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博格达峰 宝宝的户外探险日记 谁解五峰真意

宝宝的户外探险日记 谁解五峰真意

作者:sbjepgy     52584人关注 08-08 18:06
2016年五一劳动节徒步额敏水磨沟的帖子
额敏水磨沟大环线帖子地址
2016年端午节裕民巴尔鲁克山穿越线路帖子
巴尔鲁克山穿越线路地址
2016年7月25日宝宝二次环博格达雪山《谁解五峰真意》帖子链接地址
西江月·谁解五峰真意
前日冰雪蹒跚,
今朝帐卧听水。
冰湖边头吊白水。
可怜青春去已。
都道博峰险峻,
我却四度访历。
不畏路艰磨心志。
谁解五峰真意!
余于公元2016年7月25日四临博格达峰前,三回于白水小姐墓前吊唁,即感逝者不幸,亦喜于博峰冰川壮丽。昨夜帐内发烧,今晨略好,兴词一首,以兹纪念。
宝宝
2016年7月30日清晨于博格达登山大本营
宝宝的户外探险日记——天堂有谁三做客(一)(中秋节古尔邦节徒步乌孙古道游记)
相关链接地址天堂有谁三做客(一)
宝宝的户外探险日记《天堂有谁三做客(二)——国庆节乌孙古道游记》
相关链接地址天堂有谁三做客(二)
虞美人·天堂有谁三做客
天堂有谁三做客?
路上正稍歇。
但见湖水不辞苦。
犹若佳人约见深闺处。
为伊憔悴皆笑痴。
就是一湖水。
只为天堂见魅影。
不畏雨雪风水伴路行。
宝宝于2016年中秋、国庆等佳节来访天堂湖美景,叹人生有几人能三度伴此湖为眠,听湖水拍岸声,赏明月出天山,对酒当歌,谁出左右?
2016年10月4日中午三时半,天堂湖路上稍歇作。
2016年元旦额敏库鲁木苏徒步
2016年1月1日 星期五
早上八点就出门了,但等到限速80的车接我,已是八点半光景,再接上流水,赶到万隆大酒店集合地点,已是近九点。
此行一共九人,两辆小车,库鲁木苏之行成行。
11点左右准时到达也迷里滑雪场,正赶上越野赛开始,见到了飞鱼、金晓他们。
比赛开始后,我们轻装沿跑道上山,路上人很多,估计至少聚集了三四万人之多,都挤在了这条上山的路上,好在路上的雪已经被铲车推开,好走多了。
快接近野果林山庄时,遇到返回的金晓他们三人,在野果林山庄又遇到返回的飞鱼三人。
随后我们沿运动员踏出的雪路上山游玩。
四点多返回,等上官和燕子从滑雪场出来,已是六点半。
进额敏城住宿并吃饭。
2016年1月2日
星期六
早饭时在饭馆遇到夕颜与倒不了一行十几个人,他们也是来库鲁木苏玩的,买完风干肉后,再次上山。晚上回家时,已是八点半。
2016年春节禾木之行
2016年2月9日
星期二
晚上有十二人来晨风家给我饯行,幸好我提前采购了物资,要不然大过年的,真没有开门做生意的。
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早上八点一出北屯火车站,司机哈登没有如约来接,打电话联系,人在布尔津,还没出发呢!由于这两天降温,昨晚刮了一夜的风,出了车站便感到刺骨的寒风,所以果断包车去布尔津,让哈登在布尔津等我们。
在布尔津客运站换车,在车上谴责了司机哈登的行为,让我们多付出了二百元包车的费用。
11点半左右,进山后,我们决定先去喀纳斯转转,毕竟没有必要太早到禾木,不过后来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做法,因为进禾木的路被雪崩阻断了,到了下午4点,跟我们一起进山的车辆仍堵在路上,我们从喀纳斯回来,消耗了4个小时,就这样,在离禾木10公里的地方,等待清雪车推雪,也有一个小时时间。
下午六点,一到哈登家,我立马占据了厨房。因为有两家来旅游的,占据了两侧的厢房,而我们只能安排到旁边的一处侧房,这么多人无法共同使用厨房。
八点多日出和回忆赶到,一起享用了抓饭。
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
昨天太冷了,半夜暖气停了,一直就没睡着。天亮的时候,大海和好人几个出去拍日出,我一直睡到11点,大海他们回来才起床。
吃过早饭后,日出将回忆开车带来,我和回忆决定徒步美丽峰,看看传说中的美丽村,尽管我们都没去过哪里。
路确实不好走,沿着马拉爬犁形成的一条雪道上山,只要偏离了雪道,立马就陷进大腿深。
归来时回忆提议坐下爬犁,经协商,五十元一人,回到禾木时,正好四点半。
下爬犁时意外遇到行者夫妇和风筝,引到住处聊了一个小时。
晚上去日出那儿做客,新疆老土豆将笑鱼姐等几个人拉来了,吃当地的风干肉。
回来后,又跟飞鱼联系,飞鱼住处的老板开车接我们,回来也是车送的。
2016年2月12日
星期五
上午起床后已是10点多,吃过早饭日出又将回忆送来,我们几个去禾木村边的河边逛逛,实际上仍是沿爬犁趟出来的路走。
下午4点,回到住处,准备晚饭。
六点左右,飞鱼赶到,晚上12人一起共进晚餐。
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早上11点出发,司机换了,可以保证我们五个小时内赶到北屯火车站。
