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美国 [北美徒步] 六. 遗失海岸 (Lost Coast Trail, California)

[北美徒步] 六. 遗失海岸 (Lost Coast Trail, California)

作者:DvExplorer     53379人关注 08-03 19:37

[ 移居美国多年,对北美完善的国家公园及州立公园系统早有耳闻,却从未真正真切的体验过。直至2012年4月,和几个好友头脑发热、一拍即合,无知无畏的一头扎进了美国加州死亡谷国家公园的荒野中,突然从此开启了我们从菜鸟到老驴的徒步进化史,且一发不可收拾。至今六年有余,尽管各自生活琐事缠身,作为一个团队我们保持了每年至少一次三天或以上长度的徒步穿越行程,领略了美国境内的高山、荒漠、冰川、湖泊和海岸。2018年回国探亲访友,受一位多年好友启发,决定把过去和未来徒步的经历与经验拿到这里,分享给更多的同好。若能对有兴趣来北美徒步的驴友们有一二的帮助则最好,否则也权当对自己徒步爱好的一个记录和总结。]

以往路线帖子:

[北美徒步] 一. 死亡谷国家公园 (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北美徒步] 二.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

[北美徒步] 三. 落基山国家公园 ( 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北美徒步] 四. 冰川国家公园 (Glacier National Park)

[北美徒步] 五. 阿肯色州白石山州立公园 (White Rock Mountain,Arkansas)

经过了5年的徒步,我们攀过高山、穿过森林、走过沙漠,而这一次,我们选择了一条紧邻大海的路线,打算领略一下太平洋海岸的风光。遗失海岸徒步,可以算是这些年来所走过的路线中的一个另类,是我们众多徒步旅程中的一段奇遇。所见、所闻、所感,皆与众不同,令我们印象深刻。

时间:2016年7月23 日 – 26日

地点:美国加利福尼亚,国王猎场国家自然保护区 (King Range National Conservation Area)

徒步距离:42 km

本次徒步团队人员:

Chef (本人),原籍山东,IT民工。

Speedy Gonzales,原籍东北,建筑师。

Pet Rock,越南裔美国人,码农。

Dory,德裔美国人,跟本人同一个工地的IT民工。

徒步视频 - 1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2Nzg3NzMwMA==.html
徒步视频 - 2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3MzM2NTc1Mg==.html

遗失海岸,位于加州北部的太平洋海岸线,从旧金山开车向北大约5小时。加州著名的1号公路沿着太平洋海岸几乎贯穿加州南北,唯独到了北加州这一段,由于岸边地形过于复杂不便修路而偏至内陆,而这片背山靠海的美丽海岸线也因此“遗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成为了寸土寸金的加州黄金海岸线上一片人迹罕至的自然保护区。遗失海岸小径就位于这片保护区的最深处,全程42 km全部在沙滩上走过,提供了一条山与海完美结合的另类线路。

线路起点是北端的Mattole Trailhead,终点是南端的Black Sands Beach。(由于这段海岸线常年刮北风,背包客们通常都选择由北至南顺风走。)整条线路都远离城市,除了背包客,仅有少数散居在附近山区里的少量居民在附近活动,手机信号这回事在这里是不存在的。即使是背包客,大多数也都是北加州的本地土著,像我们这样从外州远道慕名而来的背包客可以算是凤毛麟角。后来在起点偶遇的加州小伙Long,就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们这几个“外地人”,反复问我们怎么会知道并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仿佛遇到了外星人。

线路地图


第一天

这一天的安排颇简单---- 天黑前从居住地赶到路线起点扎营。之前的调查显示Mattole Trailhead有一片不大的营地,不用预定,先到先得。可这看似简单的安排,实施起来却一点也不轻松。4小时的航班飞到旧金山,机场租车后便一路向北狂奔。当时正赶上北加州多年未遇得炎热干旱,据说那片区域已经小半年没下雨了,一路上两侧山坡皆是枯黄的草木,气温也一直在40度左右居高不下。我不免对在这样的天气里背包徒步隐隐担心。除了停车觅食及买啤酒,我们几乎马不停蹄的赶路,一路的景色从都市、到小镇、到大片的酒庄葡萄园,再到耸立着高大红杉的山区,终于历时五六个小时到达了路线的终点Black Sands Beach的停车场。

