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亚丁 稻城亚丁三怙主大转山

稻城亚丁三怙主大转山

作者:大力水手0     17626人关注 2020-7-29 09:25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f4y1X7A5/
[url=<iframe src=]">B站视频[/url]剪了一段游记视频,喜欢的可以点赞投币哦
亚丁大转山这个线是去年就和鱼老板在盘了,网上的轨迹攻略看了不少(蝼蚁,AE86)。
终于在5月初定鱼老板,奶总,花花,和我定了去成都的机票。
可临近出发,花花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出省,遗憾退出。
正当以为这次基佬团已无法避免的时候,丫头火线替补加入了我们。
成都到稻城有大巴可以坐(270元)。而因为旅游业的低迷,双流到稻城的机票含税只要370元。
想想这14小时的车程,为了自己的菊花考虑,果断买了机票。
登山炉头,气罐提前寄到了当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意思了。
然而出发前的天气预报是这样的。。。
不管了,背包做了内防水,做好雨战准备。
在成都大吃大喝之后,迈向了这次旅行的起点。
稻城机场海拔。中国海拔最高的机场。
包车去香格里拉镇上的酒店(400,100一人)
2小时不到就到了香格里拉镇上的酒店,在酒店休息修整了半天,第2天一早出发买票(266元)进亚丁景区
然后换一家酒店继续修整。。。。
逐渐适应海拔。
大神们完全可以直接进山,或者在前一天进景区(最晚下午4点进景区)。
逛了逛景区(冲古寺,冲古草甸)过了休闲的一天。
终于在第2天早上出发进山。
老天还是很给面子,一早还是阳光明媚,
景区交通下车后就开始了转山之旅。经过了一小段密林的爬升后,夏洛多吉出现在林间间隙中。
走上山脊后仙乃日央迈勇也依次出现。三座神山同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但经过巴玉营地后天开始发生了变化,到达波用措吃了路餐后天气依然不佳,蓝天已经被乌云布满,湖水也因为风失去了平静。随便拍了几张照片就告别了这里。
(看看其他队伍在波用措露营拍到的美景色,一定要露营,据说只有早上水面才能平静)
我们放弃了5035措该达垭口,和娘错,选着了相对轻松些的4920垭口。快到垭口时天下起了雨,好在下的时间不长。
随后一路下坡5点不到,到了嘎洛牛场。这里已经有不少藏民的石屋了,还有几栋正在建造。山泉水用水管接下可以直接用,草坪也很平整。
偶尔会有藏民上来询问要不要虫草?你们自己背东西的?要不要马?之类的,还是很融洽的。
晚上奶总拿出了高海拔神器高压锅做了香肠饭,顿时觉得山之厨之类的快熟米饭都是弟弟。
晚上营地后我发生了轻微的高反,吃了半颗diamox早早睡了。
第2天一早出现突发情况,奶总家中有事要提前返沪。
我们重新分配了公共物资后,目送了奶总。
然后继续躺下沐浴着阳光晒睡袋,晚上一点风也没有,人散发的热气没能排出帐篷,凝结后把睡袋外面打湿了。好在今天比较悠闲只有12-3km路。
