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广西 华南版“鳌太”-南岭之首越城岭主脊近百公里8天连续大穿越!

华南版“鳌太”-南岭之首越城岭主脊近百公里8天连续大穿越!

作者:山石桂林     59397人关注 08-28 12:53
秦岭的鳌太已是驴友众所周知的著名穿越路线,特别是今年五一因突发暴风雪导致发生3死2伤的事故后,更是家喻户晓。其实,我曾经于2015年暑假尝试了一次北南穿越,在秦岭主峰太白山(海拔3767米)露营一晚,感受到了明显的高原反应(缺氧引起的头晕头痛和食欲不振),但总算慢慢适应过来,安全下山了。此后,穿越鳌太的梦想一直在脑海中难以挥去,但是也担心长线鳌太穿越(一般需要6-7天)途中出现长时间高原反应、疲劳引起体力不支、冰川沉积块石上跌倒受伤及天气突变等意外,所以,就萌生了先在我们华南的越城岭进行练兵的想法。越城岭位于南岭的五岭(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之首。 越城岭最高峰猫儿山海拔2141米,也是华南最高峰;越城岭第二峰真宝顶海拔2123米,也是华南第二高峰。越城岭总体走向为北北东向,主要分两支:东支最大,是主干,最高是真宝顶,在湖南境内最有名的是舜皇山顶,海拔1882米,西支是猫儿山所在山脉。
本次穿越的是越城岭东支,从湖南东安的舜皇山反穿至广西的南宝鼎,途径1800米以上的山峰有十几座:舜皇山(1882米)、大云山(1995米)、八步岭(1864米)、白水岭(1810米)、鸡公凸(1847米)、真宝顶(2123米)、钩挂山(1968米)、打狗岭(1812米)、斛桶石(1904米)、南宝鼎(1923米)等。

根据“六只脚”记录的轨迹,8天连续全程穿越距离95公里,累积上升6258米,累积下降6742米,海拔最低402米,海拔最高2121米,难度设置为“专家级”。

为了这次长线穿越,准备工作一年前就已经开始了,穿越前已经先后进行了5次分段实战演练。第一次演练是2016年夏天,计划越城岭中段南宝鼎走到真宝顶,但在接近真宝顶的钩挂山前,由于同行的一位驴友脚部多处起泡无法坚持,被迫从大皮山下撤。第二次演练是2017年春天寒假期间,再次计划从南宝鼎走到真宝顶,但在攀爬大帽岭陡坡时,同行的一位驴友鞋底脱落,被迫从沙坝口下撤。第三次演练是2017年春天广西三月三假期,又计划从越城岭中段南宝鼎走到真宝顶,3天时间终于顺利完成越城岭中段穿越。

(2017年春广西三月三假期越城岭南宝鼎)

(2017年春广西三月三假期越城岭真宝顶)

第四次分段演练是2017年夏五一劳动节假期,计划越城岭南段从清明界走到南宝鼎,遭遇暴雨和密林迷路,但最后成功完成(3天)。

(2017年夏五一劳动节假期遭遇暴雨和密林迷路后成功抵达南宝鼎南部区域)

第五次分段演练是2017年夏端午节假期,计划越城岭北段从天湖区域走到大云山和舜皇山,由于天气太热,原来8人的团队,3人中途下撤,最后5人成功抵达大云山(3天),但也放弃了最终冲刺舜皇山的计划。

(2017年夏端午节假期越城岭北段穿越开始时的8人团队,左起3人中途下撤)

(2017年夏端午节假期越城岭北段穿越5人成功抵达大云山)

5次分段演练,尽管有失败的经历,但基本上都在3天左右完成了越城岭主脊南、中、北三分段的穿越,如果要连续进行全程穿越,预计至少需要7-9天时间(扣除分段穿越时的上山和下山路程),对于我自己来说,长线穿越还没有超过4天的经历,所以,从体力和携带生存物资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考验。但是,有梦想,就必须有行动,否则,梦想永远是空想。带着这个梦想,带着华南版“鳌太”的梦想,带着未来有一天秦岭真鳌太的梦想,我们出发了。。。。。。


D2:(6/8/2017星期日)舜皇庙-舜皇山-大云山岔路口-十字路口-大云山

第二天的计划是先从舜皇庙原路返回到舜皇山,从大云山岔路口处折向西,在灌木密林中下到湘桂分水岭的十字路口,然后往西北方向上坡到大云山区域。需要提醒的是:大云山岔路口入口处不太好找,需要根据轨迹寻找,并注意入口处的路标。

(D2登山路线轨迹,红色,注意大云山岔路口和十字路口)

第二天清晨,灿烂的阳光从松树的缝隙间透射出来,预示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遗憾的是,驴友“顺其自然”突然感冒发烧,被迫做出下撤的决定,金子和嫣红一起随同下撤。最后,剩下独狼、我和龙湾3人一起(暂且称独狼战队吧)完成了全程穿越。

(D2灿烂的阳光从松树之间的缝隙间透射出来,金子摄)

(6位驴友在舜皇庙的最后一张合影照,下撤3人,左一金子,左二嫣红,左三顺其自然,龙湾摄)

(从舜皇山分手开始只剩我们3个了,左龙湾,中我,右独狼,暂且称独狼战队吧,金子摄)

从大云山岔路口进入灌木密林下坡,还感到比较凉爽,但当2个多小时下到坡底十字路口,走出树林后,正午的阳光直射头顶,且在谷底没有一丝风吹。随后,基本一直是向西北方向登山,且都是花岗岩风化砂砾构成的防火隔离带,既陡又滑又烤人,是名副其实的绝望坡。

(独狼和龙湾在大云山绝望坡)

(我在大云山绝望坡1,山顶在哪里?,独狼摄)

(我在大云山绝望坡2,终于到顶了,真的吗?高兴得太早了,独狼摄)

看到了山顶,终于到顶了,真的吗?看看手机导航地图,发现才爬了600多米的一半,还有300多米,高兴得太早了。前面是一个次级的地形鞍部,已经听到了谷底溪水流动的哗哗声,望梅止渴,可以放开吃压缩饼干了。但是,考虑到大云山大规模的开挖简易公路,植被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山顶上很有可能没有水源,且预计到山顶天就快黑了,为用水安全起见,决定在谷底带水上大云山。这个决定后来证实是非常明智的,山顶附近果然无水,虽然重装连带提水(每人提5公斤多的水袋),攀登300多米的陡坡,步履艰难,走几十步就要休息一次,但是确保了晚餐和第二天上午的用水。

(大云山南坡纵横交错的简易公路,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严重)

(绝望坡上重装加提水,负重不堪忍受,几十步就要休息一次)

(绝望坡上重装加提水,负重不堪忍受,遇到岩壁还要先把水递上去再攀爬,龙湾摄)

登上大云山山顶东峰(海拔约1960米),已经接近7点,距离大云山山顶主峰(海拔1995米)还有3公里左右路程,但考虑到负重提水上坡体力消耗太大,太阳很快就要落山了,决定在大云山东峰扎营,大云山东峰有一座气象测量塔,风向标转动发出的呼呼声一直陪伴着我们。帐篷搭完,太阳已经快完全下山了,美丽的晚霞映衬着帐篷,很美。搭完帐篷,赶紧做饭,吃完晚饭,因为非常疲惫,立即钻进帐篷,大云山夜晚皎洁的月光,伴随着我们进入了梦乡,梦中依然是挥之不去的绝望坡啊绝望坡!

