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18.1.20再穿龙凤沟

18.1.20再穿龙凤沟

作者:山西笨驴   来源:8264社区    6978人关注 01-26 08:55
本次活动,灵石驴友11人,在介休会合高哥,还有南关新起点户外落空的一面包车车,
加上前一天晚来到介休的交口驴友张利10人,
四辆面包车开往龙凤沟口。
半路接到杨荣电话,他们一行18人也介休下高速了,估计比我们迟半个多小时,在王和拐龙凤的地方,
又遇到沁源驴友三个面包车,在等太原驴友,看来今天的部队不少。

进沟开始徒步,我有点担心和沁源和太原驴友交叉,所以催着大家急急出发,一路骑士和高哥跑在最前,
我和日月心辰紧追不上,把后面的驴友甩出老远,
想着在关健的地方等他们。
在半路又遇到介休驴友五六人,
说我们的两人已经超过他们继续往前了,我们也继续。
记得夏天穿越龙凤沟,难度还是挺大的,
冬季穿越反而简单许多,
鬼门关哪里,现在不用绕山,
直接可以从小峡谷里穿越过来,
所以全程的第一个难点,
也就是爬哪十来米的悬崖了,
骑士两人已经爬上去了,坐在上面等我们。
介休驴友没有系保护绳,全部翻越过去了,
紧接着灵石和南关驴友紧继出来,
我系上保护绳,方便大家上下,
全部过去,但却不见交口驴友,
紧接着沁源驴友和太原驴友也出来了,
本来不想混到一块,看来是逃脱不过去了。
我返回去找到交口驴友,然后出来,帮忙联交口驴友带沁源驴友,太原驴友,
都一起爬上悬崖,然后收绳,继续下一站。
另一个难点,就是下哪个陡坡了,有点难度,最后两米需要失控滑下去,
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我赶到这里的时候,
灵石五六个驴友已经滑下去了,
我拿出绳子,绑自己身上,
让大家通过绳了下降,相对安全些,
至少不会失控撞到什么地方。
下降过程中,太原驴友也来了,领队还认识落空,通过几次救援,
感觉部分太原驴友素质一般(个别的,不是全部)
包括部分领队也不怎么负责,龙凤沟救援,
还有长峪沟救援,三清寨救援,几次都是,
救援的时候问谁是领队。谁都不答话,找不到领队了,逃避责任。
象这次下这个陡坡,绳子在我身上绑的,三四个用绳子下降,所以绳子嘞的我是很难受的,
可太原领队连句话也没有。
而且抢着早早的就下去了,多亏沁源,
灵石驴友,还有落空,书龙他们帮忙,
继续往前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了,钻洞哪里,好多人都走了上面绕行,
我去之前鸟哥也说哪个洞不能钻了,
但我看洞还是可以钻的,
而且比绕行要安全些,
也更有意思些,
虽然绕行的时候,
下哪个一米多的断崖,
放了根木头,难度降低了,
但还是有点难度的,所以建议绕行。
我们下行四点半出来,六点多安全返回灵石,杨荣他们天黑了出来,
回来网上杨荣说路上看到前面的队伍扔了不少垃圾,
是谁家扔的呢,灵石的驴友,我一路跟着,应该不会,
交口驴友午餐的时候,我和他们特别强调过,
而且出来我看到他们身上背着一大包垃圾,
所以这怀疑对象就是太原驴友了 感谢大家参加活动,玩户外的第一条就是环保,
如果不能真正做到环保,
哪你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户外爱好者,
你最多就是自助游,请不要给驴友丢脸,
转入沁源石寨的沟口,便是穿越的起点。沟口是敞开着,山风扑面而来,让蜷缩在城中暖阳下的我有点措手不及,伴着风吹枯草发出的呜呜声、风过沟口的呼呼响,背风而立,远远地,山间劈开的山沟中,一条蜿蜒洁白的冰河入眼,心中蓦地悸动:真正的冬天藏在了家乡的山沟沟。 忽然有点恍惚,有点不暇:对开的山并不伟岸,却有着别样的挺拔;冰河并不开阔,却有着让人眷恋的羞涩;枯黄的苇草,星星点点摇曳在冰面,迎风舞蹈;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抬头却发现天空忽然高远了许多,看山顶大多大多的云懒懒地浮动,倦了,便枕着山的肩膀,在碧蓝的天空中眯眼,看着山沟沟中行进着的我们。 此刻,是山和风的融合,冰与水的缠绕,是静和动的搭配,单调与精彩的结合,组成了我眼中冬日最美的风景,迎风思索,听水潺潺,在冰面徜徉,在山沟探索……我想这应该就是深山中的农家:那深沉的山就是淳朴的汉子,绵延山峦如臂膀把一家人轻轻揽在怀中;那山石就是年老的父亲,带着岁月的沧桑沉默无言;那经年的树木就是劳作的母亲,轻轻盘绕着嶙峋的石岩;那凝结的冰河,带着小媳妇的婀娜,缠绕着山势蜿蜒,而冰面下跳跃的小河,犹如顽皮的孩童,偷偷透过冰面、绕过冰洞,欢笑着撒欢!这山沟沟的圪梁梁上,还应该有群群移动的牛羊,在纯净的信天游山歌中,扬起阵阵尘土……
