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四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2012年国庆雪宝顶free solo差点挂了,下山得遇奇缘,美哉(完)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2012年国庆雪宝顶free solo差点挂了,下山得遇奇缘,美哉(完)

作者:绳与刀     692229人关注 03-09 11:00
  这次国庆加中秋8天假,不能浪费。
  本来打算去阿式半脊的,考虑那里人多。还是去雪宝顶吧。这次是一个人,没有伴,不找向导,不带协作,带上技术装备,free solo一把。
  雪宝顶在四川省阿坝州松潘县境内,海拔5588米,为藏区苯波教七大神山之一,藏语为“夏旭冬日”,即东方的海螺山,是岷山山脉的主峰。
  雪宝顶技术地形丰富,为初级技术型山峰,技术难度我感觉大于四姑娘三峰。1986年中日联合首登。至今已经有4人遇难。不可小视,何况是free solo。
  我的目标是不成为第5人。结果在C1的时候,差点挂了。这是后话,后面会讲。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下山后果然收获了一段奇缘。美啊!

先上一张C1处的照片

   

再上一张下山时拍的秋景

   

个人登山装备检查表


第一天 岷江乡奇遇藏族女孩

  D1:成都→松潘→岷江乡→下纳米
  考虑国庆车票紧张,提前在成都茶店子客运站买了成都到松潘的汽车票。9月30日一早,上车出发,那种感觉是:万念俱空,一片澄明。好不愉快。
  往车辆行李箱放行李时,发现有北面的驮包,想必也是重装出行的。
  这两年登山,一天到头都往阿坝州跑,沿途的景色不错,但我还是在车上睡了一路。快到松潘县城之前有个岷江乡,应该在此下车,然后进沟往雪宝顶方向。因为第一次到松潘,想去看看,于是直接坐到终点,下车后再返回至岷江乡。虽然有些折腾,但如果不是这个折腾,也不会有后面的巧遇了。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偶然才是真的必然。
  从松潘县城坐乡村客运车回头到岷江乡。从岷江乡到上纳咪登山接待站,车不好等。并且在修路,车只能开至接待站之前的一个地方。久等不到,我决定租车。找路边一个百货店老板帮忙联系,160元包车上去。车未来时,在路边一个小饭馆吃面条,看见两个本地女孩子,也是等车到沟里去的。我便邀请她们免费坐我的车进去,不然也是浪费。其中一个女孩子说,她叔叔马上开车来接她们,要不我也坐她叔叔的车?嘿嘿!这是好事啊。我立即应允。然后退了包车,主动给了20元的违约金。
  车由岷江乡进沟逆河上行。一个风景美得无与伦比的小山谷,一条小溪一直伴路而行,山谷里霜叶红遍,层林尽染,秋景正好。路渐行渐高,逾发有世外桃源之感。路边不时出现藏式房屋,石墙红顶,点缀在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和一片秋色之中,很是好看。
  在车上,两个藏族女孩时而汉语,时而藏语交谈。我则只顾看风景了。然后邀我搭车的藏族女孩,又提议晚上住在她家。我再次欣然答应。上山之前好好休息下,当然更好了。
  她家在下纳咪村,离雪宝顶登山接待站不远了。一家人对我甚是热情。正是中秋之夜,满桌丰盛饭菜,亲友齐聚。盛情之下,必须吃撑。然后听他们用藏语或汉语聊家长里短,其乐融融。院外明月当空,光亮如昼。溪水在山谷温柔地响着。远山近树轮阔清晰。在到达雪宝顶之前,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9月30日,中秋节,在藏族女孩家,丰盛的饭菜。亲友齐聚。盛情之下,必须吃撑


