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太白 鳌山 历险鳌太.穿越生死之路

历险鳌太.穿越生死之路

作者:鄱湖牧童     78105人关注 05-15 09:32

历险鳌太.穿越生死之路

鄱湖牧童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山穿越太白更是秦岭穿越第一顶级线路。鳌山——太白两山之间的直线距离为40多公里,穿越行程在150公里以上。整个穿越中,海拔高度由起点太白县的1740米塘口村,一路上升至鳌山标志塔3475米,再经太白梁3523米,最终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3767米。

资料显示,这条线路穿越的难点,不仅在于需要长时间穿越无人区且得不到补给,途中需翻越海拔在3400米以上的高海拔山峰多达十几座,且气候多变、路况复杂,整个穿越过程大都行走在冰川遗迹形成的石海之间,遇到恶劣天气就十分危险[百度]。

鳌太穿越作为中国十大徒步路线排前三的路线,是秦岭最自虐和艰难的路线。近些年来逐渐成为一条热点探险线路,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网络上号称国内除珠峰外死亡率最高的山,可见其风险程度之高,在户外活动探险界大有名气,作为圈内的资深驴友以走过鳌太线为荣。

我在走“鳌太线”前半年,就开始做穿越鳌太线攻略,从体能训练、装备采购、路线规划、营养补给都作了较深的功课。2017年清明节后,约好的省内几个驴友五一走“鳌太线”同伴,因工作原因不能成行,便在全国户外网站上寻伴走“鳌太线”。2017年4月23日获悉深圳的驴友准备五一登鳌太,便加入其队伍。

4月29日我们一行来自全国6个省23名驴友齐聚太白县塘口村程秀才家中,程秀才家当天共接待了5批约60多人登山队伍。我们的队伍人数算最多的,每个队员都较为兴奋,大家互相认识后,各自讨论装备及户外经验话题。晚上八点,领队召开了行前会议,并进行了分组,强调了几点要求,确定了各组宿营地点,分发了燃料,检查了队员的装备和给养,查验了每个人的保险书,签订了自负其责的生死状,还开除了一名装备不合格的队员。

4月30日,登山的第一天。

上午8:00分,从程秀才家坐拖拉机转运进登山口,到了登山口在水站全体合影。

今天要从海拨1730米开始爬升至盘景园3150米左右,行程约16公里,因大家是登山的第一天,每个人都负重较多,我的背包负重也接近50斤,包括7天的给养和3升饮水。

从一开始走在前队,到2个小时后便落在中后队,体能明显跟不上大部队。中午休息时,突然感慨自己有点老了,这项运动已经不适合我了。

吃了些干粮,喝了些热水,体能稍稍恢复,精力又开始充沛,后面的路越走越顺,一路超越多人。下午4点到达盆景园营地,刚还好好的老天突然翻脸,变得阴沉沉,不一会儿下起了雪籽,后变成冰雹和大雪。我赶忙扎营搭好帐篷,好在冰雹下得时间不长,约半小时内结束。这次突降的冰雹和大雪使我意识到,这是鳌太山神是给我们这批驴友的下马威,也许是一种警告。

晚饭后,站在盆景园营地,远方的鳌山大梁雪迹线清晰可见,山体大气,景色迷人。夕阳下,多彩帐篷被落日余晖照得格外妖娆,金色的光亲吻着远山,远山啼哭得脸发红,嘴发紫,哀悼着不想失去白色的外衣。我站在山顶,影子也拖得长长,一丝淡淡的乡愁从心底缓缓而涌,突然觉得离家有些远了,想起儿时母亲对我的呼唤,内心产生伤感。远处的山渐渐安静下来,可我的思绪却在澎湃,心在汹涌,担忧此次旅途之吉凶。但生命行在路上,阅读大地,咀嚼往事,也许这是我向往的生活!


