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四川 木里 雪山物语,雨雾洛克-虐身虐心的高原行走

雪山物语,雨雾洛克-虐身虐心的高原行走

作者:01面     17764人关注 04-14 12:34

转载洛克线简介:1928年3月,澳籍美国植物学家、探险家约瑟夫·洛克,在木里王的帮助下,从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深入贡嘎岭地区;两次穿越稻城亚丁之后,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了他撰写的文章和拍摄的照片。1933年4月,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以此约瑟夫·洛克穿越时的文章和照片为素材,尤其是洛克贡嘎岭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的探险经历,创作了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人们将小说中所描述的"世外桃源"称之为"香格里拉",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约瑟夫·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这条线路,就是后人所说"洛克线"。由于至今这些地方车辆都无法通行,所以,只有徒步才能穿越。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洛克线途经亚丁、稻城、贡嘎三大风景区,其中有冲古寺、贡嘎寺两大古老寺庙,有三怙主三座神山(东峰——夏诺多吉,海拔5958米,代表密部主金刚手;南峰——央迈勇,海拔5958米,代表大智文殊菩萨;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代表大悲观世音菩萨)。贡嘎神山,要翻越海拔4800米的两大垭口(夏洛多吉垭口、日乌且垭口),穿越莫溪沟和日乌且沟,经过贡嘎的众多冰川,终点是情歌之城—康定,所以说洛克线包含贡嘎环线、木里亚丁、白水河卡斯以及泸沽湖亚丁线,现在我们说的“洛克线”基本是指白水河卡斯线。这次我们的马帮主是当年洛克向导(木里王的随从)的重孙:桑丹。

先来一波别人人的洛克照片(主要是城堡照的片子,有几个是微信朋友圈的图,分不出来了,如有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世界”……不知从何时起,这几句话近些年润物细无声般影响着我(从当年骑车单飞了半程沿边线起?);当想到要做某事时,会不顾一切马上去撸到底。变成了油腻中年大叔,才发现自己开始变得更任性,没救了。

这些年,逛荡过好些地方,却从没有认认真真的写过游记;这次写或不写,在狗血的日子中磨蹭了好久。想想还是决定写吧,借着洛克的雨雾,记录当时一些糟糕透顶的心情;不想在多年后,这次刻骨铭心的行走于我只剩下可怜的“我曾经走过洛克”。然鹅,第一次写到一半的时候,电脑挂了,没办法恢复,再想写全无感觉,深刻体验到谈迁写《国榷》时,手稿被盗的心情;现在这个版本主要是在2018年春节及以后慢慢码出来的第二稿,言语间少了阴郁多了点逗逼。

转入正题:

近期慢慢的看完了《一个人的朝圣》和《额尔古纳河右岸》,心情也慢慢的变得有点凝重;进或退,生与死,错与对,背上或放下,好心还是做坏事,从那里来到、那里去等等哲学问题,常不合时宜的出现在毫无想像力的脑袋;或许真的是无病呻吟吧。8月某日闲逛8264发现有人发帖9月份走洛克线,想起早几年在仙乃日转山时,远远看见卡斯地狱谷给我的惊艳,明知洛克线最佳时节应该是在11月左右,任性癌突然发作,一拍屁股决定去走一走。

补充小装备,请假,订机票、车票、熟悉路线,一切都安排得顺利妥当。正在酝酿美好的受虐心情时,状况来了:还有十多天可以出发的时候,发贴的哥们有事不来了,树倒猢狲散,一下子十多个人的队伍随时可能“散档”;更不巧的是,在一次夜跑中,避让不及,把脚给扭了一下,偏偏又是一直都没恢复好的右脚踝(后面查了是跟腱炎,没有刘翔的命得了刘翔的病,现在大半年了都不敢再跑步,也没见明显改善;在医院看了医生,除了拍了片,就开了点止痛的药,那个知道什么好的治疗方案麻烦介绍一下);可我的一切都安排好了,箭在弦上,必须得发呀;幸好有宁夏、雪糕、歪哥珠海三人组,他们原来就定好了行程;经过沟通后,表示可以把我们几个无家可归的给捎带上。然而,折腾远没止要散档这么简单,在出前的一个周末,为了安抚一下家里,带着小崽子们,来了一个市内周末游,欢欢乐乐走了一圈;但老二却从星期一开始发烧,38度左右,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折腾了几个晚上,周四发烧降下来了,37度左右,感觉应该问题不大可以出发。收拾好了东西,带上家当,准备周五下班直接出发。

想不到噩梦自我上了火车后开启了:刚上车不久,打电话回家问情况,得知周五下午老二发烧又到了38度几,不放心带去了医院,医生看了不好下结论,建议住院,平时一床难求的医院,那天竟可以直接入住。所以在我出发的路上,小朋友也在办理入院手续的途中(没有中止行程一是家里两个小朋友是医院的常客了,住院折腾都过好多次,低烧这么多天,没其它状况,感觉应该问题也不会太大;二是行程、车马、返程机票全都计划好,不想一出门就打退堂鼓;三是好不容易迈出了这一步,不想又马上回头,人生漫漫,何处不是分别和思念呢;也想给家里的锻炼一下独立面对麻烦)。现在回想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南宁到西昌坐火车包括中转要二十多个钟头,为了止住对家里的思念,假装很投入的在看《三体》,事实是眼在KINDLE,心想家里,一路上的风景也无心顾及。电话问家里情况,电话那头冷冷的声音,我知道,这回“癞野”了;好消息就是小朋友问题不大,估计两三天就会出院回家,心里略舒坦一点点。

