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乔戈里峰 华东k2三峰连穿纪实

华东k2三峰连穿纪实

作者:鄱湖牧童     48454人关注 07-08 17:52

华东k2三峰连穿纪实

鄱湖牧童

引子:

2017年国庆节前,南昌户外群的领队苍穹在群内召集驴友国庆期间穿越华东k2峰。我在网上百度查了一下,才知道k2峰是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又被称为野蛮巨峰,其攀登难度超过珠穆朗玛峰,是国际登山界公认的八千米以上攀登难度最大的山峰,成功登顶的人数不多。“华东k2峰”实际上是驴友界的叫法,形容它在华东地区驴友心目中山的高度及穿越难度。“华东k2峰”驴线坐落在江西福建交界的武夷山脉,从华东第二高峰江西境内第一高峰独竖尖峰(2128米)穿越至福建境内的第一高峰香炉峰(1930米),其间经过江西第七高峰过风坳峰(1887米),线路长度约37公里。全程重装无补给在山脊穿越,用时需三日,要连续翻越多座1500米以上山峰,累计上升接近5000余米。此线路因山高林密、路途艰险,人迹罕至,各种复杂地形地貌,以及恶劣多变的气候,加上山顶无水源,无理想宿营地,穿越之艰苦号称是华东地区驴友界最自虐徒步路线。

“华东k2峰”连穿,对我来说应该不是难事,有过多次多日重装穿越经验,三日内的强度再怎么艰难应该可以挺过去。而自经历今年五一秦岭鳌太事件后,又升级了多款登山装备,身体也调整成最佳状态。这次出行原计划除水以外背包总重量控制在25斤以内,用小鹰48升中型包可以不打外挂装下所有的吃、住、行装备。结果临出门时,见包包还有空余,又强塞进了乱七八糟的装备,如工兵铲、2万毫安充电宝、对讲通信设备、备用路灯、雨具、折叠椅子等,还多配了两日的粮食给养,最后又想起曾承诺给几位驴友带一瓶在山顶喝的二锅头,结果背包总重量又达到了32斤左右。家人开玩笑说我真是“驴命”,折腾了半年想走轻量化出行的愿望又将不能实现。

我这个人一直很懒,不太爱做出行攻略,更不愿意承担领队这样的职责,本着跟着队伍走,不会出问题的思想。出发前路书也没看,要经过多少山头、水源地、宿营地一概不知,唯一记住的就是苍穹领队的话要多带储水的空瓶子的事,是因为我害怕缺水,关于水的事不敢马虎。

(华东第一高峰为黄岗山主峰2160.8米,大陆东南第一峰,号称“华东屋脊”、“武夷支柱”为江西、福建两省共有)

正文

10月5日,早晨6:30准时从南昌出发,此行赴“华东k2峰”一行共29人,包租两辆17座福特全顺。队友中多数人我不熟悉,只是在行前有过和队友中的13人A过饭,所以彼此倒不觉得陌生,在车上话题交流也投机。

从南昌去“华东k2峰”据司机师傅讲,正常开车时间需要3.5个小时,国庆期间高速公路车多,速度提不起来,预计到目的地铅山县黄岗山镇肖家元村得4个小时以上。前半程是250多公里高速公路,汽车好行驶,后半程只有进了黄岗山镇30多公里山路行车才难些。

9:40分左右进入通往黄岗山镇的小路,行车三公里后迎面就是一座大水库,水库大坝几里外就远远看见红色的“铁炉水库”四个大字,大坝整体气势恢宏,非常壮观。在上世纪60年代大跃进时期,靠人力修建如此浩瀚工程,令人难以置信。在两山险要位置之间修大坝,落差有好几十米,坝前是峡谷,坝后是平湖。“铁炉水库”是不可多得原生态风景点,目前没有开发,没有什么游客。

沿着“铁炉水库”湖区的东南部弯曲的小路上行驶约20多分钟,便来到了黄岗山镇政府所在地石垅村。黄岗山镇很早以前是垦殖场,人口不足万人,以前归农林部门管理,管辖的区域面积160平方公里。这样的一个山区小镇如果不是离“黄岗山主峰”、“华东k2峰”驴友线最近,我们这样的外来人,不会有机会涉足此地。而黄岗山主峰属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除非是科考人员让进外,普通游客根本进不去。当然,而我们本次目的地是黄岗山镇肖家元村,也是“华东k2峰”线路独竖尖峰的起点,暂未划入保护区范围内。