(大云山东峰营地,有一座气象测量塔陪伴着我们,龙湾摄)

(帐篷搭完,太阳已经快完全下山了,美丽的晚霞映衬着帐篷,龙湾摄)

(大云山夜晚皎洁的月光,伴随着我们进入梦乡,独狼摄)

(D2完)

D3:(7/8/2017星期一)大云山东峰-大云山主峰-白石界-倒塘岭

D3清晨,龙湾和独狼起早去看日出了,而我为了多睡会,错过了这天美丽的日出。

(D3清晨的日出,龙湾陶醉在早霞的美景之中,独狼摄)

第三天的计划是先是从大云山东峰向西到大云山主峰,再折向南沿越城岭主脊经过白石界,到达倒塘岭。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出,大云山在我们红色轨迹南北两侧的色斑截然不同,南面是稀疏的绿色混合土黄色,北面是深绿色的,说明南面植被破坏严重。我们实际上是走在广西与湖南的分界线上,实际照片也明显反映了南北植被的不同,南面广西这边随便乱挖的道路纵横交错,山坡被开垦成经济作物林,草地基本都被人工切割过,当时就遇到几个正在用油锯割草的民工;而北面湖南一侧灌木林保存完好。

(D3轨迹和大云山湘桂分界两侧植被色斑截然不同)

(大云山南坡广西一侧植被破坏情况)

(大云山北坡湖南一侧灌木林保存良好,注意是照片底部,对面是金子岭)

(大云山远望对面的金子岭美景和远处的湖南新宁县城)

面对大云山植被破坏的现状,我们只能叹息,对于驴友来说,大云山依然是具有吸引力的,特别是大云山主峰由湖南崀山户外运动协会在2015年6月新立了高程石碑,这是驴友喜欢的地标。另外,需要说明的是,百度搜索显示大云山主峰属于湖南新宁县的最高山峰,我原来误认为属于我们广西的。

(独狼战队在1995米的大云山主峰合影,龙湾摄)

(我第二次来到了1995米的大云山主峰,龙湾摄)

大云山还有一处标志性的牛头枯骨经典景点,位于轨迹由西折向南拐弯处的公路边。听龙湾说前几年这里还是一片绿莹莹的青草地,可以扎营,然而现在已经被开垦为菜地,种上了萝卜,我们还不道德地拔了人家萝卜补充维生素。如果是大部队驴友团队的到来,可能将对菜地造成更大破坏,菜地主人是否容忍这种状况持续下去,这处标志性的牛头枯骨景点还能保留多久,谁也无法预测,要来的驴友请抓紧时间。

(独狼战队在牛头枯骨景点合影,现在已经被开垦成菜地,不知道还能保留多久?,龙湾摄)

如果以后你来了,发现牛头枯骨景点不复存在,你也不要悲伤,在在牛头枯骨景点对面公路的另外一侧,我们意外发现了一片人工种植的格桑花,格桑花开得正艳,以至于龙湾误以为到了青藏高原,开始在格桑花丛中拉起了风。顺便科普一下,格桑花不是植物学专业名称,藏民表示幸福之花的意思,学名是波斯菊或秋英。

(大云山的格桑花开得正艳,正式学名是波斯菊或秋英,独狼摄)

(龙湾在格桑花丛中拉起了风,独狼摄)

离开大云山的牛头枯骨和格桑花后,就是一路向南,沿着湘桂分界的防火带,先是下坡到白石界底,然后再爬坡到倒塘岭。在纯净的天空下,目标倒塘岭看起来似乎不远,但是用脚步来丈量,路漫漫兮修远兮。

(远处白云下的山峰就是今天的目标倒塘岭,裸露的防火带就是路线)

头顶烈日,今天最大的问题是中途水的补给,实战演练时此段只有一处水源,在白石界底部的一条小沟里,水量也不大,需要用矿泉水瓶慢慢收集涓涓细流,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剩下的水已经不多了。到达白石界底部那条小沟时,涓涓细流也没有了,只有石头缝隙里有一丝水流。还是独狼有办法,先用叶片引水,再用矿泉水瓶收集,这样获得了宝贵的饮用水。

(独狼先用叶片引水,再用矿泉水瓶收集,这样获得了宝贵的饮用水,龙湾摄)

由于取水处没有空间,我们只能把矿泉水瓶收集的水再集中到大的水袋中,带到空地处烧开,午间也来点咖啡的浪漫。

(野外咖啡的浪漫,独狼战队专享雀巢速溶咖啡,龙湾摄)

虽然咖啡没有女人陪伴的浪漫,但是意外发现一棵野猕猴桃树,树上挂满了野猕猴桃。有人说这是奇异果,你能区别吗?附一张特写照供参考。

(白石界意外发现的野猕猴桃)

(白石界野猕猴桃特写,龙湾摄)

浪漫也不能浪费时间,还有漫漫长路要赶,还有不知道多少个的绝望坡。重新启程不久,白石界南边的第一个绝望坡就足以使你崩溃。根据经验,我走防火带边缘靠近树林的地方,这样可以用手抓树枝。但独狼年轻有冒险精神,走防火带中间,陡坡极易滑倒,一旦滑倒,摔伤划伤不可避免。所以,独狼边走边要用拐杖在裸露的花岗岩风化砾石上挖出落脚的小坑,以免滑倒。我在快要到顶时,也要手脚并用。

(白石界南第一个绝望坡1,独狼在挖落脚坑,龙湾摄)

(白石界南第一个绝望坡2我也手脚并用,龙湾摄)

(白石界南第一个绝望坡3登顶成功的喜悦,龙湾摄)

(白石界南第一个绝望坡4登顶成功的自豪,龙湾摄)

(龙湾也勇敢地选择走防火带中间,也是手脚并用)

(龙湾也是手脚并用,终于快到顶了)