冬天是个安静的母亲,却孕育了一群不甘寂寞的人们。正是这平静的背景下的热闹点缀,让龙凤沟平静的生活变得灵动:寂静而不僵硬,热闹而不过火,沉寂的山不再寂寞,冰冷的河面静静地孕育着来年的盎然。
沿着曲折的冰河一路前行,河有怎样的流势,山必定有怎样的山行,或对峙,或半环,或开阔,或紧夹,于是我们穿行在山涧、峡谷、沟底、崖边,或踏冰、或攀岩、或丛中、或羊肠。 冰面上的行进是小心翼翼的,却是任性放肆。背阴之处的冰面恍如坚硬的镜面,数十人走过依旧光滑坚固,快走几步来个滑溜,心中满满的顽皮;向阳的地方稍稍薄点,胆小的行者绕道而走,而我们却像一群任性的孩童,撒腿踩踏,听冰面咔嚓咔嚓破裂,看脚下开出一朵朵冰花,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童年岁月;从岩石高处飞跃而下的冰,依旧保持着奔腾的节奏,
一层一层,一叠一叠,一波一波,仿佛是走累了,想歇歇脚,却迷恋山的伟岸,幻化成冬日深情的凝望;那一汪汪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水潭,氤氲着袅袅热气,通过冰面的共鸣,发出潺潺、哗哗、咕咕的流水声,越显山谷的幽静;那悬挂在冰底的冰凌,向一排排琴键、一株株倒挂金钟、一串串水晶,和着腾升的雾气,贴着欢快的溪水,缠着坚固的冰层,呈现着绝美的晶莹。冰河一直曲折蜿蜒,冰水依着悄悄流淌,冰花一直静静美丽,像山里的婆姨翘首看过客路过,露出羞涩腼腆的微笑,又埋头享受属于自己的平静安详。
山石上的攀爬战战兢兢,惊险刺激。山石嶙峋却有着天然的精彩,山石沉默却有着惊艳的色彩。层峦叠嶂如层层波涛汹涌的姿势,突兀的大石有着猛兽般的高傲,黑白褚红褐棕绘成印象画像,任你浮想联翩,于是眼睛有些应接不暇,相机有点顾盼不周,脚步有点凌乱不堪。突起的石头有些硌脚,少不留神就会扭到崴伤,一边灌木丛生,一边立壁数尺,一边怪石挡路,一边冰湿滑。行至陡峭之处,须借了专用绳索,上拽下推,手脚并用,方能翻过立壁山崖,下时,须看准下脚,踩稳移步,方可平安抵达山沟,
翻越时,早已汗津津气吁吁热呼呼心突突;待至冰川当道,巨石横卧,需从狭小逼仄的山缝中穿过,则须收起手中登山杖、相机等负累,坐地移身,探脚踩石,如昆虫般蠕动而出,却是一脚山泉之中,冰面之上。顺着鸟哥的指引,远远地,一只黑色孤傲的孔雀之影轻盈地落于山的立面,身形S,栖得优雅自得。那些被冰水缠绵着的山石,有直立,有横卧,有浅埋,有深陷,就这样年复一年,静静地陪伴着沟底的河水,石的心,像极了海,大鹏、鱼形、水波、流线……敞亮、静默,不论遭逢了什么,山石都全盘接纳,从不争辩,全部包容之中,展示眼前。
穿越的脚步是轻盈快乐,愉悦酣畅的。冬日蜷缩太久有点慵懒,暖阳包围有些松垮。迈开双腿来到龙凤沟,忽然间心洞大开,有着莫名的悸动与欢欣。最美的风景就在家乡,就在眼前,在冰面上摇摆的苇,在风中零落的石,在河面上盛开的花,在山沟中穿行的影,在鼻息中弥漫的冷,都是上帝格外的恩赐的风景。
领队、随队、押后者随风舞动的队旗,是呼啦啦的号角;攀爬中的拉牵,是陌生人之间的熟络;趔趄惊险间的扶持,是心照不宣的微笑;艰险路段的绳索,是徒步者的安全保障;冰河上石子摆成的箭头,是友好者的路标;一声声吆喝响彻山沟沟,一句句关照温暖凛冽寒风,玩笑逗乐、滑冰攀岩,这群穿越者如孩童般纵情欢笑、肆意玩耍、任意调皮!
最让人疼爱的穿越者是只有10岁的可儿,一路坚持始终,一路独立行走,远超成年菜鸟,据说已经徒步多次,已然是迷恋户外的小小勇者;最让感动的是偶遇的66岁的太原老人,拖着跛着的右腿,蹒跚而行却坚韧不息,风尘倦容却乐在其中,心中暗生敬佩。或许这就是户外运动的魅力所在:

穿行于山水丛林之间,徒步于野外荒原之中,在清新、寂静、纯净、自然的环境中,打开思想的枷锁,放飞心中的梦想,拥抱自然,慰藉心灵,感悟人生!当世界的一切繁华落尽,只留下素描的色彩;当万物摒弃修饰,流露出最原始的色彩;当人们远离尘嚣,示最天真的微笑,山已悄悄萌动着绿意,水已静静展孕育着欢腾,人们厚实的棉衣下包裹着蓬勃的憧憬和希望:春的温柔、夏的热烈、秋的丰实……这些最热闹的画面被轻轻地带进家乡山沟沟、带进这个宽厚的冬天、带进你我他最深的记忆。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郭兔子 回复

    哥 好。又看到你了。

    发表于:05-16 16:23

  • 包头独行侠 回复

    龙凤沟的地貌有特色,,,就是水太小了

    发表于:02-08 19:18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新的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