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狂虐三水线

狂虐三水线

作者:13602337566   来源:8264社区    3572人关注 07-02 09:06
狂虐三水线
   东莞觉宝原创
  引言:第一次上三水线走迷了路被困在田心山第二天上午遇到贵人带下山,第二次上三水线走到金龟村下山第二天去芙蓉寺参加活动,所以,一定还要上三水线,一定要全程走过,三上三水线完成我们的任务,为打造一个民族照明品牌的长征之路不可能卡在某一个地点,关节一个个打通,困难一个个克服,最终就是我们的成功之路。
  2018年6月12日三上三水线,负重穿越,在山上露营
  三水线(又叫五行线)起点三杆笔(木)经火烧天(火)、土地庙(土)、金龟村(金)、到达终点水祖坑(水);笔架山海拔717米,田心山海拔684米,高度在深圳排名分别为第五、第七。从笔架山(三杆笔)到田心山(水祖坑)的穿越,连续较高难度有名有姓的大山头约33个,无名高山75座,共计108座。累计爬高2700米左右,连绵约30公里以上,是深圳最经典的穿越线路之一,也是最长的单独路线,又称考试线路。一路上无任何遮荫的地方,连续接近三十几个山头,三水线有两个下撤点,一个是土地庙,一个是金龟村。 此线路因季节不同难度也有所不同,夏季为最难,全程暴晒以及对水的补充都是严峻的考验,这条线可以说是深圳周边相对比较难的线路。是许多驴友必走的线路,也是新驴踏入驴界应该要走的线路,考验的是长时间的行走能力和一定的背负能力。有许多驴友都走了N遍,但还是会走,可见此线路的魅力。
对于三水线驴友们有一个心照不宣的事:这条线上死了许多人,三水线上到底死了多少人现在查不到,由于互联网的管控愈来愈严所谓的屏蔽负面信息,导致全国的驴友们都查不到三水线上到底死了多少人,所以,一般情况没有人敢在三水线上露营,也就没有人敢负重穿越三水线,据征徒的徒步教练潘队长称:敢在这条线上负重穿越的都是驴中的强驴,他只知道一个四川还是西藏的强驴负重穿越了这条线,基于此,我们此次将会实现三大突破:1、负重穿越三水线,2、在三水线上露营,3、在暴风雨中穿越三水线;穿越三水线的前几天我们查看了天气预报12号有雨,13号暴雨,6月12日2018年第5号台风马力斯在台湾登陆,沿海城市深圳必然会狂风暴雨,但是,我们的计划没有丝毫改变,风雨无阻。 此次和我一起穿越三水线的八零后的小两口,黑色衣服男一号85年的牛闪闪,白色衣服的女一号87年的小白兔,他们第一次参加户外越野徒步就赶上了这条非常著名的三水线,只能说他二人命好,我心说虐不哭你们就算胜利了,三水线是深圳十大徒步路线最难走的路线,甚至与中国十大徒步路线之一的船底顶有的一拼。 现在到了分享干货时候了,乡亲们,真材实料有价值的经验,对于登山运动真正累的时候是开始往上爬的时候,人一旦到了山上面就不会疲劳,山上面有最优质的负离子,大山会给你满满的能量,这一次我们仍然是从水祖坑反穿,上山后有一个亭子我们躺在那里休息,由于天气要下雨闷热闷热,躺在亭子的长条凳子上突然间一股凉飕飕的山风吹来,透彻心扉,我们起身赶路,天空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18岁那年我和小伙伴两个人用了四个小时登上了五岳之尊泰山,专业运动员需要三个多小时,几乎就是一路小跑,2011年春节期间我弟弟、他的股东曹续迁、曹续迁上高中的儿子我们四个人登泰山,半夜开始上山,曹续迁如同一头牵不住叫驴使命往上窜,他怕看不到泰山日出,我一直控制他的速度未果,到了玉皇顶发现离太阳出来还有两三个小时,他傻眼了,寒冬腊月泰山顶上半夜的温度在零下二三十度,凛冽滴寒风一阵阵吹来都是透心凉,此生,我吹过的最凉快的风就是大冬天泰山顶上的寒风,一干人冻得傻屌似的,没办法到面馆假装吃面想躲一下风,一碗稀拉拉的汤面几十块钱,吃完就赶你走,因为想进来的人太多。
  速度不是快了好也不是慢了好,而是不快不慢刚刚好,这里面有一个主线的问题:一般情况我为控制速度的主线,偏离了这条主线通常会犯错误,损失巨大。
  许多驴友走三水线就是一天解决,就是为了走三水线,非常可惜,如同一碗泰国香米摆在你面前有的人狼吞虎咽三口两口扒拉完了,既不知道是名贵的泰国香米,也吸收不到营养,我不是,我是一口口细嚼慢咽既吃的非常香又吸收了营养。 万绿丛中一点红就是我,我们不是一般的户外徒步,也不是游山玩水,我们是肩负历史使命的修行,每一次长征之路我们都会得到极其宝贵的数据,悟透天机,现在向全世界公布我们的标准与流程。
  一、我们的长征之路敬畏大自然,决不允许留一点点不可降解垃圾在大自然,哪怕是一张糖纸,那些把矿泉水瓶子、铁质易拉罐丢在大自然的人损了自己的福报,种下了一颗恶滴种子,不丢不可降解垃圾在大自然是我们铁定的原则。