上车前,又遇到飞鱼一伙人,一路聊回克拉玛依。
未完待续http://bbs.8264.com/thread-5380258-2-1.html
sbjepgy 发表于 2017-2-20 09:33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我对DR都很无奈了,背包拿去了,早上打来电话要退。DR声称自己看了一晚上,越看越觉得是假货,因为他拿到的背包里的背包罩是绿色的,而正品应该全部是红色的。虽然DR通过二维扫描码验了包,但他仍然疑心重重。其实DR退也就退了,但DR在电话里一直谴责我,说我在挣他身上的钱,话里的意思我到是听明白了,如果我以批发价格给他,他可以接受,1200元一个背包,他不能接受。我真的很无语,对于这个驴友,我是哭笑不得,脾气大的人一定会臭骂他的,四六不懂的一个家伙。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DR好象一点都不明白事理,批发价格与市场价格肯定是拦腰的。店里的标价虽然是2400元一个,实际在实体店里一般这款背包在1800元—1900元之间,网上卖1600元—1700元之间,个别会跌到1300元—1400元,主要是电商的余货,回收资金,所以低价处理。批发价格肯定在****元以下,所有做过生意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但DR即使是知道了批发价格确实便宜,但我也不能以批发价格卖给他,因为DR不承担经营风险,而我要承担。我是垫资买了一批包,价格才能下来,否则买一个两个,与网上价格一样。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DR内心的不平衡点在于,我没有以批发价格给他,而是以1200元一个卖给他的,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是DR自己去店里购买要掏1800元—1900元,在网上要掏1600元—1700元,从我这儿拿,就节省了至少400元—500元的成本,而DR只记得我没给他批发价格,却忘掉了因此而节余的费用,这只能说明他是不通道理的人。
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我记得2014年DR在追风的自行车店里购买了一款自行车。因为是With The Wind介绍的朋友,而With The Wind又是追风的铁杆粉丝,碍于粉丝的面子,追风给了DR3600元的价格。DR将车子骑回家后,无意间在微信中看到驴友September份晒照片,其中一张是September新买的自行车,款式与DR的一样。DR便与September闲聊起来,这一聊不打紧,原来他们是同一天在追风自行车店里买的,但September是四千多买的。这下September不干了,找追风要求退车,质问追风为啥给DR卖3600元,而给她卖4000多。追风很生气的告诉With The Wind,With The Wind气愤的在电话里告知了我这件事,并说DR是什么人嘛,占了便宜还得罪人。
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故事在DR这里叙述则又是另外一个版本,在DR看来追风简直太坑人了,这车子在网上更便宜些,他觉得3600元太贵了,他买吃亏了。这是DR很气愤的向我诉说的情况,我当时只是听听,并未表态。实际在我看来,DR真是四六不懂,实体店里肯定要比网上贵很多,基本上是翻倍以上,而追风因为With The Wind的原因,给DR极大的优惠,DR仍觉得自己吃大亏了,追风真不是个东西,DR的想法已经是够荒唐的了。
2016年3月1日
星期二
在我所打交道的驴友中,数DR最胡搅蛮缠。前年在我这儿拿了一根手杖,不久后又退了,说是他在网上看到一款相同的,才二十多块钱,所以要求退货。我很惊讶他的说法,因为这款手杖在网上至少在一百二三以上,我一百块钱给DR,已经是很便宜了,总不成让我赔钱给他吧!去年多次跟我联系,电话里都让我很生气,他的要求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听Antique Pocket Watch讲,DR要求跟Antique Pocket Watch的团去夏特,但只想付油费,等于搭车,后来夏特没走成,又想去可可托海,但也没去成,估计是Antique Pocket Watch不让他参加。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With The Wind对DR的评价是简直不是男人,百八十块钱的东西都要思量好多天。这我是相当认同的,DR对帮他代购的驴友极不放心,怀疑别人暗中抽份子,多问他要钱。早几年找我代购,后来又改成让With The Wind代购,因为“自行车门”事件而翻脸,With The Wind当时气愤的骂DR是啥人嘛!我认识DR好多年了,知道此人情况,小气,扣门,疑心极大,总是怀疑别人。
