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租500的白色本田艾力绅,后备箱和车内座椅过道脚下,塞的满满当当,七人依次有序局促就位后,伊犁之行,于2023年7月27日22时30分在零星小雨中正式启程了。小丁熟练的驾驶车辆飞快的驶入了高速,我当仁不让的坐在了副驾驶,本次行程即将由我俩配合完成,与其说勉为其难不如说自告奋勇,男人嘛!车辆进入高速行驶中,就近安排加油是急需解决的问题,雨有点越下越大了,雨夜能见度变低,我们出错了路口,在关掉空

2019年的 新疆 旅游火爆了,在国庆前夕怎么在 新疆 寻找一些能避开人潮、景色绝美、花费少的地方旅游呢?请往下看......这次的主要目标还是 独库公路 ,这条在网络上火得不能再火的公路。独库公路 的南段我在今年七月就已经走过,那时候公路沿途各点人满为患,物价奇高,再加上对我而言不算新鲜的风景,我颇感失望。巴音布鲁克草原回到 成都 ,发现不少小伙伴玩耍在这条公路上,朋友圈的照片和我的所见颇为不同

有人说旅行的意义在于人生微凉时,它能带给你温暖,深以为然。闲来无聊,生活无趣,突发奇想整理旅行照片,才发现以前走过了那么多的路,看到过那么多的美景,尽管记忆里渐渐模糊,但看着照片,仍幸福满满。10年第一次进疆旅游,乌鲁木齐的朋友提供了一辆捷达,假期有限,走马观花,到了天山天池和喀纳斯景区门口,也没有买门票进去,游客太多,熙熙攘攘,没有兴致凑热闹。随心所欲的开车去了乌伦古湖,住哈萨克族牧民帐

上一次沿 丝绸之路 上 新疆 都快是20年前的事了,当时没网络,只能靠LP上有限的信息,便迷迷糊糊地出发了。不知道那里有住宿点,只能去到当地再在车站周边慢慢找;交通上,不知道班车信息,更没有包车服务,只能靠全国铁路运行图(当年别说高铁,全国火车班次也不多)的信息,打卡了 乌鲁木齐 、 喀纳斯 、 喀什 、 吐鲁番 四个地方,后来看地图才知 新疆 还有赛里木湖、巴音布鲁克……都值得去。往后的日子,我

喀拉峻上的鲜花 在喀拉峻,除了雪山、森林、草原,当然少不了鲜花的陪伴。▲顶冰花 为单子叶植物纲、百合科、顶冰花属植物,是一种生活在北方的植物,顾名思义,顶冰花在寒冷的天气里也可以发芽,当喀拉峻的很多地方还覆盖着冰雪的时候,顶冰花已经破冰而出,是最早开放的花之一。 顶冰花在东西喀拉峻草原分布最多。在海拔较高的地方更容易见到它们的身影,由于开放较早,5月初为最佳观赏季节。▲毛茛 是毛茛科,

你走过了隆冬白雪你看遍了春意阑珊你闻得了夏花绚烂但你可曾听过风儿诉秋? 01 白哈巴它是西陲第一村坐落于阿尔泰山山脉沟谷之中与哈萨克斯坦国遥遥相望古朴的图瓦族小木屋依山傍水掩映于松桦之间当金叶飘落大地张开它的怀抱蒙蒙秋雨为它盥洗梳妆彩虹披帛曼妙亦如仙子霓裳光彩夺目恍惚间如画亦如梦

不知道是不是 2002年的第一场雪 从此与新疆 留下了难舍的情结 我要看遍你的万般柔情和无限热烈 我要走遍你的 每个季节 一纸版图 划为四方 自乌鲁木齐而出 足迹新疆南北 经三山 过两盆 冰峰耸立 沙漠浩瀚 峡谷纵横 湖泽律吕 草原绿洲星罗棋布 山河千姿如鬼斧神功 西域三十六国 震古烁今 感世间百态 叹万种风情

什么是冬季的塔县,是传说中神秘深邃的高原峡谷?是空无一人的白色沙湖?是从上到下白衣肃杀的慕士塔格峰,还是雪山融水下的塔吉克牧民?亦或是缺氧状态下的帕米尔高原?两天一晚,它们都在我的路途中经历,也都在的记忆中留存,不要说南疆的冬季不够美,只是你还不懂塔什库尔干静默萧瑟的旁白。塔县距离南疆首府喀什300多公里,别看距离不远,但由于限速80公里,这一段路途需要5个小时才可以抵达。喀什到塔县,前半程还是南

