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青海 卫峰不易----5024一日进出

卫峰不易----5024一日进出

作者:吉玛梅朵     12041人关注 2020-9-15 14:38
结缘
2017年7月,跟随青海户外大咖“凡平”初次与5024结缘。
油菜花灿烂的季节
第一天是在青石嘴油菜地里野营,按计划第二天大清早直扑宁缠垭口附近的隧道工地,从北坡攀登5024大多以此地作为起点。
九点多钟,吃过早饭背负重装向5024进发
一路前行
你追我赶
且不说一路旖旎的草地风光与夹墙雪山相映成趣,单是登上夹墙垭口的瞬间,映入眼帘的5024是一座冰雪平台之上屹立的高山,远远望去犹如悬在空中,那一刻如受重击、气为之滞,心里颤抖着迸发出第一印象:“这么高!!!”,说是震撼也罢,其实更多的直觉是 “无法接近!”。
夹墙垭口看到的5024
秀下5024的肌肉
在夹墙垭口吃中午饭后,和凡队等三人走散,“昆仑石”、“力量”和我三个人都没带轨迹。
接下来是几条冰川不知多少年搬运形成的冰碛堤,它们彼此接近相互挤压,乱石堆积、起起伏伏,让重装行进者一次次体会绝望的心情,还有几条激流穿插其间,河面并不宽但是水很大很急登山杖还没等插到底就被水冲开了,扔块大石头瞬间冲走,水冲击的力量是很大的,过河耽误了大半个小时。
过河的地方
走到5024山脚下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找了一块平地扎起帐篷,准备晚饭时发现一个大问题,就是营地周围的河水全是泥汤汤,苦涩浑浊不堪饮用,无奈之下融化积雪解决了晚饭后匆匆睡下。
营地附近的冰川
力量”在取冰溶水
一夜大风几乎将帐篷吹塌。原计划是凌晨四点出发登顶,但四点之后看了几次,山坡上根本没有见到头灯的光亮,回到帐篷继续睡觉。
六点吃过早饭,手台呼叫N多次,只有“羊一”答应了,但他也不清楚“凡平”的位置。好嘛!一队人成了三摊。
七点钟早饭后,带着用反应堆融化的雪水,三个人向着5024进发,两个多小时后到了4700米平台的冰川东侧,看着亮冰裸露的冰川和冰雪平台上屹立的5024主峰,没带冰爪根本无法攀登。只好拍几张照片返回4200米的营地,卷铺盖回家。
俯视昨晚的营地
5024对面雪山
准备回家了
头一趟5024之行无功而返,回想起来两天的天气都不错,只是夜里的大风影响休息。
再探
头趟5024返回之后,遗憾一直留在心里。那年的国庆节有机会去了一趟珠峰,6178米的高度、一日登顶的快乐暂时冲淡了5024的遗憾,但从夹墙垭口看见的第一印象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是啊,天那么蓝、云那么白,草地雪山的沿途风光,加上“悬在空中的大山”,交织成为一幅诱人的画面。时间充当酒酿,那些蓝天白云和雪山草地慢慢地发酵升华,终于功德圆满酿成了一味撇不开、抹不去、放不下的诱惑、登山者无法拒绝的完美毒药。
在这味毒药的诱惑下,2018年6月底伙同“昆仑石”、“力量”三个人一起再次出发,这一回倒是简单,从西宁出发直奔宁缠垭口、夜宿工地活动板房,第二天早餐后大约八点背负重装往4200米的营地行进,下午四点多钟到达,扎好帐篷也就十分钟,老天就开始下雨,天气预报里的小雨在山里下成了一夜不停的伤心雨,密密的雨滴一刻不停地敲打着帐篷,同样湿漉漉的还有我们的心情。
早晨起来除了厚厚的云层,5024的样子都没有见到。打道回府去也。这一趟印象深刻的是,雨后的帐篷在归途中越背越重。
昆仑石(图中)、力量(图右)、可乐(图左)出发前留影
向西
向西
一路向西
沿途有雪山、鲜花相伴
碰到羊群
谁知道羊倌手里拿着的是做什么用的吗?
夹墙垭口处再次看到5024
跟进的队友
被云遮挡的5024
向5024进发
绿绒蒿-弱小的生命,坚强的怒放
快要下雨的5024
一夜不停的伤心雨
清晨雨后夹墙垭口
天地间笼罩在白雾中
一生一梦,梦里梦外皆如烟
夹墙垭口处再次遇到昨天的羊倌
平安回家
不甘
2018年中秋去了一趟岗什卡,沿着路绳一路攀援上到山顶,迫不及待向东面找寻魂牵梦绕的5024,可惜云层遮蔽、芳踪全无。
几年来一直不能忘怀,这一味诱惑无药可解。但一年之中三连休实在没几回,好不容易时间合适了天气又不支持。也有几次心里迸发出不顾天气预报、径直前往的冲动,但山中那一夜的雨声实在刺激强大,很快浇灭了冲动的火苗。唉,不得不忍啊。
关注天气预报变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一次又一次被坏天气毁掉的三连休,一点点消磨着我的耐心,终于无法忍受!不能这么被动等待、必须要另想办法。苦苦思索后明白了一件事:三连休遇到三天好天气的几率不大,必须压缩活动时间才容易遇到合适的时间窗口。刚好大通到仙米的高速今年通车,到宁缠垭口的路程比原来缩短了不少,天助我也!
