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四川 贡嘎雪山 2018国庆贡嘎风雪强穿——首次高端线路solo纪念

2018国庆贡嘎风雪强穿——首次高端线路solo纪念

作者:kk460021     15377人关注 2018-11-11 18:17
贡嘎 归来,我的最大感受是:
鄙人明明只是去徒个步爬个山穿个越,顺便近距离感受下 贡嘎 神山的雄姿,为毛线最后变成了货真价实不打折的冬季雪山穿越?说好的雪山首攀留给四姑娘的, 贡嘎 你抢什么?
以下内容为专业解释,多摘自网络,应朋友之请所做,可跳过直接看正文
现代登山通常分两种,一种是喜马拉雅式一种是阿尔卑斯式。 
但说喜马拉雅式和阿尔卑斯式是两种登山的方式,不如说是两种登山的态度。
  阿尔卑斯式登山指仅携带少量必需物资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冲顶。最早期的登山活动全是阿尔卑斯式的,这有一个先天的地理因素, 阿尔卑斯山 不高,最高的勃朗峰海拔4810米,攀登时间也不长,好手花费48小时甚至一天就能搞定,而且大部分 阿尔卑斯山 的山峰距离最近的城镇路程很短并且交通方便,当时,每一个初学的登山者都是从阿尔卑斯式起步的。1786年至1865年, 阿尔卑斯山 脉海拔3000-4000米以上的高峰都相继被登上。之后更是有好手相继证明,阿式一样可以挑战8000米以上的高峰。到1957年,阿尔卑斯式登山已经广为人知并开始流行。
  喜马拉雅式的出现还是由于功利的要求——从20世纪初期开始,登山成为一种国家之间的竞赛活动,代表国家的荣誉,因此对登山 成功 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此产生了“喜马拉雅式”、多人围攻式的登山。喜马拉雅式的登山需要很多人的参与,向导、协作、厨师……登山者和协作人员在过程中反复适应,经过修路、在各高度建立营地并储备物资,多天完成登顶。
  很难简单地说哪一种是更好的方式,从安全角度而言,阿尔卑斯式的特性决定了你必须考虑好所有的因素:路线、意外、装备,食物……没有外界补给,不架设固定的登山绳。但另一方面,它的迅速上下,也是用时间换取了安全,反而能大大降低遇到雪崩或者暴风雪的危险,尤其是处于大量冰块堆积并可能随时掉落的区域——这恰是喜马拉雅式的弱点。另一方面,它更为经济。
我们也必须承认,没有喜马拉雅式的登山,也就没有商业登山的迅速发展,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能够接近登山,尤其是高海拔登山这项运动,绝对得益于有喜马拉雅式。
但是,其实还有一种方式,并不被大多数人知晓,就是solo式登山。
solo通常是攀登者一个人在线路上,从BC到顶,攀登者不会利用固定路绳,梯子,和沿着前人的脚印前进,也不接受别人的帮助。包括行进过程中和外界的通讯联系。
从这点上说,这个要求太苛刻了,一个SOLO者不仅仅要面对线路的艰难,还要忍受内心的孤独。
自主登山是迈向阿式的第一步,而阿尔卑斯攀登是最符合运动精神的一种登山方式,SOLO就更不用说了,是真正对个人极限的挑战。
因为个人偏好,经过接触了解,慢慢确定选择以单人solo方式为主方向的户外运动。
这几年多数近郊登山都是单人独自完成,一两天的远途高强度爬山露营也进行多次了,在装备,经验的积累上已经有了足够的心得,对自己的能力极限,长短板也做到了心知肚明,觉得可以选择一个中高级线路考验自己的solo水平了。
这是年初制定的计划,七月的鳌太改为了自驾318,眼看十一临近,同事意外受伤休长假,工作上压力顿时加大,如果节前不能康复,我就无法远行。
正当我以为一年的准备要全部落空时,中秋节前三天传来好消息,同事恢复良好提前销假上班了。
可是离十一只有十天了,来得及准备吗?
好在装备都已齐全,路书计划也早做好了,甚至八月初利用自驾川藏时还特意在 康定 逗留开车到了老 榆林 实地勘察线路,可以说万事俱备,只差机票了。
当然也有不足,一是各种原因自六月起没再进行系统的体能训练,拉练也停了,二是查询天气预报, 川西 地区今年国庆天气阴雨为主,让人担心。
但难得时间窗口在眼前,顾不 上犹 豫稍事准备最终在生日当天下定决心,购买了飞机票。
装备选择,线路确定,可能遭遇的预判 往年山情了解,食物的计算与准备,背包重量控制等等都在极短时间内确定。随着出发时间临近,一样样准备工作一一就绪,至于是否有疏漏,就要在实践中检验了。
出发前,在机场偶遇了好友月之轮,他是利用十一假期去走大鳌太的,近些年鳌太因为山难不断已经管控渐严,我把自己掌握的一些信息和他做了交流,也委托月月对自己一些疑惑不清的问题在行进中留意了解,不知不觉就到了登机时间。可惜了好友小鑫特意安排的头等舱候机室那满桌子点心饮料都没顾上尝尝。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当年一起爬山的朋友各自选择了不同发展方向,有的转向马拉松,有的走进健身房,有的改练瑜伽、长跑,还有干脆自立门户组建户外部落或投身健康运动产业,还有很多不再走虐线转为轻松出行亲近自然的休闲腐败玩家。
当然更多的是慢慢回归工作,回归家庭,不再参与户外。
但是不管你选择如何,走向何方,我相信,曾经一起流过的汗水,经历的风雨,看见的风景都深深映刻在你的记忆里,不会轻易忘记。
小鑫,几年前一起爬山的山友,最大特点是真人比照片还帅。虽然很年轻但经历丰富多彩,生活充满朝气让我辈大叔羡慕不已并深深后悔自己年轻时浪费太多时间。近年回归家庭已完成了终身大事,今年十月十七号就要步入婚姻殿堂,在此预祝新婚快乐,并期待在你完成培育下一代的重任后能再杀回户外圈再续辉煌
月之轮,户外达人,蓝天救援队成员,早些年作为领队组织过不少活动,近年注意转向公益救援和百公里越野赛,经常全国各地参赛,生活的有滋有味。就是老不找女友让关心他的人着急,我说玩户外的这么多小妹妹你就不能糊弄一个回家过日子吗?
在机场还发生了尴尬事,我先到月之轮后到,我就在安检口等他,无聊就想拍一张他过安检被搜身的照片,结果在摆弄手机试拍时被安检小姐姐发现了。小姐姐严肃的要求我删掉照片,还要查看手机以证实,没觉得是什么事就让她看了,结果一翻就翻到刚刚同样因为无聊拍到的另一个大长腿小姐姐,然后安检小姐姐马上把手机还给我神情异样的走开了。
在此我想说两点,
一,删掉的照片可以在回收栏里恢复,小姐姐应该检查仔细一点。
二,我只是无聊拍着玩的,我真的不是色狼啊
因为是晚班航班,只有小食,吃不到传说中的川航老干妈了,不过川妹子空姐的笑容还是很亲切的。
小鑫在航站楼用手电示意送了我一下,并拍了张航班照片发给我。话说人家用的手机一看就是高级货,比我的低配华为清晰多了
[p=28, null, left]凌晨两点准时降落 成都 ,拿了行李先是打包,准备好了已经快三点了。在到达区小坐一会可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出去走走,结果发现航站楼里停留条件比到达大厅强多了,早知道早出来了😄

