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隆,一个 以色列 中西部的城市,为 特拉维夫 -雅法城市集群的一部分,城市在2011年时统计的人口为20万,不算大,在 以色列 旅游地图上似乎籍籍无名。但是每年的普林节,都会使这里成为热门的代名词——因为它会举行普林节最盛大的狂欢游行。主要由各个学校和青少年团体组成的巡游队伍,乔妆打扮,载歌载舞地从霍隆市市政大楼前的大街走过。来自当地和周边地区的观众兴致盎然地在路边见证这一重要盛事。

在特拉维夫品尝一顿正宗的犹太大餐 以色列 的美食文化长达三千年之久,多年前犹太人流散到世界各地,历经波折重返故乡,同时也带回了每个人曾经生活过的地域印迹,似的 欧洲 、 拉丁美洲 、 北非 、 中东 和 亚洲 的风格迥异的烹饪技艺与饮食习惯互相融合,形成了如今多元化的 以色列 风味,堪称美食大“熔炉”。 如果想要品尝一顿最正宗的犹太料理,可以前往Prima Tel Aviv Hotel酒店

“你为什么来 耶路撒冷 ?” 在橄榄山的艳阳下,一个来自隔壁 巴勒斯坦 伯利恒 的大叔问我。 “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是穆斯林,更没有接受过犹太教的净礼,但是我喜欢历史,而这里每一块石头,每一块砖都是历史,3000年的历史。” 如果每个人来 耶路撒冷 都是为了朝圣,那么,我就是这座城市历史的信徒! “只要灵魂深处,尚存犹太人的渴望。眺望东方的眼睛,注视着锡安山。我们还没有失去,两千年的

有一天,我去了 以色列 ,与信仰无关。 我就是去看 耶路撒冷 的。三千年的老城,三个宗教的圣城,方圆一公里的小地方挤进了四个民族,世界上恐怕再难找到那么复杂和热闹的地儿了。 我就是去 死海 泡澡,不,游泳的。只会狗刨的老章只有让脑袋保持在水面之上才有安全感。 我是去看同志大游行的。每年六月的几天里, 特拉维夫 的天空里飘扬的都是彩虹旗帜,空气里充斥的都是基情的荷尔蒙,而大街上游荡的都是需要打

一片从古至今都战火纷飞的土地——戈兰高地戈兰高地位于叙利亚、以色列、黎巴嫩和约旦四国的交界处,这块高地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高地南北长71公里,中部最宽处约43公里,面积1800平方公里(其中以色列控制1200平方公里,占三分之二)。位于叙利亚西南部,约旦河谷地东侧。东到鲁卡德河、南到亚尔木克河、北到赫尔蒙山

神秘的巴哈伊花园,被遗忘在阿卡的岁月里巴哈伊花园,位于以色列海法市的卡梅尔山上。这里是巴哈伊教先知巴孛的安息之地,巴哈伊教的第二圣地。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在圣殿中祈祷、默思、诵经,并拜谒其他的巴哈伊圣地。然后非巴哈伊教徒不能进入花园内,只有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才有一个英文解说团可以带游客到花园外部进行简单的

大使馆的严与松,曲折签证的惊与喜两年多前,以色列对中国护照开放了十年签证,与此同时在国内办理以色列签证也变得简单容易,以国对国人也算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地。然而,大部分人却不知道如果要在海外办理以色列签证并不容易,因为大使馆要求我们提供邀请函,哪怕只是去旅游。这个额外的条件一度让我很头痛,为了拿邀请函找了好多旅行社发了不知

一个人,1000公里,67天,从最北到最南纵穿一国。 戈兰高地、黑门山、谢莫纳、采法特、太巴列、拿撒勒、海法、凯撒利亚、内坦亚、特拉维夫、罗什艾因、拉通、耶路撒冷、阿拉德、密支佩拉蒙、埃拉特 从加利利海、约旦河、地中海、死海再到红海 除了那天晚上搭夏尔的车去他农场的2公里和阿拉德特意去死海来回坐了大巴,67天里再没坐过任何交通工具。 大包、帐篷、

我去 以色列 也有好几次了,但每次去总有人会问我: A:“这个国家很不安全吧?是不是炸弹总在头顶嗖嗖嗖的飞?” B:“ 耶路撒冷 宗教圣地啊,不欢迎异教徒吧?姑娘是不是必须包裹严实才能出门?” C:“那边穷不穷啊?要不要多带点吃的东西过去?” A:安全问题,这么说吧,就算是 巴黎 和 西班牙 ,我都不太建议你们天黑后出门。但 以色列 ,如果你一个姑娘半夜12点出去泡吧,我都不会担心你安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犹太羊皮卷《塔木德》里这样写到:“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而世人则说:“世界若有十分哀愁,九分也在耶路撒冷。”

Haifa—AKKO—Rosh Hanikra 驱车从特拉维夫前往位于地中海东部海岸的阿卡古城,据文献记载已经有5000多年的历史,最早是生活在那里的迦南人的一个部落所建,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古代从地中海海岸通往西亚内陆的重要港口,也曾是十字军东征时所建的耶路撒冷王国的首都和也是他们最后的据点。

雅法老城Jaffa Old City 雅法名称的原意是美丽,雅法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港口之一,已经有至少4000年的历史,可能得名于它的创建者--挪亚的儿子雅弗。根据圣经上的记载,预言者约拿就是由此前往塔西的。到了所罗门时代,这里是与腓尼基人通商的中心地。中世纪以后,去耶路撒冷朝圣的人们就是从这里上船下船的 。所以,耶路撒冷老城朝着这边方向的西门就

