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没有消失的丙察察,只有消失的脚步

没有消失的丙察察,只有消失的脚步

作者:野人木木     2892人关注 2021-1-14 09:34
没有消失的丙察察,只有消失的脚步
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大,也比你想象的小。
这不是一篇软文,这是一个故事。
我当初进丙察察是受两点影响
去之前,因为一部纪录片《进藏》
去之后,是因为百年历史麦克马洪线
这两个相差一百年的故事节点
促成了我的三次丙察察之行
《进藏》
2014年上的一部描写进藏路线的纪录片,里面大量记载了唐蕃古道,317,318,新藏线,珠峰公路(中尼公路上),丙察察路上的风土人情和磅礴风景,以及在路上的情形深受激励。
以至后来,14年就带着女朋友背包走了317藏区的玉树,石渠,马尼干戈,德格色达等地。
进藏—坛城
“麦克马洪线”
这是一百年历史,记得我会和我的队员讲麦克马洪线的历史。我是这样描述的:在1914年西藏未被新中国解放以前,印度英国殖民,西藏的藏南地区和印度交界。当时的印度驻英军官麦克马洪代表印度与当时的西藏嘎夏政府敲定了一个条约,把藏南边境的(门隅,珞隅,察隅)地区划分到印度地图区域,后这个条约被称为麦克马洪条约。
但一直未被承认,直至新中国解放西藏之后,这个条约存在中国和印度的藏南边境争议,至今仍在争议的国境线地区这叫做麦克马洪线。
而察隅地区的下察隅就在这一麦克马洪线核心地带。
麦克马洪线
丙察察I
我的第一次丙察察地区应该追忆到2016年春,那个时候没有滇藏线也没有现在大家都习以为常的新滇藏通道这一说法。只有丙察察,就是最烂的进藏路线。
那个时候我是背包客,从大理流落怒江,老姆登,独龙江然后到了丙中洛,当时孤身一人便想走丙察察。
70岁的独龙江纹面女
独龙江的路上雪有3-4米厚
当时正逢丙察察大修,里面修路每天都炸山开路,谈何容易,但没想运气不错,临近中午在丙中洛坐上一辆察瓦龙里面开店买东西返回察瓦龙的面包车
当时,车上除了货物和其他当地人就只剩我一个胆大的人,但车上的空间给我能坐的座位,就只有半个身子,所以侧写身子就从丙中洛开始了我的丙察察之旅。
2016-丙中洛
从丙中洛到察瓦龙不到一百公里的路,路上一边炸山一边清理,然后我们一边等待通行。硬是从中午不到12点走到晚上十点,那时候鸡爪骨隧道还没通,我乘坐的当地面包车也是当四驱的越野开,行驶在半崖公路上,天黑了也看不到旁边的路况,就知道旁边是奔流而下的怒江,人车掉下去就一起没了。
2016-丙察察
晚上十点到达西藏的察瓦龙后,这个有些破旧的县城很像十年前的西藏,察瓦龙乡破败,街上随处行走的牛,还有发动机只供电到晚上6—12点,之后的夜晚和白天都是停电的状态。
在察瓦龙住了一晚之后,本来要继续往前走去察隅。但因为我到的时间是3月,察瓦龙前往察隅的三个4000米以上的垭口都是雪,清路车还没有把路打通,所以什么车辆都过不了。但我要去拉萨,最后在酒店老板的帮助下,帮我找到一个藏族的丰田越野车他正好从察瓦龙到左貢然后林芝
路上和大哥聊天得知,他的车也是15年的时候坏在了察瓦龙,后面从外面调零件进去修,隔了一年,他这次是专门回察瓦龙取他的车回林芝的。
察瓦龙前往左贡
而我运气还不算太差,搭上了大哥的丰田越野车走碧土前往318上,因为常年在318所以感觉上了有318就对进藏很有安全感了。而我的第一次丙察察除了超烂的路况外也没成功走完,而只是是走了丙察左最后到拉萨。
其实从察瓦龙往左貢走的路上是绕着梅里雪山转了个小C字型,C字型的另外半边就是云南的飞来寺和雨崩,而路上经过的碧土乡则是数百年来藏族们转卡瓦格博的大的中转点。
16年第一次丙察察的时候
丙察察II
我的第二次丙察察之旅则追忆到2018年的4月,那时我2月柬埔寨,3月尼泊尔和西藏林芝桃花,一直连轴转的在活动上。
而我做的也在4月丙察察和墨脱的越野穿越活动则在2月刚推出的时候就名额已满。活动中报名大多是一起进过藏或者去过青海三江源藏区的老朋友们。
2018—丙察察
活动是从昆明出发的,三台越野车,和怒江的山猫搭档一起穿越,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4月15号了,那时候从六库到怒江丙中洛一直在各种修路,当一路舟车劳顿到达丙中洛的时候车子本身已经完全被泥土覆盖了。
大理洱海
到了丙中洛之后的车辆
我们在丙中洛修整了一天徒步了雾里村和贡当神山看云海,之后继续开始我们的丙察察穿越之旅,那时的那恰洛峡谷还没有观景台,鸡爪骨已经通了隧道,西藏界也没有明显的西藏二字,大流沙还没有观景台只能路上停车拍照。
云南西藏界
老虎嘴
大流沙
