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红色之路--重装穿越祁连山无人区八天

红色之路--重装穿越祁连山无人区八天

作者:玩的心跳     11304人关注 06-15 14:46
这是一条首创的祁连山穿越路线 这是一个俱乐部历时三年才完成的极限挑战
这也是四个人,不,许多当地热爱生活的驴友许多故事中的一个
只是经历这许久
这场刻骨铭心的穿越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身体也在慢慢恢复中,本来回忆这次穿越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我答应伙伴们要把这过程写出来让他们参考借鉴,只好上电脑敲键盘了。许久不在论坛发帖,这次也不想发到专题栏目,甘肃发生的这一切,就发在这里,叙述有点杂碎零乱,也不会用华丽的词藻去描绘,但想到那就写到那吧,权当和大家交流一下吧。
记得四年前,新疆开发的许多驴友穿越线路名气很大,比如狼塔、乌孙等看的伙伴们蠢蠢欲动都想去尝试,可作为多年领队的我却提不起半点兴趣;究其原因,时间太久工作关系脱不开身,再就是嚼别人吃过的馍不香,走别人走烂了的路也不合我的性格;我的目光投向了我身边连绵上千公里的祁连山,这广衮的大地总有适合驴友挑战的穿越路线;2011年论坛发表了青海驴友往事随风四人穿越祁连山团结峰的帖子“穿越疏勒南山 探秘黑海之蓝”http://bbs.8264.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42780给了我灵感;在一次了解祁连山发生的历史事件时看到当时西路军余部被马步芳逼入祁连山行军的路线更给了我启发,近四百公里如果重装徒步真要这么走,估计得走二十天左右,虽然中途有补济点,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最后掐头去尾节选了红军进入梦柯雪山全长118公里这一段做为穿越的路线;当然,因为是徒步,把西路军绕行梦柯雪山南侧大坂至石包城改为翻越梦柯冰川,同时为了便捷快速抵达,设计了从酒泉乘车出发到鱼儿红牧场煤矿大坂前山口做为徒步起始点,途中要翻越海拔四千五百米以上大坂三个,强渡疏勒河的路线,沿途绵延有七十公里奇异绚烂的七彩丹霞,加上西路红军的壮举,所以我们把这条路称之为--红色之路。 想法简单,但付诸实施却非常难,因为山里的情况没有一点资讯可以借鉴;2015年8月中旬,为了这次穿越,我和几个摩托车好友专门骑车去穿越了一次,原以在卫星地图上清晰可辩的大坂路迹可以直接翻越大坂抵达煤矿,却在山口被洪水冲毁的河滩所阻,河道里的路被冲的断断续续, 几乎全毁,加上水流急促,摩托车根本没法骑行,看来祁连山保护,山里的煤矿已经不开采了,连山 口的板房都遗弃了;虽然车没能上去,但挡不住驴友的两条脚,毕竟到煤矿只有直线九公里行程,难点在于要翻第一个四千五的大坂。 2015年9月4日,俱乐部在攀登素珠链雪山未果,随后和三位伙伴蓝、馨雅、晴四人踏上了这次真正意义上的重装穿越之旅,一切都是那么未知和新鲜,在山口车就被河水阻隔,只能靠我们双脚了。 虽然信心满满,但从起始点3500米到大坂垭口约一千米的高差走起来也确实不容易,当晚因时间和队员高反,露营在大坂前。第二天开始翻越大坂,二公里的路程我们用了四个多小时才翻上垭口。这次我们走的是垭口西侧的道路。大坂的艰难让人非常不爽,回来后我们把这大坂叫"绝望大坂",意思是当你信心十足,满怀憧憬从低海拔而来,高山反应和急剧上升就会把打回原形;并对自己是否能完成随后的行程失去信心.这在后面的二次穿越得到了验证。 第一次翻上四千五的感觉非常愉悦,四周都是近五千米的雪山,犬牙交错非常有型;只是已经入秋,阳面的青草开始泛黄。虽然阳光普照,在高海拔也不暖和,风一过却是阵阵寒意。 开始出发前做功课时,从卫星地图上分析翻上大坂后,有两条峡谷可以穿越出去抵达疏勒河 边;而且西边这条是路程最短,东边这条峡谷曲折弯延,较上一个峡谷要多四五公里。 具体怎么走让我开始犯难,因为从山上用望远镜观察,西侧沟底拐弯处两边峡谷狭窄,再深处貌似有断崖;走到下面分水岭时,我和蓝两人犹豫不决,虽然有煤矿开采的路延伸到沟底,但也保不住是否能走通。为了妥当并让大家节省体力,我决定先轻装下去探寻;果然,半小时我急速下去后,印证了我的猜想,此路不通。又费时一小时返回后,已临近傍晚,赶紧下到东侧煤矿板房宿营,终于可以不用支账蓬了。