第二天 大本营凭吊遇难山友

  D2:上纳米登山接待站→大本营4100米
  清晨醒来,好不清新。晚上睡在藏族女孩的叔叔家。干净漂亮的大床,软软的席梦思床垫,厚厚的被子和毛毯。两边床头柜一边放一个很大的大熊猫公仔,感觉好萌。他们的房子外墙石头,内墙和地板实木,环保又漂亮。
  营养健康的早饭后,女孩的爸爸用摩托车送我到接待站。女孩的爸爸名字叫登高,嘿,我登山,他登高,真是有缘。幸好是摩托,好几段修路的地方,只能从路边蹭过去。已经修好的水泥路像一条窄窄的飘带或哈达蜿蜒在山谷里,像山谷里另一条安静的小河,和谐极了,好看极了。再过一段时间,这条路全线贯通,这条美丽的山谷进出就更加方便了。
  到登山接待站登记过了,告别接待站的格木牙(音,不知准确不),并且得知商业队还没有进山,我一阵高兴。能赶在他们前面,对我的free solo就没有干扰了。
  背着大包,轻松来到大本营。放下背包,往前探了探路,到狼俭的石碑前静静的站了站,算是凭吊。(雪宝顶历年山难在下一楼专门列出。希望自己不要成为第5人。)
  是夜为农历8月16。俗话说15的月亮16圆,可惜没看到。直到夜里,忽然我的帐篷被光照得透亮,月亮从雪宝顶旁边的方向升上来了,我从帐篷里探出头去看,皎洁的月光太过强烈,一时间竟不敢直视。被城市污染的眼睛竟然无法直视这么明亮的月亮了!
 

雪宝顶历年山难

  1999年8月1日,北大山鹰社北大女子登山队周慧霞滑坠遇难
  2003年5月,雪宝顶魏洪海遇难
  2006年10月5日,万州郎俭滑坠遇难
  2011年10月03日,雪宝顶雪崩致一死(板凳8383)一伤

郞俭的碑


晚饭时急不可耐地试了试带上山的烟薰驴肉,味道不错。不过份量又超过了饭量。

上纳米登山接待站。下山的时候,我把两罐高山气留在这里。没用完的气不能乱扔。这玩意坐动车和飞机都不能带。只好送人了。

开始进山了。到大本营的路一直伴河而行。看不到河时,水声一直在右边响着。路很清晰,不用担心迷路。

到大本营的路,先是森林,林中草地秀美,秋色更是宜人。

林中小路。沿路前进。美啊,特别是当一个人走在这,不受干扰时。体会更深。

大本营。我的帐篷。这时商业队的前站已经上来了。提前为他们的队员搭好了帐篷。我的帐篷离他们较远,更靠近前进方向。

大本营休息一夜早起后,一夜雪。


第三天 大风、黑色走廊、差点失温、孤独的C1

  D3:大本营(4247米)→C1(5169米)
  早上起来,吃饱喝足,把水袋灌够一天的水,抖落帐篷上的冰雪,内外帐和地布的水却无法除去,重了不少。我出发时,商业队的协作们还在吃早饭。面条,比我的方便食品好太多了。
  今天的任务是上升1000米海拔,经过乌龟背、黑色走廊,到达C1。C1地形狭窄,仅能搭下4顶帐篷,位于刃脊之上,极为暴露,风会很大。商业队协作今天的目标是背路绳和帐篷上去。考虑到他们的队员可能有部分到不了C1,他们初步决定只把帐篷搭在黑色走廊那一截。这样我就不会跟他们抢C1的狭窄地盘了,这是好事。
  雾气很大,能见度很低,温度也很低。由于昨天提前探了一段路,前一段路很是顺畅。然后地势开始大幅上升,这时仍然在冲沟里,看不到周围的山峰,只能靠仔细辨认脚下的痕迹,并靠GPS上的等高线走向来判断前进的方向(没有现成轨迹)。根据朝向雪宝顶主峰方向的等高线趋势来看,必须爬升陡坡上去,有两个大概的方向,无法确定哪一个是传统的可行的路线。我决定先试左边,观察后不行就原路退回再试右边。这时商业队的4个协作在后面喊住了我,原来传统路线在右边。我立即切过去,并一路领先,走在前面。他们体力相当好,很快又超过了我。
  乌龟背处向右边乱石坡上去,并没难度,只是较陡,走不快,只能悠着来。黑色走廊真是麻烦,太过陡峭,且很滑。我没有路绳,没有同伴,走得小心翼翼。早上约10点出发,中午2点左右还在黑色走廊上慢慢上升。
 (未完待续)

