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疆东八道之花古道东西线连穿

新疆东八道之花古道东西线连穿

作者:一天空一   来源:8264社区    5302人关注 07-09 10:08
众所周知,延绵的天山将新疆分割为了北疆和南疆,而北疆与南疆,千百年来的维系,就是通过天山之中的一条条古道。天山中之所以古道众多,无非是因为天山横贯新疆,导致了南北疆交通不畅,往往需要费时费力的绕道而行,古道成为当时连接天山南北的重要通道
自汉代起,丝绸之路北道和丝绸之路新北道开通以后,吐鲁番就是当之无愧的交通枢纽:除贯穿全境的主干道——丝绸之路北道外,尚有一系列连接中道、新北道的分支线路,如连接楼兰、敦煌的大海道,通往焉耆盆地的银山道等等……
吐鲁番(車师)与吉木萨尔(北庭都护府所在地)之间的东天山深处(东天山是指乌鲁木齐达坂城白杨河既G312国道以东至哈密这一带的天山山脉,东天山南北宽度50--100公里,东西长度600多公里,其主峰为博格达峰,海拔5445米) 还隐藏着众多鲜为人知的汉唐古道,具说有六条之多,这六条古道均从吐鲁番盆地出发,翻越天山后抵达北坡的吉木萨尔,自西向东依次为:他地道(车师古道)、乌骨道、萨捍道、移摩道、花谷道、突波道
时至今日,有些史书中记载的古道已无可考证,有些古道则变为了今天的公路,而剩下的那些贯穿南北的被遗忘的古道,则成为了徒步者的天堂,如贯通天山南北的车师古道、乌骨道、萨罕道、移摩道、花谷道和突波道六大丝路古道,再加上博格达穿越传统线路和苏拉夏线路,被驴友们称为“东八道”。
有关花谷道的文字记载,最早见诸于唐代的《西州图经》:“右道出蒲昌县界,西合柳中,向庭州,丰水草,通人马”花谷道,从吐鲁番地区鄯善县七克台镇坎尔其水库,翻越东天山至木垒县查汗布特河干沟口水库,因坎尔其河的东西两大支流而形成了东西两条穿越线路,驴友们称为花谷道。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我(天空),幸福一家,怪鸟,准备在崔勇的带领下。从2018年6月29日到7月4日耗时六天自木垒进花古道西线,翻越天山到达鄯善坎尔其河主河道东线甘沟出口,然后沿着甘沟一路上行再翻越天山到达木垒河主河道洞洞沟出口完成此次东西线连穿。
2018年6月29日阴云密布。
早七点半我们一行四人崔勇,我(天空),怪鸟,幸福一家,背着大包准时来到集合地点,上车出发终点木垒。在车上我们听说了气象台发布了天气蓝色暴雨警报。天山南北坡都有中到大量降雨!外面阴云密布,不时有雨点低落,就像我们的心情一样。不知道前路如何能不能完成这趟没有人走过的新的路线。
崔勇是我们四个经验最丰富的。在这之前的一个月里,他先走了甘南,华山,大鳌太孟克德,其中的孟克德是19号到23号我们一起刚完成的。所以路线的制定,行程的安排都是由他来安排。可以说他就是我们的队长,虽然他一再的说是大家结伴同行。我们也很信任他。
如果到达起点雨水很大,我们就得取消这次计划,我不能拿大家的性命冒险!这是路上崔勇说的最多的话。雨水过大,会造成山里山洪,泥石流,落石,塌方等各种自然灾害,轻则无法同行被困山中,重则受伤丟命。所以一定要根据天气情况安排行程,安全始终要在第一位!崔勇给我们上起了安全课。
一路无话,经过快五个小时行车,十二点我们来到了木垒河峡谷林管站。转车做牧民拉羊的卡车在前进二十三公里,来到西线起点,中午一点开始徒步。