出门在外,我们驴友有个遮风避雨的窝棚或山洞就会喜出望外,可此时居然有这许多成色很新的彩钢板房可以利用,更让我们高兴万分,有三间板房有床;只是不知何原因,每间屋里被人为的堆了许多煤矸石,显得污浊不堪;好在床还算干净,铺上铝箔垫就可以入睡。饮水只能从屋前煤堆前的小河里汲取,也不知干净与否,只能烧开了饮用。
当晚,为能否继续后面的行程进行了讨论,说了半天没有结果,蓝又用卫星电话联系山外朋友,告诉我们再下去就荒芜人烟,就是真正的无人区了。事后第二年寒啸和非鱼他们穿越,才证明这个信息有误;在河边不但有牧民在此季节性放牧,还有青海国土资源局设立的检查站。可惜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四人中有两人同意终止活动下撤,我曾想一人下去走完剩下的路线,至少探明到河边的情况;考虑再三,风险太大,领队的职责也不允许我这么做,只好同意下撤。
第三天早上11点开始返回,回行路线沒有去西侧垭口,而是直接从煤矿后面翻上垭口,简单便捷,后两次穿越都是走的这条线。
当天下午翻过垭口后,天气突变,雨雪交加。傍晚赶到山口板房住宿。这里已经没有床铺,只能在地上铺垫入睡。一夜风雨,第四天早上醒来后,出门望去,四周山上一片银白天气阴沉,还下着小雨。收拾行装后决定徒步下到下面那个还在开采的铅锌矿等待接应车辆。下午六点乘车连夜返回酒泉市,第一次尝试穿越就这么无果而终。事后总结,准备不充分,决心不大和时间不够,只得留着下次再战吧!
2016年,我们俱乐部本来打算夏季继续挑战这条线路,可蓝把我们首穿失败的信息传达到他的朋友圈,结果引起外地驴友的极大兴趣,6月8日,有9位驴友从全国各地赶来,有几位是刚完成新疆愽格达环线穿越的驴友,状态正在巅峰,他们相约要完成祁连山的这条线路;凭着我们草绘的卫星穿越路线图,加上蓝的关系和人脉,开始了这场未知的挑战。第一天顺利完成绝望大坂的翻越,结果第二天因身体状况等原因和蓝下撤了五位;剩下的五位(四男一女)历时七天完成了这条线路的首穿。西部行三部曲——梦断“乌孙”、三走“博格达”、“梦柯冰川”首穿(全文结束)http://bbs.8264.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366831
攀登素珠链雪山
我们俱乐部要备战素珠链主峰的攀登,就没有及时跟进,当我们七月末完成素峰攀登后,体能和状态都不支持我们去完成这场艰难的穿越,只有再等下一年吧。不过他们的成功穿越,印证了这条线路的价值和可操作性。并没有我们前期想象的那么艰难,尤其是前面提到的疏勒河两岸花儿地硫磺矿区域并不是人迹罕至,这也为这条线路在穿越过程中发生意外进行救援和补济提供了保障。
有些事经历了才值得追忆,有些人交往久了才觉得弥足珍贵,在户外的路上走的多了,才知道世界之大,风景之美使自己难以忘怀。
2017年6月,念念不忘的这场祁连山重装穿越又提上了日程,原以为和去年寒啸、非鱼他们一样,在月初踏上行程,可许多原因让此行一拖再拖,直至月底才勉强凑足四人。再不走恐怕进入雨季,最担心的疏勒河能否顺利渡过还是问题。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四人吧。6月29日,我、山鹰、小草、馨雅又踏上行程。历近五个小时近三百公里车把我们送到接近山口时,果然,河水非常之大,把进入山口本来就年久失修的路冲毁严重,勉强接近到山口就实在不能前行。无奈,只好让朋友老周驱车返回,剩下到山口的六公里只能徒步上去了。这也就是说第一天抵达煤矿板房的计划泡汤,没办法人算不如天算,只能这样,也算老天爷加码考验我们吧。 这次穿越虽然有备而来,但车没能抵达预定位置也是出乎意料,夏季的祁连山已是一片葱绿,雪山、草原、河流,宛如一幅天然浑成的图画,展现在我们眼前,自从喜欢上户外,就贪恋这种美景,享受这种感觉,虽然很累。 