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DR再次打来电话,声称他在我处拿的小鹰苍穹背包是假货,说是太小了,不象是七十升的,另外其问我背包的支撑杆是什么材料的,我说一般是铝合金的,少数是钢铁的。DR坚持认为小鹰背包的支架是铝的,不是铁的,而我给他的背包支撑杆是铁的,所以是假的,并且声称要没收我给他的背包。DR的言论让我很诧异,因为DR所声称的疑点都很荒谬,我已经听过好几次了。“背包带子太细,小鹰背包没有这么细的带子。”这是去年DR在我放包的地下室看过货时说的话,我很奇怪的问DR见过小鹰背包没有,DR回答是从未见过,我听了都很无语,他见都没见过,就能斩钉截铁的做出判断。至于DR声称的背包罩子是红色的,不可能是绿色的,那是因为在网上的广告中的照片上展示的那个背包里的背包罩是红色的,DR是按图索骥,典型的呆子,哪有背包罩子都是一个颜色的。DR跟我说运动无限店里的小鹰苍穹背包和北山羊店里的也不一样,他怀疑是假的。其实就算是同一个厂子,同一个流水线下来的产品,批次不一样,也不会完全一样的。DR用自己的话证明了自己是个傻子。
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DR太愚蠢了,我知道这是outdoors老板挑拔的,其实他是户外装备的受益者。如果DR去outdoors购买,则要掏1800元—1900元,我让他节省了600元—700元,而这个蠢货竟然想不到这点。DR是惦记着批发价,希望我能以批发价格卖给他,这也太荒唐了吧!outdoors的老板在这款包上挣他一千块利润,他可以接受,而我DR就不能接受了。DR在电话里指责我是在赤裸裸的做生意,强烈谴责我的这种行为。
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本来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在DR的嘴里我就成了卑鄙小人,好象是我干了件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DR自己也搞不成批发,他在网上买,单价在1600元—1700元之间,他也不可能十个二十个的买,只有这样价格才能下来,才会有议价权,否则批发商根本不会理他的。我主动做了这件事,垫资购入,在成本和网上最低价格之间选择一个合适的点,对于所有参与的人来说都是互惠互利的。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outdoors里卖的贵,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成本摆在那里。售价中是包含成本和利润的,但outdoors经营者的成本可不是批发价格,还要有运营成本。运营成本包括房租,水、电、暖费用,契税,人工成本等,其中房租和人工成本占大头,这是开outdoors的老板不能避开的问题。而我不存在这些问题,所以我的价格是店老板开不出来的。
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早上阳师傅在国光小区北门接上我后,对租车费用变卦了,先前谈好的是五百块,涨到了六百块。
10点整全部到齐,上车出发。
大约十二点左右就到了哈图金矿,但中巴车拐上了一条岔路,虽然这条路也到达尔布特河边,但离我事先计划的桥边多了四五公里的距离,这段路,我们走了近一小时。
因为达尔布特河我曾经全境贯穿过,所以对于路上的情况相当熟悉,只是今年融雪很大,不知道河道有无变化。
上午无困难路段,午饭之后情况发生变化,河水贴着河岸而过,那水已经切到了山崖脚下,我们无法通过。此时只好往回返,寻找可以上山的路,爬上高高的山顶,绕过弯曲的河道。
实际也无马道可寻,我们是沿着倾斜的山,之字型向上攀爬,很费体力,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到了上山的这段路上。
下午四五点之际,我们六个人终于登上了山上的最高点,但河道之上并非一马平川的戈壁,而是高低起伏的小山包。沿山脊向北走了很久才找到可以下去的路,后来便在山谷中一直沿马道走。
下午六点以后,我们进入一山谷之中,按我的计划是走到河边,沿河到今晚的营地,然后晚上挖坑取水,因为GPS显示,今晚的预定营地离我们只有2公里的距离。
进入山谷后,路是转来转去,并且一路上都有泉水出现,这泉水肯定比达尔布特河中的泥巴水好喝多了。在一处非常清澈的水坑边,我决定让大家把所有的瓶子装满泉水。 出发前,我在本次活动的QQ讨论组中已经要求大家多带几个塑料瓶子,在沿途如果遇到泉水时,全部装满,以防万一,假如我们在达河边取不到干净的水,那这些清澈的泉水将是救命的水。
