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一次难忘的萨普神山徒步穿越

一次难忘的萨普神山徒步穿越

作者:孤月0627     25889人关注 01-23 11:01
每一次重装徒步似乎总能发生些难忘的事,这次萨普神山徒步也不例外,至今仍记忆犹新!
忘不了从羊秀乡搭了一个藏族女子的摩托车去普宗,感谢后她脸上那丝甜美动人的微笑。
忘不了第一天傍晚到了炯贡家感觉又累又饿,他给我端上一杯热牛奶时内心的那份感动。
忘不了翻越第一个5500米垭口时,在垭口冰碎石坡上横切滑坠后内心的那种紧张!
忘不了三次遭遇体型如牦牛大小的棕熊,每次都平安无事后对萨普雪山的感激涕零!
提起萨普雪山,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因为今年7月,旅行摄影达人舒小简的一篇旅行文章让它彻底火了起来!
一夜之间,一座不知名的雪山瞬间传遍微信朋友圈。我当时想,或许以后它会更火,就像四川的稻城亚丁一样。我不想多年以后想去看它时,它的周围已是人头攒动了。所以,不久之后我就规划了一条围绕萨普雪山转山的徒步路线!
下图来自舒小简,萨普神山的二儿子!
去萨普徒步之前就在徒步群里和驴友们讨论过萨普那里到底能不能重装徒步转山,群里出现了两种声音。
第一种声音是普通驴友的:转山需要翻越的3个5000+的垭口,其中有两个垭口是5500米左右海拔,很难实现。
第二种声音是徒步前辈的:转山后半程出现了机耕小路,走着没意思。
首先,我回复第一种声音。7月以后我通过反复研究谷歌地图以及等高线地图,认为转山是可行的,因为这路线难点主要是两个海拔5500米左右的垭口。第一个5500的垭口是从萨普冰湖徒步翻越到那若沟必经的垭口,而每年5,6月挖虫草的季节,萨普神山附近的藏民都会徒步翻越这个垭口去那若。而今年7月,舒小简也轻装和两个藏族小伙翻越过这个垭口。虽然他们当天因为小简高反发烧并没有下到那若沟底,但是却可以证明这个垭口是可以翻越的。第二个5500米的垭口才是我关注的重点,因为我设计了两个翻越口。第一个口是在当地被称为“绿度娒湖”的西南方向,第二个口是在“白度娒湖”东南方向。第一个口用谷歌地图可以看见明显的冰川还有冰裂缝,第二个口是碎石垭口,垭口顶没有冰。因为我想走最小的圈转山,所以我把第一个口当做主垭口,第二个口当做备用垭口。
其次,回复第二种声音。我认为就我个人而言,我徒步主要是为了看更美丽纯粹的风景。我不在乎所走的路是艰难还是轻松,只要风景好,有一点点小路或者很艰难都是无所谓的。有些驴友喜欢过分夸大某些路线的难度,还有人站在自己的角度认为一条路线太简单而对于别人要去走持嘲讽态度我感觉都是不可取的。路线难不难走是相对的,要因人而异,这不是我们主观或者媒体为了吸引点击率说它难走它就一定难走。就像标题党为了增加点击率,就喜欢起"生死鳌太“、”生死狼塔“等类似的标题。
一条路线的难度除了个人主观判断,还有外在的地形,当时的天气,平均海拔,单日平均拔升下降,以及季节、合适的营地等因素。但是将心比心,人大多爱慕虚荣。如果说自己走了一条很难走的线路,可能外人会投来敬佩的目光,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精彩图片抢先看
下图为我当时设计的转山路线
下图为去萨普实际行走的穿越路线
这次萨普徒步我是一个人走的,其实我还是喜欢加入一个队伍去徒步,那样既安全,又有人可以一起分享美景!这次之所以一个人去,也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队友。
我那时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的,所以为了翻越第二个5500垭口,我并没有带技术装备。因为我觉得,如果都用到技术装备了,这条路线肯定就不适合普通大众重装徒步了。
当时想,如果那个垭口翻越不了,我就再下撤回萨普,当做旅行了。现在想想,那时的想法真的太简单了。因为第一个垭口我当时走完之后,就不想再走第二遍了。