这一段突遇一群青羊约有四五十只,见到我们后从山坡上快速向更高裸露的山岩奔去;绕过一道河沟上到陡峭的山梁后减缓速度,见我们不构成威胁才慢慢向山顶而去。 现在祁连山加大保护力度限牧禁矿后,野生动物的种群也渐渐壮大,真是可以庆慰的好事。山口我们曾借宿一晚的彩钢板房也被拆除了,不知山中大坂后面的板房还在不。在艰难的徒步路上低洼处居然见到许多刚刚破土而出的蘑菇,他们三个居然不识跨身而过,我见之窃喜,赶紧拣拾了一袋,晚上的有可以下饭的美味了。 下午6点我们才进入原先车辆预定抵达的位置,看来要赶到并翻过大坂到板房的计划泡汤了。 进入山谷后,阳光被遮挡已经照不到沟里,被一日骄阳溶化的雪山河水暴涨了许多;刚出发就遭遇淌水过河知道了雪山溶水的冰凉,考虑到后面还要反复过河,决定沿着左侧看似平緩的山坡逆河横切,减少渡河的次数。 谁知横切也不是容易的事,尤其碎石坡非常不好走,也减慢了行走速度。 走完这段横切绕过山坡后,山势风化严重而且变得更加陡峭,无奈又下到沟底。沿河边走了一公里,被河水阻拦,此时天色渐晚,只能在河道里露营了;这里临近源头,河水暴涨的危险不大。 入夜由于劳累睡得很实,虽然有时翻身被河水吵醒,水流很急,能听到大石头冲击河底发出的隆隆声和震动感,不用理会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亮起身,天气不错,河道里的水也小了许多,赶紧吃了早餐收拾行装,七点半踏上行程。河水落下去后过河也可以选择水中裸露的石头配合双杖踩着跳过去,终于不用淌水了。 顺着河道走了近二个小时,路过一个河道岔口,终于看到绝望大坂东侧的垭口,由于从昨天出发一直在抬升高度,抵近大坂时看大坂时也不显得太高,但四千米以上海拔每走一步都显得非常耗体力,怀揣着梦想和好奇,咬咬牙只能硬挺着慢慢往上爬了。 每个人体能都有强弱的表现,尤其是这种极耗体力的重装穿越,对体能的要求更加强烈;年轻就是优势,对于这次活动中已经不年轻我和小草尤其如此。
因为上次知道左侧垭口是通往煤矿的捷径,这次就沿着已经长期不用废弃的盘山路慢慢往上爬,中午一点半,终于爬上了左侧的大坂顶端。天气不错,赶紧从旁边沟里取水支锅造饭,前一天捡的蘑菇在这里又派上了用途,用来调味真是一种味蕾的享受;只是天气炎热,不好保存,每个人的锅里都尽可能多下点。 饭毕在山顶留影拍照,想可能此一去恐怕再没有机会见到如此美景了。逗留片刻,趁着天色尚早赶紧下山去煤矿,尽量多走点补一下昨天误的时间。 原来美丽和谐的雪山和彩色丹霞景色,被无序开挖的矿坑破坏,到处裸露着黑色;大自然被贪婪人类无情摄取毁掉了容貌;虽然被叫停了开采,但全面恢复还有待时日。 下午四点抵达矿区板房,一切和第一次来没有改变,看时间还有剩余,稍事停留,就离开下到更深的峡谷里面去了。 这是第一次走进这条沟,虽然已经知道可以走通,但对于我们来说,一切都是新鲜和未知;正值夏季,此时旁边的雪山又是被烈日暴晒一天,溶水滚滚而下,裹挟着上面煤矿被挖掘松散堆积的矸石,使河水变成泥浆一样的黑色;陡峭的山势,使河流变得很是湍急,哔哔的水流声响彻山谷。这是去年那几个外地驴友穿越没有遇到的状况。开始时遇到的河水阻道,我们还要选择从河道中裸露的石头中跳跃过河,实在不行,只能挽着裤腿涉水;有时也只能上到河道边陡峭的山坡沿河而下;艰难的状况影响了行进速度,天黑时分,在走到河道一半时只能在峡谷中扎账蓬露营。营地设在有一条从旁边山上流下的小河边,条件不甚理想,但有略显清澈的河水比旁边主河道混沌的泥浆水还是不错的。 没想到进入这条未知的峡谷如此艰难,原先计划两天完成的路程被迫用三天来完成,好在大家信心十足,没有被些变故所扰,只要信念仍存,耽误一点时间也无妨。 第三天六点半天亮起身,赶紧收拾行装,吃完早点后已是八点多,主河道的水己小了许多,天气貌似不错,赶紧上路沿河道下行。 这条长度约23公里的峡谷比预想的要难走,河道弯延曲折不说,各种巨石充塞在峡谷里,显得异常狭窄;河道两边各种植物却长得异常茂盛,尤其是一种带刺的植物叫不上名字,开得非常漂亮的黄花,一路陪伴我们到花儿地; 两旁山坡上长满了一种野葱,茎叶扁平,入口又似葱又似韭菜,非常辛辣,在我们被困花儿地时一种当地人叫“羊胡子”的植物一起用油煎一下当新鲜蔬菜吃,虽然并不好吃,但也可以下饭。后来我们统一把这条峡谷叫“野葱沟”。 