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埃及 卡尔纳克神庙 潘先生入埃及记 │ 埃及四城九日行记(下)

潘先生入埃及记 │ 埃及四城九日行记(下)

作者:潘达小蜀黍     3116人关注 2019-10-11 15:16
潘先生入埃及记 │ 埃及四城九日行记(上)
Day 4:九柱神 之 大地之神GEB
尘世间有那么多城,却只有一个世界;心里有一座城,却有那么多个世界。在尘世潜行的自己,总是这一副自我却又落寞的模样;而畅游内心的时候,灵魂却又像琉璃一般闪耀着遇时即变的光泽,忧郁却又空旷的蓝、热烈却又危险的黄、沉静却又疯长的绿……内心的世界里,我们各自野生成长。
埃及
大地之神
★卡尔纳克神庙:阿蒙神之光
虽然因为双子座天生好奇的性格使然,我对各种类型的文学作品都很有兴趣,不过讲起最喜欢的小说类型,还是坚定地认为本格推理才是本命。尽管最近的这个时期读东野圭吾老师的作品较多,不过说起在我心里种下推理的种子的作品,还是阿婆的那一部《尼罗河上的惨案》。
那是某个小学休息日的午后,家里的电视上播出了约翰•古勒米在1978年导演的那部《尼罗河上的惨案》,电影里那些关于尼罗河和卡尔纳克神庙的镜头过去这么多年,却依旧清晰地留在了记忆里;而故事结局的大反转让彼时的自己尤为惊叹,从此便陷入推理世界无法自拔。
而今天的目标,便是这座由传奇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和拉美西斯三世于4000年前建造的古埃及历史里最大也最宏伟的卡尔纳克神庙。
赫尔加达到卢克索需要4小时左右的车程,为了在太阳尚不那么毒辣的时间里去探寻卡尔纳克神庙,所以大军计划早上5点半便从赫尔加达出发。为此,贴心的酒店竟将早餐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于是4点半的时候,我便穿着在开罗到赫尔加达途中买的阿拉伯长袍出现在了餐厅里。
总觉得变装是一种情趣,会让自己的旅行变得更有意思,所以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喜欢尝试当地的民族服装,而我这张哪国人都像的大众脸也总会在变装之后成功隐没进当地的民众之中。吃完早餐坐上车的时候,大家才瞪大了眼睛说:原来是你啊!在餐厅根本没有认出来……
在那之后便得了个绰号:阿拉伯小王子,一直被叫回国内……
古城卢克索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博物馆,因为整座城市与古埃及曾经的首都底比斯遗址完美融合。从赫尔加达前往卢克索需要穿越阿拉伯沙漠,这是撒哈拉沙漠最东边的一部分。
讲起沙漠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总是连绵的金色沙丘模样,但其实沙漠分为了贸易风、中纬度、雨影等多种类型,埃及东部的阿拉伯沙漠并没有印象里金光闪闪的沙漠模样,倒是更像一片干涸无边的戈壁滩,呈现出浅灰的颜色,无数浅灰色的沙丘构筑成了这个荒凉的世界。
车穿行其中的时候,整个世界再无其它更多的行人或车辆,于是脑子里不自觉竟臆想起来,在某个沙丘后面埋伏着准备偷袭的伏兵……大概也是相关的电影看得多了,所幸这一切只是我的不切实际的臆想。
途径一个沙漠中的小休息站,还没下车,举着劣质纪念品的阿拉伯大叔便围了过来,此时我并没有预想到回程的时候和他掰扯半天的讲价经历,不过那已是后话。休息站外还有两名穿着黑色长袍罩着脸的女人,牵着一匹马,马的背上则站着一只羊羔,如果有游客好奇前去拍照,她们便伸出双手来讨要拍摄费。
大军说,这些都是居住在沙漠里的埃及少数民族贝都因人。贝都因人和其他埃及人一样男人可以娶三个妻子,但是与阿拉伯人不同的是,贝都因人都是妻子挣钱供养男人。她们并没有太多的挣钱技巧,而这样牵着骑马羊摆明了讨要拍摄费的模样,也让这条沙漠之路上原本就不多的游客都离她们远远的。
埃及
赫尔格达至卢克索途中的休息站
埃及
赫尔格达至卢克索途中的休息站
上车后便沉沉睡去,直到9点抵达卢克索才再次醒来。不同于赫尔加达的海与沙的纯净世界以及荒凉的沙漠地带,这个尼罗河滋养的古城竟让我想起了南亚国家城市的模样,高大的椰枣树林立,灿烂的阳光下,一丛丛开满靓丽花朵的灌木爬满了建筑,河水清澈透明的沟渠让不久前才告别的沙漠世界更像是旅途中的一个不真实的梦境。
卢克索作为曾经的古首都,遗址众多,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卡尔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只是目前卢克索神庙并没有对公众开放。9点半抵达卡尔纳克神庙,简陋的游客大厅旁是几无顾客光临的纪念品一条街,而入口处则排着等待进入的游客长队。
卢克索
卡尔纳克神庙的商店街
Tips:卡尔纳克神庙。门票150埃及镑。开放时间AM06-PM06,建于公元3900年前,遗址包括20多座神殿遗址及134根巨型石柱,最为闻名于世的是神庙里的拉美西斯二世站立巨像、方尖碑和圣甲虫雕刻。
在游客大厅看过神庙的模型后,穿过开阔的广场,便来到了神庙的门前。
卢克索
卡尔纳克神庙模型
卢克索
椰枣树
卢克索
卡尔纳克神庙广场
卢克索
卡尔纳克神庙广场
