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雀儿山攀登

雀儿山攀登

作者:singing0     78690人关注 01-18 19:25
这里有最全面的雀儿山的风景及攀登记录。我是华东地区喜爱户外的旅友,自己也会经常组织一些户外活动,包括登山徒步潜水滑雪等等活动。如有相同爱好者,请加我微信:xing0-
在陆地上,只有山才能造就如此丰富的不重样的景观,这也是我喜欢山的原因。如果你有机会路过G317,经过德格、甘孜、玛尼干戈一带,一定不要错过如此精彩的风景。哪怕无法登顶,也一定要徒步去亲眼见证巨大完美的雀儿山冰川。
前言
行程安排:
DAY1 到达甘孜 2017.09.30
DAY2 亚青寺 2017.10.01
DAY3 甘孜县城—雀儿山大本营BC 2017.10.02
DAY4 BC—C1 2017.10.03
DAY5 C1营地—高C2 2017.10.04
DAY6 高C2—冲顶—高C2—C1 2017.10.5
DAY7 C1—甘孜 2017.10.06
注:每年的七月到十月是登山最佳季节。
山上气候多变,行程安排上一定要留出一天的时间作为机动时间。
费用:某些商业队的报价是普通团9800,豪华团13000人民币(甘孜出发)。
装备:从上往下依次要准备厚帽子,魔术头巾,雪镜,头灯,安全帽,冲锋衣抓绒衣羽绒服,保暖排汗内衣,手套,冲锋裤,保暖内裤,登山鞋徒步鞋,厚袜子,安全带,主锁,登山杖冰镐及其它装备等。其中一些装备可以租用。
雀儿山是四川省甘孜州著名高山,北衔莫拉山,位于沙鲁里山北段的甘孜、德格之间。西方是达玛拉山。雀儿山藏名“措拉”,意为大鸟羽翼。北西绵延百余公里。原系古夷平面上的残余山,后随青藏高原上升而成为高耸于高原面上的巨大山体,山峰高度逾5500米,其中超过6000米的山峰有3座,故当地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之说。山麓海拔3500~3800米,相对高差约1000~2000米。山体由花岗岩侵入体构成。经流水、冰川等作用后,石峰嶙峋,山脊呈锯齿状。有大小冰川30余条,分布面积达80平方公里,仅次于贡嘎山。现代雪线分布于海拔5100~5200米,是中国雪害严重地区之一。雀儿山多古冰川地貌,山麓则多重力堆积物。东麓的新路海系冰川湖,海拔4148米。南北长约3公里,东西宽1公里,为四川省境高海拔湖泊之一,风景绝佳,有“西天瑶池”之称。雀儿山川藏公路垭口海拔4889米,是四川最高的公路垭口,川藏公路上著名险关。(百度百科)
2014年夏季,我沿着G318和G317交叉进藏,途径玛尼干戈,路过了当时川藏公路第一高的雀儿山垭口(目前雀儿山已经修有隧道),糟糕的路况把我屁股都颠烂了,再加上加上多变的天气,让我对雀儿山形成了不好的印象,心想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了吧。没想到过了三年后,我因为登山,再次来到了这里。
在此之前,我对登山仅有的经验来自于攀登四姑娘山三峰,并撰写了游记,详见http://www.mafengwo.cn/i/3454824.html,此篇游记被转载在四姑娘山官网。
2017年的国庆来临前,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出去旅行了,离上一次去新西兰旅行已经过去了九个月。马上国庆节就要来临,我想逃离压抑的城市,但是似乎不知道长假该如何安排,整天宅着会让人得焦虑症。回家是不可能了,不想被爸妈烦。出去玩的话又到处是人山人海,所以要出去旅行的话一定要选择人少的地方。
旅行的本质也是一种放纵。如何减轻放纵的负罪感,那就是让自己更痛苦。在痛苦中挑战自己的极限,磨炼自己的意志,也是人活着的最大意义。任何形式的旅行的目的是为了得到体验和让自己思想上得到升华,我始终觉得,最好的风景总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要看到绝美的风景,就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在旅行中感悟人生并丰富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是旅行的最大收获。
所以登山成了心仪之选。也不知道是谁偶然和我提起的登山,让我开启了攀登雪山的大门。而对于五千米级的山峰的经验,让我不满足于初级技术型山峰的攀登,这次我要挑战六千米级的山峰。
于是攀登雀儿山成了一次体验,一次挑战,以及一场修行。
DAY1 到达甘孜 2017.09.30
康定机场下飞机后,我并不想回康定走回头路,我要节约时间,于是给了一个藏族司机260元,大大超过应有的车费,我让他载我一路不要停留,直达甘孜。可是我沿途每到一个城镇,就被倒卖给下一个地点的司机,就这样卖了四五次。到最后一程,上一个司机甚至把我卖给了大货车,这让我十分郁闷。
不论怎么样,大晚上十点多总算到了甘孜。
我已经过了搭车进藏的年纪,只想一口气到达目的地。想起13年坐车从乌鲁木齐去喀纳斯的时候,连续两天的行程,我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车外,那时对风景的阈值低,看见什么样的风景,都觉得十分震撼。如今对窗外的风景早已看腻,只是刚下飞机的时候,还是被震撼了一下。毕竟在上海待久了,看不到山,所以看到一座小山包都会觉得很欣慰,更何况是川藏高原的大山。
好心的藏族大叔,路上和我介绍甘孜的风土人情。不和我说话的时候,就一直摇着转经筒念经。在这里要提到一下小金县的苹果。路上有两个小金县的人送给我三个小金苹果,金黄的外皮,我吃了一个,甘甜可口,比我从重庆带的红富士还要好吃。剩余两个我送给了同样被倒卖的甘孜的学生。受人恩惠,所以帮小金苹果打一个广告。 八美县城等待的时候 拍的寺庙外的转经筒
八美县城寺庙外的转经筒
从飞机上俯视川藏高原的时候,下面就是厚厚的云海,坐车也是一路的积雨云,预示着之后的天气可能会不好。可能对攀爬雀儿山不利。
晚上十点多到达甘孜县,恰好我的两个朋友刚刚从雀儿山下撤回来。他们一天从雀儿山C2营地冲顶,然后直接下撤十点多回到甘孜县城,所以他们显得十分疲惫,甚至没有整理着装就与我相聚。
回到我和这对夫妻特别有缘,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在旅途中相见了。第一次见面是在爬四姑娘山三峰作为队友,第二次是在曼谷,第三次又是不约而同的来爬雀儿山。
在这里我要感谢他们,从他们的经验中得知,我将雀儿山的恶劣环境低估了太多。上次爬三峰的时候,报的是豪华团,所有装备食物都有协作提供,协作也是一对一服务。这次我要爬六千米级山峰,再加上是自主攀登,难度会比山峰加大好几个等级。于是临别的时候我从他们那扒了好几件装备过来备用,事后想想,如果没有他们的装备,可能攀登雀儿山难度会更大。
DAY2 亚青寺 2017.10.01
和约定攀登雀儿山的队友们还有一天集合,所以今天选择和青旅的小伙伴一起搭车去亚青寺。一个人出门的时候,青旅是最好的选择。随时可以找到同行的队友。由于亚青寺并不是本篇的主题,所以这里只是略微叙述一下,以后有机会再写完整的攻略。
从甘孜去亚青寺的路上,会经过卓达拉山,山顶岩石峻美,岩石间云雾缭绕,山脚还有云海,宛如仙境。
一个喇嘛行走在两排转经筒之间
亚青寺。下午拍摄,上午的时候天气很好,到了下午,乌云席卷而来,伴随大风和雨水。
等待天葬仪式的藏民。天葬开始后,去世的人的亲属给我们发糖,可惜我们不会念经。
转经庙旁的抓拍。当我把相机对准他们的时候,藏族大叔和小孩和我做滑稽的动作,所以藏族人也有搞笑的一面。
在你的朋友圈里,会不会有些朋友永远也不会更新朋友圈,发消息也不会有任何回复?