Day1(9月8日):初见萨普神山
徒步距离:15.6公里
海拔变化:4350-4704

首先介绍下我为何要搭车去普宗?
在出发前一个月我了解到,虽然那曲地区有户外店,但是所有户外店都没有气罐卖,所以气罐只能从拉萨买。而此行我又是一个人徒步,没有队友也无法包车。所以9月6号我一个人从拉萨搭车到了那曲,9月7日又从那曲搭车到了比如县。而今天,又从比如县一路搭车到了距离普宗两公里的地方。
昨天我到达比如县城后,和我预想的完全不同。我原本想结束了一天的搭车后,到了比如县城可以到处逛逛。可事实上是,比如县城正在全县重建,到处都在施工。
比如县的老百姓都很富裕,因为这里的虫草是西藏地区最多最好的。但是为何现在县城才重建呢?我想或许是当地人民有钱,政府不一定有钱。
路上的行人都戴着口罩,到处都是呛人的尘土味道。于是,我早早的就回到了旅馆,开始研究第二天的路线了。不过这对其他人也是个好事,明年驴友们再去比如,比如县应该会好很多了。
早上9点我吃完早餐后,就背着包从县城出发了。因为不知搭车是否顺利,所以我当天不知能否开始徒步。我原本计划今天的徒步起点是从普宗开始的,一直徒步到萨普神湖撒木错湖边结束。
走了大概两公里就走出了县城,看到蓝天白云,又没有灰尘的侵扰我很开心。一边走,一边唱着歌。不久后就遇到了个30岁左右的小伙子,经过短暂交流后知道他是来散步的。他就在前边一公里的一个村子驻村,而他是个公务员。这小伙子很热心,知道了我要搭车,帮我拦到了辆车。
我搭到的这个车的司机很好,看到了我背着大包走路,言谈举止之间流露出了敬佩的神情,还送给了我一瓶红牛。但是,这师傅只是去前面5公里处的一个工地,到了地方后我就下车了,继续搭下一辆车。我沿着盘山公路走着,此时山下的景色已经很美了!


我沿着公路走了一段,拦了几辆车都没有停下,之后就没什么车了。我想反正也没什么车,就简单走一段吧。于是,我脱离了公路开始爬山,想走一段近路。在我爬的过程中好几辆车就过去了,那时想,我爬的真不是时候。爬到上方公路后,我就在公路上走了。终于在11点左右,我拦到了车。司机师傅是个藏族人,他要开车去边坝县,正好路过我要去的羊秀乡。
上车后,通过和司机师傅聊天我了解到他是在银行上班的。我们一路聊的很投机,因为他也喜欢旅行,以前经常自驾去很多地方。下午1点左右我到了羊秀乡,感谢完司机师傅后我就下车了。我徒步走向了普宗方向的山谷,在山谷机耕路左侧有一条河。
我在这小路上走着,不久后一辆摩托车就主动停了下来。停车的是一藏族小伙,他满脸笑容,问我去哪里。我说要去普宗,他听的懂普通话。于是,对我说他家在前方5公里的一个村子里,可以载我一段。5公里很快就到了,我下车后他对我说他们这里熊很多。并嘱咐我,晚上可以去萨普冰湖上面的寺庙借宿。
告别了这个小伙后,我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儿,一个骑着摩托的藏族姑娘也停了下来。同样的,知道我要去普宗后她也主动要载我去。很巧合的是,她家就在普宗住。于是,我就上了她的车。虽然她是女的,但是她骑得也很快。由于我背了个大登山包,每当下坡时由于惯性,我身体就会前倾靠向了她。我感觉很不好意思,所以每当下坡时我都会用右手用力抓住摩托车的后货架,以控制住身体不前倾。但是下了两个坡后我手臂就酸了,于是我开始借助双腿的力量。每当下坡时,我不但手臂用力抓住货架,双腿同时也会努力支撑防止身体前倾。
就这样,虽然坐着摩托,但却感觉比徒步还要累。在车子行进的过程中,这个女司机偶尔也会和我聊几句。但是我大多都听不懂,因为她说的是藏语。交流了几次无果后,我们都停止了说话。之后,她就独自哼唱起了藏族歌曲来。
在距离普宗还有两公里的地方我的帽子被吹掉了,于是我下车去捡。可是,当我下车后,这个藏族姑娘就开走了。我知道,肯定是她人比较腼腆,怕到了村子被老乡看到自己载了个汉族男子不好解释。
姑娘走后,我在河边短暂休息后就继续向普宗徒步了。走的过程中,我感觉到右手臂几乎都没了力气。在距离普宗还有一公里的地方,我看到了一户牧民房,几个小孩子在门口玩耍。他们大多脸上很黑,有一些是肤色造成的,有一些是泥巴。
我问其中一个个子最高的男孩可不可以去他家喝点水,他说可以。于是,我就走进了他家。他家的房子是双层的,下面养牲畜,上面住人。我们来到了二楼,上了楼后迎接我的是一个23岁左右的藏族小伙子。走进他家的大厅,屋里还有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是他的老婆,另一个是他的妹妹。小伙子名字叫苏杰,一进屋他就给我倒了一碗酥油茶让我喝。不一会儿,他老婆又端来了一盆炸了的类似我们内地麻花似的面食让我吃。不久后,苏杰又拿了一小盆牦牛肉干让我吃。之前我很少遇到像他们一家这么热情的藏族人,于是感觉很开心。我想或许和这里比较偏远有关,越偏远的地方人民越淳朴。
吃了一会儿我感觉实在不好意思,于是把我带的准备进山才吃的四个苹果送给了他们,同时也给了小孩子们一些糖果。我在他家呆了一个多小时后,下午3点我继续向普宗进发了。