神庙的建筑者为富有传奇色彩的古埃及第19王朝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和他的儿子:公元前1184年至1153年统治古埃及第20王朝的法老拉美西斯三世;古埃及会把法老与神融合为一体,而这座神庙供奉的便是太阳神阿蒙(阿蒙神后与拉合体成为太阳神阿蒙拉)。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神庙的大门通道两侧趴着两排巨大的羊首狮身的巨像,4000年的时光让整座神庙看起来破败不堪,就如金字塔和斯芬克斯像给我的感受一样,那些远古的神早已逝去信众消亡于世,只剩下这些辉宏的巨像遗址还留守在这里,供人们膜拜参观。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或许是因为埃及国力较为贫穷的缘故,这些举世闻名的珍贵遗址都给人一种缺乏完善保护的感受,不管是金字塔,还是卡尔纳克神庙,千年的古壁画与石雕就这样与游人近距离地接触着,加速着它们的消亡。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进门右侧,拉美西斯二世巨像旁的太阳神阿蒙神殿,立着的巨像脸部都残缺不全,这里也曾被入侵的波斯人大肆破坏过,虽然不曾信奉古埃及的诸神,但是波斯大军还是砍掉了所有神像寄宿灵魂的鼻子,让他们永远不能再在阿蒙神的庇佑下复活。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神殿最里面两侧的两间殿室呈完全封闭状态,而在屋顶却又留了一个巴掌大下的小孔。进入室内的时候,整个世界瞬间被黑暗所吞噬,而从孔内映射进来的便是埃及灿烂无比的阳光的光柱。
有那么的一刻,觉得这个世界只剩下了那一束光,然后有未知的神明在耳畔呢喃着听不懂的古语,整个人似乎一下子穿越到了迷离的奇异世界。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神殿的看守是一位年迈的阿拉伯男子,他热情地指导着观望光柱的游客拍照,然后伸出手讨要小费,不过如果不给的话,他也只是笑一笑退到一边。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走到巨柱林的时候,我深感人的渺小。曾经感慨西安古城墙的厚重压迫感,也着迷于印度红堡的古老与精致,但是,这些神灵早已消亡的世界遗留下来的巨柱林,却第一次让我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抬起头的时候,似乎那些消亡了的古神便站立在每一根巨柱之上庄严地俯视着我。
鹰首的天空神荷鲁斯、鹭首的智慧神托托、胡狼首的死神阿努匹斯……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巨柱林也是《尼罗河上的惨案》其中一幕场景的取景地,只是幼时从电视上看的时候并未能感知它们的高大;而多年后自己总算身临其境的时候,却只想就这样抬着头望着它们发呆。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走过巨柱林,便能看到方尖碑。第一次看到方尖碑还是在巴黎的协和广场,之后在梵蒂冈和罗马的四河广场也曾看到过,但是所有的方尖碑其实都是古埃及人所建造的,在他们的世界消亡后,便被当时统治者作为荣誉的象征带回了自己故乡。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此时留在卡尔纳克神庙的方尖碑仅剩下几根,有的更是已经损毁只剩下残块躺卧一旁,但是所幸世界上第一位女王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所立的方尖碑经历了几千年时光,此时依旧在卡尔纳克神庙静静伫立。这座方尖碑碑身全高29米,重323吨,是古埃及当时最高的方尖碑,也是现在埃及境内最高的方尖碑。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在神庙右侧的遗址碎石中除了一截躺卧的方尖碑残块外,还有一座一人高的不太起眼的甲虫石雕,圣甲虫是阿蒙神的化身,也是整座神庙的精髓之一。圣甲虫的原型便是我们所熟知的蜣螂,而古埃及人看到蜣螂推着粪球前进的模样,便联想出来圣甲虫推着太阳从天空升起降落的模样,于是圣甲虫便成了阿蒙神的化身之一。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几千年的时光,让眼前的这个彼时世上最为宏伟和神奇的世界只剩下了如今的巨大废墟,那些无上的神明,那些虔诚的信众,那些英伟的法老,那些传奇的故事和底比斯大街小巷的不为人知的市井光阴……它们就这样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或许又在人类无法触及的异空间开始了新的传奇文明。
阿蒙神早已不在,但是卡尔纳克神庙却依旧在埃及灿烂的阳光里迷人闪耀。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卡尔纳克神庙
★卢克索的千年光阴
赶马车的小哥把手里的缰绳递给了我,然后教我扬起缰绳,马车开始前进,马蹄撞击路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刹那间,我似乎变成了一名底比斯的马车夫,在千年前的古城里驾着马车穿行在古埃及的市井之中。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午饭过后,目的地是卢克索市郊尼罗河对岸的香蕉岛,不过前往码头之前,我们坐上了造型古朴的马车,穿过卢克索的大街小巷,沿着尼罗河前进。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正午时分卢克索的阳光灿烂到灼人,原本我也想像大家一样坐到车厢里,但是大概是我这一身阿拉伯装扮引起了车夫小哥的注意,于是他拉我坐到了车厢前面,然后和他一起拉起缰绳驱赶马车前进。