大家装满水后继续向前,山谷收窄,我似乎都能听到河水的声音了,我判断我们离达河不太远了。当山谷收缩到一条细细的地沟时,我立马想起四年前,我来过这里,我们当时管这个细细的通道叫一线天。那次是我、轻松、飞虎、东东四个人掉队后,想方设法过了河,到北岸,沿途追踪脚印跟了过来,一路上有脚印和他们走过的人丢下的果皮食物,所以很好认路,不料四年后又到了这个地方。
不过四年前的情况跟今天不太一样,当时天气比较冷,很多河面还是冰封的,我们上回之所以从南岸过来,就是踏着冰面过去的,其中有很长一段是在冰面上行走的,而两边是陡峭的绝壁,根本无法翻越。
今年气候有所不同,热得很早,所有的河面均融化了,一点冰都不存在。而这个下到河边的地沟里只有少量的冰块。上回我们四个是先将包放在沟内冰上滑下去,然后是一个接一个坐在冰面上滑下去的。此时那沟深有一人多高,还有残冰横在沟中,沟头的溪水一直冲刷着残冰,让我们不好下去。
卸包后一路行先轻装下到沟里,他个子高,可以够到地。我在沟边卸包时不慎将GPS掉到沟里的冰缝中,好在专业GPS是全防水的,要是手机早就完蛋了。一路行在冰水中摸了出来,经检查没问题。
我们用绳子先送下去三个包,接着我也下去,不过我打算先探探路,因为我记得这个通道过去还有一个下坡,好象也挺陡的。
果真如此,上回第二个平台是有很厚的冰,所以我们才能顺利下到河边,而这次平台下什么都没有了,这高度就算是轻装下,都很危险。更可悲的是,在平台的巨石上,我可以看到达河的全景,那河水在我左手又打了个转,绕山而去,那河水直冲石壁,我们根本无法通过。我猛然想起,这段路那年我们也是踏冰而行的,当时河面冰封,过了这段冰面,上岸后没多远就是营地。
我立马返回,让大家不要再递包下来了,全部返回,这里不能通过。于是我们又用绳子将包拉了上去,下到沟里的人再爬上去,此时已是七点左右了。
上沟后,如风建议走马道,我们进山谷时,左手有条马道,我也同意,马道确实最安全。沿原路返回,八点多刚好走出山谷,我决定就地扎营,在山谷口的空旷处扎营,山谷口还有泉水喝,老天给我们赐得泉水。
晚上我炒了两盆菜,他们很惊讶于我竟然带了一个炒菜的不锈钢盆子。走鱼也带了酒,我觉得我喝的有点多了。
sbjepgy 发表于 2017-2-20 09:47 sbjepgy 发表于 2017-2-22 10:12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2-20 09:47
4月2日照片,下午七点左右进入一山谷中,无法过河又退回。
sbjepgy 发表于 2017-2-22 11:31 当晚的营地,沿来路回返,路上有清澈的泉水。 2016年4月3日
星期日
早上10点一刻出发,我觉得今天的行程应该简单,因为大部分都是沿戈壁滩走,不会象昨天那么消耗体能。
果真一马平川的戈壁滩确实好走,达尔布特河河谷就在我们右手,始终与我们保持平行。不过一路上如风一直提醒我向右靠拢,使我走走便调整一下方向,最终我们进入一条山谷之中,我从GPS中感觉应该路线正确,因为我打的轨迹就在附近。
这条沟越走越艰难,连续几个大坑,只能卸包,递包,轻装下去,否则根本无法通过。而且我知道这一路下去,必将到达河边,可是春季融雪,我们很有可能无法沿河边走,爬山的可能性非常大。
费了很大力气,终于到达河边,但与我所料一样,没走多远,又遇到九曲连环的河道,根本无法通过。
我在附近发现一条羊道,只要是有羊粪,凡是羊能通过的地方,人肯定能通过。所以沿羊道一路上山。中午2点左右,我们六人终于爬上山顶,在山顶休息吃午饭。
在河谷的上方,我便不担心了,因为地势开阔,大都是小土包,比较好走,我打的轨迹就在附近不远处,只要大方向不错,一定可以走到我要找的山谷。
其实我要找的山谷就是四年前经过的山谷,那山谷很开阔,是石子路,车都可以开到河边的路。在找路的时候,队员心里有了疑虑,老是问路对不对,主要是这两天老走冤枉路,每次一到河边总是过不去,不得不翻山越岭。正在疑问时,我率先登上一土山包,那宽宽的石子路就在山包脚下,一直向南延伸,路是直通河边的,我没带错路,我们离河边不到两公里的距离。
下午4点,我们终于到达河边,在这里烧水喝,我告诉大家,先把水补足,全部喝饱喝足,把瓶子空下来,过会儿经过泉眼时全部装满水,晚上做饭用。
走鱼还是不放心,反复问我路对不对,我告诉走鱼,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左手那个山坡就是我们要去的方向,上坡后是戈壁滩,走一个小时后,进入一山谷中,沿山谷又可以回到河边,今晚我们在河边扎营。
休息够了,我们便上路。登上大坡后,沿戈壁滩向东南方向前进,最终进入山谷。在经过泉水处,我们打足了水,我还将防水袋取出,打了大半袋子水,约七八公斤,提在手里,路上和小树轮流提。
六点过会儿,我们到了河边,比四年前提前了三个小时,而这次我们有足够的水。
sbjepgy 发表于 2017-2-24 10:47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2-22 11:31