离开旧金山

尝尝加州地区还蛮有名的In-N-Out Burger汉堡

开进山区


从停车场迈出几步,就可以眺望Black Sands Beach,这个名称再贴切不过的描述了眼前的景象。一片墨色的沙滩从眼前铺开,沙滩的一侧是高耸的山岩蜿蜒远去,另一侧就是浩瀚蔚蓝的太平洋,一层薄雾轻轻笼罩在海面之上,融化了天与海的界限。夹着咸味的海风卷着层层叠叠的海浪声铺面而来,我们几个来自内陆地区的土包子都看呆了,只静静的环顾着四周,半天不说话。


不过,走到这一步,这一天还远未结束。我们的计划是把车停在路线终点的停车场,然后搭乘事先预约好的当地人的车送我们到路线的起点。尽管终点起点之间只有40公里左右直线距离,开车却要穿过两个多小时的蜿蜒山路才能到达。我们事先跟当地司机约好了时间,不过我们到达上车地点时迟到了一些,可又没有手机信号没法联系,只能坐在路边死等。好在我们的司机还是来了,车上还有一个亚洲面孔的小伙子Long,也是约了同一个司机的班车。司机接了他后见我们还没到,就带着Long到附近的唯一一家小酒馆喝了一杯。看来在这里也不需要担心酒后驾车这回事的。。。

司机看上去五十来岁,很健谈,接上我们后自动担起了导游的角色,一路上一边开车一边给我们讲解这片地区的事儿。说她和丈夫两个人住在自己的山头上,离最近的邻居要走快一个小时的山路。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说这里是我们这片地方最繁华的街区,这个是商店那个是餐厅,话音未落就开过去了,我回头眺望只远远看到了三四间平房的屋顶。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们突然闻到一股很重的臭鼬味道,就问她这山里臭鼬很多吗?她斜着眼睛瞥了我一眼,扔过来一句“那不是臭鼬,是山里种植大麻的味道”。我心中顿时羊驼奔腾。。。虽然在美国大麻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但是像这样大大方方一片片种在路边的也真是头一次见。果然是山高皇帝远啊,看来我们真的来到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就在Pet Rock已经被两个小时的盘山路搞到晕车,几乎要把中午的汉堡吐出来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路线起点Mattole Campground营地。

这片营地非常原始,只是一片沙地围绕着一条石子路,几块大石和简陋的篝火坑模糊划分着各个露营点的范围。这里的露营点先到先得,不接受预定。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本就不大的营地里每块能辨认出的露营点都已经有人了,我们转了一圈无处扎营,站在营地中央的石子路上发呆。旁边营地一位姑娘主动邀请我们去她的露营点搭营,说就她自己一个人而且打算睡车里。我们谢过她后在离她的车最远的角落搭起了帐篷。和我们同车而来的Long跟我们一路闲聊也算熟络了,就也跟我们搭伙一起挤了过来。总算是都有了落脚的地方。

我们的露营点背靠一个小沙丘,翻过沙丘就是海边,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就是我们当晚的后院。搭好帐篷,已近天黑,我们决定先不造饭,去海边看日落。果腹可以等,稍纵即逝的美景不能错过。大概是我们穿过的山区挡住了燥热的空气,此刻的海边,我们一路上40度的高温天气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太平洋上吹来的凉风。相比中午,此刻的温度骤降20多度,只有十几度的样子,海风吹拂下还颇有几分寒意。太阳已经低低的压在了海面上,把波浪、沙滩和我们都映成金黄。松软的沙滩宽阔平坦,远处一对情侣带着他们的狗在沙滩上散步,不时还有海鸥从我们面前斜斜掠过。在这样远离喧嚣的角落面对着如此宁静优美的日落,说话似乎是多余的,我们四个人很有默契的保持了安静,各自欣赏渐渐沉入海面的太阳把世界从金黄染成火红。


欣赏完日落,回营地生起篝火做饭。Long也围了过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海碗大的铁炉头和一罐450g的瓦斯罐。我们看了,满脸崇拜的夸他:“你体力真好,能背这么重的奢侈装备,佩服佩服!”。Long一脸懵B的问:“不背这个咋吃饭?”我平静地掏出小巧的MSR PocketRocket炉头和一罐100g的便携瓦斯,Long看了赞不绝口“啊呀呀,还有这么轻巧的炉子哦,厉害厉害!” 原来Long是第一次做多天背包穿越,使用的很多装备都是以前car camping时买的,功能齐全但粗老笨壮,好在他年轻体力好,也就硬生生都背上了。只不过,他为了减轻负重,塞上了笨重的灶具,却没有带任何长袖的衣服。眼见太阳落山后气温直线下降,他烤着篝火还被冷风吹的瑟瑟发抖。后来我们出主意让他把一双羊毛袜子剪开个开口,套在胳膊上当套袖,勉强御寒。

