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独库公路 2019骑行阿和沙漠公路与独库公路

2019骑行阿和沙漠公路与独库公路

作者:呱呱叫8912     19547人关注 2019-12-15 16:25
路程的规划
6月4日晚上7点半抵达和田,迎接我的就是一场沙尘暴,在飞机上就看到满天的沙尘
飞机在云层上面的时候阳光普照,一片云海,当下降的时候,本以为可以看看和田的全景,谁知只有黄色一片雾霾
到了机场马上装好单车,一出去就下起了雨,落到身上的都是泥浆,一路上的人好似没沙尘暴这回事,只是少数人带个口罩,其他的该说就说,该笑就笑,我感觉张嘴就是在吃沙。
由于第二天是肉孜节当地人都放假,很多店都关门了,吃了手抓饭,感觉很油腻,当时打算骑完独库再去乌鲁木齐尝下其他家抓饭味道,买了点水果,水,馕就是沙漠公路的补给了
阿和沙漠公路,也就是和田到阿拉尔,全程427km,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第二条沙漠公路,建成于2007年,现在是一条开放式的收费公路。第一条是民丰到轮台的沙漠公路500多km,这条沙漠公路骑行的人很多,道路每隔4km就有一个水房,由一对夫妻看守,网上的信息也很多,基本不愁没有补给。
由于我们骑完沙漠公路接着骑独库公路,所以选择阿和沙漠公路更方便我们接下来的旅程。
出发前做准备工作的时候遇到很多困难,因为网络上关于这条公路的骑行信息实在是太少了,由于是沙漠骑行,补给成了关键,特别是水源。听说每隔100km就有一个加油站,但是也有人说只有进出口处有加油站,其他关闭了。地图上搜餐饮店便利店也完全没有搜到,加油站搜到两个,打电话过去要不就是空号或者没人接听不敢轻易相信,由于不确定的因素很多,所以还是带了很多补给才出发。下面就来详细说下补给点。
第一天,和田~红白山服务区180km
今天以为180km全程没有补给,其实不然,和田出发骑行80km到了塔瓦库勒乡,很完善的乡镇,加油站,便利店,厕所,餐饮店,还有警察局,当时那里是在施工,好似是建检查站。
这么大的地方地图上信息少得可怜。我们吃完饭休息了大概1个半小时继续出发,之后的100公里到红白山服务区一路就没有任何商店或者加油站可供补给了。
红白山服务区这里有加油站,便利店只有水,泡面和八宝粥,泡面还不提供热水,工作人员态度也很差,这里有厕所,有水龙头可以洗漱,但不能洗澡,有棚子可以搭帐篷,没有旅店这些,如果需要骑行这段,必须带帐篷。
沙漠路段不用爬坡,边走边玩速度还是挺快的,在路上看到队友在路边睡着了,我没有过去打扰,沙漠的骑行是孤独的,让我们就这样慢慢地学会长大,安安静静,不言不语都是很好的风景,让心释然,已是欣慰。
我在晚上9点天黑前到达红白山服务区,买了八宝粥吃了,和过路的司机大哥聊天,10点队友才到,我们就商量着在哪里搭帐篷,我们看到最里面有棚子很适合搭帐篷,问了服务区的工作人员他说不能,我们就在路边准备搭帐篷,不一会儿有一个自驾的朋友过来
“你们过来棚子这边来,安全一点。”一个男人轻声对我说。
“他(指着那个工作人员)不是说不行吗?”我说道。
“管他呢,搭了再说里面安静又安全。”
于是我们把所有东西转移到后面去,也没人阻拦,其实这里是交警的工作休息的地方,那些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权利管,真是不友好啊。
当晚沙漠还下起了大雨,狂风暴雨,都快把帐篷掀飞了,我和队友在半夜还没睡着,太吵了,还在我们的骑行群里吐糟,幸好有个棚子可以遮雨,如果帐篷搭在外面,我们就要遭殃了。
想念了一路的面条
供动物饮用的水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了那个干巴巴的馕,混着冷水吞进了肚子里。
今天,红白山服务区~阿拉勒服务区120km
全程无补给,出发前网上有提到阿拉勒有服务区,但已经是多年前,不敢冒险,所以在红白山服务区买了10几瓶水,是打算如果在阿拉勒没有补给也不至于断水。
一路上看到沙丘成群,延伸到了没有尽头的远方,看似安静的沙丘,却不时被大风刮得好似有节奏似的跳动,时有狂风卷起的沙尘遮蔽了视线,在一些荒地的平坦出,还有些气流变成漩涡,带着尘土互相交织,形成小型的龙卷风。
胡杨树,这是在沙漠公路两侧唯一能看到活着的生物,长达10几米的根系才能吸收深埋在沙漠地底的水,路边有大片的固沙芦苇格,每天下午5点没有那么晒的时候,工人就会出现在路边补种这种固沙方格。
正是有了这种技术,才能使沙漠公路的修建成为可能,其制作方法是,将已截成70CM的芦苇整齐摆好,沿中线将其插入沙中,深度约15CM 方格形成后将芦苇根部的沙踩紧,将方格中心的沙向外扒,形成洼地 芦苇外露高度约为15CM