第二天,沿山谷走好走多了,但多次进入河谷,由于春季融雪,河边无法通过,多次返回河谷山上。 Angus- 发表于 2017-2-20 10:51 来几张图片,更好
图片会很多的sbjepgy 发表于 2017-2-24 12:43 sbjepgy 发表于 2017-2-27 12:19 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早饭的水稍微欠了些,昨天要是再有一个防水袋就好了。出发前每人分到了一瓶烧开的热水,好在吃饭的时候已经喝足了水。
今天只有12公里的距离,在我的印象里这段非常好走,估计1点之前,一定能到38公里的桥边。
早上有两匹马在我们前方,我们走,马就走,我们停马就停,其实是只有一条路,马儿害怕我们,只好远远的与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当马儿过河时,路况发生变化,我们不会过河的,但河水已经逼到了山崖脚下,好在山崖上有一条羊肠小道,刚好可以通过。
11点多,我们总算是看见人了,远看以为是牧民,走近一打招呼,才听出来是四川口音的民工。他们中间有河南口音,也有其他省份的口音。我们询问起来,他们是为牧民盖房子的。因为我们干净水不多,所以向他们索要一些能喝的清水。民工告诉我,他们在河边挖了个井,让我自己去取水。我下河道找到了民工说的井,实际就是大水坑,比较深的那种坑,坑中水质清澈,完全可以饮用。其实我们若带上工兵铲,在河边也可以挖这样的大坑,只是没带罢了。我用两个2升的饮料瓶全部装满水,以防万一。
出发时,这些民工还告诉我们前面过不去,他们是从山上下来的,有条路直通山顶,可以上高速公路。
我们向前方前进了几百米,确实不好走。在一处断崖前,我试图尝试着看能不能爬过去,但被如风他们叫了下来,他们商量好了,要从左手的一山谷中上去。
这山谷绕进去没多远,有左右两个分岔,我先拐向右手分岔,一上去就到了河谷顶上,是的戈壁滩。这回我们又变成在一马平川的路上行走了,目标就是远方高速公路桥的杆子,尽管看不见高速公路,但那山谷两侧耸立的高架桥的杆子却清楚可见,这就是路标,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12点半前,做了最后一次长休,吃了些如风带的巧克力,继续上路。离38公里的桥有五六公里的直线距离时,我接到了司机师傅的电话,我告之所在位置,让他随后出发来接我们。
虽说只有五六公里的距离,但我们要绕过高速公路,只有通过涵洞,才能方便的通过。然后是201省道,绕到38公里处。
在高坡上,我看见了高速公路和一个涵洞,朝着涵洞方向走,过涵洞后,就是201省道,让我很意外,它们相距只有几百米。
上得省道,联系司机,让他开车来接,这样我们就可以少走两三公里的路。不一会儿,车就到了。中午2点左右全体安全到达万隆大酒店门口。
sbjepgy 发表于 2017-2-28 11:37 4月4日照片 sbjepgy 发表于 2017-3-1 09:36 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
这次达尔布特河徒步过非常顺利,而且一点不累。两天全部找到了干净的清洁的饮用水源,没有象四年前那样干渴难受。这让我萌生了五一额敏水磨沟大环线徒步的念头,那个地方在五六月份如画一般的美丽。
sbjepgy 发表于 2017-3-1 19:08 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其实象DR那样的驴友只是不聪明罢了,他们的怀疑是outdoors老板挑拨的,加上人又不爱动脑子,经人一教唆,便心生疑惑。上回那个叫***的驴友在我这儿拿装备时,随口说了在****时,****的***向在场的驴友明确表示,宝宝那儿的装备是假的,因为真的没有那么便宜。因为***知道我们有竞争性,所以并没有相信***的话。真相其实是利益之争,驴友找我拿装备,在****那儿则认为我是在抢他的生意,其他outdoors老板也是这么想的,因此忽悠了一批不明真相的傻子驴友。
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一波三折的水磨沟大环线徒步活动终于成行,前前后后队员换了两批,最终确定六人出行。
这次仍然采用集体采购搭伙吃饭,我在昨天下午进行了采购,购足此行所需的物资。
两辆车在11点前到了野果林的也迷里滑雪场,将车停在滑雪场的停车场。顺便说下,原来这里的滑雪场叫霍(阔)达滑雪场,从2011年以后,名字改成也迷里滑雪场,老板换没换,我不知道,但是名字是改了。至于为什么改名字,与当地的古城有关,西辽的创建者耶律大石曾建都于此,当时曾经繁华一时,后毁于元末的战乱。前些年才被整理和挖掘出来,让世人知道这里曾是一个朝代的国都,有几百年的辉煌。不过多数来这里滑雪游玩的人,大都不知道这段往事,只是被这里的风景所吸引。我也是查阅了历史资料后才知道它的过去,原来这个自称是克拉玛依人的后花园的地方,竟还是皇亲国戚。