无边的沙漠、戈壁,残酷的无人区,富饶的土地, 新疆 留给我们的印象,把这些不太能够联想在一起的东西都融合在了一起,如果有问起我们,为什么这么痴迷于 中国 西北 部的风光,那么我会告诉你,请亲眼来这里看看吧,或许来了这里以后,答案你自然就会找到了。沙漠在很多人眼里,是死亡和恐怖的象征,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里是线条和光阴和世界,是大自然最神奇的绘画杰作。当你爬上沙丘的最顶端,遥望远处绵延起伏的沙丘,你

引子禾木禾木喀纳斯景区生长在南方的我,对于雪的印象还停留在好多年前。儿时冬天,只要前一晚天气预报雨雪天,第二天我总能改掉寒冬上学起床困难症,早早起来只为看一眼窗外,是否是白茫茫的,天地是否在一夜之间换上冬装。哪怕只是屋顶少许的积雪,都足够让我兴奋一整天。禾木禾木

最近这三年,摄术的上涨,我总是习惯于将画面处理的美美的,而忽略文字。其实更多的时候,发自内心的文字经历才最能感动人心。三年前规划的中摄协老法师目标,也终于快要达成。未来的三年,我会去尝试跑步前进,追寻内心的梦想,追上曾经落下的计划。常说有梦去追,但是我采用的方式并不会像很多朋友一样,辞职走人,而是会采用一种折中的方式,毕竟生活还要继续。不管曾经少年如何,最终还是要变成一个油腻大叔或者一个老法师,但

Order 写在开篇有没有发现这篇游记的标题与我其他游记的标题都不太一样?没错,这是我在开启职场生涯前最后一段旅行,因为从小学就开始旅行了,不用说每年,就是每个月不去附近转转都觉得浑身不得劲,所以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毕业旅行”这一概念,但这次不一样,因为我知道,这一转身,迎接我的就不是山河大海的自由,而是一切未知的职场生活。不会再有海拔3000米的 日光 照在酒店房间也不会再有蓝到让人质疑的湖水洗涤

疫情后的新疆之行因为一场疫情,忙碌的工作被按下暂停键,想起去年说带爸妈去一次 新疆 ,一直因为工作太忙没有实现,这次总算有大把时间,说走就走,六月初我们从 兰州 出发一路到 新疆 喀什 ,沿着 丝绸之路 自驾一个月。因为疫情,旅行变得不一样, 新疆 防疫之严格,关关检查,我们一路做了双抗检测和核酸检测,幸运的是一路都没有被隔离。因祸得福, 新疆 几乎没有游客,很多时候,我们是独占了整片风景。我拍摄

前文链接:不是瑞士去不起,而是夏塔更具性价比 | 六月伊犁行④由于我们往外走的时候,夏塔景区深处的游客已经不多,所以我们比较容易和附近的游客产生交流。有的游客表示他们一直走到了冰川脚下。虽然我和小王所到的高度独一档,但是这两个游客所达的深度同样遥遥领先。接着,迎面走来两个女游客,互相瞅了一眼之后,突然,其中一个女游客直接大声喊出了小王的全名。我当时很惊讶,居然这里还能遇到熟人。小王连忙向我解释,说

前文链接:离离原上谱!草原上偶遇前女友,就在夏塔| 六月伊犁行⑤格登山是一个休闲路线,车可以直接开到山顶,不过需要30元门票。这里虽然紧靠边境,但却不需要边境通行证。格登山上最出名的是平定准葛尔勒铭格登山之碑(简称格登碑),碑文由乾隆皇帝亲撰,记述乾隆二十年(1756年)清军在格登山平定准噶尔部叛众,叛军首领达瓦齐逃窜南疆,终被乌什回部阿奇木堆集斯伯克擒获并押交清廷这一历史事件的经过,赞颂格登山之

「关于这场公路旅行」行程结束的那一刻,我开始想念新疆了。最后一日从吐鲁番回程乌鲁木齐的车上,车在国道公路上行驶,窗外星辰漫天。零点一过,从生日好像跨入下一个征程,是仪式感又开始作祟了吗?我和星星一样睡不着。念念叨叨地把旅程从第一天开始重述了一遍,像影像机快进一样倒带,八千公里路历历在目。小到那天的过油拌面是否好吃那天的串儿是不是吃得心生欢喜,都清晰记得。但一些为什么拌嘴吵架的原因似乎都开始模糊了,