此时的卢克索街头罕见行人,偶尔能瞧见驱赶马车前进的车夫,车厢里装满了货物和草料。
卢克索
卢克索
总觉得,虽然这座城延续了千年,但今日的卢克索与千年前的底比斯拥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城市之魂。那些生活在底比斯的古埃及的王公贵族、平民百姓,早已被历史的洪流吞没,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爱恨情仇、他们的起居习俗……这些都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曾留下一丝的痕迹;而今日的卢克索,除了宏伟的古庙遗址,城市里大多都是新建的阿拉伯建筑,行走其间的也全都是阿拉伯人。
不过,相比拥挤且破败的开罗,卢克索显得幽静且整洁许多,或许这里的建筑不需要缴纳昂贵的外墙装饰税,所以虽然建筑的颜色大多都是沙漠一般的灰黄色,但外墙却修葺得较为完善。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坐在身旁的马车夫小哥一路指着路边的建筑给我看,他并不会太多的英语,所以大概只能简单地叫出建筑的名字;我顺着他的指尖望去,卢克索的清真寺、广场尽收眼底。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半小时行程后,马车抵达了卢克索神庙,码头也就在路旁。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神庙和卡尔纳克神庙一样,只剩下了灰黄色的巨石遗址,初见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卡尔纳克神庙,后来才发现这里并没有卡尔纳克神庙那般面积广阔,巨石像的模样也有一些差别。卢克索神庙目前并没有对外开放,所以这座路边的巨大神庙遗址此时空无一人。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与卢克索神庙一路之隔的便是尼罗河的码头,码头停靠了非常多的帆船,长长的桅杆林立在尼罗河岸边,就像一座人造的森林;码头边有没穿衣服的小孩在清澈的河水里游泳解暑,看到我们的时候便从河里冒出一个头来,然后眨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望着我们笑。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从码头到香蕉岛需要行驶20分钟,上船不久,年轻的船员便播放起了极富阿拉伯味道的音乐,一旁打杂的小船工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伴随着音乐欢快的节奏在我们身边跳起舞来,舞到兴头上更是跳上了船里的长桌上继续舞蹈,并邀请着船上的客人一同舞蹈。
大军悄声说,如果一起跳舞了记得下船的时候得给小费;不过下船的时候虽然小船工摊着手索要小费,大多数人还是无视着便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小船工也并没有表现出懊恼的表情,只是略微地有点失落。燕姐说她给了小船工一美元小费,因为看着他和自己儿子年纪相仿却早早出来营生,穿着破旧的衣裤,内心到底有点于心不忍。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到了埃及,才能切身体会尼罗河的神奇。在这个撒哈拉沙漠的世界里,尼罗河的两岸却是绿树成荫植被繁茂,碧波荡漾的河水里物产丰富;河两岸的文明世界延续千年的发展,形成了大小城镇……这里的河景和繁盛,让人完全无法想象它就地处于这个世界上最为干涸贫瘠的大地之上。
尼罗河
尼罗河
尼罗河
香蕉岛也是尼罗河给卢克索最好的自然馈赠。其实,这里是一片庄园,除了香蕉林,还有番石榴果园和高粱田地;而在果园一侧还有一个简陋的动物养殖园,养着猴子、马匹还有尼罗鳄。
卢克索
香蕉庄园
卢克索

卢克索
尼罗鳄
果园
卢克索

午间的卢克索太过炎热,坐在农庄的大棚里以后便不想再肆意走动,好在有简陋的小铺在贩卖着冰冻的冷饮和鲜榨的果汁。坐下休息间,大军带着晨曦他们前往帝王谷。帝王谷是3000多年前古埃及18至20王朝诸位法老的集中陵墓区,位于卢克索城边的尼罗河对岸7公里处的沙漠峡谷之中,目前已经开掘出了62个陵墓。之前在开罗国家博物馆所见到的图坦卡蒙的精品文物也是在这里发掘出来的,举世闻名的“法老的诅咒”也来源于此。
因为有些疲累,加之太过炎热所以并没有选择前往帝王谷,后来想想也还是挺遗憾的。
在庄园等待前往帝王谷的伙伴回来的期间,歇息好了后便在香蕉林里四处转悠,恍然间有种回到了云南的感觉;只是走出果园,高高的高粱丛里能眺望到不远处的清真寺,才瞬间回过神来,自己此刻正身在北非大地的古城郊区。
卢克索
香蕉岛农庄
卢克索
香蕉岛农庄
卢克索
香蕉岛农庄
卢克索
香蕉岛农庄
卢克索
香蕉岛农庄
卢克索
香蕉岛农庄
下午2点半,告别香蕉岛,坐上小船复又在尼罗河的碧波里穿行,一路欣赏着两岸的建筑,半小时后回到了码头。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卢克索
尼罗河
在码头上方的卢克索神庙集合后,开始返程。不多时便告别了尼罗河灌溉出来的绿色世界,再次进入了阿拉伯沙漠的黄沙世界。那种关于沙丘后潜藏着伏击者的臆想于是又开始在心里隐隐作怪。
埃及
阿拉伯沙漠
回到休息站的时候已经是向晚时分,牵着骑马羊的贝都因妇女此时只剩下了一人,看样子她今天并没有挣到足够的生活费用。