但是这种防沙格是有一定的使用周期的,芦苇固沙格慢慢地会腐坏,而且会遭受不可避免的风蚀 其使用寿命最多为十年,正常在四五年开始,就必须进行部分补栽。
无意间发现了一根胡杨的枝干,不知它是被某日的狂风吹断还是自己愿意跌落的,它躺在柔绵黄沙的怀抱里,再也不用迎着朝阳昂起高傲的头,终于换了一种姿势,可以慢慢的再看一遍昨日的夕阳。
下午5点多到了服务区,有两个加油站,一个已经关闭,我走去另一个加油站,问能不能搭帐篷,小哥说他们有为旅行者提供住宿,可以免费住他们的员工宿舍,原来这里是中石油的宿舍,这里还有餐厅,便利店。
我收拾完等了很久,队友也到了。我们当晚吃了大盘鸡,还是不错的,买了一些水果,零食回去房间,这里的水果很贵,没有吃过几毛钱一斤的西瓜,苹果,油桃都是25一公斤,西瓜哈密瓜3块一片,库车小白杏吃得最多,最便宜是10块一斤,我是不是来了假的新疆呢。
很感谢加油站提供的帮助,那里的厕所有冷水可以擦一下身体,但是没有洗澡的地方,由于前一天已经没洗澡了,我就去洗了头,然后把水装回宿舍,站在盆子那里洗了个澡,实在是狼狈。
我就像一个捡矿泉水瓶子的

第三天,阿拉勒服务区到阿拉尔120km,全程无补给,出发前要在阿拉勒买好食物和水,沙漠公路就是每天的起点和终点有补给,其余一路都没有人烟,相伴的是逆风,沙尘暴,大太阳或者零星雨水,还有过往的车辆。
今天的太阳太毒辣了,我们在一个太阳能发电板后面休息到太阳差不多下山才出发,不然真是没法骑。这一路大货车和小车还是蛮多的,需要注意安全,最后一天我们剩50公里的时候把水喝完了,见到大货车司机停车在路边休息,我们问他们拿了几瓶水,他们都很好人,二话没说就给了,感谢这一路的好心人,队友啊毛停在路边休息,都有司机问他要不要上车,以为他骑不动了。
三天完成沙漠公路的骑行不算很难,就是每天骑完都忘记放松,肌肉还是很酸痛,记得按摩放松就好了
400多公里的沙漠旅程,在没有风声和车辆通过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就剩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千年风霜,万里狂沙。一条沙漠之路最美的不是连绵起伏的沙丘,也不是坚韧不屈的胡杨,而是那些走在路上,不停追梦的人。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在阿拉尔结束了沙漠公路的骑行,阿拉尔到库车大概 240公里,我们准备搭车前往
队友说他网上查了有很多包车,每人100多块,我们去车站看了问了好多人都说没有包车去库车,,后来才知道,最近在整顿这种黑包车,所以我们只能打的
问了几个司机他还不愿意去,太远了,而且限速,来来回回差不多10个小时。阿拉尔新汽车站有两班车可以去库车,每天早上11点是14座的车,下午5点是7座的车,但是我们错过了时间,只能打的过去了,两个人花了550元
就算没错过时间,我们两个人2辆单车也很难上车(另外一个队友骑完独库公路再骑沙漠公路,从库车搭班车去阿拉尔71元,司机不让单车上,无奈给了司机70元,才搞定,这已经很不错了,钱可以解决的,就算了吧)
阿拉尔是新疆的一个县级市,蒙古语意“汇聚,交汇”的意思,城市整体感觉很新,道路很宽,看着人民的穿着打扮,是汉族人居多,查阅资料后发现,阿拉尔是2002年才设立的县级市,2004年的时候,政府才正式挂牌成立。这里的矿产资源丰富,是新疆南来北往的重要交汇点,晚上看到很多人在公园跑步,一家老小带着小孩子出来散步,从人们休闲的生活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年轻有活力并且富裕的城市。
我们当晚11点多才找到宿舍住下,放好东西下去买了一桶泡面,两根香肠,一包酸奶,解决了晚饭。由于酒店不允许把单车放到房间里,我们只好放在楼下,特意提醒保安叔叔,说:
“你好,这个东西没地方放,我放地下了,你们注意不要当垃圾扔掉可以吗。”
“好的好的,放心,没人扔你的。”保安叔叔拍拍胸口说。
那是一个我在沙漠公路捡的胡杨枝,形状特别好看,,胡杨是沙漠里的明星,可以活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
第二天醒来,下楼准备出去,检查了一下单车上的东西,发现我的胡杨枝不见了。
“你好,请问你们是不是打扫过卫生,我放在地上的胡杨木头怎么不见了”我着急地问前台女生。
“什么东西啊?(又被拷问灵魂)”
“就是一个胡杨木头,我昨晚特地交待保安叔叔不要扔呢?”