前文链接:恰西草原,同样是“人间值得” | 六月伊犁行③15号上午起来,我们发现天气依旧不是那么理想,雪山没有全露出来。考虑到夏塔景区只能一天往返,那么最好是选一个好天气进去,使得观景收益最大化。而根据景区预报,明天会是晴好天气。今天我们就只能先在周边探探路,看看有没有其他路线可以穿越到景区里,或者有没有其他非景区路线深入雪山腹地。我在地图上研究了一下,发现夏塔古道西侧的山沟似乎也有一条路,那条路

我是个向往自由、向往大自然的人~自高中以来,探寻大自然的方式从跟团变为自由行;从旅游变为旅行;如今我的行程很多时候已经脱离了“旅行”慢慢向户外探险或者其他奇奇怪怪的方式转变……当然出行的方式多种多样,每一种方式都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局限性。但要说到真正的旅行家、探险家,我认为 中国 的NO1是——玄奘!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那个唐僧~ps:这里不把现代登山家囊括其中。白龙堆雅丹白龙堆雅丹1400年前

3年疫情,2年犯懒,5年没怎么写过东西了,但这5年也没闲着。疫情前绕着地球跑,疫情后绕着 中国 地图跑。这3年自驾跑了近8万公里,光是骑自行车就骑了2000多公里。生命不息!车轮不息!很多人去 新疆 去看景,是因为 新疆 是个既神秘又美丽的地方,这里有美丽的草原,神秘的罗布人村寨,寸草不生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赛里木湖,每年拼人品才能走一走的 独库公路 ,以及 特克斯 、喀拉峻、

2023年的3月,我从 上海 出发到达了我国的 西北 地区,开启了近年来为数不多的,真正属于自己的纯粹旅行。6月因车子的一根高压线束的设计缺陷,旅途被迫中断返回 上海 ,以jeep的尿性配件等了两个月才修好,并在9月下旬又重返 西宁 ,继续一路向西......本篇为第一部分,上半年在 甘南 、 青海 和 新疆 哈密 的记录,有很多地方都是重访,那么多年过去了,有些地方依然如故,而有些地方早已物是人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日本 泰国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印度 韩国 俄罗斯 澳大利亚 柬埔寨 意大利 菲律宾 法国 斯里兰卡 土耳其 马尔代夫 新加坡 德国 加拿大 蒙古 缅甸 老挝 西班牙 埃及 瑞士 英国 阿联酋 伊朗 奥地利 以色列 迪拜 墨西哥 肯尼亚 瑞典 希腊 南非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芬兰 丹麦 匈牙利 乞力马扎罗 挪威 葡萄牙 冰岛 荷兰 坦桑尼亚 约旦 黑山 帕劳 金沙 朝鲜 阿根廷 毛里求斯 塞尔维亚 特拉 伦敦 波黑 突尼斯 比利时 玻利维亚 圣彼得 不丹 智利 波兰 格鲁吉亚 斐济 埃塞俄比亚 巴西 加蓬 马耳他 古巴 秘鲁 克罗地亚 纳米比亚 孟加拉国 巴拿马 卢森堡 哈萨克斯坦 亚美尼亚 厄瓜多尔 塔林 伊拉克 开普敦 塞舌尔 爱沙尼亚 马达加斯加 梵蒂冈 爱尔兰 奥克兰 乌兹别克斯坦 斯洛伐克 坎昆 关岛 瓦努阿图 乌克兰 马丘比丘 大溪地 申根 阿富汗 东帝汶 立陶宛 萨拉热窝 巴林 文莱 哥伦比亚 留尼旺 哥德堡 阿塞拜疆 乌干达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萨摩亚 罗马尼亚 拉脱维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黎巴嫩 巴勒斯坦 斯洛文尼亚 贝尔格莱德 叙利亚 复活节岛 科伦坡 布隆迪 库克群岛 赞比亚 卡塔尔 吉尔吉斯斯坦 巴巴多斯 牙买加 巴布亚新几内亚 帝力 巴哈马 多哥 塞浦路斯 也门 苏丹 圣卢西亚 圣何塞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巴马科 马里 多米尼加 委内瑞拉 平壤 马拉维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韦 海地 安提瓜和巴布达 汤加 乌拉圭 马其顿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圣基茨和尼维斯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