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乌孙古道 2016年八月乌孙古道穿越 -- 我的第一次长线徒步

2016年八月乌孙古道穿越 -- 我的第一次长线徒步

作者:孑-孑-     4541人关注 2020-5-17 09:50
第一次发帖,纪念2016年我首次长线穿越乌孙。乌孙,夏特和狼塔新疆户外活动最为著名及非常经典的三条围绕天山穿越的线路。夏特险要,狼塔艰苦,而乌孙则以美丽著称。两千年前乌孙古国通过此通路与外界往来,征战,所以现在还可以看到古人留下的建筑遗迹及岩画。而人烟罕至的深处更是因为一个仙境般的天堂湖吸引了无数人向往。但是路途艰巨条件艰苦危险,不时可以听到驴友在乌孙路上因为掉入冰河或者高山失温遇难的消息。就是避开危险,只是那要涉过无数冰冷的河水就阻止了大部分人的实际行动,更让乌孙显得神秘莫测。
乌孙线又分传统与温泉线,温泉线比较险峻更加难走。本次活动是普动户外的老大狐狸亲自带队,带领三十多人队伍穿越传统乌孙线,也开启了我的真正户外长线重装徒步之旅(以前只是走走周末线,顶多三天往返)。我们的行程是乌鲁木齐集合,然后火车道伊宁。从伊宁坐汽车经过特克斯到达徒步的起点琼库什台,计划六到七天(八月二十一号~二十七号)翻越天山到达南疆的黑英山口。然后汽车到库车,从库车坐火车或者大巴返回乌鲁木齐。
开始之前普动还在上海事前召开了见面会,希望大家互相认识并且讲解一下路线行程,可是因为我工作出差没能参加。临行前去普动的办公室与狐狸见了面,也说明没有长线重装的经验,但是得到了老大的认可允许重装。
二十号周六早晨四点就起床了,收拾洗漱后五点一刻到虹桥机场。五点半机场开始办理登机牌,因为我是第一批次的,安检也没有太多人排队。就是机场空调还没有启动,有些小热。十一点半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拿行李时看到一个女孩子同样背了一个户外登山包,心想应该是一个队伍的。上前冒昧一问果然是深圳三人组成员之一的杨梅。看得出来她比我对新疆熟悉。出了机场坐大巴去火车南站,然后解决肚子问题。午饭大盘鸡,分量十足,美中不足不卖啤酒。实在不好意思饭钱竟然是杨梅付的。以后徒步的路上,也吃到很多深圳三人组的好东西,这里表示感谢啦(当然这次徒步应该感谢的人很多,就不一一列出啦)。由于去伊宁的车票是晚上十点的,第一次来新疆不是太熟悉,只能一个人在附近转转。车站附近有个图书批发市场,内有专门经营地图的一个小店,老板娘带着大概六岁的男孩。店内摆放各种版本地图,其中新疆地图也是我见到最全的了。老板娘在教儿子读书,小孩子似乎没有去幼儿园或者学前班,透出顽皮机灵的样子。选了两本新疆及乌鲁木齐地图,交钱时顺便问了一下乌市的情况,也问了一下哪里可以买到水果及馕。老板娘告诉我如果买水果,附近街上很多小摊贩就可以买到。
火车是乌鲁木齐到霍尔果斯的卧铺,狐狸老早就喊人帮助买的。上车后才知道几乎整个车厢都是这次乌孙徒步的队友,大部分人都跟着普动走了很多次线路互相认识。可想而知车厢里会有多么热闹了。很多人拿出吃的喝的,互相邀请分享。我也很快就融入队伍中,喝着多多的啤酒,吃着狐狸的哈密瓜,大家开始高谈阔论山南海北胡说八道一通。
天渐渐亮了起来,伊宁市面非常干净,就连街头厕所里面也打扫的非常洁净,而且空气清新。我妈妈生前解放初的五一年曾经随王震的部队到达新疆并且在伊宁驻扎生活了两年,所以内心里对伊宁就有一份亲近感。听她说过那个时候进疆都是徒步或者卡车,路上走走停停用了近两个月时间。