另有一件趣事。在这片营地里有一个露营点,不仅摆放着帐篷等露营装备,还有桌椅板凳水壶脸盆,并装饰着几盆盆栽,围成一个小小庭院。一位四五十岁高瘦的像竹竿一般的男子住在这里,看上去这位住客怕是已经在这里住了很有些时日了。Dory性格外向爱跟人搭话,主动上前跟“竹竿”聊天,还顺手递了两瓶冰啤酒过去。结果几句聊完Dory打算往回走,被“竹竿”一把拉住,一边挤眉弄眼一边反复问道: “You need anything? You guys good? Need anything?” 回想起一路闻到的大麻味道,Dory跟我瞬间明白了,这孙子是想卖我们点大麻捞点外快哦!我们笑着摆了摆手,谢绝了“竹竿”,赶紧走开了。真抽大麻抽嗨了,明天还徒步个鬼啊。。。

我们一行四人和Long围着篝火取暖

第二天

清晨醒来,天刚蒙蒙亮,营地、海滩和近海的海面都被笼罩在一层薄雾中(后来几天才发现,太平洋上的湿气经过一夜的沉积,每天早晨都会形成一片雾气笼罩这片海岸,又会在靠近中午的时候逐渐散去,露出一片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见其他人还没起,我自己便到周围散散步。旁边露营点住着一对老夫妻,两个人正轮流摆弄着一台硕大的老式大画幅相机。喜爱摄影的我忍不住凑了过去,老先生热情的邀请我参观,还支起遮光布请我看取景器。透过硕大的取景器,周围原始野性的景色似又增添了几分历史感,别具一格。谢过老夫妻,我漫步到海边。水雾缭绕的海边另有一番味道。不知谁在何时用沙滩上被海浪冲上岸的朽木,搭了一座像帐篷似的避难所,面对太平洋的强风却屹立不倒,给这番风景又多添了些野性。

拍照的老夫妻

清晨的海滩

朽木避难所

待其他人都一一醒来,我们简单吃过早饭就拔营出发。终于开始踏出徒步路线的第一步,大家都很兴奋。从起点Trail Head 走出一点,脚下的小径就延伸到了沙滩上消失了,接下来就是真正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前了。风景是无敌的,左手边是高高耸立的山岩,野花草木,郁郁葱葱,右手边是滚滚而来的海浪,推开晨雾,层层叠叠。脚下却是辛苦的,在松软潮湿的沙滩上每走一步脚都会深陷其中,腿脚再有力也会被脚下的沙子以柔克刚的卸掉,让人倍感疲劳。所谓“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说的就是这个吧。。。

出发前在起点公告牌前合影,徒步许可也在这里自行填写表格

正式踏上小径

小径延伸到海滩

路边的山岩、野花和多肉植物

刚走出没几步,一只年轻的母鹿突然从山岩下的草丛中闪了出来。好奇的看了我们一会儿,又若无其事的慢慢溜回灌木丛中去了。来之前的调查说,这片区域野生动物丰富,不仅有很多鹿,还时常有黑熊出没。为此Dory特意带来了他的防熊罐。虽然我们此行并没有遇到熊,这防熊罐后来倒也派上了用场。


沿着海滩刚走出1公里左右,海滩上出现一大片礁石伸出海面。顿时一股生物本能驱使我一路小跑,爬了上去。 g果然发现,除了礁石间夹缝里形成的潮池(tide pool)中遍布海葵海胆等色彩斑斓的水生物,礁石上还厚厚覆盖着满满一层硕大的贻贝。这么一大片贻贝田,让我一下联想到凡尔纳的小说“神秘岛”里描写的那片铺满了蛤蜊的沙滩。我们几个人看了,眼睛都放光了,啥也不说了,就是干!当下掏出刀捡着最大个儿的往下撬。Dory清空了他的防熊罐,我们四人装了整整一罐差不多十斤鲜活贻贝,才心满意足的收工,继续前进了。

(必须说一下,这条路线中间部分有一段海岸是海洋生物保护区,禁止钓鱼和采集贻贝等海生物,务必查清地图避开,遵守规则。)

