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新疆 天山 狼塔 狼塔日记

狼塔日记

作者:liu.j.h@^@     8914人关注 2019-3-29 10:47
  目标:狼塔 地点:天山 地区:新疆 对于阅读这篇日记的人来说,可能一半以上的人不知道狼塔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狼塔在新疆天山,而我之前既未去过新疆,更没去过天山。之所以要走狼塔,是因为对许多户外徒步爱好者来说,狼塔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而我恰恰就是一个骨灰级的驴友。 从网络上搜索驴友们对狼塔的描述,狼塔之路是穿越北天山最为漫长和危险的徒步线路,全程需要穿越200公里的无人区,翻越雪山隘口、横渡冰河激流、行走空中栈道,风景绝美而又惊险刺激,集巍峨壮美的天山风光之大成,无论强度难度还是风景美丽度都堪称国内顶级徒步路线,是富有探险精神的驴友们的向往之地。  
新疆的地形如同汉字的“川”字,人们通俗地用“三山夹两盆”来形容新疆的地形,“三山”是指天山、昆仑山、阿尔泰山;“两盆”则是指塔里木盆地和准噶尔盆地。昆仑山在南部,阿尔泰山在北部,天山居中,由东至西横贯新疆的中部,把新疆分成了南北两个各具特色的区域。有诗云:“一山横亘界南北,万古奇雄塞大荒。”天山的雄伟壮丽,素来为古人所称道。 而我对天山的向往,则来自幼时阅读的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七剑下天山》。天山在我心中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重装狼塔之路,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天山的神奇,是打破这种神秘感的唯一方法。
九月十八日,晴,赴疆
在经过一番周密的计划和两个多月的体能强化锻炼后,终于踏上西行之路。本次一同出行的是狼群的五位驴友,分别是草原狼、北山、素颜、野狼和我(下图自右向左)。本来还有一位驴友,是去年一同走过七藏沟的明狼。可惜出发前,因家中有事不能同行,很是遗憾。晚五点于海阳毛衫城集合,乘坐机场大巴到青岛机场,乘机直飞乌鲁木齐
  凡是长线徒步活动,必须要做攻略,这是必备的功课。长线徒步活动所行走的区域和路线,一般都是从未到达过的地方,所以需要详细了解活动区域的地形特点、气候特征,以及活动路线的行程设计。每天大约要走多少公里山路,在何处扎营,都应该有明确的计划。准备的方法,当然就是从网络上查询。还要认真阅读以前走过这条路线之人的经验心得,从中掌握尽可能多的信息。根据当地的地形、气候特点准备针对性的装备,并防范有可能突然发生的自然灾害和气候骤变带来的困难和危险。尽管长线徒步活动存在着一定的挑战,有了详细的计划和坚强的体能,安全性就会高的多。毕竟我们是去玩的,而不是去玩命的。挑战大自然的同时,更应该懂的敬畏大自然,这是每一位驴友都需要牢记的。
九月十九日,晴,进山 客机从青岛飞行到乌鲁木齐需要近五个小时,从八点半起飞,次日凌晨一点多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2机场。事先联系好的接机车辆已在机场等候,上车后安排司机尽快找家旅馆抓紧时间休息。此次狼塔徒步活动,全程计划在山中连续行走11天,因此需要背负至少11天的饭食,加上帐篷睡袋、衣物等装备,每个人的负重都在45斤以上,对体能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而吃的下、睡的好是保障体能的首要条件,所以大家都不敢放纵自己,只要有时间,还是要尽可能多休息会。 