出于好奇询问了举着一堆特产的阿拉伯老者手里的墨镜价格,他叫价300埃及镑,本无太多购买欲望的我转头走开,他却就此跟了我一路。打算让他死心,我直接一口还价到50埃及镑,老者不甘心放过我却又不愿意就这样成交,一路纠缠,直到汽车发动以后,他才收下我50埃及镑,将墨镜递给了我。夜间再次闲逛赫尔加达夜市的时候才发现小店里的同款墨镜都是标价120埃及镑,看来老伯被我宰得颇惨……
埃及
沙漠中的休息站
埃及
沙漠中的休息站
埃及
沙漠中的休息站
埃及
沙漠中的休息站
埃及
沙漠中的休息站
直到穿过执勤点进入城市范围,我才放下了那些臆想,安心起来。
身边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但是除了在沙漠里蜿蜒延伸的公路外,整个世界依旧是带着沙漠世界的沉寂气质。公路右侧已经能看到蓝色的红海,还有潜藏在沙漠与红海之间的城镇剪影。
埃及
阿拉伯沙漠
埃及
阿拉伯沙漠
拉结束了他一天的工作,驾着太阳船告别了天空,向着黑暗的亡灵世界继续前进,留给远方地平线的便是无尽的红色光芒。
那一片无边的玫红色,就像在远方沙漠之上的夜空里盛开了一片望不到边的玫瑰林。
我无法挪开我的视线,我不知道我这一生还有多少机会能够看到如此瑰丽的撒哈拉日落,我也不知道这样如梦似幻的沙漠夕照会在面前的时空里停留多久,我只想静静地就这样看着它,直到它被无尽的黑夜彻底取代。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fly away from here
我的勇气注定我将止步于此,我的责任感让我背负长夜,只是在长夜降临前,我总算结束了多年来的彷徨,在最后这一刻,静静地望着天边的玫瑰园,看着它们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埃及
阿拉伯沙漠
埃及
阿拉伯沙漠
Day 5:九柱神 之 天空之神NUT
三毛曾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沙漠。而此时我站在撒哈拉沙漠之中,想要转过头,想要告别旧世界,我收起那些欲望与执念,还有不甘和思念,于是我看到那些夜色里的沙缓缓漂浮上行,越来越远,回到了天空女神的怀抱,最后化作了漫天的繁星。关于过往的一切,不曾舍弃,不曾忘记,只是幻化成了天边的星子,抬头望时,恍若隔世。
埃及
天空神
★红海日出,光明入梦
啊!尊敬的太阳神拉
你来到天堂,成为众神的造物主
坐上神主之宝座
你的驾临,照亮了纳特圣母
圣母伸出热情之手欢迎你
玛努和玛特也与你热情拥抱
愿你带来繁荣、荣耀、真诚和神圣
(《阿尼的纸草》献给大神的祈愿 再生之赞美诗)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太阳神拉在日落时分驾着太阳船进入亡灵世界,于是尘世一片安静与黑暗;拉在冥界日复一日地战胜了混沌神巨蛇阿波菲斯,然后在黎明时分复又驾着太阳船从地平线升起,唤醒世间的一切。
总觉得看日出其实是件蛮辛苦的事,因为习惯晚睡的自己为了守候日出必须在天亮以前就离开舒适的被窝,然后走到尚未从睡梦中醒来的世界里去等候。
但是,当大家相约在晨间去看日出的时候,我还是欣然应约。
曾经在四月的藏区草原的冰冻世界里守候日出,也曾坐着拥挤的小车赶往尼泊尔卡博拉的山头守候雪山边缘的日出,还曾驾着租来的跑车绕行塞班岛最后在鸟岛守候日出……我们看到的其实都是同一个太阳,但是在草原、在雪山、在热带海滨……和不同的朋友守候来的每一次日出,总是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光影世界,它们都是那样的充满希望,又美到极致。
赫尔加达观赏日出的地方并不好选择,因为大多沙滩地段都被各家酒店圈起来不能进入,而晨间四处溜达的野狗也是让人有些放心不下。
所幸,当我们4点在酒店集合,摸黑走到我们的酒店的私家沙滩的时候,虽然没有亮起灯火,但是已经有工作人员打开了大门并守候在了那里。
Tips:赫尔加达日出。观赏地点建议选择所住酒店的私家海滩,7月日出时间AM4:50-5:10。
之前已经提到,我们所住酒店的dream beach沙滩非常狭小,其实并不算观赏日出的最佳地点,但是因为怕在找寻观赏点的时候错过日出,大家还是就此走上了栈桥,然后坐在栈桥上默默地等待。好在愿意起个大早来守候日出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们还是能安静地守护着属于我们的日出空间。
从栈桥眺望过去,刚好能看到万豪酒店的那一座小岛,虽然它阻挡住了天边的地平线,但其实我觉得,透过小岛椰枣树的剪影观赏日出也是不错的选择。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大约4点40左右,遥远的天边便开始出现绯红的光芒,只是这光芒还不足够明亮,被夜色沉沉地压住。我想,大概这是驾着太阳船的拉神正在和巨蛇进行着最后的斗争吧?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边的红光越来越盛,我们也越来越激动,皆昂首期盼着。
但是,之后的十多分钟里,天边的红光便就此凝固,就像一朵半开的玫瑰,不再继续绽放。良久,身边有人叹了口气:今天是看不了日出了。有人开始收拾相机准备回酒店,而我却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边,怀抱希望的人,总是相信拉终将战胜巨蛇唤醒大地。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然后有人兴奋地低声叫了起来:来了来了!