[p=28, null, left]到达大厅和休息椅,我到时人不多,四点陆陆续续来了几位旅客。

[p=28, null, left]外面的出发区,还可以充电看电视杂志,还有按摩椅坐。早知道早出来了。不过人多杂乱,不如里面到达区清净。

[p=28, null, left]地铁十号线早六点八分第一班车,五点五十我离开候机大厅。出大厅对面几米就是地铁站,下自动扶梯买票过安检,等了几分钟车来了。
十号线是刚开通的,好像车密度不大,但估计十几分钟一班没有问题。

[p=28, null, left]四五站,十几分钟吧,到了十号线总站太平园。下车换乘三号线新南门站下车。换乘非常方便,十号线下车不用走楼梯,对面就是三号线

[p=28, null, left]六点四十多点就到了新南门地铁站。时间还早,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下,留下现在的样子做个纪念

[p=28, null, left]C出口出门就是长途车站,先去取网络定的票,刷二代身份证很快拿到。但要注意网络订票要提前半小时取票。我要去的 康定 其实七点二十有一班车,时间上我也能赶得上,但就因为这个提前半小时的要求,怕转地铁过来时间来不及,就定了八点的车票。
成都 到 康定 的长途车多数是从新南门汽车站和茶店子客运站发车,每天都有很多班,一般情况票挺好买的,但是现在是国庆长假,我提前了六天网上定票也只是买到了倒数第二排。
提醒大家最好选择终点是 康定 汽车站的长途车,那里下车比较容易补充物资寻找包车

[p=28, null, left]时间还早,先找吃的。车站门口只有一个小三轮在买豆奶面包,不喜欢也不习惯在车站火车站旁买东西,就决定往居民区走走。车站北边紧邻著名的锦江,顺着江边向东走了半天,风景秀丽,林木茂盛,环境优美就是没有卖早点的。看来 成都 市容治理还是很有力的

[p=28, null, left]终于走到一个桥头看见卖油条的,两元一根买了三个。虽然有点贵可吃了一口很意外香脆可口,这个水平的油条好久没吃到了,值了
不甘心就这么原路返回,于是转向南走,几十米到了好像一所大型医院侧门,商店买卖一下子多起来了,终于感受到一丝老 成都 的市井气息。

[p=28, null, left]找到了卖各种面食的小店,还有著名的红油抄手,但我已经差不多吃饱了,只是买了几个包子中午吃。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就又到了新南门汽车站。
不过过马路要走地下 通道 ,也是地铁站的 通道 。
原来只要从新南门地铁站D出口出来往东走二百米就有各种小吃店了,大家如果需要找食可以往这边走,别跟我似的转一个大圈。

[p=28, null, left]进站,上车。车上大部分是去 贡嘎 的驴友,其中一个团队二十人,登山包就占了半个车厢。
感谢同行的普通旅客包容我们,没有对上下车的不便投诉。

[p=28, null, left]下午两点多到了 康定 汽车站。
在车上才发现,那队 贡嘎 驴友中有一位是8264重装群的同伴,我知道他前天就到 成都 了,以为最晚昨天已经出发,没想到因为团队集合问题出发日期定在今天,正好与我同一班车。
这是一队南方朋友为主的纯AA自发团队,领队是一位网名素素的五十多岁大姐,花白的头发透露出干练,爽朗的笑声让人心生亲近,与传统南方女子温婉的印象完全不同。
这种完全因为兴趣而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团早些年很多,现在却很少了,因为这种团作为组织者劳心费力却经常出力不讨好,诸事顺利时自然大家开心,稍有不顺压力却需要领头人承担。
所以经过早期的经验,装备,人员的积累后,大部分AA都转向小团队私人出行,除非有很好的朋友肯带你,一般不会轻易接纳不熟悉的新人。

[p=28, null, left]他们是轻装马帮向导陪伴的偏喜式自由攀团,而我这次准备尝试的是单人纯solo,要尽量少借助外力还是靠自己。稍一犹豫我放弃了拼车共同到起点的念头。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天气预报傍晚会有雨,而按我原计划从公共交通工具能到达的最后地点开始徒步,最晚晚上七点可以到达第一晚露营地格西草原。看看天气还可以,还是按照原计划走吧。
请车上认识的美女毛毛瓜帮我照了张照片纪念,然后出发进行第一项,买气罐

[p=28, null, left]车站外各路驴友汇集,拉客的黑车也不少。问了下到徒步起点老 榆林 水电站要价三百一辆车,七座宏光。

[p=28, null, left]出车站直行三百米,一个十字路口旁有户外店。顺利买到气罐,火枫G2二十五一个

[p=28, null, left]买完气罐对面就可以坐二路公交,坐到终点政务中心站下车就是本次solo的起点,东方阿尔卑斯风情小镇。
如果需要再补充其他物资可再往前走几百米,到箭炉街沿河路附近有农贸市场。

[p=28, null, left]从起点到第一天宿营地格西草原距离十五公里,经过新老 榆林 村,武警 康定 支队,老 榆林 水电站,上升一千米。预计用时五小时。出发时间下午两点半,预计到达时间晚上八点。

[p=28, null, left]但是刚开始走就下起雨来,而且越下越大。这天气预报也太准了吧?

[p=28, null, left]路上发现,原来还有一趟公交是通老 榆林 的,但估计发车频率很低。
经过留意,大约下午四点四十一辆不大的但带有点游览车风格外饰的小客车经过我身边,并且在不远处停下下了几个人。应该就是那趟郊区公交。
我没来得及拍那辆车,但照下了站牌,有心人可以尝试寻找下。

[p=28, null, left]过了站牌不远,雨开始大了起来。而这时因长时间淋雨我的冲锋衣里不知是渗进的水还是汗水已经基本全湿了,我在一个不知名客栈前等了好久,希望雨势小一点,可以再往前走,那怕只走一两公里,就到了著名的大胡子客栈,在那里投宿也好啊。

[p=28, null, left]后来实在等不了了,身上越来越冷,出发前一天的感冒刚刚吃药压下去,别再因为着凉犯了,干脆住下吧。
结果刚住下雨竟然停了,这不是耍我吗?