这时的天气也好了起来,天上的云很多,但颜色淡了很多,也没有了雨点。舒适的温度让我们走的很舒服。天山北坡气候湿润,植被茂密。几乎沟沟都有河水。听着水声鸟叫。闻着花香草木的气息,我们顺着清晰的马道,穿林过河一路上行。
一路上碰到了很多牧民,有同行的赶着骡子拉着老婆孩子的,邀请我们去他家毡房宰羊吃肉的。有骑着马,穿着皮大衣对面而来,询问我们背包去那得。还有一个女牧民骑着马冲我们问好。相互问好攀谈几句,我们加快脚步争取翻过第一个达板,去到山下扎营。
随着山势的增高,松林慢慢褪去剩下草地和峡谷时我们就要来到达板前。同行的拉骡子的牧民早被甩在了身后,来到了一个牧民毡房,卸下背包稍事休息。牧民给倒了热热的茶水,我拿出不多的香烟,大家攀谈起来。达板就在前面,上到顶得两个小时海拔3259,牧民说那山后面狼很多!让我们小心一些。
告别牧民开始登顶之路。第一天走路背包很重,双腿好似灌铅一样酸痛迈不动。一步一挪的往山顶攀爬。转眼就看不见队友了。遥遥远望,崔勇好像已经到了山顶,幸福一家也在半山之间。怪鸟在我前面一百米,我只能咬紧牙关一步一挪的来到山顶。崔勇已经等了一小时了。
下山的路就轻松多了!顺着马道路过草地穿过峡谷来到了一个小河旁,今晚就扎营这里吧!
一路上碰到了很多牧民,有同行的赶着骡子拉着老婆孩子的,邀请我们去他家毡房宰羊吃肉的。有骑着马,穿着皮大衣对面而来,询问我们背包去那得。还有一个女牧民骑着马冲我们问好。相互问好攀谈几句,我们加快脚步争取翻过第一个达板,去到山下扎营。
随着山势的增高,松林慢慢褪去剩下草地和峡谷时我们就要来到达板前。同行的拉骡子的牧民早被甩在了身后,来到了一个牧民毡房,卸下背包稍事休息。牧民给倒了热热的茶水,我拿出不多的香烟,大家攀谈起来。达板就在前面,上到顶得两个小时海拔3259,牧民说那山后面狼很多!让我们小心一些。
告别牧民开始登顶之路。第一天走路背包很重,双腿好似灌铅一样酸痛迈不动。一步一挪的往山顶攀爬。转眼就看不见队友了。遥遥远望,崔勇好像已经到了山顶,幸福一家也在半山之间。怪鸟在我前面一百米,我只能咬紧牙关一步一挪的来到山顶。崔勇已经等了一小时了。
下山的路就轻松多了!顺着马道路过草地穿过峡谷来到了一个小河旁,今晚就扎营这里吧!
第一天数据:总计徒步15.6公里。累计爬升1402米,用时七个半小时。八点半扎营,最高海拔3259米。
2018年6月30日,阴,基本无风。
第一天的达板让我感到很累,所以一夜睡得很好。早上七点准时起床,夜里也没有感觉很冷。速干裤,短袖加了个羽绒衣就感觉不到早上的寒意了。水我一般都是晚上烧好灌在脉动瓶子里,裹上速干裤放到睡袋里,然后可以让你的脚热一夜,缓解一天的疲劳非常的好。所以水瓶里喝的水都有,一个大脉动装腰包里,随时取用。一个小脉动,一个保温杯在大包边包里,不用卸包也可以取用。总共两升水可以用半天,中午营地可以再补充一些。吃饭,装包,拔营八点十分开始沿峡谷下行开始第二天的征程!
营地边的小河,我们的水源
一条峡谷一条小河,峡谷相交,河流相汇,小峡谷变成大峡谷,小河流变成大河流。在一个河流的汇合地,河水已经很大,峡谷也很陡峭。跟着崔勇从崖壁旁的斜坡上我们登上了一个达板。没有顺河而行,是因为峡谷陡峭,水量较大很可能有很多的瀑布。翻过这个小达板一路下行,水越来越小了。
峡谷中的幸福一家
河水时有时无,偶尔的从地底冒出。草也变得干旱起来。路边一个北山羊的枯骨露出了。骄傲的北山羊死后依然昂着弯刀的角!摆好头骨继续前行!