驴友团队10:40到达村口,领队苍穹让大家稍作休整,检查整理装备,并提前进食中餐。

11:00时整开始登山,肖家元村出发地点海拨690米,预计用时约5—6个小时可以到独竖尖峰宿营地,行进间距离8.5公里,宿营地海拔2000米左右,需要直接拨高1300多米,上升坡度及难度较大。我估算以29人的大队伍,在如此难度大的路况下,队伍会被拉开较长距离,体能好的前队在天黑前一定能到宿营地,体能差的后队估计要走夜路。出了村子,直接进入芭茅草从生的野路。野路弯弯曲曲,沿着前驴友扎在树杈上留下的红绸带路标前进,路迹明显,不会迷路和走失。但却苦了我的两只胳膊,被树枝荒草刮割,裸露的皮肤已不成样子,像烈火灼伤般的刺痛。

走了半个多小时,开始急剧拔高,各种乱石、横木、树枝、杂草是我们前行的 “拦路虎”。路况变得不明显,好在队伍中有人走过,在方向不会错的情况下前队行走很快,基本上不歇息。而后队咬得很紧一步没拉下,我处在中间位置,累得够呛,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个体能牛得很,队伍中没有一个弱驴,按我的习惯,每半个小时休息十分钟最好。

可是这个队伍,好路行走经常一个小时都不歇息,T恤早就被汗水湿透,沿途中给自己不停的补充水分。领队说要在最后一个补水点那里补水,而且粗略介绍地貌,要前队留意。当走到海拔1500左右时,我见有人开始灌装水。

说后面没有水了,要提前打好。包括今晚和明天下午两点钟以前的水。天哪,这要多少水啊?我估算了一下,约六升水才够用。把包内所有能装水的容器灌满后,继续爬山。

灌满水后的背包已达40斤,负重后体能明显不支,大腿肌肉有抽筋的预感。上山每走一步气喘如牛,行动开始迟缓。粗重的呼吸声几米外都能听得见。老驴友鹰哥因背水太多,大腿已抽筋休息了好几次。信义医生终于露出他传说中的跌打损伤治疗技术,给鹰哥治疗,还真是有本事,稍作按摩放松后,鹰哥立刻恢复正常。

好不容易走到1900多米的地方,见福建队的队员这时候在接水,我内心肠子都悔青啦!都多背了两小时的水,这就是不做攻略的代价。

下午17:00时终于登上山顶桠口,桠口有一石头作标记处在路中间很明显,我认为还要继续前行,穿过福建驴友们的营地,被告之前方没平地,不能宿营,只好返回福建驴友们扎好的营地,但好地被他们包占了。领队让大家分散各自找地,队伍中有几个人去独竖尖峰顶扎帐去了。我选了好久才找到一席之地,勉强放下一顶单人帐位置,但来自南昌队友们帐篷都分散得很开。

扎好帐篷,天空很快就黑了。今天走的累,脱水、脱盐的厉害。给自己煮了一包山之厨,土豆牛肉版的速干饭。但是胃口很差,吃不进。后来又煮了一包姜糖水喝,胃口才好些。

傍晚的天空云层很厚,我担心刮风下雨,又一次加固了帐篷,将风绳地钉紧固。躺在帐篷内听隔壁的队友聊天,晚上10点钟以后,天空逐渐明亮。一轮圆月初现,光照四方,乱云也不见了。

原来今天是农历8月16日,是月亮最圆的时候。忍不住又爬出帐篷,欣赏山里的月光,这样的机会我很少经历。可惜的是手机拍不出效果,只能心里和眼里欣赏,虽然不敢说比外国的月亮圆,但肯定比南昌的月亮要圆些。有过想作诗的念头,但酝酿半天一个好句子也弄不出来。晚上山顶寒露湿气太重,一会儿衣服就被打湿了,突然感觉到丝丝凉意,只好钻进帐篷内休息。

10月6号早上6点起来,天边出现五彩缤纷的彩霞。红彤彤太阳逐渐升起,我没有准备好如何去拍摄,邋遢的个人形象拍不出好的画面,欣赏大自然的杰作就够了。太阳出山很快,先由浅黄、淡红到深红,直到霞光满天。那些吸饱了霞光的云朵,美得让人心醉。我呆呆地站在高高的山顶,微风拂面,呼吸沁人心肺的空气,昨日的疲劳一扫而空。摸一把脸未刮的硬胡茬子,脸颊上结晶的盐粒有些阻手,用湿巾沾上草朵中的晨露擦拭脸,理理稀疏的头发。有时候我自问,登山又累又危险,在外风餐露宿,到底为什么?但这样付出太多到底值不值。

右手边的独竖尖顶峰,已是人声鼎沸。驴友们七彩的衣服把山顶装典的格外妖娆,山峰后面的天空湛蓝湛蓝。他们早已忘记昨日的疲劳和辛苦,各自摆出自认为最好的姿势和形象,请同行的朋友们协助,留下最美好的瞬间。我也按捺不住躁动的心,急忙收拾装备,急匆匆的去登顶。


