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每一次出行,内心都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小人说花钱进山找虐,舒舒服服葛优躺家里不香吗?这是脑子有毛病。另外一个小人说啊,真不错啊,又有机会去看看这万千世界的大好河山了! 这一次,前面那个小人好像消失了,从规划到出门都是满心欢喜。期待美景,期待遇到的新朋友,期待一切可能性和未知。 4月28日 深圳 _ 昆明 _ 丽江 五一从深圳直飞丽江的是全价票,这是我能拥有的吗?最终选择用三分

2022年5月“刚看到环台湾群里,有群友发了2019年环台湾岛的游记,恍然间记得自己也曾想记录,但停留在了第一篇,然后看着群友的日志,试着回想自己环台湾岛的旅程,却发现不少的场景都已忘却,猛然间觉得有些经历不将它记录,时间就会将它遗弃,而这些经历的记录不但是一次对时光的回溯、对生活的审阅,更是自己人生的重要华彩,以及志同道合驴友心中的乐章。退一万步而言,仅是以后将这些记录的经历,留给儿子、女儿看,

清晨,熟睡中被说话声吵醒。一看表,7点多了。慌忙起床,约定7点半大水车集合,幸好离的不远。昨天玩的太尽兴了。早晨的大水车,就像个集市。除了卖早点的,就是拉着行李准备出行的游客和拉团的导游。在路口,见到了网上约到的网友。一共3辆商务车,23人。这比我们事先知道的16人的队组多了一车。也好,人多热闹,但管理和协调也是麻烦。需要协调的事情也多,我觉得群里比较早报名的网友-勤,大概就是这个原因选择

电影《转山》里说:进德钦第一眼,能看见梅里雪山,会幸运一整年。虽然我没有那么虔诚的信仰,但也还是喜欢听好听的话。昨天早上,微信上,秋灵炫出日照金山的照片。在赞过后,对能饱览我们行程中这一壮观的景色更充满了期待,同时内心也有沉重的忐忑,怕重蹈看南迦巴瓦的覆辙。毕竟来一次很不容易,路途太遥远了。傍晚,乘车抵达雾浓顶观景台,虽然梅里十三峰背后盖着厚厚的云彩,还是若隐若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了。当时

不去天堂,就去雨崩——据说是一位驴友写在梅里往事墙上的一句留言,而今这已成为关于雨崩的——最流行也是最经典的代言。上雨崩村——住在这风景如画的 地方。伴着温暖的电褥,经过一夜好睡眠,已经褪去了一身疲劳的伙计们早早行动起来,为今天的徒步远行做着准备。木制的楼不是很隔音,以至于早上有楼下的女同伴向群主抱怨,上下楼梯声音太大吵到她们睡眠了。今天的行程是从上雨崩村去海拔3900米的笑农大本营(就是

天还没亮,清晨的如家客栈格外热闹。早上5点,客栈的人大多起床了,洗漱吃早饭,为今天的远行做着准备。 进雨崩第三天了,今天是徒步雨崩的最后一天,今天的行程比较长,所以必须早上摸黑走到下雨崩村,继续爬山去神瀑,然后返回下雨崩,再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分别选择出雨崩的2条线路。 1.走尼农峡谷的:从下雨崩出发,沿着雨崩河前行,到达澜沧江,继续在澜沧江峡谷的崖壁上沿引水渠走6公里,到达尼农村,过澜

飞来寺 2022年春节,为了一个人安静的过年,想到再次进雨崩村,看一次冬天的雪景。 第四次到飞来寺,看着天气也是无缘卡瓦格博。

我喜欢旅行,喜欢有目的的流浪。这次是去云南丽江德钦的雨崩村徒步。雨崩徒步在喜欢徒步旅行的朋友圈应当不陌生,传说那是“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的地方。雨崩位于云南省的西北部的德钦县。美丽的地方都配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雨崩是德钦藏语的发音,藏语意思是绿松石堆积的地方。 这次徒步的集结地是丽江,今天上午从南京到丽江,一路彩云追梦。刚到丽江便阴转晴,天气对于今天拍片是比较好。二十年