收拾完成后一路缓慢下降,中午来到贡嘎扎则牛场吃路餐。
可惜天还是阴的,不然这里应该能距离目睹夏诺多吉的雄伟。
这里的水源并不好,找了半天,终于在快要上坡前才找到小溪。
修整后就要上夏诺多吉垭口(4550米),相比昨天的4920垭口还是轻松一些。
下坡的路上可以在下方不远处看到洛克线的营地藏别牛场和万花池牛场。
我们继续在平行于他们较高的山脊前行,到杂巴拉下营地露营。
今天也是5点不到到达的。这边太阳要8点才下山,走的慢些也不用担心。
今天继续用奶总留下的高压锅做饭,大家都准备了不同口味的调味料,榨菜,火锅底料,三文鱼海苔干。饭刚做好就下起了雨,之后就在时下时停的雨中度过了一晚,
第3天一起步就是爬杂巴拉垭口,因为刚刚休息了一晚,体力充沛。4750的垭口很快就上去了。
下了垭口躺在草坪上暖洋洋的晒着太阳休息,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央迈勇辅峰发出了响声,随后白色的雾气就扬了起来。应该是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雪崩。
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不过温度一下子就下来了,于是背上背包不多做停留。
启程不久天开始下小雨,经过娘西牛场时雨越下越大。
发现路边有一处避雨的地方,于是我们就在这里躲雨。
我想这里原本应该是放牧时候小牛犊羊犊休息的地方。
现在只下午1点,还有3km就能到新果牛场,时间还充裕决定继续在此休息。
此时看到冒雨前行的藏民,马帮,和其他队伍的朋友,真心觉得好猛啊!
下午2点不到,雨势转小,我们也继续出发赶路。
老天赏脸,刚出发没多久雨就挺了,翻上了前面的一个小垭口就能看到今天要露营的营地新果牛场,那些冒雨前行的队伍已经扎好了帐篷。
下到山谷后发现原来在新果牛场前500米有个平整的草坪,涓涓溪水就从前面流过。还有人帮我们做了晾衣杆。考虑到线路已经和洛克线合并,新果牛场的队伍一定不少,我们临时决定在此处扎营。(3:30到了营地)
休息的时候发现穿了2年的登山鞋鞋底已经磨破了,还好防水膜还没事。
吃好晚饭时间还早,三人在这个偌大的营地好是无聊,就在此时丫头叫住了一个路过的人:“腊肉?真是你啊!”
原来是之前一起走过的户外领队,这次来带洛克线的,真是好巧!在一阵闲聊后腊肉去了新果牛场,安排他的队员。
可又不久我耳边传来了更响的分贝“海鸥?啊海鸥!”
一起在上海玩的小伙伴走泸沽亚线路过这里。这可是今天的他乡遇故知2.0版了。
又是一阵聊天,拍照,约好了明天一起走后海鸥也去了她们的营地。
之后下起了小雨,我们都进了帐篷。休息了一会听到外面有声响,我以为是杰森在说话。我就问他雨停了吗?他说停了。于是我们都出了帐篷。
发现在我们不远处多了3顶帐篷,我走过去打招呼,突然发现他们手上的臂章“唉!你是!”“你是大水吧!”“哎呀,太巧了”原来是之前一起走过的北徒的领队大鹅,原本是大队伍要来转山了,因为疫情要核酸证明才能出京,只能有证明的小队伍分批来。这真是个神奇的营地,几小时里遇到3波好久不见的朋友。随后腊肉队长安顿好了他的队员,带着瓜子跑了过来。于是我们磕着瓜子聊着天,原本无聊的时光的非常开心。