早上出发一直到中午天气还都不错,谁知道下午三点以后天气突变,乌云遮盖了整个峡谷;不久开始落小雨,没多久转成大雨,我们赶紧拿出雨披,四处无法避雨,只能冒雨前进;原本流量不小的河水受降雨影响,水量也变大混沌。开始遇到跨河时,能跳就跳,不能跳脱鞋换成溯溪鞋过;到后来雨加上跳河不慎也把徒步鞋泡透了,索性也不换鞋了,直接淌水过河。再不这样,耽误了时间只有在河道里露营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次河,傍晚八点左右,我们终于走出了“野葱沟”。雨依旧紧一阵慢一阵的在下,临近沟口还有二公里时,我看到左侧崖壁有一个豁口,赶紧翻了上去;果然有条小路缓缓向河道上我们的目的地花儿方向。虽然天色已晚,四周的景色依然可以清晰显现,尤其是身后那被雨雾笼罩的壮观丹霞山,被雨浸润的异常艳丽。 花儿地,一个包含诗意的名字,却是解放前军阀马步芳用苦役犯在此种植大烟的地方;这里四周环山 ,发源于祁连山最高峰团结峰的疏勒河从中间穿过,从上游尕河至此峡谷河道变得非常开阔,形成了宽约一公里长二十多公里冲积平原地貌,两岸均是丹霞地貌的山峰,俨然是一道非常艳丽的彩色长廊。虽然河道占主要面积,但河道两侧山崖边都有略高于河面非常平整的台地,只要稍加整理把河水从上游引导过来,就可以进行灌溉种植。这里山高谷深,远离人烟,又有两岸的的群山做为屏障,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禁锢的监狱。 当时西路红军被迫进入祁连山沿疏勒河而下,没有提到这个地方,估计它的形成要晚于这个时期。由于我们不是专业人士,这一切也就无法考证了。我们驴友除了贪恋美丽的风景,也只对曾经的故事充满好奇而已。 抵达已是傍晚,走到河道旁悬崖边,听到河水流淌的哗哗声,估计水势不小。从上面向下望去,对面是丹霞山,河道边的花儿地生长着许多茂盛的红柳,正值夏季,显得绿意盈然;神秘的花儿地,在岁月的长河中,映入眼前只是规模不小的残垣断壁。雨依然在下,赶紧下到河道里,在柳树林里河边露营,这次只能取河边浑浊的水使用了。 一夜风雨,早上天气渐渐转好,起来赶紧把昨晚打湿衣物晾晒在树上;吃过早餐,我去河边观察河水涨势,顺便考量一下渡河的地点。下了一夜的雨,整个河道充满了像泥浆一样的洪水,非常恐怖。回来后和大家商量,决定晚一点尝试过河;因为我们设定的行程已经被意外所误,再也耽搁不起。
趁着天气转好,离设定好的出发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大家步行前往不远处的花儿地遗址去探寻;知道都是残垣断壁,但好奇心促使我们到现场探个究竟。当时想,万一下午过河而去,以后不知有没有机会再来这里。 已是盛夏季节,花儿地荒芜的土地每块有半亩左右,各色小花竞相在草丛中开放,只是没有熬制大烟的那种非常艳丽的花,突然一只野兔从树丛中窜出来,不紧不慢的向远处树林里跑去;事后被困花儿地的三天里,才发现这里居然是野兔的天堂,到处在我们面前窜来奔去,也不知道怕人,以至于我们后来吃户外餐吃腻了,居然想逮到它改善一下伙食,可惜没有手段,直到离开这个愿望也没有实现。 从废墟探寻回来,又是下午三点多了,天气渐渐变好,气温回升,事不宜迟,赶紧整装收拾准备渡河。从河沿观察水是小了不少,只是从河面看水仍然很大,虽然河面很宽约有二百多米,但河中间有几座露出河面的小片岛屿,只能分段过,把岛做为过渡;在网上见过好多驴友穿越的帖子,见过过河的经过,尤其是新疆夏特乌孙穿越的帖子,从来没见过如此宽阔的洪水河流是怎么过去的,也无法借鉴。也知道为了过河新疆穿越发生的那几例伤亡事故;如今我们面对状况的比那些严酷的多,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打好保护先下水尝试一下再说。 为了防止意外每个人的背包都不系胸扣腰扣,防止落水人包尽快分离。包里需要防水尤其是睡袋都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做了处理。下水后水流冰凉不说非常湍急,深度已过膝,登山杖撑到河里被水冲的颤栗不止,而且每次倒换杖都不能轻易撑到河底,要不是绳子系着,极有可能被水冲到,太惊险了。