周六的傍晚时分,在西昌见到来自各地的小伙伴们,大家都是一见如故。珠海的雪糕,歪哥,宁夏,天津的城堡,杭州的红烧肉,LOST,山东的迈,还有我组织成了几天后的苦逼小分队。到了西昌,正是吃饭时间,个个都是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为了记住美食的意义,一起撸了当地的排骨火锅。对于喜欢新鲜清淡的我来说,腊过的排骨,不算得上太美味,但在饥饿面前还有什么不好吃的呢;更重要的是现在不吃,想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要等到十来天后了(西昌地区做为四川第二大的河谷平原,特产极为丰富,吃货们有时间可以去慢慢品尝;但做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市区走动的人不多,略显冷清)。

洛克线之所以声名在外但走过的人不多,除了有一定的难度和近年居高的意外率,还有是因为在入山之前耗的时间太多,在无缝对接的情况下赶了一天的火车,还花了两天赶汽车才到山脚;走过了就会知道这三天多的路程按目前的路况基本是不能省的(后面两天按一天来走,路烂且险,开车时间超过十二个钟头,不建议赶路)。在珠海三人组的提前联系下,我们不走寻常路,没座班车到木里,而是包车经锦屏水电站走水路到木里,再给他们点10086个赞(虽然多花了两百大洋,还算值得)。

赶路第二天从西昌到木里。早上吃过早餐后等了一个多来钟才等到司机来接我们,一出城就碰到司机讲价的情况,说好我们包一天的车;上车就谈加价然后要多接散客,最后多塞了两个人以后,终于继续开赴前程。以前很少碰到半路讲价的情况,这一趟算是领教了(从这个师傅开始,接着讲价了一路,有人在8264上专门吐吐槽过洛克线半宰客的事情,虽然略显夸张,但基本也是事实;其实他们到最后要的价格也不算得很过份,但是一开始谈好了价格,在半路上又变成另一个价确实让人很不爽)。这段路会经过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可以远远的瞟上一眼,但外行人看不出什么门道。

在到达锦屏水电站前有一段十几公里由坑道改成的单向公路,有穿警服的阿SIR把守,外来私家估计不能通过;道路极为狭窄,却非常的直,只有昏暗车灯光;车到了三份二的地方,路上突然出现深积水,由于车速不慢,司机完全没有时间反应刹车,有那么的几秒钟完全看不见路,当车刹住时车头已偏离了道路,离路边石头只有二十来厘米就要正面撞上去了;下车一看我们吓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就车毁人亡成为新闻人物。定惊后,出了坑道就到了锦屏水电站的大坝。锦屏水电站拥有世界最高拱坝和世界最大规模水工隧洞群,气势很是恢宏;被拦腰截停的雅砻江,在这里再获自由后,由睡狮变猛兽,河水更加的汹涌澎湃。水库里的水绿如翡翠,两边山峰林立;在塌方和高山中间或有少许的人家,会让人很是感慨人类的顽强和不易。

过了水库从木里母猪坪渡口上岸,此后都是比较好的二级路。木里县城和西昌相比,有了明显的藏区的特点,建筑风格、民族服饰、语言和信仰等等都大有不同。如中国所有的城市那样,木里也在大搞建设,街道小、灰尘大、摊贩多,与西藏的藏区又有点不一样。分头采购食物是在木里的主要任务,近二十斤牛肉,每人每天一个苹果,各种荤素搭配,宁夏姐把我们的口福安排得妥妥的(ps木里现在很难找到买高山气的地方,原来做户外店的老板,店已关门了,还有一点库存的气是没有品牌的,做为备用气,可将就用)。木里县城晚上有烤藏香猪的夜宵摊,他们几个吃了都说很不错,当天风太大,吹得我有点不舒服,怕拉肚子没有尝试。

赶路第三天木里到白水河口。先给大家一个彩蛋:如果没时间在木里县城吃早餐的话,可以让司机在离县城四五公里的伐木厂小吃店吃,据说那地方是他们本地的网红小店,本地人经常跑几公里就为了去那里吃早餐。险、烂、坑是对木里到白水河这段路的最起码评价,在路上你永远猜不到下一个转弯在那里、会车的地方有多窄、泥桨中的坑有多深、边坡的峡谷有多险多深;经常是车身比路宽,车头比山高,雪糕和宁夏给很快晃晕了;不但我们顶不住,来接我们的新传祺也顶不住了,直接爆胎,给大家创造一个休息的机会;从早上九点多一直颠簸到下午五点才到白水河的徒步起点。下车一看我的佳明当天运动里程为16多公里,一天基本没有走动,可以想象一下这16多公里是怎么来的。我们将起点直接选到白水河桥边的白水洛克旅店,比在嘟噜村住,离徒步起点近了七八公里,也省下了二次找车的麻烦。在落脚点见到桑丹一行。

崇山峻岭间的木里大寺
木里和嘟噜之间的午餐点
嘟噜村的险峻公路,我们从山上来,山下是通到稻城的公路
经幡间的豪华高速路
传说中的本地网红小吃店
腊排骨锅
没有基友迈的合影
气势非凡的锦屏水库大坝
水库入口
锦屏重山
云集锦屏