[p=28, null, left]客栈老板也是向导,明天会组织马帮带领国庆团队进山,今晚正在整理装备。这是一款凯乐石的帐篷,但是型号没见过。这帐篷用料厚实结构复杂,估计轻不了,我是玩UL多一点,这种帐篷不了解。简单聊了几句,看了会远处雪山就买了几瓶啤酒回房间,抚慰我受伤的心去了

[p=28, null, left]现在海拔是三千三,但我的火枫恒星已经打不着火了,也不知道这电子打火给不给保修。
知道自己炉子有高反这个毛病,特意从家里带的户外镁棒。费尽心思带上了飞机,要用它了居然打不着火,这时的心情 没办法去找客栈老板,买了个据说高原专用火机。倒是不贵,一块钱。

[p=28, null, left]第二天一早五点起床,天不亮出发,六点多到了大胡子客栈。来 贡嘎 路上碰到的素素姐的团队就是雇了大胡子做向导,我看了他们发的信息,昨天下午五点前赶在雨下大之前他们已经进山了,估计现在还在格西草原睡觉呢。
在这里提供大家一条信息,在快出老 榆林 村离大胡子客栈一公里左右地方有条土路,顺路走五分钟有一处当地人整理过的天然野温泉,这是免费向路人和村民开放的自然恩赐,可惜我知道的晚了,不然头天一定会去感受下一边看着牦牛身边吃草,一边欣赏雪山美景,一边泡温泉的惬意

[p=28, null, left]大胡子客栈是进山前最后一处可以住宿补给的客栈,国庆期间住宿一个人七十包两餐,可购买气罐等常用物品,价格我没问,估计不会太贵。大胡子在驴友里口碑还是不错的,第一天赶不及到格西草原的可以考虑落脚这里。
这里离汽车能到达的老 榆林 水电站大约四公里,离格西草原大约六公里,但是一路上坡。
再往前一直走到公路的尽头有一个建筑。但是注意两点,一是这个看似水利设施并不是老 榆林 电站,二是虽然公路没有了土路还可以继续开车前进的,不过路不好走是了。

[p=28, null, left]一路上不断有马帮和拉装备的越野经过,快到水电站时还有一辆车主动停下要带我一程,不过为了我的solo计划还是婉言谢绝了

[p=28, null, left]终于到了 贡嘎 穿越的起点老 榆林 水电站,距离我出发的 康定 市共走了十多公里。已经有马帮和几位山友在整理行装。

[p=28, null, left]又开始飘雪,几分钟就落了薄薄一层

[p=28, null, left]水电站前行不远,就是 贡嘎 线上第一个露营地格西草原。场地很大,远远就看到很多马帮在打包装马,这是昨晚在此露营的队伍雇佣的马帮,登山者早已出发,马队刚收拾妥当,这就要上路了。

[p=28, null, left]一匹马突然冲到我面前站住不走了,我正奇怪后面跑过来两个汉子整理。原来包裹装的偏了,马自己感觉不对就停下不走了。

[p=28, null, left]贡嘎 线上第一座桥,从这时起,直到两岔河营地,都是在河流右边走。

[p=28, null, left]碰到了第一队骑马下撤的,问了一下,是因为高反。今天碰到的下撤还不多,没想到过几天会亲眼目睹壮观的下撤场面。

[p=28, null, left]著名的红石滩,从这时起,天气变得原来越差,小雨变成小雪进而中雪大雪

[p=28, null, left]一队年轻人,轻装上山。他们和马帮约好今晚在下日乌且营地露营。这时已经下午一点,离两岔河还有三小时路程。
本来正常情况今天走到下热乌且没问题,可这大雪……

[p=28, null, left]山里的气候真是瞬息万变,突然之间云开雪歇,出太阳了,远处山峰隐约可见。抓住机会,留下难得的好天气照片一张

[p=28, null, left]过了这座桥前行五分钟就是两岔河营地了。现在时间下午五点,离下个营地下日乌且还有两小时路程。可是大雪封路,今晚走上去时间不一定,有点冒险。这时就看出重装的好处了,我果断改变计划,停下休息。

[p=28, null, left]这是春茹姆,小姑娘今年三岁,和爸爸妈妈爷爷一起照看这个营地。

[p=28, null, left]营地可以出售的货物不多,这些几乎就是全部了。碗面十元提供开水,别的没问。

[p=28, null, left]有两位昨天的朋友因为高反准备下撤了,女的是我 山东 老乡,今早起觉得有一点高反,领队不让她往上走了。但是很悲催的是装备被马队驮上山了,只好再花三百块雇匹马送下来。这个例子又一次让我觉得,有马驮行李不见得都是好事

[p=28, null, left]向导大叔正在做糌粑。名字忘记了,好像是顿珠,离两岔河营地大约一小时路程时遇到的,感觉人很靠谱。他们的团队在大叔带领下改走了盘 盘山 垭口,这使得这一团人成为了本次穿越有限几只能 成功 的队伍之一。

[p=28, null, left]别人都住在了牛棚里,我觉得扎营没什么问题,虽然只有我一人,还是坚持露营了。
solo加轻量化注定了能背的物资必须精简,食品尤其是减重的一个大户。为了保重高强度爬山后的身体补充,药品和各种补剂就成为最好的选择。

[p=28, null, left]一夜的雪,帐篷已经半埋。可和后面的雪比起来,今天只是小儿科

[p=28, null, left]因为大雪,营地里的人全部改走了盘 盘山 。我一个人想继续前进看不清路迹上山困难陡增。等到十点多,终于有人经过两岔河往下日乌且营地走了,我赶快起来收拾帐篷准备跟着走。

[p=28, null, left]两位从上日乌且撤下来的,听他们说上面雪更大

[p=28, null, left]出发前盘点了下今天的秘密武器,第一次重装高海拔就靠你们了。左边两瓶液体是 泰国 红牛和葡萄糖,不要想歪了。至于左一小盒,那是我的终极依靠是我敢于单挑4900的底气所在,先买个关子,以后再说

[p=28, null, left]三小时后下日乌且营地到了。
这个营地不大,平地也不多。
一位大妈在帐篷里,可买的物品也不多。

[p=28, null, left]又一队下撤的

[p=28, null, left]海拔已经比较高了,虽然重装,但状态还是很不错没有任何不适。当然累是肯定的,但至少身体还没造反。

[p=28, null, left]路上马队渐渐多起来,人也不停,有上山有下撤,热闹许多。

[p=28, null, left]贡嘎 西坡穿越这条线水源充足,我基本上一路裸水出发。带了净水器过滤溪水直接饮用。就此一项使我少负重三到五斤。
但凡事无绝对,就是这个裸水,在行程最后让我遭遇到此行最大危机,险些丧命。

[p=28, null, left]过这种小桥无数次,稍加小心就能安全渡过。但也有意外,就在今天,一位女士过桥时失足落水,还把身后一位男士拽下去了。衣裤全湿,偏偏备用衣物都在马队,一时无法更换,在零下几度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听说后来雇马紧急下撤了,幸亏今天温度不是很低,最后没什么大碍。

[p=28, null, left]累了,拿出秘密武器补充一下。
谜底解开,老婆的闺蜜婆家是 长白山 的。这是自己熬的人参膏,听说几斤人参才能熬成一罐,这次上山带上点检验一下功效