不知道过来多少个绝望坡,每次都似乎看到了前面的山顶,认为是该段最高峰了,但是登上山顶才发现,前面还有一个更高的山峰。看看导航地图,已经离最高峰不远了,但由于导航图的精度问题,不可能显示每一个次级的山峰,于是爬过一个山,又是一个山。等到太阳落山,天快黑了,还没有到达既定的目的地。

(D3日落,虽然很美,但无心欣赏,既定的目的地还未到达,独狼摄)

(D3的最后一抹晚霞,天马上就要黑了,还未到达营地,独狼摄)

D3的最后一抹晚霞瞬间就消失了,天已经黑了,还未到达营地。我们出发前,已经做出一般情况下不夜行的承诺,要把不夜行作为户外徒行的金规则。然而,此时,山脊没有适合的营地,没有水,怎么办?冷静地思考讨论后,3人一致认为:(1)离以前经过的营地不远了,只有近1小时的路程;(2)轨迹明确,线路清楚,不存在迷路的可能;(3)月光明亮(六月十六),照在裸露的花岗岩风化砂砾带上,呈白色条带,甚至不需要头灯,都可以分辨路线。因此,决定继续夜行,1小时后,顺利到达营地。

到达了营地,心就定了,龙湾到以前去过的附近的水源处取水。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水源已经彻底断流。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原来在白石界携带的水,因为预料到营地有水源的,已经基本喝完。没水煮饭,心灰意冷,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龙湾被迫往更深的沟谷中去找水,后来在近100米深的沟谷中找到了涓涓水流,慢慢收集到几公斤水,回到营地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幸运的是,独狼在取水的那条沟谷中,竟然抓了4只石蛙,作为晚餐的犒劳。

做好吃完晚餐后,已经是午夜了,仰望星空,月亮四周竟然出现了3层晕圈,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现象。百度知道这种现象叫“月晕”,月晕的出现,往往预示着天气要有一定的变化,月晕多预示着要刮风或下雨。遗憾的是手机拍摄不出月晕的效果,借用一张非常类似的网络照片吧。

(月晕,来自网络,与D3夜晚所见非常类似)

(D3完)

D4:(8/8/2017星期二)倒塘岭-猴子界-将军坳

第四天的计划行程是倒塘岭D3营地-猴子界-将军坳-插旗岭-界牌,原定路线是继续沿着防火带山脊(以前走过的绿色轨迹),先向西再折向东南方向,到达猴子界。绿色轨迹绕这么大的弯,是因为D3营地与猴子界之间是峡谷,上次越城岭北段演练就是因为峡谷地段有很多沼泽地无法通过才不得不绕路防火带的。由于前一天无数个防火带裸露花岗岩砂砾绝望坡的折磨,再加上夜行、找水的痛苦,大家都对裸露花岗岩砂砾绝望坡心生恐惧,一致同意尝试抄近路直达猴子界。

(D4轨迹,红色)

然而,抄近路没有既定的轨迹,且植被非常茂盛,在具体路线上产生了严重分歧。根据我的经验和卫星图及等高线图的判别,应该先选择就近的次级沟谷往下走,因为沟谷没有密集灌木阻挡,且目前水量不大,然后到与猴子界北的主峡谷交叉处,视水量大小,决定从何处通过。如果水量不大,则直接过河,如果水量较大,则转而往上游方向爬升到水量小处过河,然后再爬上主峡谷的南坡即可到达。这种走法的最大好处是你永远不会迷路,这也是户外在密林中迷路的最好的求生手段。你只要发现任何一条小溪,沿着水流的方向下走,你总会从小溪,走到大溪,从大溪,走到大河,最后出山脱险。

于是我建议选择从昨晚取水的那条小溪开始往下走,是因为昨晚龙湾取水的水量很小,且独狼还继续往下去抓了石蛙,流水量不会给我们造成障碍。然而,独狼在取水处上面的山脊发现了一条路迹明显的人行小路,他认为这可能是通向猴子界的道路。我表示强烈反对,于是分道扬镳。龙湾持中立立场,他只是说我们不能分开,否则失散了无法联系(手机信号不好),但实际上他已经跟着独狼走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以集体为大局,暂时放弃我的行动,从小沟里爬上山脊,返回到独狼走的那条小路。走了几百米后,发现这条小路不断往左偏转(即往东),且小路很快淹没在比人更高的草丛和灌木林中。在高处往下看,峡谷底部的炎井温泉和全大路(全州-大西江公路)都清楚可见,这是一条下到深达700多米全大路的不归路。

(D4轨迹局部放大,放弃绕路的绿色路线,走红色捷径)

于是,再次讨论下步方案,大家达成一致,立即返回(上图红色主线往东南方向的一段是走错又返回的轨迹),一致同意采纳我最初的建议,走沟谷方案,事后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策。

沟谷虽然没有了绝望坡的痛苦,且避开了日晒,还随时有水喝,但是,重装沿沟谷行走容易滑倒,特别是遇到有陡崖的地方,都要想办法通过或避开。经过主峡谷时,因为处于上游,水量不大,可以直接过河。过河后上坡,竟然意外发现了一条放羊人走的小路,顺利到达猴子界公路,路程和时间都比原来绕道路线(绿色)节省近一半,这条捷径的打通,极大地优化了越城岭穿越轨迹。

(重装沿沟谷下降,极易滑倒,需小心谨慎,龙湾摄)

(重装沿沟谷下降,遇到陡崖,需抓树枝下降通过,龙湾摄)

在猴子界上了公路后,一直到将军坳都是可以骑摩托的大道,很快到达了将军坳。到达将军坳还不到下午4点,原计划是要继续翻越插旗岭,到达界牌扎营的。但是,由于感到第四天已经进入疲劳期,加上前一天夜行没有休息好,另外一个因素是将军坳有一个当地新宁人的养牛场兼小锅米酒作坊,可以充电,有水补给和洗澡。独狼则瞄上了那些土鸡,我深感抱歉的是,我们的到来,让其中的一个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将军坳养牛场,独狼则瞄上了那些土鸡,独狼摄)

(将军坳小锅米酒广告牌,龙湾是在想晚上喝点吗?,独狼摄)

(土鸡30元一斤,龙湾宰鸡拔毛,独狼摄)

(土鸡30元一斤,独狼破肚开膛,龙湾摄)

(将军坳清水土鸡,外加小锅米酒,驴友的共产主义生活,独狼摄)

第四天是行程最少的一天,根据手机计步,行程6.2公里,1万步出头,今天是最幸福的一天,虽然已经进入全程中途疲劳期。

(D4手机计步,行程6.2公里,1万步出头)

(D4完)