顺着山谷一路下行是一片草原,由于水量不大,草感觉很干,也不算茂密。这里应该是鄯善了吧,属于吐鄯托盆地了吧。这时的天空铺满一层淡云,云彩不厚。感觉不到太阳的直射,但很热!走着走着下坡变成了缓慢的上坡,远方的隘口就是今天最大的达板了吧!
从早上到现在,没有遇到一个牧民,没有看到一个牛羊马匹。看着雨季里也干干的草地,也许这里都不适合放牧吧。沿路只有不知名的鸟儿,欢唱着,从我们身边不时的飞舞而过。
上午十二点了,不知不觉中走了四个小时了。崔勇一直走在最前面,偶尔停下脚步,也是在查看前进的道路。他消瘦的身体却含着巨大的能量,背着大包感觉在地面上飞奔!紧追着他的步伐,不敢休息。走过峡谷,奔过草地,爬上达板。这是今天最大的达板了,海拔3117米。过去它就正式来到了鄯善地界。下行来到一个小的峡谷边,有一碗从地底冒出的泉水。吃个午饭吧!休息也是为了更好的前进。
吃点干粮,喝些水,再把水瓶灌满,接着出发。前方目标是通往鄯善的主河坎儿其河。我们要在河边扎营。这中间再也没有水源了!根据地图显示大概还要十二公里左右才能到河边,上午已经走了十六公里了,看来今天任务艰苦啊!
下到谷底转个弯,爬上个小坡后我们该转向东面而行。这时我们有两个选择。1是按指定路线要走十五公里左右到河边。2是顺着左边的峡谷直插河的上游,明天可以顺河而下。这样可以少走一半的路,还能快快扎营休息。已经走了快二十公里了,当然选第二个方案。直接下沟,清晰的马道,陡峭的崖壁。我们顺沟而下!
峡谷口有一个牧民的木头房子,看着荒废了好久。越往里走两边的崖壁越是陡峭。不时看到一两只野兔从身边跑过。一个转弯,一大一小两只北山羊惊吓的从身边飞奔而去。等拿起手机也找不见羊的踪影了。正中午,天气很热。水是不停的往嘴里灌,却也改变不了冒火的嗓子。
到达谷底,两边的崖壁好像刀劈的一样陡峭。竖起耳朵隐隐听见河水的声音。啊!终于快到河边了!下午六点了,看见在前面休息的崔勇,幸福一家,听见河水哗哗,喝下最后一口水来到了他们旁边。
“前面过不去了,是断崖。我们得从旁边山上绕过去。”崔勇说到。我和崔勇放下背包往前走去,翻过一个三米的断崖,在往下来到一个葫芦口。往前望去,十米外一条清澈的小河在前方流过。河边有杨树,树下平整的草地是多好的营地啊!
而我们站的葫芦口很窄,从这要到河边必须下去葫芦口的悬崖。悬崖有十几米高,由山洪在底下冲了个大洞。这沟里没有水,下面的洞中也没有水。两边都是陡峭的崖壁,看着尽在咫尺的河水,这里是下不去的。
来到谷底,幸福一家已经爬上了左侧的崖壁。正在山顶大喊,这边全是断崖过不去的。崔勇爬上了右边的山崖,转了一圈后回来说也过不去。只能返回了。看地图,返回两公里半,上山就可以回到原来的轨迹。关键是水源,我留了两小瓶水,刚才探路回来,给了哑着嗓子的崔勇一瓶,他一口气就喝光了。我还有一瓶水,怪鸟有一瓶,幸福一家有一大瓶,崔勇水没了。水总体还够,可以继续走。
走错路返回是最影响士气的。何况已经走了有二十公里,还在缺少水源的情况下。大家相互鼓励,慢慢爬升返回到两公里半处,看着山坡,冒烟的嗓子,休息一下吧。这时幸福一家拿出了三个大大红红的西红柿,分给我们。这时的西红柿吃到嘴里,那个香甜可口,真是无法言语了!感谢幸福一家。这个从来不知道累,重装长线狼塔C+V能背三十公斤以上的老驴!
