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央莫龙至相丘切克首次徒步穿越 ——西游媚记之2019

央莫龙至相丘切克首次徒步穿越 ——西游媚记之2019

作者:川媚儿     19800人关注 2019-12-9 16:36

巴塘县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西部,“西隔金沙江,与西藏芒康、盐井、贡觉县和云南省德钦县相望”。处于这样的位置,很容易被迷恋“大美西藏”和“大美川西”的“西游”爱好者忽略,因此,巴塘的那些雪山和海子,隐藏在四川众多声名斐然的名山大川之后,即使在各种信息狂轰滥炸的今天,那里也鲜有资料可供参考。

热爱户外探索的北京资深驴友雁东飞依据卫星地图分析,认定央莫龙至相丘切克这一区域是被遗忘在川西、风景和体验感相结合的为数极少的“徒步秘境”,于是组队进行了首次探访,队友包括北京的大鱼、湖南的看看和雨薇、四川的谷子地和川媚儿。几年来,队友们一起重装行走和探索过库拉岗日、念青唐古拉山(东部)、郭喀拉日居等难度较高的徒步线路,形成了团结协作、共进共担的团队精神。

从央莫龙(亚莫措根山系)到相丘切克(相丘曲格群峰),队长雁东飞形容,他们像一对恋人,我们所探索的就是两大山系携手相牵的线路。2019年9月29日,队伍从巴塘江巴顶村出发,经亚莫措根南中垭口(海拔5005m)、亚兔龙、措那垭口、孔拉措、相丘曲格措垭口(海拔5080m)、措纳学措以及通往德达乡牧业村的海拔5040米垭口,用时7整天,成功穿越该区域。巍然屹立的央莫龙雪山,高低错落的相丘曲格群峰,水墨画一样的亚莫措根,静若处子的相丘曲格措,五彩斑斓的措纳学措,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触手可及的千年冰川,理塘河悬崖峭壁上的可爱动物,拥喜柯牧场、措卓玛牧场和门诊村淳朴友善的藏民,构成央莫龙至相丘切克重装徒步线上最原始、最美丽的风景线。我们庆幸遇见这一段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秘境,庆幸遇到那里的风景和居民,庆幸他们一直保有尘世之外的自然和本真。

仰望洁白王冠一样的雪山群,走过散落珠宝一样的海子群,连夜穿越黑暗森林,跟一群马拉松参赛选手日复一日在海拔四、五千米的秘境重装行走,路遇3000元拦路勒索,摩托车手围堵六名驴友,在森林里坎坷的羊肠小道骑摩托车,是怎样的体验?·
文/川媚儿
图/央莫龙至相丘切克首次徒步穿越团队
●图A:央莫龙至相丘切克探路实际行走线路图 (3个5000+垭口)
●图B:央莫龙至相丘切克优化线路图(行走之后优化,3个5000+垭口,风景更多)
●图C:央莫龙至相丘切克区域整体规划图(附近可行走线总汇总)
乘坐195次列车,早上5:26到达成都,赶紧打车奔队友而去,他们已于前一天抵达成都,住在爱情的客栈。
成都到巴塘约718公里,东飞联系了包车司机。早上6:30,藏族司机泽周如约来接我们,他的车很小,6名队员加上重装背包,大家挤在一起,像沙丁鱼罐头似的塞得满满的。
从央莫龙到相丘切克的探路穿越,雁东飞已经规划了一年多,路书和地图都做得十分详尽。这一区域地处沙鲁里山系,邻近格聂徒步大环线,属于无人涉足的未开发线路。东飞研究它的美,说它是被遗忘在川西、能行走一周以上、风景和体验感相结合的为数极少的“徒步秘境”。

图片:雁东飞和央莫龙雪山)

雁东飞是我们年轻的“老队长”。他已经组织过多次探路穿越,从线路规划、人员招募到路上事无巨细的所有安排,都是他操心。东飞黝黑的皮肤和浅浅的笑容给人以沉稳感和安全感,在我们眼里,他就是我们整个行程的百科全书,所有山水美景,所有路程状况,所有队员的秉赋心性,哪个地方需要包车,哪里需要绕路,哪个位置适合拍照,甚至拍照以什么为背景,甚至我们将要经过的每一个大大小小的海子的颜色,甚至我们要去的区域每年同一时段的天气状况,全都装在他的脑海里,分毫不差。

(图片:大鱼和亚莫措根)

东飞说,他从大鱼的背包里至少清理了7、8斤他认为不必要的东西,虽然如此,大鱼的背包仍然重达四十多斤。大鱼认为非常重要的东西,除了一只国产的不到100元买来的“囍”牌笨重高压锅,还有从京城带来的土豆,那些土豆的祖先,或许拜访过皇上的御膳房,因此一路上被称为“皇上吃的土豆”。大鱼有背负这些重量的底气,因为他是百公里越野跑比赛选手。