D5:(9/8/2017星期三)将军坳-插旗岭-界牌-八步岭-白水

第五天的计划行程是将军坳-插旗岭-界牌-八步岭-白水,往南插旗岭穿越路线入口处位于将军坳公路黄色安全提示牌前。顺便提醒下,如果想下撤的驴友,此处最为方便,每天有两趟新宁-全州的班车路过此处。

(D5轨迹,红色)

(D5将军坳公路黄色安全提示牌处为穿越插旗岭路线的入口,独狼摄)

今天上午是多云的天气,虽然还是沿防火带行进,但是多数路段可以走在防火带旁边的树林中,避免了日晒。插旗岭海拔约1560米,与将军坳高差300多米,1个多小时就到达了插旗岭山顶,山顶建有航空导航塔。

(插旗岭,海拔约1560米,山顶建有航空导航塔)

登山插旗岭后,往南遥望八步岭北坡东侧的溪谷,蔚为壮观,虽然多云有些模糊,但是可以看出该溪谷发源于八步岭,然后一直往北,到界牌插旗岭时突然折向东(端午节越城岭北段穿越时往北拍摄的照片看得非常清楚),称为横江源,最后并入炎井河。

(横江源溪谷,发源于八步岭,最后并入炎井河,往南拍摄)

横江源溪谷,到界牌插旗岭附近折向东,最后流入炎井河,端午节穿越时往北拍摄)

插旗岭往南看的山下是界牌,偏东方向有一栋2层小楼,是曾经的新宁东岭界牌矿山(钨矿)办公楼,现已经废弃。偏西方向蓝色房子是奶牛场,注意公路环绕的小山包脚下松树林处,目前正在建设一个小型选矿厂,选矿厂棚极为简陋,具体情况不清楚,对于我们驴友来说,有人类活动就有水源,中途可以进行水的补给,甚至可以考虑弄点牛奶喝喝(遗憾此次没有去奶牛场)。

(界牌奶牛场和东岭界牌钨矿选矿厂,独狼摄)

必须提醒的是,插旗岭南坡非常陡滑,且路线基本被比人高的草丛淹没,下山需要非常小心,,以免摔伤(我们每个人都在插旗岭南坡滑倒或被绊倒过)。下了插旗岭后,到简陋选矿厂的工棚要水喝,从山上引来的干净水大量供应,感谢他们。喝足灌满后,准备继续往南攀爬八步岭,突然下起了大雨。等了近一个小时后,雨势渐渐变小,决定穿上雨衣出发,独狼没带户外重装专用雨衣,只好听任风吹雨淋。开始雨小还好,谁知越往上爬,雨越大,风越强。即使穿了户外重装专用雨衣,我和龙湾的下身也基本湿透了,更何况独狼没有雨衣,全身湿透。攀爬也更加困难,实在坚持不住,就在雨中短暂休息。有时雨太大时,都无法坐下来或者没有地方可坐,就站着短暂休息。攀爬的时候发热出汗,休息一会儿,很快就感到阴冷了。此后的4天基本每天都是经历这样的大雨大风折磨,独狼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但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八步岭北坡遭遇大雨,即使穿了雨衣下身都基本湿透,雨中短暂休息,独狼摄)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连续性大雨,手机导航操作收到影响,尽管极力避免,但有时雨水还是弄湿的手机界面,偶尔出现按键失灵的现象,导致导航方向错误,加上大雨和迷雾,无法实际辨认地标,走错了路线。本来想绕过八步岭北坡种药场,从旁边直切八步岭顶峰的,谁知还是误入了歧途,下到了种药场。好在此时大雨已经渐渐停歇,迷雾散去,看清了路线,还有机会欣赏了大片的云海。

(八步岭北坡种药场,大雨渐停,周围出现了大片云海)

大片云海的出现,且随着风势,云海不断变化,颇为壮观,我们都忘记了全身湿透的阴冷,开始在八步岭山顶(海拔1864米)拍摄享受周围云海的快乐,也许是激动的心情驱散了寒意吧。

(D5八步岭周围的云海,独狼激动摆pose,龙湾摄)

(D5八步岭周围的云海,龙湾激动摆pose,独狼摄)

(D5我拍摄的八步岭周围的云海)

激动地欣赏完八步岭周围的云海后,开始从八步岭南坡下坡,回看这样的场景,你会想到那座山呢?

(八步岭南坡下坡1,这样的场景,你也许会想到武功山,龙湾摄)

(八步岭南坡下坡2,这样的场景,你也许会想到武功山,龙湾摄)

下了八步岭,继续往南攀爬另外一座海拔约1800米的山峰(暂且称南八步岭峰吧),上了南八步岭顶峰,老远就看见了远处云海中的风力发电机塔,那就是天湖区域了,意味着离本次穿越的2123米最高峰真宝顶越来越近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到达真宝顶脚下。经历了5天的日晒、雨淋、风吹、缺水、滑倒,看到远方的目标,真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D5从南八步岭峰遥望天湖风力发电机塔)

如果是独自一人,也许你真的会大哭一场,但是在团队一起,你只能对着远处的群山大喊一声,“天湖,我终于快要来到你的身边了!”喊完之后,你还得继续赶路。由于上次端午节越城岭北段穿越演练时,走错了路线(见D5绿色轨迹),偏向东后只好翻山回到八步岭山脊。此次计划走白水岭一线,但已有的轨迹(见D5蓝色轨迹)在该段信号丢失,所以,要边走边找路线。好在该段路线基本是草地,通视条件好,且沿防火带已有正在开挖的简易公路印记,向着白水岭方向,找路非常顺利。

考虑到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应该尽快寻找水源和营地扎营。此区域沼泽分布比较广,多数流水小沟都有褐红色的铁质悬浮物,水质不太理想。后来在白石岭东北方向约1.5公里的路边,发现一片群山围绕的开阔地,且有条有跌水的小沟,可以取到不混有褐红色铁质悬浮物的干净水,于是决定在此扎营(暂且称白水营地)。刚刚放下背包,我们就在营地周围发现一片野百合花。此前在路边也偶有发现,但这次是成片出现,而且最多有5个花朵的,这是比较罕见的,据说花朵越多,根茎越大,年岁越大。经验丰富的独狼马上开始挖掘工作,野百合根茎是最好的蔬菜了,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维生素等营养物质,不过百度搜索说野百合根茎含有野百合碱,多食可能中毒,建议少量食用。

(D5白水营地附近发现的罕见的五朵花的野百合,据说花朵越多,根茎越大,年岁越大,独狼摄)

(野百合根茎是最好的蔬菜,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维生素,独狼摄)

(即将成为盘中餐的根茎的鳞片,独狼摄)