[p=28, null, left]这是最后一个坡,翻上去就是上日乌且营地了,加油

[p=28, null, left]终于到了,第一印象是,这个营地草场好大啊,估计几千顶帐篷扎开绰绰有余。

[p=28, null, left]已经开始积雪了,我到的比较早,赶快往里走,在营地靠前面找到一块地方扎营,这样明天就可以少走一段路了

[p=28, null, left]行进过程中并不觉得冷,但一停下来搭建帐篷马上感觉冻人了。这时候就是考验露营基本功的时候了,装备熟悉动作熟练就能最快时间搭好,不要小看这几分钟差别,有时候是可以救命的。

[p=28, null, left]进帐篷先烧水煮姜茶,身上都冻透了

[p=28, null, left]雪越来越大了,上图是刚扎好帐篷,下图是烧好水打开睡袋收拾好后的帐篷一角,前后大概一刻钟时间的雪量。

[p=28, null, left]海拔4300,没有任何不适,嗓子的炎症也没感觉了,看来身体还可以。

[p=28, null, left]煮面,休息。今天只走了几个小时不是很累。但是天气不断恶化,我也没心情出帐篷了。吃完就躺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迷迷糊糊我被帐篷周围嘈杂的声音吵醒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一队驴友在我帐篷附近扎营休息。领队在清点人数,队员在寻找马帮驮上来的背包,有人手忙脚乱搭帐篷,还有几个小姑娘不会搭帐篷在到处找人帮忙……一个字,乱。
而我躺在帐篷里裹着睡袋悠闲的听着,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p=28, null, left]嘈杂中再次睡去,突然有人在帐篷外说话:醒醒,把手伸出来,测下血氧。
我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商业队领队把我误认成他们的队员了。
一边拉开帐篷,一 边和 他打招呼:你好,我不是你们队的可以测吗?
他也愣了下,然后笑着说没关系,测下看看放心点。
于是蹭了个血氧检查,心跳105血氧79,对于海拔4300这个数值还算可以

[p=28, null, left]一夜飞雪,早晨醒来打开帐篷心里一沉,发现雪已经埋了一半。这里都这样垭口情况估计更糟,今天怕是走不了了

[p=28, null, left]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半夜起来时打开头灯照明,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忘记关电源,头灯亮了一夜电力已经不足了。
好在带了备用电池,但还有大半路要走,只有这一组电池了,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使用。

[p=28, null, left]八点多了,外面还是没有人活动,是等待还是下撤,估计这时营地里每个人都在忐忑。
又过了一会,听到马帮的人在高声沟通,一位马夫骑马去垭口探路,带回了无法翻越的确定信息。营地里开始骚动起来
很快又传来一个坏消息,昨夜的大雪范围强度都超过多数人预计,连下撤的路也因为积雪难行,我们这些人被困在上日乌且营地了。

[p=28, null, left]最让人绝望的是天气始终不见好转,大风夹杂着飞雪时大时小,还有雾气弥漫山间。

[p=28, null, left]得到路途不顺的消息我第一时间清点食物。
此次出行计划全程六天,其中无补给路段是四天,我准备了五天食物,加上应急备用粮可以吃六天,现在已经过去两天,理论上剩下的可以支撑四天,实际稍微控制下五天没有问题。
继续往前走需要至少三天才能有补充机会,也就是说我最多可以在营地等两天。
清点完成,心中有底了,迅速做出决定,——等。

[p=28, null, left]说实话补给是有点紧张,毕竟登山是高强度的活动,万一断粮可不是挺一下就能过去的。
但我又不是太担心,相反还有点小期待小兴奋,若我所料不差,马上就会有惊喜在等着我……

[p=28, null, left]出来转了一圈探听下消息。所有团队都统一了决定,下撤。
很多驴友对此不满,认为今天才三号,还有时间可以等待下试试能不能等到好天气。
但马队已经达成统一,不管登山者撤不撤,马是一定要下了。
有意见也无可奈何。因为作为轻装喜马拉雅式攀登团,没有马,没有向导,他们过不了垭口,也没信心应付后面的路程,只能不情愿的下撤了。
准备了几个月甚至半年,千里迢迢从全国各地舟车劳顿赶来,结果只走了两天就被迫下撤,这种遭遇很难让人坦然面对,再加上不能成行而产生的退费纠纷,事后很多商业队遭遇了投诉,闹出了不小风波。
而这时就看出阿阿尔卑斯式登山的好处了,机动灵活,走住随心,不受外力制约。
至于我的solo就更简单了,连协商统一意见都不需要,一秒钟就可以做出决定。当然这个决定是有前提的,需要你对自己能力对线路有充分了解,有把握能独自应对各种未知的困难和挑战。
这是很危险和困难的,因为一担决定做错了,面对的后果不堪设想。

[p=28, null, left]一个团队在做出发前的人数清点。
这时候有一队重装驴友尝试强行翻越垭口失败撤下来了,带来了肯定无法翻越的确切消息,最后几个没拿定注意下撤的团队也放弃了,开始打包下撤

[p=28, null, left]和远去的人群合张影吧,祝你们顺利下山,也祝我能如愿安全完成 贡嘎 穿越。
但是很可惜,五天后当我下山后才得知,此次十一 贡嘎 之行有两位驴友不幸因失温遇难,不知他们的背影是不是也在这些下撤的朋友之中。

[p=28, null, left]人潮褪去,留下了满地垃圾。现在有大雪覆盖,还看不出什么,十几天后有人经过上日乌且营地,看到了遍地的各种垃圾,不由气愤的在网上发帖,指责驴友破坏环境。
我想说驴友固然有错,但更多应该是组织者准确的说是收了高额团费的户外公司的责任,你们收了钱就应该做好场地的善后工作,包括对团员的教育与监督。
当然本次国庆 贡嘎 有突遇暴雪天气原因紧急下撤的客观背景,但不管怎么说保护好环境共同维护线路是每个人的责任,不要搞得像鳌太 年保玉则 小五台 等线路那样被封了再后悔就晚了,大家都没的玩

[p=28, null, left]随便在营地里转了转,果然如我所料各种物资补给装备应有尽有,但我的目标很清楚,第一食物第二气罐,果然,不一会,就找到了我的所需

[p=28, null, left]这是一包羊排,营地里遗弃的还有猪肉牛肉鸡肉,各种蔬菜主食及大包的咸菜等等,都是包伙食的商业团丢弃的,为什么丢弃很简单,下撤道路因为大雪行走困难,而山上的团员因为寒冷,高反,体力不支等因素很多想骑马下山,虽然每个人骑马下山的价格已经升到了两千块,马匹还是供不应求。于是很多物资都被遗弃了,空出马匹驼人。

[p=28, null, left]之所以只选了羊排别的没有拿是因为现在海拔4300多,没带高压锅很难把猪肉鸡肉煮熟,而羊肉那怕稍生一点也不影响食用。
羊排炖西洋参红参,怎么样,补吧