吃完西红柿,好像打了激素!一个小山头分分钟爬了上去。结果没到山顶,就看到了一条清晰的道路。是以前修的简易公路留下的残路。顺着时有时无的公路,蜿蜒曲折的行走。看着两边陡峭的崖壁,坚持!坚持!水早已不敢大口的喝,一公里一口润润喉咙舍不得咽下。下过一个很陡的坡子以后,终于来到了坎儿其河边上。跑到河边,整整喝了三瓶水,站起来肚子里都呼啦呼啦的水声了!就地扎营吧,辛苦的一天!
第二天数据:徒步36.7公里,总共耗时14.16小时累计爬升1591米,累计下降2607米,十点半到坎儿其河营地。
2018年7月1日,晴蓝天白云,微风。
今天是党的生日,俄罗斯世界杯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我们四个老男人却在这,鄯善的坎儿其河边,过着与世隔绝的户外生活!昨晚扎好帐篷已经天黑了,崔勇昨晚就说明早晚走点修整一下。这里的天气很热,空气干燥。所以昨夜睡得很舒服,睡袋基本当被子在用,四肢光着露在外面也一点也不冷。昨夜累了就没有做饭,吃了个饼子就着一包笋条吃完就睡了。早上起来可要好好吃一顿!做饭烧水,喝奶茶,晒太阳。舒服!
在吃早饭的崔勇
依然的打包起营,九点半我们开始第三天的跋涉。今天的目标是东线鄯善处的起点往上走。看情况扎营,以调整为主。
前四公里都是顺着坎儿其河直下,所以我们都光着脚穿着溯溪鞋,开始在河的两岸穿梭。河水稍微凉爽,站在水中没有刺骨的寒意。过河变成了一种享受。
顺着河走了四公里多,来到了东线鄯善轨迹上。继续顺河走就可以到坎儿其河水库,然后到鄯善火车站,坐火车回家了。我们才完成了一半,当然要改道向北,继续东线的穿越!
根据地图显示,离开坎儿其河向北进去甘沟,将近一天没有水源。于是我们在河边停下来,开始烧水,灌水。有了前面缺水的影响,我直接灌满了四升水,一个大脉动,两个小瓶水,保温杯灌满,水袋里还加了两升烧开的茶水。水够了,换上徒步鞋开始甘沟的穿越!
干旱荒凉的甘沟,有车辆走过的印记。沙地很软,只有走在车路上才不会滑脚。慢慢的缓坡,干干的戈壁,向北,前面的大山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天气很热,基本上三公里就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会,不再赶路,补充水分,每半公里就得喝几口水。不然昨天身体缺失的水分也补不回来。嘴会起泡干裂,甚至肿胀。好在我带的水多,慢慢喝吧!
一直走到一大片隔壁时发现大片的沙葱。拔一些沙葱可以做菜吃。停下来吃点午饭。
走三公里左右,找个凉快的地方休息。
吃午饭的怪鸟
崔勇,饭很难吃吗?
幸福一家
满是荒凉,满是干旱。只有走进大山才会有水有植被。
休息,午饭,起包,继续前行!距离前方的大山越来越近,走过荒凉,走进大山,草也多了起来。直到发现峡谷中一个泉水形成的小河,旁边草地青青。是个好营地!这是甘沟过来唯一看见的水源。放下背包开始扎营。下午五点四十扎营,结速了今天的旅程。
第三天的营地
今天扎营很早,天气还可以。所以幸福一家拿出了酒肉,我拌了路上摘的沙葱,崔勇也拿出了高级的凉拌羊肝,还有怪鸟的好吃的。大家一起开杯庆祝一下。行程过半,状态不错,为我们的活动干杯!为我们自己的努力干杯!