(野百合鳞片青菜汤,独狼摄)

(D5白水营地茄子炒腊肉,龙湾大厨师掌勺,独狼摄)

虽然今天遭遇了大雨,但是,大雨停后的云海给了补偿。营地附近还有上帝送给我们的野百合,作为晚餐的蔬菜,荤菜是自带的炒腊肉,吃饱后依然感觉今天是幸福的。白水营地地势平坦,周围群山环绕,算得上是五星级的营地了。我们天黑之前就进入了帐篷,各自享受户外生活的原始和宁静。

(D5五星级白水营地,天黑之前就进入了帐篷,各自享受户外生活的原始和宁静,独狼摄)

(D5完)

D6:(10/8/2017星期四)白水-黄泥岗-甲山岭-鸡公凸-西牛石-真宝顶水库

第六天的计划行程是从白水直达真宝顶脚下营地。前面已经说过,白水至天湖区域的轨迹(见D5蓝色轨迹)在该段信号丢失,所以,要边走边找路线。开始找路还比较比较顺利,顺着防火带的简易公路车辙印走,但是后来草丛越来越深,简易公路也断断续续,更为糟糕的是又下起了大雨,刮起了大风,又是全身基本湿透,又是阴冷的痛苦。

(D6轨迹,红色)

快到中午时,大雨终于渐渐停歇,我们也走出了白水草丛茂盛区,到达上次端午节假期北段穿越时走错的岔路口(见上图白水以南红色轨迹与绿色轨迹的交叉处,岔路口因为草丛太茂盛,很难辨认)。不过阴错阳差,绿色轨迹经过的是峡谷地段,别有另外一番风景。

(今年5月端午节越城岭北段穿越时误入的白石以南峡谷路线,别有另外一番风景,龙湾摄)

由于大雨,沿途不方便拿手机拍照,走出岔路口,此时大雨停歇,突然发现前方无名山头出现一对青蛙母子(父子乎?情侣乎?),蹲在山顶,非常可爱,拉近镜头拍下了这对惟妙惟肖的青蛙母子。

(D6途中偶遇一对青蛙母子,惟妙惟肖)

中午时分,已经走上了天湖山脊可以开汽车的简易公路了,前方天湖的风力发电机塔越来越清楚了。

(D6中午时分,前方天湖的风力发电机塔越来越清楚了)

下午两点半左右,到达了鸡公凸水库区域,各绿色山头构成了一幅美丽的中山地貌景观,有些圆润的小山包宛如少女亭亭玉立的乳房,令人如痴如醉。这些山头与水库共同构成的画面,更是美不胜收。以下附上各人所拍摄的鸡公凸水库照片,大家可以对比欣赏。

(有些圆润的小山包宛如少女亭亭玉立的乳房,令人如痴如醉,屏风山石摄)

(鸡公凸水库全景,屏风山石摄)

(鸡公凸水库,屏风山石摄)

(鸡公凸水库,龙湾摄)

(鸡公凸水库,独狼摄)

欣赏完鸡公凸水库的美景后,在鸡公凸水库大坝上转过身往南看,真宝顶似乎就在眼前了,实际上走到真宝顶脚下营地还需2-3个小时。顺便说明一下,该照片中间偏左处有挖开的边坡和两栋白色小楼,那是正在修建中的全州-资源二级公路,左边那栋小楼是水库管理部门的,即将被开挖边坡破坏废弃,右边那栋小楼是新建的度假酒店,后来从旁边路过时瞄了一眼名称好像是“宝鼎度假酒店”(遗憾没有走近去拍照),以后长线穿越到这里落脚或下撤应该是非常方便了。

(在鸡公凸水库大坝上往南看真宝顶,中间开挖边坡处是正在修建的全州-资源二级公路)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走,终于到达了真宝顶山脚下的水库(水库东边的大坝),再走半小时左右,到达水库南边的营地,幸运的是发现了一处旅游旺季时专用的户外营地,此时我们3人免费享受。D6是此次穿越行走路程最远的一天,20公里,3万步,脚上已经打起了血泡。

(真宝顶水库,独狼摄)

(D6真宝顶山脚下的营地,龙湾摄)

(D6是此次穿越行走路程最远的一天,20公里,3万步)

(D6完)


D7:(11/8/2017星期五)真宝顶水库-真宝顶-钩挂山-打狗岭-鬼崽石

第七天的计划行程是先上越城岭最高峰真宝顶(2123米),然后直接穿越钩挂岭和打狗岭,预计到鬼崽石扎营。今天天气更糟,天亮后还在下雨,只好乘下雨的间隙煮早饭。

(D7轨迹,红色)

(D7早晨乘下雨间隙做早餐,龙湾最勤快,独狼摄)

收完帐篷,穿上雨衣出发,没走多久,雨越下越大,上山的小路很快成了排水沟,加上草丛茂盛,有时根本是看不见路的,步履艰难。真宝顶离营地只有2公里多,高差400多米(营地海拔约1700米),到达山顶也花了2个多小时。

作为华南第二高峰,每年国庆和中秋假期,驴友蜂拥而至,拍摄上传的真宝顶照片无数。作为标志性的地标最著名的就是废弃的微波站天线和站房,我曾经于2015年五一假期登山真宝顶,那次是狂风大雾(见附上的照片,我在8264注册的头像就是这张)。这次是狂风暴雨,为了防止手机进水,请龙湾站在废弃的站房内为我拍摄了一张与废弃天线的合影。

(2015年五一假期登真宝顶,我与废弃的微波站合影,我在8264注册的头像就是这张照片)

(此次在真宝顶与废弃的微波站天线合影,龙湾摄)

废弃微波站的小屋,已经完全被牛占领,到处都是牛屎,还有驴友丢弃的垃圾。出发前,还有驴友建议在这个小屋内扎营,简直是难以想象,如此肮脏的地方,如何能够入睡?也许是到了秋天,气候比较干燥,牛屎干了,就没有那么臭了吧,藏民不还是用干牛屎煮饭的嘛,家家门口都堆有很多干牛屎。

(真宝顶的牛与废弃微波站及导航塔合影)

山顶风太大,远处的风景也看不见,赶紧往南赶路。根据导航地图,先要下到真宝顶与钩挂山之间的鞍部,然后穿过钩挂山。由于刮风下雨,这个季节草丛和灌木生长特别茂盛(下雨大雾不方便拍照),对比三月三假期时的照片,可以看出,钩挂山北坡相当陡峻。是直接沿陡峻的北坡攀爬,还是考虑绕道?根据照片,东坡是绝壁,不可能通过,根据以往驴友轨迹,有一条往西绕行的路线(见等高线轨迹图的绿线),但这条路线绕的太远,先要下300多米,然后再上200多米,需要多花2倍多时间。