第4天北徒先于我们出发,他们计划4.5天走完全程,看来我们只能下次再见了。

路过新果牛场后开始整个行程最长的爬升路段黑湖垭口。

我们不一会赶上了海鸥的队伍,然后就一起走,一起拍照,一起休息。

今天在黑湖垭口前几乎都能看到央迈勇和远处的夏诺多吉。而过了黑湖垭口后央迈勇和仙乃日又是不是的出现在眼前。

下了黑湖垭口在呷独牛场洛克线的标志蝴蝶石在此迎接我们。

老天还是给力,蓝天白云的,一伙人在那嗨的跑,跳,爬,拍。玩的好是开心。

玩够了之后继续爬蛇湖垭口。可能是之前嗨的有点过了,爬上垭口后感觉身体有些不适。

于是并没有在上面多做停留,(上面风景还是不错的,能看到蛇湖和央迈勇)

按计划前往蛇湖尾营地。相对蛇湖传统营地(蛇湖头)天气好能看到央迈勇倒映在蛇湖里,

但营地条件不如蛇湖传统营地,营地小,地不平,下面都是石头,我的9个地钉没一个打到底。

(我可是金字塔帐啊。。。)

下到营地后感觉人已经在发烧了。马上搭好帐篷,人钻进睡袋,烧了一锅水,喝了一半,吃了泰诺,另一半倒太空杯里当热水袋

睡了1小时起药效,出了一身汗,换了件干衣服,缓了过来。

晚上继续用高压锅煮香肠饭。海鸥他们原本也要在蛇湖尾扎营的,结果粗心的马帮直接把包坨到了蛇湖头,

他们都到了蛇湖尾只能绕蛇湖一圈了去蛇湖头。

晚上入睡后迎来了进山以来最强的狂风暴雨,因为地钉都没打到底,心里还有些担心。

到了12点左右,外面传来了马铃声和嘈杂的争论声。一队藏民马队来按帐篷收营地费,如有不给就要有掀帐篷的样子。没办法我们3人交了50元了事。

第5天天气不好也不坏,多云,看不清央迈勇的全貌,自然更无法在蛇湖看到她完整的倒影。

吃好早饭后鱼杰森决定在营地休息,我和丫头去营地北面的银搓看看。

往返路程只有三公里,可要从4480到4780还是挺陡的。

轻装2个小时往返后,3人开始了今天的行程。

绕蛇湖半圈来到蛇湖传统营地上方,经过松多垭口附近把大包藏在石头缝中,

轻装去牛奶海,五色海景区

景区不愧是景区,确实漂亮。海子不是一般的蓝。

回去取包翻越松多垭口。

今天是在山里住的最后一天,原本想找个藏民家住一晚,好睡的好些,吃些当地特色美食,

有条件的话还能洗个澡。

我们希望卡斯牛棚能找到藏民家。在热松措附近就远远看到在蝼蚁轨迹标注的卡斯牛棚(6D营地的)的地方有建筑。

于是大家都加快了脚步,到达后发现这是个被遗弃的小石屋里面有不少垃圾,估计是之前驴友留下的。

这个石头房子应该只有在采虫草期间藏民才会用。蝼蚁的轨迹上2-3公里外还有个卡斯牛棚2。

考虑到时间还早,我们决定去那里看看。

从这里开始视野中的草原牧场被山谷丛林取代,

原本就在轨迹边的小溪,化作从悬崖上奔流而下的瀑布,地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卡斯地狱谷应该也是在视野的方向了。

道路的右侧不时的看到有经幡挂在树上,其中一段经挂满了口罩。

想必也是特殊时期对于度过这场难关的祈福吧!

没走多久在远处又看到了一栋石屋,比之前的大一些。应该就是轨迹标注的卡斯牛棚2。

可还没走近就失望了,几只鸽子在石屋门口悠闲的飞来飞去,这说明这里没有人类的威胁。

到达后果然证实了猜测,这也是个藏民只有采虫草期间使用的屋子,同样有不少徒步者留下的垃圾。

不过这个石屋还是大不少,有2间屋子,地上还是木地板。想想再往前也不太会有人家了,于是就在此安顿。

我们把屋里屋外的人造的垃圾扔到了旁边石头磊的垃圾箱内。这样自己可以住的舒服一些,也希望后来者能保持干净环境。而自己产生的垃圾还是背到山下。

晚上吃完饭趁着天色还早,去附近的小溪打水,顺便泡泡脚,十分舒爽。

第6天出发没多久就要爬最后一个松洛垭口。垭口下几只牦牛静静的在吃草。

一想到过了这里就是一马平川了,顿时加快了些脚步。

可快到垭口上就像是换了一个世界,风力加强,垭口上的经幡被吹的漫天飞扬。

雨也在此时飘了起来。穿上冲锋衣下了垭口,发现相比垭口对面光秃秃的山峰,这一边开着这一路看到最美的高山杜鹃,远处山下紫的黄的小花也是漫山遍野,一下子又从冬天回到了春天。

看着仙乃日在右边的云雾里时隐时现不一会就走到了景区的栈道上。

看过了一路大大小小的海子,颜色偏绿的珍珠海不算好看,边上的仙乃日也被阴云笼罩。

我们修整了一下走向冲古寺,结束了这70公里的徒步之旅。

回到香格里拉镇上去了大众点评排名第一的舌尖上的腊猪蹄汤锅。知道点评的排名也是能刷的,原本也没太期待真是好吃。团购了个腊猪蹄中锅套餐,第一口就被惊艳到了,炖酥的猪蹄肉带着腊肉特有的香味,肥肉也一点不腻,而且锅里的肉实在多,吃的我们三匹山里出来的饿狼满足的不得了。老板是个藏族小伙,他会和每一桌客人询问味道怎么样,有什么意见。看到我们还有粉丝没下锅,就问是不是不喜欢粉丝?可以给你们退了。其实只是肉已经快把我们撑饱了。最后他再三的恳请我们在帮他在点评网上打分,哈哈哈哈终于知道他第一的排名是怎么来的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f4y1X7A5/剪了一段视频在B站上,也望大家多多支持3连啊
这次的轨迹
( 本文作者 : 大力水手0 )