[p=28, null, left]大腊肉一块足有六七斤,可惜没有高压锅。
还有我最爱的玉米……

[p=28, null, left]下午两点左右,天完全晴了,太阳晒得暖暖的,在帐篷里悠闲的躺一会听听音乐,冲了咖啡和酥油茶,有点后悔没带茶叶

[p=28, null, left]把羊排煮出来准备带走,这可是高蛋白,补充体力的良药。
煮了半天,还有四五斤,估计我也吃不了,只好放弃了。

[p=28, null, left]买的那个所谓高山打火机也罢工了,没有办法我只好再次尝试用镁棒点火,没想到这次居然顺利点着了。原来前面不 成功 是因为我笨的原因啊😄。此后几 天全 都是用镁棒了,一点问题也没有。

[p=28, null, left]这个叉勺是本次 贡嘎 最开心的收获,此前我一直用一个一次性叉勺,虽然轻但很单薄,老是担心万一路上损坏就要陷入手抓的尴尬境地,想入个钛勺又总觉得犯不着花那份钱。现在好了,老天爷发福利,这个问题解决了

[p=28, null, left]也不是所有人都下撤了,营地里大约还有十几个人,都是重装没有向导的老驴,大家沟通了下,越好在一位走过三次 贡嘎 的高手带领下,明天早上尝试翻越日乌且垭口。

[p=28, null, left]左一就是那位准备带路的猛将兄,本来大家都管他叫大神的,结果在第二天翻垭口时碰到了一位高高手,大家一致认为,那样的人物才配得上大神的称号,所以只能委屈下暂且称呼猛将兄吧😄

[p=28, null, left]这是马帮的帐篷,昨天想要在帐篷里有一席之地一人需要180元,今天人都下撤了,营地里只有我们想怎么住都行。
我的帐篷在营地的另一头,实在懒得搬动了,还是享受我的单人世界去吧。

[p=28, null, left]一夜平静,没有下雪,早晨看了下,还是阴天。不知道能不能走,先早起准备下。今天拔高翻垭口,体力肯定消耗大,吃点硬实的,红烧牛肉自热米饭加羊排,自热米饭也是昨天营地里捡的,两份只吃了一份,太重带不了另一份只好丢了

[p=28, null, left]时间还早,把装备再审视规划了下,按重要性,利用率,重量,价值从新归类,一个根本宗旨,尽量减重,以保证顺利翻过日乌且垭口。
最重要的放在贴身腰包里,那是怎么也不能丢弃的,是救命的东西,包括小 dao,打火镁棒,头灯,葡萄糖 手机,充电宝证件等。
当然也收出来一些用不上的,捡了很多补给,压缩饼干就可以放弃了,其他的如户外伞营地拖鞋也都单独收出来放在一起,这是第一波准备减重的。
其中包括一个太阳能板。这个板是月之轮的,前年鳌太他借给我一直也没拿回去,因为是比较早期的产品充电电压不太稳定,我们都不太用。这次 贡嘎 犹豫再三还是带上了,没想到连续阴雨大雪一点没用上。
不过毕竟是别人的就这么放弃好像不太好,先放一边再斟酌下吧