有些人,说了再见,就再也不见。

这是我从秀秀的朋友圈里截图下来的一条。没想到一语成谶,再也不见。

川滇藏的青旅和别的地方的青旅不同的是,在高原特有的氛围下,人与人相识的特别容易,也特别真诚。我与秀秀还有轰轰互相相识于甘孜旅行杂货铺青年旅舍,后一起拼车前往亚青寺,虽然只有短暂的一天时间,但是他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秀秀是贵阳人,是一个有理想和浪漫情怀的姑娘,对旅行对藏区有无限向往的执念,一个人去西藏很多次了,依然孜孜不倦的再次前往西藏。而轰轰就是典型的骚和浪,没有节操的代表,在高原的特有氛围下,这些都是褒义词,不用借助酒精,就可以迅速拉近人与人间的距离,成为可以嬉笑打骂的好友。我没有问过轰轰的性取向,在亚青寺的时候,有一个桥只有女性才让通过,我在桥头被拦住不让过桥,而轰轰凭借他的粉红外衣外加风骚的披肩,平着胸就那样过去了,让我惊讶不已。在青旅的嬉闹的时候,甚至都能把我掰弯。

当我从雀儿山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爬到青旅三层,我还希望看到她们一眼,没想到缘分太淡,当天早上她们已经结伴出发了。作为旅人,总是会上路,旅途中会有太多的相聚和分离,从一开始与友人的恋恋不舍到最后麻木的分别,我早已看淡。即使以后不再相见,至少可以在朋友圈里互相关心。

可是谁能想到不再相见就变成永远的不再相见。

就在我满怀期待的想看看她的旅途经历的时候,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忽闻噩耗,秀秀在从那曲去往拉萨的途中因为车祸去世,轰轰重伤,到目前才刚脱离危险期。当我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大脑都是懵的,我从来没有想到才刚刚认识的朋友,昨日还在嬉戏打闹的朋友,今天就这样离开了这个她所热爱的世界。

这是秀秀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时间永远停留在了10月16日,以后也不会再有更新了。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结局无法逆转,我们依旧会前行。

和我传递秀秀去世的消息的共同朋友去了甘孜寺,让僧人为秀秀念经超度,希望她有个好的来生。

秀秀很坦荡,朋友圈没有设置成仅三日可见,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将秀秀的朋友圈仔细的看了个遍,我想更加了解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的秀秀的样子。她不应该这样孤独的离开,我想分享更多的信息,分享她曾经的喜怒哀乐,好让她在这个世界留的更久一点。

我怀着平静下来的心情写下这些话,我与秀秀相识很短暂,老实说并没有很多的交集,悲伤并不会太久,毕竟如果有太多悲伤并不适合传递给更多的人,正因如此我才能写下这篇文章以作纪念。

此外,写这么多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这是秀秀的故事,所有的过往,也成了我自己的故事。

秀秀再见!