在那一片依旧被夜色压制的红光中,透过远方椰枣树的剪影,缓缓出现了一点金光。这一点金光缓缓爬升着,慢慢地能看到弧形的轮廓,而它所带来的的光明也越来越盛。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晨间5点至5点10分的十分钟时间里,金光缓缓爬出了地平线,离开了小岛的剪影,升到半空,而它所带来的光芒也越来越盛,让深沉的夜色渐渐变成大海深处般的深蓝色。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一瞬间,大地被阳光唤醒,仿佛之前的那几分钟都是梦境一般的不真实。天空逐渐变成浅蓝色,原本幽暗深邃的红海此时被初生的太阳照耀着,闪着粼粼波光,整个世界一片光明。
早安,拉神。
赫尔格达
红海日出
太阳之舟启航时
请留一个座位给我
让我跟随奥西里斯
去世界的神圣之境
(《阿尼的纸草》献给大神的祈愿 再生之赞美诗)
★贝都因人部落与撒哈拉之心
早起守候日出的代价就是回到酒店后倒头便睡,就连那些精致的阿拉伯甜点也无法吸引我走出梦乡。
一口气睡到中午12点,在酒店自助餐厅用过午餐,赫尔加达炙人的阳光让我连酒店的游泳池都懒得去光顾,就这样一直在房间里呆到下午4点日头不再强盛后,才复又和大家集合,然后随着大军前往沙漠深处去探寻贝都因人部落。
☆冲沙
沿着沙漠里漫长蜿蜒的公路前行一个小时后,越野车忽然一拐离开了公路,行进到了沙漠之中,然后继续疾驰。
大军笑着示意我们要抓好车厢内的扶手,因为马上要体验冲沙了。
空旷无际的阿拉伯沙漠里,远方有驼队和驾驶着沙漠摩托的队伍行过;我们的越野司机则在高低起伏的沙丘世界里尽情飞腾。
冲沙的确是一项比较刺激的体验,但是我觉得如果是容易晕车的人,估计会当场晕车。
赫尔格达
冲沙
赫尔格达
冲沙
赫尔格达
冲沙
大约半小时后,越野车停在里沙漠之中,大军带着我们向着一座沙山爬去。虽然埃及的阳光让这个世界既炎热又干燥,但是当双脚踩进沙里的时候,却有一种爽快的凉意从脚底一直传透到全身。
赫尔格达
冲沙
赫尔格达
冲沙
赫尔格达
冲沙
攀登到沙山顶端的时候,站在岩石上眺望出去,虽然这里是撒哈拉东部的边缘沙漠地带,但仍旧是一个无边的沙漠世界。这个世界除了阳光、黄沙与岩石以外似乎就再无其它。
赫尔格达
冲沙
赫尔格达
冲沙
赫尔格达
冲沙
不过,沙山的另一侧却有着光滑的一面,大军示意我们可以坐在黄沙之上直接滑行下去。曾经在青海湖畔的沙漠地带滑过沙,也曾在鸣沙山滑过沙,但是像这样没有任何滑沙工具,也完全没有任何游客游玩区域边界的世界里,整个撒哈拉沙漠此时目所能及的便只剩下我们几个人的时候,这种滑沙的游戏便更具有了在沙漠里尽情放肆的味道。
沙丘一侧坐着一位安静的小姑娘,黝黑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满脸羞涩的笑意望着我们。我问大军可以合影吗?他点点头说:贝都因小姑娘。我又问:需要给小费吗?大军摇了摇头。
赫尔格达
贝都因小姑娘
出发的时候曾经了解到,埃及酒店的服务生和街边的小孩除了小费以外,他们还很喜欢中国产的风油精和笔,只是行走得匆忙并没有携带这些小礼物。最后,我把悬挂在背包上的麦当劳套餐送的小黄人圆珠笔取了下来送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拿着笔在手上写了写,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沙漠深处的贝都因小女孩,还有沙丘下整个世界里唯一的一颗树。这个世界如此荒凉无际,却又潜藏着少少的希望。
☆贝都因人部落
不过,关于贝都因人的探索还将继续,玩够了沙子后,大军便招呼我们坐上越野车,继续向着沙漠深处的贝都因部落前进。
Tips:贝都因人。属于闪含语系民族,阿拉伯人的一支,是生活在沙漠之中的游牧民族。在埃及是主要的少数民族族群之一,部落为父系社会,族内通婚,一夫多妻制度。
大约在沙漠里前进了半小时左右的路程后,来到了一处被沙山围起来的开阔地带,这里稀落地修建着一些房舍,圈养着些许骆驼,这便是沙漠深处的贝都因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骑上骆驼的时候才发现这匹坐骑竟是如此的高大,险些将我摔了下去;不过当它开始摇摆着前进的时候,风扬起我的阿拉伯长袍,恍惚中自己似乎真的成了一名阿拉伯男子,然后在沙漠里独自流浪。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大军带着我们走进了一家草棚农舍,两个贝都因小女孩见到我们进去后便开始娴熟地制作起贝都因人的传统烤饼。只是眨眼功夫,从和面到擀饼再到烤制便一气呵成。抹着细盐的烤饼因为出自这干燥的沙漠世界,所以入口的时候尤其的香。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现制的饼
两名贝都因男子带着我们去参观了一侧简陋的展览室,看得出来这是专为我们这些前来猎奇的游客所准备的场所。小展览室并不大,大约一间教室的面积,展览的物品也并不多,不过就是贝都因人的传统服饰,还有各种沙漠生物的标本,如胡狼、巨蟒等。展览室一侧还有个小型的“动物园”,里面养着为数不多的动物,其中一只巨大的陆龟被我们抱出来折腾了半天……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然后大军带我们参观了贝都因人的水井。曾经生活在沙漠深处的这支民族,都靠在沙漠里钻凿深井取水。大军将挂在井沿的一只破旧水桶系上重物后抛进井中,再用滑索拉起来,小水桶里便盛进了一些淡水。只是这淡水极其的脏,感觉并不能饮用。
大军说这是贝都因人曾经的取水方式,从深井里取出地下水后还要放置一段时间才能饮用,不过现在因为政府福利,贝都因人已经不用再采用这种取水的方式。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夜幕降临下来的时候,没有电源的贝都因部落变成了漆黑一片,而在烛火摇曳中,我们开始了在部落里的晚宴。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