欢声笑语,酒足饭饱后,天也变得阴沉。收拾好物品钻进帐篷后,开始下起了雨。每天晚上都要烧好开水,灌进脉动瓶子里,放到脚头,把疲惫的脚烘烤一夜。第二天脚走路会很舒服的。雷声很大,雨也下的很急,很大的风,把帐篷吹得乱晃。幸亏今天把四个帐绳都牢牢的绑在了石头上。真担心有山洪下来,在这个狭窄的峡谷里没有躲避的地方!在担心和酒精的作用下慢慢睡去!
第三天数据:徒步16.1公里,爬升694米,下降167米,下午五点半扎营。全程耗时八小时。
2018年7月2日,晴,蓝天白云,微风。徒步第四天。
昨夜的雨半夜就停了,雷电交加,担心的我前半夜都没有睡好。早七点起床,天气已经很晴了,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做饭吃饭收拾装备打包,八点半继续出发,开始第四天的征程!顺着峡谷继续爬行,缓慢上坡。没走多远,水就干了,还是干旱的峡谷。不时可以看到牧民盖的木头房子,都空着。好久没有住人的样子。没有牛羊马匹。看来这边已经禁牧很久,荒凉的山坡也让牛羊没有草吃了吧。
沿峡谷向北走不久,来到一个四面环山的谷底。谷底西边有一个木屋,木屋坐落在一个向西的窄窄的峡谷口边。从木屋后面走进峡谷,有一股细小的泉水流出。这里是从甘沟上来的第二个水源,错过就没有水的补充了。从这里拐向西行,随着海拔的上升,峡谷也开阔起来。干干的草丛中不时跑出几只呱呱鸡。偶尔的几只飞鸟点缀在周围。前方的达板就是今天的最高地,不是很高。很快的就翻过达板一路下行。下山很陡,所以走的也很快。下到山底两山夹着一条河流。一条水量不小的河流,最终都会汇合成坎儿其河,奔流到鄯善。顺着河走到上游就是东线最大的达板,鄯善和木垒的分界点。但路还很远,今天是到不了了。
达板下面的河谷
前面的河谷很开阔,顺着河道逆流而上。没有马道,河里的乱石很难走。一直来到一颗柳树旁,休息一下吃个午饭吧。
河水就在旁边,悠闲的吃饭休息,发呆,这才是户外悠闲的享受。被冲倒在地上的柳树躺着,却还发着牙,长着嫩绿的树枝。真是顽强的生命!
吃饱喝足,继续上路。依然是河滩的石头,依然没有清晰的马道,艰难前进。峡谷慢慢变得陡峭起来。
顺着峡谷一路前进,河水在峡谷里流淌。踩着石头左跳右跳在河水中来回穿梭。石头湿滑,脚一滑连续几次掉进水中,防水的徒步鞋也被灌进了水。懒得换溯溪鞋,有些地方搬几块石头就可以过去。如果是反复过河,还是建议大家换上溯溪鞋。不然鞋湿了走路真不舒服。
已经走了四天了,走过了很多的峡谷坡地。这一段的峡谷真是美丽!两边山峰陡峭,下面小河流水。没有太大的坡地,小河从各个峡谷中流出相互汇合,慢慢增大水量形成了下游的坎儿其河。看,一个巨大的石门出现在眼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景,大自然鬼斧神工。站在大门下,我走进大山。梦幻的世界就在我的眼前了!
走上峡谷,草木茂盛起来。在一片高高的草地旁看着四周的山崖,山崖下还有石头修筑的牧屋,我们停下了脚步。四周开着鲜花,清澈的小河从中间流过。扎营吧,多好的营地啊!
下午五点,扎营在水草丰盛的谷底,今天的行程结束了。扎下营地欣赏着四周的美景,抬头看着旁边的山崖。在山崖的顶端,一群北山羊站在那里也俯视着我们。估计它们也是在山顶休息,正好奇的观察者我们。北山羊,大山的精灵,真的很爱你们。看着它们被它们感动,心潮澎湃!