我们在也迷里滑雪场将车停好后,便出发,只是没有按我事先打好的轨迹走,大家想翻山过去,按我做的轨迹,先向西北方走三公里,到达五年前我们停车的那户人家,然后过河,沿一条土路进水磨沟。这次只怕河水不好过,还有牧场被牧民用铁丝网分割成块状,我们得要翻越铁丝网。
在经过几道山梁,越过铁丝网后,我们最终到了河边,刚好是水坝处,只是这回水量大了好几倍,好象很难过河的样子。向前走了一段,仍没发现好的过河点,又返回水坝处,刚好有骑马过河的牧民经过,与牧民商量,能否把心语和我心唱响这两个女的送过河,我们几个男的淌过去。好在那牧民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的要求,顺利送她们过河。
我、大汉、飞虎均有溯溪鞋,只有小树没有。过河后,我让唱响把我的溯溪鞋扔过河岸,让小树换上过河。
原来的那条土路已经换成了石子路,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铺沥青,变成柏油路,会跟野果林一样的。果不出我所料,往水磨沟深入走不多远,就看见正在修建的度假山庄,有三四层之高,占据了河谷最平坦的地段。等完工后,这里只怕也要收门票,成景区。我记得2010年第一次来野果林时,那里什么也没有,完全是原生态的,看不到一点儿商业化的样子。等到了2014年来时,竟发现漫山遍野的度假山庄,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照此情景,不远的将来,邻近的水磨沟也会步野果林的后尘,漫山尽是度假村。
中午吃路餐,我们先吃心语和我心唱响的,这样可以先帮她俩减负。实际上这次我分配食物时,给我心唱响分配的是做饭用的调料,都是干货,约有一公斤多。给心语分配的是路上喝的东西,象奶茶粉、紫菜包等等,约有七八百克。我们几个男的背主食。小树最重,有三公斤,两包大米和一公斤挂面。飞虎是蔬菜,差不多也有三公斤重。大汉是肉类,约近三公斤,而我则是炉头、套锅、清油,基本上都属于不能减重的东西。
由于今年下雪多,河水特别大,所以我们不得不被逼到在山腰上走,好在有羊道,有时也会下河谷。下午4:00多时,我们在河谷中行进,遇到几个正在搭桥的人,看打扮应该是回民,不是哈萨克牧民。他们刚砍了河边的几棵树,用来搭桥,是比较宽的那种桥,上面铺有毛毡,撤上了土,据他们说是方便羊走的。
这几个人告诉我们过河上山可以到野果林,河北面好走,南面不好走,不要沿河谷走,河北岸有条上山的路,可以在上面走。
我们按他们所说的路上山,山坡上有条很清晰的路,沿路向沟内前进。在半山腰时听到这几个人在河边朝我们喊叫,但听不清楚说什么,似乎是要我们下去,但羊道仍旧向前,所以我们继续前行。
下午五六点时分,我们又一次下到河谷,到了我认为该右拐的位置,但此处水势极大,无法过河。我们在好几个地点试探未果,包括扔大木头下去,搭个浮桥,但大木头扔下去后就立即被水冲走,扔了四五根,都无法固定住,只好放弃。
大汉在四周寻觅,找到前方不远处一处貌似可以过去的地方,我打绳子过去,感觉可以,把绳子拴在了河边的树上,又返回对岸,拉起绳子方便大家过河。可是大家认为河水还是太急,怕几个女的过不去,商量了半天,决定放弃过河,回返,到桥的位置再决定。这样我再次过河解绳子,这绳子价格不菲,可不能就这样扔掉。五月初的河水冰冷刺骨,我没在水下的身体部分早已麻木,四回往返,冻的已经没了知觉。
由于过河耽误了不少时间,此时已到晚上七点,在回返途中,遇一风景绝佳之地,决定就地扎营,明天再说后面的路。
sbjepgy 发表于 2017-3-2 17:32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3-1 19:08
第一天去额敏库鲁木苏的路上,在也迷里滑雪场停车。开始了重装徒步。 sbjepgy 发表于 2017-3-3 09:35 出发去额敏的路上,在也迷里滑雪场合影。 sbjepgy 发表于 2017-3-3 19:01
sbjepgy 发表于 2017-3-3 19:01 过河后正式进入水磨沟
sbjepgy 发表于 2017-3-6 09:36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3-3 19:01
水磨沟怪石林立 sbjepgy 发表于 2017-3-6 11:08 额敏水磨沟风景如画 sbjepgy 发表于 2017-3-6 12:58 漂亮的水磨沟风景 sbjepgy 发表于 2017-3-6 16:27 进入水磨沟 sbjepgy 发表于 2017-3-6 11:08 下午继续向水磨沟深处前进 sbjepgy 发表于 2017-3-7 12:07 sbjepgy 发表于 2017-3-7 12:11 下午遇到的回民,他们在造桥。 sbjepgy 发表于 2017-3-7 18:10 下午六点多,遇到河水的阻拦,尝试多次后放弃过河,返回扎营。
sbjepgy 发表于 2017-3-8 10:08 返回的路上,在一风景绝佳处扎营,晚饭有捡到的羊肚菌。