在伊宁吃过早饭,把新疆领队阿思事先准备的公用物资装上车已经九点多了,随后便向克斯特县出发。两个小时后车子停在路旁的一家小卖部门口,大家都下来活动一下身子并且顺便方便一下。三年后当我去克拉峻徒步时司机也是停在了相同的地方,小卖部还在,只是旁边又多了一家少数民族的小吃店。
白云朵朵飘在天地之间,远方可以看到连绵起伏的暗青色山脉,辽阔无疆。
中午在克斯特城外吃午饭,忘记是谁请大家吃雪糕了,有说有笑非常轻松。
下午五点多,比预计晚了几个小时,终于到达徒步起点琼库什台牧业村。大概几十户人家的一个非常漂亮的居住点,有饭馆旅店等设施,现在已经成为旅游热点。狐狸拿出几个西瓜切开,大家似乎也不是有太大胃口,我吃了两片就迫不及待的把背包上肩跃跃欲试了。
刚开始心情不免有些紧张,毕竟这是我的初次长途徒步,前面是怎么一条路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但无论如何箭已经上弦,就是荆棘密布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其实出发一周前,朋友转发了一个消息。说的是由于今年八月份新疆各地暴雨,导致河水泛滥,冲毁很多道路桥梁。而乌苏线沿途需要涉水过很多河溪,如果水大浪急对徒步人员危险极大。消息告诉各地驴友谨慎从事,这个时候尽量不要去乌孙了,否则后果很严重。为此我也转发到群里,询问过狐狸。
这时天气突然阴云密布,时而落下几滴雨。队员们都纷纷整理自己的行囊,扎好鞋带准备出发。帮助轻装队员托运行李及为了大家腐败准备早晚饭用品的马帮也到了,没等马帮上好行李包裹,我们已经在狐狸的带领下出发。走在平整柔软的草地上,非常舒服,如同走在地毯上一般。队伍很快就进入沿琼库什台河溯流而上的峡谷草甸中,两岸漫坡生长着高高的天山云杉树,典型天山风光让人心旷神怡。这些风景以前只能在电影电视中看到,可是现在我们能够身临其境,如同梦般。
乌云越来越浓,一会儿竟然认真的下起了雨。刚开始徒步就赶上了雨,难道是预示以后的路程会非常艰难曲折吗?大家急步快赶谁也不想落后,就这样闷头走了几个小时。在原本预定赶到小木屋扎营,可是狐狸看到天渐渐暗了,马帮还没有赶上,趁着风停雨歇走到一处平缓草地,提出在此宿营。老大一声号令,伙伴们纷纷卸下背包寻找适合自己的扎营地。这里草地非常平整草质密而软,旁边就是河流远处可以看到一家牧民木头屋子。我找了一处马粪较少的地方三下五除二快速搭起了帐篷,但是再也没有看到第二个帐篷。原来六名重装队员中只有我完全背着自己的东西,其余帐篷都在马帮处呢。大家戏称他们为伪重装(其实他们的行囊也不轻,只是没有帐篷而已)。说到行囊,这次我除了没有背早晚餐以外(狐狸组织早晚腐败,还负责生火做饭,真是非常辛苦。但是平心而论他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大厨),别的所有都是放在背包里。出发的时候秤了一下大概四十斤多一些。一路消耗六顿午餐的路粮(三个馕,牛肉干,葡萄干等),最后在黑英山口出来发现没有减重多少。这时从远处来了几个骑马的哈萨克牧民,告知这里是他们的私家牧场,不允许随便露营搭帐篷。如果需要,那么就要花钱每个人100RMB!这跟抢钱也差不多了,抄着生硬的汉语只能简单的交流,没有商量余地。不想被宰又无法沟通的情况下只有打点背包继续上路。走了几十分钟吧,天已经黑了下来,凭着头灯看到不远处有一片平整的草地,决定等待马帮。