第一天,白水河口到满措牛场的河边营地,海拨从2700米上升3900米,关键词迷路、感冒。

就和很多人吐槽的那样,在出发进山前,我们也碰到了马帮为难的情况,每个包的限重、马的数量、马帮的路餐、马饲料占的位置,都成为了争执点,幸好在歪哥的大力斡旋下,大家都做了让步。终于在九点十五分左右出发进山。

第一天沿着白水河逆流而上,本来线路是没有什么难度的;但我们在第一个山上的路口就走错了路,这真不是好兆头。洛克线沿途有放羊、放牛、采药、打猎、伐木和徒步走出来的线路交杂期间,淡季人少,很容易走到不同的路上去。没记错的话在第三次过桥后,正确路线是先向右边然后拨高上山离开白水河;我们集体都向左,继续沿着白水河前进。没多久我们发现走错了路,但都没有想到调头往回走,而是分成了两队,一队继续沿河边往前走,几分钟就只听到水声,不见了人影;我、宁夏、LOST、红烧肉和迈,在原地等了一小会后,组成另一队直接横切上山,想回到GPS上的正确轨迹(因为轨迹上显示横切距离非常的近,而且横切的地方有人走过的痕迹);想不到横切也是一个坑,坡非常的陡,脚下是松动的风化土,更悲催的是山上长了好多荨麻(荨麻,一种神一般植物,看似弱鸡的路边草,杀伤力巨大,裸露的皮肤只要一碰到就是火辣辣的痛,过后又基本不留痕迹,扮猪食老虎的完美解释);走到一半发现路没有了,爬过陡坡的应该都知道,这种坡上去容易,想退下来难,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爬;小心翼翼,手脚并用,在被荨麻刺到的嗷嗷叫声中爬了半个多钟,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路线。另一队由于比我们往前走得更远一些,手台联系也是断断续续的,他们横切后用了一个多钟才上到正确路线,可想而知他们会累成什么样子。PS:事后桑丹和我们说我们走错路的位置就是2017年初驴友走错路出事的地方,愿逝者安息,也庆幸我们没有继续往里走。

回到正确路线后,一边慢慢走一边等另外的小伙伴,大家的都状态一般;沿途菩萨洞一带景色还不错,其它的都是反复过河及密林穿梭。在满措牛场一带景观会变得豁然开朗,山花烂漫、牧草丰美、凉风习习、泉水淙淙、如刀削一般的峭壁、参差错落的高大杉木、午后温暖的阳光,你想要的美景都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让有人有一种立刻想扎营长住的冲动。

五点钟左右到了营地后,帮其它小伙伴把帐篷扎起来,想顺便帮桑丹他们打水、生火做饭,当时贴身衣服半干不湿,有太阳的时候感觉舒坦;太阳下山后,温度骤降,还吹起了冷风,一个喷嚏后,让我觉得大事不妙,再去换衣服也来不及了;半个钟头的时间,从生龙活虎变得无精打采,头痛、胸闷、发冷、全身吃力,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之前还提醒雪糕要注意换衣保暖,天大的讽刺呀)。帐篷搭好后,由于感觉不太好,躺了一下。迷路二队也很快到了营地,他们虽然路上时间比我们长,但状态却比我们好。桑丹、宁夏他们做好饭后,我草草扒了几口,没什么胃口;感觉吃得太少,能量不够,将饭煮成粥,再勉强吃了半碗;好不容易吃得半饱,大家一起做当日小结的时候分三次吐了出来(有一次口鼻齐喷的现场直播,尴尬得无处安放)。后来没有和他们继续做小结,我守在篝火边取暖再继续喝粥;睡前吃了LOST的药后有所缓解,八点多就直接休息了。由于走错路、分队行进、我和红烧肉(红烧肉第一次走高原长线,从第一天起就高反,当天状态比我还差;却坚持一路走出来,他是我这一路最为佩服的)状态不好没有一起做饭,小结的时候气氛不是很友好,会后大家的心情更凝重了。

今天早上出发时没来得及给家里打电话,不知道老二出院顺不顺利,家里领导的情绪有没有好点,老大有没有给家里老人添乱,回家要怎么安慰补偿她们……一路上都在想家事,心有内疚,也有自责,情绪也不是很好,只能心里默念:愿所有人都安好,尽快走出去赶紧回家。人在途中,心随景动,也许快乐,或有时孤独……

PS:据事后,看成新闻得知:当晚七点二十六分在我们线路的附近有4.4级的地震,但我们完全没有感觉到,这个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满措牛场这一带都是在高高的峭壁底下,峭壁落差少少也有好几百米,万一……)。

出发前的合照,从左往右分别是LOST(全身都是鸟,言必轻量,我们这一行的实力和颜值担当,关键还和气多金),我,宁夏(行走的山之厨,一路上一边高反一边和我们做晚餐),歪哥(自称藏民,走得飞快的大长腿,妥妥的路线规划师),雪糕(一路吃素,一路虔诚,我们的大管家),迈(全程重装,我的床友,实力也是刚刚的),红烧肉(基本全程高反,一路不放弃,发誓以后再也不上高原,呵呵),城堡(我们的摄影师,看着他背810和镜头都觉得重)
徒步起点,旺季这个地方就会变成人从众了
白水河的河
白水河的树
表情痛苦的树,其实是被试砍发现花纹不理想又被遗弃的大树
我不叫荨麻,我是磨人的小妖精,扮猪食老虎的最佳带盐人
露个面
景色不错的满措营地,可惜没有心情拍不出好片
满措云杉
菩萨洞
菩萨洞的洞
双木桥变成了四木桥,但过河还是得小心翼翼
看到这大峭壁说快到营地了
满措牛场的小牛棚,这里能扎营的地方小,取水有点远,我们的营地还要往前走二十分钟
日落雾升
营地炊烟

