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业界资讯 登山 「杀人峰」,生与死

「杀人峰」,生与死

作者:兮客旅行   来源:8264社区    3579人关注 2020-5-20 10:01

今年冬季的喀喇昆仑山脉,无人登顶。

几队人马分别出征加舒尔布鲁木 I 峰(K5,8080米,世界第十一高峰),乔戈里峰(K2,8611米,世界第二高峰)和布洛阿特峰(K3,8047米,世界第十二高峰)纷纷铩羽而归。当他的队友因肺炎而下撤之后,46岁的俄罗斯登山者Denis Urubko决定独自挑战冬季的布洛阿特峰。

布洛阿特峰距离世界第二高的乔戈里峰仅有9公里远,两座山是相连的。这个冬天Denis在这里的任务是攀登它,之后向从未被冬季攀登过的乔戈里峰进发。

在过去的20年中,Urubko进行了无数次深山速攀、独攀,其中22次是在喜马拉雅山脉的8000米高山上。2009年他成为世界上第15个攀登完全部14座8000米山峰的人,他也是世界上仅有的8名无氧攀登全部14座山峰的登山者之一。

今年他决定在喀喇昆仑山脉进行自己的最后一次攀登。

送自己患肺炎的搭档下山,并错过了最好的登顶机会后,Urubko转身开始了自己的独攀挑战,他也成为巴基斯坦山区这个冬季的最后一名登山者。他所面对的天气状况并不理想,但他最后决定在2月16日早6:30出发。出发后不久他就被一场雪崩卷下山坳100多米。然而见惯大场面的Urubko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开始继续攀爬。

他的速度很快,下午15:30他就搭起3号营地,做好第二天早上冲顶的准备。「然而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3号营地,望向K2

第二天凌晨3点,Urubko独自发起冲顶,然而绳索问题让他再次摔倒并跌落了15米,当他从一个深不见底的冰裂缝旁爬起来时,他的信心没有丝毫的动摇。他简单的更换了备用绳索,继续前行。

然而当他到达海拔7400时,他发现,布洛阿特峰上的风,不是天气预报所说的40公里/每小时,而是70公里/小时(8级左右)。在这个时候,Urubko知道自己的登山之旅结束了:在这种风速的情况下,任何一点失误都会要了他的命。他立即选择下撤,并于早10点到达大本营。

至此,这一代最伟大的登山者之一宣布推出高山探险。

2018年冬季,乔戈里峰探险

但让Urubko成为最受人尊敬的登山家之一的高光时刻,却不是在任何一座山的峰顶。

2018年1月,准备创造历史,首攀K2的Urubko与波兰登山队员Adam Bielecki正在大本营进行,向峰顶做最后的冲刺。此时他们忽然接到200公里外,另一座8000米高峰上传来的求救消息:一男一女两名精英登山家被困在有着「杀人峰」之称的南伽帕尔巴特峰之上--这座山夺去了1/5的攀登者的生命。而冬季的攀登尤其危险:天气变幻莫测,环境恶劣。

两个人于1月25日成功登顶,这是南伽峰首次被冬季阿式登顶,也是女性第一次冬攀这座山峰。然而两人登顶的时刻却没有办法庆祝:男队员Mackiewicz由于雪盲症和高原反应,失明了。

在这里失明,几乎就是被判了死刑。

被救之后的Elizabeth Revol

女队员Revol不甘放弃他,在她的帮助下两人艰难下车到7280米处,然而Mackiewicz已经动弹不得。他呼吸困难,甚至开始吐血,鼻子也被完全冻伤。终于在晚上11点10分,Revol向外界发出了求救短信。

此时在巴基斯坦与中国边境,波兰登山队正在向登山届的一颗无人摘取的明珠:冬攀K2发起总攻。当他们得知200公里外有两人被困在「杀人峰」7200米海拔处时,他们知道全世界只有两个人可以完成救助,而这两个人正是队伍中的Urubko与Bielecki。

正在K2适应海拔的波兰团队是最佳救援人选

这里每一名登山队员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所面对的形势有多么严峻。两人毫不犹豫的接下任务,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消耗很有可能让他们此行最原本的目的:攀登乔戈里泡汤。

27日两人乘直升机从乔戈里峰大本营到达南伽峰1号营地,并冒险连夜攀爬了8小时,上升1000米海拔。在凌晨时分,Urubko找到了女队会员Revol。他们掏出急救毯,让Revol喝了热水,吃下药片睡下,便开始分析情况。他们知道已经很难救下无法移动,且位置未知的Mackiewicz,更何况离开Revol意味着她也很难存活下去,他们面前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救下面前这个人。

下山比上山要难很多,更何况Revol双手冻伤无法自行下降。在第二天上午11:30,Revol被发现后18小时,三人终于回到了1号营地。

救援之后,三人在南伽峰大本营

左:Denis Urubko 中:Elizabeth Revol 右:Adam Bielecki

从临时救援队回到乔戈里峰大本营一刻开始,他们就收到了无数的电话,邮件和媒体采访邀请。不久之后波兰登山队攀登K2的计划也很快就泡汤了。

「我们没做什么太了不起的事。」回国之后受到极大关注的Urubko说道「每一个人都会这么做,登山者应该互相照顾,这是我们的责任。」

山永远在那里,但正是他的这份责任,给了别人又一次生命。相比于他多达22次的8000米登顶,这才是他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对山峰与生命的敬仰。

-END-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piaomaj 回复

    在如此严峻恶劣的环境下,完成高山攀登,本来就不是一件平凡的事情,人类的攀登精神里有种坚持的倔强,永不言弃的理念催生普通人对生命的珍惜,对大自然的敬畏,从而升华人生的价值!他(她)们都不愧为伟大的探险家!

    发表于:2020-5-21 13:00

  • 流浪汉阿东 回复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发表于:2020-5-20 22:03

发布新帖


Fenix PD40Rv2.0评测招募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