尝试了几处终于找到一处略浅的河段,我先淌过河后拦河牵着绳子,大家再顺序一个一个的顺着绳子慢慢渡河,就这样废了好大功夫才到河中间;馨雅是个女驴友,此时才发现她居然晕水,每次过河到中途她居然紧闭双眼再不敢挪动半步,看的人心惊胆战,无奈还得去人牵引她过河。渡到中间是主河道,又探了几处终因河水太急,河面太宽风险太大决定放弃返回原地,留待第二天再去尝试了。折腾了四个多小时,终被河水拦阻在东岸。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花儿地的晚霞非常漂亮,可失败的阴影让这一切都显得亳无兴致。 已经是第五天了,谁能想到我们居然被疏勒河拦阻在河边不能前进;天气仍然很给力,早上起来去河边又看了一下水情,河水仍是很大,只是经过一夜的冲刷,河道又发生了变化;原先主河道很宽的河流被分成四道,河中露出的孤岛也多出了许多,这有利于我们把它分隔各个击破。前一天用溯溪鞋过河发现问题,这种有孔洞的鞋在这浑浊的河水中行走时,细沙和小石子容易在鞋底积留,造成脚底硌的非常不舒服,站立不稳也容易出危险;今天决定还是穿徒步鞋过河稳当,现在当务之急是过河,湿了鞋只有过了河再想办法烤干吧。 早上九点半,准备妥当后,开始过河。这次选定的过河地点比昨天更上一点,主要看上面河道短,中间有块露出的孤岛。谁知道尝试了多次终因河流太深太急,折腾了半天,又改回昨天的位置才渡过第一道河。又过了中间两道较浅的河段后,又来到河中间,发现最大的泾流仍拦在我们面前;在河道中的孤岛之间上下淌河探寻到下午,仍找不到适合并安全的渡河办法;只好放弃返回到原点。
这次发现上面河边有一个用机械挖出很大的渗坑,露营就选在这里,终于可以用干净的水做吃的。傍晚去河边看水情,居然发现下游对岸很远有车辆,赶紧挂出队旗到树上;估计对方也看到了我们,只是相隔太远,他们也无法靠近,还寄希望他们能来到河边帮到我们,看来也指望不上了。 晚上一弯明月挂在天边,篝火下四个在河里折腾了一天的伙伴,仍然乐观的希望明天就会渡河成 功。只是我们的物资不多了,气罐也没多少气了,只好把一个专门烧水的小壶,吊在火堆上烧水,用来节省燃气。晚餐是野菜和到处可见的花瓣煎,这种平时看不上眼的菜肴,此时入口居然是非常爽口的美味。平静的花儿地,除了远处隐约传来河流声,依然是那么安详。
连着两天没能渡过河去大家情绪都很沮丧,时间一天天过去,再也没有容我们有太多的犹豫,虽然知道过了河去检查站可以进行一些物质补济,但前提也要过去这挡道的河呀。当晚商量后,决定明天也就是第六天做最后一次尝试,如果还是不能成功,就只有原路返回彻底放弃了。想想又要翻回四千五的绝望大坂,内心都快要崩溃了。 第六天早上天**翘茫械阋醭粒灰补瞬簧夏敲炊嗔耍缭缙鹄词帐昂眯凶埃蠹蚁嗷ス睦驹谡鞣媲暗氖枥蘸印>诺阒樱俅蜗滤:铀廊缂韧男谟苛魈首牛皇呛拥捞焯煸诜⑸疟浠缤Х揭谎刻煲桓鲎楹希佳槲颐堑囊庵竞湍芰Α=裉旌拥乐械墓碌汉芏啵婊泊螅蠢从邢贰9唬蠹也恍概Γ礁龆嘈∈蔽颐侵沼诙晒巳种暮佣危詈笠欢问侵骱拥乐背逑吕丛加卸嗝祝捎诹魉偌欤⑶伊俳园队幸幻锥喔叩奶ǖ兀浇咏缴睿仁褂蒙忧R;ひ脖凰宓谜玖⒉晃龋浅NO眨晃弈沃荒芑坏囟纬⑹裕驼庋诤拥烙终厶诘较挛纾炱槐洌⑶铱脊畏缦缕鹦∮辍4蠹揖A。掳肷硪丫福绱倒浯坦恰?蠢粗荒茉俅纬腥舷质担踩谝唬崾庖磺小 回到原地也费尽周折,上岸后赶紧点火取暖,好多衣物都湿了,想想花儿地仅剩的那间完好的牧民小屋,不再想扎账蓬了,万一再下大雨,那寒冷的滋味也不好受,决定这花儿地的最后一晚大家去小屋;来到小屋后把炉子支好用羊粪生火,炕上铺上铝箔垫,果然非常暖和,当晩就在小屋渡过这难忘的一晚。