但察瓦龙已经能24小时通电了,也是那一次听说了察瓦龙的老陈,到那一年天气偏冷,到了察瓦龙已经4月中下旬了,从老陈处得知山上的雪还是3-4米高,近期也没有车上去清道。
山谷里的察瓦龙
无奈,第二次的丙察察也是改道走成了丙察左,其实后来走了丙察察的路之后,发现丙察左的路其实并不比丙察察好多少。但如果论风景,那还是丙察察要好上不少。
察瓦龙到左贡的路
虽然没走成丙察察,但最后我还是带着车队和队员从318走然乌到达了边境小城察隅,以至于第二天从察隅到达麦克马洪线的区域下察隅大桥,目力所及的中印边境地,不过察隅的生态环境确实好,低纬度不缺水,不缺球,不缺山。
从察隅前往下察隅,除了边防证外还要提前一天在察隅县的边防公安处登记。
下察隅大桥
路上换轮胎
德拉姆垭口
后来又继续前往来古村,和墨脱,如果你到了来古村的话,建议可以住一晚,这样便能看到早上的来古冰川倒影。
来古冰川倒影
而去墨脱的时候我们也比较幸运,一路顺利的到达墨脱县城看到了雅鲁藏布江果果塘大拐弯,最后到达拉萨活动顺利的结束。
墨脱果果塘蛇形大拐弯
其实第二次走丙察察的时候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一是之前一直连轴转处在一个疲劳和紧绷的状态,
二是带那次活动给自己压力比较大,但好在最后到达拉萨时给了一个不算差的答卷。
2018丙察察
丙察察III
第三次前往丙察察是在魔幻的2020年,经过种种努力和准备,在9月30日终于再次出发和全国各地队员一起在大理集合完毕。开启了我(带领)的第三次丙察察之旅。
2020丙察察
大理民宿
汽锅鸡
在大理风和日丽的阳光中我们出发了,相比前两次的丙察察自己这次感觉安全感十足,一路经六库老姆登怒族唱诗,丙中洛徒步和贡当神山的云雾。当在次到达察瓦龙的时候,得知前往察隅的路顺利通行时,心中十分高兴。
俯视老姆登
老姆登唱诗
怒江溜索
丙中洛云雾
而此时恰逢十一的察瓦龙乡已经是酒店林立,城镇道路上都是来往的越野车。酒店也是一房难求的地步了,甚至已经开启了洗浴中心的足疗店。
已经修了观景台的大流沙
2020—丙察察云南西藏界
而此行也把一个神的应许之地甲应村给加入到这次的行程中,早就听说这个地方很美,果然一路上原始森林垂下来的松萝,垭口看到的众多悬冰川,以及只有四户人家的甲应村,到了甲应村近距离的感受大自然的原始和神奇。
甲应村
甲应村悬冰川
神的应许之地
2020丙察察
甲应村所看到的悬冰川和雪山,这里是梅里雪山的正背面,二梅里雪山的另外一侧就是雨崩村和飞来寺了,所以走梅里转山的人也有会经过这里。
如果丙察察还有秘境的话,那就是这里了。如果你觉得丙察察消失的话,那么这里还有没有消失的脚步。
甲应村之路
而后我们从察瓦龙一路沿着碧绿江水,经目若村,翻益秀拉,昌珠拉,拉垭口,完整顺利的走完了丙察察,在次来到察隅县城的时候,感触颇深。5年3次终于完整的走通了一次丙察察。
表面上带活动波澜不惊,其实内心已是波兰翻滚了。
丙察察的蛇形公路
清澈的江水和原始深林峡谷,这一路有得地方生态是真的好
炮弹坑
盘旋公路
益秀拉垭口
当再次来到来古村时,中间已经被村民建立卡点不让车辆在通行。当再次前往墨脱时,除了更为严格的交通限行外还有未知的湍急河流,带车队和队员进墨脱,在安全的出墨脱,活动就完成90%了。
到最后临近雅鲁藏布江果果塘大拐弯最后路段的塌方也让完美的旅程留下些许遗憾,也留下些许期待。
当最后一日到达日光之城拉萨,大家在一起分享这次的进藏旅程的时候,也许这就是丙察察吧,这就是还没有消失的东西,我们走过的感受和分享。
当我再次带着车队和队员走在藏区的危险山峦,看着周围原始生态的美景,我想到了——没有消失的丙察察,只有消失的脚步,这句话。
随着新滇藏公路的修通,藏区基础条件的完善加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仿佛去哪里都不算很难的地方。
想到自己从12年开始至今16次进藏,带队数十次进藏,深知,这些现有的都是经过常年的建设改变,发展才有了现在的画面,但丙察察依然有他的凶险和越野的路段,而我则是发现并去带领探索他们,然后再安全的走出来。
所以丙察察没有消失,消失的只有那些探索的脚步和勇敢的心。
谢谢你听我的故事,如果你想了解我 来古冰川
前往墨脱的路
在雅鲁藏布江边给大家讲人文地理
墨脱石锅鸡
莲花圣地墨脱
果果塘大拐弯塌方区
波密地区喷涌而下的冰川
西藏瑞士鲁朗
拉萨大家最后的时光
拉萨
2020丙察察
( 本文作者 : 野人木木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发布新帖
蔡司招募望远镜体验官5名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