迫不及待地把想法告诉两位山友,意外的是他们两人同样失去了耐心,一拍即合!
2020年7月25日凌晨一点半,绵绵细雨中三个丧心病狂的山痴离开西宁出发。车子跑到黎明化工厂时雨停了,大通的高速路面居然干干爽爽。一小时多点从仙米下了高速,开始跑坑坑洼洼的砂石路,轿车当成越野开,其间的困难就不多说了。前年从仙米到宁缠垭口也有一段砂石路面,但大部分是油路,这次可好,一直到了隧道工地,才走了一段铺装路面。
清晨五点半从隧道工地出发,这次是轻装,除了冰镐冰爪、薄羽绒和必要的雪套,只带了一天的饮水食物,我们要尝试一下一日攀登5024!
比起前两次,轻装真的省力。但在头灯照明刚刚走了半个多小时,“力量”就在晨曦中出了点状况,三人一商量,决定力量单独回车上休息等待、两人继续前进。
晨曦下草甸
倘若冰川全部融化,世界会成什么样子
夹墙一号雪山
山地草甸草原
顾不上欣赏旭日东升时雪山的靓丽和草地的妩媚,“昆仑石”伴着我一路向西疾行,到达夹墙垭口时刚刚八点。
时隔两年再次在夹墙垭口看到5024
不作停留直接奔向5024,原计划中午十二点到达位于4200米、前两次的营地,背负很少的缘故、我们提前了两个多小时,上午九点四十就到达。
再次站在5024脚下
冰川之水有点混浊
十点一刻,从4200米出发,直接奔着山脊去。
碎石坡
通向4700米冰川的碎石坡是上次领教过的,由于碎石不稳定,往上爬的时候上一步滑半步,十分费力。虽然上去难爬但下来时事半功倍,连走带滑非常利索。充足的心理准备支撑之下,我俩一步步上升,很快超过了2017年到达的高度,这一次我们选择了冰川西北侧山脊路线、也是5024传统路线。
冰川西北侧山脊
山脊并非刃脊,走起来不费劲,但两侧都是冰川、右手方向更深、冰川更大,看着脚下的巨大冰川,不由得目眩心慌手脚酸软。
冰川西北侧山脊
定了定神、鼓起勇气继续前行,很快走到山脊尽头、与冰川移行处,这时是中午十二点半,五分钟时间换好冰爪,踏上心仪已久的4700米的冰川,表面的积雪分着好几层,最上方的一层只有二三十公分,下面还有一层也有几十公分,但冰镐插下可以触及坚冰。
到达主峰平台
冰川行走距离只有不到一公里,但慢坡还是比较消耗体力,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5024脚下冰岩交界处、海拔显示是4750左右,中午一点刚过,比原计划提前了一个小时。时间上比原计划一再提前,使得信心随之增长,未作停留继续攀爬最后一个大坡。
主峰平台
从外观上看大坡纵向有碎石坡间隔着冰雪槽。经常在4000米左右山上,对于碎石还是比较熟悉的。但这个坡上的碎石极不稳定,碎石下方基本上都是亮冰。
也就是说,这个山坡原本就是一个大冰坡,山顶裸露的岩石慢慢风化落下、在巨大的冰坡上形成一道道流石带,现在时值盛夏,石头周围的冰雪融化、流石变得极不稳定,一脚踩下去小碎石固然滑、大块石头也撑不住体重,费好大劲好不容易上了一步,还没站稳又滑下来多半步,好几次还是借助冰镐制动才止住下滑,这种事倍功半的攀爬极大地消耗着体力,渐渐感觉吃力起来。
主峰平台刚走过来的路
想想俩人几乎一夜没睡、从起点开始已经高强度登山八九个小时、中间只休息了半个小时,感觉吃力也是情理之中。
休息 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发现出问题了。全神贯注对付流石的过程中,一味选择相对安全的路径向上攀登,不知不觉中向北侧偏离了路线,这时刚好是最陡峭的一段、缺乏可靠的支撑点,向左(南侧)横切风险很大。就在这时发现出问题了。全神贯注对付流石的过程中,一味选择相对安全的路径向上攀登,不知不觉中向北侧偏离了路线,这时刚好是最陡峭的一段、缺乏可靠的支撑点,向左(南侧)横切风险很大。
青海的山一般比较缓,从卫峰经过鞍部上主峰很容易,正是这个印象或者说是经验,使得我和“昆仑石”很快达成一致:与其冒险横切,不如先攀上卫峰,再经过鞍部去主峰。但后来的事实告诉我们,经验主义害死人,5024主峰和卫峰之间不易通行。
这时的海拔已经超过4900,上方不远处就有裸露的岩石,到了岩石处就有可靠的支撑点了,起码不再一步一滑了。这时风开始变大,天空的云彩也多了起来,终于到达裸露岩石的时候,透过云彩的间隙看见正南方向门源盆地一片金黄(应该是东川附近)!这就是久负盛名的门源油菜花海,号称“百里花海”。刚想拿出手机拍照,风吹云涌、花海景象瞬间被云层遮蔽,就在这时,天空开始不时落下几颗雪粒。