山行者之北山羊
我是大山的孩子,
爬上每一处险峻高山
是大山母亲对我的呼唤!
我是自由的行者,
穿梭于山峰草甸密林间,
是我没有羁绊的脚步!
我是孤独的旅者,
我不要你的追随和相伴,
享受孤独是我的风格!
我知道你在羡慕我,
我站在高山之巅仰望雪山,
挺身抬头对天长啸!
我不要低矮的羊圈,嗟来的草料。
从北方的大地到西伯利亚,
都是我自由驰骋的家园。
我爱这蓝天碧草,鸟儿的欢唱。
在高山草甸河流间自由的奔驰,
不知道什么是贪婪与枷锁。
我看着任人骑乘的马,被圈养的羊。
心中的恐惧浑身颤抖!
我知道,不自由,毋宁死!
第四天数据:徒步19.2公里,爬升1332米,共用时八小时十二分钟。下午五点扎营。最高海拔2543米。
2018年7月3日,晴转多云,夜间有雨。徒步第五天。
昨天早早扎营,幸福一家也拿出了背着的最后的蔬菜,一把蒜苔,炒一大盆的蒜苔炒肉,伴着下的挂面,美美的吃了一盆捞面条。崔勇也拿出了最后的一瓶酒,我们四个围坐在一起,喝酒吃面,还有不多的咸菜下酒。又是一个欢歌笑语酒足饭饱的夜晚。
该做的功课睡前做好,天气不冷也没有风雨。一夜无话,早七点准时起床。还是一样的做饭吃饭收拾装包开拔。上午八点半准时出发,第五天我们又开始了。
随着缓坡上升,河水越来越小,两边的山也低矮起来。草还是很茂盛,草地也很湿润。今天要翻过的达板就在前方,海拔3100米。也是此行最后的一个达板。没有想像的高山,没有险峻的陡坡。越往上走地面越平整,湿润的草地上不时有一片一片的蘑菇。有口福了,全是草菇味道好的很。赶紧采蘑菇了。
这是我见过最独特的达板了。连绵有五六公里,全是缓缓的草地,坡度不算很大,但是只能看到前方两百米左右,你以为到顶了,上去还是斜坡,五六公里不停的爬升。到了顶却是一片平整的草原。草原有点湿,像水少的沼泽湿地。水分慢慢汇聚,才能有来时的河流。各种花开在草原中,站在其中感觉浩大的草原。草原里有一大群马,自由自在的远远的围着我们奔腾。
来时的路
来到一处低矮山山石旁,停下休息。这是达板的顶端,从这里开始下山,以后都是水草丰盛的地方了!远方的马群悠闲的溜着弯子,天空也阴云密布起来。掏出雨披整理好,估计要下雨了。放好采的蘑菇,喝些水披上雨披,开始下山。这个达板上升很缓,下降却很大。很陡的坡度之字型下降,沿路开着各色小花,清晰的马道。连走带跑很快的来到了山脚下。
远处的马群
下山时路旁的野花
渐渐的,雨稀稀拉拉的下了起来。浓雾也在山间弥漫。没有看见牧民和牛羊,也没有看到木屋蒙古包。快速的在雨中奔跑,沿着山下的小河,顺着清晰的马道。希望找到一个牧民的小屋进去躲躲雨,速干裤已经湿到了腰部,鞋子也感到潮湿了。满眼都是绿色,浅的是铺满各处的草地。深的是一片片的松林。点缀着各色的小花。雨越下越大,身上的衣服也感到了潮湿。远方的河谷边隐隐好像一个木屋呈现。就哪里躲躲雨吧。躲进小屋,换掉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外面依然下着雨,点起木屋的火炉。有火的日子就有希望!