回去的路下了大雪
DAY3 甘孜县城—雀儿山大本营BC 2017.10.02
第一天,我们从景区门口出发,沿着新路海湖边小径去往雀儿山大本营。徒步时间为两个小时,整体海拔无实质提升,大约在4030米左右,几乎为平地徒步。在登山前的两个月,我每天的运动量就已经增加到两个小时,所以第一天的行程强度十分低,仅仅只是适应海拔。
在松树林里拣到的松木菌。这种菌味道很好,可惜在山上不能烹饪,只能丢弃。
远处山脚下白色的帐篷就是我们第一天的BC营地。两个当地藏族背夫骑着马带着四包行李前往大本营。这张图可以看到下一个营地C1的海拔。
前往BC的路上要经过几个用木头搭建起来的简易桥

8264网站崩溃的我头大,老是传不上去还出现BUG。上传两次图片,之前上传的一次也无法删除。
骑马的背夫兴奋的吼叫
雀儿山大本营最有名的赤脚大仙,他是守护在这里30年的雀儿山的修行者。攀登过雀儿山的人无人不知奇人赤脚大仙的故事。以下的故事完善于网络。他原本是文革期间逃到山上避乱的本地藏民,在新路海东北方向一个几十米高的悬崖上,一个人以洞当屋,结草为庐生活了十几年。文革结束,曾经长叩到拉萨,回来后发现那种世俗的生活,他已经不适应了。他更有感情还是那些山水、草木、鸟儿,于是又重新回到了山上修行,义务担负起了保护那块山水的义务,并为每一个前来登山的人祈福。
赤脚大仙的名字是大家叫出来的,因为他从来不穿鞋子赤脚走路,脚上都是厚厚的老茧。着赤脚大仙的名声越来越大,捐助他的人也越多了起来。他将那些钱要么找人在崖壁上雕刻佛经佛像,要么就是资助过来看他的一些穷人。
很早就到了BC营地,领队下午教大家学习使用安全带,上升器,ATC,8字环,冰爪,冰镐等等安全装备的使用技巧。
某商业队的队员在学习结组前进。
DAY4 BC—C1 2017.10.03
这里介绍一下登山的方式
户外的登山方式粗略的可以分为阿尔卑斯式、喜马拉雅式。
阿尔卑斯式攀登起源于阿尔卑斯山区,简称阿式攀登,是一种强调依靠自力,采用尽可能少的装备,快速大胆的攀登并安全返回的登山方式。这种登山方式常常表现为2-3名能力相近的伙伴,以尽可能轻便的装备,快速的攀登一座山峰并且在中途不借助他人的补给。快速,大胆,高难度路线,极少的装备是阿尔卑斯式攀登的特点,而公平、自主和快速是阿尔卑斯式攀登风格和精髓。
与阿尔卑斯式攀登对应的是喜马拉雅式攀登,是早期攀登者为了完成喜马拉雅和喀喇昆仑地区极高海拔山峰而广泛采用的一种强调团队协作,稳步推进的攀登方式。常常表现为多人团队进行攀登,铺设路绳,多次向营地运输物资,较长的登山周期,雇佣高山协作以辅助。喜马拉雅式攀登时往往会设立大本营,存储较多的物资,制定好攀登计划,雇佣高山协作辅助攀登,在攀登前会多次向营地运送物资,并且在险要路段上铺设路绳,攀登队员在团队中各司其职,有人负责修路,有人负责运送物资,有人负责攀登。目前大部分的商业攀登队伍均为喜马拉雅式攀登。
阿尔卑斯式强调个体攀登、直达顶峰,喜马拉雅式则讲究团队协作、步步为营,二者相结合便是阿拉斯加式攀登。这种攀登方式在阿拉斯加地区非常常见,在这里登山,要求登山者独立自主,公平的对待山峰,但是又采用了固定营地和路绳的方式,以应对以麦金利峰为代表的路线漫长、补给困难的情况。三者对比而言,阿尔卑斯式攀登是人类锐意进取不断突破精神的体现;喜马拉雅式登山则表现了人类团结协作,周密计划达成目标的能力;阿拉斯加式则是鉴于特殊山峰环境而出现的介于两者之间的攀登方式。这几种攀登方式都是人类的利用自身优势创新和取得突破的不同表现,并无优劣之分,攀登时也没有必要刻意追求和避免。
(以上作者:孙斌。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627299/answer/68686821)
雀儿山大本营到C1营地的景色
我们这次选择的是自主攀登,具体属于上面哪一种登山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大概处于半商业登山吧。登山的队伍由两名协作以及八名队员组成,从景区门口到BC营地及BC到C1营地的行李均由背夫背运,这是雀儿山的强制规定。从C1起装备我们都是由自己背负。我们和纯商业登山相比需要自己多背负两天的行李、以及营地需要自己搭建和收纳,以及食物均由自己提供。
从重庆飞来的时候,由于对高山携带食物的不熟悉,我在重庆的超市里买了一整袋的家乐福的增强袋的食物。重量比我的背包还要重。结果临行前又过段放弃大部分食物,因为无法携带,实在是太沉了。
关于背夫的运费。
景区到BC的行李运费为100元,BC到C1的运费为250元。再往上背运的话,从C1到C2价格为90元每公斤,C2-C3营地为150元每公斤,再往上就要按克计算价格了。从五千米入门级山峰一千多元就可以全部搞定到登八千米的珠峰,花费三十万到一百万不等,登山费用成指数上涨。所以登山是一项十分烧钱的运动。