5月2日,登山的第三天。

凌晨6点,风雨稍稍小些,可能是实在受不了风雨的折磨,便在帐篷内收拾好羽绒被,穿好衣服,赶紧起来重新加固外帐篷,才发现外帐完全与内帐粘贴在一起,内帐进水和结露严重,好多装备都打湿了,只好打包整理装备。

7点钟开始煮了些麦片粥,吃了些干粮,烧好路途中备用热水。周边的队友都在收拾装备或用早餐,我们的人在营地太分散了,不知谁和谁在一起,到取水点洗涤餐具时发现昨晚轻微失温的队友在帐篷内没声音,就询问了状况,得知没事,但对走与不走产生纠结,我让他稍等天气好些再作下撤。7:30分收拾好装备,在行前将保暖层脱掉,将羽绒衣、抓绒裤放入包内,只穿短内衣加外软壳,这样方便爬坡。7:50分穿戴整齐后前往人多的地方聚集,当时广州的有3名驴友、北京有一名驴友,深圳有几名驴友收拾好装备等人出发,又等了约20几分钟,风雨越来越大,我没穿保暧层冷得发抖,取出雨衣请深圳的驴友协助穿戴上。8:20我用对讲机告诉同伴,我准备出发,却没有人开机。经与广州、北京的几个驴友商量后决定不等其他人,先上山。

广州的庄哥三个在前探路,我和北京的哥们紧紧跟随,一步不敢拉下,要知道从水窝子在视线不好的情况下上“飞机梁”很容易迷路,上山的路也很危险,大石头上粘上水的青苔特别湿滑,非常不好走,我手脚并用踩着大石块象青蛙似的跳跃。前方几米外就看不见人的踪影,就一直喊着前面等一下,用声音呼唤同伴,但稍远点的地方人的声音也让风雨声盖过,根本听不到。五人小队从一开始没找到轨迹,是因为不敢开手机找轨迹,主要是怕手机进水。只是大概知道方位,一直直线上坡,耗尽了每一丝力气,狂风暴雨吹得人不敢抬头,雨衣的帽子戴上就遮挡住眼睛,不戴上雨水直灌胫脖,雨水将全身浇透,身体已让冰冷雨水冻得麻木,我知道已经到了生命最危险的时候,进入一级失温状态,要与死亡之神赛跑。

上午10点15分终于上得飞机梁来,这时却发现我们5人小队迷路了,在向左走和向右走时根本搞不清方向,广州的哥们从左边出去探路10分钟过去没回来。便用对讲机呼叫同伴,告之我们已经迷路了,不知在什么地方。一转身在迷路的前方发现鳌山遇难的墓碑,这时收到前队一位女队员在对讲机来电询问我们的方位,告之其在老边当年遇难点,得知如何走的时候,我的内心才不紧张和不安。有空我便用对讲机呼叫后队不要上来,可惜的是后队没信息传来。历史又一次重演,庆幸的是我在风雨的十字路口,是老边的墓碑为我确定了方位,而老边当年走失的时候山顶要有坐标多好啊!为了纪念山友老边墓,暴雨面前掏出手机拍下这一幅令人难忘的画面。

得知准确路线后,我和北京的驴友去寻找探路的广州哥们,走了约500米,发现他一个人还在确定方位找轨迹,一同喊他返回老边墓。这时,深圳的辉哥领队和几个人也上来了,用gps确方位后,我们继续向前,辉哥留在原地等队伍全部上来。从早上8点多开始到现在将近2个多小时,一路在风雨中登山,身体全部湿透,就连专业的防水徒步鞋也进了水。我觉得这样走下去肯定是不行,一定会把命“挂了”,还能坚持多久取决于身体散发的热量有多快,我必须将湿透了全身的衣服换下来,要知道山顶上找能避风遮雨的地方也太难了。肩上的背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双腿不停地打颤,这是疲劳过度的表现,再走不让失温冻死,也会摔死。

好在下了飞机梁1没多远有几块石头背风防雨,喊了几声让北京的驴友先走,跑过去放下背包,取出救生毯垫在地上,脱光湿透的衣裤及鞋袜,换上保暖内衣和冲锋衣及雨裤,将鞋子内的雨水倒掉,用保鲜膜缠绕双脚,防止脚底热量散发过快,取出防水袜子穿上,将二片暖宝宝分贴在胸前和腹部,喝了几口不太热的水(保温壶劣质不保温),再补充几块巧克力和牛肉干,终于稳定了情绪,平稳了心态。