大约九点,猛将兄打头开路,一队人出发了,我赶快收拾上包跟了上去。
仓促中,还是把那包减重装备放弃了。
拔高,一路拔高,雪深的地方没过膝盖,浅的也到小腿。好在前面有人开路,顺着脚印走轻松一点。
好消息天气好转了,周围的雪山慢慢清晰了起来。
拐了个小弯,在一个平台观赏下小贡嘎的雄姿。
大约三点,从轨迹看已经非常接近垭口了,但是天气突然变坏。本来上垭口路迹是很明显的,现在白茫茫一片全是雪,大雾弥漫又无法看见山头做参照,找来找去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迷路了吗?这种天气,这个高度迷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还好猛将兄经验丰富,马上调整路线,先角度偏移点直拔高上山,然后顺着山峰往一个方向分散搜索前进。几分钟后传来好消息,一位女驴友发现疑似路迹,经过辨认正是翻垭口的正路!
就在离垭口几十米的地方,遇到了本次贡嘎之行最神奇的事情,一顶帐篷突兀出现,让大家惊恐不已。这两天没人上山啊,难道有人被困……猛将兄小心接近想要探查下情况,却发现一个人影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原来这位老兄前天下午强翻日乌且垭口,天黑才到垭口。因为大雪掩盖了路迹,再加上天黑就在这里扎营了。没想到当晚暴雪,越发走不了了,已经困在这里三天了。
能独自在海拔4900米的山顶对抗暴风雪三天,这才是真正的大牛啊!我们一致认为,大神的称号这位老兄当之无愧!
看到我们大神连忙收帐篷和我们一起下山。这时我们才发现人家连登山杖都不用,果然厉害。
后来我才知道大神在和暴风雪的搏斗中遗失了登山杖,但这依然无损我的崇敬
越接近垭口风雪越大,翻过垭口还有十几公里山路才能到达莫溪尾沟露营地,时间已经不允许在垭口过多停留,匆匆照张像,纪念我凭自己之力到达的人生最高点,海拔四千九。
这是天气好时候的日乌且垭口,远处雪山清晰可见
天气越发恶劣,风雪越来越大。而下山的路也陡峭难行。没人说话,大家都努力保持平衡,小心翼翼的在三四十度的斜坡上之字形往前走。
已经接近五点了,离传统上翻过垭口后第一营地还有十公里多,如果是平常最多三小时就到了,无非走一段夜路。但今天天气异常恶劣,气温不断下降,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其他人还想加把劲走到莫溪沟尾营地,而我已经决定,一离开山坡下到谷地就找地方扎营,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安顿下来。就这样,和其他人慢慢拉开了距离。
天一点点暗下来,我已经没有心思照相,几次离开路迹到看上去可能扎营的地方探查都无功而返,甚至还有一次一个不小心,陷进了齐腰深的雪里。
就在我已经放弃寻找平地,今晚准备找一个斜坡勉强栖身时,转过一个小山坳,一抬头发现路边一块空地看上去挺平缓。
一面快步走进,一面暗暗祈祷雪下面不要是灌木丛或是乱石。
小心的用登山杖尖戳雪探查,反馈回的力度柔中带硬,下面是草甸!
扩大探查面积,老天保佑,没有乱石😊
终于找到营地了,但我顾不上高兴,一个危机正步步逼来,天,马上就要全黑了!而风,也呼啸着向我袭来。
没有犹豫,扔下背包先用双手在雪地里挖一块平地出来好扎营。
手套不防水,一分钟后就湿透了,但是不敢停,咬牙坚持几分钟后终于平整出一块空地,而这时,我的手已经完全冻僵没有知觉了。
困境还没结束,天边只留下一点点亮光,马上就要全黑了!
摘下手套,拉开冲锋衣和羽绒服拉练,把手插进怀里暖和,一分钟后,刚刚有点知觉立即进行最重要的,扎帐篷。
多年的露营经历果然没有白费,终于在天完全黑透的同时,我也安全的钻进了帐篷。
没有顾上拍照,这是第二天早晨收帐篷出发时拍下的照片
半夜,我户外经历中第一次被冻醒了。帐篷上挂满了冰,不过好消息是风和雪都停了,。
拿出备用羽绒服穿上,把冲锋衣铺在身下阻挡寒气,裹上急救毯,然后,接着睡!
我的睡眠一直不好,偶尔还需要安眠药辅助入睡。但这次贡嘎不知为何睡眠质量超高,每天都是迅速入睡,一觉到天亮,连准备好的安眠药都没吃过。
也许是太累了吧😊
早晨起来,温度估计零下十度以上,大雪之后第二个考验——严寒如约而至。
水已经冻住了,只有保温杯里的还能流动。
几经周折终于化开水煮好了早餐,下一个难题是鞋。
本次出行虽然预计到可能会有雪但没想到遇到了大暴雪,准备上稍有不足,最大问题是鞋。
雪山靴要求防水透气,保暖性好,属于登山鞋里的高端,价格不菲。而我的只是普通登山鞋,虽然有一定防水性但在雪里长时间浸泡进水是必然的,在高海拔鞋进水,要是再加上降温,那几乎是绝杀必死困局。好在袜子还比较给力,前年鳌太捡到的那双美利奴纯羊毛袜发挥了巨大作用,虽然半湿但还是完美的保护了我的双脚。
但是早晨醒来却发现一个大问题,湿透的鞋经过一夜低温已经完全冻住了,变形的鞋面硬的像石头,根本穿不进去。
开动脑筋想办法,用锅烧开水来化冻,几次尝试终于化开一点勉强穿上鞋,顿时觉得自己的脚踩进了冰桶里,那酸爽……
不停地跺着脚,嘴里嗨嗨给自己打气,终于把帐篷收好背包上肩出发了
前行不远,看到了两个帐篷,原来是猛将兄和大神兄在这里露营。果然高手都是寂寞的 又往前走了半小时,看到了昨天一起下山的大部队。他们没能走到莫溪沟尾营地,被迫在半路扎营了。
看着他们凹凸不平灌木丛生的营地,我不厚道的笑了 再次上路,走了几公里远处应该就是莫溪沟尾营地。
喝口真正的山泉水尝尝吧,就是透心凉
慢慢的这种石头房子多起来,都是马帮经过和牧民放牧住宿用的,驴友也有住的。
小屋门上发现了一个塑料袋
户外惯例,当你想放弃有价值的物品尤其是食物补给时,可以用袋子装好挂在树枝或摆放在石头上显眼的位置,有需要的人可以自行拿取。
这是一袋吃的,有火腿肠汤包等。
我的补给还很充足,只拿了一包豆腐干用来补充下蛋白质,别的没动还放回袋子里了。
过河了。听说国庆期间贡嘎走桥是要收费的,现在却没见有人来收。估计因为大部队都回头下撤了,收费的也都走了,便宜我们了
迎面走来一个马队,这是今天碰到的第一队
这些收费的营地也人去楼空,只留下遍地的垃圾。
对此我是很有意见的。你收费没问题,至少把营地打扫下吧?垃圾不背下山烧一下总可以吧。
人家洛克牛线的场虽然也收费,但总归还是有人打扫啊
路上营地还是很多的。但我没有选择那些传统上的营地,而是想个僻静的地方扎营。
气温开始回升,风雪基本停了,我特意放慢脚步,以享受孤独的乐趣。
大约五点多,在山坡道路上远远看见河边似乎有块平整的草甸,于是决定过去看看。
很满意,一块很不错的营地。今晚就这里了
一夜无话,又是一个好觉。早晨起来,吃完饭喝了最后一包酥油茶。
昨晚脱下的鞋子虽然湿了但没有结冰,气温已经回升到零上了。
河对岸有一处滑坡体,显示着大自然的威力
远处河边就是昨晚我选的私家营地,安静避风取水方便地面平整草地柔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往前走了不到一公里看到了山顶遇到的大神哥,他也选择了一人慢慢走,也在河边扎营,看来他他和我想法差不多 气温回升带来的最大不便就是满地的烂泥,简直让我走的痛不欲生。
路遇牦牛,这位牛大哥一直盯着我看,好像随时准备发动袭击给我一角,搞得我拍照时心里直发毛
这杀千刀的烂泥路啊,让我吃尽了苦头。
认识下我的朋友,右边是大青,长一米二前端没有泥托,左面是小青,长一米三前端有泥托。下山时大青在内侧小青在外侧,我们仨齐心协力确保安全下山。