网友评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大力水手0 回复

    谢谢

    发表于:2020-8-12 14:05

  • 邢台厚朴 回复

    支持支持。。。。。。

    发表于:2020-8-12 08:02

  • 阿芝 回复

    谢谢

    发表于:2020-8-3 09:01

  • 微信昵称49665 回复

    手机版的是打不开

    发表于:2020-8-2 22:03

    • 大力水手0: 本帖最后由 大力水手0 于 2020-7-29 17:02 编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f4y1X7A5/ 亚丁大转山这个线是去年就和鱼老板在盘了,网上的轨迹攻略看了不少(蝼蚁,AE86)。 终于在5月初定鱼老板,奶总,花花,和我定了去成都的机票。 可临近出发,花花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出省,遗憾退出。 正当以为这次基佬团已无法避免的时候,丫头火线替补加入了我们。 成都到稻城有大巴可以坐(270元)。而因为旅游业的低迷,双流到稻城的机票含税只要370元。 想想这14小时的车程,为了自己的菊花考虑,果断买了机票。 登山杖炉头,气罐提前寄到了当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意思了。 然而出发前的天气预报是这样的。。。 [attach]46196689[/attach] 不管了,背包做了内防水,做好雨战准备。 在成都大吃大喝之后,迈向了这次旅行的起点。 稻城机场海拔。中国海拔最高的机场。 [attach]46196688[/attach] 包车去香格里拉镇上的酒店(400,100一人) 2小时不到就到了香格里拉镇上的酒店,在酒店休息修整了半天,第2天一早出发买票(266元)进亚丁景区 [attach]46196690[/attach] 然后换一家酒店继续修整。。。。 [attach]46196693[/attach] 逐渐适应海拔。 大神们完全可以直接进山,或者在前一天进景区(最晚下午4点进景区)。 逛了逛景区(冲古寺,冲古草甸)过了休闲的一天。 [attach]46196694[/attach] [attach]46196695[/attach] [attach]46196696[/attach] 终于在第2天早上出发进山。 老天还是很给面子,一早还是阳光明媚, 景区交通下车后就开始了转山之旅。经过了一小段密林的爬升后,夏洛多吉出现在林间间隙中。 [attach]46196697[/attach] 走上山脊后仙乃日,央迈勇也依次出现。三座神山同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attach]46196698[/attach] 但经过巴玉营地后天开始发生了变化,到达波用措吃了路餐后天气依然不佳,蓝天已经被乌云布满,湖水也因为风失去了平静。随便拍了几张照片就告别了这里。 (看看其他队伍在波用措露营拍到的美景色,一定要露营,据说只有早上水面才能平静) [attach]46196699[/attach] [attach]46196700[/attach] [attach]46196701[/attach] 我们放弃了5035措该达垭口,和娘错,选着了相对轻松些的4920垭口。快到垭口时天下起了雨,好在下的时间不长。 随后一路下坡5点不到,到了嘎洛牛场。这里已经有不少藏民的石屋了,还有几栋正在建造。山泉水用水管接下可以直接用,草坪也很平整。 [attach]46196702[/attach] [attach]46196703[/attach] 偶尔会有藏民上来询问要不要虫草?你们自己背东西的?要不要马?之类的,还是很融洽的。 晚上奶总拿出了高海拔神器高压锅做了香肠饭,顿时觉得山之厨之类的快熟米饭都是弟弟。 [attach]46196704[/attach] 晚上营地后我发生了轻微的高反,吃了半颗diamox早早睡了。 第2天一早出现突发情况,奶总家中有事要提前返沪。 我们重新分配了公共物资后,目送了奶总。 然后继续躺下沐浴着阳光晒睡袋,晚上一点风也没有,人散发的热气没能排出帐篷,凝结后把睡袋外面打湿了。好在今天比较悠闲只有12-3km路。 收拾完成后一路缓慢下降,中午来到贡嘎扎则牛场吃路餐。 [attach]46196705[/attach] 可惜天还是阴的,不然这里应该能距离目睹夏诺多吉的雄伟。 