  二、一般情况我们的长征之路徒步两天时间,第一天在大自然中释放你的压力、不堪,让自己的灵魂回归纯净,让人格散发出如兰的幽香,在大自然中露营,让身心充分融入到大自然,打坐、诵经各种修行的法门提高生命的质量。
  三、看日出,在大自然中看太阳冉冉升起,生命中有一种感动,吸收了天地日月精华让人激情澎湃,第二天是获取的阶段,大自然会给你高能量的力量。
  第四、不以损害身体健康为前提的任何户外活动,绝不做有生命危险的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注重健康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就是最大的不孝。
  第五、在我们所认为的目标没有达成之前,我们的长征之路不会停止,我们的目标达成以人世间事业成就为标准。 最近在天涯社区看了一些专门登雪山的帖子感觉他们非常了不起,每一个在大自然中行走的灵魂都非常高贵,每一个敢于向未知世界探索的灵魂都非常勇敢,每一个远离人间嘈杂在大自然中寻求一方净土的灵魂都非常纯粹;我们既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肯妄自菲薄,雪山有她的艰难险阻,我们走的路亦有别样的风情,比如说有人在四川或者西藏登上了一个海拔五千米的大山,那是相对高度那里的地势海拔就是三千五百米了,山的绝对高度只有一千五百米,还没有广东省的船底顶高,换言之你登上了广东省的船底顶等同于在西藏登上了一座海拔五千米的大山。
  有人说登雪山有生命危险,在广东省登山更有生命危险,泥石流、山洪暴发等等危险我们先不说,广东省的气候属于亚热带雨林漫山遍野都有一种生物,这种生物一两米长像一条绳子,五颜六色的什么品种都有,我亲眼看见一条翠绿色的挂在树上,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竹叶青,一口就可以送你上西天,还有一种叫过山风的发起怒来脑袋像拳头那么大,时速可以达到四十公里,在山上人奔跑的速度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时速四十公里,遇上它发怒人完犊子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种生物我们不提它的名字,一提它的名字很多人吓得尿裤子,这次小白兔说她看到了吓得嗷嗷叫,我和牛闪闪没看见,一般人看到这种动物两股战战头皮发麻,迈不开步,走不动路。  就这样雨中前行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不冷也不热,汗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到了金龟村下撤点附近安营扎寨,严格意义上讲我们的帐篷都属于家庭用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户外专业帐篷,虽然我的帐篷两层有一层防雨布,小雨还凑合,大雨就不行了,一夜狂风暴雨外面下大雨帐篷里面滴滴答答,万幸的是我搭帐篷的地方头部高脚部低腰部以上保证不湿,睡得非常香甜,我的负重接近四十斤又累又困,你下你的雨我睡我的觉,夜里雨越来越大偶尔有山风的呼啸,我再一次体验到在大自然中睡觉香甜无比的感觉,第二天早上雨停了,七点多钟我们起床吃早餐,小两口睡得不好,半睡半醒之间。 三水线的艰难还在于路牌标识太少,三水线上的距离标识严重失实,比如说从金龟村下撤点到水祖坑的标识只有三公里,事实上你走了三个三公里也不止,我们不知道他们标识的距离怎么来的,也许用现代化的仪器测量得来,但是仪器测量的是直线距离,脚步丈量的距离才是真实距离,中间有一段深圳市管理局标注的远足行径的标识牌,每公里一个,这种牌子标识才是准确滴,我们每三公里一歇感觉轻松自如,而从三杆笔到大架山的距离标识牌上只有2.3公里,事实上我们的感觉十公里也不止,遇难的驴友也许与无法判断真实距离有关,有人说三水线只有十七八公里,有人说三水线有二十四公里,有人说三水线有三十多公里没有定论,以我一个资深驴友的判断三水线全程至少在三十公里以上。 在大雨中,在荒山野岭中,徒步穿越有一个风险到处都是湿滑湿滑,一脚踩不稳就可能跌入山谷,有一个树根把我绊倒一头栽下山去万幸的是滚了两滚就被树挡住了,还得益于我的背包沉重,三个人都摔过跤,都没有受重伤。
  到火烧山时我们的食物基本上吃完了,水剩下了最后一瓶,前路漫漫仍然看不到尽头,人已经极度疲惫了,有点精疲力竭的感觉,躺下去再也不想起来了。