(2017年三月三假期由真宝顶南坡往南拍,钩挂山北坡相当陡峻,东坡为绝壁,龙湾摄)

(直接攀爬钩挂山北坡的红色轨迹,绿色是绕道轨迹,黄色是上次更陡的下山轨迹,不建议采用)

大家讨论时,龙湾已经倾向于绕道了,尽管我的手刚刚不小心被锋利的草片划伤出血,但我坚持认为直接沿陡峻的北坡攀爬效率更高,况且我们有上次正向穿越时从钩挂山顶沿该陡坡下来的经验(见等高线轨迹图中的黄线),这次我们选择更缓些的斜坡路线,应该问题不大,主要障碍是比人高的密集草丛和灌木。最后,我在前面开路,不到1小时,成功登山钩挂山顶,这条轨迹(红色)将为以后穿越者提供更快捷的路线。

翻过钩挂山后,又开始翻越大鼻山,大鼻山的绝望坡由于下雨,更加湿滑,有时局部遇到岩石陡坎,必须跪爬才能通过。

(大鼻山绝望坡1,由于下雨更加湿滑,龙湾摄)

(大鼻山绝望坡2,跪爬局部岩石陡坎,龙湾摄)

(大鼻山绝望坡3,终于通过了,龙湾摄)

过来大鼻山后继续前行,就到达了打狗岭,此时大雨已经渐渐停歇,回望钩挂山(真宝顶已经被钩挂山挡在后面看不见了),冒雨翻越钩挂山的艰难不堪回首。另外,在钩挂山西坡,发现了一处花岗岩采石场,其巨大的剥离面对土壤和植被造成了严重破坏。

(打狗岭回望钩挂山,真宝顶已经被挡住看不见了)

(钩挂山西坡花岗岩采石场剥离面对土壤和植被造成严重破坏)

原计划到鬼崽石扎营的,但由于下雨,鞋子完全潮湿,脚一天都浸泡在水里,昨天脚底打起的血泡,由于摩擦非常疼痛,于是决定提前扎营休息(D7打狗岭营地)。况且,今年三月三假期南宝鼎-真宝顶穿越时就是在此扎营的,水源水量很大,当时这里还有种树的民工在此搭棚子食宿,现在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搭棚子的竹竿了。

(D7打狗岭营地,帐篷后面的竹竿骨架就是上次民工的工棚,独狼摄)

(D7打狗岭营地,上次民工的工棚现在被独狼占领,龙湾摄)

(今年三月三假期越城岭穿越也在此扎营,那时还有民工和工棚,聆听摄)

(D7 完)


D8:(12/8/2017星期六)鬼崽石-大帽岭-青山口-斛桶石-南宝鼎

第八天的计划行程到达南宝鼎,今天天气尚好,多云偶有阵雨。

(D8轨迹,红色)

出来已过一周,胡子一次都没有刮过,为了尽量减轻负重,刮胡刀都没有带了,在野外就按照动物的方式生活,拍下一张自拍照,看看这个动物胡子的野蛮生长吧。

(这个动物在野外7天胡子没有刮的自然生长状态)

在自拍完查看照片时,不禁哑然一笑,发现这个动物是如此丑陋。正好该自拍照的前一张照片是昨天在路边拍摄的一种不知名的知了,她的头部和翅膀是如此绚丽多彩,却从来没有用过刮胡刀等工具修理,更不用说人类那些化妆品了。来源于这个灵感,我准备以后再也不刮胡子了,可是,回家后老婆会答应吗?哈哈。

(这个知了头部和翅膀是如此绚丽多彩,却不使用任何化妆工具)

我们这个年龄已经不是玩自拍的时候了,在一番自我解嘲后,不知不觉来到了大帽岭。大帽岭因为近山顶处有一个看起来像帽子的巨石而得名,由于坡度较陡,多数驴友都是从旁边绕行,上次越城岭中段穿越也是绕行的,但这次越城岭主脊穿越,我们还是想直接穿越,从北坡上,从南坡下,并经过那个像帽子的巨石。

大帽岭北坡从远处看,似乎并不怎么陡峻,但是,走近一看,两边都是岩石绝壁,只有中间有草的地方可以尝试攀爬。实地攀爬时,发现草丛中间坡陡湿滑,最好的是偏向右侧岩壁处,有石缝落脚,有小灌木抓手,更容易通过。

(远望大帽岭北坡,我心飞翔,龙湾摄)

(远望大帽岭北坡,龙湾拉风,独狼摄)

(大帽岭北坡1,两边都是岩石绝壁,只有中间有草的地方可以通过)

(大帽岭北坡2,告知跟随者最好是从草丛偏向右侧岩壁处攀爬,龙湾摄)

(大帽岭北坡3,开始从草丛偏向右侧岩壁处攀爬,龙湾摄)

负重艰难地登上山顶后,回望大帽岭以北的山脊和群山,山峦叠嶂,顿时有那种毛伟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感觉。这已经不同于鸡公凸水库一带少女乳房状的小山包了,你是否还是专情于“不爱江山爱美人”呢?

(回望大帽岭以北的群山,山峦叠嶂)

(回望大帽岭以北的群山,我爱江山,更爱登山)

沿着南北向的大帽岭山顶脊线,往南走到那个像帽子的巨石上面,看起来像个骷髅。走近一看,从地质灾害的角度说,是一个危岩,随着风化作用的发展,最终最可能发生倾倒式崩塌。下到坡下从侧面回看,似乎崩塌的可能性更大。

(大帽岭南坡上像帽子的那个巨石,从上往下看像个骷髅)

(大帽岭南坡上像帽子的那个巨石,从地质角度看是一个危岩)

(坡下从侧面回看大帽岭危岩)

(今年2月拍摄的大帽岭危岩,更加清楚)

过了大帽岭不久,就可以看见远处青山口山顶东坡的斛桶石了,去年8月从南宝鼎穿越过来往北拍摄的斛桶石更加清楚。

(青山口斛桶石,独狼摄)

(去年8月从南宝鼎穿越过来往北拍摄的斛桶石更加清楚)

过了青山口,我就一直在注意寻找越城岭最有意义的那棵“顽强生命树”,由于这时大雾弥漫,周围什么都看不见,为了寻找她还向东走错了一小段路程(见越城岭顽强生命树轨迹位置图),也没有拍到她的照片。尽管她这次没有出席,但我也要给她应有的位置和空间,借用去年8月和今年2月来此拍摄的照片,衷心祝福她别来无恙吧!她在冬季看似已经枯萎死去,但春天来临时又迸发出全新的生命,她无法改变她流落在没有土壤和水分的位置,却没有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而是顽强地用树根从远处石缝中汲取营养,顽强地生活下去,这难道不是我们在遭遇苦难时学习的榜样吗?