出发前确认过天气预报,下午是有零星小雨但持续时间很短,所以这点雪粒也没引起注意,俩人继续冲击最后一段几十米山坡时,脚下不知是云是雾被风裹着快速袭来,偏偏最后一段嶙峋怪石陡峭异常,手脚并用还是进展缓慢。
终于,下午三点十分,我喘匀了气担心地问了一句:“马上到顶了,问题是下去怎么办?”,昆仑石看着脚下快速上升的云雾不容多想:“先上去再说!”,三点十五分,登顶。
卫峰顶部仅容数人立足,我俩躺倒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向南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几十米外一座山峰与脚下的卫峰相差无几,而大约一百米开外才是5024主峰,从脚下的最东侧卫峰看过去,主峰要高出三四十米、而且异常陡峭,最要命的是,因为过于陡峭,从脚下的卫峰通过鞍部攀登主峰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面就是主峰
就在此时,山顶完全被云雾遮蔽、下起了雪粒,我们本想等一会云过去了再决定是否探一探去主峰的路径,谁知就在这时候打起雷来了,这才记起天气预报确实提醒过这个时段有雷暴。
此时身处山顶,脚下是卫峰、毫无遮蔽,身边雷声阵阵,汗毛直树。手里的冰镐成了要命的物件,只好放在身旁石头上。如果没有冰镐下山不可想象,丢又丢不得,拿又不敢拿,苦也!
二人一核计达成共识:此时在山顶上是最危险的,高度降低一点就会安全一点,必须尽快下山。于是手忙脚乱地开始下山,尽管常识告诉我们闪电先于雷声,每次听到雷声还是不由自主地将手中的冰镐丢在一旁、紧紧伏在坡上,惊魂稍定又开始下山。
这时候的下山,一是山坡太陡而且流石冰雪都极不稳定,二是站着过于突出坡面容易招致雷击,完全不是一步一步地走、而是半坐半躺着往下“出溜”,不时还要用冰镐制动以免滑得太快而失控,这不是说着玩的,看着身边的大石块从陡坡上一路急速翻滚而下几百米,如果换做人,下去绝无生还之理。
冒着雷击和滑坠的风险一路下撤,也不知真正走了多久,终于从云雾里钻出的瞬间,看见4700米平台的冰川就在脚下,而此时雷暴也渐渐停息,过不多久走到换鞋处时,天空又是蓝天白云了,坐在岩石上一边换鞋一边回顾被云雾遮住的主峰以及诸卫峰,回想刚才山顶的景象,恍若隔世。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一天高强度折腾下来,体力已经开始下降,幸亏第二个下坡就容易,在六点准时按计划返回到了4200米的出发点,主峰还是在云雾缭绕之中。
稍作休息开始往夹墙垭口返回,几条冰川河水流都不大,很快渡过,七点半左右到达垭口,回望5024依旧藏在云中。
魂牵梦绕的5024呀,从当初一见倾心到今天,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前来拜访,阴差阳错没能登上主峰而上了低几十米的卫峰,但在我心里已经心满意足。
没有特殊原因的话,也许这就是我们俩最后一次拜访,想到这里,不舍之情油然而生。就如同茫茫人海之中,有的人会和你相伴很久,有的人只是匆匆一面,有的人天天见却无深交,有的人却一见如故,但不管是谁和谁,不论舍得不舍得、愿意不愿意,终有一别、终将别过。相见之时俞是刻骨铭心,离别之时俞是依依不舍,此事从来如此、古来难全,情也,性也!
太阳一落山,气温急速下降,行走在黄昏中越走越冷。九点刚过天就黑下来,头灯指路继续前行,体内的糖原消耗殆尽,饥寒交迫之际,朦朦胧胧看见前方有人影晃动,还当是牧羊人,走近了才发现是来接我们的“力量”,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跟着“力量”花了将近五十分钟到了车跟前,直接开车回家,到家是7月26日凌晨1点半,来回整整二十四小时。
后记
后来,从网友“平安快乐”那里得知,比我和“昆仑石”迟十几个小时,兰州一行十七位驴友也去了5024,攀登最后一个大坡时,听说他们沿着两行脚印走,最后也登上了5024东侧卫峰,唉!
( 本文作者 : 吉玛梅朵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发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