走了不久,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红色围墙的寺庙,这个寺庙叫桑达寺。桑达寺就位于普宗,因为今天我还要徒步到萨普,所以我没有在这个寺庙停留。
从普宗开始,就是此次萨普真正的徒步了!
我是沿着桑达寺的左侧走的,拐向了一个河谷。这个河谷就一直通向萨普神山了,而我所走的机耕路右侧的这条河就是从撒木错流下来的!
走着走着我右侧出现了个很破旧的桥,我没有过桥,因为过了这座桥就到河的右侧了。我想在河的左侧走,右侧是车子走的路。
今天天气很好,所以河谷也很美。
我在想,这么美的景色,如果一个队伍一起来走就好了。今天的路很好走,几乎全程都有机耕路,就像我去年走的喀纳斯东线一样。
走了不久后,我就远远的看见了一个雪山,难道它就是传说中的萨普神山?
我加快了脚步,我想在日落之前离它近一点,更想近距离看看日照金山。不久后,我就遇到了一条溪流,阻挡了我前进的路。于是,我戴上雪套,涉水而过。过去后,鞋子和裤子一点也没湿。

过了河之后我就继续向前走,随着视角的不同,雪山也呈现出了不同的样子。 晚上7点半左右,竟然出现了日照金山。这是我徒步以来第一次见,所以我很开心。于是我加快了脚步,打算去湖边近距离看!

我就这样走着,眼看天就要黑了。晚上8点左右,我看了下轨迹,从下午下第二辆摩托车到现在我所处的位置,已经走了15公里了。而今天在比如县附近,在搭到车之前我几乎走了10公里。况且,此时我也感到累了,想就近扎营。
就在此时,我看见了我正前方的右侧有几个牧民正在放牛,我那时真想去他们家借宿。因为初到高原,今天又走了二十多公里。所以那一刻我感觉有点累,于是我没有犹豫的走向了他们。其中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同意我去他家住,在走向他家的路上我知道原来他竟然是之前舒小简在介绍萨普时结实的那个藏族朋友炯贡。
到了炯贡家,他知道我还没有吃饭后,就给我端来了一碗米饭,还有一碗菜。我那时已经很饿了,于是也收起了客气,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他又给我端来了一杯热牛奶。喝完牛奶,我体力大增。之后几天在山里,每当我感到疲劳时都会想起今天在迥贡家喝的牛奶!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和炯贡聊天。通过聊天我了解到,虽然迥贡普通话说的很好,但是他不认识汉字。他在他家排行老三,他家一共五个兄弟。老大和老二在拉萨学医学,老四在上大学。而他和老五达桑在家里,不上学了。他告诉我,他的普通话是和上大学的老四学的,而老四放暑假也会教他认一些汉字!
炯贡已经结婚了,小孩子也已经4岁了。他的孩子是个女儿,叫丹增亦娒,长得很可爱。
如下来自舒小简拍的她的照片!

吃完晚餐,我就和炯贡聊天。我们聊了很多话题,最后聊到了舒小简。他说,每次小简去他那里都会带单反相机。而知道我没有带相机后,炯贡他很惊讶。
于是,我就向他解释。我们重装徒步的人一般很少有人带单反相机的,一般一个队伍只有一个人带。因为我们为了减轻负重,所以大多数人都不会带,只用自己的手机拍拍美景。但是摄影师不一样,单反是他们的必备品。
就这样,我和炯贡一直聊到了晚上11点多才各个休息,结束了萨普徒步的第一天!
Day2(9月9日):遇见撒木错
徒步距离:7公里
海拔变化:4700-4755。
今天是萨普徒步的第2天,由于今天路程也比较轻松,所以9点多我才出发。早上炯贡早早的就去白嘎乡去办事了,留在家的是他弟弟达桑。
达桑今年16岁,眉清目秀。他普通话说的和哥哥炯贡一样好,达桑也很爱笑,我们聊得很开心。吃过早餐,我和达桑一起向撒木错湖边走,我是打算徒步到冰湖那里的,而他却要去放牦牛。我们俩到了湖边时,天气阴沉沉的,不久就下起了雨。而此时撒木错也呈现在我眼前,但是它失去了小简照片中的色彩!
湖边是有四五个藏民帐篷的,听说这里也可以住宿。我走进了其中一个最大的白色帐篷,帐篷里有七八个藏民在吃早餐,而他们的早餐一般选择吃糌粑并配酥油茶。他们中有一两个人可以听得懂普通话,通过交流我了解到原来他们这里是农村合作社。他们很热情,让我也吃一些糌粑。同时我也喝了一些酥油茶。
我在帐篷中躲雨,时不时看看湖水,心想要是大晴天该多好!
当我等到十点多,雨终于停了,于是我继续徒步。在湖尾处,我沿着一座小桥过到了湖的左岸。
此时再回望牧民帐篷!
再看前方,湖面依然雾气蒙蒙!
在湖边走很享受,因为可以一边走一边看着萨普雪山。而它的上方也出现些蓝天,看来我的好运气要来了!