一个大型马队迎面过来了,在其中看到了前几天路遇的向导大叔。打了个招呼得知他的队伍安全顺利出山了。
又走了一段,终于到了玉龙西村到贡嘎沟的路口了,看下地图,离今天目的地直线距离只有五公里了,似乎胜利在望了
远处山谷对面白色的就是今晚目的地上子梅村。我以为胜利在望,没想因为一时大意到最终却差点折戟沉沙。
马上到贡嘎寺路口时身后马铃响,仔细一看居然是猛将兄骑着马过来了。这可让我大吃一惊,你这样的高手怎么也骑开马了?
原来是他同伴因为感冒加高反没有办法再坚持了,而他们的另一位同伴已经在上子梅村等了两天了,为了能及时出山只好骑马下来了。
后来我才知道猛将兄和我都是8264微信重装群的网友,不过他比较低调,在群里不太说话
天气不好,虽然观赏贡嘎雪山的圣地也是这条穿越线路最著名的地点贡嘎寺只有几公里路了,我还是放弃了。在路口拍照打卡留念。
对面就是目的地上子梅村,到了那里,就预示着本次穿越基本成功了后面的路已经没有困难可言了。
但是就在此时命运却向我露出了狰狞的微笑,本次旅程最大的危机,悄然逼近
过了这座桥,在上升大约五百米,就到了。但是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浑身乏力,双脚就像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迈不开腿。
是体力消耗过大?马上调整行进频率,走十步歇一下,无效。
再来,五步一休,反正只有几百米了,再坚持一下!
可惜,还是无效。
已经开始气喘了,而且头也开始有点晕,视物模糊。
突然,我意识到,这不是疲劳,是低血糖发作了!
低血糖是户外常见的一种情况,严重发作时会晕倒,人事不知。一旦晕倒时身边没有人救护很容易陷入深度昏迷进而影响生命。
救治方法很简单,吃糖或喝饮料。对于团队出行,低血糖昏迷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solo的我来说,一旦昏迷,是没有人来救我的。
好在出行前所有可能碰到的问题已经做过预案,也包括低血糖的应对。在我贴身腰包里有一小袋葡萄糖粉,就是为了这种情况准备的。
来不及多想,马上坐下伸手去摸葡萄糖,同时暗暗祈祷不要和上次爬山似的用的时候找不到,但是应该不会,前几天从新整包时已经认真的放好了……
找到了,这救命的葡萄糖!
来不及找水了,直接吧糖粉往嘴里倒!
手不停颤抖,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低血糖引起的,我已经顾不得了。
十几秒后,心慌气短头晕眼花手抖症状全部消失,脚步再次轻快,终于安全度过了此劫
事后回忆总结教训,危机发生的肇因是我的裸水出行决定,
一路都是用小矿泉水瓶随时接水随时喝,结果在过来玉龙西村路口后到贡嘎寺一路上坡没有水源,水喝完了不想吃干干的路餐小食,觉得马上就到子梅村了,坚持一下。
其实身上带着能量胶和巧克力,但本身不太爱吃甜食,再加上能量胶那甜的发咸的口感……
到了子梅村,我也顾不上去找猛将兄,直接投宿第一家客栈,先要了一瓶可口可乐。
十年没喝可乐了,都快忘记什么味了。
喝了一口,果然,还是那么难喝
住宿五十吃饭十五,我已经吃够了方便面只要不是面什么都行
起来第一件事先去找猛将兄,想要商量下一起包车出山的事宜,结果村子里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人。
昨晚同住客栈的广州旅行团。团队中很多初次走长线的队员。
他们是出发比较晚的团队,正好赶上大雪封山又耽搁了一天。要是别的团队估计就下撤放弃了,但他们运气不错,碰上个认真负责的领队,及时改变路线走了盘盘山,再加上雪后两天的有利天气,终于顺利完成了这次穿越。
当然路上也受了很多苦,高反,失温,感冒,夜路,晒伤,大雾,大雪,过河全都经历了一遍,对于经验不多的普通人来说,很不容易了。
经过昨夜的低血糖危局我也不再想着拘泥于单人solo的规则了,和这个团队领队沟通后决定搭乘他们的包车到巴王海徒步起点。
在徒步起点终于遇到猛将兄。
不过已经和广州团领队阿哲说好搭车同行,就没再改变。
一路风光秀丽,可惜天不够晴朗。
路遇摩托骑手表演飞车绝技,结果一位骑手玩砸了倒在了湖水里
大家在休息。子梅村到巴王海大约二十公里,平路和下坡为主,走起来很轻松没有困难。要过几次河,其中一条比较大的要小心。
一段滑坡,大家小心快速通过。
终于到了本次徒步穿越的终点,巴王海停车场。
这里有小卖部,各种货物齐全,还可以烤牛肉串吃。
可惜没找到贡嘎线上著名的网红大白猫,问老板娘说是不知钻哪里玩去了
猛将兄早我一步已经走了,好像是包租了老板娘儿子的轿车去了草科。不知包车费用是多少。
去草科县城路上风景也很有特色,幽静荒凉中透露出质朴天成自然原始的美
顺利到达草科温泉度假村。
大家先是AA吃了著名的草科鸡,然后再去泡我一直心念念的温泉。
这是十一黄金周住宿价格,前台说可以打折的
酒店环境还是很不错的,云雾飘渺宛如仙境
我没有预订,就没住在度假村,而是在小镇上找了个普通旅馆,很便宜,五十块一间标间,条件简陋点但足够住了。
第二天一早小镇溜达,感受下当地人的生活气息。
这是一座中学,看着孩子们洋溢着纯真的笑脸说说笑笑你追我赶走向学校,心中涌起的是经历风雨后的安宁与平静,淡定与从容。
在陌生的地方,看着陌生的人,却不知为何莫名感到熟悉而亲切。
人人都是过客,终将离去,唯有经历记忆心中
找了个小店吃早点,价格亲民,口味一般水平吧,不如成都
再次搭乘广州朋友的车向成都出发。
领队阿哲是彝族,在路上给大家唱了几段彝族民歌。
小伙子是广州一座体育类大学的学生,今年大四,学的是户外领队专业。看着他,不由想起自己单纯青涩的少年时光。
户外这些年,见多了或豪爽大气或猥琐放浪或高冷闷骚或胡吹海聊的各色老司机,动辄开车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但唯独这种虽年轻却认真负责,真诚中透着善良的领队难得碰到。
一点左右顺利到达市区。七点的飞机,利用剩下的时间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吃当然是最重要的,一个人没法吃火锅,就找点当地小吃吧
买几个锅盔回家哄儿子老婆。
这个担担面和钟水饺真的很不错,下次带儿子来尝尝。
吃喝完毕,顺利搭上飞机安全回家。
没有看到贡嘎主峰,但没什么遗憾,这不重要。
登顶不是全部,能够安全的回家,才是胜利。
贡嘎线死亡两人我是有点怀疑的,因为自己是亲历者,知道除了五号夜有一个很冷的降温其他几天应该说温度不是太低,我带的厚手套基本一路都没拿出来。
回来后我也一直关注网传贡嘎失温的消息,但很奇怪别的伤亡事故都有或详细或简单的情况描述,但唯独贡嘎失温没有后续消息。
我猜会不会是把那两位不慎失足落水几乎冻僵的驴友误传成失温遇难了?
用朋友拍的五号子梅垭口看贡嘎做结尾吧,虽然云雾缭绕看不清山头,但我知道,山就在那里,在那里等着,等着愿意不畏艰辛的人去看他。
等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所阐述仅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与8264无关,如内容涉嫌侵权你的权益,请联系8264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劲秋 回复