第二天,满措牛场的河边营地到万花池牛场,海拨从3900米左右上升到4250米,关键词困顿、晒太阳。

昨晚的感冒,在LOST的药下,半夜出了两身汗,早上醒来基本满血复活。今天的行程极短,景色其实是我们几天中最好的(因为后面的路基本看不到景色)。早上咪咪摸摸,九点四十多才出发,路线大致是从原始森林边缘出发,经高原草旬,走到灌木林地带。走出杉林后,过一小段险要的石头路,十点多我们就来到藏别牛场。这里应该是白水河比较大的源头,水源充足,牧草茂密,牛马成群;可以看到夏诺多吉一带的雪山,除了风大一点,说是最佳营地一点也不为过(如果轻装,早上从白水河口出发早的,状态好可以一鼓作气到这里扎营)。有美景不马叉虫,绝对是对大自然最大的不敬。脱衣的脱友,扮靓的扮靓,一番哈皮后,继续出发;以为要虐身虐心一番才能到营地,想不到过了一个不知名的牛场后,十二点不到,我们就到了万花池牛场。就地休整确实太早,直接过杂巴拉垭口又不敢冒险,垭口前的营地不知道什么情况,而且马帮们表示今天不陪我们往前走了;又是一阵商量,还是没办法,只能停下来洗刷刷,晒太阳,休整。由于整个牛场平整的地方都是积水和牛粪,没积水的地方又是斜坡,和基友迈一商量,住进了牛棚。时间充裕,来了个奢侈的短暂午睡;起来后到了牧民家里,鸡同鸭讲般闲聊了半天;在他们热情邀请下,干吃了酥油粉和奶渣,喝了原汁原味的酥油茶;牧民家里有发电机,顺便给手机充了充电。

虽然万花池牛场就在夏诺多吉的山脚下,但这一天神山从没有为我们揭开过它的面纱;守在神山脚下,期待了半天,方得须臾间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找到手机时又变成了千呼万唤不出来。人品呀……晚上宁夏炒了辣椒牛肉、茄子,有肉下肚子,顿时感觉满足了不少;行走的山之厨,颜值担当,宁夏姐我们太爱你了。

到了牛场得知这边中国电信有微弱信号,就一直试打电话回家,在下午终于打通了电话。消息非常的不好,老二前一天出院,回家继续发烧今天又入院。听到这个消息,不安的心绪,更加心乱如麻。老二一出来就碰上新生儿肺炎,医生叮嘱在六岁前要注意呼吸道疾病,现在一而再,再二三的咳嗽发烧,我是不是神经太大条了?会不会和婴儿时的情况有关?家里最需要的时候,我却远在千万里……。为什么要出来徒步,为了间隔狗血的生活?为了审视并认识自己?为了寻找新的动力?为了发现生活的美好……为什么出发时不调头回去?……所有的这一切我没办法给得出答案,没办法说服得了自己,更没办法和自己做交代。担心自责,而又无能为力,就是我那时的写照。希望所有的家里所有的痛苦和不幸都冲我而来,由我自己承担。糟糕的心情,漫长的黑夜,烦人的牛铃声,让我不知何以为归。晚上做了一个和小朋友去郊游的梦,醒来却感觉内牛满面。

PS :其实今天完全可以走到海拨4250米的杂巴拉山脚露营点休整,那里也有足够大的平整草地和干净的水源,这样第二天的时间不太浪费,第三天可以多出一个钟。但手机不能充电,柴火比较难捡,没有牛棚,马帮不一定会往前走。


藏别蓝天
藏别全景
云遮万花池
老大,又有两脚怪来抢地盘
生无可变的红烧肉,都是高反惹的祸
山里土友,藏民家蹭喝
毛毛虫奶渣
须臾蓝天
雾锁夏诺多吉
我叫夏诺多吉,你可以走过路过,但就是不给你看

第三天,万花池牛场到新果牛场,海拨从4000米左右上升到4250米,关键词虐心雨雾,迷茫。早上起来知道昨晚的高反大军又增加了两个,宁夏姐双眼浮肿,雪糕兄表示昨晚牛铃声加高反,也折腾得不要不要的,红烧肉更是发誓以后不会再走高原了。我们满怀期待的日照金山,经事实证明最终停留在了期待阶段;一大早云雾缭绕,让我们对今天的天气不敢有任何的奢想。前两天轻松的行程,让我们对后面三天的难度更充满了敬畏。我们早早收拾妥当准备出发,临走的时候发现马帮的马和山里的马中卓玛私奔了(红烧肉、LOST学学人家什么叫一见钟情,什么叫为爱冲动吧)。这深山野岭的,找了一个钟也没找到马的影子。九点多,只能留下行李,我们先出发,桑丹他们继续找马。望山跑死马,这句话,放在高原上再为贴切不过;近在咫尺的杂巴拉垭口,从牛场过来,走了两个多钟头。杂巴拉垭口虽然海拔4750米,总体来说爬升难度不算太大;但恼人的风却很大,风大要穿衣服,一穿衣服就出汗,不停的穿穿脱脱,穿穿脱脱,把人折腾烦了;到了挂经幡点,开始飘起了毛毛雨,想马叉虫都想不及了,继续赶路;雨越下越大,到了山顶垭口变成了中雨,一路飞奔,所以不要问我山顶垭口的景色怎样,那时我只是神山身边的一个逃命驴。极星屌丝神衣已顶不住,翻出雨衣穿上,不到五分钟雨就停了,霎那间明媚的太阳也出来了,一晒内外都湿,瞬间千万个草泥马从心里飞过。