我在撒木错的左岸行走,湖的左岸因为有一些牧民摩托车轧出来的小路,所以走起来还算轻松。
随着我离萨普雪山越来越近,它也呈现出了不同的样子!
不久后我来到了一个小坡的前方,但是在爬这个小坡之前,左侧有一个牧民房子。房子前是养了狗的,所以我在接近小坡的过程中,房前的狗不断的冲我狂叫。不久后男主人就出来了,他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他听不懂也不会说普通话,于是我们用手比划交流着,交流过后他邀请我去他家坐坐。盛情难却,而且今天计划的行程又很短,于是我就去坐了坐。
他家里还有他老婆、他女儿、他年迈的母亲以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进屋后,他就出去了。他老婆在屋子里似乎在缝补一件小孩子的衣服,见我进去了冲我微笑,这是藏族人最淳朴的笑容,可以化去你一身疲惫!女主人给我倒了一碗酥油茶后,又给我拿了一些之前和在苏杰家吃得一样的油炸的三角状的面食。我们依旧是无法交流的,所以我只能用肢体语言表达我的感谢!
不久女主人又用藏刀在给一个洋葱状的食物削皮,由于她手上可能有一些炉子的黑色灰尘,所以在削这个东西的时候不免会沾上黑色的污渍在果肉里。我原本以为她要自己食用,结果她削完皮后竟然给了我。我当时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实在又不好拒绝女主人的好意。于是,我直接吃了。咬了一口发现,这就是萝卜,只不过这藏区的萝卜实在长得与众不同!
在这家呆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打算告别继续赶路。但是这时,外面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是喇嘛,喇嘛穿着喇嘛专有的服装,带着墨镜,露着右边的手臂。这虽然是喇嘛传统的打扮,但是那个墨镜确实让我感觉很不一样,难道现在喇嘛也这么时髦了?
但是再一仔细观察我发现,原来这个喇嘛是个盲人。
好奇心驱使我再多停留一会儿,于是我在屋里没有出去。可是这几个人和喇嘛径直的朝屋子里走来,他们进屋后我冲他们笑了笑。而女主人和喇嘛短暂交流后,喇嘛在周围人的搀扶下坐在了我的旁边。
家里的老奶奶不久之后也进了屋子,她大概80岁最左右,腿脚也不怎么灵活了。但是她却踉踉跄跄并且很坚定的走到了喇嘛面前并握住了他的手,他们用藏语交流着,似乎她对他的到来在表示感谢!感谢完之后,喇嘛头转向了我,问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告诉了他后,他让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之后,喇嘛就开始念经了。整个屋子里除了小孩子和我都跪下听喇嘛念经。当时我是想拍张照片的,但是想想没经过他们的允许拍照也不好就没拍。喇叭念经持续了十多分钟,这期间那个老奶奶很虔诚的在接受喇嘛的洗礼。我当时是很触动的,就像在拉萨大昭寺前看到那些虔诚的藏族人朝拜时的触动一样。
喇嘛念完经之后,老奶奶给了他几百元钱。我不知道这是香火钱还是老奶奶对喇嘛寺庙的捐赠,之后在旁人的搀扶下,喇嘛走出了屋子。同时我也背起背包走出了屋子,和主人的家人一起送走那个喇嘛。
喇嘛是桑达寺的僧人,这次是一个藏族人骑摩托车载他过来的。送走了喇嘛,我也向男女主人以及他的家人们道别了。
离开这户牧民,我就翻越了那个小坡,不久后冰湖呈现在了我的面前!湖里有很多浮冰,不知是怎么形成的。这个冰湖一年四季里面都有浮冰,据传言每年的藏历五月十五冰湖会瞬间解冻,而藏历九月十五这一天它又会冻结。我虽然知道自然界的神奇,但是这个传言我是不信的。因为徒步久了就会知道,每年的节气其实会有不同的。
再看看萨普二儿子,此刻离我更近了!
欣赏完冰湖,我就来到了冰湖和撒木错之间寻找今日的营地,最后选中了撒木错湖前的一片草地。