几个月前去了心心念的印度,一个被很多人嗤之以鼻的国家,当他们再一次问道,印度怎么样时,我可以用亲身经历去告诉他,印度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在去到一个国家之前,对它的印象来自于网络、传言、身边人的口述,但只有当你真正站在那里,走过、看过、经历过,你才有表达看法的资格,不然一切都是大家臆想偏激的谬论而已。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结束了 约旦 的行程我们从北部边境进入了 以色列 Jordan River的关口(有关以约两国关口情况在上文的 约旦 游记已详细的解说),也许是 以色列 到处角落都挂着他们的蓝白国旗,有了进入清新国度的感觉!约旦 边境的工作人员很幽默,与我们一行6人开起玩笑(在关口以美元换 约旦 币比美元付款购票优惠,这里必须要购票乘坐一程车到达 以色列 关口),相反再次入境 以色

出发!目的地:神秘中东古国以色列 提到 以色列 ,总会和几个关键词联系在一起——古老、宗教、战争、保守。 印象中的 以色列 ,总是带着灰暗的色调,正如全身包裹着纱巾的阿拉伯人,充满未知的神秘。 当地人有一句俗语,“活在 特拉维夫 ,死在 耶路撒冷 ”,这是他们最理想的一生。 特拉维夫 全称是 特拉维夫 ·雅法,由雅法古城和以古城为核心发展起来的 特拉维夫 新城 组成。 特拉维夫 在

每年的三月,似乎都有许多故事会发生。 今年的三月过得很漫长,大概经历了许多从未想过的遭遇。 不过好的坏的,都已过去。 三月,还有那场记忆犹新的8天 以色列 之行。 已经回来一阵子啦,每整理一次照片,就是一次旅行的重温。 那么这一次,就来分享一下神秘的 以色列 之行吧。

信仰的中心,一生一次的朝圣——以色列行走记(上) 第四天 戈兰高地 第一个目的地也是基布兹,这里似乎比昨天看的还要漂亮一些。只是缺少了海景。 各种花团锦簇 这里是基布兹的幼儿园

说说这次旅行 我不知道朝圣的路有多久,但我知道,每一条路都将耗费朝圣者一生去追寻; 我不知道朝圣的路有多远,但我知道,每一条路的终点都在朝圣者的内心; 我不知道朝圣的路有多少条,但我知道,有一条你不能错过的, 那是以色列耶路撒冷的朝圣之旅。 这里有超过三千年的记载史,这里有不足七十年的建国史; 这里是亚非欧三大洲交汇地,这里是三大宗教的发源地;

以色列的历史,就是半部世界史。 它是上帝赐予犹太人的“应许之地”,是流着“奶与蜜之地”。 米德拉西-坦胡马还写道:“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 作为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圣地, 它是从西亚到欧洲再到北非,历朝历代统治者誓要争夺的兵家之地,信仰栖息之所。 旅游资源也同样丰富 这里有地中海最美的沙滩,和繁华的都市 有几千年各大的帝国留下的历史痕迹 地球上唯

以色列于我而言一直是一个神秘异域的国度,有古老的圣经遗迹,有传奇的犹太民族,有悠闲的海滨城市,也有世界海拔最低的死海。北靠黎巴嫩、东北部与叙利亚接壤,东边是约旦,西边是地中海,西南边是埃及,是亚、非、欧三大洲结合处。不论是它的地理位置还是宗教人文,即使以色列是一个充斥着矛盾之地,但依旧有N个吸引着我的理由。 犹太教的哭墙下,总有着无数虔诚的信徒。 耶路撒冷的老城市场里,就像来到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泰国 日本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澳大利亚 柬埔寨 印度 韩国 意大利 菲律宾 俄罗斯 法国 马尔代夫 斯里兰卡 新加坡 土耳其 德国 加拿大 西班牙 老挝 埃及 缅甸 瑞士 蒙古 英国 阿联酋 奥地利 迪拜 伊朗 肯尼亚 瑞典 以色列 南非 希腊 墨西哥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荷兰 丹麦 冰岛 挪威 匈牙利 乞力马扎罗 帕劳 坦桑尼亚 芬兰 葡萄牙 阿根廷 约旦 朝鲜 黑山 毛里求斯 突尼斯 比利时 特拉 伦敦 不丹 波兰 玻利维亚 斐济 埃塞俄比亚 智利 波黑 古巴 加蓬 塞尔维亚 格鲁吉亚 金沙 巴西 孟加拉国 圣彼得 伊拉克 巴拿马 哈萨克斯坦 秘鲁 亚美尼亚 厄瓜多尔 梵蒂冈 克罗地亚 爱沙尼亚 卢森堡 奥克兰 马耳他 斯洛伐克 爱尔兰 马达加斯加 开普敦 坎昆 关岛 纳米比亚 大溪地 东帝汶 立陶宛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克兰 塔林 瓦努阿图 哥伦比亚 马丘比丘 阿富汗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巴林 塞舌尔 留尼旺 申根 乌干达 文莱 叙利亚 赞比亚 吉尔吉斯斯坦 拉脱维亚 萨摩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巴勒斯坦 哥德堡 科伦坡 布隆迪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库克群岛 巴布亚新几内亚 多哥 罗马尼亚 巴哈马 塞浦路斯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黎巴嫩 平壤 马拉维 斯洛文尼亚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塔什干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汤加 乌拉圭 萨拉热窝 危地马拉 卡塔尔 帝力 也门 苏丹 巴马科 马里 贝尔格莱德 阿曼 津巴布韦 马其顿 土库曼斯坦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