乌鲁木齐比海阳时差晚两小时,上午8:00日出,晚上8:00日落。上午8:00乘车从乌鲁木齐出发赶往白杨沟徒步起点,途经昌吉市、呼图壁县。过了庙儿沟镇后,路况开始变差,商务车勉强可以通过。到达白杨沟煤矿前,甚至翻过了一座很高的达坂,通过达坂的路面尚未硬化,商务车跑的很是艰难。在已经废弃的白杨沟煤矿处有森林防火检查站,检查进山前有无备案,而我们对此毫无准备。正在我们无可奈何,准备上车返回昌吉市联系备案时,一辆越野车载着四名驴友进山,司机在了解情况后,热情地帮我们联系备案。通过短信发送身份证信息做了备案,才通过检查站。如果没有越野车司机的帮助,我们起码要浪费一天的时间。在感叹运气好的同时,心里很感激那位素昧平生的朋友。越野车所载四名驴友也是计划走狼塔CV线,于是相约同行,起步地点可能不一致,但晚上肯定会在同一扎营地相遇。 狼塔CⅤ线全程需要翻越九座达坂,穿越两条较大的河流和两条大峡谷。起点白杨沟海拔约2000米,海拔4008米的乌拉布图达坂是全程的最高点,终点是昌吉市庙尔沟镇农大林场,海拔1800米。
具体路线:
呼图壁白杨沟-白杨沟达坂3860m-台普希马克河--空中栈道-库勒阿特藤达坂3555m-尔特兰塔河-蒙特开增达坂3960m-喀拉尕依特达坂3770m-古仁郭勒沟--乌兰达坂3480m--恽扎---夏热达坂3150m—绿湖3500m—乌拉布图达坂4008m—三屯河大峡谷--天格尔达坂3760m——头屯河大峡谷——桥楞格尔达坂2500——农大林场
  当晚如约与越野车所载四名驴友汇合,在白杨沟达坂前的河谷中扎营。四名驴友有两名是山西的,一名宁波的(网名:一叶轻舟),一名新疆昌吉的。昌吉的驴友网名叫传奇,姓朱,后来与我们一路同行,成为好朋友。
九月二十日,晴,白杨沟达坂 今天的任务是翻越白杨沟达坂,到达马鞍子营地扎营。白杨沟达坂是狼塔CV线穿越的第一道拦路虎,俗称劝退考核达坂,驴友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白杨沟达坂下,不能按时到达或者依附其他帮助才能到达的驴友是无法顺利完成后续路程的,而且只要过了白杨沟达坂,将很难再撤退回来,所以必须从这里主动撤退或被劝退。
  攀登白杨沟达坂需上升海拔1000米,路沿着河谷上行,由于背负较重,走起来还是挺费力的。草原狼、北山和素颜一路领先,我与野狼拖在最后,慢慢追上山西、宁波和昌吉的驴友。大约15点我登上达坂顶部,风很大,匆匆拍照后,找避风处等待落在后面的野狼。 在山顶等候片刻,狼哥(草原狼)安排我和素颜先行下山,他和北山留在山顶继续等野狼。下山的路起初走的很轻松,但在下降300米左右海拔后,山路开始绕山体曲折下行。山体坡度在70度左右,小路宽处可并排放开两只脚,窄处只能容下一只脚,且路面是倾斜的。山体无植被,一眼望下去深不见底。我素来恐高,走这种路简直痛苦万分,只能咬牙坚持。双手握紧登山杖,一步一挪,生恐脚下一滑,万劫不复。
翻越白杨沟达坂,上山用时六个小时,下山用时也接近六个小时,足见下山的艰难。
接近山谷时,远远追上前方先行的北京队。北京队驴友在马鞍子营地未做丝毫停留,直接向山谷深处冲下去。而我们由于攻略做的不到家,路过马鞍子营地时也未意识到已到扎营地,直接尾随北京队追下去。到达谷底时,我们见狼哥三人尚未追上来,便停下等候。稍时,昌吉驴友先追上我们,告诉我们野狼落的很远,等到狼哥和北山追上来,果然未见野狼。
经协商后,决定先下到谷底寻找扎营地。及至下到谷底,却见河流湍急,沿河下行直到天黑也未找到扎营地,也不见北京队驴友的影子,察看地形,估摸近处仍难找到合适的营地,为了不至于和野狼分开太远,只得就地寻找一处稍平坦处扎营。