太阳出来的时候,以为老天开眼,给我们个好天气,想不到那只是个更坏的开始;从垭口路段开始,基本每隔十几分钟下一阵雨,隔十几分钟又停雨,然后周而复始,绵绵无尽。垭口这一路其实景色极好,怪石嶙峋,峡谷幽深,雪山高崇,可惜不是云雾蒸腾、阴雨连绵,就是太阳火辣,让人只会专注于走路,不会顾及其它。也不要问为什么这次的照片这么少,相机背着就是个累赘,早早的丢到了背包

下午一点左右,滚到了杂巴拉垭口另一边的坡底,全程健步如飞又贴心无比的LOST大神,煮好了开水,热开了土豆泥和山之厨,简单的吃了一点我先起步。如果说杂巴拉垭口是今天餐前小点的话,从无名牛场起到新果牛场这一段就是我的主菜了,吃得我欲仙欲醉。午饭后先出发的我,想不到竟然走岔了路,从小河边穿插到了无名牛场下面,跟上大队伍,浪费了不少体力,泪崩呀……接着雨又如约而至,小雨、中雨随机切换,本来大气磅礴的滑石坡路段,在雨雾中变得湿滑。穿着雨衣走路虽然可以防雨,但出汗大呀,在滑石路段终于把随身的三件衣服汗湿了两件,仅剩下一件探家的类似毛猴的抓绒衣(中午饭的时候手贱把巴塔C4脱了下来,放在背包口淋湿了),为了保持衣服干爽,只能雨来我停,雨停我走,一停就喝热水补充能量;从从滑石坡到央迈勇垭口停了不下六次,每次停十多分钟,从冲前变成包尾,连红烧肉都摇摇晃晃的超过了我;心里默念着不要被淋感冒,不要高反,要自己走出去,慢慢走,慢慢走;希望山神能开恩,让我们的顺利从它身边经过……下午三点看看轨迹,只有三四公里就到营地,就走得更慢了。央迈勇垭口虽然海拔不高,但下雨后路滑又烂呀;虽然景色好,但云遮雾挡呀;虽然不险要,但下雨有落石呀。落石,落石……央迈勇垭口,最高的那个石壁低下,一块巴掌大的落石,掉在我前面两米的地方,吓得我雨也不避了,也不管什么气息和步法,硬是一口气冲过了垭口。也许老天爷觉得把我们淋成狗,想给点安慰和鼓励,在我转出垭口的时候天气放晴了一下,有幸一见央迈勇神山的真容,但仅限是一见,在我们再次幻想日照金山的时候,雨雾又来了。

新果牛场的牧民已转场,牛棚成了老鼠窝,棚顶一部分木梁,也给路过借宿的拆下当柴烧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呀。幸好有宁夏姐,虽然冒雨,大家一起还是做出了可口的一晚餐。无主的牛场,变成了野牦牛的地盘(估计有三十几头,几十万无主的银两在山里在跑来跑去,牛的归属怎么算,最后会怎样,有知道的亲,可以帮补充一下),它们估计很久没吃盐了,一直守着牛棚,赶走了又来,赶走了又来,撒盐喂了也无济于事;反复求索无果后,他们对一般野牛那种顶帐篷、翻背包、偷零食的下三滥伎俩不顾一屑,半夜对插在帐篷外的登山杖下了黑嘴,而且只挑歪歌、宁夏他们的黑钻开咬(好几百一根的塑料棍子,哭),我们小牌的摆得方方正正,人家闻也不闻一下;活在神山下的生灵都这么有格调、有眼光,希望我们这样走一趟,也能得到神山的眷顾;要求不高,让我的头发长一长,出来不用带雷锋帽也挺好的。

今天早上想给家里再打电话,发现已经没有信号了。无法得知老二再次入院后的情况是怎样,极想知道反复发烧的原因、对症方法以及其它乱七八糟事情;对于这一切,我此刻远在天边、无能为力;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让我陷入了类似吃尾蛇一样的怪圈,把自己牢牢的套住,一路走得无风景,无天气,无我,无它……大半天的雨,将我淋得贴服贴服服,心里觉得这雨就是冲着我来的,是对我的大意和不担当的小小惩罚,在洛克线辽阔的天地间,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在新果牛场第一个牧场对着露面的央迈我情不自禁勇磕了三个长头,不为信仰、不为喜乐、不为富贵……

放马冰湖下,悠然见神山
路过装逼神石
每一次出发我们都会相信前程似锦、风光无限

爬呀爬,爬上杂巴拉

气势非凡的峡谷,客官们自己想象吧

前一刻淋成dog,下一刻晒成腊duck

全程意境最好的两张照片,人不装逼枉中年

人不装逼枉中年,虽然主角不是我

山风猛烈,乌云突现,莫非有妖怪出现

山神我起的愿是红袖陪走,为什么给我一块来历不明的石头?