从BC到C1的海拔提升在800米左右,攀登时间大约在四个小时。由于在雪线之下,植被依旧十分茂密。我们沿着岩石层横切而上。
雀儿山藏语称措拉,意为大鸟羽翼。我一直没有弄明白雀儿山名字的来由。按道理来说,藏区的山都应该是以藏语命名的。鉴于雀儿山这个名字不是根据藏语来的,那肯定就是根据四川话来的了。那么雀儿的四川话是什么意思呢?大家还是自己百度。
巨大的冰川瀑布
由于是十一期间,路上到处都是商业登山的队伍。登山的队伍像下饺子一样一波波的往山上赶。近年来消费升级,旅游方面大家也不满足于在人挤人的人造景区数人头,向往欣赏真正的大自然。于是一些冷门的户外景点开始火爆起来,甚至14年清明节在牛背山这样的户外景点,人都挤爆了。这方面其实是有着巨大的商机。
目前登山协会颁发的雀儿山登顶的证书序号已经到了将近五千名,意味着已经有五千人次已经登顶成功,还不包括没有在登山协会注册的登顶成功的人员。登山既可以锻炼身心,也可以磨练意志,可以欣赏到少数人才能看见的风景,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和我一样喜欢上户外旅行甚至登山。
在这样的地方,不能用都市的眼光去衡量远近大小。在这里,望山跑死马。
我们的领队二猫
队友拍的我的照片
魔术头巾是万能神器。被我当成脸基尼使用。
和队友互拍。
队员青山的背影。
这里是到达C1之前最陡峭的一段。
就地取材搭建的简易梯子
高原的光线十分强烈,景物的对比度也非常强,这里的照片都将阴影处提亮了。
走到此时已经可以看到冰川盖了,图中小溪上面就是巨大的黑色的冰川盖。
攀登途中的一处艰险地带,需要绳索才能过去。由于雀儿山是一座已经被开发很久的商业十分成熟的高海拔山峰,所以路线都是现成的,不需要自己手动开路。
拍摄角度会显得此处更为陡峭
登山队在此处休息。
为了不出现bug,我还是一次少传点。 最后一处绳索。
到达山腰处的C1营地。已经有队伍在上面安营扎寨了。由于商业队伍每隔几天就会上来一次,所以一些大型的商业公司会在山上搭建更加稳固的大型帐篷,更加的坚固耐用。
第二天的行程照样强度不大,由于时间充足,我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拍照,慢慢到达C1,这样海拔的提升也不会造成严重的高原反应。第一天只有一点轻微的头疼,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山顶风特别大,我们在旁边的白色大帐篷里躲避了很久等我们的行李被背上来。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先来的商业登山队伍在岩石间开辟了平整的营地,后来的队伍必须征得先人的同意才能扎营。似乎有一种占山为王的心里。
中间的黑色部分是巨大的冰川,有人在冰川上练习攀冰和结组的技巧。这么巨大的冰川我是第一次见,雀儿山的冰川是四川境内第二大的冰川了。即使没有想登顶的决心,从新路海到C1,沿途壮观的景色加上巨大丰富的冰川,也值得一次单独的徒步旅程了,而且不需要向导和协作。
巨大的冰盖上掉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以年为单位,这些石头随着冰川缓慢下移。
我们在别人的帐篷附近扎营。
山顶上一直刮着狂风,刮的人瑟瑟发抖。狂风狂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一个队友流云自带的,并不是很坚固的高山帐篷,他才去打水的功夫,帐篷就被吹飞了,铝合金的帐篷杆也被折断了。流云是国家队队员,身材魁梧,手臂比我大腿还粗。这么壮的人只能和其他三个壮汉挤一个帐篷,没睡好结果第二天早上发起了高烧。
山上条件很恶劣,我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前半段先是刮大风,狂风吹着帐篷一阵阵的呼啸,几个人压在帐篷里都不能心安理得。紧接着下起了暴雨,雨点打在帐篷上又是一阵阵柔软密集的打鼓声,帐篷上各种声音你方唱罢我登场,声音和耳朵如此接近以至于完全无法入睡。同时风声雨声中,又响起一阵阵坚硬的打鼓声,开始下雪了。
天还没黑就已经开始下雪,山上一会就一片白。扎营睡觉休息在此时已经开始是一项非常耗体力的活。除了躺着,做其他任何事情都非常非常累,需要大口喘气。高原反应在此时开始显神威。从蹲着站起来都有可能引起高原反应。
头痛、失眠、咳嗽,甚至呕吐、眩晕,这些我们习惯性称之为高原反应,高山医学根据症状严重程度分为急性高山病(Acute Mountain Sickness,简称AMS)或者急性高山病症状。急性指的是在2500米海拔以上,这种反应会迅速发生。不同的人种对于高原反应也不同,大部分藏族人和夏尔巴人由于基因力有适合在高海拔生存的基因,他们也会患高原病,但是不会像我们这样的严重。