(图片:看看和亚莫措根)

相比大鱼的“能背”,体能超级好的看看大神则属于“体能节省派”,他的所有装备,从衣服到背包再到帐篷,无一不追求极致轻量化。看看从装备上节省的体能全部用于摄影,因此他不仅背了单反相机和多只镜头,还带了三脚架,不仅要完成与大家同样的行程,还负责全程拍照,兼任队医的同时还为遇到有疾患的藏族村民问诊送药。看看一路上跑得太快,我们都觉得他应该带上飞机和船,才与美景更加相配。

(图片:谷子地和相丘曲格措垭口下冰川)

谷子地此行最大的传奇是穿了不同品牌不同类型的两只鞋,一只斯帕卡专业登山鞋,一只普通骆驼休闲鞋。这两只除了颜色相似而功能相去甚远的鞋,谷子地居然到了巴塘才发现。“鸳鸯鞋”对长期跑步、连续24小时连续行走的谷子地来说根本不算事儿,他穿上的依然是一对风火轮,在群山之中步履如飞。虽然第一天“骆驼”就喝饱了水,但谷子地立刻启动另一件神器,保障了以后几天行程中脚的舒适和干爽,成功完成了不同功能鞋型在高海拔复杂路况的测试。

(图片:雨薇和亚莫措根南中垭口)

雨薇在川藏线上主动为包车司机泽周开车,这个自称有30多年驾龄的老司机,有十多年无证驾驶和十多年持证驾驶的历史,那么她是几岁开始驾驶的呢?是不是从学步车就开始算驾龄了?开车开得顺,做饭做得香,跑马跑得快,文章写得好,一次背三条裙子行走在5000多米高山的雨薇,是个漂亮的全能女神,问她有啥不会的,回答说:“打麻将”。

(图片:川媚儿和措那垭口雪山群)

队友们都是马拉松比赛选手,并多次在高原重装长线行走,跟在这样一群大神后面,我,只有在“媚儿姐加油”的鼓励声中默默地认真走路。
先分享几张图片
亚莫措根湖岸山峦起伏,时而巍峨入云天,时而低成一条线,时而光洁如玉,时而崔嵬峥嵘,同样的一场雪,有的山把雪顶在头上,有的山把雪抖在脚下,有的山把雪披在肩上,钩、皴、点、染,恣意变幻;疏、密、虚、实,相得益彰。还有那半岛,那巨石,那巨石之外或立、或躺、或半蹲的大大小小千姿百态的石头,让亚莫措根呈现的都是一种庄重之态、深邃之意、含蓄之韵,只有造诣深厚的水墨大师才会用如此低调的墨色绘就一幅百看不厌的山水长卷。
亚莫措根峰(海拔5850米)
央莫龙雪山
相丘曲格群峰
相丘曲格措附近巨大的千年冰川,在冰川末端形成非常厚实的冰舌。队友们钻到冰舌下面,细品它的晶莹,触摸它的清凉,感受它的庞大。
爬升到5030米,相丘曲格措扑入眼帘。雾渐渐散开,渐渐推远,袅袅娜娜,直入苍穹,形成洁白的云团,温和地萦绕在相丘曲格雪山周围。蓝天下,相丘曲格雪山踏云而来,露出端庄美丽的姿态,相丘曲格措立刻成为映照她美丽容颜的镜子。
绿色的措纳学措像一块巨大的绿宝石,镶嵌在山峦之间,山顶上是蓝天、白云和积雪,山坡是灰色的石头和浅草,山下是五彩树林,一大块一大块界限分明的色块镶在措纳学措周围,山光水色在湖面上变幻出万千色彩,把她打扮得光彩照人。