蛇形向杂巴拉垭口进发

我叫央迈勇,我要和你们捉迷藏

垭口经幡处的小石河,上去有点难度,但比想象中的要容易

雨中遥望来路

杂巴拉垭口,落水了,收衫了,逃命了

在杂巴拉垭口的山脚下,回望白水河的最源头处

自己约的线,哭着也要走完,虽然身边就有马

照片的顺序乱了,将就吧。。

第四天,新果牛场到蛇湖营地,海拨从4250米左右上升到4520米,关键词崩溃,感动。今天是全程最为艰巨的一天,行程主要是绕一个大弯,从央迈勇雪山的南面穿到北面;大部分路段都在4500米以上,据统计一路要翻过大大小小十多个垭口,最高的垭口4800米;一路风更大,高反风险也将更大,全程二十公里左右。因为路程难度大,本计划要早早出发的,但从早上六点左右开始,雨就滴滴哒哒下个不停;就着雨,我们隔着帐篷放起了音乐,开起了卧谈会,天南地北,物价房价,神游了一番(久违的集体宿舍风)。九点多,雨小了一点,收拾行装,十点左右冒雨出发。

迷路小分队仅开拔不到半个钟头就出状况了。由于雨下得大,在上央迈勇另一边的垭口的时候,除了一溜烟就不见人影的LOST以外,我们全都走错了路;走错就算了,还走错了方向,本来要上坡的路,我们都差不都下到了山谷,看着悬在头顶的路,我们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只想抓一头牛骑上去。再回到正确的路已是一个多钟头后了。由于走错路,体力消耗大,大家走得都比较慢,老天爷为了让我们记忆深刻,又开始雨雾、小雨、中雨之间随机切换。垭口接着垭口,本以为前面就是最高垭口,一转弯,又变成了半山腰,轻装也走得气喘吁吁;相对轻松的滑石坡的横切路段由于雨雾也显得特别的漫长。走出横切路段的垭口时,我们翻出剩下不多的路餐,相互分享;最后对着只剩瓶底水的脉动(此处应收广告费)谦让了好久,我们觉得应该留给宁夏,宁夏觉得应该留给帮她背行装的迈,迈觉雪糕更需要;本来只有一大口的饮料,大家传着喝了一圈后还有剩余;顿感这脉动瓶子闪动着牛逼的光辉,穿透洛克的雨雾,直达天际(与《上甘岭》有关情况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来过路不相识的几条粉肠,经过这几天的磨难,可以这样的生死相托;之前争执、怨言什么的都比不过此刻的一个眼神、一次谦让、一句加油。人生最好的旅行,就是你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

就着鸡汤脉动的威力,我们很快走过佛手岩(也许不是这样叫),来到了此行的最高点:黑湖垭口(黑湖顾名思义,从垭口上看下去湖面是黑色的,垭口离湖边目测有近一公里左,由于走到这里的时候,个个都气喘如牛,基本没有力气走到湖边一探究竟;黑湖湖面不大,却显得很幽深,传说只要在湖畔大声叫喊,黑龙?山神?就会召来乌云,下起冰雹。极端的天气变化应该是与位处南北交界点有关),在垭口下集中补充了一下能量,分几次慢慢挪动,还是很顺利的翻过去了。垭口处于央迈勇南北的分界线上,两边景观、植被、气候都大为不一样,一边晴一边雨,一边地衣密集一边了无生气;但对于我们来说,只有雨水一如继往的下。直到几公里后通往蝴蝶石的下坡路段,雨水又瞬间变成了太阳,从淋汤鸡变成了晒腊鸭。蝴蝶石像翻开的一本大经书,躺在呷独牛场,当年洛克路经附近,在蝴蝶石下拍了那张著名的照片,成为今天路线上的个标志性景点。爬了大半天坡,淋了大半天的雨,路况以为会有所好转,想不到从蝴蝶石路段开始,又是一段长坡;午后的太阳,晒得我们无处可躲,想快马加鞭,又心无余力;一个接着一个的垭口,走得生无可恋;二十分钟一歇,变成十分钟,五分钟……底线越放越底,就差没把桑丹他们叫回头接上我们了。好不容易上到蛇湖垭口,传说中左边仙乃日,右边央迈勇的绝美景观,对着云雾我们只有再次充分发挥贫瘠的想象力,假装坠入桃源,满载而返。虽然山神没有为我们揭开神性的面纱,还是磕了几个长头,感谢山神指引我们走过了最艰苦的路段,穿越不为觐见,不为朝拜,只为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你的温暖和广博。

最后三、四公里的下坡和湖边路段,开始了爬行模式,陡峭的大石块路段,让隔湖相望的营地成为了最遥不可及的天际,花了两个来钟头才走完这一小段。蛇湖,也因形有名,长条形,为古冰斗湖,央迈勇的冰雪直接下伸到平静的湖面,湖水清澈见底,泛着宝石般的蓝绿色。让人叹为观止的牛奶海和五色海,在蛇湖面前只能算一个水塘(当然蛇湖也不算得很大),正面对着央迈勇(左手边是仙乃日)让它有了更多气势和景观;巍巍群山、皑皑白雪、烂漫山花、蓝天白云、成群的牛羊都化为湖中的美景的一小部分;湖水为布、雪山构图、薄雾映衬、云彩添色、牛羊成群、山花点缀,构成一幅绝美山水画……没有猜错,以上大部分景象又是我想象的,因为我到湖边下坡路段没两分钟,湖面就起雾了,两个神山不但披上面纱更是把棉袄也穿上了。