从独竖尖峰下来,沿着山脊上穿越、或者横切,要连续翻过大小约十几个山头,没有明显的路迹。几个小时的走下来,汗水像雨一样的落下,上衣没干过。更令人讨厌的是,不时有毛毛虫往颈脖子里跳,几分钟得用手抓几个下来。这种松树毛毛虫毒素还是很强,让虫扎一下立马红肿,我已经不知扎了多少下了。下肢的防雪套绑在脚上,捂的紧紧热的受不了,却又不敢脱,害怕蛇虫的侵扰。实际上出发前担忧蛇虫问题,始终没有出现。连一条小青都没见着,更不用说见到传说中厉害的三步倒、饭铲头。也许是这条路驴友们走的太多,惊扰了它们,让蛇虫无逃得远远的。

从独竖尖2128米走到054路标,一路上没水补给。我大约1小时补充0.5升水,据说要下午2点才能走到补水点,而今天带的3升水很快喝完了,实际上下午13:00点以前就走到了054路标。我卸下背包,拿出所有储水设备到取水点取水。取水点在五六十米陡坡的下方,下去有些难度,水量很小,已经有几个人在接水。半天才能接一小瓶,再用小瓶子内的水转倒入大瓶内,直至所有的瓶子灌满,总量6升多水才返回。有人说我灌多了后面057路标还有水,让我产生了犹豫和不决,但最终还是坚持将今明两天的水放了包内,用剩余的水煮了泡馍和苏泊汤,烧一壶茶水和咖啡,而其他的队友吃干粮喝着凉水。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用我的炉具帮队友烧水煮茶,连煮了五六升,燃气都快用完了。

在054路标休整了约一个多小时,又开始负重前行,多了十几斤的水,重量增加后腰背明显被压弯。似乎让我悟出了一个道理,背的多消耗也大,是不是少背消耗会小些呢?下次再试一下。下午前往目的地过风坳营地走得艰苦,昨天的几位大神包括信义医生也走走停停,十多分钟休息一次,要知道他可是背60多斤上武功山的大牛人,今天有些不在状态。令人佩服的是队伍中几位女驴,超级的棒,跟着我们后面一步也没落下。

休息途中,我累得不想说话了,有的躺、有的坐在地上,几个女驴还能开玩笑,甚至还有人练练瑜伽。经过057路标,小雪纠结要不要去补水,因没人响应,最后还是没去,跟大家后面前往下一个营地。人小也有优势,水可以少喝些。

好不容易挨到过风坳峰下,看着耸入云端的山顶,不知道是否有力气登顶,看着别人义无反顾向前,也只好跟随。翻过一层又一层山头,人走的嘴巴发苦头发晕,吃了几粒美生唐后,这种快速补充葡萄糖的橙味丸效果出奇的好,一下子来了精神,分了几粒给同伴,大家也觉得不错,能提振精神。

下午16:30点终于翻过山顶,后面有人说还要走两个小时,到铁塔扎营,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站稳,实在走不动了,大哥!到底还有多少路,得有个盼头吧!

惊喜往往来自不经意间,在下坡两百多米后穿出丛林,眼前呈现一片金黄的草甸,如武功山、九岭山上的茅草,几十顶帐篷扎在草海之中,我下山狂奔冲向草海,想立马躺下休息,草泥马!地面是湿的躺卧不成,美好的理想变成了悲惧。

只好老老实实的建帐扎营,一切美好的愿望,不如化作一顿美食来的痛快,但建帐不敢马虎啊,凭我的经验这个过风坳晚上风小不了。所有的风绳地钉全用上了才放心,并指导隔壁的高高两兄弟用登山杖加固外帐,事实上证明我这个老驴的经验是对的,高高第二天告诉我睡得好,原因是外帐加固拉紧帐篷内的湿气容易流出。

又一晚上睡不好,狂风肆虐,过风坳真tmd过风的地方,风声和高哥两兄弟的呼噜声及我充气垫翻身摩擦声,折腾到晚上快二点多才睡着,五点多又被尿胀醒,起来后月亮高挂,但是露水湿气很重,穿着短裤衩子,圾垃着鞋,人在草丛间象猴子般的跳跃,远远的找一下风口拉尿。回来后,冷得哆嗦,防水登山鞋居然湿透了,可见湿气有多重。反正睡不着,开始打包收拾装备,然后煮了三瓶饮用水,再开始煮吃的,今早煮的是水泡饭,用家里的剩饭晒干后复水煮,口感清淡,配上高高带的花生米和小雪的酸豆角,勉强吃下半碗这种泡饭。剩下的时间帮助大家烧水,连烧了几壶,帮助了好几个人。

10月7日,早上7点就有人出发了。将多余的水分给了其他人,只保留了三瓶,可见我昨日带的水多。7:30出发,今天要走13.5公里,路况比昨日好些。先从右侧上山,今天上山好像不怎么花力气,一会儿追上了好几个人,半小时内走到了铁塔1910米处,稍事休整又继续前行,连过了几个山头,一直健步如飞。我这二天吃不好睡不好,第三天还这么有精神,真搞不明白。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