大概下午3点多我走到了今日的营地,所以搭好帐篷后就准备轻装去上面的小冰湖看看。
小冰湖的位置如下图!
我是沿着巨石坡爬向小冰湖的,巨石坡的尽头就是一个红色砖砌起来的寺庙。据说这个寺庙只有一个喇嘛,他常年独自生活在这里。
我想这是何等的惬意啊!他不但远离尘世,还有此等美景相伴左右!
当我爬到碎石坡顶上的时候,撒木错已经在我脚下了!
再抬头看看小冰湖方向,依然是碎石。
接近5点钟,我终于来到了小冰湖湖边。湖边微凉,水面不是很平静,因为有雪山吹来的冷风。
湖面有很多浮冰,湖水没有大冰湖清澈,甚至有些浑浊!湖的尽头依然是雪山,这个雪山是萨普的女儿。
在冰湖旁静静的呆了半个多小时后,我就准备下山返回营地了,因为这时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徒步登山,选择一个正确的时间下山很关键。因为如果快到天黑还没有下山是很危险的,夜晚下山不但山路难走容易受伤,而且夜晚野生动物喜欢出没山林。
在我下山的过程中乌云渐渐消散,而那时的我却想停留在半山腰不愿下去了!看此时的萨普神山以及萨普冰湖神湖越发美丽,忍不住给它们拍了很多照片。
在我下山经过寺庙后开始,没有沿着原路的巨石坡下去,而是选择了靠近溪流附近走。这个改变后来让我很后悔,因为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灌木丛里,完全没有路。我像个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小孩子一样,吃惊的看着这个世界,畏首畏尾不敢向前。但是山总是要下的,只要有一点点缝隙我都会钻进去。终于没有白辛苦,半个小时后我回到了营地。
在营地,我望着萨普的二儿子不禁感慨,要是我爬山的过程中天这样放晴该多好啊!
虽然今天的这个营地很美,但是水源不是很干净。因为萨普冰湖的水是呈深绿色的,这是西藏冰川湖特有的颜色。因为水里含有一些矿物质,才呈现出这种颜色。如果没有到紧急关头,最好不要饮用冰川湖的水。
那是不是今晚我就没法喝水做饭了呢?
不是的,因为我在营地旁边发现了从山上留下来的小溪流,小溪很干净,烧开了可以饮用。吃完晚饭我就进了帐篷,没有在外面多呆。因为我又想起了这两天接触的几个藏族牧民对我说附近有很多熊的事情,我还想转山呢,不想成为熊的美餐。
我觉得人越害怕发生什么事情,越会遇到什么事情。在晚上大概9点左右,我听见了熊的吼叫。通过声音可以很确定是熊的声音,并且离我只有百十来米左右。我那时想,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呢?希望熊不要闻到我的气味,5分钟之后我就睡着了。

Day3(9月10日):熊口脱险
徒步距离:20公里
海拔变化:4756-5506-4691
早上睁开眼,我还活着!看来昨晚棕熊没有光顾我的营地。
拉开帐篷拉锁,外面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希望是美好顺利的一天!
今天是萨普徒步比较有难度的一天,为什么难呢?因为今天要翻越海拔5490米的垭口,在这之前我徒步去过最高海拔的路线就是格聂C线了。而格聂最高海拔5100米左右,可是今天这个垭口几乎5500米。所以,紧张一些是必然的。
于是,9点左右我就拔营出发了,开始了今天的徒步。
刚开始一段我走的很慢,因为难得天气这么好,我要多拍几张萨普的照片。
走着走着,我就开始向东斜向上爬坡了。这坡还算好爬,因为这是草坡,而且还有牧民走的路迹。抬头向上看,牧民有几头牦牛正在草坡顶部吃草。我想,这会不会是达桑家的牦牛呢?
随着高度的变化,萨普也更美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当我爬到更高处时,它变得更加震撼了!
大概10点30左右,我走到了拉根沟。拉根沟是西南-东北走向的,到了拉根沟后我要沿着沟向东北方向爬升。拉根沟的尽头是拉根错,今天我不会经过那里。因为在我还没有到达拉根错之前,我就要向东走入一个山谷翻那若垭口了。
如下图,右侧第一个山谷就是我要翻越垭口所在的山谷。
拉根沟是有一条小河的,它主要来自于拉根错以及垭口所在山谷流下的水。转身再望萨普,可以看见这水流最终留到山下,最终流入撒木错里。

我沿着拉根沟继续向上走着,不久后就遇到了一群牦牛。我想和萨普雪山来个合影,但是找了许久也不见放牛的牧民。于是,我把手机放在地上自拍起来。
这牦牛很配合我,我也给它与萨普来张合影!

