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夏至的朝阳,吹响中国东方第一哨--飞跃阿尔卑斯俱乐部乌苏镇-抓吉镇徒步图记

69600人关注 更多
所谓的东方第一哨,就是指我国疆土最东边的边防哨所,它就座落在乌苏镇。说起乌苏镇,多数人会感到有些陌生。乌苏镇在黑龙江与乌苏里江汇合处的小岛上,东临大江,西依小河。从地球经度上看,它是中国疆域的最东端,是国人每天早晨最早迎来“太阳升起”的地方,故号称“东方第一镇”。为什么我们会选择到这里游走,这里到底有什么可吸引人的,这还要从一场游戏开始我们的话题。初春的一天,驴友们坐在一起闲聊,话题主要围绕在今年的六月到哪里去“狂走”。有的说向西,有的说向南,有的说向北,在举棋不定的关键时刻,有人提议专罗盘。当然了,最简易的罗盘,随便找个玻璃桌子,拿个勺子,定好方位,开始转勺,规则是勺子停下时勺把所指的方向就是我们要去的方向。经过两次试验,勺子开始转动。最后,勺把停在了东北的方向。拿来地图,终于我们圈定了“乌苏镇”。
东方第一哨
[ ] 2008年的6月19日,我们兑现了事先承诺,踏上了东去的列车,去感受那神奇的东方第一缕朝阳。第二天早上7点,列车停在了终点前进镇,同时也是这条铁路线的尽头。这样的站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过,它告诉我们前方已经没有多余的铁路送我们继续向东,到达目的地的交通也只能靠公路了。
[ ] 前进镇火车站
[ ] 离开火车站,我们换乘公路巴士奔向下一个目标抚远。脚踏前进镇,使我想起了珠峰的前进营地,从前进营地到达峰顶的距离已经所剩无几,而我们也是把前进镇当作了冲击乌苏镇的前进营地。这里的地名都很有意思,什么前进、前锋、前哨等等,我预感到中俄两国边境的某种气氛正悄悄地向我袭来,使我的神经还是有点儿紧张。另外一个特点是,这里的地名多跟“水”有关,什么建三江、同江、二道河等等,说明这里的水系丰沛,江河纵横,是名副其实的三江湿地。
前进营地出发
登上东去的大巴车,平整的公路令我们惊讶,传说中的砂石路、翻浆路如今已经作古,绿茵环抱的水泥公路一直陪伴着我们奔向远方。
三江公路
由于公路是这边唯一的交通方式,来往的车辆经常是人满为患。特别是由于我们13人的到来,还是给这里的客运带来了压力。当我们挤上这辆车的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供我们立足,经过加小凳,还是有两个人要站着,三个半小时的路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惨了”。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时,乘务员查出有两个人是上错车的,刚好腾出两个空位,哈哈,车上的我们笑成一团。从“惨了”到“爽了”转变得如此之快,令我们始料不及,同时也倍感欣慰。
满载
人们怀着各自的目的登上了同一辆东去的客车。驾车的司机成为我们实现梦想的承载者;昏昏欲睡的小姑娘不知道她的父母将要把她带到何方;而我们的小明却兴致勃勃地等待着那最美丽的心跳。
神态各异
从两人牵手的姿态就不难看出车上的拥挤程度,而调皮的“三碗”还在开着玩笑,似乎要让车上郁闷的心绪轻松一些。的确,此行多了一个“三碗”,少了很多烦恼。
牵手
汽车驶过浓桥,远处的天空阴得吓人,一场暴雨将会必然。我们所关心并且担心的不是雨会下得有多大,而是这样的阴天会持续多久,是否会影响到明天我们与日出的谋面,我在心中默默祈祷老天的恩赐。
乌云密布
[ ]浓桥客运站
中午时分,我们踏上了抚远的土地。汽车停在抚远国际客运站,那中西合璧,带着明显俄罗斯风格的车站和广场,让我们眼睛为之一亮。抚远是一座美丽的口岸城镇。建筑华美、街道整洁的抚远,虽然面积不大,但已向人们展示了她无限的生机和魅力。纯净广阔的蓝天白云下面,精致多彩的一幢幢欧式风格的建筑排列在开阔平坦的街道两旁。喧闹的街头,偶有金发碧眼的俄罗斯美女在你身边飘然而过,使你恍若走进异国他乡。 抚远盛产鲟鱼、鳇鱼、鲑鱼,故有“鱼都”的美称,还被称为“中国鲟鳇鱼之乡”、“中国大马哈鱼之乡”。
抚远的建筑
鱼都的标志
清净抚远
沿江公园
隔江相望的便是俄罗斯的国土。
[ ]抚远鱼馆

