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已经不知多少次背着背包独自出行,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每一次与父母的告别也总是匆匆。大概是从结婚、生子开始,逐渐有了自己的生活,便疏于与父母相处,说来也是惭愧,走了这么多地方,却鲜少带着爸妈一起出去走走。不想拥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小时候他们带我去玩耍,长大了我带他们看世界,于是便有了这次蓝色多瑙河之旅。

(一)巴尔干半岛,我又来了!一次跨国长途大巴二程国家之间的自驾三个 东欧 国家的旅行我们在巴尔干半岛的绚丽秋色中穿行克罗地亚 - 萨格勒布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单程票趁年轻体能还行要去远方看看看最美的风景喝最烈的酒喝最嗨的歌留最美好的记忆2019年的国庆节假期,我又来到了 东欧 ,再次来到了我喜欢的巴尔干半岛,又看到了美丽的亚得里亚海日落。在那个美丽黄昏,我站在 匈牙利 布达的渔人堡上眺望对岸 佩斯 的

塞尔维亚南部山区的腹地,属于喀斯特地貌,千万年的流水冲刷以及大自然的神奇力量造就了乌瓦茨令人叹为观止的连续15个180度巨大河湾,湖面平静如镜......早上8点司机准时来民宿的路口。单程开车得二个多小时。中途经过一个大湖,司机说在这里休息一下,湖边坐坐,点了咖啡。10点多到达乌瓦茨湖边码头,1500第纳尔买了船票,司机硬生生在湖边等了我们三个多小时。船先驶过一个湖面然后进入窄的水道。其实船就在这

有人说到了布达佩斯一定要好好感受下穿城而过的蓝色多瑙河,而感受多瑙河最好的法子就是一一行过横跨其上的桥。如今布达佩斯段的多瑙河上一共有九座公路桥,最中心的四座我都走过,它们也是城中最古老的桥。二战行将结束时,万恶的德军在撤退前将其一一炸毁,好在重建后,古老帝国的遗迹犹存,每一座桥的故事也继续为人津津乐道。布达佩斯曾经是奥匈帝国的大

茜茜公主与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加冕的马加什教堂,就在渔人堡的身后。这座教堂的气派是绝对在的,很远就已看到它高高的塔尖直入云霄。 这里是历代 匈牙利 国王加冕仪式的地方,也是见证国王一世幸福的地方,拥有800多年历史的马加什教堂被誉为 布达佩斯 的象征,地位举足轻重。它与旁边的布达王宫,对面的国会大厦一样,都有着悠久的历史。马加什教堂 教堂原本是布达圣母教会,后来因为 匈牙利 国王马加什在此举

说说这段旅途, 东欧 的故事,从 斯里兰卡 开始吧。 距离出发只剩10天,兰卡发生了连环爆炸事件。 期待的微笑, 透过那列开往海边的红色旧火车的窗口,又一次,渐渐离我远去.... 有些地方,注定缘浅。 跳脱落寞,这次故事发生的坐标,从 印度 洋上的一滴眼泪,飘落在了 东欧 。 决定的很临时,却也是爱了很久的。 布拉格天文钟

今年春节后,我就一直寻找国庆假期的旅行线路,本想计划去 中东 的几国家,因政局不稳(事实证明去旅行是安全的)、暂停签证等各种原因而放弃。最后把目标锁定在 欧洲 ,在看了一圈双牙、 荷兰 + 比利时 + 卢森堡 、 法国 、 英国 等国家后,最终决定这个国家假期走 东欧 的 匈牙利 、 斯洛文尼亚 和 克罗地亚 3个国家。 匈牙利 - 布达佩斯 夜景 匈牙利 和 斯洛文尼亚 都是 申根

带父母坐船泛舟欧洲,是对父母最好的关爱 2017年,抱着试一试的想法,集结了6人小分队开启了一场 欧洲 内河游轮的体验。当时的内河游轮对于大部分 中国 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而新鲜的出游方式,而2017年的那场莱茵河之旅也让我们充分了解和体验了这种全新的出游体验。当时的想法就是,我一定要带父母也来体验一下这么棒的出游。 于是,2019,终于策划了一场带着父母一起的 欧洲 内河游轮行,相比与传统

❤ 许你一个童话世界 每年为数不多的年假, 为了完成一部满意的旅行摄影作品, 我们会留一部分时间给自己, 毕竟每次出去起早贪黑累成狗, 作为成年人都有些吃不消, 更别说一个学龄前儿童。 离别时的不舍和归来宝贝哀怨的小眼神, 总是让我们心里有些歉疚, 除了日常的陪伴, 我们也希望带她出去看看。 这一次,带上你最喜爱的4套小猪 佩奇 玩具套装去海边, 让爸爸妈

久违的独行,我只在匈牙利 久违的一个人旅行,曾经在读书的五年时间里,我都是一个人长途旅行。这几年,更爱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很久没有独自长途旅行了。 独行,是怎样的感受,与孤独无关。 我喜欢的一个作家说过,一个人走路,是和风景的单独约会。两个人走路,心有一半在另一个人身上。真正的注视,必须一个人。 独行,是用我的全身心去感知这个世界,和自己。 因为独行,这次

写于前面 盛夏光影绘流连 都说查理大桥要走9遍我估计走了不下18遍 在2017到2018两年里我曾经三次于盛夏光年里前往捷克,奥地利,斯洛伐克,匈牙利4国。这是东欧诸国中最为多彩和迷人的几个国家,面积小巧而建设精致,气质高雅不乏历史底蕴。布拉格的童话清新,克鲁姆洛夫的惊鸿一瞥,维也纳的高冷大气,布拉迪斯拉发的低调亲近,布达佩斯的浪漫文艺,每个城市都有让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虽然在大半年前就定下了这次旅行,但严格来讲,这也算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起因是某好事者(就是俺)发现了一张川航飞 布拉格 的特价机票,并且在群里喊了吆喝了一句:有便宜机票了嘿,走过路过别错过了嘿。于是仅仅一个上午, 东欧 四人小组便迅速地组建 成功 。 本以为还有大半年时间可以作攻略,本以为总会有人挺身而出计划个行程。但是结果证明这只是又一个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故事,更何况,