朝圣梅里,仰望神山,不去天堂,就去雨崩。梅里雨崩,徒步者爱好者的天堂,因卡瓦格博而闻名于世,因梅里转山路而被世人所熟知,是许多户外人梦开始的地方。——梅里·雨崩记 随缘——从雨崩徒步到梅里转山去雨崩徒步是说走就走。去年十月到云南,因为雨天自驾香格里拉未果,所以此行想把计划路线走掉,顺便在虎跳峡徒个步。健师傅说虎跳峡徒步不如雨崩徒步,不去天堂就去雨崩嘛。两年的户外徒步经历,对于美景这件事早已随缘。既

同期视频已更新在B站,欢迎大家关注同名账号【行走的鹿Lu】 var jsframe = ’ ’;jsframe = jsframe.replace(//ig,’ ’);document.getElementById(’https://player.bilibili.com/player.html?bvid=BV1dT4y1k7UB’).innerHTML = jsframe;documen

梅里雨崩第四日,下雨崩尼农大峡谷出山13公里,累计下降1100米,用时约3小时出山。四日累计徒步56公里,累升约2700米,神湖之行未能如愿终成憾事。雨崩之美堪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四日走过中雨淋漓的雨崩,云海奔涌的雨崩,微雨迷离的雨崩,雨后泥泞的雨崩,忽雨忽晴的雨崩,晴空朗日的雨崩;赏过她云雾缭绕虚无飘渺亦真亦幻的神秘,也赏过她阳光灿烂雪山晶莹流泉飞瀑的明媚;经历过泥泞湿滑跋涉野径的艰辛

不去天堂,就去雨崩!天堂很远,雨崩很近。雨崩是徒步者的梦想,最后的净土,也是无数人心中最后的香格里拉。海子有一首被我们九十年代文艺青年视为神的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雨崩虽然没有大海,但是却有诗中的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那里是我憧憬已久的天堂,是我梦寐以求的诗和远方。 雨崩这两个字,似乎和年年生日都下雨的我有不解之缘,自从知道雨崩这个地方,查阅过相关资料,欣赏过美景图片,莫名情结千丝万缕再难割舍

要说中国户外的经典徒步线路 我想雨崩一定得榜上有名 有着八百年历史的转山朝圣之路 现在依然还在延续着 雨崩也是入门级首选徒步路线 这个藏族村落的神秘等着大家去揭秘

神湖,隐藏在雨崩村大山深处,尚未开发的高原湖泊。雨崩村,云南德钦县梅里雪山脚下的一个原始、神秘,又充满故事的古老村庄。这里除了已开发、并被大家熟知的神瀑、冰湖、和笑农大本营之外。还有一处鲜为人知、尚待开发的人间秘境,那就是位于神女峰山腰的美丽神湖。

五月,正当我在家闲的无聊时,突然发现水之队新发布的《寻找香巴拉,徒步雨崩村》的帖子。瞬间我便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沸腾了起来!

看雪山森林,看桃花流水,看人间烟火,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上期说到一天从西当徒步到雨崩,再徒步往返神瀑,加上中间折腾,差不多暴走了三十多公里,着实有点累呀!晚上组队第二天前往冰湖,来回差不多十五公里,虽然距离不是很远,但是要翻山越岭,海拔爬升较高,所以基本需要一天时间。大伙一起聊聊天,讲讲各自旅途上的故事,约定好第二天出发的时间,也就各自回屋睡觉去了,都想着第二天一早起来看日照金山,期待第二天有个好

雨崩 、虎跳、飞来寺、卡瓦格博、梅里十三峰......这些耳熟能详的名称很久很久以来就一直在我心中就犹如梦境般的存在,他们的美丽、他的传说、他的神秘以及在心中高不可攀位置都深深地吸引着我,总觉得远方有股神秘的力量在召唤着我,总想着有朝一日能朝圣般去往这些地方,圆上牵绊在心中的梦...... 盘算今秋 稻城 之行时总想着能多绕上一圈把 雨崩 、虎跳两大经典路线一并走走才好,可盘来算去时间总觉不够。