贻贝覆盖的大片礁石

潮池、海葵和海胆

撬完贻贝Speedy Gonzales决定去调戏一下海鸟


大约一个小时后,小径终于离开了海滩向内偏了一点点,不过只这一点,就足以让我们不必再一脚深一脚浅的踩着软沙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啊,仿佛自己瞬间身轻如燕。此时随着太阳的升高,海面上的雾气已经散去,露出一片碧海蓝天,美不胜收。

慢慢的,一座灯塔远远出现在视线里。这座灯塔(Punta Gorda Lighhouse) 始建于1910年,当时由于这片海岸接连出现了几艘船只触礁沉没事件而兴建,一直到1961年才被其他更先进的导航手段取代而停用。如今,灯塔的遗址已经成为这条路线上的标志性景色。灯塔立在一座小山坡上,面向着无垠的太平洋,虽不高,风景却是无敌的。灯塔前的海滩上,一大群海狮正懒懒的躺在沙滩和礁石上晒太阳,巨大肥硕的身体在阳光下闪着光,偶尔半睁开一只眼睛慵懒的瞥一眼经过的背包客,满不在乎的翻个身继续享受日光浴。

我们攀着斑驳的螺旋楼梯爬上塔顶,透过破损的窗台和锈迹斑斑的栏杆眺望大海,越发理解为什么这条路线叫“遗失海岸” – 遗失在人们视线里的山与海,遗失在历史里的灯塔,还有遗失在这动人美景中的背包客们。。。

离开灯塔,小径偏上了一道山梁,从起起伏伏的山梁上俯瞰海岸线,又是另一番景象。走了不太远,小径旁面向大海的山丘上,出现了一栋废弃的小木房子。围绕着房子的栅栏早已经倒掉了,房顶和四壁也已经破落不堪,只剩粗壮的房梁勉强支撑着。房前屋后的草地早已被烈日烤干,却有几团耐旱的多肉植物顽强生长点缀在四周,绽放出形状各异的花朵。我们探头看了看屋里,这样的危房我们是不敢贸然进去的,却在屋后面对大海的悬崖边,霍然发现一个浴缸立在那里。想来这栋房子最后的主人还真是懂得享受啊,不仅有一栋风景绝佳的无敌海景房,还把整片天地大海都变成了自己浴室的装饰,这岂是任何高档酒店所能比拟的啊!我们轮流坐了进去,体验了一下当初这家人的视角和感受,不仅感叹我们这群背包客们最惬意的时刻也不过如此吧!

山梁上的小径

无敌海景房和四周的植物

最美浴缸

在海景浴缸里洗完太阳浴继续前行,我们来到了此行路线上第一个涨潮时无法通过的地点。整条路线因为完全沿着海岸走,有几个地段由于背靠陡峭的山岩且沙滩狭窄,只能在落潮时从沙滩上通过。尤其有一段三四公里长的沙滩,在潮水最高时会全部淹没,因此事先准备一份潮水时刻表(tide chart)就很有必要。根据我们的时刻表,此刻离落潮能通过这个地点还有差不多一小时,于是我们找了个被风的角落,打算借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一并解决了那满满一防熊罐的贻贝。刚好这时候Long也赶了上来,我们便邀请他一起享用。他那硕大的炉头和加大罐的瓦斯也可以派上用场了。刚刚出水的野生贻贝鲜美多汁,锅里不用放水,仅贻贝自己吐出的汁水就足以把一小锅贻贝蒸熟,顿时鲜香四溢,让我们食指大动。我从小家里住的离渤海湾不算远,各种海鲜也吃过不少,但是如此鲜美的贻贝印象中也真的没吃过几次。直到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流口水啊~

吃完“小海鲜”,Speedy Gonzales意犹未尽,看时间尚早潮水仍高,就拿起钓竿打算去碰碰运气。可惜运气不佳,一根鱼毛也没钓到,还差点被海浪冲了,仓皇逃窜。(注意,钓鱼需要事先购买加州的钓鱼执照。)