连着三天没有过了疏勒河,除了时间不对,运气也占一部分,不应该在雨季进入祁连山腹地。上次寒啸他们是六月初进入,当时野葱沟也没多大的水流;来到疏勒河也没有我们遇到这种窘境,而且抵达河边当天就过了河。可以说没有我们这种难度。可以说运气真的不错。 第七天早上天气不错,昨晚在炉子烤鞋居然把鞋子烤得开了胶,右脚掌张开了大嘴,没办法在屋后找了节细铁丝截了几节,拧在前端,虽然不好看,但也要凑合回去再把鞋扔了。往既然决定返回,大家心情也很放松;早上起来早点后,整装合影后开始沿花儿地峡谷边缘往往回走,不甘心的我又来到河边,想再尝试去河中间看看,结果过第一道河时在辅助馨雅不慎落水,相机也进水失灵,回程再没有片片可拍。看来大家信心也不足,罢了,承认现实吧。 当天逆流而上直到晚上才徒步返回到我们第二天露营的河道中央继续扎了营。第八天用卫星电话通知山外队友接应,继续向上攀登,二点左右翻上了绝望大坂。傍晚时分抵达了沟口。俱乐部的队友铁人驾他的越野车和云中漫步亲自来接应,当晚一点返回酒泉市,历时八天的无人区穿越又已失败划上了句号。 虽然历时八天的第二尝试又已失败告终,但此次尝试还是收获颇多;当初设计这条祁连山穿越线路时充分考虑到疏勒河跨越的难度和危险,但没想到实际面对时竟然如此凶险;我们四人在和洪水搏斗的三天,实际过程可以说是险象环生,由于人员少,各种怕水的设备都做了防水处理;照片都是过河前后抽空拍的,没有真实反映渡河现状;尤其是一些河段跨距太长,绳子长度不够,只能没保护尝试强行过河更增加了危险。我知道,这种过河更增加了过河的不确定性,明知道这种危险;当时视乎走火入魔,一个念头只有过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事后综合分析,这条线路不适合夏季穿越,难点就是这条不可轻视危险的大河--疏勒河。八天的折腾虽然没有成功,但也让我们积累了不少经验和教训;因为这是我们俱乐部第一次尝试如此时间跨度大的长线,一切都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唯一让我们支撑的就是驴友那对精彩生活的渴望,以及对不怕艰难的精神和对目标的坚定信念。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2018年俱乐部把此次穿越纳入今年必须完成的目标,时间定在五月底;由于两次穿越失败的阴影,以至于临近出发只要三人确定参加此次穿越,其中一个还不是俱乐部的会员,我、船长、蜇龙、呐喊。除了吶喊年轻,三十多岁,其余三个都是六零后,年过半百的老汉驴友。看来这又是一场不可确定的穿越,成熟老成是我们的优点,可穿越无人区需要的是体能,这种弱项也只能经历了才能确定;管不了那么多了,以我个人的性格,那怕只有两人也要去完成这条梦寐以求尝试了兩次的极端穿越线路。
本来定于五一前后出发,由于呐喊意外受伤,最后延期至五月六日这天出。这天天气不错,由呐喊的朋友开皮卡车送我们进山;果然,初春的祁连山初暖乍寒,峡谷还有未曾溶化的河冰,河水只是涓涓细流;我们进入大山深处河道时,一边修路,一边往上开,终于在中午一点多,把车开到前往煤矿的峡谷里。虽然看峡谷里的路有简单重修的痕迹,但终因毁损严重,没开进去多远。我们在整理行装时,突然有三辆越野摩托追随我们而来;原来是好友消遥山庄和我行我宿骑行穿越祁连山,知道我们的行动后,特意绕道进沟来看望我们。由于前面的路太过艰险,也只能彼此寒暄问候后他们返回,我们也踏上行程。我的相机去年进水坏了,今年只带了一个多年前的卡片机,像素一般,此次穿越基本上都是这相机拍摄,照片效果也不理想。
又一次面对绝望大坂,心里还是有点发怵;毕竟已经不再年轻,这几年许多户外活动都是我在带队,体能损耗太大,遇到这种极费体力的而且短距离拔高的高海拔穿越往往力不从心。也只有一种玩上户外对未知世界的极致诱惑和追求完美的信念,使自己内心强大并坚持至今,也不知还能坚持多久,说不定这次穿越可能就是一次绝唱吧。 初舂五月的祁连山在山外已是春暖花开,万物葱茏;虽然阳光普照,在山里徒步还是颇有些寒意,两侧山坡上雪线佷低,毕竟接近四千的海拔。 已经往返走过两次的路程上风景已经勾不起我任何兴趣,只是他们三个仿佛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开始走的很快,只是临近垭口时,由于海拔提升很快,不由得他们放慢了脚步;每一步都是那么吃力,山顶的积雪阴面很厚,盘山上去的路属于阳面,雪在渐渐溶化,还基本干爽。 今天虽然车开进沟里节省了时间,可这六七公里走了个费劲;傍晚八点半,厉时六个多小时我们才翻上四千五的垭口;呐喊早早上去,做为领队我在上面等蜇龙和船长,许久才见到船长慢慢爬了上来,说蜇龙不行了。我心里一惊,赶紧放下包折回去,见咫尺之遥处蜇龙背着包摇摆着像个醉汉,似乎风一吹就要倒一般,我赶紧上前扶住;他说心里不舒服,心跳很快。