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很多年前,一位朋友去甘南游玩,她对甘南的美景赞不绝口,特别提起了扎尕那,说那才是人间仙境。她返回后,有好几年一直申请去甘南支教,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甘南有哪么大的魅力吸引她,我也一直想去亲自看看。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上周才终于成行。 因朋友的留念与甘南结缘,这次去甘南,天南地北在网上组团的一行七人,个个都是旅行达人,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应了那句话;读万卷书,不如

“你感冒哒!你出去做什么啊!你呆家里难道要不得啊!跑那么远那么冷的地方,你是一个星期不出去就不舒服。”这次扎尕那出山后,母亲看到我发的朋友圈后,立马发来的一段语音,方言翻译过来的大体意思,语速的急切,责备,却一点都不乏对儿子的关心和担忧。 没办法自己选择了这一份热爱,也似乎就选择了那种“执迷不悟”。 此次感冒加上些许咳嗽,仍然选择重装进山,徒步高原看雪,可能自己之前走过,心里还是蛮有把握的。

偶然读到杨显惠的《甘南记事》,描述了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一带的自然景色,藏族人民的民俗事迹。书中对益哇乡扎尕那、措美峰的风光描述令人神往,读罢,便萌生了探访甘南的想法——或许有条徒步路线可以领略甘南美景?在8264上搜索了相关帖子,果然有条扎尕那到大峪沟的穿越路线,而反穿爬升更少,“路线成熟”、“高海拔入门”、“可以轻装”,字字戳我心窝子,这就是给我量身定制的完美的路线啊!此处交代本人和肥朵(老公

扎尕那反穿线路由岷县大峪沟出发,最终抵达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迭部县益哇乡的扎尕那。全程约54km。我们分4天3夜走完全程。3天的营地分别为:河边营地,喀拉克垭口下方营地和包那西牧场营地。 ​ 交通和食宿:西宁-岷县:提前几天才买票,只买到了无座,在高铁餐车区躲躲闪闪,艰难度过了4个小时。-106rmb岷县北岸智慧酒店:与队友拼了一个标间。-125rmb川菜:晚上在岷州小吃一条街吃了

甘肃省迭部县益哇乡"扎尕那"是藏语,意为"石匣子"扎尕那山位于迭部县西北34公里处的益哇乡境内,是一座完整的天然"石城"俗有"阎王殿"之称。地形既像一座规模宏大的巨型宫殿,又似天然岩壁构筑的一座完整的古城。在扎尕那群山之间,有一条迭部县通往卓尼县的古道,即洮叠古道(迭部古为叠州,卓尼因境内有洮河洮砚而称洮)。

曲折的暑假重装长线! 丁丁终于初中毕业了,就爱折腾娃的妈妈,必当提前规划好可圈可点的暑假节目!小学毕业的时候,就被妈妈拉扯着,磕磕碰碰完成了广东省内的2天重装三大虐线,船底顶坳广、大东山全程、白卡莲银,三年过去了,即将步入高中生活,自然也是要走走重装长线的! 鳌太,当然是首选!毕竟妈妈走了三次,最后一次冬穿下撤,总耿耿于怀,而暑假恰逢7月花季,极端天气较少,自是把这条中国龙脊线路考

这次徒步的扎尕那被称为中国最后的伊甸园,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天上的扎尕那”,这次过来就是要看看这里究竟有多么美妙。26号清晨我便到达了兰州,直接前往岷县与我的队友汇合,到了兰州我的6068次列车只剩15分钟就要开车了,我赶紧找到工作人员,才得以直接从进站口下去换乘,否则可能赶不上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没字母开头的火车,这班车从兰州开往广元,每天早上发下午到,全车全为硬座,且限速100km每小时,

天然石头宫殿穿越~扎尕那反穿第一天绚丽多彩的天然“石城”,这里有与世隔绝的村寨,有色彩明艳的寺庙;这里有广袤的天然草原,有澄净的高原湖泊;这里的每一条山谷,都有着不同的风光。对于徒步者们来说,仅仅是扎尕那的美景,就足以慰藉一路的风尘。山涧、怪石、山峦、绿茵、野花,这里没有喧闹,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拥挤,行走在峡谷之内,会让人觉得身心都得到了治愈。这里的峡谷还是极好的徒步线路,一路穿越,溪流、瀑布、石林