潮水时刻表

查看潮水时刻表

小海鲜大排档准备开市

背运的渔民


终于落潮后通过这片沙滩,太阳开始西斜。将近日落时,我们来到了一片较为开阔的草地。由于接连数月的干旱,二尺多高的草多数都已经枯黄,在金黄色夕阳的照耀下倒格外好看。我们在这片草地中发现一块很平坦的营地,还有一段倒地的枯树做长凳。看看GPS,这一天已经走完了计划内的距离,便决定在此扎营。州立公园相对于国家公园来说,各种管制要宽松得多,这条路线上几乎全线都允许自选营地,不必像某些国家公园一样必须露营在指定的营地。而且,这条路线原本是允许生篝火的,我们因此一直计划着去海滩上生一堆大大的篝火玩一下。可惜由于长时间的干旱,干燥的草木太多,大大增加了失火的危险,就在我们成行前不久,园内临时通知除了起点的 Mattole Campground营地,全线禁止篝火,只好作罢。
这块营地地形平整、地面沙土松软,很适合扎帐篷,只是风很大。强劲的西北风从太平洋上吹来,并没有丝毫随着夕阳西下而减弱的意思。我们用上了帐篷上所有的牵引绳,尽量把外账在周围的枯木和石块上固定好,以抵御呼啸的北风。一切妥当之后,太阳已经贴近海面,是时候松口气静静欣赏日落了。。。
夜幕降临,落下了太阳,升起了星星。伴着海浪声声仰望海面上的星空,又是一段从未有过的奇妙体验。
这么浪漫的情景,却只有四个大老爷们儿分享,似乎有点浪费了。。。也为了避免浪漫空气诱发基情燃烧,我们大呼小叫的玩起了光涂鸦。伏地魔的阿瓦达索命咒和绝地武士的光剑都成了我们模仿的对象。一直玩到精疲力竭,才倒头睡去,一夜无话。
第三天
一夜北风呼啸不停,好在两顶帐篷都经受住了考验,让我们睡的还算安稳。今天又是一天晴空万里,我们拔营出发不久,就来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SpanishCreek。由于路线不长时间充裕,我们停下来跳进溪水冲了个凉,顿时神清气爽很是通透。小溪旁边有几块营地,其中最靠海边的一块似乎曾经有人用浮木搭起过营帐,现在经年久月已经倒掉了,只留下几根枯树干还挺立着。沙滩里埋藏了一多半的三人怀抱的粗木,讲述着多年前它曾经在这里怎样的参天屹立过。

行至接近中午,一阵引擎声由远及近从背后传来。回头看去,竟然见一架小型螺旋桨飞机从我们头顶上沿着海岸线低空掠过。继续往前走去没多远,脚下的小径开始往内陆偏去,逐渐平坦变宽,延伸成了一条笔直的沙土路。而路边山岩下的树林里,竟赫然坐落着一栋庄园试的房子,房前的院子里堆放着木柴,而院门口就停放着那一架几分钟前呼啸而过的小飞机。怎样的隐士才会选择这样背山靠海风景绝佳,却又与世隔绝到必须用小飞机做交通工具才能出门的居所呢?远远眺望,却也不得见这神秘的庭院主人,又不敢贸然打扰主人的清幽生活,只好悄悄经过还散发着余热的小飞机,继续前行。 中午除了各种能量棒、坚果、牛肉干等做午餐,照旧加餐了一顿美味的贻贝大餐。大自然慷慨的馈赠实在不忍错过

很快又到了另一段狭窄海滩,潮水尚高,我们便选了一片视野绝佳的山崖边,支起外帐遮阳,一边休息一边等待落潮。望着大海发呆,豁然发现一条鲸鱼在近海游过,每隔几分钟就浮出海面,向空中喷出高高的水柱。几个来自内陆的土包子多数都没有在大海中见过鲸鱼,觉得甚是有趣。
终于等到落潮,我们蜿蜒下行到沙滩上准备继续前行。刚刚随着落潮露出水面的沙滩上已经聚集了其他几队背包客,虽然多数沙滩已经可以通过,可是仍有一块礁石伸向大海,挡在面前,继续接受着海浪的冲刷。Dory见状,爬上礁石观察另一侧的地形,并指挥我们其他人逐个趁海浪后退的间隙一路小跑绕过礁石,总算没有涉水就安全通过了窄沙滩,晚上不用烤靴子啦。
临近傍晚时又经过了一个河口。河水平静,草木掩映,看上去蛮有几分神秘感。我们在河口补充了饮用水,选在河口旁的一处高地扎营休息。晚餐是咖喱味泡面加贻贝,格外令人满足。
第四天
最后一天的路程仅剩不到10公里,考虑到回城尚需要开车六七小时,我们仍旧早早起床拔营,希望在中午之前完成徒步。清晨的海滩格外安静祥和,刚刚走出营地不远就遇到一只母鹿在沙滩上迎面走来。沙滩本不宽阔,母鹿只警惕的看了我们一眼,就轻巧的靠着山壁绕过我们,继续她的晨练散步去了。
随着太阳升起,一道金色的阳光从山岩的狭缝中射穿晨雾直插到沙滩上。迷人的光影在美丽之余似乎还还带着几分神迹。可惜我单反的备用电池被我落在了车里,单反前一夜拍摄星空延时摄影电池耗尽,现在只能用运动相机勉强捕捉这道“佛光”。