拍完照,我就下到了河谷里,准备过河。因为垭口在河的另一侧,河水不深,我穿上雪套很快就趟过去了。过了河后我就向东来到了垭口所在的山谷,开始了又一段爬升。
这个山谷里也有一条小河,水量不是很大。我那时庆幸幸好我不是7月份过来的,因为可以想象7月是西藏的雨季,这河水肯定会涨很多。我时而在溪流的右边走,时而又在左边走。反正要掌握一个技巧,那就是:哪边好走就去哪边走。最终我还是来到了溪流的左边!
前面这个大雪坡左侧就是我今天要翻越的那若垭口!
接近12点,我来到了海拔5300米左右的地方,还有最后200米爬升了!我在这里准备吃午餐,顺便休息一下。
12点30,我继续爬升,海拔超过了5300,走路变得不像之前那么轻松了。但是,还好我呼吸正常,没出现缺氧的感觉。不久后,之前看到的雪坡到了我行进的右侧。而垭口就在前面几十米了,于是我加快了脚步。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爬升,我终于爬到了垭口顶,那时手机的轨迹导航软件显示的海拔是5490米。
垭口的正前方,我看到了传说中的冰洞。冰洞右侧是厚厚的冰川,左侧是风化的碎石坡。当我走进冰洞,发现冰湖里的冰没有冻结实。我那时想我是一个人,没有结组绳子保护,万一掉进去就很难上来了。于是,我打算从冰洞的左侧碎石坡上切绕过冰洞。
当我爬上碎石坡后,我有些后悔。因为碎石坡真的太滑了,而且又很陡,走不好就会掉下去。
眼看我绕过冰洞,就要从碎石坡下降到平缓的冰川与碎石相交的临界处了,可是这时我竟然像滑雪一样从碎石坡上滑坠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我尽力保持平衡,以求滑降到下面时可以顺利站到地面。幸运的是,真如我所料,我稳稳的降落到了地面。
到了地面,我仔细检查了身体,没有一点受伤。只是后屁股的裤子,由于最后两米的下降坡度几乎80度与碎石冰雪混合物摩擦,造成沾上些许黑色脏污。
这个滑坠的高度大概5米,能毫发无损我也很惊讶。我在地面上呆了1分钟左右才平复下来,刚才真是惊险啊!
这对广大驴友也是个经验教训:那种与冰川相交接的碎石坡下一般也会有冰川,走这种地形要格外小心以防滑坠。
当我心情平复后,我就开始继续下降,眼前的景色很美,和垭口之前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色。
下坡的路依然是碎石,不过这个碎石坡比之前的好走多了。不久之后,就看见半山腰有两个很小的湖。
在这种风景中行走一直是我梦想的,也印证了一句话:风景总在艰难险要之处。
碎石坡下完,就到草坡了,顺着双色湖的方向看过去,我看到了传说中的郭布扎西塔杰十三峰。相传老郭是萨普妻子出轨的对象,之所以它呈现这种形状,是因为萨普妻子出轨后,它给老郭砍了。

下到草坡后,在我的左手边,我看见一个造型奇特的山。我想这里夏天一定很美,绿色的草原上开满鲜花,再望望远处的山仿佛如置身仙境。因为网上有一张那若沟夏天的照片,真的很让人动容。
再看右手边,可以看到萨普妻子的背面。她如一个美人那样侧卧在那里,等待世人的瞻仰。她的背面很陡峭,似乎被锯子截断一样。
此时阳光很好,我很想晒晒太阳,同时这时我又饿了。于是,我放下登山包,坐在草地上吃着美食欣赏着美景!就这样,我在这里呆了一个小时。下午3点半我背上包继续向那若沟底行走,几分钟不到我就下到了沟底。
到了沟底后我就顺着河水向南走,不久之后那若沟又转向了东侧,而这个方向就是今天我要到的双色湖方向了。那若沟里面的雪山也不少,不但有郭布扎西塔杰十三峰,还有一些没有名字的雪峰。比如我右手边的这个!
随着我向双色湖的推进,萨普妻子距离我越来越远了。
就在我的视线刚离开萨普的妻子,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大小如成年牦牛、体色灰白的棕熊!它距离我大概50米远左右,我看到它时它也在看着我。他此时是站立起来的,目测身高大概一米九左右,而且长得很壮。我当时真的不知所措,应该说是惊呆了。我们对视5秒左右,它就跑向了我右侧的山上。
我那时想它应该是不会回来了,所以我才敢继续向前走。等我走到它刚刚站立的位置时,发现它早已不见了踪影。它会跑向哪里呢?我右侧是雪山,似乎也没什么掩体,但却看不到它。在那个位置我前后左右各个方向观察了一分钟左右还是看不见它,于是我继续走。但是此时的我内心是不安的,我生怕它又回来从后面袭击我。
我沿着河的右岸行走,不久后在河边我发现了它的脚印,熊掌的宽度就有20厘米左右,不敢想象它的个头究竟有多大。
就这样我慢慢的前顾后盼的走了两个小时,终于看见河的对岸有牧民房子,还有牧民在放牦牛。那一刻我知道我相对安全了,因为白天熊是很少去牧民区的。
又走了大概半个小时,我这一侧也出现了牧场。我本以为绿度姆很近的,但是直到现在还没走到。