扎营后夜色已深,估计野狼已无可能追上我们,幸好后面尚有山西和宁波的三位驴友与他作伴,但心中仍惴惴不安,在焦虑和疲惫中睡过去。
九月二十一日,晴,台普希马克河 天亮后,吃饭打包完毕,便一直原地等候后面的队伍。无论如何,我们要等到野狼。即便他体能不支,独自后撤,也要等后面队伍带来确切消息,才能继续前进。十一时,后面队伍终于赶上来,野狼同行。见到队友,方始心安,询问昨夜情况,山西一驴友恰好带着双人帐,很义气地收留了他一夜👍 今天的任务是通过台普希马克河(简称台河),途中需行走空中栈道。启程后不久便转上栈道,接着攀爬一段坡度很陡的垭口。跨过垭口,眼前豁眼开朗,台河在山谷中蜿蜒向远方延伸,看不到尽头。下到谷底的山路在峭壁上曲折盘行,向下看一眼便感觉头晕。战战競競下到河道中,在一处临时营地休息片刻。山西的两位驴友由于背负较重,走的更加艰难。
  天山地区所有的河水都是高山积雪融化而来,冰凉刺骨。出发前素颜特意为大家定制了套腿的油纸套筒 ,套在脚腿上,穿上溯溪鞋,膝盖部用护膝扎紧,简直就是一副过河神器。鉴于空中栈道太过危险,又自恃装备齐全。整条台河我们只走了一小段空中栈道,其余全在河道中走。然而河水太凉,即便我们全副武装,每次过河在水中也待不上一分钟。今天的全部时间几乎都在河道中穿过来穿过去,一会儿从河左岸过河到右岸,一会儿又从右岸过河到左岸,频繁地过河让人很无奈,趟到最后个个想骂娘。下午七时左右终于赶到一棵树营地,扎营休息,打水做饭。✌
九月二十二日,晴,库勒阿特藤达坂 今天的路程是翻越库勒阿特藤达坂,启程便是沿着一段陡峭的河道攀升,我和野狼依然落在后面。野狼是初次参加长线活动,户外GPS轨迹使用尚不熟练,此后的路程我决定与他形影不离,我们不能总是把队友的安全依赖于萍水相逢的朋友身上。 攀爬河道过程中,我教野狼如何借助登山杖节省体力,攀爬的速度提升不少。可惜没多久便乐极生悲,我的物美价廉的登山杖居然坏掉一支,后面还有很长的路,陡峭的山路没有双杖依靠可怎么走啊?此时不仅走路困难了,快乐的心情也蒙上阴影,苦恼中爬上河道尽头,翻越一道山坡后,眼前又是一座陡峭的山垭,山路呈之字形曲折盘行到垭口顶部,对照网上图片,此处应该就是库勒阿特藤大坂了。山路虽然陡峭,不过时间尚早,顺利翻越不是问题。 稍事休息后,继续攀登。及至半山腰,向下看已有眩晕感觉,此时听闻山顶传来吆喝声,心中诧异山顶怎么会突然有如此喧噪声,却见一哈萨克牧民骑马扯缰,手中尚牵另一匹马,身后还跟着四匹马,沿着山路奔弛而下,一时间惊得我们目瞪口呆。那牧民骑马驰过我身边,还不忘潇洒地向我招招手:“你好!”。一瞬间脑海里千万念头闪过,一是惊讶于哈萨克牧民的胆识过人和骑乘技术高超,简直就一侠客形象;二是惊奇于这陡峭山路居然可以跑马?我还在这双股颤栗,步履维艰?怕个鸟啊!顿时豪气千丈,胆气陡升!
  翻过库勒阿特藤达坂后,远处雪山遥遥可见,风景壮美,忍不住驻足拍照。此次狼塔徒步,由于时间较长,为保证手机能够正常使用轨迹,必须节约电量,所以不是特别好的风景一般不拍照。 见识过哈萨克牧民在山路上策马奔驰之后,下山的路也不象之前那么害怕了,一路飞奔下山,下午五时左右便下到谷底。 继续追击前队!路遇北京队驴友,攀谈中得知计划有变,原计划三天的路程,要挤在两天完成,今天和明天的路程都要相应延长。本来感觉特轻松,一时间又压力陡增。沿着河谷的路虽然平坦,然不时需要趟水过河。 尔特兰塔河河道宽阔,水量较小,不像过台河时总在狭窄的河道中穿棱。但每过一次河,都要先换上溯溪鞋,扎好过河“神器”,过河后再换回登山鞋,要不然较长的徒步路会把油纸套筒底部磨破。每次过河都要卸背包、换溯溪鞋、绑登山鞋,过河后卸背包、换登山鞋、绑溯溪鞋,到天黑时分,这套动作都成了程序化作业,熟练无比。天黑时分,终于追上已扎营休息的前队,暮色中扎营做饭。