sbjepgy 发表于 2017-3-8 18:09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3-8 10:08
sbjepgy 发表于 2017-3-8 18:18
sbjepgy 发表于 2017-3-8 18:20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昨天扎营的地方风景挺美,第一次经过时,我心唱响还感慨,要是扎在此处该多好,不想返回时正好到此,这如画的风景伴我们度过了一夜。
早上我们商量好了,先到桥边,看看情况,如果过桥能找到上山的路,在山顶上看情况,时间允许,就向我事先规划好的大环线轨迹靠拢,如果时间不允许,就撤向野果林,参加额敏旅游局举办的露营大会。
沿山腰马道回返时,我急于追回耽误的时间,走过了头,没有注意到山谷下方的桥,被飞虎叫了回来。一行人下到桥边,但修桥的人早已离去,只剩下他们在桥对岸不远处扎的一座简易帆布帐篷。昨天他们就在这个位置向我们喊叫,只是没听清楚他们说什么,估计是他们知道前面水大,想叫我们回来,从这边山上走,而我们没听清楚,所以就多走了冤枉路。
在简易帐篷后的山坳里,找到了一条上山的马道,沿马道一路向上,马道之后是羊道,反正只要是有向上的路,我们就走。后来我转到一条很宽的马道上,沿马道一路绕行上山,跑在了最前面。
在马道的一处塌方口,我等了许久,后面的人仍不见过来,估计是飞虎带着走捷径,向上爬了。我背包沿马道一口气上到山顶。
其实这只是在山腰,那马道向西南方向折了过去,估计是去野果林的路。而我打的轨迹正好在我左手上方不到1公里处。我在此处休息,他们几个不是从我左下方上来,就是出现在我的左上方。等了一会儿,果真他们出现在我的左上方。
我们沿山坡向上,向我打的轨迹处靠近。中午时分,我第一个登上最高点,而我的轨迹就在前方一二百米处,也就是说五年前我就是从这附近的山谷中爬上来的,我们刚好踏上以前我走过的路。
在山顶长休,吃午饭,这回吃的是我和大汉的路餐,不过大汉并未带我分配的那份,而是自己带了另外一份路餐,是沙滩羊排和皮芽子馕,刚好可以换换口味。
到了这里,我心里就有数了,我们应该可以在天黑前下达板,只剩下最后一个难点,其它再无困难的路。这次我心唱响和心语要来,我同意了,因为在去年的青克斯山拉练中,我有意锻炼参与的驴友,那些多次参加的新驴友们,在拉练过程中就可以看出体能的情况,不能走的肯定不能参加。我拒绝了九月和沙漠鼠的报名,九月要求是不能背帐篷,不能背食物,自己就背个睡袋。可我们早就找好搭伙合帐的人,她自己必须要带帐篷,否则没有睡觉的地方,而且公共食品也是要分摊的,只是多少而已,一点都不背,实在不象话。拒绝沙漠鼠只是因为他出来总是不听话,在报名时就要严格把关,把容易出事的人排除在队伍之中。
午饭后,沿山脊一路前行,实际是缓上,绕过二百米,我还看到左手山谷中的那处积雪,雪堆还是那个样子,事实上每年积雪的形状都是一样的,所以一点都没变。当初我们就是在那个雪堆不远处扎的营,地很不平,我用木头划拉了半天,才清理出一平方面积的平地,脚下睡的地方是倾斜的,好在影响不大。
在此处遇到一个人,是轻装的,从野果林来,一问竟是克拉玛依的,只是不认识。
此时山上有一条明显的马道,缓缓地向更高处延伸,我们一直都要走在这条马道之上。我和小树在前头探路,山上还有残雪,我们时而踏雪,时而踩石头过,好在这些雪并不厚,可以绕过去。
最终我和小树都走错了路,爬上一处绝壁,根本下不去,而马道竟然出现在我们左下方。估计是积雪把马道给掩埋了,我们过来时没有看到。好不容易下到马道上,后面的人就少走冤枉路了。
一绕过山梁,有一山口,马道从山梁北面又绕到南面去了,但北面山口堆积了大量的积雪,我只好爬上旁边的石头,翻过这个被积雪阻塞的山口。
我让小树回头去接后面的人,我轻装向前探路,走了六七百米,我确信马道是上山的路,绝对错不了时,才返回。
在山口处做了最后一次休息,我顺便还给大家指点了我们出山的位置,在这个高度一览无余,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后面的路还算好走,翻上高坡后便是开阔地,只是有厚厚的积雪,刚才前面那段路虽然有雪,但基本都可以绕过,此时不行,积雪面积太大,且全部深过膝盖,所以我们必须打雪套。
我是第一个到达下达板的地点,他们还没有到齐,我想先下去探探路。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这段,上回我是连滚带爬下的达板,都记不得自己摔了几跤,所以我必须先在前面找一条好下的路线。
接近60度的斜坡,确实不好下。不过我还是顺利到了积雪堆积处,整个山谷的中间全被积雪塞满。我在积雪上方的地方卸包,等待其他人的到来,没见到人下来,我是不放心的。
大约十几分钟后,大汉和飞虎先后赶到,因为是斜坡,所以我们之间间隔十几米,防止踩下落石伤人。唱响和心语在他们之后,但我没看到小树,飞虎说小树在右手上方过去了,没有下斜坡。在我右手方向我也看见了小树,他一个人在山腰上行走,估计山腰上有条路。我记得上回下到这里时,没有飞鱼的脚印,后来在远处 山谷中遇到飞鱼时,他说自己是从山腰上走的。
我沿着雪谷下行,没几步就滑倒了,屁股坐在雪地上,一路向下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这样可不行,如果下滑速度太快,撞到石头上可不得了。情急之下,一脚蹬到前方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紧急制动了。
这样看来雪谷之中是没法走了,太陡太滑,上去就会象滑冰一样滑下去,所以只好右切山腰,那山腰之上一定有条路。
果不出我所料,在山腰上找到了一条羊肠小路,向身后的飞虎他们喊话,走山腰上的羊道。
我沿这羊道下行,实际上这羊道时断时续,估计羊至少有一个冬天没进山了,所以不太明显,不过我可以确认,这路可以把我们带到山谷之中,实际上我离山谷中的平缓地带只有九百多米的直线距离。
下午七点四十左右,我终于下到山谷之中,从这里再向前走就没有那么陡了,离我上回从红石谷中折返点也就几百米的距离。上回那个地方有水,而且上次不是八月份,在这个季节,水应该比八月份更大些。
不一会儿,小树也下来了,我俩坐在石头旁等候其他人的到来。此时太阳已经西去,我们觉得有点冷,又上了一层高地,希望能多晒会儿太阳,但太阳不一会儿又被山挡上了,估计九点左右才会消失,天才彻底黑下来也是10点的事情了,这段时间是足够他们全体安全下山的。
我们等的足够长,不过可以听到他们的回应声,但要到达这个位置还需要一点时间。
八点半所有人都安全抵达,这下我可放心 ,不过大汉说崴了脚,问我啥时候能扎营。此处无水,地势也不平,因为对这里情况比较熟悉,前进几百米必然有水源,而且路况较好,所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扎营。
我在前头带路,没多远就看见木栅栏,并且有了溪水。我打的坐标点肯定有误,上回以为是拆了呢,看来是记错位置了。
九点左右,我走到一牧民的羊圈处,此时并无牧民进来,无牛羊打扰,只是环境优美,地势平整无倾斜,水源充足,我决定就在这里扎营。
sbjepgy 发表于 2017-3-9 09:35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3-8 18:20
第二天沿原路返回,到昨天回民搭的桥边。过桥后,沿一条马道上山。 sbjepgy 发表于 2017-3-9 10:35 然后一路赂上寻找上山的路。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sbjepgy 回复