利用休息时间,我对自己上午刚走过的路及行事方式进行了总结,认为只顾逃命没有冷静思考是最危险,人在在紧急情况下赶路也好,行事也罢,要有目标,要有行事计划,否则会把小命丢掉。下撤是不可能的,没有队友结伴很危险,已经到了飞机梁2了,走了3/1的路程。当然,就地扎营也是一个安全办法,吃的用的不缺,水源脚下有未化的冰雪,但这样恶劣天气会持续多久,内心不能够确定,三两天可以,但再长时间就麻烦了。上去一路上有深圳、广州、北京的同伴结队而行安全更加可靠,最终下定决心不管千难万阻还是路途遥远继续前行。接下来我用对讲机呼叫队友,大山内信号不好,一直没有回音。同时抓紧时间收拾装备,把中午的路餐放在易取的口袋内,又把防水手套戴上,用绳子将雨帽固定住,所有的装备全防雨状态。准备出发时,深圳的辉哥领队和几个人又跟上来了,我喊他们几个休息一下,补充些能量再走。几个人休息了一会,冷得受不了,要继续前进。我也恢复了状态,内心不再慌乱,胸口的热量使我产生无穷力量,对未来的路似乎不再害怕。

但向前行难度比我想象的更加困难,每一个梁在鳌山都是一道道夺命关卡,上上下下全是大石头。我作为故事的主人翁,象电子游戏中过关的人物一样,什么招数都用上了,过了一关又一关,电子游戏中过关的人物挂掉了可以重来,但现实版的我闯关却没有机会重生。

长时间这样动作,腿部肌肉很容易疲劳,要知道本人体重加背包重量接近200斤。好在我多年负重40斤行走的基本功还在,好在网购的登山杖质量过得硬,指那里撑得住那里。好在鞋子也给力抓地性能超好,这些装备和体能没出一次状况。只是山上的石头有的实有的虚,踩踏上去才知道晃动,要保持身体平衡太难了,好几次都是踩虚的石头出情况,关键还是登山杖起作用能够撑住,否则死多少回了。要知道鳌太最高死亡率是失温冻死,第二位却是滑坠摔死,在风力达到8级以上的山梁上行走,海拨高度3000米以上负重约50斤,又是暴雨的情况下每行走一步都不容易,我走100步歇一口气,休息1分钟。一步不拉的紧跟前方的队友一休,有时回头看一下后方深圳的毛毛,我走他也走,我歇他也歇。在夹在队伍中间行走,我突然觉得很温暖,致少出事时有人知道。过了梁3路就好走些,下一步是过凤凰腰横切,一路下坡还是无惊无险,除了风雨声就是我们快速走路声,或者隔20几分钟听到我吃东西的声音,一直不间断在补充能量。

进入小树林,远远看见广州的三个哥们在歇息,我说怎么才走到这里,原来他们也淋湿了,冷得不行,身体有点失温状态,需要调整和补充能量。我问了几句关心的话,得知不要紧,没有事你先走后,又是三个人在一起应该不会出事,就继续出发。小树林内风不再猛,但泥泞路面特别湿滑,在泥水混着冰渣的小路上行走,是一路滑跤一路跌跌撞撞溜下坡去,终于手机轨迹图显示前方300米是2800营地,只要出了林子就到了,便使出最后的力气冲到营地。营地几个位置零星散落10多顶帐篷,我放下背包后才发觉脚底冷得不行,保鲜膜加防水袜子都不靠谱啊!防水袜子都湿透了,这时看了登山表发觉已经是下午5:30分了,从早上8:20出发到现在路上历时9:10分,50斤重的背包9个小时内才放下过不超过半小时,身体没有背包的重量下人站都站不稳,我是怎么撑过来的,实在是不可思议。平均1小时才行1公里多路,一辈子没有走过这么艰苦的路。

林子内寻了好几遍终于确定一个建帐位置,风力虽然弱了些却也有4—5级左右,建帐费了不少功夫,特别在风绳加固方面不敢马虎,地钉加登山杖全用上了。问清楚了旁边帐篷内的驴友取水地点后,打来水,将湿鞋、湿衣脱了钻入帐篷内,在门厅口先烧姜糖水喝,然后使劲给身体补充热水,估计快喝了超过2升热水,肚皮都灌饱得不行,身上才有些热意。又烧了一小壶开水,灌入自带的脉动饮料瓶中塞入羽绒被内,捡起一个矿泉水瓶子放在门厅作为尿瓶应急用。脱掉除短衣短裤外所有的衣服,钻入羽绒被内一动不敢动,脚底脉动饮料瓶中的热量从下直上,不一会儿全身热量上来。这时,我知道我活过来了,死神收割不了我的生命。这样的状态保持了约3个小时,其间拉了几次尿,体内的电解质已经平衡,这时候觉得肚子却空了,晚餐吃了一包山之厨和苏泊紫菜汤,外加杂粮饼。吃完睡觉,也不洗漱,实在是困极了,虽然外面的世界风雨声很大很吵,但是已经影响不了我!(经事后了解,北京的驴友当天下午三点左右到达,广州的驴友6点左右到达,深圳的驴友5点至晚上8点先后到达。万幸!一路上同伴之中没有人出事)