(去年8月拍摄的越城岭顽强生命树1,远景)

(去年8月拍摄的越城岭顽强生命树2,近景)

(今年2月拍摄的越城岭顽强生命树1,远景)

(今年2月拍摄的越城岭顽强生命树2,近景)

(越城岭顽强生命树轨迹位置,卫星地图)

(越城岭顽强生命树轨迹位置,百度地图)

此后的路途,基本也都是大雾笼罩,于是忍着脚底已经磨出血泡的痛苦,加快脚步,向着南宝鼎前进。此时,还能够加快脚步的另外一个因素是,所带的粮食基本已经弹尽粮绝(我只剩两块118克包装的压缩饼干),走到南宝鼎,宝鼎寺就有充足的粮食了。

下午4点半,成功抵达南宝鼎的宝鼎寺。

(D8,下午4点半,成功抵达南宝鼎的宝鼎寺)

(D8完)


D9:(13/8/2017星期日)南宝鼎-苦尼庵-小溪源-全州-桂林

已经来过南宝鼎多次,对宝鼎寺的唯一管理人员“荣艺”大师已经比较熟悉了。昨天下午到达后,荣大师就烧起了火,给我们取暖,烘烤鞋子和衣服,并忙于为我们准备晚餐。巧合的是,全州天湖户外社团的群主“飞飞”也利用周末带夫人到南宝鼎登山,一周前我们刚在全州认识,请他帮忙解决了气罐问题。于是,我们一起共进了晚餐,享受了荣大师为我们做的一大锅木耳炒豆腐干(遗憾因为太饿狼吞虎咽忘记了拍摄荣大师的杰作)。今天一早,荣大师又为我们煮了面条,配有油炸腐竹木耳汤。这些都是斋饭,幸福原来并不一定都需要大鱼大肉的。

(荣大师在为我们煮斋饭,幸福原来并不一定都需要大鱼大肉的,独狼摄)

由于天气大雾,多云阵雨,道路湿滑,原本计划尝试从南宝鼎绝壁用绳索速降,直接穿越到南边哪吒山的想法,为了安全起见,不得不被迫暂时放弃。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这个前人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这个梦想,我们决定此次先做好绝壁的现场勘查工作,确认绝壁的高度,寻找可行的速降位置。吃完早饭后,我们就开始到南宝鼎进行勘查工作。登上南宝鼎,从西南方向吹过来的狂风大作,吹得人基本无法睁开眼睛,从杂草和小灌木倒伏的状态可见一斑。

(D9早晨,我在南宝鼎,狂风大作,独狼摄)

(D9早晨,独狼在南宝鼎狂风中)

(D9早晨,龙湾在南宝鼎狂风中镇静自若)

南宝鼎往西南方向可见大片的裸露岩壁,这在卫星图上也看得非常清楚。开始坡度很缓,往下逐渐变陡,速降专家独狼的提议下,需要尝试可能到达的最低处。龙湾看到风太大,不敢贸然前往,并提醒我们注意安全。经验丰富的独狼很快就到安全到达了一处稳固的大块石上,并还发现有一棵可以作为固定绳索的小树。小树前方生长有杂草,说明有岩石缝隙固着土壤,有可能继续行走,但由于前方雾气太大,岩壁湿滑,为了安全暂时终止前行,等待天气晴好后再来行动。

(独狼在南宝鼎绝壁顶部一块稳固的大块石上)

(独狼在南宝鼎绝壁顶部发现一棵可以作为固定绳索的小树)

根据手机导航记录的轨迹,卫星图上看我们已经穿过绝大部分的岩壁裸露区了,地形图上看,我们距离绝壁底部只有大概40米的高差了,这一勘查资料,大大增强了独狼的信心,他已经具有百米以上速降的丰富经验了。

(南宝鼎南部绝壁卫星图,我们已经穿过了绝大部分的岩壁裸露区)

(南宝鼎南部绝壁地形图,我们距离绝壁底部只有大概40米的高差了)

勘查完南宝鼎绝壁后,决定立即下山,结束本次穿越。由于飞飞要回全州,所以我们决定也随从飞飞从全州这边下山。在我们住的“五星级”客房门口合影后,独狼把准备速降用的绳索寄存在荣大师这里后,告别了荣大师,我们开始下山。又下起了大雨,于是马不停蹄,一路快行,不到两个小时,下降近1000米,到达海拔约900米苦尼庵(网上也写做苦炼庵)。

(独狼战队在南宝鼎“五星级”客房门口合影,右独狼,中龙湾,左屏风山石,龙湾摄)

(正在修建的新的苦尼庵)

新的苦尼庵正在修建,此处已通石子公路,但由于最近持续暴雨,公路滑坡严重,已经无法通行,只好继续行走1个多小时,到达小溪源水泥公路。途中拍下五福水库和五福移民新村的全景照,风景秀丽,遗憾的是到处是滑坡和泥石流,人类在为自己目的过度建设中,同时也在遭受大自然的惩罚。

(五福水库和五福移民新村全景,注意中间条带不是道路,是泥石流冲出的沟谷)

司机胖子把我们顺利送到全州南站,正好赶上下午5点半的高铁G529,我回桂林,龙湾回柳州,独狼则因为疏忽买错了车票,无法改签同趟列车,孤独的留在全州的宾馆里,等候更晚的火车。至此,越城岭主脊大穿越独狼战队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G529次全州南-桂林,龙湾摄)

(D9完,后记待续。。。。。。)

后记1:

为什么题目穿越时间写8天?

尽管帖子写了D9,但穿越时间是根据轨迹记录历时1周+1天,即共8天。从实际行程来说,不包括坐车时间,起点是8月5日上午近10点罗家岭,终点是8月13日下午2点小溪源,是8天半的时间,考虑到有两天下午4点提前结束当日行程,所以最后题目穿越时间确定为8天。

(越城岭大穿越历时1周+1天=8天)


后记2:越城岭穿越与鳌太穿越的对比!