新疆温差大,晚上气温骤降,有些人连御寒的东西都放在马帮处了只能用救生毯裹着。我的习惯是即使轻装也要背上必要的东西,包括一件轻羽绒服,雨衣,头灯,救生毯,水及吃的等,不然心里不踏实。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马帮到了,经过了解这里可以扎营。搭起帐篷没有吃饭便躺下休息了。入睡后不知不觉中又下起了雨,一直感觉温度比较低—虽然我是用的温标零下十五度的睡袋,可是没有温暖感觉。说来奇怪,以后的日子,即使海拔三千多米的地方扎营,狂风大作,温度绝对比这个晚上要低,可是再没有像第一晚上那种冷的感觉了。
凌晨七点多醒来,爬起出去看了一下,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虽然太阳还没有照到营地,可是远处山上隐约看到阳光的影子。空气清新带着土和草的气味,草地上牛静静的卧着,而马则静静的啃着嫩草,不时喷个响鼻儿。不远处溪水潺潺,河对岸云杉高耸,山坡上牧民搭建的临时木屋孤零零若隐如现,屋子上面长满了荒草。一排田园牧歌景色。
洗漱及整理内务,狐狸炖了一大锅面条热乎乎吃到肚子里非常舒服。把帐篷收拾好,整理了背包便稍微前行。几株枯木倒地,枯枝四横,阳光也照到到了草地上,一些地方拖着长长的影子增加了色彩斑斓,晨曦中显现原始韵味。我坐在枯木上远眺,山峰远远的连绵延伸着,下面是河谷从远处蜿蜒来到,云杉一丛丛一片片爬在山坡与河谷之间。一切都是那么安宁没有喧嚣,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在这一刻。这种景色以前只是在图画或者电视中看到,可是现在自己却置身其中恍如梦境。
但我也知道,前方还有更美的景色等待着我们,天堂湖美丽的传说也在不时的提醒着,让人产生前进的动力。当然,更有艰难险阻,乱石滩,激流,高不可及的达坂,未知的天气等等,都不容忽视。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变成永久的传说,如同这个不知什么原因而失去的马蹄,没有了它那匹骏马再也不能奔驰。
队伍在轻松的气氛中行走着,拍照嬉笑,凹造型,一切都那么自然活泼。走了不久就看到了著名的木桥,过了桥左转,便开启了上升模式。今天就要翻越3600米的阿布扎敦达坂,总拔高一千多米。
远远的可以看到阿布扎敦达坂了,小伙伴们停下休息。看着高而陡的达坂,心里盘算如何翻过这去,只能一步步走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没有感觉太累,而越接近达坂顶端就越感觉到累了。腿脚沉重迈不开步子,低着头慢慢爬,心脏跳动的厉害,可以听到每个人呼哧呼哧的气喘。
当我终于历尽艰辛爬上了达坂,看到前面雪山与白云在蓝蓝的天空下一望无际,我们似乎站在天边一览无余。多么苦多么累,就为了这一眼三百六十度美景也是值得的。此去都是下坡,劳累之后期望快点到达宿营地,能够吃上一碗热乎乎的饭菜然后睡上一大觉。