九月二十三日,晴,冰达坂 今天要翻越蒙特开增和喀拉尕依特两座达坂,行程28公里。蒙特开曾达坂海拔高度3960m,是狼塔CV线上的九座达坂中高度排名第二的达坂,完全被巨大的冰川所覆盖,冰川形态完好,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冰达坂。达坂的北侧属于昌吉州,南侧则属于巴音郭楞自治州 ,因此也是南北疆的分界线。达坂两侧的地貌和气候有明显差异。由于雪深路无痕,路还是比较难走的。 早晨启程路过北京队驴友营地时,北京队驴友已起营上路,他们早已知道今天的路程异常艰苦,所以早早上路了。沿着河谷侧面的马道缓慢上升,接近蒙达坂下时,是小冰湖营地,此处海拔较高,河水早已干涸,但岩石上有冰,如在此扎营可采冰烧水。 冰达坂前是一道乱石坡,在山脚下看不到冰达坂,只觉这道乱石坡好难爬,在山下还以为这道乱石坡就是冰达坂,爬这道乱石坡已几乎用尽力气。努力爬到乱石坡顶,方看到冰达坂全貌,一道冰雪覆盖的山坡雄峙于眼前,一面惊叹大自然的神奇,一面在心底不断给自己打气。
  冰达坂底部雪层较薄,雪下是艰硬的冰层,雪层可踩下脚印,不致打滑,路不算难走。但及至半程,雪层渐深,走起来额外费力。临近三分之二行程后,渐近达坂顶部,此时雪深及膝,上一步退半步,加之体力耗尽,人人举步维艰。但眼看胜利在望,又之寒风呼啸,狂风刮来,人几乎站立不稳,遂奋起余勇,攀至顶部,将登山包放置于身后,人趴在包下避风暂歇,同时等待后面队友。蒙特开增达坂顶部可远远看到冰雪覆盖的河源峰,但此时劲疲力尽,加之达坂上山风呼啸,既无心赏景,更无意拍照。 约摸半小时后,昌吉驴友和野狼先后登上顶部,时间是15:30,新疆约摸20:30~21:00黑天,庆幸天色尚早,不致夜走险路。
  在我们离开蒙特开增顶部向喀拉尕依特达坂前进时,远远看到宁波的驴友一叶轻舟刚走到冰达坂中部。一叶轻舟本来体能很棒,可能有点水土不服,早晨上山时就说胃烧得慌,吃下的早饭也全吐了,这大大影响他的体能,以致于落在所有队伍后面,而且还落下不小的距离,估计他今天必须走夜路了。 蒙特开增达坂到喀拉尕依特达坂的路全部绕山体转山,依然是羊肠小路盘旋,本以为这段路不会太长,那知绕了一个圈又一个圈。在攀爬蒙特开增达坂时,体能已两度透支,此时的路又危险又无聊,人人都感疲惫不堪。 7:30下到谷底,庆幸天黑前到达安全地段,心中放松不少。稍事休息后,继续前进寻找前队扎营地,直到晚上10点多才追上,等我们搭帐扎营,吃完饭准备休息时已近午夜。此时见帐篷外一人影晃动,仔细看原来是一叶轻舟刚刚追上来,好有毅力的哥们。
九月二十四日,晴,黄金牧场 今天的行程计划:走出古仁郭勒沟,然后徒步乌兰达坂和夏热达坂。两个达坂海拔分别为3330米和3150米,这在狼塔路上已经算是最为轻松的路了。 晨起上路,心情放松的想唱歌。 走出古仁郭勒沟的路,全在狭窄的河道中趟冰水。本以为过了台河和尔特兰塔河,再没有涉水的路,没想到过河神器又排上用场。一叶轻舟与我们同行,没准备过河用具,前两天过河,仗着年轻气盛,全是赤脚过河,此刻体能下降不愿下水,攀爬上一个山坡寻路无果后,只好又下到河道中蹦石头。无奈包重石滑,跌到在冰凉的河水里,下身全部湿透,在走出C线后与兰州的驴友一同出山了,未能完成Ⅴ线穿越,实在遗憾。 钻出古仁郭勒沟,有一家牧民。在牧民家我买到一支以前驴友丢弃的登山杖,终于替换掉暂时代用的木棍,这也给我增加了走完V线的勇气。在牧民家还买了几个苹果和梨子,美味可口,大家出山后都说吃到的水果都不如那牧民家的苹果。以前有个故事,说是一位落魄的皇帝流落街食,整日饥不裹腹,遇一乞丐用烂菜叶、败果子熬了一锅汤,名曰珍珠翡翠白玉汤,皇帝吃的香甜无比。后来皇帝渡过劫难,重新登上皇位,遍寻天下美味,却总也吃不出那个香甜的味道。哈哈。。。大概大家就是类似吃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感觉吧。