5月3日,登山的第四天。

早上5点准时醒了,一晚上休息的特别好,从来没这么好过,在上山前睡觉有些焦虑症状,上山后又有些高反症状,难以入眠。昨晚一次好睡让我所有的紧张、疲劳一扫而空,今天满血复活。羽绒被里脉动水瓶的水还有余温,本着不浪费水的目的涮牙还是可以的,外帐篷的拉链已经被冰雪冻结,用涮牙的温水一点点化开拉链,篷外已是白色世界,雪花飞荡,狂风肆虐,真是个妖孽的天气。

起来找鞋子时才发现鞋子和炉具冻住了,鞋子内全是冰根本没法穿行,用昨天的方法将保鲜膜缠绕袜子后,再穿鞋子就不难受了。

做了早饭和烧好保命热水,天气没有任何好转,远方的山顶乌云笼罩,好一幅更大的暴风雪来临的前奏。问了几个帐篷内的驴友是上还是下撤都不能确定,我只好继续呆在帐篷内睡觉。

整个下午躺在睡袋内胡思乱想,害怕树枝上的冰挂砸穿我的帐篷,下午4点煮了包泡面吃外一直到6点左右,风雪似乎小了些,听到其他人员在拍照和嬉笑声也忍不住走出帐外。

林子里有一帮人在生柴火,说晚上搞个篝火晚会,大家用尽了方法硬是没把柴火烧着,柴火实在是太湿了。这时,我发现一同在塘口上山的香港驴友王子丞也在,我非常惊讶,他不是和前队走了吗?在我想象中应该只有我一人留在2800营地。后来,才知道前队昨日冲击金字塔失败后中午紧急下撤,他因脚有伤留在营地休整一天,两个难兄难弟合影一张,庆祝劫后重逢!

晚上篝火晚会没有点火装置终究没搞成,倒费了北京的驴友不少燃气。通过最后了解,山上共有26人,其中深圳11人,青海9人、广州3人、江西1人、香港1人、北京1人。

5月4日,登山的第五天。

早上7:00起床后,天边有一抹朝霞开始泛红,转白,霞光初始照耀着我们的营地,柔软的光线撒在身上,让人心里暖融融。远处的金字塔方向被一层层团雾飘过,金色的雪顶时隐时现,内心征服高山的欲望再一次腾起。营地每个人都在收拾装备,多数人选择下撤,但青海队伍中有5人选择继续去穿越。我了解同伴的情况后,最终也选择下撤。

下山时,所有的人开了一个行前小会,深圳的领队说,因路没有人走过,只有轨迹图路况有可能走不通,再困在森林里几天都有可能,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但让大家只要团结互助,分工协作,无条件信任领队,一定能走出大山。最后合影留念,8:00整,一字排开直奔山下。

穿过雪地、树林、灌木丛、山谷、河涧,连续走了四个多小时,真正从冬天走到夏天,终于走到人类活动的路上,这条路是几十年林区修的伐木道路,深圳领队辉哥让大家在河边休息顺便晒晒装备。然后,大家又翻过千山万水,历时3个半小时于下午4:30分走出大山。

我和驴友子丞的领队引刀兄也在山口正准备进山寻人,双方相见差点热泪盈眶,太不容易了。引刀兄事后得知我们失联后,急得不行报警求援。满世界在驴友群内寻找过路的驴友信息想了解我们的情况,愁得茶饭不进,实在是感动。事后才了解,我和驴友王子丞的事在驴友界失联后,无数热心驴友多方发力,全国寻人,令人感动!此外省去1万字……..。要知详情请查百度、五一鳌太失联。

这次,鳌太穿越虽没有穿越成功,但也算走完鳌山线全程,不能算失败。

事后,鳌太事件持续发酵,多数媒体给予驴友们公正的评价和客观的报道,作为当事人之一被搜狐网站写成遇难之一,并刊登本人照片,公布实名,我不知道作为重要的搜狐网络媒体作者的稿件来源于何地,有没有调查,栏目的责编有没有审核把关。就这样轻率的发出去,作为一名从事文化事业的同行,视为耻辱!

在此,感谢我的家人在我失联后,为我所做的努力!

感谢我的单位领导和同事,在我失联后专门成立救援小组准备上山去救我!

