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山的人间四月天又到了 北京 飞絮满天的浮躁季节,气温的纵飙令朋友圈的吐槽多了几分。秋裤早已脱掉,四月的 北京 街头,姑娘们的黑丝已经随处可见,这一年的四分之一即将say goodbye。天气的反常让我选择 阿尔山 提前“避暑”,而来这里的念头却不是一天两天。作为火山地质爱好者,有着去遍全世界火山的心愿,目标看似远大,但不去实现,愿望终为愿望,它会在很远的地方等你。正在看此篇游记的你,如果恰巧读

冬天对南方人一直都是厚此薄彼的,光是把温度拉到让人崩溃的程度,却又舍不得下场大雪 来安 慰我们寒冷的灵魂,所以面对着这后妈一般的待遇,我们只能用无声的颤抖来抗议吗?不!!!聪明的我们也可以买张反季节的1折机票,去那屋外有大雪室内有暖气的北方,当一次亲儿子,争一下宠。不过北方挺大的,从 新疆 的鸡屁股到 黑龙江 的鸡冠子,可选的地方实在太多,保证你一打开攻略就会陷入迷茫,而哪一处又拥有较高的性价比,

当 赤峰 的草原,降到零下20度当无垠的山野,被粉雪淹没膝盖当孤独的旅人,寻找被冰封的记忆每一步踩下去,都非常的治愈解压,留下长长的印记寻到一条狭长的不冻河,遇到一片顽强的白桦林都在骄傲的展现那份炽热,书写属于自己的浪漫情书,却不知道你的地址。乌兰布统乌兰布统当西伯利亚寒流吹到 内蒙古 草原,把整个 赤峰 装扮的银装素裹,宛如一个童话世界。对于 内蒙古 、对于草原我个人是非常偏爱的,最近几年来过十

对内蒙的万般情结始于金秋额尔古纳湿地“那里的天,比别处的更可爱。”当我看到老舍先生写的这句话时,我就忍不住心动,想去看看他书中的 陈巴尔虎旗 草原,想去看看那里的天是不是真的那么可爱,连老舍先生都忍不住赞叹。很多人会选择在夏天去到内蒙,这个季节的 呼伦贝尔 大草原,绿的沁人心脾,也可以参加祭敖包等 蒙古 族的大型活动,但我却选择在秋天来到这里,当满眼的绿意褪去,染上秋色的内蒙,又会带来怎么的惊喜呢

故事的开始故事的开始,应该从何说起?从那天在路边胆怯地牵起她的手,还是从刚看见她怦然心动的那一瞬间?好像和她在一起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从同事过渡到朋友,再从朋友慢慢“进化”成恋人,最终“蜕变”成妻子。日久生情套在我们俩的关系上,应该是再适合不过了,彼此有共同的话题,坐在一起总是聊得天昏地暗。到后面慢慢一起过一些特别的日子,我们彼此还打趣道:今天是情人节哦,你也没有人约吧?要不我们就凑合着过这一天吧!

不负韶华我们生活在城市的钢铁森林之中或多或少,都会厌倦高楼林立的逼仄之气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并不是太难除了保持一颗永远热爱生活充满激情的心再加上一个靠谱的好伙伴,我们就能一路享野,望星辰去,踏日月归从 呼和浩特 出发,前往 乌兰 哈达火山感受月球地表的魅力,途径辉腾锡勒草原,淖尔梁高山湿地,一路草原盘山公路,感受自然的野性,跋山涉水,倾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我不知道,大家有多久没出门了?甚至

呼伦贝尔之秋去年春天入了 呼伦贝尔 ,中了草原的绿毒,迷上白桦林的歌声,垂涎牛羊肉的香气四溢…… 呼伦贝尔 的秋,再次唤起了我的渴望。在泰山即将步入小学生涯,和他的几个好朋友约上了这趟寻秋之行,也开启了毕业旅行第一弹。中国 最早的秋,从 呼伦贝尔 和 北疆 开始到来,迅疾而热烈,在草原向森林过渡地带,森林腹地,延伸的河套两侧,公里边上,村落木屋四周,曲流湿地,湖泊山峦……北国之秋,童话之境你带着

自行车后轮断了三根辐条,已经不能再骑,阿尔山市又没有车店,原计划穿越阿尔山风景区到紫达月亮小镇的行程只好中断,畅游阿尔山这一著名风景区的计划落空,实在是一大遗憾。详见上帖饮恨阿尔山 —— 2023年东北沿边行 ​ ​ 阿尔山市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找它的上级——兴安盟首府乌兰浩特市。 早上七点四十分从阿尔山汽车站乘车去乌兰浩特市,十二点到达乌市,找到