我知道这是高山反应的症状;赶紧用对讲机呼叫前面的呐喊回来帮忙把蜇龙弄上去;蜇龙不是我们俱乐部的会员,前期只是在一天的登山活动中参加过我们的活动,从来没有参加过重装徒步,具体身体条件也不是十分了解,这次临出发的前两天才决定要参加这次穿越,如果不是考虑到人多一点路上有个帮衬,这种临时起意搭伙穿越的人我一般会断然拒绝的,谁知第一天大坂就弄得如此狼狈。 我和呐喊帮他把包卸下后,他一头跪在地上就不起来。真怕他出什么意外就惨了。在山顶休息 了片刻后,他似乎恢复了一些,只是难受的状况还是没有减轻。我分担了他一部分行李,让他赶紧背 包下到下面煤矿板房去,降一点海拔或许好受一点。如果不行再做打算。因为天快黑了,山顶寒风剌 骨只有抵达计划中板房才能考虑下一步。摸黑又下行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到板房。 抵达板房后蜇龙就倒在床上,这还是高山反应的症状;我戴上头灯去打水,谁知门前坡下的水沟里却因天气寒冷结着一层薄冰,两边都是煤渣堆岀的沟槽,勉强砸冰后下面只有一小股几乎要再被冻住不流动的水,守了二十多分钟才勉强用小盆舀了小半桶不是很清澈的水,桶底竟有许多煤渣。看来来的早山上的积雪溶化的不多,只能这样了,提回去沉淀后烧开了用吧。因为考虑到这次穿越时间和路程长,大家除了保温壶的热水,携带了几罐功能性外,为减轻负重,都没有额外背水。就这每个人的负重都在五十斤左右;今天仅仅九公里的大坂翻越就累个半死;吃饭时,大家都商量明天想办法减负,蜇龙说明天要症状不减轻,他就放弃返回了。 因为太累,吃完饭大家就在板房床上沉沉睡去;船长见小屋太挤,他说去另一边小屋去睡,这也可以理解,都是上年纪的成年人,睡眠质量不高,稍有响动肯定睡不好;这也是我们四人携带四顶账蓬,与洁癖无关,主要为了休息好,只是船长那屋门关不严,一晚上风吹得门板忽扇忽扇,感觉似乎有人时不时进出一般,他第二天说和鬼怪对话了一晚上。 早上大家睡到九点多才起床,此时才发现,蜇龙和船长接触户外不长,光吃饭收拾行装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搞定,每次必须催促才能匆忙出发。果然,早上大家为了减负放弃了许多食品,呐喊带了两瓶酒也扔了一瓶,以至于第五天为此后悔不迭,说扔啥也不应该扔酒;蜇龙睡了一晚,精神恢复了许多,说不返回了,要继续前行。我当时还担心他一人能否重翻绝望大坂回去呢。还好都是男人,毕竟有点血性。十一点二十大家在煤矿板房留影后下沟继续第二天的行程。 下到沟里,果然如我所想,水很小不说,有些地方甚至断流不见流水的痕迹;想想上一年在这野葱沟穿越,在流淌着黑乎乎浑浊河道里跳来淌去非常艰难狼狈,现在真是天壤之别。虽然没有了水的阻碍,但河道毕竟不是平的,仍然需要在巨石充塞的河道里缓慢穿行。行至河道中段,两侧山峦中流淌下来的清澈涓流渐渐多了起来,或许是钙质多的缘故,在河底凝结成一层层白色的矿物质,水在这种乳白色的河道里流淌着,似牛奶一般,以至于我都想给这条峡谷起命叫“牛奶河”。 时间就这样慢慢耗完,转眼又是傍晚,因为早上耽搁的时间太多,出发晚,造成天快黑了还没有走出峡谷,赶夜路又徒步一个多小时临近出口还有约四公里时,实在不想打着头灯在河道里摸索了。找了一处空旷的河道扎营了,还好旁边有一小片红柳林,晚上可以生篝火取暖,还可以驱离野兽。入睡前呐喊又放了两枚巨响的鞭炮,昭示了我们的存在。大家精神状态还不错,只是蜇龙只呼脚疼的不行,这时才发现他穿的是一双软底的徒步鞋,这种鞋走平路还行,在这凹凸不平的河道中行走不难受才怪呢;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依旧是睡到早上九点多才起身,磨矶到十一点多才出发,第三天天气有点怪,看似骄阳似火,却有点沉闷不见一丝风。合影后出发不久却发现一大一小两只狗熊的脚印,看似是前几天才从这峡谷走过;昨晚闷着头只管赶路,就没管那么多,想想万一和熊遭遇该是怎么个窘境。2010年五月我和好友消遥山庄骑摩托车探险哈拉湖时就被两只狗熊追逐,那时真被吓坏了。