翻过了达坂,下坡路显得那么轻松,可是一不留神就走错了。本来应该沿着河谷左侧的马道下去,但是不知怎么回事转到了右侧山脊上。感觉到了不对,再也无力原路爬坡返回,只有顺着山坡下去到达河谷,然后再越过河谷到对面的路上。其实当我回头查看一路如何下来时候,发现有一条马道若隐若现在对面的山坡上,只要我们马上下切,河谷还未展开,估计不会有什么水流。这样可以尽早切到正确的路上去。可是看看别人,一些人已经沿着河谷右侧下去,而更多的人则停留原地踌躇不前。几个领队或带手台的正与狐狸联系,似乎商定要先下到河谷然后过河。狐狸也为当时的情况着急,一个人马不停蹄赶来差点受伤。最后大家都统一了,下到河谷并顺利到达左侧的马道上。但是时间被耽搁,太阳这个时候已经下山。气温马上就凉了下来,大家也非常疲乏。这时传来好消息,前面马帮已经在不远处等着呢,而且派人骑马前来接应。过了一会儿,当看到对面山坡哈萨克骑手的身影时,心里非常温暖。但是,今天又没有能够按计划赶到更下面的草地宿营,只能在一处牧民的院子外面露营了。风非常大,搭帐篷时感觉到手指有些僵硬。水源地距离营地比较远,实在无力去取水再回来烧了。看到一顶帐篷外放了一小桶水,虽然不认识这个小伙子(说来遗憾,这次乌孙徒步竟然没有机会自我介绍),厚着脸皮讨要了一杯,给自己烧了一杯热水。那天晚上感觉自己是所有旅程中最狼狈的一晚。喝了热水后躺在帐篷中休息了一会儿渐渐感到体能恢复,有了体力到外面看看晚饭准备情况。看到领队及新疆地协几个队员在那里一直忙着给大家准备饭菜,感激之情不尽言表。吃饭时顺便到牧民的屋子里看了一下,并且温暖一下身体。炕上坐了几个人,有牧民家人和徒步队伍的一对夫妇。大家围在桌子边边喝茶边聊天,由于我与他们不是太熟悉也无从插嘴,只是第一次到牧民家里。一盏昏黑的煤油灯,墙上没有什么装饰,屋子里除了一张桌子几个凳子,还有一个烧牛粪炉子及一个盆碗似乎不记得看到别的什么东西了。这一对夫妻大概六十左右,一路上多受到狐狸的照顾,但是我由于一直走在前面与他们没有交流。狐狸大概十点多才做好晚饭,大家已经非常饿了,排着队领取。风还是很大,感觉温度已经到了零下,急急吃完就进帐篷躺下了。听着外面帐篷被风刮的呼啦呼啦的声音入睡,半夜还被牲畜走近吃草的声音惊醒,非常担心会不会把帐篷也一起撕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才看清昨晚扎营的位置在高高的山坡上面向南方。太阳把右边山峰照得如同镀了一层金子,左侧草地一直向前向下延伸。正前方山沟处云海在脚下翻腾,远处雪山皑皑伸向天际。牧民的大黑狗也抬着头看望远方,真不知道它是否也有徒步的想法。
今天的行程是需要下降近一千米,赶到科科苏河边扎营。好消息是下降基本都是在草坡中行走,风景非常漂亮。由于昨天大家很累,早晨吃过饭出发已经是十点多了。走在高山草原中,不知名的野花四处开放,天气也是一如既往的给力,蓝天白云。小伙伴们不时停下拍照,队伍拉的开了一些。有时可以看到三两牧民骑着马穿梭奔驰草原上,几只狗狗在后面追赶。
在这样的高山草原上漫步,如同置身在画中,让人流连忘返。不知名的花草生机勃勃,远处天山杉树列队在山坡上似乎在向山上发起冲锋。透过两千多年的时光我似乎看到了当年的乌孙人骑着马赶着牛羊走在崎岖的山坡草丛中。也看到了解忧公主离乡背井远嫁这里,那一刻她在遥望中原,眼里闪着幽怨的哀思。而这条山路就是我们相隔几千年的人之间触碰交流的媒介。
在这样的溪流两岸来回往返,在河水中的鹅卵石上跳舞。并且有时还要在河两岸翻坡上下,苦不堪言。
终于看到远处的科科苏河了。乳白色的河水表示上游富含石灰质岩石,真像一条流淌着的奶河。
需要沿着河流顺流而下,到达溜索的地方过河。岸边的路由于塌方变得非常难走,马帮的马也一不小心就翻了下去。好在行李等东西都捞了上来没有遗失,只是可怜了那匹马受了伤。即使有经验的哈萨克骑手也想到了退却,不愿意再向前走了。而我们则是只能一路向前。