原本以为这样物资匮乏的世界里,在这样的沙漠深处没有电源与信号的世界里,不会吃到什么像样的食物,结果几个贝都因男子抬上来满满的几大盘食物,有西瓜、葡萄、炒饭、炖土豆,还有冰镇的可乐和阿拉伯红茶,甚至还有根本吃不完的肉食……瞬间便有一种被待为上宾的感觉。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的晚餐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的晚餐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的晚餐
肉食分为两种,一种是大块的烤鸡肉,另一种则是腌制的骆驼肉干。生长在天府之国的我连骆驼都不能常常见到,而骆驼肉自然也是第一次品尝。不过感觉还是烤鸡肉更适合自己的口味。
赫尔格达
骆驼肉干
前些天每一次逛赫尔加达的夜市的时候,都约着大家想去体验一下阿拉伯水烟,但总是阴差阳错地错过。瞧见一旁摆放着一排水烟,我便问大军可以尝试吗?一边的贝都因大叔立刻取了两杆过来。换上一次性的吸头,我用力地吸了一口,然后一股甜蜜的水果味道的烟雾便充盈满了自己的口腔和鼻腔。我是不吸烟的人,所以那一瞬间只觉得自己在一阵水果烟雾里升腾了起来,然后烟雾入肺的瞬间,便忍不住咳嗽起来。
一侧的然然很是好奇地吸了一口,然后她立刻就地眩晕起来。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的水烟
赫尔格达
贝都因人部落的水烟
不过才晚间7点半,整个沙漠世界已经变得一片漆黑。大军招呼着大家:走,我们去沙漠深处看星星。
☆沙漠星海与撒哈拉之心
告别贝都因部落,越野在漆黑的沙漠世界里疾驰,不多时便抵达了一处高地,然后大军招呼大家下车。
早已经忘记了上一次看到这样的满天繁星是在什么时候。
沙漠的夜如此透彻,就连夜空都透彻得似乎能一眼望到整个银河。抬头的刹那间,竟有些许的感动,那些天上明明灭灭的星子此时就满布在整片夜空之中。
这样的璀璨,是尘世间所有的宝石加在一起都无法企及的。
尝试了相机、手机,最后放弃,自己的初级设备总归还是不能将这一片星海从这个沙漠世界的夜色里带走。
有的风景,只能存在于脑海的记忆里,不能从当下带走;但也正因为如此,它才会不能被复刻,更显弥足珍贵。
上一次这样想,是在天台山面对着整片树林明灭着的无数萤火虫的时候,而这一次则是抬头仰望着撒哈拉沙漠的无尽星空的时候。
越野司机突然在一侧的沙漠里划出了一颗巨大的心形痕迹,然后拿出汽油沿着痕迹浇了一圈,点火。
赫尔格达
撒哈拉之心
忽然之间,在无尽的星空下,这一颗撒哈拉的心脏便在眼前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静谧的沙漠夜色,无尽的星空,燃烧的撒哈拉之心。
我深吸了一口气,愿此生都能够铭记这一个神奇的时刻。
赫尔格达
撒哈拉之心
赫尔格达
撒哈拉之心
Day 6:九柱神 之 冥王OSIRIS
埃及古老的诸神时代里,仁慈的国王奥西里斯被前来争夺王位残暴的弟弟沙漠之神赛特砍下头颅,尽管在他妻子生命与魔法女神伊斯西的努力下再度复活,但是奥西里斯却并不愿意再回到人间,而是作为冥王永远地生活在了冥界。重生,也或者是一种逃离,也或者是一种自我放逐,其实路是永无对错的,只是行走前,需要守住自己的道,找到自己的方向,并有勇气去迈开脚步。
埃及
冥王
★苏伊士湾的海豚
晨间7点半,在酒店吃过早餐后便要就此告别赫尔加达赶回开罗。
赫尔格达
早餐
赫尔格达
早餐
赫尔格达
早餐
不知在车里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车载电视正在播放着中文配音的古埃及纪录片,讲着法老东征的故事,还讲着两千多年前一对住在古埃及首都孟菲斯的双胞胎姐妹的悲惨遭遇的故事。基于考古发现而重现的古埃及市井故事还是挺有意思,让人没了睡意。
车窗外,依旧是那条在沙漠里无尽延伸的寂寞公路,右侧是碧蓝的红海,左侧则是无垠的沙漠。
埃及
赫尔格达至开罗沿途的红海
埃及
赫尔格达至开罗沿途的红海
11点半抵达上一次停留过的休息站,于是稍作停留,休息的时候顺便吃了午餐。一份分量充足的烤鸡饭,加上烤饼、蔬菜沙拉和浓汤,让人顿时精神了许多。
埃及
休息站的午餐
埃及
休息站的午餐
埃及
休息站的午餐
埃及
休息站的午餐
继续沿着红海的海岸线前行,午间12点半的时候,大军突然激动地叫我们看向窗外。
此时,大巴车正行驶在红海边,经过一座海港小城。公路右侧紧邻的便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远远能看到许多在海面航行的货轮;而在海岸边的礁石上则坐着一些游泳归来的埃及男子。
埃及
赫尔格达至开罗沿途的红海
埃及
赫尔格达至开罗沿途的红海
不过,大军让我们看的却是在近海的地方游动着前进的海豚。
三到四只海豚此时正悠闲地在近海游弋,不时从深蓝的海水中露出它们光滑的脊背,反射着灿烂的阳光,发出耀眼的光亮。
如此这般在大海里遇到野生的海豚群,这是第二次,上一次还是几年前坐船前往科莫多岛的途中。
大巴司机停下车来,然后我们一车人就这样趴在车窗上,兴奋地望着这几只海豚在眼前的大海里前进着,直到它们彻底消失在大海深处。
埃及
苏伊士湾的海豚群
埃及
苏伊士湾的海豚群
埃及
苏伊士湾的海豚群
埃及
苏伊士湾
我问大军,这座海港小城叫作什么名字,大军笑着说:埃因苏赫纳。
然后他接着说,这是红海西岸海岸线较北的一座海港城市,我们从赫尔加达出发已经沿着红海西岸向北行驶了近5个小时,继续北上便是苏伊士,而通过那条人工开凿的举世闻名的苏伊士运河便能抵达地中海。
不过,我们尚未抵达苏伊士,便要左行,离开已经陪伴了我们5个小时的红海海岸线,向着尼罗河三角洲前进,回到开罗。
一点半的时候,大军又让我看向窗外,那是一片无人的建筑工地。
“这里是我们未来的新首都。”大军眼里含着些许骄傲的神情,“这里距离开罗老城大约还有30公里,目前正在建设我们的新首都。”
或许,埃及人关于首都的概念只是区域性的。
开罗
新区
开罗
新区
开罗
新区
