对于我来说,宁金康沙留给我的有喜悦、震撼。但是,更多的是遗憾!那是因为那是一次可以完成而没有完成的行程。

曾经的一段时间里,我常常在一觉醒来,看着宁峰的照片,眼前就会浮现队友们的面孔,甚至会看见宁金康沙峰的影子。宁金康沙对于我来说有忘不了的痛,忘不了的情怀。这永远也不会结束。这一切的遗憾,只有待今后去了却了。

宁金康沙的天空,永远飘着迷幻的雪!那雪起来的地方,是我们的营地,那风止的地方是我们攀登的线路。而那后来又落下的雪花是登顶成功的喜悦、是与登顶擦肩而过掉下的泪水!

其实,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因为此次的攀登能变得更成熟、更大彻大悟!

宁金康沙峰,我虔诚的祈求:下一次请允许我真正的能拥抱你博大、温柔的胸怀!

十五、永远没有结束

这一次的宁金康沙峰的攀登旅程结束了。宁峰像一位美丽的仙子,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她离我是如此的近,却不容易亲近。就像一位美丽的女子,你嗅到了她的馨香,却近在眼前而无法触及!但是,作为宁峰及其他美丽雪山的旅程却远远没有结束。

我一直在想:宁金康沙峰的经历不过是一次人生的洗礼,是跌宕起伏的升华的一个过程,也是可以使人变得成熟的过程!

我们的成熟将使我们自己变得更加自信!

记得有一句话说的好:“TOMOrrowOnceAgain!”

面对雪山,擦去泪水,宁金康沙峰:我还会回来的!

这是一次难忘的攀登,是痛、是喜、是遗憾!都可以有不同的感受,但是,这是一次真正的酣畅的心灵上的洗礼。

十六、后记

回首过去,也许明白:8844.43米的巅峰不是一蹴而就的!

攀登雪山之路永无止境。

此文写作于2013年岁末,一直未发表。到2017年春天,发布此文之时,原宁金康沙峰的攀登队员中,已经有3人登顶珠峰,一人正在攀登珠峰,7人登顶8000米级雪山。。。。。。

竹隐清风

2017年春于东郡寓所

图37:宁金康沙峰的12名队友(三名女队友是:拉拉、茵茵、静子)

以下为攀登宁峰期间拍摄的照片

图38:大本营后山的大瀑布,直接从冰川末端一泻而下

图:39:雪后大本营的帐篷,我的冰镐

图40:康布宁寺的僧尼

图41:在海拔5190米的前进营地,我们看到的一次宁峰雪崩。照片拍摄的是雪崩后掀起的雪尘

图42:雪崩后雪坡上被冲刷干净的雪坡面

图43:宁峰附近一座突兀的海拔6000米的山峰

图44:清晨

太阳刚刚出来,在宁峰大本营拍摄到的日照金山

图45:宁峰大本营拍摄的日照冰川,冰川呈现出金铜色

图46:雪坡上的探戈:自由、畅快

图47:队友拉拉、静子走在雪坡上

图48:第二次向上攀登,队友迎着朝阳前进

图49:我攀登在三角岩石壁的山脊上

图50:C1-C2营地的攀登线路

图51:从C2营地回望攀登线路

图52:三角岩壁的攀登线路

图53:宁峰的C1营地

图54:日出前,宁峰C1营地拍到的山

图55:C1营地的日照金山

图56:海拔高处的风景(姜桑拉姆峰)

图57:彩霞下的宁峰主峰

图58:日落后,KK依然在C1营地拍摄

图59:前进营地,桑珠和老黄的剪影在日落的斜阳里

图60:望远镜里的风景(A组队员攀登到C2营地附近)

图61:前进营地,月伴宁金康桑峰的夜晚

图62:宁金康沙峰前进营地的植物

图63:宁金康沙峰前进营地海子边上拍摄到的蠕虫

图64:雪崩后A组队员通过雪崩区

图65:我到达海拔6400米的C2营地

图66:我在海拔5190米的宁峰前进营地

图/文字 刘 政(竹隐清风)

文章转载联系电话:13877263666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8264

免费送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