初识扎尕那,还是几年前群里组织九色甘南环线活动,当时计划要在扎尕那呆一天,考虑到大家体能不同,就规划了一条约20公里的小环线,强驴轻装一日穿越,弱驴就村子里、仙女滩转转。当初因为请假原因,本人没能一起同行,留下了遗憾。 近几年,扎尕那的名气越来越响,尤其是自驾游,特别火爆,随着疫情管控的全面放开,去的人越来越多,如果说今年最火爆的自驾目的地是甘南扎尕那,真一点也不为过! 扎尕那山位于甘肃省甘南藏

兰州动车到岷县,岷县出站都是各种出租车拉到大峪沟,提前约好直接到大峪沟洛克之路起点的车,也就是这次徒步的起点 第一天的路线是大峪沟出发到无名垭口再到河边冬季牧场营地,河边扎营会比较潮湿,建议去高地扎营,但是出帐篷走三四步就可以打水和刷牙,听到缓慢河流流动的声音睡觉也很幸福,这次用黑冰b400的睡袋加内胆温度非常合适,可以穿短袖睡觉 第一天营地附近冬季牧场的牧屋 中间过溪流穿峡谷走高山

前言十几年前,读杨显惠苦难三部曲,知道了甘肃定西,知道了离定西很近的甘南。笔者用细腻的文笔描绘了曾经的苦难,同时也勾画出如梦境一般的甘南天堂。几年前,老白约了三五好友走了扎尕那。我晓得了那里还真的风景如画。第一次知道虐人于无形的人间伊甸园竟然就在甘南。今年,我想去拉卜楞寺磕大头。扎尕那原来就在夏河县的隔壁。精神的双重升华对我而言无法抵抗,唯有行动可以缓解焦虑。扎尕那介绍网络搜索“扎尕那”三个字。出

本次穿越原计划是从迭部县措美峰穿越到扎尕那景区。名为扎尕那穿越,其实和扎尕那不沾边,因为穿越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就像那些穿越剧一样穿越过程中可能遇到空间乱流或者黑洞,可能穿越到了设定之外的地点或者年代,让你措手不及却又惊喜连连。本次穿越没有遇到时空乱流,也没有遇到黑洞,但是却阴差阳错的没有按原定路线推进,而是翻越措美峰顺着河流从大峪沟走出。历时四天三夜,领略了石头山的巍峨壮阔、雪山的一尘不染、河流的

前序 从扎尕那出山大概有十天时间了,扎尕那之前大大小小的路线也走过了不少,大概头一次感受到有这么多后遗症,出山狂补的大腰子就不说了,晒花的脸也不说了,回杭之后就感冒了两天,估摸着就是山里体能消耗过大抵抗力降低加之南北气候差异明显引起的,不过好在小感冒两天就好了。比较蛋疼的是脖子的问题,背部肌肉紧张导致脖子活动受限,目测是肌肉拉伤了,出山好几天才有症状显现,目前已经有所好转。思来想去,即使

特种兵式重装徒步穿越大峪沟扎尕那 day3行程分享 今天早上大风,上午和中午都是晴天,下午突遇暴风雪和大雨。 早上6点10分,天一亮,我就起来了,发觉风太大,不敢人离开后,把帐篷搭在这里,快速收拾好装备后,吃了一个能量胶,提了一个保温杯,就去到队友华飞帐篷外,本想着,让华飞带着对讲机和我一路返回,到上面一个营地去找队友花樹、村长和栗子,结果华飞说他和巧巧高反严重,暂时没有体力一起折返

特种兵式重装徒步穿越大峪沟扎尕那 扎尕那这是一处风景指数极高的人间秘境;这是一处早在一百年前就被奥地利裔美国人称为大洋彼岸的上帝后花园;这是一处养在深山无人知,迟至2007年才被偶然发现的一处人间伊甸园。 "扎尕那"是藏语,意为"石匣子"扎尕那山位于迭部县西北34公里处的益哇乡境内,是一座完整的天然"石城"俗有"阎王殿&

2023年2月23日疫情终于放开了,我又开始一个人的独自旅行。习惯了一个人走因为没有后顾之忧,也因为约不到志趣相投精神一致的人。就不如选择孤独。一个人的旅行,我走过了一季又一季,从夏蝉初鸣到雪花飘飞。一个人的旅行,我漂泊了一程又一程,从韶华年茂到眉宇沧桑。只为寻找那走不到的地平线,因为那里总有一线曙光指引我前行。2月23日我终于义无反顾的坐上了去往之前大致攻略好的行程,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人,不同的风