客栈老板帮我们联系了包车司机扎西绕丁,行程约25公里,车费600元。
扎西绕丁皮肤黝黑,身材高大,汉语说得不太顺溜,对于巴塘10公里范围内的线路,他也一点不熟悉,说什么村什么方向,他都是一幅懵懵的茫然不知的样子,也许是因为他极少拉我们这样的外地人进山。
城外在修公路,出城不到10公里,扎西绕丁就反复念叨:“汽车没油了……”怎么能没油呢?来回得50公里呢!我们出山还包你的车呢!于是,扎西绕丁又懵懵的继续往前开。东飞留下他的电话,因为我们都对他宽敞的车内环境很满意。
路况不太好,不时有工程车在施工,汽车颠簸中,连东飞都在自言自语:“这是在修路吗?”然后自己回答说:“在挖坑!”
路上岔道比较多,往左还是往右,上山还是下河,都是东飞说了算,而这样走,一米都没有错,扎西绕丁一脸惊讶,不时扭头盯着东飞看:“你来过?你来过吗?”
东飞胸有成竹地说,他研究这条线路一年多了。
东飞对线路的研究,功课做得很足,因此对地理环境了如指掌,让我们十分佩服,也十分好奇,以致雨薇问:“东飞,你研究地图的时候,看到修路了吗?看到挖机了吗?”
大鱼不管路,一路上打开车窗用手机拍照片,一边深呼吸一边称赞:“哇,好漂亮!”
行程还没开始呢,这么快就赞上了!友情提醒大鱼说:“氧气丰富,如有不适,请自备二氧化碳。”
大鱼就装模作样喘两口气,说,需要点北京雾霾。
(包车到这里,徒步开始。)

11点25分,到达徒步起点,路旁立着小坝村亚切拉沟的河长牌,扎西绕丁如释重负,笑容也变得灿烂,和我们拥抱作别。
向左有一条明显的路,我们由此进山,但不久之后遇到泥石流滑坡断道,那些泥土看起是干的,却只是表面被风干,下面全是深不可测的稀泥浆。尽头再也没有路了,一边是湍急水流,一边是陷阱重重的泥石流,进退两难。雨薇踩着几截木头过了泥浆区之后,木头就沉陷了,继续拣了枯木和树枝搭在泥浆上,大家才得以勉强通过。
山路全被滑坡毁了,大家只得顺滑坡区边沿向上攀爬,许多树倒在坡上,有的坡面几乎超过70度,那些树枝成为我们上坡的助力。
刚刚经历的泥石流区域,算是“开胃小菜”,现在正式启程。
今天徒步爬升约700米,一路缓升。
到达拥喜柯牧区,藏獒叫起来,牧民们随即从牧棚里出来,询问他们前面是否有空牧棚给我们住,得到肯定答复后,我们继续前行。不久,牧民格绒当却(13551997773)骑着摩托车赶上来,他要去我们称为经幡营地的地方为我们打开牧棚门,经过我们身边时,格绒当却停下来,热心地要带我们一程,于是雨薇坐上摩托车前去为大家准备晚餐。
我们到达牧棚时,格绒当却已经在牧棚生了火,并从河里打来水,为我们烧了开水。这个壮实的康巴汉子,勤快、淳朴而又腼腆,他与我们一起合影,给我们介绍这片牧区有7个海子,他们叫它们“措堆”。
雨薇也已经忙开了,大家背来的水果、卤肉和土豆,差不多都要在这里“减负”,也算是为进山而最后一次补充营养。牧棚是牧民们临时的家,里面各种用品齐备,格绒当却拿出餐具和调料给雨薇,又搬出装干牧草的麻袋给我们坐。围炉而坐,牧草“沙发”松软舒适,柴火让整个牧棚充满温暖,饭菜的香味打开了每一个人的味蕾,我们邀请格绒当却一起吃晚饭,把饭碗塞到他手上,他却腼腆得完全不好意思夹菜。

一大早,我们收拾装备,将牧棚内所有物件归置原位,准备出发。格绒当却和他的同伴早早骑摩托车到牧棚来送行,雨薇留了做好的红糖冰粉给他们,让他们带回去给女主人们吃。
8点10分,队伍启程。3小时之后,我们开始踏雪而行。
断断续续有一些路迹,垭口下面有一个小海子。东飞说,经过小海子旁边的成熟线路,能更快地完成当天的行程,但这样会错过欣赏亚莫措根的最佳视角位置。我们都是爱风景的人,因此选择了翻越亚莫措根南边的5000米垭口。东飞、谷子地和大鱼轻装去看小海子,我和看看、雨薇留在原地吃东西。
去垭口的路不算陡,但比较绕,积雪里上坡也颇不容易,看到亚莫措根的时候,离出发时间已过去5个多小时了。


亚莫措根尽收眼底,长长地横亘于苍茫的石山雪痕之中。灰白色的云天和灰白相间的雪山,都是来映衬湖水的,墨蓝色的湖面泛着微微的波光,完全跟天光山色合拍。如果天气睛好,湖水的颜色可能会变得十分明艳,但是今天,它低调到近乎黑白灰的无彩色系。
它低调,但决不单调。湖岸山峦起伏,时而巍峨入云天,时而低成一条线,时而光洁如玉,时而崔嵬峥嵘,同样的一场雪,有的山把雪顶在头上,有的山把雪抖在脚下,有的山把雪披在肩上,钩、皴、点、染,恣意变幻;疏、密、虚、实,相得益彰。还有那半岛,那巨石,那巨石之外或立、或躺、或半蹲的大大小小千姿百态的石头,让亚莫措根呈现的都是一种庄重之态、深邃之意、含蓄之韵,只有造诣深厚的水墨大师才会用如此低调的墨色绘就一幅百看不厌的山水长卷。