  乌兰达坂和夏热达坂是天山有名的黄金牧场。正值深秋,草色金黄,一望无际。天山苍鹰在头顶盘旋,远处山半腰几峰骆驼悠闲漫步,走过一片高原草甸的小路后,一路都是机耕路,有越野车和小货车不时从路上经过。在机耕路拐向绿湖方向的河道中,我们选择平坦处扎营休息,天色尚早,只是风太大,不得不找石块压住帐篷。好在河道多的是圆石,找起来也不费劲。这一晚上是连日来睡的最适服踏实的一晚。
九月二十五日,晴,绿湖 今天的行程是走到绿湖扎营,海拔升高800米,路程20公里,继续狼塔线上的休闲游。从机耕路转入马道,沿河谷一路上行。路非常平缓,走起来感觉是平的,只有回头望时,才会发现海拔已经升高不少。河谷两岸不时可看到成群的牛羊,马道时而在岸上,时而在河道中穿行。行程过半后,马道逐渐消失,不时需要越过一片片高山草甸,甚至有的地方是沼泽地,看来高山草甸的保水功能还是很明显的。
  绿湖海拔3500米,太阳落山后,气温很低,吐口睡沫落到地上之前便成了个小冰坨。风很大,扎帐需二人协同完成,在帐篷里生火做饭,蒸汽在外帐上先凝成水珠,停火后立刻结成冰决凝固在帐篷上。
九月二十六日,晴,乌拉布图达坂 今天的行程翻越乌拉布图达坂。乌拉布图达坂海拔4008米,是狼塔线上海拔最高的达坂。我们的扎营地3500米,所以攀登乌拉布图达坂只需拔高500米,不到12点便登上达坂顶部。 绿湖在岸边看时,只见一潭幽深的湖水,没有丝毫特别。此时在达坂顶部向回观看,才发现湖水在日光下真的变成了绿色。
  翻越乌拉布图达坂后的下山路并不险恶,下撤到谷底后沿着河道一路坦途。本来以为狼塔V线的路会更加艰苦,此时有山、有水、有阳光,心情轻松又愉快。 小路在半程两条河流汇集处转向,转向前我的轨迹曾出现一次大幅度误差,害的我们以为走错了路,差点返回去重新找路,休息片刻后GPS轨迹又恢复正常,虚惊一场。找到转向的小路后,轨迹与路况完全吻合,不再怀疑。沿小路直切向上,并入一条可跑越野车的机耕路,路的尽头有一座废弃的金矿。本来营地是设定在海拔2600米处的,为了第二天能顺利翻越天格尔达坂,在夜色中追上前队在海拔2900米处扎营。
九月二十七日,晴,天格尔达坂 天格尔达坂据说是狼塔CV线上最难爬的达坂。达坂上在解放前曾有土匪据险而守,人数最多时达到万人,后被解放军南北两路大军夹击灭亡。 早晨越过山脚的一条小河后,并入公路。沿着公路走了一段路,发现已偏离轨迹。察看一番地形,顺公路回撤一段路直接切上山坡。山路其实是沿山沟向上攀爬,但起初的路很不清晰。前队在山坡上直接上切,我则在下面沿山体绕路,想找到明确的山路,没想到却转到相邻的山沟里,轨迹时左时右,搞的我难以确定路线,只好沿山沟向上攀爬。等我攀爬出山沟后,发现前队已在山半腰找到准确山路,急忙沿山坡切回,此时已落前队很远,野狼故意落在后面等着我。无兄弟不登山啊,有个伴等着就是好,心里不慌。
  天格尔达坂的确地势险恶,半山腰的山路绕着几个山峰转来转去,部分路段坡陡路窄,走的颇为艰难。靠近山峰处,渐渐怪石嶙峋。虽然依然攀爬艰苦,但有山石遮挡,至少不再危险,心中稍安。山路在乱石中盘绕向上,不时有狂风沿山坡向达坂顶部刮过,风力很大,帽子都要用手按着才不至于被刮走。临近坂顶,一阵狂风甚至刮的我呼吸都困难了,急忙将头低伸进两块巨石的缝隙里大口喘气,才恢复正常。 登山达坂顶部,终于喘了一口长气。遍观四周,怎么也看不出狭小的达坂顶部能住下上万人的样子。山势虽然险要,但缺乏纵深,此处剿匪有何难哉?南北大军包围,一通炮火覆盖,土匪躲都没处躲,不投降也只有覆灭的份了。
天格尔达坂海拔3760米,至此狼塔CV线上九座达坂,我们已翻越八座,最后一座桥楞格尔达坂海拔2500米,已不足为惧。等野狼登上达坂,我开玩笑对他说:“祝贺你野狼同志,狼塔路上再无险途!”