  牛闪闪提醒我们应该加快脚步,天黑之前下不到山下就会被困在荒山,麻烦的是没有了食物与水弹尽粮绝,也无法搭帐篷露营,所有的物品都被雨淋湿了,我想补充一下体力小白兔找到了最后一条饼干,我的背包里又找到一盒巧克力,牛闪闪找到了一只皮蛋这些都让我吃了,感觉体力有点恢复,没想到最大的劫难即将到来。 半山腰开始起雾了,天黑的征兆慢慢到来我们的手机都没有电了,我们继续前行,我让他们两个走在前面喝口水先,撒了一泡尿喝了一阵水大口大口喘了一阵子气,起身追赶他们发现早就无影无踪了,天黑了,还好勉勉强强能看到路,我带了头灯发现根本就用不了,打开头灯白花花一片更加看不清路,四周更黑无法判断方向,走到一个岔路口我正确判断了方向担心他们会不会走错路,一旦错了将会被困在荒山野岭,在四梁八荒中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后果不堪设想,正确判断路的方向就是驴友系的小布条。
  在黑暗中,荒山野岭上负重穿越,每一步都是生死考验,偶尔有不知名的动物怪叫一声人绝对吓得裤裆湿了一大片,有两三次走到了悬崖边上,感觉不对回过头打开头灯又找到了道路,最可怕的是看不到一点点灯火,半山腰的雾挡住了一切,挡住了人间烟火,就这样在摸摸索索中走了四五个小时终于到了三杆笔的出口,这条路的出口在一条高速公路下面的一个涵洞,从山上流下来了的水就从这个涵洞直接流到了大海,涵洞中有灯,我趟着涵洞的流水走过去,尽头看不清楚离海有多少米赶紧爬上高速公路,往小桂隧道方向走去,走了一公里感觉不对又回来了,涵洞的左侧有灯光应该有人,我爬下高速公路往灯光方向走去,原来是一个大工地有简易房子,有一个人在食堂看电视我走过去向他求救,这是一个潮州人年轻非常帅的吴先生,问他要吃的,刚刚好还剩了一锅米饭,他说今天有几个人没有回来吃饭,要是往常就倒掉了今天还留着只是没有菜,我说吃白饭可以的,他拿了一瓶萝卜干给我下饭,一口气吃了三碗。
  在此,分享一点点有价值的干货,每一次我“遇难”都能遇到贵人,这和平常我看到谁有困难都会救助有关系,宇宙法则种什么种子结什么果子,多行善积德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吃过饭吴先生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住,冲个凉手机充上电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牛闪闪,天啊,居然打通了,他们两口子此时此刻已经舒舒服服躺在小桂村的酒店了,他们比我早到了一个多小时,无兄弟,不户外,一起走过的都是一辈子的好朋友,我可以放心睡觉啦。
  此时此刻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我们这次负重穿越三水线总计用了三十六小时,从水祖坑开始进山时是12号上午十一点钟,第二天早上向吴先生告辞提出给钱他坚决不要,按照牛闪闪发的位置我离他们1.5公里,徒步到达后在他们住的楼下沙县小吃叫了一碗素面边吃边等,活蹦乱跳的小白兔这一次真的被虐到了,九点钟才磨磨蹭蹭起床下来,昨天夜里下山时被摔了一下脸上一块耳朵肿了,最后这一天不怎么说话,不应该让她上三水线,对于第一次户外徒步的她经历如此的及虐确实有点残忍。
  我们的长征之路不会停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初衷,我们应该成就事业,在徒步的过程中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人世间所谓的成功就是把阻挡前进的关卡一个个打通,责无旁贷面对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 阿彪0373 发表于 2018-7-3 15:09 你们三个什么时间分开了?
天快黑的时候分开,分开后不到一小时天黑了,他们俩在雾层下面可以看到深圳市的灯火,我还在山顶上,各自都摔了好几个跟头,万幸的是都没有严重受伤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13602337566 回复

    哈哈,你的底子不错,13号老虎头再验证一次

    发表于:07-06 10:33

    • 汪飞520: 我是牛闪闪??第一次参加户外。有幸与前辈一起穿越三水线,在如此恶劣的天气加上惊险的路程,安全下山!感恩 ...
  • 阿彪0373 回复

    你们三个什么时间分开了?

    发表于:07-03 15:09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