高原反应需要缓慢爬升适应,大部分人能都缓慢适应高原的条件,所以即使有轻度症状也无需担心。以前参加的云南的黑心旅行团,导游爱和大家推销氧气罐,其实以云南的海拔,完全用不着氧气罐,身体缓慢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吸氧对适应高原反而有害。
海拔适应需要在暴露于高海拔环境以及休整恢复之间找到平衡点,但是每个人的适应能力和体能状况都不尽相同,因此尽可能不要以大队人马的方式攀登,否则适应能力或者体力较弱的队员为了追赶能力较强的队友,会消耗太多体力,加剧急性高山病症状。队伍小型化,或者将大型队伍根据个人状况拆分成若干小队,按照适合自己的节奏,可以让海拔适应过程更为有效,从而减轻高山病症状,提高登顶几率。
如果登山中出现严重高反,即急性高山病,不必立即为自己下结论“我的身体不够强壮”,要知道这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 很多严重高反的发生都源于没有合理的海拔适应过程。
经过剧烈的运动后,队员顺哥高反很严重,一直干呕还吃不下东西,一进帐篷就开始休息。
睡觉后最扎心的事莫过于起来上厕所,从睡袋帐篷里挣扎着钻出来的整个过程要折腾好几分钟,而且要喘着大气,消耗掉大量的能量。我站的位置,帐篷不远的地方有一面石头搭建起来的镂空的墙,这就是高山上的简易厕所。风雪中上厕所,小JJ都冻缩的和小朋友的一样。
到了后半夜,下雪天帐篷外一片寂静,这当是我睡的最舒服的后半夜。空气干燥引起鼻子堵塞,加上高海拔徒步的疲倦,我都打起了呼噜,让我的一个队友晚上无法入眠,在这里说声抱歉。
DAY5 C1营地—高C2 2017.10.04
海拔从4800米提升到5500米。
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帐篷都被积雪给埋住了。
营地全景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一场雪,将我放在外面的登山杖冰镐全给埋住了,用冰镐敲了半天冰雪才找出来。我这算好的,有队友的冰爪怎么找也找不见了。还有其他的一些装备也不见了,户外的装备都是很贵,掉什么东西都很心疼。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只能找其他队伍借装备继续出发。出发已经是十点半,比计划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队友流云整装待发
前面是队友吉俊哥,后面是大哥过客。从这里起我的相机增加了2/3的曝光度。由于带着雪镜,完全看不清相机屏幕里是否曝光正确,事后发现依旧画面过暗,只能后期重新调整曝光。 在上冰川之前我们开始用绳子结组。冰川虽美,但是同样也是杀手。冰川里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冰裂缝,掉进去就很难爬出来。结组前进可以依靠其他队友的力量将人拉起来,于是所有的人都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远处是其他的登山队伍,白色的雪覆盖掉了昨日黑色的冰原,眼前白茫茫一片,戴上雪镜开始行走。雪镜是一个很重要的装备,没有雪镜在这种冰原上会眼睛一会就会致盲。
在巨大的冰原上结组行走。
结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小脱落或滑坠的风险,脱落或滑坠后可以借助保护点和同伴的力量停下来。如果保护点和同伴无法止住滑坠,那么结组就起不到作用,甚至引发比单独行动更严重的风险,将绳队上的人一起拉下山。说实话,我觉得这个绳组只是虚假的安全感,如果有人掉进冰裂缝或者滑坠,我们这些新手经验不足,不一定会用冰镐进行制动,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依照地形制动,万一制动失败,说不定所有人都有可能被拉进冰裂缝。好在主路上行走,风险很低。
天气开始逐渐变好。远处的云雾还没有散去,但是太阳已经出来了。
从这里开始行走,已经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队伍行进的很慢,每隔一小段距离都需要休息。顺哥在这里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解开绳子自己一个人下撤。
在我身后的何姐,队伍里唯一的女性。我遇到过几次女性登山队员,女性在登山这个项目上,虽然步伐慢,但是只要掌握了节奏,也可以轻松登顶。
不时有登山队员无法坚持,只能下撤。这应该是一个下撤的女队员,和她的一对一协作在冰原上堆雪人。即使无法登顶,享受登山过程和体验也不枉此行了。