火炉驱赶了寒意,顺便烤烤鞋子,聊聊天。商量着出山以后该吃啥样的美食,以后的徒步计划。外面的雨也越来越小。今天的目标是走到出口洞洞沟附近扎营,由于计划的是明天来接我们,所以留几公里明早就出去了。如果能打通电话,其实今天就可以出去的。洞洞沟口外大路边上也不好扎营。所以剩下的路很悠闲,随性走吧!雨停下来了,继续前行。
离开木屋后,不时的看到马群,羊群,牛群。看来牧民也多了起来。
不时的看到牧民扎起的大型蒙古包,看来马上就要走出去了。距离出口还有六公里,一条清澈的小河旁,巨大的杨树底下,我们停下了脚步,扎下了营地。
早上采的蘑菇拿了出来,一锅炒不完,来两锅。再配上肉,木耳大蒜沙葱。户外美食应运而生。一碗面条不够,继续。两碗面条下肚,腰都弯不下了。太好吃了!最后的夜晚,明天就可以回家了,难得的悠闲在美食美景中度过。我爱你户外的宁静,安详!
吃的太饱,天气晴朗。约起幸福一家,我们四处走走,消消食。看到了一个大型的蒙古包,外面写着商店。赶紧上前门却是锁着的。哎!香烟,啤酒的梦想没了。看到燃起炊烟的蒙古包,敲开门后出来的牧民大嫂,却是一句汉话也不会说,问她啥都是笑着点头。告别他们回到营地,崔勇早早钻了帐篷听音乐去了。喊上怪鸟,烧上茶水。坐在大杨树下,我们慢慢的喝着茶,聊着天。太阳落山,天色暗了下来,回帐篷,今天就要过去了!
牧民钉马掌的地方
第五天数据:徒步21.4公里,爬升843米,下降1411米。耗时十一小时,下午七点半扎营,小木屋里待了有两个多小时
2018年7月4日,小雨,徒步第六天。
昨夜和幸福一家散完步后,回到帐篷,烧好第二天的水开始睡觉,没多会开始下雨。雨下了一夜,很大。半夜两点左右睡袋进水到腰部,无法睡觉,只好起来穿衣。把湿的睡袋放到一边。还好进水不多,只是丝棉睡袋太吸水,湿的厉害。擦干防潮垫的水,继续合衣睡觉。到凌晨五点左右被冻醒,起来打开炉子干烧一会暖和后,睡一会。坚持到早七点起床上厕所。这时的雨已经断断续续,天还是很阴。幸福一家已经吃完了早饭,看来一夜也睡得不好。怪鸟也起床了,拿来怪鸟最后的哨子,开始做饭。昨天剩下的蘑菇,哨子,加上崔勇给的面片,一大锅蘑菇汤饭完成,我和怪鸟一人一半吃的香甜。由于天气不好,等到收拾好开始出发已经九点半了。新的征程继续!
昨夜扎营时的小河
今早的小河
营地边昨夜清澈的小河,已被山洪充满。水量增加了十倍以上。昨天可以踩石头过河已经不可能做到。河水激流混浊,只能趟水过了。崔勇,怪鸟早早换了涉溪鞋,我和幸福一家没有换,我的涉溪鞋比较松垮不敢在这样的河里用,很容易被冲掉,徒步鞋昨夜也没有干,湿湿的,所以直接徒步鞋过河。我穿上了冲锋裤,幸福一家换上了雨裤,开始过河了。从营地到出口路上六公里路,过了大概十几次河水。河水很难过,中间的水量很大,脚上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站稳。河水中有很多石头滚动,不动的石头脚一碰也会被河水冲走。水深都在膝盖以上,最深处到大腿。河中有很多坑洞,由于河水混浊,看不见底,很容易踩空。崔勇走在第一个,在一个很急的弯处突然的被河水冲到。但很快的他就爬了起来,对着站在后面的我大喊,底下有大坑,两个,小心。我慢慢的才趟过来。崔勇披着雨披但已经湿了半边上身。甩掉脸上的水,擦干手机上的水,整理衣服,崔勇站在河边指挥刚跟上来的幸福一家换个地方过河,这里不能过。然后继续大步向前走,好像没有任何困难能够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怪鸟,幸福一家在过河