到了河底,正好旁边有一条溪流水质非常清澈,大家坐下来休息吃路餐。巨大的石头被河水冲洗的平整干净,把鞋脱掉放松一下非常舒服。河边很多石头有着各种波浪花纹,如果可以运到上海打磨光滑作为装饰品会很漂亮的。
六点多终于到达溜索渡口,一家当地牧民,外面放了几块太阳能充电板。在天山深处能够看到现代化的东西实属不易,也说明这里人来人往非常重要。似乎哈萨克马帮不希望我们马上过河,因为河对岸属于维吾尔马帮,如果明天过河哈萨克人就可以多挣点儿钱。可是时间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不希望明天再花两个小时过河。因此哈萨克人不配合把马驼的行李包裹从木屋子处搬到渡口,虽然只有一百多米。只好队伍里几个比较强壮的男人负责来回折腾了,我不幸也属于那几个强壮的人中一员。来回搬了几次,感觉比背着重装包徒步还累,咬牙坚持。
八点多大家都渡过河,河对岸平整的草地边上一条溪流从山上流下,一个非常好的扎营地。海拔两千多,没有风,即使太阳落山也不是太冷。条件真是一天比一天好,状态也是一天比一天强。搞了点儿热水喝,晚饭又喝了一些粥,一经十二点了。天又下起了小雨,只好钻到帐篷里略微整理一下,就睡了。
早晨醒来,外面又是晴天这次乌孙穿越除了第一天下午老天爷给了一个下马威,其余都是晚上下雨白天晴,太给力了。
早晨的空气依然那么清新,听着科科苏河水流淌声,还有旁边那条小溪的喧嚣,如同一首合奏。山已经被阳光照耀,我知道一会儿光线就会照到营地照到身上,等待那一刻的温暖。
今天有二十多公里的爬升路,但是不像爬达坂那么费力,预计傍晚就能到天堂湖。徒步的节奏也越来越好,还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到达天堂湖的脚步呢?
今天早晨看到哈萨克马帮也跟了过来,心里比较奇怪。因为按理过了科科苏河就应该是黑山维吾尔马帮负责,显然哈萨克人捞过了界。原来一会儿就要开始频繁过河,哈萨克人想继续挣钱。而黑山马帮显然不能同意这样的事情,两家闹起了矛盾。哈萨克马帮领头的比较强悍,维吾尔马帮是一个瘦小的老大爷。最后两家协商一同帮助我们,一共过了九次河。之后哈萨克人就打道回府了。
领队节奏掌握的比较好,隔一两个小时休息一下,顺便也有空领略天山美丽的风光。
一只北山羊的头颅,皮肉还没有完全脱落。可能是狼吃的?
中途路径一家牧民处,可以喝到新鲜的羊奶非常解渴。
今天一直是沿着草地河谷慢慢的攀爬,只是坡度没有昨天那么陡峭。但是路程还是很长,显得一天就在爬坡了。当然,像这个比较缓慢的坡度,而且是走在草甸上面还是非常享受的。
这是一个急坡,来到这里后地协阿思告诉我这是最后一个坡了,爬上去就可以看到天堂湖。大家听到后都使出最后吃奶的力气。可是上去后看到下面是一个小盆地,以前似乎有水聚集这里。忙问阿思,他回答说还要绕过前面一面缓坡才到达。
就这样,不知道又走了多少个缓坡,心里已经不再抱希望的时候,天堂湖就那么一下子展现在远处闯入眼里。当我看到她时,心中莫名有一种冲动,浑身血脉上涌,忘记了疲劳而迫不及待地奔了过去。 天堂湖的美无法描述,只能一直用眼睛欣赏。放下背包把帐篷搭在湖边的草地上,开门面向湖水。天还没黑,远处湖水与雪山交映,近处一些棉羊在安静的吃草。而山羊则比较狡猾,不时的跑到人们的行李旁转悠,趁着人们不注意就把我们带来的白菜啃了。几只狗狗蹲在高高的石头上注视着我们这帮不速之客。不知是谁放起了李健的贝加尔湖,歌曲悠扬把我的灵魂拉了出去,似乎飘荡在湖面上。狐狸告诉大家明天在这里休息一天,这绝对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可以让我们更好的享受这里的湖光山色。