“哈哈哈!”相视一笑,轻松尽在不言中。
  顺着碎石坡连走带滑下了达坂,昌吉驴友老朱已在坡下避风等候我们。三个人一人一个石缝躲风吃午餐,饭后老朱跟我们介绍他的经历。老朱,网名传奇。新疆资深驴友,自2001年就爱好上户外徒步,而且夫妻俩比翼双飞,也是新疆最早的也很有名气的三对夫妻驴友之一,夫妻俩不久前才一起走完墨脱。有一本书名《谁唤醒了我的驴蹄》的书,专业介绍新疆户外徒步线路,大概有八十多条线,老朱照着书走了六十多条,有二十多年的户外徒步经历,狼塔CⅤ线是他很久就想完成的一条线,这次和我们相伴共同完成,也算缘份。在狼塔线遇到的驴友,大家都很友好。大概是因为有能力和胆量来走狼塔的,都算强驴了,彼此都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吧。 再往下走,便是三河屯大峡谷。峡谷河道中巨石遍布,坡陡水急,但这点困难对我们来说已不是问题,轻轻快快到营地。
九月二十八日,晴,桥楞格尔达坂 今天是出山的日子,连日来的辛苦和疲惫都将在今天得到释放。下山我要吃烤全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哥想的全是羊肉。😁 我们的营地海拔2200米,只需攀高300米便可越过桥楞格尔达坡,顺头屯河大峡谷走到农大林场,就有通讯信号了!
  这次狼塔CⅤ线徒步穿越,我们运气好的出人意料!全程没有遇上风雨雪天气,所以虽然辛苦点,但并未遭罪。每一天的路程中,我在赶路的同时,也在端量如果遇上极端天气,如何能够安全下撤。说实话,在C线和V线交界的地方,还是很容易撤出的。但C线中间两天、V线的天格尔和桥楞格尔达坂之间,如果遇上大雪封山的话,要想安全下撤,还是会很痛苦的。 到农大林场不久,老朱的哥们,驴友老狼便开车来接他,连同我们一同捎出山。老狼在新疆户外界也是大名鼎鼎,很义气的哥们。 据说我们出山后,第二天山上就下雪了。看来我们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不过,十天的徒步,山上的风景差别几乎不大。如果有雨、有雪的话,可能风景会更壮美些,看来有所得必有所失,我们在庆幸一路好天气的同时,也错过了天山可能更好的风景。不过,重要的是,我们安安全全出山了!同行的驴友27人,C线撤出10人,完成CV线全程的17人,北京队和我们全部,另有兰州女驴友开心、昌吉老朱。
( 本文作者 : liu.j.h@^@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昌北以北 回复

    看来看去,还是秋季狼塔更为迷人。。。

    发表于:2019-9-3 10:01

  • BUB 回复

    想请教楼主的进山商务车是怎么联系的?

    发表于:2019-9-2 12:27

  • leslie_lee 回复

    天公作美,完美!

    发表于:2019-7-4 13:54

  • 远去的烟云 回复

    膜拜大神!

    发表于:2019-5-24 06:13

  • 放飞心情AA 回复

    这个杨门女将也很厉害!!!

    发表于:2019-5-23 17:15

  • 好钓 回复

    佩服佩服

    发表于:2019-4-10 09:13

  • 邀日月月 回复

    谢谢分享

    发表于:2019-4-10 00:55

  • 妃妃林 回复

    虽然劳累,但值得

    发表于:2019-3-29 11:37

发布新帖

Lafuma智能发热棉衣测评招募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