九八把去扎尕那徒步的计划发到朋友圈,我看到后私信说带我一个。 老法师把我拉进只有两个人的群,抱歉的说现在虽然人数有点少,但妹子会有的就像面包会有的。群里的另一位跟老法师一样也是个领队,不过他那支十多人的队伍如今跟老法师的队伍一样,都散了只剩下两个光杆司令。 我说只要你们中有一个人去我就去,没想到三个人都是这个想法,那就好办了。 这是在8月12号的约定,计划是8.19号到兰州。时间还有一周,

2021年这一暑假,我是计划走2条线的,在梅里北坡刚开始前,我就打算走走甘南的扎尕那。美国著名探险家洛克对扎尕那有很高的评价——“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绚丽的美丽景色”。梅里北坡结束后,7月21日早,我就飞往兰州与队友集合。晚上打算在黄河边慢跑来感受母亲河的壮阔。几百下来就已经喘得不行了,可能在梅里北坡走得太累了。用慢跑打卡一个新的城市的确是一件刺激又美好的事。

关于远方,我曾有一段念想,...音乐响起,镜头从山间云雾中飞出,山下淳朴静谧的村落映入眼帘,有炊烟、有农田,镜头向它靠近,时间在此缓行,而后,镜头随着河流,不悠不急,清脆的水声回应着孩童的欢笑。又一瞬,切换到一行旅人,他们背负背包、持着手杖行走在村落背后的山腰,由远及近,一个180°的旋转视角呈现出他们的身影...浮现这些画面的灵感源于上面这首音乐 ,日本音乐大师姬神的“讃歌~种山が原へ”。之前不

  当我第一次徒步穿越湖南K2韭菜岭后,就有了把中国十大非著名山峰徒行一遍的想法,此前走过武功山和佛顶山,此次徒步扎尕那是第四站。据美国探险家洛克描述,亚当夏娃诞生地应该是扎尕那,这个石匣子山峰是甘南藏民心中的神山和香巴拉,山脉海拔最高峰近5000米,大大小小山峰数十座,常年积雪的山峰不多,徒步穿越扎尕那分正穿和反穿,有四天和三天线,每?个?都有?个逃离的愿望,天堂太远,尘世浮华,不如去扎尕那吧!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日本 泰国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印度 韩国 俄罗斯 澳大利亚 柬埔寨 意大利 菲律宾 法国 斯里兰卡 土耳其 马尔代夫 新加坡 德国 加拿大 蒙古 缅甸 老挝 西班牙 埃及 瑞士 英国 阿联酋 伊朗 奥地利 以色列 迪拜 墨西哥 肯尼亚 瑞典 希腊 南非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芬兰 丹麦 匈牙利 乞力马扎罗 挪威 葡萄牙 冰岛 荷兰 坦桑尼亚 约旦 黑山 帕劳 金沙 阿根廷 朝鲜 毛里求斯 塞尔维亚 特拉 伦敦 波黑 突尼斯 比利时 玻利维亚 圣彼得 不丹 智利 波兰 格鲁吉亚 斐济 埃塞俄比亚 巴西 加蓬 马耳他 古巴 巴拿马 秘鲁 克罗地亚 纳米比亚 孟加拉国 卢森堡 哈萨克斯坦 亚美尼亚 厄瓜多尔 塔林 伊拉克 开普敦 塞舌尔 爱沙尼亚 马达加斯加 梵蒂冈 爱尔兰 奥克兰 乌兹别克斯坦 斯洛伐克 坎昆 关岛 瓦努阿图 乌克兰 马丘比丘 大溪地 申根 阿富汗 东帝汶 立陶宛 萨拉热窝 巴林 文莱 哥伦比亚 留尼旺 哥德堡 乌干达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萨摩亚 罗马尼亚 拉脱维亚 摩纳哥 沙特阿拉伯 黎巴嫩 巴勒斯坦 斯洛文尼亚 贝尔格莱德 叙利亚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科伦坡 布隆迪 乌拉圭 库克群岛 赞比亚 卡塔尔 吉尔吉斯斯坦 巴巴多斯 牙买加 巴布亚新几内亚 帝力 巴哈马 多哥 塞浦路斯 也门 苏丹 圣卢西亚 圣何塞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巴马科 马里 多米尼加 委内瑞拉 平壤 马拉维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韦 海地 安提瓜和巴布达 汤加 马其顿 土库曼斯坦 哥斯达黎加 危地马拉 圣基茨和尼维斯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