午后两点半了,大家还舍不得离开寒冷的垭口。东飞说,行程还不到一半呢,得赶路。
原以为翻过垭口下山就简单了,谁知折磨才刚刚开始,碎石坡、陡下坡、巨石阵、迷雪阵、灌木丛交替阻挡,偶遇悬崖阻路,还得搭了石头在水里才能通过。
偶一抬头,雪山闪着微微的金光,倒映在湖水中,波光粼粼,水墨的色系中折射出万千变化。亚莫措根那么美,我们却没有时间欣赏,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脚下。
环湖行走并不容易,到达预定营地也基本无法实现,东飞将营地改到亚莫措根西头备用营地。
到达营地时天已全黑,我的鞋袜全湿了,平常防水不错的LOWA登山鞋,为什么在“迷雪阵”没有经受住考验,我也懒得去想,目前的感受只有一个字:冷!

看文件夹里,帅气的大鱼照片最多

一夜难眠,血脉怦怦跳动,清晰得能数出次数来。早上起来就浑身发软,收睡袋的力气都没有,糟糕的是,连食欲也没有。
东飞昨天晚上帮我在鞋里放了卫生纸吸水,我又换了干净的袜子,取下鞋垫,在鞋里换上姨妈巾,保证了脚的干爽。谷子地直接将救生毯裹在脚上,再穿他的“鸳鸯鞋”,解决了骆驼休闲鞋进水的难题。
不想吃,不想动。我的感觉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全身像被抽去了筋骨,软软的随时要化掉,也说不上累,但抬不起来腿,好像自己所拥有的躯壳不接受自己的驱使。我不知道我应该寻找的是指挥力量的灵魂,还是灵魂依托的力量。我的元神,难道半夜被亚莫措根之神请去喝酒了?
沿亚莫措根行走,基本有路可循,蓝天下的亚莫措根,明丽妩媚,却完全没有精力欣赏。


( 本文作者 : 川媚儿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微信昵称0813 回复

    8

    发表于:2020-2-27 11:42

    • 川媚儿: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9-12-25 15:20 编辑     央莫龙雪山一直在身后默默相伴,我们总是走一程又回头看看他的身影。所有的前景都是来映衬他的英俊高大的,他在森林之上,在彩叶之上,在山峦之上,在云端之上,骄傲得像一位王子,守护一切,傲视一切。在半山腰的大石头上,雨薇和我忍不住都换了裙子,我们与雪山合影,用轻纱的柔曼衬托他的伟岸和威严。 [attach]45639040[/attach] [attach]45596141[/attach] [attach]45596140[/attach]
  • 四老疙瘩 回复

    好线路好风景…棒极了勇士。向你们学习,若可能的话也去看看…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20-2-12 00:50

  • 川媚儿 回复

    谢谢你的鼓励

    发表于:2020-1-6 16:15

    • 孤独--行者: 非常好的路线,这么详细地介绍了这条路线,让大家有个参考和借鉴,向你们致敬!
  • 孤独--行者 回复

    非常好的路线,这么详细地介绍了这条路线,让大家有个参考和借鉴,向你们致敬!

    发表于:2019-12-27 13:25

  • 川媚儿 回复

    更新完毕,谢谢关注

    发表于:2019-12-25 11:08

  • vinson1945 回复

    这条线风景很美,感谢分享,线路信息很详细齐全,想去

    发表于:2019-12-24 23:01

  • 3833 回复

    慢慢的他们应该能接受吧,很想去数这条线

    发表于:2019-12-24 11:49

    • 云中月2007: 你不怕这些藏民啊?我前年进藏时,对藏民的印象特别不好,导致现在都很讨厌他们。
  • xiangcq 回复

    无论地域种族,人都是一样的,各种人都有,减少一个人出行的概率呗。反正没有极端描述的那么可怕,也没有鸡汤文说的那么善意安全

    发表于:2019-12-23 22:08

    • 云中月2007: 你不怕这些藏民啊?我前年进藏时,对藏民的印象特别不好,导致现在都很讨厌他们。
  • 雁东飞 回复

    这个海子对面能看见相丘切克和相丘曲格峰雪山,我们刚到海子边上都是雾气等好长时间才散开一些。

    发表于:2019-12-20 09:15

  • 柔情浪子侠客行1 回复

    好文,到此一游,............

    发表于:2019-12-20 08:41

发布新帖


电小二户外电源500招募体验官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