冰原上有很多条长长的沟壑,融水从沟壑里流过。有的沟壑比图上的还要深,背着二十公斤装备的人想跨越过去还是十分的困难。
越过冰原,开始攀登冰川。远处的队伍看着很近,可是实际上有时候需要半个小时以上才能到达。
拍摄在冰川脊上行走的商业队伍。 人像蚂蚁一样在冰川上行走
过客大哥体力太好了,每天跑步二十公里,我和何姐有点跟不上领队和过客大哥的节奏。
何姐在这里解开绳子,去跟随第二梯队。

身后又起了一阵风雪。流云、杨刚和吉俊哥在山脊旁边休息,结果流云的大保温杯不小心滚落了下去,脱离主路说不定哪里就会有冰裂缝,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水杯也不能去拣。吉俊哥是一个攀岩高手,在这里无法坚持,也只能独自沿着主路下撤了。于是十人队伍走了两个。
回望来时的路
冰川
冰脊上行走
这一带是今天最危险的路段之一,到处是冰裂缝,有时候需要在两边都是冰裂缝的冰脊上行走,看着两侧的裂缝胆战心惊,生怕冰脊会突然坍塌,每次路过都是十分小心翼翼。其实明裂缝还算好的,至少能看得见,如果一不小心踩到暗裂缝那就倒霉了,离主路一步之外我就看见了好多个被踩显现出来的深深的裂缝。获得亚洲金冰镐奖的严冬冬不怕难度更大的冰壁,却不小心掉进冰裂缝而死亡。
此时已经有登顶成功的队伍从山顶下撤。
回望来时的路
路过褶皱明显的裂缝区之后,又是一片冰原。这里依然不能掉以轻心,这片冰原下暗藏了无数的冰裂缝,比之前的冰原危险多了。
路边的一排帐篷就是我们今晚要扎营的高C2营地,比C2营地高了一个一个山坡。最远处的山包就是雀儿山峰顶。
回望 路过C2营地
爬上高C2营地,下面是C2营地。主要是二猫以及过客大哥的节奏太快跟不上,我上来的时候,比另外一队队友快了半个小时,过快的节奏消耗了过量的体力。这让我为明天的冲顶感到担心。
心率过高,久久无法完全平复,也无法做过多的运动,加上这里的氧气浓度只有海平面的不到一半,所以连喝水拿水壶都觉得十分困难。5500米以上为极高海拔,在这个高度,人体机能会严重下降,有些损害是不可逆的。没有人能在这个高度呆上一年。即使藏民和夏尔巴人,一般也都生活在5500米以下的区域。我只能花时间静静休息,看眼前的白云流动,阴影在雪面快速飘移。
到这里所有的队伍几乎都是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了。
左边的山峰
这时候总算看见流云慢慢出现在了雪坡上。剪影中标志性的防潮垫在背包最上部。流云体能好,自己解了绳组提前到达营地。
其他队伍的攀登者
路对面的一个自主攀登的队伍。
一抹阳光
搭建营地
往后看是一个六十度的大斜坡,这是我们明天的第一关。那个长度看的我新生畏惧。我这辈子有限的攀岩攀冰经历就只有四姑娘山三峰最后的大岩壁。但是那个长度不算长,两个绳组就结束了。这里的攀冰距离那么长,而且不止一处,多达五处。自高中手腕摔过一次,骨头有点突出,之后就一直没有训练手臂,所以来之前就有针对性的训练手臂力量,可是似乎完全不够。
营地搭建完成。
六七点钻进帐篷,今天能休息五个小时,凌晨十二点就要起来冲顶。
流云在用炊具装雪块烧热水喝。热水是雪山中的万能神药。既可以缓解高反,也可以缓解疲劳,并能带来热量温暖身体。睡觉前喝了一整杯1L的热水才躺下休息。
[p=28, null, left]天空慢慢变黑。今天是中秋节,外面的月亮照耀着雪山,亮如白昼。月明星稀,即使如此,在高海拔看星空,星星依旧清晰可见,对面天空上的北斗七星一抬头就能看到。只是外面寒风冰冷刺骨,一秒都无法多待,立马钻进帐篷。以往的旅行,拍照作为目的至少要占到40%至50%以上的重要程度,只是这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登顶,而且登山这种极限运动,需要极大的体力,借来的广角镜头又是坏的,所以这次完全放弃拍摄星空,拍照的重要性下降至10%。保持体力全力冲顶。
帐篷外风声一直呼啸,在这个海拔,风持续刮了一晚上威力没有丝毫减弱。周围的雪里不断发出各种声音,仿佛四周有人在雪地里不停走动,或者是被野兽的脚步包围。在这片雪坡上扎营,这个雪坡的角度再加上之前下过雪,更我让我担心的是发生雪崩被雪活埋。
就这样在黑夜里一直没有睡着,熬到了十二点,起床开始冲顶。

DAY6 高C2—冲顶—高C2—C1 2017.10.5
[p=28, null, left]凌晨在寒风中,顶着高反的头痛开始冲顶,快到山顶的风速惊人的快,狂风夹杂着冰渣打在脸上,这才是真的刀割一样的感觉。我最里面穿了一件保暖排汗的压缩衣,中间穿了一层抓绒衣和一件很保暖的羽绒服,最外层再套了一件冲锋衣,手上是薄手套外面再套上防水的厚手套,头上最里面戴了一个毛绒冒,然后套一层羽绒服的帽子,帽子外是头盔,头盔外再一层冲锋衣帽子,脚上穿了三层袜子。尽管如此,我的裤子只穿了一层抓绒的内裤加上软壳的冲锋裤,我的魔术头巾怎么找也找不见了,我的脸就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每一阵风都要刮走我的热量,于是我的热量不一会就在风中消耗待尽,还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去维持体温。