但是过了这片牧场,我就看到了绿度姆湖!
在绿度姆湖的左边有一户牧民,房子前有个男的在吸烟。于是我就走向了他,走到他面前后问他这里是否可以住宿。 他稍微听懂了我的话,给我指向了白度姆湖的方向。
我想他的意思应该就是白度姆湖那里有住的地方,于是我告别了他朝白度姆湖的方向走。
为何我要住宿呢?因为今天遇到熊之后,我感觉如果徒步的营地附近有牧民帐篷或者牛棚,还是尽量住在里面好点。
白度姆湖在绿度姆湖东边两公里处,而这一段就很好走了,因为这一段有机耕路。大概半个小时后,6点半左右,我走到了白度姆湖之前的牧民区。
这个牧民区很高大上,不但有很多彩钢瓦盖的房子,还有砖砌的房子。这里养的狗也很多,大概有八九只,在我走向房子的过程中,这些狗不停的在叫。
当我走到一个大概50岁左右的藏民面前后问他这里是否可以住宿,他说可以,住一晚70。交完钱,他安排我住进了一个彩钢瓦的床位房间。这个房间一共有六个床位,但是貌似今天只有我一个人住了。我们房间隔壁就厨房,放下背包后我拿出了自己的套锅去厨房接了些开水准备做饭。不久这个大叔给我端来了一暖壶开水和杯子,给我倒了一杯开水让我喝。
不一会儿,那大叔问我是否去看看白度姆湖。那时我感觉有点累,就谢绝了大叔的好意。不久后,大叔给我端来了一晚酸奶让我喝,看到了酸奶我实在太开心了。两分钟不到,就吃完了。由于这里是太阳能发电,所以晚上牧民区亮起了灯,我也顺便给手机充了电。
晚上9点左右,我想上厕所。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了一个藏族小伙,他给我指了70米外的一个地方。真的好远啊!我之所以有这种心态是因为我知道,在牧民区一般都是没有厕所的。这里有厕所,说明这里经常会有外人过来。
我戴上头灯就去厕所了,走进才发现这个厕所竟然没有门。但是也无所谓了,进去后我关上了头灯。
我刚解开腰带,就发现附近所有的狗都在狂叫,而厕所周边的牦牛也集体跑了。难道是棕熊?
就在这时,我听见厕所外有巨大的动物喘息声,而我和它相隔的仅仅是厕所那薄薄的彩钢瓦!通过喘息声,我可以百分之九十确定是熊了,因为周边没有别的动物会有这么大的喘息声。而这个厕所又没有门,万一它进来了我无处可逃。
难道我白天正面相遇熊都没被它吃掉,晚上我要命丧熊口?
我要冷静,我慢慢的系上了腰带。由于这个厕所是没有顶的,我想万一熊真的进来了,我一下子爬到厕所上面跳出去。大概过了30秒左右,狗停止了狂叫,而牦牛也恢复了平静。我想熊可能离开了,我试探性的将头伸出了厕所外,发现它真的走了。于是,我才蹲下继续把厕所上完。完事后,我回到了牧民区。
我问那个刚刚和我说话的小伙子,刚刚是不是熊来了?他很淡定的说,是的。我想遇到熊对他们来说可能家常便饭了,所以他才会如此淡定。我这时才了解到,这就是为何每个房子四周还有院子围起来,这就是为了防熊的。
这次遇到熊是三次遇熊中最惊险的一次,能活下来真是运气!
这一晚我十点多才入睡,因为我还未从刚刚发生的事中回过神来。
Day4(9月11日):转山失败
徒步距离:11.8公里
海拔变化:4770-5140
由于今天我要翻越第2个海拔5500米位于绿度姆湖西南方向的垭口,所以今天是决定此次转山成败的一天。
昨天为了住在牧民区,所以我多走了两公里到了白度姆湖。于是今天我搭了一个小伙的摩托车又回到了绿度姆湖,从绿度姆湖开始今天的徒步。
从绿度姆湖望过去,就可以看见我今天即将翻越的垭口左边,远看很陡。但是当我们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别人说不行我们一般很难服气,非要自己去试过才行。
十点左右我沿着绿度姆湖的右岸行走,右岸的路几乎都是碎石,不是很好走。但是连这碎石都克服不了还怎么翻垭口呢?所以,我坚定了脚步。但是我的鞋子不听我使唤,和我作对。我的这双斯卡帕鞋是一个月前买的,由于那时天气很热,没有机会出去磨合鞋子。所以走到今天,鞋子开始让我右脚大拇指的上表面关节处有些疼。鞋子不合脚就会影响行进速度,我走的很慢。
快接近垭口的时候,眼前是个陡峭的碎石坡。我看了一眼决定吃完午餐后再爬升,那时也已经12点30了。
在吃午餐的时候,回头再看来时的路,加上绿度姆在内可以看见3个绿色的湖。
吃完午餐,下午两点,我继续向垭口爬升。当我爬上碎石坡后,冰川和岩石混合的陡坡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向冰川方向行进了几十米后判断,没有技术冰爪这个垭口是无法翻越的。
至此,此次萨普转山宣告失败!
我为何这么说呢?因为进山前我曾和朋友说,我计划走6天出山,如果我去走白度姆东南方向的备用5477垭口,那么就会七八天才出山。而我此次又没有携带卫星电话和北斗盒子,为了防止友人担心,我决定放弃此次转山计划,毕竟山永远都在!
我顺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6点钟左右回到了绿度姆湖尾。这时我远远的看见了3个游客正朝我走来,他们3个是开车来这里的。所以,我想机会来了,我或许可以坐他们的车今天就出山。于是,我主动去和他们说话。通过沟通,带头的殷大哥很愿意载我出山。
等他们游览完绿度姆湖,晚上7点钟我就坐上了他们的车,大概晚上11点就回到了比如县城。
后记:你需要知道的?
虽然此次萨普转山是失败的,但是却重装走通了从普宗到那若双色湖这条3天穿越路线。我想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想要萨普转山的驴友,你会是下一个么?但是失败了还是有一些建议是给接下来要走此路线的朋友的!
首先,你应该是个高原重装徒步经验丰富的驴友。萨普转山的三个必经垭口海拔都超过5000米,而且有两个垭口海拔几乎5500米左右,你必须能快速适应这个海拔。否则你在翻越垭口的时候及容易发生高反或者体力不支。
第二,你应该要团队作战。因为这里熊出没频繁,而这些垭口即使是藏民也很少走,所以这里是棕熊的乐园。虽然人多不一定绝对安全,但是至少可以壮胆。
第三,萨普合适的徒步季节是7月初-10月初。五六月是当地藏民挖虫草的季节,不欢迎外人打扰。而十月以后由于这里海拔比较高,又会大雪封山,让你无法翻越垭口。
最后,良好的食物搭配以及拉练是增强体力的关键。高海拔徒步不但需要较强的高原适应能力,还需要强大的体力作为根基。徒步之前,你最好找一些川西的五六天的高原路线拉练一次,那样才能万无一失。另外,你应该选择一些能迅速补充热量营养搭配合理的食物。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格致探游 回复