这里的水源并不好,找了半天,终于在快要上坡前才找到小溪。 修整后就要上夏诺多吉垭口(4550米),相比昨天的4920垭口还是轻松一些。 [attach]46196706[/attach] 下坡的路上可以在下方不远处看到洛克线的营地藏别牛场和万花池牛场。 [attach]46196707[/attach] [attach]46196708[/attach] 我们继续在平行于他们较高的山脊前行,到杂巴拉下营地露营。 今天也是5点不到到达的。这边太阳要8点才下山,走的慢些也不用担心。 [attach]46196710[/attach] 今天继续用奶总留下的高压锅做饭,大家都准备了不同口味的调味料,榨菜,火锅底料,三文鱼海苔干。饭刚做好就下起了雨,之后就在时下时停的雨中度过了一晚, 第3天一起步就是爬杂巴拉垭口,因为刚刚休息了一晚,体力充沛。4750的垭口很快就上去了。 [attach]46196711[/attach] 下了垭口躺在草坪上暖洋洋的晒着太阳休息,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央迈勇辅峰发出了响声,随后白色的雾气就扬了起来。应该是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雪崩。 [attach]46196712[/attach] 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不过温度一下子就下来了,于是背上背包不多做停留。 启程不久天开始下小雨,经过娘西牛场时雨越下越大。 发现路边有一处避雨的地方,于是我们就在这里躲雨。 [attach]46196713[/attach] 我想这里原本应该是放牧时候小牛犊羊犊休息的地方。 现在只下午1点,还有3km就能到新果牛场,时间还充裕决定继续在此休息。 此时看到冒雨前行的藏民,马帮,和其他队伍的朋友,真心觉得好猛啊! 下午2点不到,雨势转小,我们也继续出发赶路。 老天赏脸,刚出发没多久雨就挺了,翻上了前面的一个小垭口就能看到今天要露营的营地新果牛场,那些冒雨前行的队伍已经扎好了帐篷。 下到山谷后发现原来在新果牛场前500米有个平整的草坪,涓涓溪水就从前面流过。还有人帮我们做了晾衣杆。考虑到线路已经和洛克线合并,新果牛场的队伍一定不少,我们临时决定在此处扎营。(3:30到了营地) [attach]46196742[/attach] [attach]46196740[/attach] [attach]46196741[/attach] 休息的时候发现穿了2年的登山鞋鞋底已经磨破了,还好防水膜还没事。 [attach]46196739[/attach] 吃好晚饭时间还早,三人在这个偌大的营地好是无聊,就在此时丫头叫住了一个路过的人:“腊肉?真是你啊!” 原来是之前一起走过的户外领队,这次来带洛克线的,真是好巧!在一阵闲聊后腊肉  去了新果牛场,安排他的队员。 可又不久我耳边传来了更响的分贝“海鸥?啊海鸥!” 一起在上海玩的小伙伴走泸沽亚线路过这里。这可是今天的他乡遇故知2.0版了。 又是一阵聊天,拍照,约好了明天一起走后海鸥也去了她们的营地。 之后下起了小雨,我们都进了帐篷。休息了一会听到外面有声响,我以为是杰森在说话。我就问他雨停了吗?他说停了。于是我们都出了帐篷。 发现在我们不远处多了3顶帐篷,我走过去打招呼,突然发现他们手上的臂章“唉!你是!”“你是大水吧!”“哎呀,太巧了”原来是之前一起走过的北徒的领队大鹅,原本是大队伍要来转山了,因为疫情要核酸证明才能出京,只能有证明的小队伍分批来。这真是个神奇的营地,几小时里遇到3波好久不见的朋友。随后腊肉队长安顿好了他的队员,带着瓜子跑了过来。于是我们磕着瓜子聊着天,原本无聊的时光的非常开心。 [attach]46196743[/attach]
  • 大力水手0 回复

    是啊,出发之前看天气预报我是做了很坏的打算了

    发表于:2020-8-2 13:21

  • 格致探游 回复

    天气真的好。。

    发表于:2020-8-1 11:27

  • 大力水手0 回复

    不用,只买1次票

    发表于:2020-8-1 10:54

  • 阿芝 回复

    出景区还要再买一次门票吗?

    发表于:2020-7-31 11:18

发布新帖


卡儿酷电+500pro招募体验官

8264在外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