晨光。
漆黑和极端气候中,电池放在衣服里层,怕低温使电池快速掉电。厚厚的手套拿个电池也不方便,所以一直到太阳升起都没有拍照。
远处的山峦。
爬上巨大的第一段冰壁,体力就已经完全透支。第二段冰壁是一个五六米高的垂直冰壁。这段冰壁以前是没有的,某一天冰川大块坍塌形成的垂直冰壁。难度对我来说太高,上去之后气完全喘不过来。
第三段第四段冰壁差不多,坡度会小很多,但是在体力透支之后,每一步的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心里无数次打起退堂鼓,鬼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无数次咬咬牙,无数次突破自己的极限,继续前行。
最后一个冰壁,高度六七十米高,坡度大概在75度左右,爬上去之后再往上一点就是山顶。最后一段路已经挤满了人,上去肯定要堵塞。这张照片是队友所拍,这个角度不能体现我刚刚看见这个冰壁时候的所显现出来的绝望。作为一个普通人,没有领队那样的身体素质,爬完四个冰壁之后,突然又看见一个这么高的冰壁,内心太绝望了。流云爬了一般,咳出了血也放弃了登顶。我靠着四个士力架的能量,上了四个冰壁,现在口袋里空空如也,身体的能量跟不上,肌肉显得十分无力。心里再次打起退堂鼓,最后何姐给了我一根能量棒,我没有吃过这么难吃这么甜的食物,这时候也是最好吃的食物。心里一横,最后一博,拼了命也要上去。
近乎垂直的冰壁
最后的狭窄的通往山顶的必经之路。开始堵塞,不过状况还好,没有达到珠峰的希拉里台阶的拥挤程度。 爬上垭口另外一边的风景
山顶上的雪都是坚硬的有凹槽的冰渣,被风刮起来打在脸上生疼。
终于爬上山顶。干燥的冰雪在狂风下在地表上变成了一层冷酷的薄雾。
南面的风景
东面的风景
何姐的酷照
风太大,在山顶无法直立。过客大哥上去的很早,只能躺在雪地上躲避风雪的打击。 杨刚的登顶照
登顶合照。八个人只有五个人登顶。在上面站立需要挂上安全锁,否则狂风完全有可能把人吹下去。我还把两公斤的单反背上去了,简直把我半条命留在了雀儿山上。
我给何姐拍的登顶照
我的登顶照在何姐的相机里,结果何姐上传照片的时候把内存卡弄丢了。至少我还找到了这一张登顶照。帽子也歪了。
队长二猫帅气的身影
我们队伍的旗帜
身下就是几千米深的悬崖。
山顶没办法多待。我们待了几分钟就得下撤。我此时做保护的力气都没有了,二猫过来帮我忙。
开始下撤,这两张照片都是盲拍的,透支的已经举不起相机了。
最后一张山顶的风景
山上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下撤完全没有力气了。每下降一步都需要休息,因为每一步都不能掉以轻心。我爬的不是皇后镇的鲍勃峰,到了山顶之后可以享受一顿自助餐,还来得及赶上下一班的下山skyline。所以,登顶意味着战斗刚刚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并不是最困难,当通常都是最危险的。下山让我觉得疲劳,警惕性也放松了,所有的痛苦从身体各个角落开始涌现出来。阳光使身体温热,冰川和雪原的表面也变得松软。
缓慢下撤
下撤过程中,我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系ATC绳结。全靠徐协作的帮忙,才能挂好绳结。
第二处冰壁。由冰坡坍塌形成
路过C3营地。在这么高的地方建营地,环境更加恶劣。
到达第一段冰壁上方。下面有一对队伍正在往上攀爬。绳子都是别人先架好的,所以我们要在山上等他们爬上来才能下去。 我们在这里等了半小时到一个小时,山上风太大,狂风沿着衣服和裤子的缝隙吹进我的身体,吹得我不停的剧烈颤抖,我感觉我身体有些失温,我蜷缩着坐在地上尽量减少狂风对我的影响。一坐下去就无比疲惫的想睡觉,最后青山把我摇醒,在山上睡觉容易出事,于是我坚持到可以往下攀爬。
对着青山的雪镜来了个自拍
特写
爬下最后一个冰壁,后面的路程就没有之前那么艰难了
实在没有力气平衡身体,不小心滑了下去一下。索性一屁股坐雪地上,也不管裤子会不会磨破,开始用屁股向下滑雪。
眼前就是高C2营地。到达高C2营地,我在无比倦怠中收拾好行李,背负起来比队友提前开始下山。体力的透支让我放弃了背负帐篷的外帐留给队友。 为了不拖累进度,我也不管冰川的冰裂缝的威胁,没有结组就独自下撤。
等我下到一半的时候,队伍已经跟上来了。
我一次又一次的用屁股当做滑雪板向下滑。下山的过程,我也不管下山徒步的注意事项,不管膝盖所受的冲击力,左摇右晃的往下走去。在下滑的过程中,我眼睁睁看着我的膳魔师的保温杯掉出背包,就在二十米开外的山坡上,我也无力回头去捡拾,心里肉痛。丢装备不可怕,可怕的是看着丢的装备却无力捡回。
水早已喝完,一路用冰镐敲着雪块往嘴里送。
体力好的队友结组从我身边经过
流云的背影。一整天在雪地里带着,即使戴着雪镜,眼睛也十分难受,这时候眼泪止不住的流。这也属于雪盲的症状。
高处俯视下面的冰原。几个队友已经把我落下了这么远。
我和何姐以及流云走在了后面
[p=28, null, left]当我一瘸一拐的走回营地之后,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之后。青山在我后面还没有回来,冰原上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两个协作加上体力好的杨刚担心青山有可能在冰裂缝出事,于是顶着巨大疲惫重新上山开始寻找,到了后半夜总算在冰川上找到了青山。青山由于不带雪镜,眼睛雪盲了,眼前一片白,完全看不见东西,他只能找到一捆绳子垫在下面当防潮垫,打开睡袋露天睡了起来。到了后半夜,在那种环境下,如果协作没有找到他,后果不堪设想。
我一到营地,风吹的我瑟瑟发抖,我钻进营地就开始睡觉。脑袋昏昏沉沉,有点发烧,迷糊中听到他们说要去找人,我没有力气再去帮助人,在疲惫中沉睡了下去。半夜醒来嗓子像灼烧一样的疼痛,心里就一个字:渴。
可是这时候大家都没有水,而且大半夜也不想影响别人,只得继续躺下等天亮。