今天走得非常的苦,红烧肉、雪糕、宁夏、城堡都的高反都比前一天加重了很多,虽然挥手马匹可能就来到身边,但大家都坚持用脚丈量完了洛克线上最艰难的路段。由于晚上又下雨,红烧肉和城堡晚饭都没有吃就休息了,宁夏继续带着高反和我们一起做晚饭(行走的山之厨真的太难为了,心里默默再感谢一百次)。处于湖边山坡的营地,晚上风非常大,雨越下越大。淋了半天、晒了半天,让我们对搭帐已基本没什么兴趣,我和基友迈又再次打起了豪华牛棚的主意,还把看不起牛棚的雪糕也拉入了水。虽然环境极不入眼,但至少遮风挡雨,人的需求有时就是这么简单:吃好、睡好、安然无恙的迎接下一个明天。

PS:关于牛棚的跳蚤,我和迈睡了两晚牛棚,除了老鼠,没感觉到有跳蚤的出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睡的牛棚,住的人少又或者是到了秋天跳蚤不活跃的原因;大家如果要睡牛棚可以找人住得少的试试。

连续两天没有信号,无法得知家里的情况,让我变得极为不安;无能为力又深深挂念、但又不喜形于色的感觉至今也无法言表。雨天加走错路消耗了很大的体力,体力和精神其实都非常糟糕,尽快走到蛇湖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成为一路前进的动力(到了蛇湖营地后,手机还是没有信号)。经过蝴蝶石无名海子后面的垭口时,突然飞起满天的乌鸦?雀鸦?(很大的黑鸟,不知道是叫乌鸦还是雀鸦或其它什么名字,没心思去求证了;少少有几百只围着在垭口徘徊,此后它们在各个垭口陪了我们一路,一直到地狱谷的入口),突然出现的哀鸿声,让本来就脆弱的内心在那一刻,开始分崩离析;不清楚是乌鸦代表的凶兆,还是这几天的压抑,让我在那刹那间感觉崩溃,泪水突然流了一脸,脑袋里一片空白,有那么几分钟变成了只会走路的行尸走肉。定了定神以后,心里一直在默念家里老小,希望有什么苦难直接冲我来,由我来代替他们受难,希望有办法能宽恕我的失责。此刻让我明白心里最在乎最牵挂的是什么,心底最柔软的位置是在那里……

迎雨出发 从此走向歧途
有人来,快上雾
在大自然面前我们小如蝼蚁,不是我们征服了洛克,是神山让我们走过
自带雨雾技能,去到那里淋到那里
虐死人不偿命的缓坡路段,开始日晒模式
你的电脑屏幕没有擦干净,不信放大这个图看看,让我崩溃的雀鸦,其实很大一群,爪机拍不出那效果
淋成落水汪
肉肉不要找石头扔我们,无意间让你成了背景和参照物
近在咫尺的黑湖垭口
即使前路一片黑暗,也不能阻挡前进的步伐
鸡汤脉动
黑湖的水果然是黑的
黑湖的水果然是黑的 (2)
东边出日出西边雨
传说中的左边仙乃日,右边央迈勇
有个理想:信念虔诚如雪糕,身体强如鸟人,日子美如宁夏
事实再次证明所有的美景只能靠想象
我叫长海子,也叫蛇湖,仙仍日和迈迈勇再高大也都为我垂怜
雪山呀全是雪
超豪华双人间,可惜晚上睡得太好,没办法享受其它服务

第五天,蛇湖营地到卡斯村,海拨从4520米降到2840米。关键词速降,释然。由于大家的状态不好最后一天是走景区还是走多二十多公里从卡斯村出去,我们有了小小的纠结;马帮因为各种原因只能送我们到地狱谷入口,高反的同学们不但要克服高反还要重装上阵(宁夏和雪糕只带了驼包,没有背包),让他们犹豫了好久;我想上到蛇湖后的松多垭口,有信号后打电话,看家里的情况,计划着提前下撤。“景区以后还可以再来,卡斯地狱谷错过,以后再也没有条件去走了”一句话把我们的意见统一起来了。城堡因为已约好朋友要到景区,由他带马帮把其他几个同学的装备从景区带走,能重装就重装,不能重装的就大家分摊行李一起走。

这徒步的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大家的气色明显好转。出发后,不费多大功夫,就来到了位于牛奶海上方的松多垭口,预计中的手机信息再次失约,不免心有失望。多次尝试无果后,我们碰到徒步大神巴布,得知亚丁村当天停电、手机无信号;要找到信号,从卡斯出去与从景区出去无异。看来山神是想要我走从天堂,经地狱回到人间去赎罪了。下了垭口后又飘一丝雨雾,一路狂飙到了卡斯牛棚。来到卡斯入口的时候,天空豁然开朗,温暖的阳光穿透云雾,暖洋洋的感觉温暖了我们的身心;就连这两天一路尾随的乌鸦,到了入口后也徘徊着往回飞。虽然前路坎坷,但这阳光给了我们十足的温暖。谢过桑丹一行后(虽然开始他们因为利益的驱使也和其它马帮一样有点偷奸耍滑,但说好了以后还算讲信用,一路下来合作还挺愉快;相对其他人,他们十分热爱大山,也在用行动在守护那片净土,在徒步的过程中,所有的垃圾最后都会妥善处理掉;也会告诫我们爱护山里的花花草草,对偷伐木林的行为既恨又无能为力),我们向峡谷进发。回想数年前在亚丁景区仙乃日小转山的时候,那个森林密布、云雾朦胧、幽长深邃的峡谷,现在终于可以身临其境了。