【序章】心之所向,在这广袤的绿色天堂长这么大,很多人认识我后,总会找机会好奇地问一嘴:偷偷说,你是不是 蒙古 族人?徒有一身粗犷的外表,可惜我并没有豪迈奔放的性格,学不会轻易地忘记,以至于经常惦记着很多一言难尽的经历——那场在 里斯本 美到让我流泪的日落,那些在 卢塞恩 热心陌生人替我付过的硬币,那次在大地震前从 拉萨 到加都的神奇之旅,那杯在 曼谷 没有喝完的咖啡,那抹在 大叻 遇见的灿烂微笑,

呼伦比尔行第五日路线:白桦林——根河湿地——呼伦湖——扎来诺尔——满洲里 旅程越来越精彩,第四日的童话小镇,策马牧场令人回味,第五日的根河湿地更带来超乎想象的惊喜,美的不似人境,可以说是这六天以来最精华的景点。【第一站:白桦林】还记得朴树的那首歌,凄美,伤郁,充满俄罗斯风情的冷峻与凛冽。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而我们所见的这篇白桦林则暖融融,光灿灿的,充

呼伦贝尔行第四日路线:黑石滩——林中草原——额尔古纳河——恩和——室韦第四日继续向北,来到最向往的中俄边境小镇室韦,真如世外桃源般的生活。【第一站:黑石滩】看了秋草秋田,秋山秋树,就是没有贴近看到秋水。脑子里一直萦绕着《时时刻刻》伍尔芙最后走向河流深处自杀的影像,肃杀,静美,大抵就是着秋日静流的意象吧。第三日启程便来到秋水河滩,因为河中散乱着几块礁石,游客称它为“黑石滩”。这简直就是武侠小说的套路

这个夏天,总要去一次内蒙的大草原吧。不喜欢人挤人的我,在内蒙的鄂尔多斯,为你找到了几个景美人少的目的地。鄂尔多斯草原|看英雄策马奔腾,邂逅草原最美的日落。响沙湾|沙漠中的迪斯尼,水上乐园让人惊喜。黄河大峡谷|走进朴实自然的古老村寨。夜鸣沙|库布齐沙漠深处和小伙伴拍到了无人的沙漠大片。七星湖|沙漠绿洲中心,我看到了那颗璀璨的蓝色宝石。鄂尔多斯野生动物园|和孩子们一起邂逅萌宠,走进海底世界······

孤独的人喜欢深夜,多情的人喜欢黄昏。幸福的人喜欢阳光,自由的人偏爱草原。今天是夏至,北半球夏季的开始,“夏至不过不热”,盛夏旅行大多人会选择温度舒适的海边或者草原。而草原旅行大多人会首选呼伦贝尔,只有我选择了一处叫毛日图的地方。毛日图(MORIT)是蒙语,翻译成汉语是“骑士牧场”的意思,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二连浩特60公里处,苏尼特右旗的赛罕塔拉(美丽的草原)。其实草原分很多种,苏尼特右旗是属

前言曾去过无数个地方,曾翻越无数座大山,曾跨过无数条河流,却只有一个地方在我心头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 ,那就是呼伦贝尔。之所以让我记忆如此之深,它的美自然是必不可逃的,与我而言,在这里发生的事胜过了它的美。呼伦贝尔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出生地,得名于大草原上的呼伦湖与贝尔湖,它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草原。上一次去呼伦贝尔还是在2017年6月初,那时的我还是一名大学三年级的学生,时间如水,日月如梭,三年转瞬

赤峰汗苏鲁大草原汗苏鲁大草原肯定有很多人去过大草原,感受过草原的魅力,这是不同于城市的风光,如果在城市待累了,那么你一定要去大草原放松一下压抑了许久的心情,汗苏鲁无边无际的大草原,触手可及的云朵,一切都是让人感到惬意和放松的美景,让草原上纯净的自然气息来净化洗涤你疲惫的心灵。夏季的大草原绝对是避暑的好去处,青草葱葱一片碧绿的景象,春风微微吹着,远处还有牛羊在低头吃草,风光迷人的汗苏鲁大草原是一片绿

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口气了, 那些有形无形的压力都随着眼前工作阶段性的完成,暂时消失了...... 回到家,推开门,墙角的霉斑又偷偷的爬高了些, 是啊,今年夏天的梅雨比往年都来得都更猛烈,整个城市就咸湿得像是一片沼泽地, 还是要抬头看啊,望着从树梢洒进来的午后阳光,有种渴望就在内心深处萌发了, 我开始想念旅行的感觉,想着塞上的草原应该都绿得像地毯了吧,趁着这难得的

