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去年底在网上查机票时,因为一个错误的操作,我无意中出了2018年3月31日至4月14日往返广州至贝尔格莱德的机票(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的操作哪里出了问题)。这次的巴尔干之行是一个意外的行程,是一次上天注定的美好旅行。 这个春天,我与同伴自驾车驰骋在巴尔干气势磅礴的群山之中,拍下了前南斯拉夫造型特别的宏伟纪念碑;在塞尔维亚一座座的古老修道院里聆听音韵悠扬的圣歌;

前言 今年得以有时间安本来是有一位朋友同行,我们老早已定好机酒行程 ,可在3月底对方单位上有不可逆原因,所有已批假都要取消,短时间再约不到旅伴,因此“二人的计划”变成“一人的旅行”。我的自驾计划无奈改乘当地交通为主,不过其实当地交通交通也在想象 中方 便,只是自驾的话可去的地方与线路较灵活而多。

续上一部,《【独行 欧洲 的46天】(上)属于一个人的 东欧 式浪漫》 http://bbs.8264.com/thread-5513348-1-1.html 虽然巴尔干是近代史上的“ 欧洲 火药桶”,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点, 克罗地亚 战争,波斯尼亚战争, 科索沃 战争等战争,不过都已经是过去式,也不能成为我来到巴尔干的理由。 塞尔维亚 —— 波黑 —— 克罗地亚 —— 黑山

圣马可教堂 圣马可教堂位于圣马可广场,教堂是在后期翻新成了哥特式建筑,罗马式拱形窗口,还有尖顶都是哥特式建筑特点的体现,外观犹如积木堡垒一般。 塞尔维亚王国奥布雷诺王朝末代国王亚历山大一世在1900年8月5日迎娶了比他大12岁的绯闻缠身且患有不孕症的寡妇德拉加,当国王宣布他们结婚时,外界都盛传“国王被邪恶力量诱惑,变成了一个年轻虚伪的傻瓜”,否则一个正常的君主是不会这样结婚

米哈伊洛大公街,音乐与艺术在这里流淌 米哈伊洛大公街是以米哈伊洛·奥布雷诺维奇三世命名的一条步行街,是一个主要商业区。 人们可以在广场上歇息,喂喂鸽子,这条美丽的步行街上随处有卖鲜花的,卖工艺品的,到了周末,这里更成为了花的海洋,芬芳四溢。

跨越千年的古堡与城市 塞尔维亚,从东欧剧变,到科索沃战争,这里一直聚集着世人的目光,这个传奇国度由始至终都充满着种种诱惑让人无法拒绝,面对诱惑,有人说想去塞尔维亚,完全是为了追忆曾经辉煌的南斯拉夫,看看贝尔格莱德红星体育场、铁托墓和米洛舍维奇的墓;有人说因为喜欢看女排世锦赛,世界杯和各种体育比赛因而最喜欢塞尔维亚的美女帅哥,你呢,什么最吸引你来到这里~

东欧、巴尔干、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看到这几个词,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消费低廉、战乱、玫瑰精油、免签,这是我的对应答案。 枪炮与玫瑰 —— 曾经的脑海中,就是如此简单粗暴。 然而真正来到这里,才发现这片土地远比想象中来的精彩…… 曾经的辉煌,如今变成一地凋零 曾经共饮的江河水,变成了国境线…… 这片土地经历了太多磨难,却始终不屈生长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泰国 日本 亚丁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澳大利亚 柬埔寨 意大利 印度 菲律宾 韩国 马尔代夫 俄罗斯 法国 斯里兰卡 加拿大 新加坡 土耳其 德国 老挝 西班牙 埃及 瑞士 蒙古 英国 缅甸 瑞典 阿联酋 奥地利 伊朗 希腊 南非 肯尼亚 墨西哥 迪拜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荷兰 帕劳 冰岛 以色列 丹麦 挪威 乞力马扎罗 坦桑尼亚 芬兰 葡萄牙 阿根廷 匈牙利 朝鲜 伦敦 约旦 不丹 突尼斯 黑山 比利时 特拉 波兰 玻利维亚 斐济 毛里求斯 智利 古巴 加蓬 埃塞俄比亚 格鲁吉亚 波黑 孟加拉国 圣彼得 塞尔维亚 秘鲁 巴西 奥克兰 马耳他 亚美尼亚 斯洛伐克 爱尔兰 爱沙尼亚 开普敦 坎昆 关岛 卢森堡 哈萨克斯坦 金沙 厄瓜多尔 立陶宛 梵蒂冈 克罗地亚 乌克兰 巴拿马 马达加斯加 瓦努阿图 纳米比亚 马丘比丘 大溪地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巴林 乌兹别克斯坦 留尼旺 哥伦比亚 阿富汗 赞比亚 拉脱维亚 萨摩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塔林 申根 乌干达 多哈 库克群岛 巴布亚新几内亚 多哥 罗马尼亚 巴哈马 塞浦路斯 文莱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黎巴嫩 平壤 马拉维 斯洛文尼亚 叙利亚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塔什干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汤加 乌拉圭 危地马拉 卡塔尔 吉尔吉斯斯坦 也门 塞舌尔 苏丹 巴马科 马里 贝尔格莱德 阿曼 哥德堡 津巴布韦 科伦坡 布隆迪 塔吉克斯坦 马其顿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