天渐渐的黑了,只见天空繁星点点,银河当头,时而看到流星划过。明天不用早起,所以也不着急睡觉,就这样坐在帐外让风滑过,感受着宁静。我觉得天堂湖的星空虽然不能说最美丽,天堂湖的梦不是最动人,但是它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
八点起床,面条白菜羊肉汤。帐篷扎在面对湖水的北面,早晨坐下来看着湖水的颜色在阳光白云下变幻。四周群山环绕,再远处可以看到终年积雪的雪山,雪山处云海翻滚。坐累了就躺在草地上面向蓝天听听音乐。几天的徒步劳累就是为了这个时候,感觉一切都非常值得。
从扎营处右边绕过一道弯,远处有一片很大的沙石滩,由冰川融化的水流冲击而成。那里的湖水比较浅,似乎很适合在湖里玩水。已经几天没有洗澡换衣服,晚上睡觉浑身有些发粘,需要找机会好好洗洗。几个小伙伴迫不及待的赤身裸体跑进水里,面对高山大湖发出野性的吼叫。而我则继续走往沙石滩深处,找个僻静之处洗掉满身征尘。湖岸边生长着一些水草,以为可以看到小鱼但是只看到了一些小虾,不知道湖里是否有鱼类。水质清澈透明,水温很低很凉,雪山上下来的水都是这个温度。
下午回到营地,看到几个人围成一圈在喝酒。葡萄酒是深圳三人组带的,她们这次是有备而来带了很多吃的喝的,似乎一路上将腐败进行到底的样子。可是走路就不灵了,尤其是杨梅,据说几个月没有徒步活动,基本每天都是最后一个到达。好在有宁静比较负责照顾着。当然他也是有目的的,可以和美女一起混吃混喝。带着葡萄酒徒步,我从来就不敢想的事情,可是她们竟然做到了。本着见面有一份儿的原则,我也当仁不让的倒了一杯。我承认这是我喝到的最有情调的葡萄酒,没有之一。说到宁静,他是一个非常认真负责的领队,一直照顾体力不是太好的队员,值得信赖。
晚上狐狸喊阿思跟当地牧民买了一只羊,然后剔除一些肉准备炒了,剩下的连带骨头一起准备炖汤。不知是谁提议的,用筷子串了切好的肉去火边烤串结果大家争相效仿一发不可收拾,到最后竟然全部切下的羊肉就这样烤了串。现杀的新鲜羊肉当然非常好吃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流口水。
天堂湖边有一块很大的岩石,维吾尔牧民用石头在凹进去的那边围成一圈,上面用塑料布遮挡起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牧民住在那里。试图跟他聊天可是他不懂汉语,只好作罢。看着他简陋的住处,把我的防潮垫给了他。他常年在此放牧,整天面对美景看是看不到有任何陶醉的样子。我们历尽艰辛不远千里就是为了一睹美丽的山光湖色,不知道他怎么看待我们,也可能认为内地人头脑有毛病?物质决定精神,人的首要问题还是填饱肚子重要。他在这里是为了生计为了养家糊口,肯定没有什么小资的想法。
湖边石滩的延伸向远处的一座高山,上面有终年积雪。中午去的时候看到半山腰有至少两条瀑布流下,可是沙石滩这里只是干涸的河沟。下午再次经过时那两条瀑布没了踪影,但是看到河沟里有水流入湖中。所以新疆徒步过河,下午河水会涨的一定要小心。
一个人躺在石滩上,头顶蓝天,看着白云一点点从远方飘来,又飘向另外的远方。四周那么静,手机中播放着降央卓玛的《那一天》,特别有感觉。
昨天晚上梦中见到了妈妈,醒来时那么清晰,眼里流出了泪。也许冥冥之中确实有些什么,将天国与世间相连,而这里是离天国最近的地方?