曾经古埃及的首都之一孟菲斯和现在的开罗老城吉萨区位置几乎重叠,但是却和与卢克索完美融合了的底比斯不同,孟菲斯早已经成为了一个逝去的过去;大军所说的新首都大概就是开罗的新区,毕竟在残破的老城里大肆改建的功夫,不如直接在市郊的开阔地带修建一座崭新的城。
我所走过的城市里,有迁都另建的,有新旧融合的,但他们都有一个缓慢交融更迭的过程,还是第一次看到开罗这样的,直接在市郊完全新建所有的城市配套建筑的首都城市。
在开罗市郊的这一片沙漠之中的新城工地,强烈的阳光里此时见不到更多劳作的人,整座城已经初见雏形,只是却空旷寂寞得并不立体,更像是一副存在于遗址石壁上的安静壁画一般。
不过,这里总归是开罗的未来。
开罗
新区
开罗
新区
开罗
回到开罗
★重返开罗,夜游尼罗河
抵达开罗后,虽然没有足够的时间带着埃及镑前去哈里里市场买点心仪的纪念品,但是却还是买到了莎草纸画。
在中国的造纸术传入埃及以前,整个阿拉伯地区大多都在使用着这种古埃及的制纸工艺制作出来的草纸。莎草纸相比我们现在使用的纸张显得有些原始和笨拙,但是却坚固而易于长久保存。正是因为那些从遗址里发掘出来的纸草上的象形文字记载,我们才能更具体地认知古埃及的曾经,比如从萨拉皮雍神庙的废墟中发掘出来的,那份古埃及解梦师托勒麦奥斯写给法老的信中,我们得知了那对双胞胎姐妹的真实故事;再比如从《阿尼的纸草》里,我们接触到了古埃及的亡灵书。
不过,纸莎草早已经不如千年前那般的繁盛,而莎草纸也早已被现代的制纸工艺产品所彻底代替,现如今的莎草纸画不过是蕴含着古埃及韵味的纪念品罢了。
开罗
开罗
开罗
水晶
开罗
香精瓶
开罗
香精瓶
开罗
水晶
开罗
制作莎草纸
莎草纸画在市面有很多仿冒品,而且商家的报价也是水分十足,按照《孤独星球》上的说法,如果一副常规大小的莎草纸画叫价低于10美元,那就必定是假货了。在一家莎草纸画店选购了大小各异的三幅,店家叫价2000埃及镑,被我不太费力便讲价到了800埃及镑,总觉得似乎还可以还价到更低。
开罗
纸莎草
下午5点半,来到了尼罗河边,登上了客船开始夜游尼罗河。
此时余晖还有些许灿烂,开船后依靠着围栏眺望尼罗河两岸,碧波荡漾的汹涌河水,船体发出的突突声,还有掩盖了老城破旧房舍的两岸高楼……整个人似乎又被拉到了《尼罗河上的惨案》的故事里。阿婆笔下的这个故事的高潮部分便全部发生在游船之上。
开罗
尼罗河夜游
埃及比中国小三岁,1952年摆脱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后建立了自己的主权国家,而与欧洲仅隔了一个地中海的埃及从古希腊罗马时代便是欧洲国家所神往的一片土地,古埃及的法老故事让欧洲人着迷,于是大量的欧洲游客来到开罗,乘坐着客轮游览着尼罗河。
船在尼罗河中前行不久,拉神开始收敛起那些无比灿烂的阳光逐渐下沉,不久前还一片光亮的世界,不多时两岸的建筑便渐渐在金色的落日余晖里变成了美丽的剪影。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行过大桥,冲着依靠在桥的栅栏上观望河景的人挥手,得到了热烈的回应;桥一侧的清真寺亮起了青绿的灯火,大广播里开始传出做礼拜时的圣诵之音,让整个尼罗河的世界在这日夜交替的时刻显得如梦似幻。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前行一小时后抵达了尼罗河水域最为宽阔的河段,身边有许多扬着高高的船帆的帆船经过。从这里眺望两岸的开罗,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心里那个破旧不堪的开罗此时完全不见了踪影,眼前的这个繁华都市与欧洲的现代城市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眼望去,皆是繁华。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开罗
尼罗河游船
天彻底黑下去后,回到了灯火阑珊的餐厅,继续沉沦在阿拉伯甜点的世界里。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开罗
阿拉伯式游船自助晚餐
自助餐厅里还准备了许多的助兴节目,有唱着温柔情歌的歌手,望向他的时候会露出一丝羞怯的笑意;还有伴随着热情的民乐舞蹈的舞娘,穿着性感的服饰跳着性感的舞蹈。
开罗
歌手
开罗
歌手
开罗
舞娘
开罗
舞娘
刚在位子坐定,一个穿着华丽的传统演出服的小男孩便顶着地毯走进大厅开始表演转毯舞。
小舞者性格很是活泼,一边转着地毯裙一边逗趣着观众们,然后求着合影要着小费,只是吃着餐点的观众并没有太配合。
开罗
活泼可爱的小转毯舞者
开罗
活泼可爱的小转毯舞者
就在小舞者表演着的时候,一位穿着华丽演出服的高大男舞者神态庄严地走进了表演场,然后表示不屑地推开了小舞者,准备开始舞蹈;小舞者满脸不服地去调皮挑衅,却完全打不过大舞者,最后只能退缩一边。
或者这个桥段只是节目的安排,但是满脸严肃昂首自信的高大舞者与调皮好动的可爱小舞者之间的互动真的让人忍俊不禁,极富喜感。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开罗
转毯舞表演
果然,大舞者的功力确实更为深厚,一边表演着转毯,一边还在手里表演着其他的令人炫目的技艺。
小舞者在一旁也没有闲着,调皮地和身边的观众们玩闹着。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忽然之间,餐厅的灯火瞬时关闭,但是男舞者的毯裙却突然亮起了起来,而在他快速旋转的身影中,那一束束流光幻化成了令人目眩的光圈,极富未来感,引得黑暗中的观众不时发出赞叹和惊呼。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开罗
转毯舞表演
开罗
转毯舞表演
游船外的世界早已一片灯火阑珊,两岸的城市灯火被夜色里的尼罗河倒影着,让这个世界幻化成了一个色彩斑斓的海市蜃楼;游船里的世界热情的埃及民乐响彻全船,不停旋转着的地毯舞者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流光溢彩的光影世界,让人有如在做一个奇幻的梦。

This is a modal window.