崔勇在过河
向前,向前,雨时有时无。大概过了十几次河,走了六公里半来到了洞洞沟口的大路上。这本应该是东线的终点,但是没有车,也没有人。路很平整,雨也基本停了。我们继续往林管站方向前进,希望能碰到我们的车,或者搭车出去。走了大概一公里看到了一个施工修路的人,听他说前面的桥被河水冲毁了,人车都过不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不敢休息。一是担心洪水逐渐增加会造成更大的泥石流,道路整体的损毁。二是担心真的人车都过不去,还要耽误一天等修路,补给没了,睡袋湿了,很难过夜。加快脚步赶到损毁地点看看情况争取过去。
木垒河已经变成了洪水滔天
洞洞沟出口
周围山谷里的河水,全部汇入了路旁边的木垒河里,水量增大了近百倍。来时清澈温柔的河水,变成了波涛汹涌的洪水,怒吼着冲向下游。轰隆隆如若雷声起伏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着。那是河水卷着的大石在水底碰撞的声音。峡谷两边是陡峭的崖壁,间或的几颗小树,绿色的植被夹杂中间。峡谷时而宽阔植被茂密,时而狭窄形成一线天。天空云已经转淡,有不少的地方露出了蓝色的天空。我们一路飞奔,向前!
从洞洞沟出来大概六公里时,我们遇到了一个骑着摩托的牧民。他确定了距离林管站一公里左右正在施工修桥的地方,临时修的桥被河水冲毁。人和车已经无法通过。但好消息是,从旁边的山上可以绕行到林管站下游三公里处有一座可以过人的桥。知道可以通过了,我们也放心下来。休息一下,换掉过河时湿透的裤子,倒出灌在鞋子里的沙子和泥水。喝点水继续出发,走了四公里左右来到损毁的桥边。河水中树立着几个浇筑好的桥墩,桥面还没有铺设。旁边临时修的桥已经不见踪迹。河水混浊汹涌而下,河水宽十米左右。对面有人有车,我们也只能隔河相望!
顺着路旁边的马道,我们开始攀上陡峭的山坡。刚到坡顶,崔勇喊到“司机师傅来电话了,车已经在林管站等着了”。欣喜万分!终于可以回家了!沿着山坡中部马道横切一公里,绕过一个小山,山下的林管站就出现在眼前。我们的车就在那里停着,我们挥手高呼,虽然能看见彼此,却被河水阻隔。继续前行,顺着马道走过斜坡,陡壁,攀了一点的崖壁,来到了下游两公里的一个红色铁桥边。过河上车吃着司机师傅带的西瓜,喝着饮料,结速了今天的行程。也完成了全部的行程!
从铁桥中出来,走完最后几步
第六天数据:徒步18.5公里,爬升150米,下降652米。总用时四小时二十二分钟。中午两点坐车回家。
最后的总结:花古道东西线连穿总计127公里。累计爬升6000米,累计下降6600米。此次穿越天气还算不错。最后的洪水也增加了乐趣。其实第五天完全可以走出来,由于通信问题多住了一晚。所以计划好,完全可以五天完成。西线两个达板,东线两个。鄯善一面的景色荒滩戈壁较多,水源很少。如果顺着坎儿其河下行,一定要带够绳索,估计会更有意思。上行估计有陡峭悬崖。木垒一边青山,松林花海,很美。峡谷的景色最独特。
最后说一下环保!留下你的脚步,带走你的垃圾。任何包装袋,食品袋还有烧完的气罐我们通通带回。每次起营一定要检查营地,哪怕一个纸片也不要破坏原始的美。美景是靠我们大家一起维护的。我想大家都不想看到,到处的垃圾吧!从你我做起吧!
感谢队长崔勇,线路的制定,节奏的控制都很到位。真是一次难忘,深刻记忆的徒步!怪鸟,幸福一家。很高兴一起同行,以后还会再次出发的!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