乌龟背,从右侧的乱石坡上去,没有难度,只是很陡峭,走不快,只能悠着来。

商业队搭建的帐篷,位于C1下面,黑色走廊下。这张照片是第二天下撤时补拍的。我上升到C1时,他们还没搭好。


D3:(续618楼,孤独的C1,想好了遗言)
  在过渡营地告别两个协作,他们在那里清理场地,准备搭帐篷。他们说,再往上一个小时,能到C1。我想他们说的是我的速度。
  这是最困难的一段。坡度最陡处得有50度左右。已经处于11年雪崩高度之上。还好雪层不厚。但这里是极易发生雪崩的路段,因为坡度太大。暴露感极强。这时已是午后14时过,风很大了。完全像在鱼的背脊上走,无处躲避,我一直担心风把自己刮跑,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但风就是不停,风猛地增大的时候,我赶紧俯身贴在雪坡上,等候风稍稍变小再走。情况从这里开始恶化。
  由于行进途中,并没有穿着全部保暖衣物。持续的大风开始让我觉得寒冷。接近5100米高度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身体不再能够维持温度。这是开始失温的开始。从这一刻起,我告诫自己决不能停步休息,期望不停的行走能够产生一点热量。停下来,也许就真的玩完了。
  现在已经达到C1营地的高度,我必须向右横切,到达营地。横切雪坡雪层厚达膝盖。横切会破坏雪层,我再次担心雪崩。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大风、寒冷、注意力下降,危险一般发生在这种时候。我反复告诫自己:集中注意力,不要犯错。这里不允许滑坠。
  到达C1的失望感与绝望感非常强烈。陡峭的雪坡上前人用石头垫平的一小块一小块地,最多容纳4顶帐篷。一面陡雪坡,前边三面都是陡崖,完全暴露。大风横扫这里,狂野的雪粒打得我不敢露脸。任何较轻的东西不能放在地上,否则一放手就被卷入悬崖。在一刻不停的狂风中好不容易穿上羽绒服。穿衣服的每个动作都万分小心,不能失手,不能犯错。如果被吹走一件衣服,那真是要命。
  眼镜上结冰了,什么也看不见。我一度以为雪盲了。后来突然醒悟过来,摘掉近视镜,反而好了。15点多到达营地。开始搭帐篷。风一刻不停,不减。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只有等待被慢慢失温而死了。我跪在地上搭帐篷。悔没带单层高山帐。双层帐真是要命。你两只手搭帐篷,风却像百只手跟你抢夺。塑料扣件粘上雪,很快结冰、冻住。真是要命,只得用小 dao一个一个把冰掏掉,然后赶快扣上。用了一个多小时,帐篷终于搭好。
  正在庆幸,有三个角的风绳齐刷刷被连根拔起。帐篷瞬间被吹了个底朝天。我的天。只好再次与风搏斗,重新加固地钉,并用辅绳额外做了三个石头锚点,以防帐篷被吹翻后直接滚落悬崖。
  搭帐篷的过程,整个用了将近两个小时!
  钻进帐篷后,风蹂躏帐篷,一刻不停。像揉面团似的,把帐杆直接压到身上来了。DAC的杆,真是有韧性,我心中的弦快断了,它硬是像一根风中的杨柳枝一样撑住了。
  钻进羽绒睡袋,始终无法睡暖和过来。背心冷得发痛。我想这个躯体已经无法持续产生更多的热量了。它也许要抛弃我了。一个小时大风中的行走,和一个小时跪在地上搭帐篷,使我遭遇了从未遇到过的高反,恶心,头痛。
  一口气睡了两三个小时,起来化雪烧水。喝了热水,仍未好转。回想一下,中午的路餐由于轻视,没吃。遇到大风之前,没有及时加保暖衣服。这次出发登山之前,持续的鼻炎加感冒加无节制的抽烟喝酒搞得躯体状况不好,等等不小心最终导致寒冷、体力下降。后来又做了晚饭,结果每一口尝试都会引起干呕,只好放弃。勉强吃了一个士力架,希望它能在体内燃烧起热量。
  又睡了两三个小时,风向变了,从另一个方向蹂躏帐篷,真是杯具。它仿佛在寻找,看哪一个方向能最终摧毁帐篷。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起身,把大冰镐埋在雪里做雪锚,系上主绳,挂在我腰里,作为风吹翻帐篷跌落悬崖前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从中午14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风从未停过和弱过。帐篷下的雪层不厚。冰镐做的雪锚、帐篷的风绳、帐杆、额外加固帐篷的辅绳,对这整个系统,我全没有信心。风不停到也罢了,如果再大一点,再大一点,一切就无法预料了。
  整夜无法入睡。如果整个保护系统有一个点是可靠的,我想我会坦然一些。但这只是如果。一个人登山,从心理上将面对更大的压力,实然。
  如果帐篷坏掉后无法抵御寒冷,如果真的被吹下悬崖,那就成了雪宝顶第5起山难。这个念头整晚困扰着我。
  直到天明以后,太阳最终出来,风也没了的时候,突然想到我还能活着见到今天的太阳,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泪流满面。
  一晚上想遗言,居然没什么可以交待的,也只有一句,就是想亲口告诉所有我爱的人:我爱你们。人所谓临死,怕也就这样,无足轻重,很平淡。
  考虑到没吃东西,信心不足,虽然身体状况还好。但我还是决定下撤。毕竟登顶的路对我来说,仍然要靠自己判断和寻找,所以需要更多的体力和信心保障。安全重要。
  这一刻,我特别渴望回到下面坚实的地面上去,安全的地面上去。