    哇,超级美。楼主辛苦了

    发表于:06-14 13:54

  • 子非文 回复

    纯粹支持一个,一人探路不容易

    发表于:06-14 08:44

  • ㊣善泳者 回复

    游记,不是给别人看,而是给自己记录一段美好的记忆和回忆~

    发表于:05-07 10:06

  • 远方的呼唤 回复

    真的好美!厉害!

    发表于:05-05 18:50

  • 夏青1998 回复

    很不错!正计划下个月前往。

    发表于:04-22 12:41

  • 牧牛山野 回复

    LZ的转山我认为没有失败,牛!

    发表于:04-19 17:57

  • 孤月0627 回复

    谢谢你的鼓励

    发表于:01-22 21:07

    • 西子神鹰: 一个人独自重装走探索路线,这个需要勇气和能力;最后虽然没有完成穿越,但是LZ精神可嘉,支持一个!
  • 孤月0627 回复

    从双色湖有公路可以到白嘎乡,之后再从白嘎乡到比如。

    发表于:01-22 21:07

    • GODOG: [quote]孤月0627 发表于 2017-11-23 14:57 后记:你需要知道的?
  • lkm1655zym 回复

    精彩 ,支持一个!

    发表于:01-09 16:00

  • 西子神鹰 回复

    一个人独自重装走探索路线,这个需要勇气和能力;最后虽然没有完成穿越,但是LZ精神可嘉,支持一个!

    发表于:01-09 14:34

推荐文章

发布新帖
8264活动更多
官方小程序

扫一扫

随时随地

访问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