    发表于:03-08 10:08

    • sherlock4ever: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2-20 09:33 2016年五一劳动节徒步额敏水磨沟的帖子 额敏水磨沟大环线帖子地 ...
  • sbjepgy 回复

    感谢支持

    发表于:03-06 13:14

  • sbjepgy 回复

    发表于:03-05 13:08

  • sbjepgy 回复

    好东西应该大家共享。

    发表于:03-02 12:26

    • naixer: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2-20 09:33 2016年五一劳动节徒步额敏水磨沟的帖子 额敏水磨沟大环线帖子地 ...
  • sbjepgy 回复

    发表于:03-01 16:54

  • sbjepgy 回复

    谢谢欣赏,欢迎关注。

    发表于:02-27 18:03

    • 泓泉: [quote]sbjepgy 发表于 2017-2-20 09:33 2016年五一劳动节徒步额敏水磨沟的帖子 额敏水磨沟大环线帖子地 ...
  • sbjepgy 回复

    主要是另一个不同意分担负重啊!

    发表于:02-26 10:26

  • sbjepgy 回复

    又忘了买你家的肉,那肉真好吃。

    发表于:02-01 10:00

  • sbjepgy 回复


    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
    在2016年,我遇到了克拉玛依户外界的一大奇葩沙漠鼠,其实是自行跳出来,在我眼前表演了一番令所有人都称奇的举动。如果不是给我打电话,强烈谴责我给他人做代购的行为,我都不知道他是这样认为的。可是这跟沙漠鼠有什么关系,那些找我做代购的人,绝大多数沙漠鼠都不认识,人家愿意委托我,碍着什么事了!从这一点看,一个与他扯不上半点关系的事情,他也会义愤填膺。其实他并不找我代购,所以我干我的,关他屁事,这愤怒来的真是莫名其妙。
    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
    如果沙漠鼠不找我做代购,可是他又多次打电话来,至于他提出的批发价格,真的是白日做梦,几乎所有户外店经营者都会拒绝沙漠鼠的要求,所以我也不例外。至于沙漠鼠想要的批发价格,他完全可以自己去批发,这样就可以以批发价格拿到他想要的装备,可是沙漠鼠却并不这么做,因为他批来几十套户外装备,是没人要的。沙漠鼠若真要,还省了不少钱,可是贪心不足,又想要批发价格。

    发表于:01-30 12:16

  • sbjepgy 回复


    当晚在库车县城吃晚饭。 乌鲁木齐火队车站

    发表于:01-05 09:54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