山崖上看到传说的天山雪莲,生长在峭壁上。我是不相信雪莲虫草之类滋补身体的说法,也不觉得会有什么神奇的功效。但是在茫茫荒滩皑皑高山有这样的植物盛开,可以感觉到它的美丽,也感觉到它的可怜无奈。希望我们人类要珍惜爱护自然,不要采摘破坏。
经过一天的整修,第二天早晨是和天堂湖说再见的时候了。大家依依不舍,十分留恋,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再来。但是相信她美丽的景色已经印记到每个人的心里。无论以后走到哪里,只要回忆起这两天都会充满幸福感。
早晨七点半起床,迅速整理好帐篷睡袋。一路上几乎都是晚上下雨白天晴,只是天堂湖这两个晚上没有下雨。今天要沿着湖向右绕,路过沙石滩,经老虎口然后迅速上升。需要爬过39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之后下降到河谷沿博孜克尔格河到达2600营地。由于翻达坂需要时间,狐狸让体力弱的队员先行出发,而男队员要在沙石滩过去一点的地方等待马帮,有可能需要帮助马匹搬运行李。这是第二次路过这里,景色与昨天相同。别的小伙伴很多人在比赛谁在湖面上打水漂打得多,而我则找了一块平地靠着背包静静地眺望。
马帮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我们跟在后面时刻准备提供帮助,可是最后还是在骑手们小心带领下马未卸鞍的走了过去。路上听到一个理工男在给一个妹妹耐心的讲解空间维数,举了很多浅显易懂的例子如线虫与蚂蚁为什么对它们的外部空间有不同理解。也谈到是否有上帝,及上帝也可能是另一维空间世界里一个普通生物而已,如同蚂蚁世界可能就把人类当作了上帝。天堂湖畔探讨多维空间及哲学宇宙观,是不是很奇妙的感觉呢?我们不断的爬升,美丽的天堂湖离我们越来越远,回身忍不住再看她最后一眼。
翻过一个陡坡后,一个小湖及一条瀑布展现在眼前,湖水的颜色暗黄色显得死气沉沉。周围是光秃秃的岩石和乱石,没有一点绿色生命的迹象,与刚才走过的天堂湖相比如同在另外一个世界。我们需要绕过这个死湖朝着瀑布方向前进,然后在瀑布的左侧再度爬升。
面对着五十多度的陡坡,身负四十多斤的背包,我只能一点点的前进,每抬一次脚都在心里给自己一次鼓励。心脏咚咚跳动得厉害,不住的喘粗气,每个人都在坚持。
抬头看到马帮已经接近达坂的垭口,内心鼓励自己,不要多久也会到达那个地方。
如此严酷的环境,几头牛也倒毙在乱石丛。它们的**并没有腐烂,而是被风干,说明这里就连细菌苍蝇也很少。虽然是八月份,稍一停留就感到了寒风扑面,身体马上就起鸡皮疙瘩。
胜利到达达坂顶,意外还可以看到天堂湖。给依然一个纪念照片,他是马拉松达人,体能素质非常棒的家伙。题外话,我们最后返回上海之前在乌鲁木齐狐狸请客,从没看到过那么多的上海人喝酒醉了,大家一起同生死七天,感情深深。回住宿酒店的路上依然拉住我一路唠叨已然兄弟。
翻过了最后一个达坂,下面一路下坡坦途。虽然会有河滩乱石等,但已经挡不住我们迈向黑英山口的脚步。
就是这条博孜克尔格河,让我们在最后一天涉越了五十多次。
这里似乎是一个古城堡遗址,岁月匆匆把原来的东西基本洗去只留下基础,让人们依稀可辨并给了我们想象空间。
这一道黑色石头阵,明显与周围颜色不同。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景致,可能是远古冰川从远处带来的?迷一样的天山。
一路上野生蘑菇很多,帮助地协阿秋采集了很多,很后悔自己没有保留一点。
当天晚上在河边五星级营地宿营。晚饭后狐狸和阿思搞了一个很大的树干燃了起来,大家围着聊天,谈论着各种各样奇谈怪论。都知道明天就可以出山了,心情非常轻松。
眼看着黑英山口就在前面。
出山了。司机拉来几个西瓜及啤酒,爽得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咽进肚子里。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七天七夜得徒步让我们亲如兄弟。非常高兴又结识了那么多朋友,无论以后是否还会见面,无论我走到哪里,内心中总会时时想起你们,想起我们一起同甘共苦的日日夜夜。从一起徒步的伙伴们手中又得到一些照片,其中有了部分合影。
也得到了后两天过河的一些照片,满满的回忆。
魔幻景色。
( 本文作者 : 孑-孑-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发布新帖


Fenix PD40Rv2.0评测招募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