2011年10月2日雪宝顶雪崩营救示意图,制图:姜宣凭

C1,山脊之上扎营,极为暴露,风狂扫这里。多加辅绳固定帐篷。


C1,一面陡雪坡,三面陡崖。在鱼背上过夜的感觉心里不踏实。

C1,画面右边下面的沟就是大本营方向。早上天气晴好可见营地帐篷。如隔世相望。这个比喻不好。不过真切。

第四天 秋景无限好,天色美黄昏

  D4:C1(5100米)→下纳咪村
  早上起来在C1磨蹭了半天。一夜的大雪,雪更厚了。昨天上来的脚印完全看不到了。看着这个陡峭的雪坡,下撤也需要勇气啊。所有C1的照片都是在这个时候拍的,想起昨天下午到此以后风雪交加、饥寒交迫的情境,还好已成为过去。
  太阳十分短暂,光线褪去时,大雾合拢,不辨方向。一开始的下撤又是横切那个来时的厚雪坡。心中发怵。雪又厚了,千万别雪崩。终于切过去,沿脊下降。步步惊心,步步小心。大冰镐紧紧拿在手中,鹤嘴向后,铲头向前,做好随时滑坠制动的准备。今天出发时我穿上了全部保暖衣服,昨天差点失温的恐惧还在,不能再错了。一个人下撤,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要做好准备。
  终于撤到过渡营地,看到商业队那两顶鲜艳的空帐篷,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最困难的一段下来了,接下来的路段应该没问题了。黑色走廊那段本来想用绳下降的,但这种坡度并不合适,必要性也不大。绳降容易引发落石,下方的商业队队员已经开始上来了。
  看着他们沿路绳缓慢地上升,下撤的人总是更显从容。有个协作叫龙(音)什么的问我寻手套,我把一双备用的凯瑞摩抓绒手套送给他,又把剩下的驴肉和火腿肠等送给他们。在山上,我最敬佩和喜欢的是协作人员。近3次自助攀登、阿式攀登和free solo,他们都会劝我不要一个人冒险,有时言辞甚为激烈。但他们不会像有的商业队队员一样,在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玩solo的人,都去死吧!国人许多喜欢当道德判官,把自己居于道德制高点上,批评、藐视和咒骂一切,但这些协作们心胸定然更为宽广,他们其实更懂山,更懂这项运动。
  没人喜欢战争,但如果必须要战斗,那就勇敢一些吧。
  在大本营遇到刻木牙,本来说好下山后要给他通报一声的,这下算是当面通报了。这也意味着从官方认可的角度来说,这次登山结束了。
  大本营以后,秋色无限好,完全一个人倘佯在秋色里,无心走路,边走边拍边看,一直到夕阳下去,醉美其间,不知暮色将至。
  到登山接待站,把两罐高山气给了他们,下纳咪女孩的电话也打过来了,他家人骑摩托来接我,一边用手机跟远方的山友通着短信,一边沿黄昏中泛白的村公路轻松走去。有人接,有人等,有饭菜和满屋温馨的氛围等着我,回家的感觉。这是登山以来最幸福的一次。下纳咪感觉是我的家了。
  天全黑了,路边本来稀疏的房屋全都退到了浓重的夜色里去了。远山近树只余轮廓,这雪山下、流水旁的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之夜美得令人窒息,当然也有充满未知的朦胧暧昧的恐慌与激动。
  走了很长一段,黑暗中一束光线袭来,一辆摩托从黑暗中钻出来停在我面前。是下纳咪女孩的哥哥接我来了。然后是感觉上相当漫长的一段摩托夜行。很长的未修的路段烂得不得了,完全是在越野。再险的路我也敢坐,但心中的紧张还是无法避免。有一段路因修路无法通过,于是摩托车拐到路边,从林子间小路绕过,我跟在车后步行。这种黑夜行走在陌生地方的感觉印象深刻。
  到家了,一口气吃了两大碗面。然后睡在下纳咪女孩家楼上宽大的客房里,感觉太好了,无法形容。吃面时,下纳咪女孩说,她妈妈很担心我的安危,当我还在山上的时候,总让打我电话问问。如此善意,必须心存感激。能够安全下来,亲自感受这种关切之情,更是幸上加幸。
  