(1)鳌太穿越路线是秦岭主脊的鳌山-太白山之间,穿越路线全长近百公里,海拔多在3000米以上,最高峰太白山3767米,已经属于全国极其知名的徒步登山路线;越城岭位于南岭之首,主脊穿越路线全长也近百公里,海拔在2000米左右,最高峰真宝顶2123米,在全国知名度较低。

(鳌太穿越路线概略图,来自网络)

(2)鳌太穿越时,部分驴友在3000米以上地段出现高原反应,严重时必须考虑下撤;越城岭海拔相对较低,绝大多数驴友不会出现高原反应。

(3)鳌太下撤难度较大,越城岭下撤容易,基本是每天都可以下撤,且在将军坳和天湖有公路通过,下撤或救援比较方便。

(4)鳌太海拔高,空气已显稀薄,越城岭海拔相对较低,且植被发育,含氧量丰富,对于健康的有氧运动更加有利。

(5)鳌太植被不发育,正常天气条件下,视线较好,路线较易于辨认;越城岭植被非常发育,特别是夏季,植被茂盛,路线较难以辨认,有时在密林中极易迷路。

(6)鳌太路线陡坡多为冰川沉积形成的块石,易于跌倒受伤,沿途树林少,日晒强烈;越城岭陡坡多为花岗岩风化形成的砂砾,易于滑到受伤,但有时防火带旁高大乔木树林可以穿行,避免日晒。

(7)鳌太水源相对稀少,营地选择较为困难,越城岭水源相对来说相当丰富,营地选择地点较多。

(8)越城岭由于植被发育,气候湿润,蚊虫、马蜂、山蚂蝗及毒蛇等较多,驴友应做好预防工作!!!


后记3:越城岭长线穿越的意义?

如果你是一个中立的非户外徒步登山爱好者,我的回答是“别人的爱好在你的眼里可能一钱不值,反之亦然”。更高境界的回答是《圣经》中所说的“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有些反对户外活动的人搬出老-子的名言“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我的回答只有一句话:你还没有成为圣人。

如果你是跟我一样的户外徒步登山爱好者,相信你不会问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但你也许会说,越城岭这些2000米左右的山,与西南西北那些雪山相比,简直就是丘陵。你说的没错,有人爱好高山,有人爱好大海,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登山也不一定要比山的海拔高度,况且,高海拔的缺氧对身体并不是什么好事。

户外徒步的真正意义在于追求自由,谁都理解整天工作的生活没有意义(整天休息的生活更没意义),所以我们要在这没有意义的缝隙中寻求一缕自由之光。长线穿越的意义在于一个人追逐自己的梦想,在于挑战自我,而不是挑战别人。

(后4天穿越途中,鞋袜全湿,每次休息时拧干袜子是必做的功课)

(回来一周后,小脚趾血泡已经结痂成这样,现在已经不痛了,等待其自然脱落)


后记4:未来的计划

计划春节10天从资源枫木的挂耙山-新宁的金子岭或东安的舜皇山!

天山客89 发表于 2017-8-28 16:01 游记写的图文并茂,
有这个体能和经验,走全国各地的长线,只要运气足够好就可以的。
谢谢,就是担心高原反应,在秦岭太白山顶和牛背山就有反应了。两条藤 发表于 2017-8-30 17:09 精彩的游记, 希望有空也去走一走
希望有机会同行,我们计划一次正穿,从资源枫木的挂耙山开始,到新宁的金子山,也许在国庆假期吧。有需要轨迹的可以到六只脚或两步路上下载! 国庆越城岭穿越计划已定:1-5号桂林-资源-新宁-金子岭-大云山-白石界-倒塘岭-猴子界-将军坳-全州-桂林
真是奇了怪了,这个帖子又从广西主板块跌落到桂林板块了?D1:桂林-资源-新宁-金子岭
D2:金子岭-大云山
D3:大云山-白石界-倒塘岭
D4:倒塘岭-猴子界-将军坳
D5:将军坳-全州-桂林国庆1-5号越城岭金子岭-将军坳4天穿越(还有1-2个空位)元旦计划走舜皇山往北-大坳-金字岭-雷劈岭,有兴趣的可以交流山石桂林 发表于 2017-11-20 21:49 元旦计划走舜皇山往北-大坳-金字岭-雷劈岭,有兴趣的可以交流
元旦舜皇山往北穿越安排已经确定:29号晚到全州住宿,30号登舜皇山,住舜皇庙,31号舜皇庙-紫花坪-大坳界-金字岭,1号金字岭-雷公殿-雷劈岭-东安坐车返回!山石桂林 发表于 2017-12-23 18:10 已经完成了舜皇山-紫花坪-大坳-金字岭-牛龙歧-雷公殿-地母庙-横铺的穿越
舜皇山遥望金字岭
大坳界仰望金字岭 金字岭半山腰看云海
雷公殿北坡看层峦叠嶂 雷公殿北坡下溪谷边竹林扎营 雷公殿山下的地母庙
庙门上写的万缘庵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不旅行咋可能的 回复

    玩够了就走,自由随意,路上景点也可以根据大家的意见进行调整

    发表于:06-23 00:10

  • 不旅行咋可能 回复

    真正的西藏在路上,如果说到西藏是去追求一种信念的话

    发表于:06-22 02:11

  • 佛山老林 回复

    厉害,俺们爬一天山要几天才恢复,向能够连续不断自虐的大神致敬

    发表于:03-16 10:21

  • 佛山老林 回复

    哲理蛮多,大神是老师?

    发表于:03-16 10:11

    • 山石桂林: D8:(12/8/2017星期六)鬼崽石-大帽岭-青山口-斛桶石-南宝鼎
  • 佛山老林 回复

    文字很有味,准备一章章读完

    发表于:03-16 09:34

    • 山石桂林: D3:(7/8/2017星期一)大云山东峰-大云山主峰-白石界-倒塘岭
  • 佛山老林 回复

    厉害,负重加提水,而且缜密确实是户外要务

    发表于:03-16 09:25

    • 山石桂林: D2:(6/8/2017星期日)舜皇庙-舜皇山-大云山岔路口-十字路口-大云山第二天的计划是先从舜皇庙原路返回到舜 ...
  • 佛山老林 回复

    你的计划和精神都是俺们仰望的

    发表于:03-16 09:02

    • 山石桂林: 秦岭的鳌太已是驴友众所周知的著名穿越路线,特别是今年五一因突发暴风雪导致发生3死2伤的事故后,更是家喻 ...
  • lz龙湾 回复

    好活动, 只可惜没时间跟上。

    发表于:01-26 22:01

    • 山石桂林: 1月26-28日继续往北探路:高挂山-紫云山-杉木顶-莲云界-雷劈岭,雨雪天气,是个挑战!
  • 山石桂林 回复

    谢谢关注,计划往南往北延伸,打通越城岭山脉全部!

    发表于:10-15 12:05

    • 飘香花竹: 一条成熟的线路,是需要楼主多次踩点以后才成行 ,不错,  图文并茂。
  • 飘香花竹 回复

    一条成熟的线路,是需要楼主多次踩点以后才成行 ,不错,图文并茂。

    发表于:10-14 11:52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