[size=1.4em]The media could not be loaded, either because the server or network failed or because the format is not supported.

开罗
转毯舞表演

This is a modal window.

[size=1.4em]The media could not be loaded, either because the server or network failed or because the format is not supported.

开罗
转毯舞表演
两小时航程后,客轮回到了出发的码头,尼罗河的夜游之行就此告一段落。
开罗
舞娘
开罗
舞娘
开罗
夜色中的尼罗河
从开罗市区返回位于机场旁的酒店需要一个小时,静静望向车窗外的时候,埃及的繁华与破败,还有远古的法老和调皮的地毯舞小男孩……都被这夜色所吞噬,只剩下城市里星星点点的人间灯火,像极了那一夜在撒哈拉所看到的星空模样。
Day 7:九柱神 之 生命与魔法神ISIS
当东方出现第一缕阳光的时候,那是太阳神拉乘坐神船走完亡灵的世界,战胜了无际的蛇魔,再一次将万物从这世间唤醒,那些沉睡的、死去的灵魂都将复苏,轮回的光永无止境地往复闪耀。据说,伊西斯女神之所以拥有天地间最为强大的魔法,是因为她知晓太阳神拉的真实名字;而我,我们,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或许,真正知晓的那一刻,我,我们才能变得无比强大,再无人能够击垮。
埃及
生命与魔法女神
★Alexandria
这世界上有许多叫做亚历山大的人,这世界上也有许多叫做亚历山大的城,但是这其中最伟大的一位亚历山大和最让人着迷的一座亚历山大,人与城的灵魂交融在了埃及大地的地中海海岸边。
亚历山大城见证着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与亚历山大的爱情。这里曾经是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都城,在海岸边耸立着举世闻名的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亚历山大图书馆也是彼时全世界最大、收集图书最多的图书馆。
但是,所有的伟大都敌不过时间,岁月洗礼后除了那些曾经的辉煌与传奇外,一切皆会湮灭于无形。
伟大的亚历山大灯塔早已在法洛斯岛消亡,它的残骸被堆砌成了一座白色的城堡;拥有无尽藏书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在战火里燃烧殆尽,尽快新馆依旧在阳光里闪耀,但是它的规模与藏书量早已不再是世界第一……而阿拉伯人更是将首都迁至开罗。
亚历山大城就此沦落为埃及的第二大城市,怀抱着地中海,与希腊遥望。
但是,这座城的气质和味道却是如此的独特,他不似一座非洲大陆的古城,没有那么浓烈的埃及味道,却又与对岸的欧洲气质也相去甚远;但是他浪漫、英武、满含传奇,一如赐予他名字的亚历山大大帝一般,在阳光里只需要露出一个微笑便能让你甘愿为他付出一切。
大军说,虽然时间很赶,但是亚历山大是非去不可的;他又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如果时间可以,真的应该在这座城里住上段时间。
亚历山大距离开罗230公里路程,晨间6点半上车出发。因为穿行在尼罗河灌溉区,所以沿途并没有如同前往赫尔加达般的沙漠景致。
开罗
埃及艳后
8点抵达休息站的时候,阳光已经极其刺眼,小店里播放着阿拉伯音乐,年轻的酒保给旅客捧出了水烟。
埃及
开罗至亚历山大途中小憩
埃及
开罗至亚历山大途中小憩
埃及
开罗至亚历山大途中小憩
埃及
开罗至亚历山大途中小憩
上午9点半,路边出现了许多的水塘,大军说这里是尼罗河三角洲与地中海汇合的地带,水里养殖的鱼供养里大部分埃及人的胃,而我们也已经进入了亚历山大城的郊区。
远处有高高的铁塔,顶端喷着不灭的火焰,一如所有富产石油的阿拉伯地区,亚历山大港也盛产石油。
亚历山大
燃烧的石油塔
20分钟时间后,车窗外开始出现成片的建筑,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这里也如同开罗一般,满是废墟。不过和蒙尘的开罗不同的是,这里被推倒的建筑堆聚的废墟并没有给人如同开罗那般的充满沉寂感,却有一种即将重生的感觉。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
( 本文作者 : 潘达小蜀黍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发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