疫情防控不能外出户外旅行,生活中暂时告别诗和远方。周末在家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回味从前,有了为去年雨崩徒步、梅里转山写篇游记的想法。梅里雪山,位于云南省香格里拉市德钦县东北方向10公里处,距香格里拉市区184公里。主峰卡瓦格博,海拔6740米,是云南省第一高峰,位居藏区四大神山之首,有着世界上最美丽雪山之称。

雨崩村第二次去了,写一个游记吧。因为是带朋友去玩,也是故地重游了。 此处哈巴雪山观景台,可惜看不到雪山。 晚上到了独克宗古城,必须好好吃一顿牦牛肉,后面有体力 晚上到客栈里又被老板邀请吃烤松茸,又吃了不少 哈哈 第二天一早七点就出发了,直接开到西当温泉。 纳帕海 沿途路上的一些风景 在德钦吃了午饭,大概下午一点多到飞来寺,天气不错看见梅里雪山了 到西

作者:暗香800年朝圣之路66公里徒步之旅心灵净化之地十多年心心念念的地方因了一张图片,念想十多年这是一个离神最近的地方;这里与世隔绝,自古只有一条人马同行的驿道通向外界;这里有白马雪山、梅里雪山与奔腾的澜沧江环抱;这里是徒步者的圣地,是无数人心中的香格里拉,这里就是藏语“经书”之地——雨崩

热门旅行地全部
国外旅行地
尼泊尔 泰国 日本 美国 马来西亚 越南 新西兰 印度尼西亚 印度 澳大利亚 俄罗斯 柬埔寨 韩国 意大利 菲律宾 法国 马尔代夫 斯里兰卡 土耳其 新加坡 德国 加拿大 蒙古 西班牙 缅甸 老挝 埃及 英国 瑞士 阿联酋 伊朗 奥地利 迪拜 瑞典 以色列 希腊 肯尼亚 南非 捷克 墨西哥 巴基斯坦 摩洛哥 冰岛 丹麦 荷兰 芬兰 乞力马扎罗 挪威 匈牙利 坦桑尼亚 帕劳 葡萄牙 约旦 阿根廷 朝鲜 黑山 特拉 毛里求斯 金沙 伦敦 比利时 玻利维亚 不丹 突尼斯 波兰 智利 斐济 埃塞俄比亚 波黑 加蓬 古巴 塞尔维亚 格鲁吉亚 巴西 纳米比亚 孟加拉国 圣彼得 厄瓜多尔 巴拿马 伊拉克 开普敦 秘鲁 克罗地亚 爱沙尼亚 亚美尼亚 马达加斯加 梵蒂冈 卢森堡 哈萨克斯坦 奥克兰 马耳他 塔林 斯洛伐克 坎昆 关岛 爱尔兰 乌兹别克斯坦 乌克兰 大溪地 阿富汗 东帝汶 立陶宛 瓦努阿图 巴林 塞舌尔 哥伦比亚 马丘比丘 留尼旺 申根 哥德堡 乌干达 多哈 列支敦士登 佛罗里达 萨摩亚 拉脱维亚 摩纳哥 文莱 沙特阿拉伯 巴勒斯坦 叙利亚 科伦坡 布隆迪 塔吉克斯坦 库克群岛 赞比亚 卡塔尔 吉尔吉斯斯坦 罗马尼亚 巴布亚新几内亚 帝力 巴哈马 多哥 塞浦路斯 也门 苏丹 保加利亚 科威特 中非 巴马科 马里 黎巴嫩 委内瑞拉 平壤 马拉维 斯洛文尼亚 贝尔格莱德 南苏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韦 复活节岛 阿塞拜疆 汤加 乌拉圭 马其顿 萨拉热窝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西撒哈拉 所罗门群岛 夏特古道
顶部小山