    这么有缘,我们主要是被队友抛弃痛苦

    发表于:2019-2-2 15:50

    • kk460021: 看了你的帖子,发现我们是一趟车从成都到的康定,其实你们走的比我艰苦,最困难的时候我只是困在营地,而你们却是在路上和风雪搏斗
  • kk460021 回复

    不敢不敢,我只是个solo初学者,还要和各位老大多学习

    发表于:2019-2-2 08:15

    • wx8264086oH77W: 说话注意下言辞,不要太过于嚣张,够胆的来和我solo下!!!
  • wx8264086oH77W 回复

    说话注意下言辞,不要太过于嚣张,够胆的来和我solo下!!!

    发表于:2019-1-22 21:06

    • kk460021: 大约九点,猛将兄打头开路,一队人出发了,我赶快收拾上包跟了上去。 仓促中,还是把那包减重装备放弃了。 拔高,一路拔高,雪深的地方没过膝盖,浅的也到小腿。好在前面有人开路,顺着脚印走轻松一点。 好消息天气好转了,周围的雪山慢慢清晰了起来。 拐了个小弯,在一个平台观赏下小贡嘎的雄姿。 大约三点,从轨迹看已经非常接近垭口了,但是天气突然变坏。本来上垭口路迹是很明显的,现在白茫茫一片全是雪,大雾弥漫又无法看见山头做参照,找来找去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迷路了吗?这种天气,这个高度迷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还好猛将兄经验丰富,马上调整路线,先角度偏移点直拔高上山,然后顺着山峰往一个方向分散搜索前进。几分钟后传来好消息,一位女驴友发现疑似路迹,经过辨认正是翻垭口的正路! 就在离垭口几十米的地方,遇到了本次贡嘎之行最神奇的事情,一顶帐篷突兀出现,让大家惊恐不已。这两天没人上山啊,难道有人被困……猛将兄小心接近想要探查下情况,却发现一个人影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原来这位老兄前天下午强翻日乌且垭口,天黑才到垭口。因为大雪掩盖了路迹,再加上天黑就在这里扎营了。没想到当晚暴雪,越发走不了了,已经困在这里三天了。 能独自在海拔4900米的山顶对抗暴风雪三天,这才是真正的大牛啊!我们一致认为,大神的称号这位老兄当之无愧! 看到我们大神连忙收帐篷和我们一起下山。这时我们才发现人家连登山杖都不用,果然厉害。 后来我才知道大神在和暴风雪的搏斗中遗失了登山杖,但这依然无损我的崇敬 越接近垭口风雪越大,翻过垭口还有十几公里山路才能到达莫溪尾沟露营地,时间已经不允许在垭口过多停留,匆匆照张像,纪念我凭自己之力到达的人生最高点,海拔四千九。 这是天气好时候的日乌且垭口,远处雪山清晰可见 天气越发恶劣,风雪越来越大。而下山的路也陡峭难行。没人说话,大家都努力保持平衡,小心翼翼的在三四十度的斜坡上之字形往前走。 已经接近五点了,离传统上翻过垭口后第一营地还有十公里多,如果是平常最多三小时就到了,无非走一段夜路。但今天天气异常恶劣,气温不断下降,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其他人还想加把劲走到莫溪沟尾营地,而我已经决定,一离开山坡下到谷地就找地方扎营,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安顿下来。就这样,和其他人慢慢拉开了距离。 天一点点暗下来,我已经没有心思照相,几次离开路迹到看上去可能扎营的地方探查都无功而返,甚至还有一次一个不小心,陷进了齐腰深的雪里。 就在我已经放弃寻找平地,今晚准备找一个斜坡勉强栖身时,转过一个小山坳,一抬头发现路边一块空地看上去挺平缓。 一面快步走进,一面暗暗祈祷雪下面不要是灌木丛或是乱石。 小心的用登山杖尖戳雪探查,反馈回的力度柔中带硬,下面是草甸! 扩大探查面积,老天保佑,没有乱石😊 终于找到营地了,但我顾不上高兴,一个危机正步步逼来,天,马上就要全黑了!而风,也呼啸着向我袭来。 没有犹豫,扔下背包先用双手在雪地里挖一块平地出来好扎营。 手套不防水,一分钟后就湿透了,但是不敢停,咬牙坚持几分钟后终于平整出一块空地,而这时,我的手已经完全冻僵没有知觉了。 困境还没结束,天边只留下一点点亮光,马上就要全黑了! 摘下手套,拉开冲锋衣和羽绒服拉练,把手插进怀里暖和,一分钟后,刚刚有点知觉立即进行最重要的,扎帐篷。 多年的露营经历果然没有白费,终于在天完全黑透的同时,我也安全的钻进了帐篷。 没有顾上拍照,这是第二天早晨收帐篷出发时拍下的照片 半夜,我户外经历中第一次被冻醒了。帐篷上挂满了冰,不过好消息是风和雪都停了,。 拿出备用羽绒服穿上,把冲锋衣铺在身下阻挡寒气,裹上急救毯,然后,接着睡! 我的睡眠一直不好,偶尔还需要安眠药辅助入睡。但这次贡嘎不知为何睡眠质量超高,每天都是迅速入睡,一觉到天亮,连准备好的安眠药都没吃过。 也许是太累了吧😊 早晨起来,温度估计零下十度以上,大雪之后第二个考验——严寒如约而至。 水已经冻住了,只有保温杯里的还能流动。 几经周折终于化开水煮好了早餐,下一个难题是鞋。 本次出行虽然预计到可能会有雪但没想到遇到了大暴雪,准备上稍有不足,最大问题是鞋。 雪山靴要求防水透气,保暖性好,属于登山鞋里的高端,价格不菲。而我的只是普通登山鞋,虽然有一定防水性但在雪里长时间浸泡进水是必然的,在高海拔鞋进水,要是再加上降温,那几乎是绝杀必死困局。好在袜子还比较给力,前年鳌太捡到的那双美利奴纯羊毛袜发挥了巨大作用,虽然半湿但还是完美的保护了我的双脚。 但是早晨醒来却发现一个大问题,湿透的鞋经过一夜低温已经完全冻住了,变形的鞋面硬的像石头,根本穿不进去。 开动脑筋想办法,用锅烧开水来化冻,几次尝试终于化开一点勉强穿上鞋,顿时觉得自己的脚踩进了冰桶里,那酸爽…… 不停地跺着脚,嘴里嗨嗨给自己打气,终于把帐篷收好背包上肩出发了 前行不远,看到了两个帐篷,原来是猛将兄和大神兄在这里露营。果然高手都是寂寞的 又往前走了半小时,看到了昨天一起下山的大部队。他们没能走到莫溪沟尾营地,被迫在半路扎营了。 看着他们凹凸不平灌木丛生的营地,我不厚道的笑了 再次上路,走了几公里远处应该就是莫溪沟尾营地。 喝口真正的山泉水尝尝吧,就是透心凉 慢慢的这种石头房子多起来,都是马帮经过和牧民放牧住宿用的,驴友也有住的。 小屋门上发现了一个塑料袋 户外惯例,当你想放弃有价值的物品尤其是食物补给时,可以用袋子装好挂在树枝或摆放在石头上显眼的位置,有需要的人可以自行拿取。 这是一袋吃的,有火腿肠汤包等。 我的补给还很充足,只拿了一包豆腐干用来补充下蛋白质,别的没动还放回袋子里了。 过河了。听说国庆期间贡嘎走桥是要收费的,现在却没见有人来收。估计因为大部队都回头下撤了,收费的也都走了,便宜我们了 迎面走来一个马队,这是今天碰到的第一队 这些收费的营地也人去楼空,只留下遍地的垃圾。 对此我是很有意见的。你收费没问题,至少把营地打扫下吧?垃圾不背下山烧一下总可以吧。 人家洛克牛线的场虽然也收费,但总归还是有人打扫啊 路上营地还是很多的。但我没有选择那些传统上的营地,而是想个僻静的地方扎营。 气温开始回升,风雪基本停了,我特意放慢脚步,以享受孤独的乐趣。 大约五点多,在山坡道路上远远看见河边似乎有块平整的草甸,于是决定过去看看。 很满意,一块很不错的营地。今晚就这里了
  • kk460021 回复

    看了你的帖子,发现我们是一趟车从成都到的康定,其实你们走的比我艰苦,最困难的时候我只是困在营地,而你们却是在路上和风雪搏斗

    发表于:2019-1-19 10:17

    • 劲秋: 好棒,比我们晚点穿越的队伍,好刺激
  • kk460021 回复

    用的是两步路户外助手

    发表于:2019-1-19 10:10

  • 吴梦梦 回复

    请问一下,你手机地图,用的是什么APP?

    发表于:2018-11-26 13:48

  • zsleon 回复

    膜拜!和我穿过的一样路线,天气比我的恶劣,强度更大。

    发表于:2018-11-26 10:01

  • 无为5985 回复

    带的东西还多啊!还有耳机哈哈。拍的还不错!好地方

    发表于:2018-11-24 13:48

  • 劲秋 回复

    好棒,比我们晚点穿越的队伍,好刺激

    发表于:2018-11-24 00:41

  • 宏伟305 回复

    真心佩服,SOLO穿越还是蛮危险的!

    发表于:2018-11-23 17:38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微信

扫一扫

8264

微信号:Zaiwai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