现在是徒步,人是不可能跑过熊的,况且狗熊刚过冬眠期,加上有小熊,母熊的护犊的本能不知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也未可知。赶紧招呼大家不要拉开距离太远,随时观察四周响动以防万一。 渐渐两侧山峦已看不到高耸的山峰,两面都是被水冲刷形成不高但很齐整山崖,而且许多是红 色的土层,这在远处看就是丹霞了;我知道快出峡谷了。 还有一公里时,我带哲龙和船长沿一条小路上了左侧的山崖,我知道上面是很平整的山坡,少走一段硌脚的河道吧。呐喊跑得快,见我们上了平台他也不好返回走我们的路,我在上面告诉他朝前走到河口汇合。我打算这次先去去年过了河的地方看看,如果可能就从这里过河;顺便带他们几个再看看花儿地遗址,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心。
走到平台延伸到河边的断崖处,可以俯瞰整个河道,我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一下疏勒河,果然河水没有去年那吓人不浅的满河道的湍流,只有中间一道不是很宽河水;看来今年这次穿越过疏勒河有指望了。来到河边红柳林里把包卸了,大家吃了点东西,然后轻装前往花儿地遗迹探访。路过去年在河边滞留了三天的各个营地和小屋;心里感慨万分。现在的花儿地,草才泛绿,红柳也刚刚绽出嫩叶,远不及去年盛夏季节花团锦簇,枝繁叶茂的景色;空旷的河道裸露着,小风吹过扬起河道里的细沙,一片箫声,不见人迹,风过后显得异常宁静。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三点多了,天气似乎在变坏,早上出发晚,此时又耽搁这么多时间,今天争取渡过河去赶到检查站去;想想今晚就有遮风避雨的板房睡,还有网络可以发消息出去,说不定和检查站人沟通一下吃上热乎乎的饭菜,这诱惑大了去了;赶忙背起背包向河边走去。来到河边观察,虽然从山崖上看水势不大,可实际到跟前一看,是比去年小多了,最窄处只有二十多米;可这毕竟是河西走廊的著名的大河,由于落差大的原因,流速还是很快。尤其是最窄处,深不说,水泛着浪花直泻而去,非常危险,过河肯定不能选这里。 选了一处最宽处,用绳子做好保护,呐喊先下水尝试,谁知没走几步水就没过了大脚,而且被水冲得站立不稳;无奈退回来又选了一处,继续下水,还是不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居然没能过去,看来我们还是太轻视这条河了。疏勒河这个季节虽然不是雨季,但随着气温上升,发源于祁连山团结峰的雪山溶水正在逐渐下泻,加上沿途雪山的泾流汇入,这水量还是不小。怎么办,我们还带了一件救生衣过来,难道真要先泅渡过去一个人才行吗。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旅行川藏行123 回复

    西藏最美的风景不在拉萨,在路上。拼车走川藏线,就是为了更好的享受沿途风光

    发表于:07-20 22:01

  • 温柔的外表 回复

    蛮厉害了

    发表于:07-03 16:51

    • 玩的心跳: 这是一条首创的祁连山穿越路线       这是一个俱乐部历时三年才完成的极限挑战
  • 不旅行咋可能的 回复

    弓下的脊背驮起了宁静的黄昏。走近,便会听到那温顺而腼腆的叫声

    发表于:06-23 05:40

  • 骠骑1965 回复

    路好坚难呀。

    发表于:06-17 22:33

  • 与您寡走 回复

    精彩!经典!我只攀登过刚什卡雪山,看见往西疑似有路,但没有去走,就往右直奔刚什卡主峰了。往西走一定很精彩,有机会要再去探探路!...感谢分享!支持你们!

    发表于:06-17 14:29

  • 五仁月饼 回复

    非常非常漂亮的地方啊!
    看起来是一条挺虐的线路呢

    发表于:06-15 14:46

  • 寒冬不寒 回复

    第一张图震撼

    发表于:06-15 10:36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