走到离终点BlackSand Beach Trailhead不远的地方,远远传来一阵恶臭,在本不宽阔的沙滩上真的是无处躲藏,只好屏住呼吸往前跑。前方沙滩上赫然躺着一头鲸鱼的尸体,已经腐烂变色,形状却仍完整。这头鲸鱼的尸体在来之前就在网上别人的游记中见过,应该已经躺在这里有几年了,只是那种让人头晕目眩厚的几乎能看见颜色的臭味是在网上看照片时想象不到的。暴尸沙滩的鲸鱼正慢慢重新进入自然界的轮回,也又一次证明了这条线路真的是被多数人遗忘了的角落。(场面过于惨烈,就不发图片了,以免引起不适。)
终于到达终点时,已近正午,阳光强烈,太平洋北风带来的寒意正在退去。Dory和我商量了一下,决定下海游一下作为庆祝。可待真的踏进海水,冰冷刺骨的温度和动辄两三米高的大浪看的我们着实有些胆怯,最后我们冲向海浪把自己淋湿,就大呼小叫浑身颤抖着上岸了。人在户外还是安全第一、尽兴就好吧。
最后在停车场又遇到和我们前后脚到达的Long,我们翻出存在汽车后备箱的啤酒,大家合影留念为这次的徒步画上圆满句号。
总结:
这次路线最大的缺点、也是最大的优点,就是远!远到仅到达那里就要辗转一天,比飞到地球另一端还要久。也正因如此,这里完美的保存了一份原始和野性,是一个体验大自然的绝佳去处,为我们带来了一段记忆深刻的奇遇。
下期预告 – 锡安国家公园、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
johnlxd 发表于 2018-8-12 11:10 博主描写甚是丰富,中文功底深厚~
过奖了。。。在国外待得太久了,得亏是打字,要是手写,怕得有一半字不会写了。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johnlxd 回复

    博主描写甚是丰富,中文功底深厚~

    发表于:08-12 11:10

  • 银河之星 回复

    海边徒步,观海听潮。

    发表于:08-04 13:50

  • 点烟!抽寂寞 回复

    欣赏支持

    发表于:08-04 08:11

  • DvExplorer 回复

    (完整徒步视频添加到一楼)

    发表于:08-03 22:50

  • DvExplorer 回复

    谢谢支持!

    发表于:08-03 22:30

  • 逍遥一醉 回复

    支持支持

    发表于:08-03 20:16

  • DvExplorer 回复

    每张照片曝光30秒,除了演员还有两个幕后人员手忙脚乱打光和作画。确实很好玩。

    发表于:08-02 04:30

  • 五仁月饼 回复

    玩光剑太酷啦~城会玩~

    发表于:08-01 14:13

  • 五仁月饼 回复

    那棵树看起来像是游戏里能一直长到云里的那种

    发表于:07-26 17:39

  • 五仁月饼 回复

    哇塞!好多好吃的!

    发表于:07-26 17:37

    • DvExplorer: 本帖最后由 DvExplorer 于 2018-7-21 05:08 编辑 沿着海滩刚走出1公里左右,海滩上出现一大片礁石伸出海面。顿时一股生物本能驱使我一路小跑,爬了上去。 g果然发现,除了礁石间夹缝里形成的潮池(tide pool)中遍布海葵海胆等色彩斑斓的水生物,礁石上还厚厚覆盖着满满一层硕大的贻贝。这么一大片贻贝田,让我一下联想到凡尔纳的小说“神秘岛”里描写的那片铺满了蛤蜊的沙滩。我们几个人看了,眼睛都放光了,啥也不说了,就是干!当下掏出刀捡着最大个儿的往下撬。Dory清空了他的防熊罐,我们四人装了整整一罐差不多十斤鲜活贻贝,才心满意足的收工,继续前进了。(必须说一下,这条路线中间部分有一段海岸是海洋生物保护区,禁止钓鱼和采集贻贝等海生物,务必查清地图避开,遵守规则。)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8264

免费送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