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美狄亚雕像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明天将要发生什么 就像我不知道下一次旅程会去哪里一样 阿塞拜疆 、 格鲁吉亚 这两个极其冷门的国家(至少现在是),在三年前的时候我还从未听过,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存在,对于这两个国家的认知还是停留在各大旅游网站上的宣传,以及微博上的冷门推荐地介绍等等,“全世界只有1%人才知道的旅行目的地”“上帝的后花园” 这些代名词都是描述神秘的外 高加索 三国( 阿

这是我最喜欢的旅行时刻 站在群山之巅 独享星球一隅的美丽孤独 眼前的群山和脚下的路 让喜悦也让我骄傲 愿此生唯一自传 如同诗一般 如果整个格鲁吉亚之行只能留一段影像的话,那就是这段了,感觉像是——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这次登上的这座山峰,在当地地图上以及google map上都没有名字。 我暂时给它命名为Koruldi Mountai

——外加高索印象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有了亚美尼亚。” 在好朋友Tino的间隔年游记里看到这句话,让我对外高加索地区长了草。 亚美尼亚是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在首都埃里温可以远眺圣经故事里诺亚方舟停靠的亚拉腊雪山;走进这里的每座修道院,就像阅读着一首首史歌;每一次聆听神圣的诗歌,都让人痴迷如醉;驱车穿越亚美尼亚气势磅礴的高原,邂逅外高加索百花盛开的春天

以前总觉得,有些文字放着放着,时间一久就没了整理成篇的动力。于是笔下的旅程,便远远赶不上脚步的前行。 现如今,将结束旅程后依然久久回荡在脑海里的人,和记忆留存于文字间,成了给某段旅行真正画上句号的仪式。更何况,书写的过程,也是一个沉淀、思考与向内行走过程。就像给自己讲故事一样写下这些你们所见的文字。 格鲁吉亚的行程,时至今日刚好隔了有一年之久,都说一孕傻三年,健忘是常事儿,别说生完孩子

梅斯蒂亚 是位于 格鲁吉亚 北部的一个高原小镇,位于外 高加索 中西部 大狼是我给他起的名字 他是一头混种 高加索 犬 外形和毛色都像狼,内心却纯的像个单纯的小孩 大狼健硕的身躯让人望而却步,偏偏他的表情又非常地呆萌。 两只缩进去的耳朵,两颊的皮松拉下来,每次看见我有车的口水可以拉出丝╭(°A°`)╮ 别人的一句话出发

梅斯蒂亚是位于格鲁吉亚北部的一个高原小镇,位于外高加索中西部

故事要追溯到14年那次出发前三天得知自己怀孕却仍然独自一人去越南旅行,也许很多朋友都看过我的那篇游记,当时出发前对自己说: “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比如流产),就一个人背包去中东”, 当然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这只是一句给自己打气的话,在外界包括当时的我看来,那是一片充满战乱和硝烟的神秘领土,而我,却依然由心向往。 时隔两年,挎上背包扛起相机真的踏上了这个神秘又极具异域风情的国度——伊朗,并

格鲁吉亚 一个很多人从未听闻的陌生国度 曾经的苏联加盟国之一 曾经的欧洲火药桶 曾因南奥塞梯战争,一度与俄罗斯断交 西部和黑海交接 北部比邻俄罗斯 南部比邻亚美尼亚 关于我 iStock签约摄影师、Shutterstock签约摄影师 我的新浪微博:Tarina爱旅行 个人微信 tarina001(加我请注明8264户外论坛) Instagram:tarinakk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泰国 日本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澳大利亚 柬埔寨 印度 韩国 意大利 菲律宾 俄罗斯 法国 马尔代夫 斯里兰卡 新加坡 土耳其 德国 加拿大 西班牙 老挝 埃及 缅甸 瑞士 蒙古 英国 阿联酋 奥地利 迪拜 伊朗 肯尼亚 瑞典 以色列 南非 希腊 墨西哥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荷兰 丹麦 冰岛 挪威 匈牙利 乞力马扎罗 帕劳 坦桑尼亚 芬兰 葡萄牙 阿根廷 约旦 朝鲜 黑山 毛里求斯 突尼斯 比利时 特拉 伦敦 不丹 波兰 玻利维亚 斐济 埃塞俄比亚 智利 波黑 古巴 加蓬 塞尔维亚 格鲁吉亚 金沙 巴西 孟加拉国 圣彼得 伊拉克 巴拿马 哈萨克斯坦 秘鲁 亚美尼亚 厄瓜多尔 梵蒂冈 克罗地亚 爱沙尼亚 卢森堡 奥克兰 马耳他 斯洛伐克 爱尔兰 马达加斯加 开普敦 坎昆 关岛 纳米比亚 大溪地 东帝汶 立陶宛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克兰 塔林 瓦努阿图 哥伦比亚 马丘比丘 阿富汗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巴林 塞舌尔 留尼旺 申根 乌干达 文莱 叙利亚 赞比亚 吉尔吉斯斯坦 拉脱维亚 萨摩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巴勒斯坦 哥德堡 科伦坡 布隆迪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库克群岛 巴布亚新几内亚 多哥 罗马尼亚 巴哈马 塞浦路斯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黎巴嫩 平壤 马拉维 斯洛文尼亚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塔什干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汤加 乌拉圭 萨拉热窝 危地马拉 卡塔尔 帝力 也门 苏丹 巴马科 马里 贝尔格莱德 阿曼 津巴布韦 马其顿 土库曼斯坦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