大本营以下,与对面的大山相对而坐,相看两不厌。

一花一草都令人欢喜。

秋景无限好,天色美黄昏

秋景无限好,天色美黄昏

秋景无限好,天色美黄昏

秋景无限好,天色美黄昏

第五天 下纳咪是我的家

  D5:下纳咪→松潘
  昨晚顾不得洗洗就睡了,早起后一通好洗。剃了长长的胡子,精神多了。早饭已经准备好。家里又已经坐了不少人,都是亲戚。下纳咪女孩的哥哥和嫂子把才出生不久的小孩也抱出来了。是个小女孩,我到的第一天才出生第7天,她的藏族名字叫扎西蹉么。
  吃饭时,下纳咪女孩的爸爸说,我是扎西蹉么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来得最远的客人。我把她接过来抱着,正在乖乖的睡觉。新生命让人感觉神奇。而我不也正是刚刚获得了又一次新生命吗。真是奇特的感觉。
  下纳咪女孩问我生活的地方有认干爹的习俗吗。然后她爸爸问我,我是小扎西蹉么出生后家里来的最远的一个客人,我愿意认她作干女儿吗?这是一个郑重的问题。我认真想了想,高兴地答应了。这是一个多么奇特的缘份啊!本来互不相干的人,从此以后有了亲人般的亲密关系!从此以后要相互关心,相互牵挂,在彼此的生命里息息相关,直到走到生命的尽头。人世本来如此冷漠孤独,这份情却让人如此温暖。
  下纳咪女孩的爸爸从经堂里取来红色的哈达挂在我脖子上,我抱着小蹉么照了第一张合影,笑容灿烂,发自内心,已经很久不见了。根据习俗,我又给她取了随我姓的汉名。
  然后我请在的全部亲戚,到经堂里照了一张大大的合影。她们拿出一件新的藏袍给我穿上,真是一家。
  在有如仙境的下纳咪村,我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女儿,有了一家可亲可爱的亲人。背上包出发的时候,我恋恋不舍,真是牵肠挂肚。从此以后遍及天涯的旅途,或者登山涉险之时,又多了一份牵挂。
  有生之年,都要珍惜每一个相遇的缘份,牵挂、想念,尽可能地投入时间、精力,不辞远近,维护它、呵护它,这是人之为人最柔软和美好的一面,值得拥有,值得珍视。

第六天 遇到穿越七藏沟出来的驴友

  D6:松潘→成都
  在松潘古城的澡堂里遇到一队穿越七藏沟出来的驴友,来自成都。然后一起吃饭,喝了不少二锅头。很好相处,这也是种缘份。俗话说交浅言深,我感觉却是言浅交深了。很好。
  
  (全文完)
补充装备表在第1楼和648楼。

个人登山装备检查表

C1营地自拍照

C1营地自拍照

我和我的干女儿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骠骑1965 回复

    你太棒了。

    发表于:06-14 14:55

  • 往从 回复

    恶劣天气 片子不错

    发表于:06-14 14:54

  • 酒精考验 回复

    吉人自有天相

    发表于:06-14 12:34

  • 币多疯 回复

    雪山用飞溪真是无畏。这海拔也用不到蛇毒吸空器。

    发表于:06-14 11:03

  • fatpeach 回复

    free solo 好像是不做保护的攀爬,50% 死亡率。 楼主牛啊。

    发表于:06-14 02:56

  • 凤凰山溶洞 回复

    很棒的游记 看的很激动

    发表于:06-13 17:41

  • 户外自加热餐 回复

    非常好的帖子,不错

    发表于:06-13 16:00

  • 五仁月饼 回复

    冒险精神可谓是很足够了

    发表于:05-14 18:13

  • 杭白兰 回复

    可爱的孩子,生命是个奇迹。

    发表于:05-15 16:02

  • 荒野大彪客 回复

    收藏了,感谢楼主的无私分享

    发表于:02-27 17:06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