尽管你依然还在为青春落幕感怀惆怅......但新世纪的年轻人早就把我们80后视作了只会为生活苟且的油腻大叔,不再是那个无所惧怕的热血少年,责任让我们变得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就连以前对我们百般宠爱的命运也给我们开起了玩笑,烦恼接踵而至。父母渐渐老了,隔三岔五总有些小灾小病让他们叫苦不迭;孩子正嗷嗷待哺,像碎钞机一般吞噬着你的银行存款;妻子的红眼病也会时常发作,数落你的月薪,数落你的个性,把她遭遇的所

二十九岁生日那天,我决定去沙漠里看一场一个人的星空。于是,穿过草原、越过沙丘。而脑子里却想起一段往事。那是多年前在宿舍看《士兵突击》,许三多同志一个人在草原踢正步。班里的战友邀请他打扑克,但三多同志却喃喃地说:「打扑克牌没意义,好好活才有意义!」于是战友就纳闷了,「那啥是好好活咧?」只见三多同志认真地说:「有意义就是好好活!」我来个去!这话太有意思!于是我仔细揣摩了好一阵。那是漫长的青春岁月,象牙

嗨,我是小米粒!2020年疫情期间出生的双鱼宝宝,在家被关了好久好久,可我是个超爱出门的宝宝。我的妈妈因为我好久没有出门旅行,妈妈说我的第一个一百天要过的有仪式感,上个月带我去了趟 大理 。为了让她能经常带我出来玩,我表现的超棒,所以这一次妈妈带我来到了美丽的大草原 呼伦贝尔 。夏季的 呼伦贝尔 有着Windows桌面一样的大草原,牛羊成群,还有金灿灿的油菜花田。我们去探访了古老神秘的鄂温克民族养

国庆假期出行哪好玩?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发出灵魂三问吧:机票买得起吗?高铁票抢得着吗?景区挤得进去吗?飞机票买不起高铁票抢不到去景点人太多…………所以,国庆假期出行第一要务是神马?人少!那么, 内蒙古 大草原欢迎你!内蒙这么大,随便划拉一个地儿,就够一个假期玩的了!今次目的地—— 通辽 。要说 通辽 有啥玩的,除了大青沟和塔敏查干沙漠(还都没去),也说不出个啥了。但是!对于辽阔的内蒙大草原,如果还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日本 泰国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印度 韩国 俄罗斯 澳大利亚 柬埔寨 意大利 菲律宾 法国 斯里兰卡 土耳其 马尔代夫 新加坡 德国 加拿大 蒙古 缅甸 老挝 西班牙 埃及 瑞士 英国 阿联酋 伊朗 奥地利 以色列 迪拜 墨西哥 肯尼亚 瑞典 希腊 南非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芬兰 丹麦 匈牙利 乞力马扎罗 挪威 葡萄牙 冰岛 荷兰 坦桑尼亚 约旦 黑山 帕劳 金沙 阿根廷 朝鲜 毛里求斯 塞尔维亚 特拉 伦敦 波黑 突尼斯 比利时 玻利维亚 圣彼得 不丹 智利 波兰 格鲁吉亚 斐济 埃塞俄比亚 巴西 加蓬 马耳他 古巴 巴拿马 秘鲁 克罗地亚 纳米比亚 孟加拉国 卢森堡 哈萨克斯坦 亚美尼亚 厄瓜多尔 塔林 伊拉克 开普敦 塞舌尔 爱沙尼亚 马达加斯加 梵蒂冈 爱尔兰 奥克兰 乌兹别克斯坦 斯洛伐克 坎昆 关岛 瓦努阿图 乌克兰 马丘比丘 大溪地 申根 阿富汗 东帝汶 立陶宛 萨拉热窝 巴林 文莱 哥伦比亚 留尼旺 哥德堡 乌干达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萨摩亚 罗马尼亚 拉脱维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黎巴嫩 巴勒斯坦 斯洛文尼亚 贝尔格莱德 叙利亚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科伦坡 布隆迪 乌拉圭 库克群岛 赞比亚 卡塔尔 吉尔吉斯斯坦 巴巴多斯 牙买加 巴布亚新几内亚 帝力 巴哈马 多哥 塞浦路斯 也门 苏丹 圣卢西亚 圣何塞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巴马科 马里 多米尼加 委内瑞拉 平壤 马拉维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韦 海地 安提瓜和巴布达 汤加 马其顿 土库曼斯坦 哥斯达黎加 危地马拉 圣基茨和尼维斯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