在抚远饱餐“鱼宴”过后,我们包车奔向乌苏镇(34公里)。我们跟司机商量好,在25公里处下车,剩余10公里的路段由徒步完成。午后的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缓慢地爬了出来,无法躲藏的我们义无反顾地向前走着,路边的飞虫也像欺生似地骚扰着我们。值得开心的莫过于路边的那些美景令我们的眼球应接不暇。
幽静河水
途中小息
路边湿地
小分队合影
此次行军所有13名队员都表现不错,特别一提的是,新加入的4头“新驴”令人大跌眼镜,他们的“处女行”令老驴们的担心变成了多余,而且始终走在队伍的前面。我们的行军速度基本控制在4公里每小时,其中还包括拍照的时间。
新驴上路
路边塔头墩

寂寞的公路不知疲倦地伸向远方,不停地为我们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边防巡逻路
有这么一支队伍,年复一年,不知厌倦地巡逻在这条熟的不能再熟了的路上。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行军,我们脚趾触及到了祖国的东极第一镇“乌苏镇”。
说这里是“镇”,现在已经没有住户了。传说这镇上原来只有一位男性居民,后来有位姑娘与他结了婚,才使这里有了唯一的家庭。镇上有条唯一的街道,长约十几米。
乌苏镇是抚远县的捕鱼点。每到秋天的白露前后,大批渔民都前来捕鱼。这时,镇上一改平时的清静和孤寂。机声隆隆,人欢鱼跃,一派繁荣景象。可是渔汛一过,镇上就又只剩下那一户居民了。其实他们并不寂寞,因为常有旅游前来光临,与他们相伴相乐。乌苏镇附近,是中国少数民族赫哲人的聚居地,赫哲族男女老少个个都是捕鱼能手。乌苏镇还是中国最大的大马哈鱼渔场。
[ ] 与其说这里是军事管理区,不如说是旅游区。来这里的游客把这里当成了绝佳的景点,东极宾馆也在这里接纳观光游客。由于中俄关系的相对“平静”生活在哨所里的官兵也显得有些悠闲,看到来自各方的游客,它们也会凑过来聊上几句。
这个哨所曾经被胡耀邦命名为“英雄的东方第一哨”。
东界碑
乌苏镇是中国真正的东极。 在中国的版图上,它像一颗璀璨的明珠,点缀着雄鸡昂首的勃勃英姿。 雄鸡昂首,向着东方,这里是最早将太阳迎进祖国的地方。
[ ]远眺乌苏里
这里还流淌着一条神奇而美丽的河——乌苏里江。现在,这条大江就躺在我的面前。江水在阳光下,泛着金光。宽阔的江面上,有几条轮船在行驶,而更多的轮船和渔船都停泊在岸边。可能是休渔期的缘故吧。美丽神奇的乌苏里江悄悄地流过乌苏镇,流入黑龙江。
[ ]
返回原帖
收藏本帖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推荐评论
  • 全部评论
  • yyg521 回复


    现在乌苏镇不是中国最东方了,现在是回归中国的黑瞎子岛,鄙人有幸去年登录,见到了岛上分界的标志物,金顶教堂,军舰,穿越被冲毁的路,打的野兔

  • kshwangshouming 回复

    羡慕,全部浏览了。楼主的文采好,照片好。
    但是,题字的胡总书记应该是在1984年吧,1989年4月15日去世。

  • 走走又瞧瞧 回复

    真羡慕 上次去抚远没有去上第一哨 以后有机会一定补上

  • 冰城勇士 回复


    09年因故没去成,今年有可能的,请随时关注出发动向吧。

    • 今年去吗? 返航

  • 激情与速度 回复

  • 飞跃阿尔卑斯 回复

  • 飞跃阿尔卑斯 回复

  • luobodunzhu 回复

    :Q
    08年夏至我在漠河,结果看的的日出还是你们看剩下的,过些年我也要去乌苏里,一定要踏上黑瞎子岛……

  • 飞跃阿尔卑斯 回复

    黑瞎子岛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了
    明年我们去乌苏镇,就能踏上我们自己的土地上了

  • 傻bird 回复

    又看了一次......还是那么美.....
    勇士,过去找你玩行不,呵呵

作者写的很辛苦,随手赏个评论吧!

更多 136人已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