感谢驴友引刀、青贫驴及所有的户外帮助我的驴友们,在我失联后的给予关心和帮助!

感谢一同结伴闯生死的深圳11人,青海4人、广州3人、江西1人、香港1人、北京1人的驴友,正是因为一路上有你,旅途才精彩!

2017年5月10日于南昌

lxq8883 发表于 2017-5-15 21:15 领队下撤的决定非常正确,队员的配合体现团队的协作精神,安全回家是每位户外爱好者最大的愿望和福分。向留 ...
来自全国各地的驴友,在大难面前,同舟共济,共同闯难关,人与人之间体现了精诚合作精神!奥卡万戈 发表于 2017-8-15 14:16 谢谢奥卡万戈关心,当时情况确实很危险,还好平安返回!山石桂林 发表于 2017-9-2 13:09 请问楼主,遇到这样的天气,什么样的帐篷比较合适?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我这次用了三峰单人,还行,抗风性能不错,但帐篷面积小了些,最好用双人的。超轻的比格尼斯不敢用,就没有。茅泽西 发表于 2017-9-2 18:40 厉害!我只重装走了太白,于个人而言但也充满风雨与挑战,最终徒步登顶拔仙台,算不虚此行。
你也厉害,只要准备充分,天气形势还可以的情况下都可以挑战全程。ygft 发表于 2017-9-2 08:42 谢谢!包不算太重,才50斤左右,我一同行背了60多斤上去,还走在我前面。风吹风落 发表于 2017-9-1 22:12 塘口到厚畛子,85KM左右
你说的有点对,原计划是走塘口走到婴鸽或汤峪约70至80公里之间。我的150公里说法来源于百度百科,《鳌太穿越是指纵贯鳌山--太白山这一秦岭主脉的穿越线路,两山之间的直线间距为46公里,实际徒步穿越行程最为150公里左右,整个穿越中,海拔高度也由起点太白县的1740米上升至鳌山标志塔3475米,经太白梁3523米最终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3767米,用时6~7天左右,大部分行走在无人区(刃脊横切(40%)+巨石(30%)+跑马梁(高山草甸+石块)30%),路途共要翻越17座3000米以上的高山,是秦岭山区最为原始和最为自虐的顶级穿越线路之一,是中国最艰难的五大徒步线路之一,也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百度。百度说超过150公里估计是指,三条穿越路线的总计里程。1是塘口走到婴鸽或汤峪是主要穿越路线全程约75至80公里之间。2是从婴鸽走到铁甲树全程约50公里。3是从塘口走到23公里处全程约30公里,这三条线都是鳌太穿越线,在此说明。最后,告诉各位读者,本游记是本人心路历程感受,路中的使用装备及路线没有借鉴意义,不可作为鳌太穿越线的路书。鄱湖牧童。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鄱湖牧童 回复

    谢谢您!有机会还得再去一次,后半程必须坚持走完它!

    发表于:05-23 09:42

  • 鄱湖牧童 回复

    膜拜不敢当,向你学习!

    发表于:05-23 09:41

    • 满天星smx: 成功穿越就可喜可贺,穿越鳌太的体验就是:身在地狱,眼在天堂,心在徜徉。为此,好多人迷恋上鳌太,河南渑 ...
  • 往从 回复

    遇到坏天气了

    发表于:05-21 10:55

  • tibettrekker 回复

    至虐之后为大美,无憾。

    发表于:05-21 10:00

  • 户外自加热餐 回复

    勇敢

    发表于:05-21 09:08

  • 满天星smx 回复

    成功穿越就可喜可贺,穿越鳌太的体验就是:身在地狱,眼在天堂,心在徜徉。为此,好多人迷恋上鳌太,河南渑池旗明户外的老板旗明,十几次成功穿越鳌太,那才是穿越鳌太狂人,简直是膜拜啊。

    发表于:05-21 08:35

  • 骠骑1965 回复

    我朋友两人走过,约我同行,没敢去。

    发表于:05-21 07:28

  • 王百夫 回复

    没走过狼塔、鳌太的驴友算不上徒步;没有走过219线318线的骑友算不上骑行。没走过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罗布泊的驾驶者算不上穿越。

    发表于:05-21 05:53

  • 逍遥一醉 回复

    支持好友精彩活动

    发表于:05-21 04:13

  • 以诚相待007 回复

    鳌太穿越是中国十大徒步路线排前三的路线,是秦岭最自虐和艰难的路线!

    发表于:05-20 17:02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