“那个保安下班了,不知道啦”
我欲哭无泪,只能怪自己没有把东西看管好。由于队友还没起床,我就骑车出去逛了一下附近的市场,吃了拉面,一直想找在和田那里吃的那种拉面,特别好吃,只可惜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再也找不到,有些东西的美好就在于那转瞬即逝吧
等到11点,队友终于收拾好可以出发,可是准备出门的时候发现轮胎漏气了,又折腾了一会儿,有一个男人很热心地过来帮我们补胎,他是郑州人,过来这边做生意,很详细地指导我们如何过去客运站。在他口中,我们才知道有新旧两个客运站。
我们先去了旧客运站,看有没有包车去库车的,发现并没有,班车也只是新客运站有,我们又去了新客运站,早上11点多的车已经出发,下午的5点发车,可是不能放两辆自行车,我们无奈之下拦了一辆的士。
“你好,请问去库车吗?”
“不去不去。”司机嫌弃的表情挥挥手。
“麻烦你帮我问问有没有司机愿意去,好吗?我们找不到包车,客运站班车又不让单车上,我们没办法啦”我恳求的语气说道。
他开始拿出手机看联系人,然后在车上的电台喊“你们有没有人可以去库车?他们有两个人,两辆单车”
我和队友躲在树荫下吃水果,不一会儿一辆车过来了,下来一个年轻男生。
“你们两个人600块吧”
这真的是贵的要死,我说:“500吧。”
“不行啊,又过路费,油费,500去不了”
我们想了一会没说话。
“那就550吧”司机说。
“行吧行吧”我无奈地说。
我的单车折起来很方便就放进了后排,队友的要拆前后轮,后尾箱的盖子还不能盖起来,司机都怕过检查站的时候会不放行。
的士司机是重庆人,92年的男生,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在阿拉尔开出租车已经2年多。
“你怎么跑来新疆开车啊?”我好奇地问道。
“我舅舅在这边,说这里开车还不错,我就过来了,现在整顿了这些黑车,我们生意好很多。”
“哦,怪不得,我们都找不到那些包车的”
“这也是我第一次搭客人去库车,我们基本不跑这种长线的,不划算啊,没钱赚”
由于他第一次跑库车这条线,一路在电台上不断和其他司机交换道路信息,比如限速多少呀,车厢后尾盖没盖上,他怕交警拦住不让过,其实我更怕,不让我们过去真是头都大了。
开了10几公里来到检查站,新疆到处都有防爆警察,旅店,饭店,商场全部都要过安检,大型巴扎人群密集的地方更是要刷身份证才能进去,加油站全部有栏杆检查了身份证才能进,基本上所有拿了营业执照的地方都配有一套防爆装置。
警察叫我们下车,让我们出示身份证,问我们,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准备到哪里去,经过这灵魂的拷问,一一交代清楚后,还叫了另外一个警察过来看了后尾箱,嘀咕了几句,最后同意放行,真是有惊无险。
很多朋友说新疆很乱不安全,其实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我总算有点明白这个道理。这个并不会妨碍着我出发。
这段路好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