卡斯地狱谷,位于贡嘎雪山西侧卡斯村,南至卡斯村,东至仙乃日南西坡希格让古冰斗,谷长12公里,峡谷最大深度1000米。由奇崖怪石形成的地狱门,阎王殿、鬼崖,如来峰,黑瀑布等景观;沟尾有白云岩风化形成的神镜,天平称、侧刀、倒剑等“地狱酷刑”象形山石组景,是佛教典籍中提到的世界八大寒林(尸林)之一。传说,稻城亚丁“三座神山”是神仙的化身,只要从静谧的卡斯村出发,穿越神秘的卡斯谷,到达开阔的洛绒牛场,敬拜“三座神山”,就可以完成“天界之旅”,是人类肉身由凡界,进入天堂的必经之路;凡人接受了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和金刚手菩萨的洗礼,可实现从人间到天界的生命轮回。地狱谷与其说是人的地狱,不如说是树的坟墓,峡谷内的大树枯萎后,要么原地腐烂,要么被冲到卡斯河,所以路边、河里、谷里有各种各样死法的大树;或许是山神怜悯,让峡谷里的树代替人来走过地狱这一趟吧。由于峡谷幽深、森林遮天蔽日,加上枯树拦路、怪石嶙峋,如果雾天进入会让人有种失去方向,如入地狱的感觉。

卡斯地狱谷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壁立千仞的悬崖、缤纷的山色、激荡的溪流、挺拔的古树、茂密的丛林、朴拙的木桥、姿态各异的枯树,还有那无数的传说和典故;但这些都吸引不了我,走出去、打电话、飞回家、做该做的事是我一路默念。由于一路下坡,全程阳光普照,气候宜人,让我们的心情也畅快了很多;一路狂奔,下午三点多钟就走到了谷口。鸟人LOST早在一个小时前,按巴布给的联系方式,联系好了接车师傅;在晚上九点多钟回到了稻城,重返人间。

松多垭口,下面是牛奶海
仙乃日脚下的无名小海子

卡斯牛棚

雨雾一路相随

远眺卡斯悬崖
卡斯小分队与桑丹的分手合照

卡斯峡谷入口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严肃一点,我在拍照呢

卡斯标志性的松萝小路

独行孤影,意满洛克

卡斯怪树2

卡斯怪树1

卡斯怪树3

卡斯怪树4

卡斯怪树5

卡斯怪树6

卡斯千年古柏

在谷口联系上家里,又一阵激动,家里的小家伙,情况稳定,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但医院把我们家老二和一个手足口患儿安排在同一病房,老大去探望后,回家得了类似病症;我出山那天确症为手足口,幸好症状不算明显,但还是要隔离,热闹都凑到一起来了。出山后,迅速让一个死党去把老大和领导接过去住,物理隔离;再把老二接出院(胖子,只有在这里谢你了,什么也不说,酒桌见)。把想说的话、心里的歉意和谢意,编了两个超长的信息给家里……

由于航班安排的关系,在稻城住了两晚才能回去(PS:稻城现在有连开13个钟直达成都的班车,坐汽车的时间比以前省了不少)。那两天除泡了一下温泉、清洗行装以外,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办法提起精神去做其它的事;;淡季的稻城就像此刻的我,在百无聊赖中苦等着热烈的到来,也像一个大囚笼将想飞却不能的我牢牢的困住……

客栈随拍

既然无处可躲,不如傻乐。

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

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

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然。

虽然说当一个人熬过了所有的苦,也就没有那么想和谁在一起了;但洛克一行,小伙伴们一路相助同行,现在回想还是让我很感动,希望有机会再一起走一段。感谢宁夏姐一路带着高反给我们做的美食;感谢LOST对迷路小分队的体贴关怀;感谢基友迈一路陪我睡牛棚;感谢我们的账房先生雪糕一路的规划;感谢“藏民”歪哥对整个行程的周密安排,有问题有你在就行了;感谢红烧肉高反不下火线给我们带来莫大的鼓励;感谢城堡在最后帮大家带走行李,让我们顺利的穿过地狱之门……最后要感谢留守在家里的领导和老人:对不起,你们辛苦了,爱你们……(终于写完)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01面 回复

    谢谢关注。

    发表于:04-18 17:33

  • 原野的风 回复

    好文笔,情真意切!

    发表于:04-17 18:18

  • ynhhgjzn 回复

    这天气,可惜了。。

    发表于:04-17 10:10

  • 01面 回复

    谢谢楼上各位帮顶。。

    发表于:04-16 21:05

  • 酒精考验 回复

    最美高原红

    发表于:04-16 08:03

  • 往从 回复

    雪山,另人神往

    发表于:04-15 13:48

  • 满天星smx 回复

    虐,就对了,驴友徒步这样的线路,要的就是虐,不虐就不是强驴的线路了。

    发表于:04-15 10:17

  • 01面 回复

    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重新再传。。

    发表于:04-14 10:47

  • zhb001 回复

    照片没显示啊

    发表于:04-14 10:24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