其实自2017.1 新西兰 之后,我分别于2017.3去了 芬兰 , 瑞典 和 丹麦 ,2017.5去了 埃及 。但是这次我的拖延症发的很严重,如今我已经身在 克鲁姆洛夫 了,上面两篇游记还没有写的冲动。很多的坚持,放弃了实在可惜。所以,我告诉自己,该补的游记还得补上。为了给自己点压力,这次 捷克 , 奥地利 和 匈牙利 的行程我决 定边 走边写了。回去之后再补上 北欧 三国和 埃及 的行记。

街角的咖啡馆尚在营业,帅气的男服务生梳着我喜欢的油头,让我没有理由不坐上片刻。 点上一杯Chica Madeira,抬头看见他正冲我笑着。 ——Good choice!(不错的选择) 此刻街头来来往往的人多是游客,可他们都与我无关。 就这么坐在角落,看着夕阳的光一点点,一点点撤离这座小镇。 橘色与淡紫色的霞光在天边交织缠绕,闷热的一天终于在结束时起了凉风阵阵。 人群逐渐散尽,我朝着

一转眼今年已过大半,回顾这半年来的足迹,冬日济州,雨季马来,春末青岛,初夏关西。 不知不觉累积了些行程,见识不少,感悟颇多,可内心还是懵懂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七月的北京,闷热仿佛是夏日必备,和讨厌的天气一同到来的还有航班取消的坏消息。 原想体验战斗民族航空的刺激,却不料莫斯科机场暴雨,一众航班不是延误就是取消。 不过因祸得福,机票奇迹般地及时得到改签,最终北京-莫斯科-布达佩斯的行

父亲来电话说:“我昨天心脏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我心脏肥大,需要药物治疗。” 电话另一头的我,正在北欧看着极光,身在8000公里之外,忽然之间我便觉得曾经在我心里撑起一片天空的他,又一次的变得虚弱了。 上一次我们在电话里只有争吵,他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辞职骑行去珠峰。而我,又不愿去解释更多,然后开始长达半年的冷战。 龙应台的《目送》里有一句描述着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我

2015年,一个人单车自驾东欧,写下了克罗地亚10日游记《帝国边缘的行走》; 2012年到2015年,曾三次前往匈牙利,到访布达佩斯,却不曾留下一段文字; 2016年,一直想去斯洛文尼亚,只为布莱德湖,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 2017年9月,我把这三个目的地连成一条线,招募了10个小伙伴一起自驾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于是,才有了这篇游记。 距离上次我写游记已经过去了十个月,十个月足够让我

依旧是欧洲,仍然去德国,还是在科隆。多年来不变的目的地,相似的风景,幸有不同的人物和故事,还有略带期许的后程。3月2日,挣脱国内连日的阴雨从北京飞往了布鲁塞尔。欧洲大陆迎接我们的是两日的阴霾,好在第三天国内继续阴雨的时候,德国的午后,阳光灿烂,让我些许感觉到这十个小时飞机的距离所带来的不同。关于德国,无须赘述。只是欧洲经济的衰退,让德国工人的退休年龄从65岁延到了67。福利太好,人口老龄化,政府和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日本 泰国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印度 韩国 俄罗斯 澳大利亚 柬埔寨 意大利 菲律宾 法国 斯里兰卡 土耳其 马尔代夫 新加坡 德国 加拿大 蒙古 缅甸 老挝 西班牙 埃及 瑞士 英国 阿联酋 伊朗 奥地利 以色列 迪拜 墨西哥 肯尼亚 瑞典 希腊 南非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芬兰 丹麦 匈牙利 乞力马扎罗 挪威 葡萄牙 冰岛 荷兰 坦桑尼亚 约旦 黑山 帕劳 金沙 朝鲜 阿根廷 毛里求斯 塞尔维亚 特拉 伦敦 波黑 突尼斯 比利时 玻利维亚 圣彼得 不丹 智利 波兰 格鲁吉亚 斐济 埃塞俄比亚 巴西 加蓬 马耳他 古巴 秘鲁 克罗地亚 纳米比亚 孟加拉国 巴拿马 卢森堡 哈萨克斯坦 亚美尼亚 厄瓜多尔 塔林 伊拉克 开普敦 塞舌尔 爱沙尼亚 马达加斯加 梵蒂冈 爱尔兰 奥克兰 乌兹别克斯坦 斯洛伐克 坎昆 关岛 瓦努阿图 乌克兰 马丘比丘 大溪地 申根 阿富汗 东帝汶 立陶宛 萨拉热窝 巴林 文莱 哥伦比亚 留尼旺 哥德堡 乌干达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萨摩亚 罗马尼亚 拉脱维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黎巴嫩 巴勒斯坦 斯洛文尼亚 贝尔格莱德 叙利亚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科伦坡 布隆迪 库克群岛 赞比亚 卡塔尔 吉尔吉斯斯坦 巴巴多斯 牙买加 巴布亚新几内亚 帝力 巴哈马 多哥 塞浦路斯 也门 苏丹 圣卢西亚 圣何塞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巴马科 马里 多米尼加 委内瑞拉 平壤 马拉维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韦 海地 安提瓜和巴布达 汤加 乌拉圭 马其顿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圣基茨和尼维斯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