DAY7 C1—甘孜 2017.10.06
[p=28, null, left]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眼睛无法清晰聚焦,这应该是昨天长时间在雪地行走导致雪盲的后遗症,雪镜也无法完全消除。眼睛过了许久才恢复过来。

下山,最后一眼近距离欣赏雀儿山的雪山。下山的景色和上来差不多,所以就不发多了。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体力依然透支,而且水也不够,只能靠队友接济加上偶尔喝点冰川融水一路向下,依然喘着粗气,花了和上来同样的时间才能下山。这几天经历了地狱般的磨难,如果人生的苦难都能和爬山一样在几天内就能经历完,剩下的都是好日子,那不妨再给我来几个月甚至一年这样的日子也乐意了。
没有水,一路喝着冰川融水下山。
在石壁旁休息
下山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子,她在迎接她老公下山。她给我们喝了一杯可乐,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喝到最好喝的可乐了。尽管我们不知道她的长相,但是此时此刻她就是我们的女神。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了,据她说她爬了四次珠峰。
这里着重说一下,这里的背夫在背东西后,将我的登山杖掉包,将我的一根很好的登山杖换成一根几十块就能买到的破登山杖,回去后才发现。那根登山杖还是我的朋友送我的,这让我很伤心。所以在藏区旅行一定要小心不要被藏族司机和背夫给坑了。
饮水的马。怎么拉也拉不回来。
五天在山上的行程,四天没有洗漱,没有刮胡须,山上没有手机信号,下山之后完全成了野人。
到了新路海湖边,用手机发了条消息,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高原强烈的光线对比度,让眼睛一直无法适应。赶紧在湖边抹了把脸,在石头上坐了一会,眼睛才好受一些。
中国境内的雪山资源在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从探索到未被探索,从开发到未被开发,分布广泛,难易程度不同,海拔高度各异。对于热爱雪山的户外爱好者来说,雪山攀登并非遥不可及。
雀儿山有丰富的冰川、壮观的冰裂缝,高难度的技术攀登,变化无常的天气,两千米的海拔落差,川西迷人的人文风光。雀儿山每一种特点都满足我对一座雪山的所有想象。所以这趟旅行虽然累,但是十分超值!
旅途就要结束了,但愿有更多的人看到此文,爱上攀登初级中级雪山。
走出景区。苦难终于结束了。
不用吃方便面,不用吃士力架,不用吃各种高山食物,这是平生最好吃的一顿饭!
在山上没有做好防晒,回来后鼻子和嘴唇被严重晒伤,摸着刺痛,用芦荟胶敷了好多次,掉了一层皮才好多了。
更多请关注本人微信:xing0-公众号:singing0
(全文完)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singing0 回复

    谢谢!这是自己给自己受罪而已。谈不上辛苦不辛苦:)

    发表于:02-04 13:08

  • 九指神丐7 回复

    勇敢的人们,辛苦

    发表于:02-02 22:08

  • singing0 回复

    哈哈,这么巧,你们那时候也在呀

    发表于:01-20 23:16

  • singing0 回复

    你是我好友?

    发表于:01-20 23:16

  • singing0 回复

    好的,您可以加我微信:xing0-

    发表于:01-20 23:14

    • jiujiu2000: 楼主跟我们同一天上山的 我们高C2就住隔壁 能给个联系方式不 我看有好几张我们队员的照片 想要个原片。
  • 川西行浩子 回复

    哈哈这个女生我认识她胃病犯了,我们登顶下撤后跟我们一起回的甘孜县城

    发表于:01-20 15:26

    • singing0: 在上冰川之前我们开始用绳子结组。冰川虽美,但是同样也是杀手。冰川里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冰裂缝,掉进去 ...
  • 没头脑 回复

    支持好友精彩户外活动

    发表于:01-20 08:05

  • cq-dobly 回复

    看这张照片,右边远处的山峰貌似还要高一点样

    发表于:01-19 16:00

  • jiujiu2000 回复

    楼主跟我们同一天上山的 我们高C2就住隔壁 能给个联系方式不 我看有好几张我们队员的照片 想要个原片。

    发表于:01-19 14:43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8264

免费送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